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現代都市 > 神霄劍修:哥這茍王手握七劍成最強精品全集

神霄劍修:哥這茍王手握七劍成最強精品全集

惜若黃 著(zhù)

現代都市連載

奇幻玄幻《神霄劍修:哥這茍王手握七劍成最強》,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惜若黃”所著(zhù),男女主角分別是林楓蘇慕白,純凈無(wú)彈窗版故事內容,跟隨小編一起來(lái)閱讀吧!詳情介紹:一段時(shí)間,無(wú)極魔宗成為了整個(gè)離洲的公敵。不管是中小型勢力,還是散人,都對無(wú)極魔宗口誅筆伐。甚至有不少無(wú)極魔宗之人在外執行任務(wù)的時(shí)候,無(wú)緣無(wú)故死掉。雖然無(wú)極魔宗實(shí)力強大,可也不敢與整個(gè)離洲為敵。最終沒(méi)辦法,只能讓千島雄暫時(shí)不要露面,并且宣布千島雄已經(jīng)遭到無(wú)極魔宗最嚴厲的懲罰,保證以后絕不會(huì )再發(fā)生類(lèi)似的事。隨著(zhù)時(shí)間的推移,......

主角:林楓蘇慕白   更新:2024-07-10 15:22: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林楓蘇慕白的現代都市小說(shuō)《神霄劍修:哥這茍王手握七劍成最強精品全集》,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惜若黃”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奇幻玄幻《神霄劍修:哥這茍王手握七劍成最強》,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惜若黃”所著(zhù),男女主角分別是林楓蘇慕白,純凈無(wú)彈窗版故事內容,跟隨小編一起來(lái)閱讀吧!詳情介紹:一段時(shí)間,無(wú)極魔宗成為了整個(gè)離洲的公敵。不管是中小型勢力,還是散人,都對無(wú)極魔宗口誅筆伐。甚至有不少無(wú)極魔宗之人在外執行任務(wù)的時(shí)候,無(wú)緣無(wú)故死掉。雖然無(wú)極魔宗實(shí)力強大,可也不敢與整個(gè)離洲為敵。最終沒(méi)辦法,只能讓千島雄暫時(shí)不要露面,并且宣布千島雄已經(jīng)遭到無(wú)極魔宗最嚴厲的懲罰,保證以后絕不會(huì )再發(fā)生類(lèi)似的事。隨著(zhù)時(shí)間的推移,......

《神霄劍修:哥這茍王手握七劍成最強精品全集》精彩片段


四大頂級宗門(mén)進(jìn)入九幽秘境的人數都差不了太多。

多了怕出現意外傷到宗門(mén)根基。

數千年前九幽秘境就出現過(guò)全軍覆沒(méi)的情況。

進(jìn)去的人一個(gè)都沒(méi)能出來(lái)。

少了又怕好處被別的勢力搶走。

畢竟里面的寶物價(jià)值都不低。

你沒(méi)得到,別的勢力得到了,就有可能追趕上來(lái)。

大家慢慢的就逐漸形成了一種默契。

每百年九幽秘境開(kāi)啟,派出去的天才弟子最多占據宗門(mén)的十之一二。

無(wú)論出現什么情況,都能應對。

青云宗的人很快就離開(kāi)了。

大家都在等待九幽秘境開(kāi)啟。

林楓剛想悄悄的脫離葉清玄就被對方叫住。

“林楓,進(jìn)入九幽秘境的時(shí)候會(huì )把大家打亂分散,每個(gè)人出現的地點(diǎn)都可能不一樣,到時(shí)我會(huì )留下暗號,你看到后就盡快趕過(guò)去與我匯合,不然我很難保證你的安全,九幽秘境處處是危險,千萬(wàn)要小心?!?br>
“恩!好!多謝清玄師妹!”

林楓表面平靜的回應,心里卻樂(lè )的不行,本來(lái)還想著(zhù)進(jìn)入九幽秘境后找個(gè)機會(huì )單獨離開(kāi),現在好了,直接進(jìn)去就分開(kāi)。

至于來(lái)找葉清玄?

那是不可能的。

這時(shí)天空中駛來(lái)一艘巨大的飛船,上面寫(xiě)著(zhù)兩個(gè)大字——無(wú)極。

離洲四大頂級勢力之一的無(wú)極魔宗到了。

站在船頭,迎風(fēng)而立的正是無(wú)極魔宗大長(cháng)老——千島雄。

一個(gè)身材高大,胡須花白,滿(mǎn)臉煞氣的老人。

下方的人看到千島雄,都不自覺(jué)的縮了縮腦袋,一股發(fā)自?xún)刃牡目謶钟扇欢?br>
那可是曾經(jīng)雙手沾滿(mǎn)血的劊子手。

即使一個(gè)眼神,也足以讓普通人嚇破膽。

古銘舟和王川看到千島雄都是心中一驚。

這魔頭竟然來(lái)了?

數十年前千島雄為了修煉魔功,屠殺了一座城上百萬(wàn)人,震驚了離洲。

在那一段時(shí)間,無(wú)極魔宗成為了整個(gè)離洲的公敵。

不管是中小型勢力,還是散人,都對無(wú)極魔宗口誅筆伐。

甚至有不少無(wú)極魔宗之人在外執行任務(wù)的時(shí)候,無(wú)緣無(wú)故死掉。

雖然無(wú)極魔宗實(shí)力強大,可也不敢與整個(gè)離洲為敵。

最終沒(méi)辦法,只能讓千島雄暫時(shí)不要露面,并且宣布千島雄已經(jīng)遭到無(wú)極魔宗最嚴厲的懲罰,保證以后絕不會(huì )再發(fā)生類(lèi)似的事。

隨著(zhù)時(shí)間的推移,這件事的熱度逐漸消失,千島雄最近才又出現在大眾視野。

前不久還帶著(zhù)無(wú)極魔宗的數十位高手,伏擊了前往羅剎門(mén)的雷鳴劍趙子文,沉淵劍張哲。

最終迫使兩人組成陰陽(yáng)兩級劍陣,才得以離開(kāi)。

古銘舟和王川怎么也不會(huì )想到,無(wú)極魔宗竟然把千島雄給派來(lái)了。

看來(lái)這次九幽秘境之行不會(huì )這么簡(jiǎn)單的結束。

離洲四大頂級勢力都已到齊,中小型勢力和散人還在不斷增加,幾乎把九幽谷圍的水泄不通。

盡管大家都知道九幽秘境很危險,甚至出現過(guò)全軍覆沒(méi)的情況,可里面的機緣太吸引人了。

生在這個(gè)時(shí)代,沒(méi)有人不想往上爬,即使堵上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兩天之后。

九幽谷內部發(fā)出一聲巨響。

“轟隆?。。?!”

緊接著(zhù)上空出現一個(gè)螺旋型的氣流,不停的旋轉。

現場(chǎng)所有的人都知道,九幽秘境即將開(kāi)啟。

這次到底誰(shuí)能得到機緣一飛沖天,誰(shuí)又會(huì )埋骨他鄉,都是未知數。

時(shí)間一點(diǎn)一點(diǎn)流逝。

“咔嚓?。?!”

九幽谷上空旋轉的氣流正中心劈出一道閃電。

接著(zhù)空間一陣波動(dòng),一個(gè)巨大的通道出現在大家眼中。

千島雄騰空而起,飛到空中大聲說(shuō)道:“哈哈哈……九幽秘境已開(kāi)啟,無(wú)極魔宗的人給我聽(tīng)著(zhù),進(jìn)去之后………”

說(shuō)到這里停頓了一下,然后露出一個(gè)瘆人的微笑。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凡是跟我無(wú)極魔宗作對的,格殺勿論?。?!”

盡管九幽秘境是一個(gè)封閉的空間,在里面殺人越貨是常態(tài),可當著(zhù)幾乎整個(gè)離洲的勢力說(shuō)出這樣的話(huà),還是很需要勇氣的。

哪怕一向跟無(wú)極魔宗交好的七殺宗都在此刻皺了皺眉頭。

“謹遵大長(cháng)老之令?。?!”所有無(wú)極魔宗之人同時(shí)回答道。

一個(gè)個(gè)露出嗜血的笑容。

外面他們不敢做的太過(guò)火,里面就不一樣了。

“上吧!機緣在等著(zhù)你們!別丟我無(wú)極魔宗的臉?!?br>
無(wú)極魔宗之人瞬間出動(dòng),一個(gè)個(gè)瘋狂的沖向空間通道。

其余三大勢力也不甘落后。

紛紛命令門(mén)下弟子進(jìn)入九幽秘境。

林楓混在人群中,刻意遠離葉清玄,只為進(jìn)去之后能單獨行動(dòng)。

跟宗門(mén)的人在一起太束手束腳了,而且大家都目標是機緣和寶物,他的目標卻只有一個(gè),那就是彼岸花。

等到四大勢力的人全部進(jìn)入之后,才輪到中小型門(mén)派,最后是散人。

神霄劍宗十二長(cháng)老古銘舟看著(zhù)九幽秘境入口處,臉上沒(méi)什么表情,心中卻有些擔憂(yōu)。

這次進(jìn)去數千弟子,也不知道能活著(zhù)出來(lái)多少。

進(jìn)入九幽秘境的通道在一個(gè)時(shí)辰后徹底關(guān)閉,需要等到三個(gè)月后才會(huì )再度開(kāi)啟。

期間無(wú)論是誰(shuí)都無(wú)法打開(kāi)。

神霄劍宗只留下二十多位長(cháng)老,他們需要在這里守三個(gè)月,等待門(mén)下弟子出來(lái)。

“好了!人都進(jìn)完了,咱們還是按照老規矩賭一局吧!”

說(shuō)話(huà)的是七殺宗廖軍。

同樣是一位雙手沾滿(mǎn)鮮血的魔頭。

七殺宗和無(wú)極魔宗的行事作風(fēng)不太一樣。

無(wú)極魔宗囂張霸道,總想著(zhù)以武力稱(chēng)霸離洲,讓所有人屈服在他們的淫@威之下,七殺宗則行事低調,善于隱藏自己。

然而一個(gè)以殺入道的勢力,能好到哪里去?

廖軍口中的賭一局。

其實(shí)很簡(jiǎn)單。

每次九幽秘境開(kāi)啟,四大頂級勢力都會(huì )打賭,大家各拿出一件寶物,三個(gè)月后看哪個(gè)勢力最后活著(zhù)出來(lái)的人最多,就能贏(yíng)得賭注。

寶物的輸贏(yíng)或許不那么重要,但面子重要。

誰(shuí)贏(yíng)了就能壓其余三大勢力一籌,自己宗門(mén)臉上也有光。

算是給等待的時(shí)間增加一些樂(lè )趣。

廖軍剛剛說(shuō)完。

一只滔天魔爪向著(zhù)神霄劍宗的駐地抓去。

接著(zhù)一道劍芒出現,與滔天魔爪撞在一起。

“轟?。?!”

劇烈的碰撞讓四周地動(dòng)山搖。

等到恢復平靜。

只見(jiàn)古銘舟手持長(cháng)劍,一臉憤怒的盯著(zhù)千島雄。

“千島雄,你要干什么?”古銘舟怒氣沖沖的質(zhì)問(wèn)道。

“沒(méi)什么!就是閉關(guān)時(shí)間長(cháng)了,想活動(dòng)活動(dòng)身體!”千島雄笑著(zhù)回道。

“你活動(dòng)身體為何對我神霄劍宗出手?我看你就是在針對我們!”

“針對你又如何?”千島雄不屑的說(shuō)道。

“無(wú)極魔宗唆使羅剎門(mén)對我神霄劍宗暗中出手,這筆賬還沒(méi)算呢!你們是想開(kāi)戰嗎?”

“開(kāi)戰就開(kāi)戰!我無(wú)極魔宗怕你神霄劍宗不成?”

“好!既然你們無(wú)極魔宗想開(kāi)戰,我立刻通知掌教?!惫陪懼蹥饧?。

“隨意!不過(guò)在此之前,我先試試你們神霄劍宗這些年有沒(méi)有長(cháng)進(jìn)!”

千島雄說(shuō)完,大手一揮,天地瞬間變色,原本晴朗的天空逐漸被黑暗籠罩。

同時(shí)無(wú)數令人恐懼的聲音回蕩在天地間。

古銘舟見(jiàn)狀心頭一震。

這不是千島雄的成名絕技吞天魔功嗎?

當年他正是靠著(zhù)這一魔功屠戮一座城池數百萬(wàn)生命的。

“千島魔頭,你是想把我們這里的人全部殺了來(lái)修煉你的吞天魔功嗎?”古銘舟大聲喊道。

此時(shí)所有人都面露恐懼之色。

千島雄和吞天魔功的威名,可以說(shuō)比無(wú)極魔宗的宗主還響。

青云宗王川表情凝重的盯著(zhù)千島雄,隨時(shí)準備與古銘舟聯(lián)手。

現場(chǎng)只有七殺宗的人是一副看好戲的表情。

“我可沒(méi)有這樣的想法!只要你神霄劍宗能破了我這魔功,今日之事就此作罷!”千島雄不慌不忙的說(shuō)道。

現場(chǎng)除了四大頂級勢力外,還有無(wú)數的中小型勢力。

即便身為無(wú)極魔宗大長(cháng)老,千島雄也不敢對這么多人下手。

數十年前他就成為了離洲公敵,不得不閉關(guān)消失。

如今可不想再來(lái)一次。

“好!這可是你說(shuō)的!今日我就來(lái)領(lǐng)教領(lǐng)教吞天魔功的威力,結陣?。?!”

古銘舟大喝一聲。

神霄劍宗的長(cháng)老們迅速行動(dòng),紛紛祭出自己的佩劍,合計二十四柄長(cháng)劍形成一個(gè)劍陣,沖天而起,古銘舟也將自己手中的劍祭出,匯入劍陣之中。

劍陣幻化成一柄數百丈長(cháng)的巨劍,向著(zhù)天空刺去。

“破?。?!”

一聲巨響。

天空被刺穿。

一縷陽(yáng)光灑下來(lái)。

接著(zhù)整個(gè)天空放佛破碎的玻璃一樣,化成無(wú)數的碎片消失不見(jiàn)。

昏暗的天空又變得晴朗起來(lái)。

“啪@啪@啪?。?!”

千島雄一邊鼓掌,一邊戲謔道:“不錯不錯!好一個(gè)劍陣,竟然能破了我五成功力的吞天魔功,劍修都破壞力果然強大,我千島雄說(shuō)話(huà)算話(huà),今日就到此為止?!?br>
一番話(huà)讓古銘舟和一眾神霄劍宗長(cháng)老的臉色變得異常難看。

他們合二十多人的力量組成的劍陣,才勉強破了人家五成的魔功,若是十成呢?

這魔頭經(jīng)過(guò)數十年的閉關(guān),實(shí)力是越來(lái)越強了。


比如釣魚(yú),設置陷阱抓小動(dòng)物,上樹(shù)掏鳥(niǎo)窩,最后用火烤著(zhù)吃。

這讓冷寒霜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jué),對林楓也就不那么上心了。

“你小子不錯!不僅心智成熟,想的事情也很全面,要不是師叔我親眼看著(zhù)你長(cháng)大,都懷疑你是不是哪個(gè)老怪物修煉了返老懷童的功法,行了,咱們也別在這里回憶了,還是先去找你師姐她們吧!”

冷寒霜一臉的欣慰之色。

“好!師叔,我們這就走?!?br>
“小白?。?!”

“昂~~”蛟龍小白立刻飛到林楓身邊,乖巧的匍匐在地。

“師叔!這是我收的寵物,彼岸花就是它給我的?!绷謼鹘榻B道。

“一條已經(jīng)化蛟成功的蛟龍!還不錯,將來(lái)說(shuō)不定有機會(huì )成就真龍之身?!?br>
“師叔!我們走吧!師姐他們應該走不遠?!?br>
林楓率先跳上蛟龍頭頂,冷寒霜緊隨其后。

神霄劍宗和七殺宗兩個(gè)勢力聯(lián)合在一起,人數眾多,根本就沒(méi)離開(kāi),把自己宗門(mén)死去人的尸體埋葬之后,就在原地等著(zhù)九幽秘境開(kāi)啟。

“師叔,我們先下去,我把衣服換回來(lái),還請幫我保守秘密?!?br>
“恩!放心吧!答應你的事,我自然會(huì )做到?!?br>
兩人落到地面。

林楓換回了自己真傳弟子的衣服,恢復神霄劍宗廢材大師兄的身份。

蛟龍縮成一條白蛇,藏進(jìn)他的袖口處。

冷寒霜帶著(zhù)林楓,與神霄劍宗的隊伍匯合在一起。

葉清玄見(jiàn)到師尊到來(lái),自然是震驚不已。

她可不知道師尊也進(jìn)了九幽秘境,這是神霄劍宗的機密。

只是林楓竟然跟師尊在一起,是葉清玄沒(méi)想到的。

應該是師尊主動(dòng)找到他的吧!

有神霄七劍之一的冰魄劍之主在,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安全了。

他們再也不用提心吊膽的害怕黑袍人會(huì )突然偷襲。

林楓則縮在角落,深藏功與名。

沒(méi)人會(huì )在意他這位廢材大師兄。

冷寒霜加入大隊伍后。

神霄劍宗和青云宗的人都開(kāi)始大膽起來(lái)。

組成一個(gè)個(gè)小隊,分散到周?chē)ふ覚C緣和寶物。

畢竟在他們眼中,神霄七劍之一的冷寒霜就是天大的人物。

有她在,完全不用怕什么黑袍人。

安全得到保障,對機緣的渴望又逐漸滋生。

不過(guò)他們也不敢走太遠。

恢復身份后,林楓混在隊伍中,每天都會(huì )弄一些野獸烤著(zhù)吃。

香味散開(kāi)。

很快就有沒(méi)恢復的傷者加入,他也不拒絕,大方的把烤肉分給大家。

不得不說(shuō),林楓的烤肉技術(shù)確實(shí)相當不錯。

吃過(guò)的人都得豎起大拇指。

慢慢加入的人就越來(lái)越多。

林楓就成了一個(gè)專(zhuān)業(yè)烤肉的廚師。

每天要供應上百人的烤肉。

當然想要吃,就得自己去抓野獸,林楓可不包食材。

一棵巨樹(shù)之上。

葉清玄正在療傷。

冷寒霜則在一旁陪同,防止意外發(fā)生。

在與七殺宗和無(wú)極魔宗的戰斗中,葉清玄自爆本命飛劍,連帶著(zhù)身體也受到了反噬,傷的不輕。

好在并非不可逆。

只需先穩住傷勢,回去好好修養一段時(shí)間,再培養一柄本命飛劍即可。

冷寒霜看著(zhù)下方忙的不亦樂(lè )乎的林楓。

跟之前簡(jiǎn)直是判若兩人。

哪里還有一位強者該有樣子。

圍在他四周的兩宗弟子還不知道,給自己烤肉的家伙,是個(gè)什么樣的存在。

等哪一天林楓是實(shí)力曝光,足夠他們吹噓一輩子的。

沒(méi)過(guò)多久,葉清玄醒了過(guò)來(lái),與冷寒霜并排坐在一起。

小說(shuō)《神霄劍修:哥這茍王手握七劍成最強》試讀結束,繼續閱讀請看下面?。?!



誰(shuí)敢對神霄劍宗出手,就是他林楓的敵人。

死去的人自己沒(méi)辦法救活,那就只能替他們報仇了。

“所有人聽(tīng)著(zhù),給你們一分鐘時(shí)間,以宗門(mén)為單位聚在一起,超時(shí)者——死?。?!”林楓說(shuō)出了第一句話(huà)。

現場(chǎng)的人立刻開(kāi)始快速行動(dòng)起來(lái),生怕慢了惹得這位爺不高興。

葉清玄和李洛依互相攙扶著(zhù)起身。

她們雖受了不輕的傷,但還能動(dòng)。

一邊走,李洛依一邊悄悄的在葉清玄耳邊輕聲說(shuō)道:“清玄師姐,我們得救了!”

“洛依師妹,你認識他?”葉清玄驚訝的問(wèn)道。

“我見(jiàn)過(guò)!但是并不知道他的真實(shí)身份?!崩盥逡罁u搖頭。

“什么時(shí)候見(jiàn)到的?”

“就在進(jìn)入九幽秘境后不久,我被幾名黑袍人追殺,然后他出現了,清玄師姐,他好強的,僅僅一招就把黑袍人全部殺了?!?br>
葉清玄無(wú)語(yǔ)。

廢話(huà),當然強了。

沒(méi)看到連蛟龍都能降服嗎?

不強蛟龍會(huì )讓他踩在頭上?

“既然是他救了你,那你沒(méi)問(wèn)他的身份嗎?”

“問(wèn)了!但是他沒(méi)說(shuō)?!崩盥逡勒Z(yǔ)氣中帶著(zhù)一絲抱怨。

身為青云宗的天之驕女。

那是她第一次主動(dòng)詢(xún)問(wèn)一名男子的名字。

結果反而被無(wú)視了。

原來(lái)如此!

葉清玄心中明了。

怪不得李洛依一見(jiàn)到對方,就露出笑容。

她始終覺(jué)得那道身影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jué),可就是想不起來(lái)了。

不到一分鐘,五個(gè)陣營(yíng)擺在林楓身前。

神霄劍宗、青云宗、無(wú)極魔宗、七殺宗,還有黑袍人。

林楓之所以讓大家以宗門(mén)為單位站在一起,是為了防止等會(huì )兒小白誤傷神霄劍宗和青云宗的人。

“你們是什么人?屬于哪個(gè)勢力的?”林楓抬手指向黑袍人隊伍。

數十名黑袍人立刻感覺(jué)心中一緊。

他們無(wú)法回答這個(gè)問(wèn)題。

七殺宗暗中培養殺神組的事還沒(méi)有公開(kāi),絕不能把消息透露出去,否則后果很?chē)乐亍?br>
可不說(shuō)的話(huà),得罪眼前這位爺,又能好不到哪里去?

見(jiàn)沒(méi)人出聲,林楓又輕描淡寫(xiě)的問(wèn)了一句。

“不說(shuō)是嗎?”

依然沒(méi)有人開(kāi)口。

林楓也猜到了這樣的結果。

這些黑袍人恐怕是某個(gè)勢力訓練出來(lái)的死士。

此次進(jìn)入九幽秘境的任務(wù),應該是劫殺神霄劍宗和青云宗的人。

“小白?。?!”

“昂~~”

蛟龍發(fā)出親昵的叫聲回應。

“交給你了!”林楓說(shuō)完便從蛟龍頭頂跳下。

蛟龍一個(gè)擺尾,張開(kāi)那一張血盆大口。

逃?。?!

所有黑袍人第一時(shí)間準備散開(kāi)。

一股無(wú)可抵擋的龐大吸力出現,將正準備逃走的黑袍人吸住。

盡管黑袍人一個(gè)個(gè)奮力掙扎,奈何吸力太強,根本無(wú)法掙脫。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zhù)自己身體與蛟龍張開(kāi)的血盆大口越來(lái)越近。

最終數十名黑袍人就這樣被蛟龍吸進(jìn)嘴里,成為了它的食物。

“嘶?。?!”

看到這一幕,在場(chǎng)的人全部倒吸一口涼氣。

蛟龍的實(shí)力竟然恐怖如斯。

一口就吃掉十數名黑袍人。

特別是神霄劍宗和青云宗的人,他們可是很清楚黑袍人的實(shí)力。

令兩宗無(wú)比頭疼的黑袍人就這么沒(méi)了?

蛟龍的消化能力強的可怕。

被它吃下去的食物,瞬間就能消化掉,轉化成自身需要的能量。

吃掉幾十人對蛟龍來(lái)說(shuō),完全是小意思。

“小白!吃飽了嗎?”林楓輕描淡寫(xiě)的問(wèn)了一句。

“昂~~”

沒(méi)吃飽就把他們一起吃了。

說(shuō)完林楓抬手指向七殺宗方向。

小說(shuō)《神霄劍修:哥這茍王手握七劍成最強》試讀結束,繼續閱讀請看下面?。?!



林楓前世在地球全心全意專(zhuān)研科學(xué),連女朋友都沒(méi)談過(guò)。

哪里經(jīng)得起這樣的誘惑?

那一段經(jīng)歷,差點(diǎn)把他給折磨瘋了。

導致林楓一看到冷寒霜準備給自己洗澡,就不停的哭鬧。

當然這些都是嬰兒時(shí)期的事。

冷寒霜也不知道林楓身體里有一個(gè)成年人的靈魂,否則絕不會(huì )那樣做。

她也不過(guò)是對沒(méi)見(jiàn)過(guò)的東西,感到好奇而已。

“原來(lái)是這樣??!怪不得師叔能確定是我?!绷謼鼽c(diǎn)點(diǎn)頭。

可不敢再繼續回憶下去了。

當年他身體是個(gè)嬰兒。

如今可不一樣,已經(jīng)長(cháng)成一個(gè)血氣方剛的小伙子了。

再加上剛剛救冷寒霜是的那種觸感。

還是轉移話(huà)題吧!

“林楓,說(shuō)實(shí)話(huà),即便我能確定你的身份,可真正得到你親口承認時(shí),還是忍不住感到震撼,你才二十多歲,就能有這樣的實(shí)力,天資已經(jīng)遠遠超過(guò)了大師兄?!崩浜袊@道。

“師叔夸獎了!林楓還年輕,需要向你們學(xué)習的東西還有很多?!绷謼髦t虛的回道。

“其實(shí)以你的實(shí)力,完全沒(méi)必要再隱忍下去了?!?br>
“不不不!師叔,我已經(jīng)習慣了這樣的生活,不想走到哪里都被當作焦點(diǎn),更不想被大家當作怪物看待,還請師叔替我保守秘密,林楓感激不盡!”

林楓說(shuō)完,雙手抱拳對著(zhù)冷寒霜鞠了一躬。

他依然堅持自己的理念,低調才活的更久。

“那好吧!既然你都這么說(shuō)了,師叔就答應你,幫你保守秘密,不會(huì )對任何人講起?!崩浜饬?。

她覺(jué)得有這么一位天資絕頂的弟子隱藏在暗中,對神霄劍宗或許是好事。

一旦讓無(wú)極魔宗和七殺宗知道了林楓的存在,肯定不惜一切代價(jià)也要除掉他。

這樣會(huì )適得其反。

林楓的實(shí)力確實(shí)很強很強,但兩大宗門(mén)內還有不少老怪物,要是引得他們出手就不好說(shuō)了。

“多謝師叔!以后師叔有什么吩咐盡管說(shuō),林楓一定竭盡全力完成?!?br>
“這可是你說(shuō)的!不許反悔!”

“絕不反悔?。?!”林楓鄭重的說(shuō)道。

就算沒(méi)有這件事發(fā)生,冷寒霜有事找到他,也肯定不會(huì )推辭。

“師叔!我先幫你把體內的殺氣逼出來(lái)吧!”

林楓能感覺(jué)到冷寒霜的情況。

身體里有一股極強的殺氣存在,那支箭矢散發(fā)出的一樣,在不斷破壞著(zhù)肉身。

如果不及時(shí)清除的話(huà),會(huì )給身體造成不可逆的損傷。

“也好!那就麻煩你了!”冷寒霜沒(méi)有拒絕。

對眼前這個(gè)自己從嬰兒時(shí)期就看著(zhù)長(cháng)大的小子,她好像沒(méi)什么可客氣的。

殺神訣的殺意太難纏了,如果僅靠自己的話(huà),一時(shí)半會(huì )兒也清除不干凈。

讓林楓幫忙是最好的選擇。

“師叔,那您閉上眼睛忍一忍!過(guò)程中可能會(huì )有點(diǎn)痛?!?br>
“不用!你來(lái)吧!師叔受得了?!?br>
林楓也不廢話(huà),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攏,點(diǎn)在冷寒霜額頭上。

小心翼翼的控制著(zhù)終極劍意進(jìn)入冷寒霜體內,把殺氣一點(diǎn)一點(diǎn)吞噬。

盡管林楓已經(jīng)很小心了。

可還是引起了殺氣的反抗。

一股殺氣,一股劍意在身體內部作斗爭,造成的痛苦可想而知。

不知何時(shí),冷寒霜閉上了眼睛,銀牙緊咬,身體不自覺(jué)的微微顫抖。

好在林楓的終極比殺氣強太多,沒(méi)過(guò)多久,便將反抗的殺氣全部吞噬,最后排出體外。

“呼~~”

林楓松了一口氣。

總算是完成了。

如果在別的地方,祛除殺氣對他來(lái)說(shuō)只是一小事。

小說(shuō)《神霄劍修:哥這茍王手握七劍成最強》試讀結束,繼續閱讀請看下面?。?!



聽(tīng)到下面有水流的聲音,林楓毫不猶豫的跳了下去。

進(jìn)入九幽秘境這一個(gè)月時(shí)間,他在地面上跟著(zhù)最初發(fā)現的小溪前行,已經(jīng)不知道走了多遠的距離。

如今小溪變成了河流,深水潭也遇到了很多,始終都沒(méi)有彼岸花的蹤跡。

這讓林楓開(kāi)始對自己的判斷產(chǎn)生了懷疑。

一直跟下去真的能尋到彼岸花嗎?

彼岸花生性喜寒,地下水的溫度肯定要比地上的低。

自己順著(zhù)暗河尋找,或許能找到?

正是基于這樣的想法,林楓才會(huì )直接跳下去。

越往下,水流聲越大。

大約十多米后,終于見(jiàn)到了腳下的情景。

果然是一條暗河,水流量很大。

雙腳踩在水中,林楓立刻感覺(jué)到了冰冷刺骨的寒意。

比地面上的溫度低太多了。

這才是彼岸花適合生長(cháng)的地方。

陰暗、潮濕、寒冷。

林楓感覺(jué)他前一個(gè)月時(shí)間都白忙活了。

早知道自己第一時(shí)間就應該先尋找暗河的存在。

當然現在發(fā)現并不晚,距離九幽秘境開(kāi)啟的時(shí)間還早。

也沒(méi)心思查看蜘蛛異獸逃離的方向,林楓踩在水面上,順著(zhù)河流往下前進(jìn)。

走了幾百米后。

“咻?。?!”

一聲破空響傳來(lái)。

只見(jiàn)一條通體緋紅,拇指大小的毒蛇從巖體裂縫中射出,向林楓襲來(lái),速度之快,幾乎肉眼難辨,連空氣都發(fā)出震動(dòng)。

林楓隨手一抬。

小蛇便被抓在手里,發(fā)出不甘的叫聲。

“嘶嘶嘶………”

在掙扎了片刻后,小蛇對著(zhù)林楓的手背準備來(lái)上一口。

結果一道劍氣將它的頭給削了下來(lái)。

扔掉手中的半截尸體,林楓搖了搖頭繼續往前。

前進(jìn)了大約幾十公里,過(guò)程中遇到了許多地下小型生物的襲擊。

地下暗河可不比地面上安全,甚至更加危險。

別看是些小生物,可都身懷劇毒,稍不注意就會(huì )中招。

又前進(jìn)了一會(huì )兒,林楓遠遠的看見(jiàn)那只龐大的蜘蛛異獸正倒掛在暗河上方,用兩只紅色的眼睛警惕的看著(zhù)自己。

同時(shí)嘴里還發(fā)出“吱吱吱”的警告聲。

“念在你將我引到這暗河的份上,就不殺你了,快走吧!”林楓對著(zhù)蜘蛛異獸說(shuō)道。

然而對方卻依然絲絲盯著(zhù)他。

顯然這只蜘蛛異獸雖然產(chǎn)生了一些靈智,卻還無(wú)法理解人類(lèi)說(shuō)的話(huà)。

見(jiàn)蜘蛛異獸對自己的話(huà)不為所動(dòng),林楓也不明白對方是什么意思。

畢竟是不同種族,蜘蛛異獸的靈智也沒(méi)有開(kāi)發(fā)到極致,兩者根本沒(méi)辦法交流。

在林楓又靠近一些后。

蜘蛛異獸發(fā)出的警告聲更加大了。

“吱吱吱………”

“讓你走你不走!在這兒亂叫什么?再不離開(kāi)可別怪我沒(méi)給你機會(huì )?!?br>
說(shuō)完林楓又走近一段距離。

同時(shí)心中有些疑惑。

明明蜘蛛異獸都已經(jīng)跑了,卻又停在這里干什么?

埋伏自己?

那么大的體型,把暗河的空間都占據一小半了,想埋伏也做不到吧?

疑惑歸疑惑。

該往前還得往前。

就在雙方距離只有幾十米的時(shí)候,蜘蛛異獸突然發(fā)動(dòng)攻擊。

“噗噗噗………”

蛛網(wǎng)和毒液就像不要錢(qián)似的連續從嘴里吐出。

普通動(dòng)物一旦被蛛網(wǎng)纏上,基本上就沒(méi)有逃跑的可能了,何況還有這么多毒液。

可惜對手是林楓。

只見(jiàn)一道劍氣閃現。

幾十米開(kāi)外的蜘蛛異獸就被斬成兩半,綠色的血液飛濺的到處都是。

一顆墨綠色的珠子從尸體中飛出,落在林楓手里,看了一眼便送入乾坤袋中。

那是蜘蛛異獸的內丹,也是所有異獸身體中最珍貴的東西,價(jià)值連城。

其實(shí)蜘蛛異獸還有一樣東西也很珍貴,那就是它的毒囊,可惜林楓沒(méi)興趣。

越過(guò)龐大的尸體。

林楓才看到前面的情況,心中恍然大悟。

怪不得蜘蛛異獸會(huì )在這里等自己。

不是它想埋伏自己,也不是想找死,而是前方已經(jīng)沒(méi)路可走了。

暗河中的水全部從地底暗道流出。

想要繼續順著(zhù)暗河前進(jìn),就只能潛水。

蜘蛛異獸顯然不具備這樣的能力。

思考了片刻,林楓召喚出無(wú)數劍氣,在自己身體外形成一個(gè)護罩,然后一頭扎進(jìn)暗河中,有劍氣護罩將水隔開(kāi),水是無(wú)法接觸到他身體的。

暗河底部的通道小了許多,水流變得湍急起來(lái),林楓被湍急的水流沖進(jìn)地底,就這樣隨波逐流。

………………

九幽秘境地面上。

上百人的團隊正在獵殺一頭巨型異獸地角牛。

地角牛是一種體型龐大,防御力強悍,卻沒(méi)有多少攻擊力的異獸。

無(wú)數的飛劍和劍氣落在它身上,雖然攻擊只能劃破皮膚,無(wú)法對其造成多大的傷害,可架不住數量太多。

螞蟻多了還咬死象呢!

何況是這么多攻擊力爆表的劍修。

隨著(zhù)時(shí)間的流逝,地角牛身體上已是傷痕累累,兩只眼睛都瞎了,脖子上還有一道很深的傷口,鮮血將地面染紅。

終于在一聲巨響中,如小山一般的身體倒在了地上。

接下來(lái)就是收取勝利果實(shí)的時(shí)候。

這個(gè)團隊正是葉清玄帶領(lǐng)的神霄劍宗隊伍,人數已經(jīng)增加到了近兩百人。

如此龐大的隊伍,即使黑袍人小隊遇到了,也得繞著(zhù)走。

畢竟人數相差太大。

除非能集結幾十號黑袍人,才敢出手,否則就是送死。

黑袍人并不傻,明知不是對手,自然不會(huì )去送死。

他們的殺神決還沒(méi)練到家,跟千年前七殺宗培養出的那群只知道殺戮的機器還是有區別的。

在這段時(shí)間,葉清玄帶著(zhù)隊伍在密林中穿梭,尋找異獸。

一旦發(fā)現,就一擁而上將其擊殺,取下內丹,拿走異獸守護的天材地寶。

人多有人多的好處。

安全?。?!

可也有缺點(diǎn),那就是尋到的寶物太少,完全不夠分。

內門(mén)弟子和執事還能喝到一點(diǎn)湯,外門(mén)弟子連湯都喝不到。

沒(méi)辦法!

誰(shuí)讓外門(mén)弟子實(shí)力最差,地位最低呢!

時(shí)間一長(cháng),一些年長(cháng)的外門(mén)弟子慢慢開(kāi)始有想法了。

他們本來(lái)就是進(jìn)來(lái)放手一搏,尋找大機緣的,跟著(zhù)大部隊別說(shuō)大機緣了,就連最普通的寶物都沒(méi)自己的份。

于是便有十幾名外門(mén)弟子暗中脫離了大部隊。

恰好他們剛脫離不久就遇到了一支六人黑袍小隊。

結果不言而喻。

不僅性命丟了,還暴露了神霄劍宗大部隊的位置。

黑袍人見(jiàn)神霄劍宗聚集了這么多人,也不敢貿然行動(dòng)。

先讓兩名隱匿能力強的人跟蹤神霄劍宗的隊伍,并且一路留下記號,其他人則去尋找幫手。

此次進(jìn)入九幽秘境,他們的第一目標就是神霄劍宗,現在有機會(huì )能將神霄劍宗的大部隊一網(wǎng)打盡,自然不會(huì )錯過(guò)。

葉清玄等人還不知道自己的隊伍已經(jīng)被黑袍人盯上了。

她還以為神霄劍宗人多,黑袍人根本不敢來(lái)招惹。

殊不知更大的危機正在靠近。

小說(shuō)《神霄劍修:哥這茍王手握七劍成最強》試讀結束,繼續閱讀請看下面?。?!



葉清玄露出失望之色。

“我也是這么想的,可惜他離開(kāi)了,不然您見(jiàn)到的話(huà),也許能認出來(lái),我總覺(jué)得在哪里見(jiàn)過(guò),很熟悉,就是想不起來(lái)了?!?br>
“既然熟悉,那就好好回憶一下,說(shuō)不定有收獲?!?br>
“我回憶過(guò)了!還是想不起來(lái)?!比~清玄無(wú)奈。

唉?。?!

冷寒霜心中嘆了一口氣。

她沒(méi)辦法再給更多的提示了。

時(shí)間在一天天的過(guò)去。

無(wú)極魔宗、七殺宗、黑袍人三方勢力的大部隊被消滅后,剩下的分散在秘境各個(gè)角落,已經(jīng)不足為慮。

半個(gè)月后。

九幽秘境再次開(kāi)啟的日子到了。

就在秘境中所有人等待著(zhù)被傳送出去的時(shí)候。

整個(gè)秘境突然開(kāi)始劇烈搖晃起來(lái)。

接著(zhù)遠處一道金光出現,與天空連接在一起。

秘境中的人都被吸引,一個(gè)個(gè)跳上樹(shù)冠,看著(zhù)遠方那束金光。

怎么回事?

冷寒霜眉頭緊皺。

進(jìn)來(lái)之前她翻閱過(guò)資料,也詢(xún)問(wèn)過(guò)神霄劍宗百年前進(jìn)入秘境之人,從沒(méi)出現過(guò)這種情況。

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林楓,發(fā)現對方也滿(mǎn)臉疑惑。

有意外發(fā)生,冷寒霜還是第一時(shí)間想到林楓。

畢竟在她最絕望的時(shí)候,是林楓出現救了她,從心理上就不自覺(jué)的依靠對方。

殊不知林楓也不過(guò)是個(gè)二十多歲的小伙子。

實(shí)力是有。

見(jiàn)識太少。

當秘境中的人都站在樹(shù)冠的看著(zhù)金光的時(shí)候。

一道威嚴的聲音響起,傳入每個(gè)人的耳朵。

“九幽宮已現,大家可前往九幽宮接受考驗,尋找屬于自己的大機緣,宮內有著(zhù)諸多傳承,隨便得其一都足以改變自身命運,秘境將推遲一個(gè)月打開(kāi),請各位抓緊時(shí)間,錯過(guò)了這次機會(huì ),可就沒(méi)有下次了,祝大家好運,再見(jiàn)?。?!”

九幽宮?

大機緣?

秘境中的所有人都激動(dòng)了,他們來(lái)九幽秘境不就是為了尋找一飛沖天的機緣嗎?

終于要實(shí)現了。

自己的命運即將改寫(xiě)。

這一瞬間,幾乎每個(gè)人都覺(jué)得自己是主角。

不然以前進(jìn)入九幽秘境的人怎么沒(méi)遇到九幽宮出現,偏偏讓自己遇到了。

自己可不就是受到上天眷顧的人嗎?

在金光附近的人,更是興奮的差點(diǎn)暈過(guò)去。

就在大家都激動(dòng)不已的時(shí)候,只有一個(gè)人陰沉著(zhù)臉。

那就是林楓。

他才不想去尋找什么大機緣呢!

只想快點(diǎn)出去,救回師尊。

相比于蘇慕白的安危,什么機緣不機緣的,都是小事。

雖然九幽秘境推遲一個(gè)月打開(kāi),時(shí)間也趕的上,可誰(shuí)能保證中途不會(huì )出現意外?

“師尊,九幽宮是什么地方?”葉清玄問(wèn)道。

“不知道!古籍上也沒(méi)記載,似乎這是九幽宮第一次出現?!崩浜獡u搖頭。

她的直覺(jué)告訴她,九幽宮的出現,很可能跟林楓有關(guān)系。

“那咱們還去嗎?”

“既然有大機緣,為什么不去!”

威嚴的聲音消失后。

無(wú)數的身影向著(zhù)金光出現的地方快速前進(jìn),把速度發(fā)揮到了極致,生怕被別人搶了先。

那可是大機緣??!

青云宗率先行動(dòng)。

神霄劍宗緊隨其后。

林楓無(wú)語(yǔ)的看著(zhù)一個(gè)個(gè)神霄劍宗弟子從自己身邊飛馳而過(guò)。

有那個(gè)必要嗎?

命里有時(shí)終須有,命里無(wú)時(shí)莫強求。

不屬于你的東西,再怎么努力,也得不到。

作為一名天資高到離譜,修行完全沒(méi)有瓶頸的妖孽,林楓還是小瞧了弱者想要變強的決心。

在離洲修道界,實(shí)力就是一切。

小說(shuō)《神霄劍修:哥這茍王手握七劍成最強》試讀結束,繼續閱讀請看下面?。?!



葉清玄講完之后,現場(chǎng)鴉雀無(wú)聲。

盡管作為一名修士,早就預料到會(huì )有這么一天。

可真正來(lái)臨的時(shí)候,大家還是難以接受。

誰(shuí)又會(huì )想死呢?

活著(zhù)不好嗎?

“師姐!等會(huì )兒我們拼死為你開(kāi)道,你是我神霄劍宗的真傳弟子,冰魄劍的繼承人,我們都可以死,但你不能!”一名內門(mén)弟子大聲說(shuō)道。

隨即無(wú)數神霄劍宗的弟子跟著(zhù)附和。

“為師姐開(kāi)道,殺光無(wú)極魔宗和七殺宗的雜碎!”

“為師姐開(kāi)道,殺光無(wú)極魔宗和七殺宗的雜碎!”

葉清玄伸出手,示意大家安靜。

全場(chǎng)再次變得鴉雀無(wú)聲。

“大家的心意我領(lǐng)了,只是你們這樣做不僅救不了我,還會(huì )把自己逃生的希望葬送,敵人的目標是真傳弟子,寧愿放走你們,也不可能放過(guò)我們,所以大家還是聽(tīng)我的,有機會(huì )就逃吧!先保住自己的命?!比~清玄耐心的勸說(shuō)道。

她說(shuō)的是事實(shí)。

殺一位真傳弟子,可比十位,甚至百位內門(mén)弟子的功勞大。

至于外面弟子?

兩者完全沒(méi)有可比性。

“咔?。?!”

一聲清脆響動(dòng)驚醒了所有人。

陣法出現了一條巨大的裂縫,隨時(shí)可能破碎。

四名真傳弟子站在最前方,他們選擇突圍的點(diǎn)是七殺宗方向。

畢竟從綜合實(shí)力來(lái)看。

無(wú)極魔宗要比七殺宗強一些。

自然要選實(shí)力弱的作為突破口。

葉清玄看到越來(lái)越大的裂縫,心中不禁想到。

要死了嗎?

哪怕做好了心理準備,此刻也有些緊張。

她從未想過(guò)自己會(huì )死在這九幽秘境內。

曾經(jīng)還一度幻想超越師尊冷寒霜,繼承冰魄劍,名震離洲,成為一名女劍仙。

楊帆站在一旁,因為害怕,身體開(kāi)始不自覺(jué)的顫抖起來(lái)。

李洛依和許威倒是比楊帆平靜一些,不過(guò)眼中的絕望卻是掩飾不了的。

“咔咔咔………”

一連串鏡子破碎的聲音響起。

“動(dòng)手?。?!”

葉清玄輕喝一聲。

手持本命飛劍,向著(zhù)七殺宗的方向沖去。

李洛依和許威緊隨其后。

楊帆在這個(gè)時(shí)候猶豫了,他是真的真的不想就這么死去。

于是悄悄的后退,混入人群之中,并且把自己象征真傳弟子的白色腰帶解下。

想通過(guò)這樣的方式躲過(guò)敵人的追殺。

大戰開(kāi)始。

神霄劍宗和青云宗聯(lián)手從七殺宗的方向突圍,七殺宗一時(shí)間竟有些招架不住。

幸好有黑袍人加入,緩解了七殺宗的壓力。

無(wú)極魔宗也迅速從后方逼上來(lái),兩面夾擊,上方又被陣法封禁。

眼看無(wú)法突圍。

葉清玄銀牙一咬。

把手中的本命飛劍扔出,同時(shí)眼中露出決絕的神色。

“轟?。?!”

一聲巨響,將七殺宗的防御炸出一道口子。

葉清玄嘴角流出鮮血,眼前一花,差點(diǎn)暈倒在地。

還好被即使趕來(lái)的李洛依扶住。

“清玄師姐,你沒(méi)事吧?”

“我沒(méi)事!你不用管我,趕緊帶著(zhù)大家突圍?!比~清玄虛弱的說(shuō)道。

剛剛她自爆了本命飛劍。

效果達到了,自己卻也遭到反噬。

自爆本命飛劍是劍修迫不得已才會(huì )做的。

不僅是殺敵的手段,同時(shí)也是一種求救信號。

神霄劍宗的執事們看到葉清玄都自爆了本命飛劍,都紛紛效仿起來(lái)。

“轟轟轟………”

一時(shí)間戰場(chǎng)上響起了煙花一般的爆炸聲。

…………

林楓還不知道神霄劍宗正在遭遇團滅的危機。

離開(kāi)小白生活的小福地之后,便開(kāi)始過(guò)上了游山玩水的日子。


林楓正在感受自己的強大。

沉浸在那無(wú)比的喜悅之中。

終于可以使出全力打一架了。

就像一個(gè)壓抑很久很久的人,突然得到爆發(fā)一樣,這種感覺(jué)真的很爽。

此時(shí)的蛟龍已經(jīng)被林楓所展現出來(lái)的實(shí)力嚇傻了。

那似龍非龍的叫聲也早已停止。

天空中的異象簡(jiǎn)直比當初渡劫的時(shí)候還要恐怖。

眼前這個(gè)人類(lèi)太強了,自己根本不是對手,一旦打起來(lái),肯定死路一條。

數千年的修行就這么毀于一旦,蛟龍不甘心。

它眼神中的狂妄和不屑轉化成了恐懼。

林楓沒(méi)有發(fā)現蛟龍的變化。

右手握著(zhù)浩然劍,緩緩抬起,劍尖指向蛟龍。

“來(lái)吧!既然你想戰,我就陪你戰上一場(chǎng)?!?br>
在被林楓用劍指著(zhù)的瞬間,蛟龍只感覺(jué)渾身一緊,被強大的氣機鎖定,連動(dòng)都不敢動(dòng),似乎一動(dòng)就會(huì )立刻喪命一樣。

僅僅是這一個(gè)小小的抬手動(dòng)作,就差點(diǎn)將蛟龍的膽給嚇破,可見(jiàn)林楓的實(shí)力有多強。

正準備出手的林楓,也感到了不對勁兒。

蛟龍的叫聲沒(méi)了不說(shuō),就連剛剛那霸道的氣勢也消失了。

目光中再也沒(méi)有了狂傲,有的只是恐懼和楚楚可憐。

甚至還流下兩滴淚水。

這一幕可把林楓整懵了。

什么情況?

不是要打架嗎?

怎么突然就慫了?

面對這樣的情況,他一時(shí)間也不知道該怎么辦,對方明顯已經(jīng)喪失了斗志,這架還怎么打?

只能暫時(shí)將對準蛟龍的浩然劍放下。

此時(shí)蛟龍終于可以動(dòng)了。

它緩緩把頭降下,沒(méi)入水中,只留下一小半在水面之上,接著(zhù)又慢慢靠近林楓,來(lái)到深水潭邊上,用可憐兮兮的眼神看著(zhù)他。

這一幅畫(huà)面要是被別人看見(jiàn),絕對會(huì )驚掉下巴。

從遠處看去。

只見(jiàn)一條渾身銀白的蛟龍,低下它高貴的頭顱,去巴結和討好一個(gè)人類(lèi)。

林楓也被突如其來(lái)的變故搞的莫名其妙。

思索了片刻,他走到深水潭邊上,伸出手摸了摸蛟龍頭上的銀角,就像前世在地球擼貓一樣。

蛟龍則一臉享受的瞇起了眼睛。

好吧!林楓確定了。

應該是他全力爆發(fā)嚇到了蛟龍,導致對方已經(jīng)臣服于自己。

蛟龍是有靈智的異獸。

發(fā)現打不過(guò),就立刻認輸求饒。

不得不說(shuō)這玩意兒的靈智確實(shí)高。

真要是打起來(lái),自己可保不準會(huì )斬了它。

“既然你已經(jīng)臣服于我,那從現在起我就是你的主人了?!绷謼髅嗣札埖念^說(shuō)道。

蛟龍放佛聽(tīng)懂了一般,連連點(diǎn)頭。

“恩!不錯不錯!給你改個(gè)名字,看你一身銀白,干脆就叫小白吧!”

蛟龍又快速點(diǎn)了點(diǎn)頭。

林楓也露出一抹笑容。

收服一條銀角蛟龍當寵物,還是很令人開(kāi)心的。

前世的地球大家都擼貓擼狗,現在自己擼龍。

盡管不是真的龍,那也比擼貓擼狗強。

等有機會(huì )搞一條真正的龍擼一擼,逼格絕對拉滿(mǎn)。

逗了一會(huì )兒小白,林楓發(fā)現蛟龍靈智雖高,卻還不能完全聽(tīng)懂自己說(shuō)的話(huà),需要配合一些動(dòng)作解釋一番才行。

不過(guò)這也屬于正?,F象。

畢竟蛟龍生活在封閉的九幽秘境中,每百年才開(kāi)啟一次,就算開(kāi)啟也不一定有人能找到這里,肯定很少接觸到人類(lèi)。

以后跟著(zhù)自己,相信以蛟龍的靈智,很快就能進(jìn)行無(wú)障礙溝通。

接下來(lái)林楓進(jìn)入正題。

詢(xún)問(wèn)小白守護的寶貝在哪里。

他迫切的想要知道是不是自己需要的彼岸花。

蛟龍作為九幽秘境中最強大的異獸之一,它的寶貝可不止一種。

自從化蛟成功之后,附近的異獸要么成為了它的食物,要么早早的就搬家了,留下的靈草靈藥都被移植到了這方小福地。

多年下來(lái),周?chē)膶氊惗急凰压胃蓛?,數量已?jīng)非??陀^(guān)了。

放眼望去,隨便看到一株植物,都是外界難得的好東西。

堪比一個(gè)大勢力精心培養的藥園。

就林楓在冰蚺老巢得到的那株靈草,在這里都排不上號。

蛟龍也不知道林楓需要什么,只能帶著(zhù)他在小福地中慢慢尋找。

結果找了好一會(huì )兒,都沒(méi)發(fā)現彼岸花的身影,林楓著(zhù)急了。

沒(méi)有彼岸花,別的寶貝在他眼里都是浮云,根本沒(méi)心思去欣賞。

為了能準確的找到彼岸花,林楓對著(zhù)小白又是一頓解釋和比劃,然而搞了半天,小白依舊是一臉懵逼。

看著(zhù)那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林楓很是頭疼。

現在他和小白只能進(jìn)行最簡(jiǎn)單的交流。

怎么辦呢?

如果在地球就好了,直接把照片給小白看,有沒(méi)有一眼便知。

想了想,林楓找了一個(gè)樹(shù)枝,在地上把彼岸花的大體形狀畫(huà)了出來(lái)。

可效果卻一點(diǎn)也不好。

別說(shuō)小白了,就連他自己都看不出來(lái)和別的花花草草有什么區別。

“唉?。?!”

林楓無(wú)奈嘆了一口氣。

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實(shí)在沒(méi)有辦法,只能慢慢找了。

怕就怕把這里全部翻了一邊之后發(fā)現沒(méi)有,那才是最令人難以接受的。

這時(shí)他突然想到。

彼岸花的珍貴程度要遠遠大于普通靈草靈藥。

越是珍貴的寶貝,需要的養分越多,往往這種靈植生長(cháng)的地方,其他靈植是無(wú)法存活的。

也就是說(shuō),彼岸花肯定是單獨生長(cháng)的,周?chē)粫?huì )有任何植物能活下來(lái)。

如此一來(lái),范圍就縮小了。

林楓開(kāi)始按照自己的想法,專(zhuān)門(mén)尋找一些沒(méi)有植被生長(cháng)的角落。

那里沒(méi)有!

那里也沒(méi)有!

蛟龍小白在林楓專(zhuān)心尋找彼岸花之際,將身體緩緩沉入潭水之中,悄悄的離開(kāi)了。

其實(shí)林楓早就發(fā)現了小白的動(dòng)作,只是沒(méi)有阻止罷了。

算是默認放它離開(kāi)。

走了就走了吧!

林楓進(jìn)入九幽秘境的目的是尋找彼岸花替師尊蘇慕白解毒。

哪怕蛟龍一身是寶,既然第一時(shí)間沒(méi)有殺它,就是不準備殺了。

反正最后也是要放生的。

至于將它帶出九幽秘境?

還是算了吧!

蛟龍的身體那么大,根本沒(méi)辦法隱藏,又渾身是寶,恐怕剛出九幽秘境,就會(huì )被守候在外的強者殺蛟取寶。

到時(shí)自己救是不救?

與其讓自己為難,還不如現在就放它離開(kāi)。

沒(méi)有理會(huì )離去的小白,林楓繼續尋找彼岸花。

過(guò)了沒(méi)多久。

潭水蕩起一圈一圈的波浪。

蛟龍小白從潭水中出現,來(lái)到林楓身邊,用頭輕輕蹭了蹭他的身體。

“別鬧!我在做正事兒呢!”林楓嫌棄道。

對于蛟龍的去而復返,他倒是顯得很平靜。

小白又繼續蹭了蹭。

“怎么了?”林楓轉過(guò)頭來(lái)看著(zhù)小白問(wèn)道。

巨大的蛟龍嘴張開(kāi)。

一株最近無(wú)數次出現在林楓夢(mèng)里的植物映入眼簾。

這是???

林楓睜大了雙眼,驚喜瞬間將他淹沒(méi)。


其中有四大頂級宗門(mén)的人,也有其他勢力和散人,就連黑袍人都來(lái)了不少。

此刻大家心中只有機緣和傳承,什么恩怨情仇全都放到了一邊。

看了小半天后,林楓覺(jué)得無(wú)聊,起身走到光束邊緣,思考了片刻還是一腳踏了進(jìn)去。

下一刻,天地變換。

等回過(guò)神來(lái),已經(jīng)到了一個(gè)陌生的大殿內。

放眼望去,殿內金碧輝煌。

幾乎所有的東西都渡了一層金子。

比林楓前世地球上的古代皇宮還要奢華百倍。

大殿兩側有許多金子做的雕像。

有人,也有奇形怪狀的異獸。

八根承重柱上都刻著(zhù)栩栩如生的五爪金龍。

有那么一瞬間,林楓甚至感覺(jué)柱子上的五爪金龍動(dòng)了一下。

然而讓他疑惑的是。

殿內只有他一人。

進(jìn)來(lái)那么多人都去哪兒了?

不可能每人一個(gè)大殿吧?

那這九幽宮未免也太大了點(diǎn)!

在林楓左顧右盼的時(shí)候。

一個(gè)聲音在大殿中響起。

“歡迎來(lái)到九幽宮,本座九幽圣主?!?br>
林楓心中一驚,轉頭看去。

只見(jiàn)一道虛影正坐在大殿主位之上。

“在下林楓,見(jiàn)過(guò)前輩!”林楓雙手抱拳,客氣的說(shuō)道。

他從虛影身上感受到了強大的壓迫感,這是以前從來(lái)沒(méi)有過(guò)的。

說(shuō)明此人非常強。

主位上的虛影沒(méi)有回話(huà),目光卻一直盯著(zhù)林楓看。

過(guò)了一會(huì )兒,他才開(kāi)口道:“很好!這么多年,終于來(lái)了一個(gè)能入眼的了,你叫林楓是吧!”

“是的,前輩!”

“林楓,你可知道,我等了你上萬(wàn)年,時(shí)間已經(jīng)所剩不多了?!?br>
等我?

上萬(wàn)年?

林楓有些懵逼。

他來(lái)到這個(gè)世界也不過(guò)二十多年罷了。

怎么可能有人等他上萬(wàn)年?

“還請前輩解惑!”

“萬(wàn)年之前,我重傷逃到這離洲,自知時(shí)日無(wú)多,便開(kāi)辟出九游秘境,留下重寶九幽宮,坐化于此,等待能夠繼承我衣缽的徒弟出現,誰(shuí)知離洲之人的天資實(shí)在是太低,這一等就是上萬(wàn)年之久,還好在我即將消散之際,你來(lái)了,總算是沒(méi)有讓我白等?!碧撚敖忉尩?。

“前輩的意思,我就是您要等的繼承您衣缽之人?”

“正是?。?!”

“那個(gè)……前輩……我能拒絕嗎?”林楓小心翼翼的問(wèn)道。

“嗯?你是什么?再說(shuō)一遍!”虛影似乎沒(méi)有聽(tīng)清楚。

“我說(shuō)……我能拒絕繼承您的衣缽嗎?這次進(jìn)來(lái)的人很多,您可以找他們,林楓愚昧,恐怕會(huì )辜負您的好意?!绷謼髡J真的解釋了一遍。

“你……你……你可知你在說(shuō)什么?”虛影指著(zhù)林楓,氣的話(huà)都說(shuō)不利索了。

自己堂堂九幽圣主。

想要收個(gè)徒弟還不簡(jiǎn)單?

只需把話(huà)放出去,無(wú)數天驕能把門(mén)檻踩塌。

現在竟然被拒絕了?

簡(jiǎn)直是豈有此理。

自從成就圣主,他還沒(méi)被拒絕過(guò)。

“前輩!我很清楚自己說(shuō)的話(huà),我不想做您的衣缽繼承人,還請前輩放我出去,就當我從未進(jìn)來(lái)過(guò)?!绷謼髡?。

“小子,你可知道我是誰(shuí)?”

“前輩您剛不是自我介紹了嗎?您是九幽圣主?!?br>
“知道我是九幽圣主你還敢拒絕我?膽子不小??!”

“前輩您這樣的大人物,胸懷應該不至于這么窄,會(huì )和我這個(gè)小輩計較吧!”林楓用了激將法。

他也不想惹對方生氣。

“你………”虛影深吸一口氣,又繼續說(shuō)道:

“那你知道你錯過(guò)了什么嗎?一位圣主的傳承,別說(shuō)在這小小的離洲,就是在中洲,也能讓無(wú)數天驕搶破頭皮,我只需一句話(huà),整個(gè)中洲的天驕都任我挑選?!?br>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