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女頻言情 > 淺愛(ài)一下

淺愛(ài)一下

姜七月作者 著(zhù)

女頻言情連載

江煙萬(wàn)萬(wàn)沒(méi)有想到,自己竟然會(huì )一不小心招惹上了華望太子爺秦斂。為了不給自己留麻煩,她原本想要斷了與他的所有糾纏,可誰(shuí)知男人卻死活不放。無(wú)可奈何,為了以后,她只能退而求其次,走腎不走心。然而,她終究是小瞧了這個(gè)男人的攻擊戰斗力……

主角:江煙,秦斂   更新:2022-07-15 22:48: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江煙,秦斂的女頻言情小說(shuō)《淺愛(ài)一下》,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姜七月作者”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江煙萬(wàn)萬(wàn)沒(méi)有想到,自己竟然會(huì )一不小心招惹上了華望太子爺秦斂。為了不給自己留麻煩,她原本想要斷了與他的所有糾纏,可誰(shuí)知男人卻死活不放。無(wú)可奈何,為了以后,她只能退而求其次,走腎不走心。然而,她終究是小瞧了這個(gè)男人的攻擊戰斗力……

《淺愛(ài)一下》精彩片段

“華望的大少爺,什么都不缺,昨晚的事情就當露水鴛鴦了吧,我不會(huì )要你負責。”江煙故作輕松的說(shuō)著(zhù)。

江煙完全沒(méi)有想到,自己只想找個(gè)男人睡一覺(jué),睡到了鼎鼎大名的華望大少爺。

“江煙,你不需要負責,不代表我不需要。”

秦斂聽(tīng)到江煙那渣女一樣的宣言,心底莫名的涌出來(lái)一股怒氣,她把他當成了一夜的床上用品嗎,用完就扔?

江煙微微斂了一下眉,“我不結婚,也不處對象!”

陸擇遠出事以后,江煙就不打算結婚,更不打算把時(shí)間浪費在男人的身上。

“那就陪我,直到我有了新歡為止。”

“你直接說(shuō)你需要一個(gè)床伴好了。”

江煙冷笑,倒是沒(méi)有想到他居然說(shuō)得出這樣的話(huà),他如果需要女人的話(huà),只需要招招手,自然就會(huì )有大把女人主動(dòng)投懷送抱。

“敢嗎?”

“沒(méi)有什么不敢的,我也需要解決需求,就沖你這張臉這副身材我也不吃虧。”

床伴是吧。

有一個(gè)技術(shù)好長(cháng)得帥氣的免費男人用,也挺香的。

況且江煙心里十分明白,秦斂回國那就說(shuō)明華望即將要變天了。

和華望交好,不一定會(huì )獲得好處。

但和華望交惡,就一定不會(huì )有好果子吃。

江煙以后會(huì )接管江氏的大權,自然需要找個(gè)可靠的大樹(shù)。

“那……我們走腎不走心。”

未見(jiàn)他之前,江煙就已經(jīng)聽(tīng)說(shuō)過(guò),秦斂的心狠手辣,絕對是個(gè)不好惹的主。

“好!”

秦斂的眼底隱去了一部分的情緒,神色未明,面色看起來(lái)更加的黑沉陰冷。

江煙也懶得去猜。

正好,手機鈴響,江煙撇到來(lái)電顯示備注名。

容歆玥。

容家大小姐,傳說(shuō)中秦斂未婚妻。

秦斂接電話(huà),“什么事?”

“秦斂哥,我聽(tīng)阿姨說(shuō)你回國了,你現在在哪里,我想見(jiàn)你。”

“沒(méi)空。”

“秦斂哥,你在忙什么?我就想和你吃頓飯,我很想你。”

秦斂未理容玥月,直接伸手掐了一下江煙的細腰,惹得江煙直接叫出了聲來(lái)。“啊~”

“秦斂哥,我聽(tīng)到了女人的聲音?你是有別的女人了嗎?”容歆玥立馬大聲質(zhì)問(wèn)起來(lái)。

“沒(méi)事掛了。”

……

江煙離開(kāi)華俯一號,直接回了江家。

母親當年生她時(shí)大出血過(guò)世,江宏成就把錯怪在她身上,把她丟到外婆身邊養了幾年不聞不問(wèn)。

父女關(guān)系不親。

后來(lái)娶了后媽曲茵,在曲茵要求下才把江煙從外婆家接回來(lái)。

父女這十幾年的相處,只有越來(lái)越看不順眼彼此。

“江董,叫我回來(lái)什么事?”

江煙進(jìn)了客廳,直接往沙發(fā)上面一坐,一副散漫沒(méi)規距的樣子。

“江煙,你替擇遠守孝三年,時(shí)間到了。”

江宏成嫌棄的看了一眼江煙的坐姿,哪有一點(diǎn)大家閨秀的樣子。

江煙小時(shí)候那幾年在外婆家養野了,回來(lái)再教也不成樣,江宏成氣了幾回就由著(zhù)江煙自生自滅了。

“你倒是記得挺清楚的,昨天是擇遠的三周年忌。”江煙平靜的開(kāi)口。

要不是因為昨天是陸擇遠的三周年忌,她也不會(huì )瘋了一樣的喝那么多酒。

也就不會(huì )和秦斂發(fā)生關(guān)系!

“今晚,你季伯伯一家請吃飯。”

“相親就直接說(shuō)。”江煙淡淡的抬眸看了一眼江宏成,一聽(tīng)就明白是怎么回事。

陸擇遠剛死,季家就已經(jīng)有這個(gè)聯(lián)姻的想法了,沒(méi)有擺明說(shuō)而已。

“季聞風(fēng)還是季東陽(yáng)。”江煙微微挑了一下眉。

季家兩個(gè)兒子,長(cháng)子季聞風(fēng)一個(gè)浪蕩子,整天流連花叢不知歸路,換女人比換衣服還勤,次子季東陽(yáng)倒是個(gè)根正苗紅積極向上的好青年,一路以學(xué)霸身份讀完大學(xué)。

“東陽(yáng)有女朋友。”

“那就是季聞風(fēng)了。”江煙冷笑。

這個(gè)季聞風(fēng)還真的是有意思,三年前陸擇遠死了以后,說(shuō)江煙克夫的事情,季聞風(fēng)還是其中一份子。

現在倒是不怕了。

“能不去嗎?身體不太舒服。”江煙下意識胃開(kāi)始不舒服。

“江煙,你少給我來(lái)這一套。”

“宏成,你跟小煙急什么,小煙是個(gè)女孩子,身體不舒服這很正常。”曲茵這時(shí)候從廚房出來(lái),手里端著(zhù)杯熱牛奶。

“小煙,別理你爸,喝口熱牛奶。”

“謝謝,曲姨。”江煙接過(guò)牛奶喝了一口,感覺(jué)胃都舒服了。

曲茵雖然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好女人,但曲茵的確是一個(gè)好后媽?zhuān)@十幾年把江煙當自己大女兒一樣照顧的很好。

江煙和江宏成沒(méi)什么父女感情,但和曲茵感情還算不錯。

只能說(shuō),曲茵是一個(gè)很聰明的女人,不爭不搶?zhuān)灰€江夫人的位置,榮華富貴就是她的。

“宏成,你和季總說(shuō)說(shuō),等小煙身體舒服點(diǎn)再過(guò)去。”曲茵趕緊勸說(shuō)江宏成。

這對父女,明明心里有彼此,見(jiàn)面就跟仇人見(jiàn)面一樣的非掐不可,說(shuō)不了三句話(huà)肯定要吵起來(lái)的。

“要幾天!”江宏成脾氣立馬就上來(lái)了,對著(zhù)江煙就是一頓吼。

江煙真的就是來(lái)克他的,總是一句話(huà)可以讓他血壓瞬間升高。

如果他死了,那一定是被江煙給氣死的。

“就今晚吧。”江煙知道自己逃不了的,不如早一點(diǎn)。

“江煙,我看你就是成心想氣死我,是不是!”江宏成看江煙那一副無(wú)所謂的樣子,真的是氣壞了。

“我真心希望江董您,長(cháng)命百歲!”


景和苑。

季聞風(fēng)一看到進(jìn)來(lái)的江煙,眼睛都直了。

墨綠色的修身短裙,下剛過(guò)膝,上不露胸。

端莊七分,清純三分。

大家閨秀的氣質(zhì)拿捏的死死的。

再配上那張瓷白精致的漂亮臉蛋,勾人懾魂的眼睛。

一顰一笑,就能輕易抓住男人的眼睛。

哪怕江煙骨子里面叛逆,但配合江董做的表面功夫還是很到位的。

這也是為什么江董再想掐死江煙這個(gè)女兒,還是不忍下手。

“江煙,我們好久不見(jiàn)了,請坐。”季聞風(fēng)立馬起身,相當紳士的替江煙拉開(kāi)椅子,她身上的淡淡馨香即刻漫過(guò)他的鼻息。

季聞風(fēng)現在想要做的事情,壓根就不是吃什么飯,而是把江煙摟入懷。

江煙雖然命硬克夫。

但她也是真的漂亮。

結婚之前把人睡到手,那就不存在克夫了。

“謝謝。”

嘁,虛情假意。

“小煙,伯母有一段時(shí)間沒(méi)有見(jiàn)你了,又漂亮了不少。”季夫人溫柔微笑的看著(zhù)江煙。

江煙雖然傳言克夫,但對季家來(lái)講還有利用價(jià)值。

”謝謝伯母的夸贊。”

“聞風(fēng),給小煙倒茶。”

“不用了,我喝檸檬水就行了。”江煙直接叫來(lái)服務(wù)員點(diǎn)了杯檸檬水。

“小煙,那伯母就不客氣了,我們兩家,彼此知根知底的,你和聞風(fēng)青梅竹馬,我們兩家都想親上加親,小煙聞風(fēng),你們有什么意見(jiàn)。”

“媽?zhuān)覜](méi)意見(jiàn)。”季聞風(fēng)的那雙眼睛是恨不得直接粘在江煙的身上。

“我還行。”江煙淡淡的開(kāi)口。

她壓根就沒(méi)打算和季聞風(fēng)結婚。

“那就這么定了,你們還年輕,可以先訂婚再談結婚的事情。”

手機恰時(shí)響起,江煙知道,是她和喬微漾的信號。

“抱歉,我出去接個(gè)電話(huà)。”江煙丟下這話(huà),直接就拎著(zhù)個(gè)包出去了。

……

“煙煙,我看江叔是要把你往火坑推,這個(gè)季聞風(fēng)的風(fēng)流韻事可味是十頁(yè)A4都裝不完,精彩部分我全發(fā)你郵箱了。”喬微漾是忍不住的吐糟。

“我會(huì )看著(zhù)辦的。”

手里總得握點(diǎn)東西才有底氣,不然她江煙就要成為別人拿捏的東西了。

被動(dòng)可不是她的作風(fēng)。

她更喜歡手握一切主動(dòng)權。

江煙掛了電話(huà)之后,給江宏成助理打了過(guò)去,問(wèn)了一下這次江氏和季氏合作的項目,就想知道江總迫切的把她推給季聞風(fēng)可以換到多少的利益。

還好,自己算是有點(diǎn)值錢(qián)。

江煙掛了電話(huà),隨手刷了一下朋友圈。

刷到十分鐘前韓蕓琪發(fā)的一條朋友圈。

韓蕓琪是后媽曲茵的外甥女,也算是江煙的表妹,只不過(guò)韓蕓琪一直就看不慣江煙的行事作派,還有那一張美到讓人驚艷的臉,事事處處的不爽江煙。

定位的地點(diǎn),就是景和苑。

有幸給太子爺接風(fēng)。

雖然沒(méi)有指明太子爺是誰(shuí),更沒(méi)有放太子爺的相片。

但是安城之在,能在圈內被稱(chēng)為太子爺的,那只有華望的太子爺秦斂。

所以,秦斂也在景和苑吃飯,還是有韓蕓琪參與?

江煙直接拔了一個(gè)電話(huà)過(guò)去給秦斂,不等他接,掛斷后發(fā)了一條微信過(guò)去。

【花廊等你,五分鐘?!?/p>

秦斂手機響的時(shí)候,他正在用毛巾擦拭手上的血跡,眼底的陰狠還沒(méi)有消失,只是靜靜的看著(zhù)跪地求饒的人,一臉的血,看起來(lái)十分狼狽。

“對不起,斂爺,我不知道江煙是您的人。”地上的男人哭著(zhù)求情。

包間里男男女女十幾人,都只是看著(zhù)跪地求饒的人,不敢開(kāi)口替他求個(gè)情。

他們都是沖著(zhù)大少爺來(lái)的。

不是沖人就是沖權。

幫地上的男人求情,就等于公開(kāi)跟秦斂對著(zhù)干,自然不敢。

誰(shuí)讓他犯賤,惹誰(shuí)不好,偏偏要惹秦斂不快。

所以,再多的痛他就得自己受著(zhù)。

“四哥,別因為這樣的人氣壞了身子,不值當!”卓司越趕緊遞了一條新毛巾給秦斂,趕緊讓那個(gè)一臉血的男人滾了,免費污染眼睛。

“四哥,你和江煙認識嗎?”卓司越有些好奇。

“不熟。”秦斂把毛巾放下,從口袋拿出震動(dòng)的手機看了一眼。

是江煙發(fā)過(guò)來(lái)的短信。

秦斂原本戾氣陰沉的臉色瞬間平靜了不少,抬腳就往外走。

“明白了,我們四哥聽(tīng)不得別人污辱女孩子。”卓司越立馬自我理解過(guò)來(lái)。

“你們都聽(tīng)好了,以后這樣的話(huà)不要再讓我聽(tīng)到,否則下場(chǎng)可沒(méi)今天這么好,欸,四哥你去哪?”

卓司越趕忙追問(wèn)往外走的男人。

”有事。”

秦斂直接去了后面的花廊,精準的找到了半隱在花架下面的江煙。

江煙看到那個(gè)周身寒氣的男人,撩唇淺笑。

“秦斂,你遲到十秒……唔……”

江煙話(huà)還沒(méi)有說(shuō)完,聲音就被秦斂直接吞沒(méi)了,把她拉入了旁邊暗黑的角落,一手墊著(zhù)她的后腦,一手摟著(zhù)她的腰,把人直接壓在墻上。

這個(gè)吻,又兇又狠,讓江煙差一點(diǎn)喘不過(guò)氣來(lái)。

江煙明顯的感覺(jué)到了他的吻帶著(zhù)怒氣,肯定就是剛剛受了什么氣。

“秦斂,這地方有人。”

“要不要跟我走。”

……

第二天一早,江煙容光煥發(fā)的去江氏。

“江總,早。”

“江總,早上好。”

“江總,江董一早就在你的辦公室發(fā)火,你小心點(diǎn)。”秘書(shū)唐蕊特意過(guò)來(lái)提醒江煙一句。

江煙是江氏副總,也是廣告設計部的總監。

“江董的常規操作。”江煙輕飄飄的說(shuō)了一句。

畢竟一周要上演三五次父女間相愛(ài)相殺的戲碼,江氏的員工都早已經(jīng)養成習慣。

哪天兩父女真和解了,手挽手開(kāi)開(kāi)心心來(lái)公司才是不正常。

每次都是江董被江煙氣到不行,又讓江煙幾句話(huà)給哄好。

江煙踩著(zhù)高跟鞋,幾步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江董,你找我!”

門(mén)一推開(kāi),迎面來(lái)的就是一只茶杯。

江煙輕松避開(kāi),茶子應聲而碎。

再來(lái)一只,她直接伸手抓住。

“江董,您老要是不順氣了,別來(lái)砸我辦公室的茶杯,這只金玉良緣還挺貴的。”江煙把茶杯小心翼翼的放回原處。

一壺六杯,當初百萬(wàn)拍下,現在已經(jīng)只剩這只獨苗了。

“江煙,你怎么回事!昨晚你自己說(shuō)的對和聞風(fēng)的婚事沒(méi)意見(jiàn),轉頭又走了,你讓我在季家人面前老臉往哪擱。”江宏成看到這成不氣的女兒,真的是要氣個(gè)半死。

“江董,小心氣壞身體,這是我昨晚收到的。”江煙走到江宏成面前,把手機推給他看。

季聞風(fēng)不僅愛(ài)玩還愛(ài)拍一些東西記錄成片,女主角各不相同。

宏成的怒火明顯的滅了很多,好一會(huì )才幽幽的開(kāi)口。

“江煙,男人沒(méi)結婚之前玩玩是很正常的,只要……”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