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女頻言情 > 拐個(gè)木匠當老公

拐個(gè)木匠當老公

岸芷汀蘭作者 著(zhù)

女頻言情連載

魏佳麗本有著(zhù)光明的人生,可上一世她為了哥哥,卻不惜將自己嫁給了一個(gè)渣男,到最后,她的人生過(guò)得可謂是慘不忍睹。重生歸來(lái),她自然不會(huì )再讓悲劇重演。為此,她果斷地拒絕了換親,狂懟兄嫂,努力堅持自己的人生自己做主!

主角:魏佳麗,陳立新   更新:2022-07-15 22:51: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魏佳麗,陳立新的女頻言情小說(shuō)《拐個(gè)木匠當老公》,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岸芷汀蘭作者”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魏佳麗本有著(zhù)光明的人生,可上一世她為了哥哥,卻不惜將自己嫁給了一個(gè)渣男,到最后,她的人生過(guò)得可謂是慘不忍睹。重生歸來(lái),她自然不會(huì )再讓悲劇重演。為此,她果斷地拒絕了換親,狂懟兄嫂,努力堅持自己的人生自己做主!

《拐個(gè)木匠當老公》精彩片段

殷紅的鮮血順著(zhù)魏佳麗潔白的額頭往下流淌,她意識模糊的倒在水泥地上。

“啊,不得了,殺人了呀!”

“沒(méi)想到她嫂子這么狠,真敢拿鐵锨拍她。”

“誒,這下喜事變喪事了......”

“快叫救護車(chē),快叫救護車(chē)......”

魏佳麗倒地的同時(shí),耳邊斷斷續續的傳來(lái)亂雜的議論聲。

她做夢(mèng)也沒(méi)想到,離家近二十年,好不容易放下過(guò)往恩怨還鄉來(lái)參加侄子的婚禮,卻被嫂子一鐵锨拍倒在婚禮現場(chǎng)。

鮮血淌在地上,暈染的面積越來(lái)越大,魏佳麗意識也越來(lái)越渙散。

“讓一下,讓一下……”

好像有人撥開(kāi)人群,在她身邊蹲了下來(lái)。

緊接著(zhù)有股溫熱氣息噴到她的臉上,“魏佳麗,佳麗……”

是男人的聲音。

語(yǔ)氣帶著(zhù)十萬(wàn)分的關(guān)心焦著(zhù)。

這聲音有些似曾相識,但又好像聞所未聞。

魏佳麗想睜眼看一下,在這個(gè)小山村里,到底還有誰(shuí)如此在意她的生死。

可眼睛怎么都睜不開(kāi)。

世界徹底安靜下來(lái),魏佳麗知道,她要死了!

......

“要不算了,麗麗不愿意,我也不忍心逼她!”是一個(gè)略顯蒼老的男人的聲音。

“不行,她必須嫁,如果她不嫁過(guò)去,我跟英子就完了。”這個(gè)聲音聽(tīng)起來(lái)要年輕許多。

魏佳麗睡得迷迷糊糊的,被耳邊不時(shí)傳來(lái)的交談聲吵醒。

她努力睜開(kāi)眼瞼,目光所及,是層層黑瓦疊成的房頂。

她此刻正躺在一張老舊的木質(zhì)小床上。

這是哪里?

她扭頭看看周?chē)?,想去尋找答案?/p>

床里邊挨著(zhù)的墻上,有一道道灰色,好像是斷了的蜘蛛網(wǎng)掛在上面。

床頭對著(zhù)門(mén)的這邊,不是什么床頭柜,而是一個(gè)大紅色木質(zhì)條桌。

桌面和桌腿上的漆已有部分脫落,看上去就是個(gè)很有年頭的物件。

桌上還立著(zhù)一個(gè)橢圓形的塑料邊框鏡子。

眼前的這些東西,雖然很久沒(méi)見(jiàn)過(guò),但對魏佳麗來(lái)說(shuō),都有熟悉感。

因為她曾經(jīng)都用過(guò)。

一個(gè)念頭從腦海里閃過(guò)。

她也顧不上頭疼了,趕緊下床打開(kāi)房門(mén)。

“爹?”

“哥?”

院子里站著(zhù)的一老一少兩男人同時(shí)看向她。

魏世友看見(jiàn)女兒出來(lái)了,看了兒子一眼,像是在警告什么,然后才笑道:“丫頭,起來(lái)了,鍋里給你留著(zhù)飯呢!”

魏佳明顯然對這個(gè)妹妹意見(jiàn)老大,哼一聲后氣呼呼的轉身走出了院子。

魏佳麗看著(zhù)眼前的中老年男人,真的是去世已久的父親。

又聯(lián)想到剛才房間里的場(chǎng)景,再看看這個(gè)記憶中的小院子,她終于確定一個(gè)事實(shí)。

她重生了。

****

魏佳麗洗臉刷牙后,魏世友已經(jīng)端著(zhù)飯從廚屋出來(lái),“吃飯!”

魏佳麗連忙接過(guò)父親手里的二碗,“爹,你不用給我盛飯,我自己來(lái)。”

說(shuō)話(huà)時(shí),她想哭,因為又能重新見(jiàn)到父親,她太激動(dòng)了。

魏佳麗端著(zhù)碗飯坐在院子里的小木頭板凳上吃起來(lái),父親一直坐在旁邊看她,好像是有話(huà)要說(shuō)的樣子。

她也發(fā)現了。

于是問(wèn):“爹,你是不是有什么話(huà)要說(shuō)?”

魏世友看看女兒,“丫頭,你哥上星期說(shuō)的事兒不作數,這個(gè)家還是我說(shuō)的算。

只要你說(shuō)不愿意嫁,我立馬回絕了老劉家。”

嫁人?

魏佳麗想起來(lái)了。

上一世,她哥魏佳明為了娶劉淑英,讓她嫁給劉淑英的弟弟劉淑軍。

因為這是劉家提的條件。

劉淑英本來(lái)跟魏佳明是自由好上的,可等到魏家找媒人去提親時(shí),劉家那邊卻提出要讓魏佳麗嫁過(guò)去他們才會(huì )把姑娘嫁過(guò)來(lái)。

真是天大的笑話(huà)。

這可是1990年了,還想搞換親這一套嗎?

魏佳麗縣里師專(zhuān)剛畢業(yè),也才十八歲,分配到村里的小學(xué)當語(yǔ)文老師。

這可是鐵飯碗,商品糧。

還有,她的樣貌,在十里八村也是數得著(zhù)的。

這么好的條件,卻要嫁給劉淑軍那種好吃懶做不務(wù)正業(yè)的混子,這老劉家還真敢想哦!

可在上一世,魏佳麗還真就答應了。

因為她是個(gè)懂事孝順的好閨女。

但她的孝順和懂事并沒(méi)有得到回報。

劉家并沒(méi)有珍惜她這個(gè)高攀來(lái)的媳婦兒,劉淑軍經(jīng)常喝酒后打她,而公婆也不管教兒子,只是冷眼旁觀(guān)。

魏世友眼見(jiàn)女兒過(guò)的不好,心里疼的要死卻又無(wú)能為力,時(shí)間一長(cháng)便成了心病,最后帶著(zhù)悔恨離世。

因為心里放不下女兒,死的時(shí)候都沒(méi)閉上眼睛。

魏佳麗覺(jué)得,父親是被活活慪死的。

現在重活一回,嫁劉淑軍?想都別想。

魏佳麗直接說(shuō):“爹,我不同意嫁給劉淑軍,哥那邊我自己去跟他說(shuō)。”

魏世友知道兒子是什么性子,如果女兒真的當著(zhù)他的面頂撞說(shuō)不嫁,估計他敢對她動(dòng)手。

他說(shuō):“我去說(shuō),你就別管了,好好教學(xué),爭取調到縣里去,我這么能干的閨女,找不來(lái)第二個(gè)。”

魏佳麗笑嘻嘻的:“那當然,也不看看是誰(shuí)生的。”

這時(shí),院子里的大門(mén)被人一腳踹開(kāi)。

是魏佳明回來(lái)了。

“魏佳麗,你給我聽(tīng)好了,這門(mén)親事由不得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爹慣你,我可不慣!”

很顯然,剛才魏佳麗和魏世友的對話(huà),他都聽(tīng)見(jiàn)了。

上一世,前二十多年,魏佳麗是個(gè)典型的溫順姑娘,一切都聽(tīng)父親和哥哥的。

魏世友擔心女兒受欺侮,便給她撐腰,厲聲說(shuō):“佳明,這件事不許再提,你妹妹這么好的條件,我也不同意她嫁到老劉家。”

巍佳明氣的一腳踢翻跟前兒的小板凳,對著(zhù)父親大吼:

“你是不是老糊涂了,我才是老魏家的未來(lái),整天的疼個(gè)姑娘有屁用!她能為你家傳宗接代咋的?”

魏世友氣的直哆嗦,他怎么能這么說(shuō)自己妹妹,佳麗可還是個(gè)黃花大閨女,他居然在她面前說(shuō)什么傳宗接代。

真是沒(méi)一點(diǎn)兒當哥的樣兒。

他指著(zhù)兒子罵道:“你滾,老子今天話(huà)撂這兒了,就算你這輩子打光棍兒我也不會(huì )讓你妹妹嫁到劉家。”


魏佳明今天是鐵了心要把這事說(shuō)成的。

魏世友雖然是一家之長(cháng),但魏佳明今年已經(jīng)二十了,父親的權威對他已經(jīng)沒(méi)有多少震懾作用。

被親爹罵了后,他不僅沒(méi)有絲毫懼色,反倒還伸手推了父親一把,“老了還管閑事,看我今天不教訓這死丫頭!”

說(shuō)罷,就要去打魏佳麗。

哼,見(jiàn)識過(guò)21世紀女性生活的人,還會(huì )吃你這老一套嗎。

不等他走到自己身邊,魏佳麗已經(jīng)順手搬起屁股下的板凳,使勁朝魏佳明砸過(guò)去。

“魏佳明,你動(dòng)我一下試試!”

那架勢,是要拼命的節奏。

妹妹一向溫吞,巍佳明對她這么強烈的反擊毫無(wú)防備,情急之下只好用胳膊去擋。

結果重重的挨了一下。

痛的他齜牙咧嘴,發(fā)出“嘶”的聲音。

可能是被妹妹突發(fā)的拼命勁兒震驚到,巍佳明一時(shí)竟忘了還手,一向能動(dòng)手絕不逼逼的悶人這下竟然講起了道理。

“魏佳麗,你敢打你哥,長(cháng)兄如父曉不曉得!”

居然敢對爹動(dòng)手,現在又說(shuō)什么長(cháng)兄如父,魏佳麗對著(zhù)巍佳明再次舉起板凳:

“我呸,趕緊跟爹認錯,不然,我砸死你個(gè)不孝子。”

說(shuō)著(zhù)便真要將手里的板凳再次砸下去。

巍佳明見(jiàn)她來(lái)真的,嚇得連話(huà)都說(shuō)不利索了,轉身往院門(mén)外面跑,“死丫頭,你給我等著(zhù)!”

其實(shí),巍佳明就是慫包一個(gè),只敢在自己家人面前耍橫,在外面是個(gè)連屁都不會(huì )放的。

再加上,母親去世的早,娶媳婦兒生孩子后,沒(méi)人幫忙帶孩子。

所以,一般姑娘都不愿意嫁過(guò)來(lái)。

這下,好不容易找個(gè)劉淑英,不管好賴(lài),都不舍得撒手。

巍佳明跑了,魏佳麗這才扔了手里的板凳,趕緊去扶父親,“爹,沒(méi)事吧,傷到?jīng)]?”

魏佳麗的變化真的是太大了,一夜之間跟變了個(gè)人似的,連魏世友都有些不敢相信。

他問(wèn):“丫頭,你剛才,真的不怕你哥揍你哇!”

怕啊,怎么不怕。

可魏佳麗知道自己哥哥有幾斤幾兩,如果她不反抗,以后這個(gè)家還真就讓他胡來(lái)了。

她說(shuō):“爹,現在都什么年代了,如果,他敢亂來(lái),我去政府告他。”

魏世友雖然擔心女兒被打,但他也不想僅有的兩個(gè)后人將關(guān)系鬧僵。

他勸女兒說(shuō):“丫頭啊,你媽臨死時(shí)交代我,一定要將你兄妹兩個(gè)拉扯大,這點(diǎn)我做到了。

可如果你兩一直這樣不和,動(dòng)輒打架,只怕你媽在地底下也閉不了眼呀!”

魏佳麗懂父親的心思。

兒子再怎么不好,那畢竟是老魏家唯一能傳宗接代的人,如果真娶不上媳婦,那在村子里得被人嘲笑死。

她說(shuō):“爹,你放心,只要他不過(guò)分,我會(huì )讓著(zhù)他。而且,我會(huì )幫忙給他掙錢(qián)娶媳婦兒。”

魏世友要的就是這句話(huà)。

他不是偏向哪個(gè),只是從目前的情況看,閨女的前途肯定要比兒子強得多。

他只是想提醒閨女,能力允許的情況下,記得幫襯著(zhù)點(diǎn)兒娘家哥。

***

巍佳明從家里跑出去后,一口氣跑到隔壁灣劉淑英家門(mén)口,“英子,英子,在屋沒(méi),出來(lái)一下。”

劉淑英今天沒(méi)下地干活,專(zhuān)在家等巍佳明的信兒。

她從院子里出來(lái),將沾水的手往圍腰子上蹭了蹭,“怎么樣,你妹怎么說(shuō)的,答應了沒(méi)?”

巍佳明一臉暗沉,義憤填膺的說(shuō):“莫提了,那死丫頭也不知哪來(lái)的膽子,居然跟我動(dòng)手,我胳膊現在還疼著(zhù)咧!”

劉淑英一聽(tīng)這話(huà),就知道事情沒(méi)辦成,立馬拉下臉開(kāi)始數落,“我說(shuō)巍佳明,你是不是個(gè)男人,連自家妹子都管不了。

有這么厲害的小姑子,哪個(gè)姑娘敢往你家里去啊。難得我這么傻不嫌棄你家,難道要因為我爹的條件,咱兩散了?”

巍佳明一聽(tīng)說(shuō)要散了,趕緊哄道:

“英子,我們怎么可能散了,讓我再想想辦法,我一定達到你爹提的條件好不好,你看我都受傷了你也不心疼一下。”

巍佳明說(shuō)著(zhù)話(huà)就往劉淑英面前湊,并用膀子頂了她一下。

劉淑英一臉不高興,“離我遠點(diǎn)兒,我們的事又沒(méi)定下來(lái),以后別總往我家跑,這讓我以后還怎么嫁人。”

說(shuō)完,劉淑英轉身就回了自家院子,并把門(mén)插上了。

任憑巍佳明怎么喊,就是不開(kāi)。

最后,她對著(zhù)院墻外喊了句:“除非你家答應我家的條件,否則以后別再來(lái)找我!”

劉淑英故意將話(huà)說(shuō)的死死的,就是逼著(zhù)巍佳明回去大鬧,早點(diǎn)將這事兒定下來(lái)。

像魏佳麗條件那么好的姑娘,如果不早點(diǎn)下手,很快就會(huì )被其他人搶了先。

自己弟弟什么德行,她很清楚,如果不幫他找個(gè)能干的媳婦兒,只怕以后要飯都找不到門(mén)兒。

果然,巍佳明受了劉淑英的鼓動(dòng)后,又一股氣兒跑回家。

魏世友不在家,估計是下地干活了。

魏佳麗看見(jiàn)哥哥怒氣沖沖的又回來(lái)了,她并不害怕,她問(wèn):“有時(shí)間嗎?咱兩談?wù)劇?rdquo;

巍佳明陰沉著(zhù)臉:“有啥好談的,今天就一句話(huà),你到底同不同意嫁給小軍。”

魏佳麗:“說(shuō)多少遍了,其他事可以商量,這件事兒沒(méi)門(mén)兒。”

“好你個(gè)死丫頭,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巍佳明說(shuō)著(zhù)就要上前抓人。


魏佳麗早防著(zhù)他了,從他滿(mǎn)臉怒氣的進(jìn)院子門(mén)開(kāi)始,她便慢慢往門(mén)口邊上挪。

這會(huì )兒,眼看著(zhù)要來(lái)抓她,便撒腿就跑。

邊跑邊喊:“魏佳明,念在我們同爹同媽的份兒上,我可以?huà)赍X(qián)幫你蓋房子娶媳婦兒,

可以一個(gè)人養咱爹,以后還可以幫你帶孩子,但就是不能同意你說(shuō)的事情。”

巍佳明典型的農村男人,打小學(xué)習不好,二年級便輟學(xué)在家,基本上算是籮筐大字不識幾個(gè)。

傳統大男子主義思想卻特別嚴重,村子里男人大部分都信奉拳頭可以叫人聽(tīng)話(huà)。

特別是女人。

他就不信了,自己妹妹還真的不怕打。

所以,魏佳麗的話(huà),他一個(gè)字兒都沒(méi)聽(tīng)進(jìn)去,他只想靠自己的拳頭去讓她妥協(xié),同意嫁給劉淑軍,好成就自己的美滿(mǎn)姻緣。

魏佳麗雖然長(cháng)得清秀苗條,但很有運動(dòng)天賦,跑起來(lái)跟腳下生風(fēng)似的,飛快!

魏佳明只想著(zhù)怎么追上妹妹,然后用拳頭讓她屈服,根本沒(méi)聽(tīng)見(jiàn)她在說(shuō)啥。

魏佳麗是個(gè)機靈的,她嘴里喊的那些話(huà),雖然是真心的,但也還有其他目的。

一是想引來(lái)村子里其他人的注意,二來(lái)也為了轉移一下哥哥的注意力。

可天不作美,這青天白日的,村子里的人都下地干活了,根本沒(méi)有可以出來(lái)拉架的人。

魏佳麗心道壞菜,腳下更快了。

突然,她看見(jiàn)不遠處的紅磚瓦房,她記得,那是村支書(shū)家的院子。

在整個(gè)小崗村里,就只有支書(shū)家是這么高檔的房子,其他大多是泥瓦房,稍微好點(diǎn)兒的有黑磚瓦房,最窮的還有茅草搭建的棚房。

魏佳麗鉚足勁兒沖過(guò)去,太好了,支書(shū)家的院門(mén)是開(kāi)著(zhù)的,說(shuō)明家里有人。

魏佳麗直接沖進(jìn)院子,嘴里喊到:“大爹救命啊,我哥要打死我!”

村支書(shū)也姓魏,叫魏世發(fā),是本家,雖然出了五服,但都是一個(gè)族譜,按輩分,魏佳麗叫他大爹。

村支書(shū)在整個(gè)村里很有威望,在他們大洼灣里更是權威人物,而且又是長(cháng)輩,魏佳麗覺(jué)得他肯定能管住魏佳明。

眼看魏佳明已經(jīng)沖過(guò)來(lái),可她喊了半天并沒(méi)有見(jiàn)到救命的支書(shū)大爹,而且,連他家其他人也沒(méi)看到。

魏佳明氣喘吁吁的擋住魏佳麗能逃跑的路,“死丫頭,我叫你還跑,看我不打斷你腿!”

說(shuō)著(zhù),還真左右瞅著(zhù)找能打斷她腿的家伙什了。

魏佳麗腦子轉的快,好漢不吃眼前虧,她立馬服軟說(shuō):

“哥,你打斷我腿我還怎么去學(xué)校教書(shū),我不教書(shū),誰(shuí)幫你掙錢(qián)??!

還有,我臥床不起了,爹還得照顧我,那他也干不成活了,家里田地都靠你一個(gè)人,不得累死!”

魏佳明好像被她說(shuō)動(dòng)了些,動(dòng)作稍微遲疑了點(diǎn)兒,可猶豫也就那么一小會(huì )兒,現在在他心中,什么都沒(méi)有娶老婆重要。

“廢話(huà)少說(shuō),就問(wèn)一句嫁不嫁!”

大概是料定這丫頭不見(jiàn)棺材不落淚,魏佳明說(shuō)話(huà)的同時(shí),已經(jīng)拿起院墻邊豎著(zhù)的扁擔。

魏佳麗還真就不信了,都改革開(kāi)放這么多年了,還真能被親哥打死不成。

她倔強的抬起下巴,“不嫁就是不嫁,打死我你還得坐牢去,照樣討不到老婆!”

魏佳明可真是個(gè)傻憨貨,掄起扁擔就朝親妹子背上砍。

魏佳麗嚇得“啊……”的一聲尖叫起來(lái),同時(shí)條件反射抬起胳膊護頭。

可,身上并沒(méi)有扁擔落下的疼痛感。

魏佳麗慢慢睜開(kāi)眼睛,只見(jiàn)哥哥手中的扁擔,在半空中被另一只手牢牢抓住。

這只手,麥色,寬大,因為用力,也因為瘦,握起的手背上青筋特別明顯。

魏佳明使勁拽了下扁擔,拽不動(dòng),于是惡狠狠的問(wèn):“你是哪個(gè)?”

兄妹兩在你追我趕中沖進(jìn)支書(shū)家的院子,誰(shuí)都沒(méi)注意到,邊上啥時(shí)候多了個(gè)陌生的年輕男人。

年輕男人慢慢按下魏佳明揚起的扁擔,“我是哪個(gè),不重要,但打女的,不對!”

魏佳明:“我打我妹子,管的了么你!”

男人淡聲說(shuō):“現在是法治社會(huì ),對誰(shuí)都不能使用暴力!”

魏佳麗站一旁,眼前這男人有點(diǎn)兒眼熟耶,但她確實(shí)又不認識。聽(tīng)他說(shuō)話(huà),好像是個(gè)文化人呢!

從目前情況來(lái)看,這陌生男人是她唯一救命稻草了!

她慢慢蹭到他身后,對魏佳明說(shuō):“哥,聽(tīng)見(jiàn)沒(méi),你不僅打我犯法,強娶強嫁也犯法!”

她不說(shuō)話(huà)魏佳明還暫時(shí)忘了她,一說(shuō)話(huà),魏佳明的注意力又被吸引到她身上。

“死丫頭給我過(guò)來(lái)!”說(shuō)著(zhù)就伸手去薅她。

魏佳麗見(jiàn)哥哥要抓她,很自然的一下子揪住陌生男人的后面衣擺,“救命啊救命啊”的喊起來(lái)!

現在是夏天,穿的都是單衣薄衫的,隨著(zhù)魏佳麗的動(dòng)作,不斷有風(fēng)灌入年輕男人的身體。

他稍稍低著(zhù)擰頭,通過(guò)腋下縫隙看到抓住自己衣擺的那只手。

白凈光滑。

不是常干農活的。

魏佳明一把薅空,又來(lái)一把,“死丫頭,往哪兒躲,跟個(gè)陌生男人拉拉扯扯像啥樣子,書(shū)都讀狗肚子里去了,這么不害臊!”

兄妹兩像玩老鷹抓小雞似的,圍著(zhù)個(gè)男人來(lái)來(lái)回回拉扯。

“欸,我說(shuō),”

救人救到底,陌生男人終于再次開(kāi)口,“要打架回去關(guān)起門(mén)來(lái)打,別在這里耽誤我干活!”

魏佳明梗著(zhù)脖子,“我想出來(lái)讓人看笑話(huà)嗎,還不是這死丫頭往外跑!”

“那你先回去,你妹子跑不了,總得回家!”

魏佳明覺(jué)得他說(shuō)的對啊,這丫頭除了回家也沒(méi)地方去了。

于是,他真就自己離開(kāi)了,走到門(mén)口還惡狠狠的回頭看魏佳麗,“看你個(gè)死丫頭能躲到啥時(shí)候,回去收拾你!”

魏佳明走后,魏佳麗一下子竄到年輕男人面前,

“誒,我說(shuō)這位大哥,你到底怎么回事,我還準備好好感謝你內,你怎么又給我賣(mài)了呢!”

年輕男人沒(méi)理她,走到旁邊一堆木頭邊,“我沒(méi)想救你,也沒(méi)要賣(mài)你!”

說(shuō)話(huà)的同時(shí),他已拿起一截木頭,架在長(cháng)板凳上據起來(lái)。

魏佳麗跟過(guò)去,站邊上看他干活,還不忘理論道:

“沒(méi)想救我為啥攔下我哥的扁擔,幫我哥出主意等我回家收拾我,不是賣(mài)又是啥?”

男人終于停下手上的活兒,“魏佳麗,你還是想想怎么對付你家那位粗暴的兄長(cháng)吧,別耽誤我干活了!”

咦?

他怎么知道她名字咧?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