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女頻言情 > 大莽巡夜司

大莽巡夜司

北方的你作者 著(zhù)

女頻言情連載

一覺(jué)醒來(lái),現代青年財團掌門(mén)人韓洛穿越到了一個(gè)名叫“大莽”的王朝里,成了一個(gè)剛剛被卷入了一起兇殺案的小小衙役。身體原主因為無(wú)法為自己洗脫罪名,最終被判了死刑,即將問(wèn)斬。眼看著(zhù)自己的時(shí)日不多了,他不得不為自己的將來(lái)出謀劃策,畢竟,他剛剛醒來(lái),可不能再次去見(jiàn)閻王……

主角:韓洛   更新:2022-07-15 23:44: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韓洛的女頻言情小說(shuō)《大莽巡夜司》,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北方的你作者”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一覺(jué)醒來(lái),現代青年財團掌門(mén)人韓洛穿越到了一個(gè)名叫“大莽”的王朝里,成了一個(gè)剛剛被卷入了一起兇殺案的小小衙役。身體原主因為無(wú)法為自己洗脫罪名,最終被判了死刑,即將問(wèn)斬。眼看著(zhù)自己的時(shí)日不多了,他不得不為自己的將來(lái)出謀劃策,畢竟,他剛剛醒來(lái),可不能再次去見(jiàn)閻王……

《大莽巡夜司》精彩片段

大莽歷十七年,八月初七。

咔嚓嚓。

電光如亂蟒,撕碎了天際的云海,化成大地江河。

驟雨疾來(lái),似是渭水中的龍王發(fā)了狂,一場(chǎng)酣暢的秋雨直至午夜才稍稍停歇。

淅淅瀝瀝的雨像是老太太的裹腳布,剪不斷,理還亂。雨水滴落在寧州府樂(lè )山縣后衙監牢的青瓦上,濺起的朦朦水霧滲入石縫逐漸匯聚,讓這座本就潮濕的監牢中充滿(mǎn)了腐臭的氣味。

韓洛拄著(zhù)下巴抬眼望,青石壘成的墻壁上,巴掌大小的小方窗是他清醒以來(lái)唯一能夠看到的景色。

身前是一根根豎立的黝黑欄桿。

小臂粗細的木棍連成一排將他和外邊的甬道徹底隔絕。

韓洛半躺在冰涼的草席上,嘴唇抿的發(fā)白,眼底閃過(guò)驚濤駭浪。

大莽朝,寧州府,樂(lè )山縣……

韓洛頭痛欲裂,感到有些恍惚。

無(wú)數紛亂的記憶涌入腦海根本不容反抗,猶如一記重錘砸的他頭暈目眩。

腦海中的記憶分成兩派,一派告訴他,他是大莽朝寧洲府樂(lè )山縣官衙下屬一名遞補了父親閑職的衙役。

而另一派的記憶則提醒他。

他叫韓洛,是華夏軍醫大學(xué)第一個(gè)以全科全優(yōu)成績(jì)畢業(yè),工作后屢立功勛,被部隊破格提拔,卻不得不選擇回家繼承億萬(wàn)家產(chǎn)的青年財團掌門(mén)人。

紛亂記憶如同兩個(gè)兇悍的頑童廝打的不可開(kāi)交。

足足一刻,韓洛才吐出一口濁氣,終于理順了其中的關(guān)系。

韓洛,字清明。

大莽厲元年生人,現年十七歲,其母因病早亡,只留下韓洛兄弟兩人與在軍中執役的父親相依為命。

為求活其父韓東鋒為不得不操持賤役,甘愿成了樂(lè )山縣官衙賬下的衙役來(lái)養活韓洛兄弟二人。

只可惜,一年前樂(lè )山遭妖魔霍亂,其父韓東鋒悍不畏死與其爭戰,卻因公殉職,樂(lè )山縣為表彰其功績(jì)留下缺額。這本該韓家長(cháng)子遞補閑缺,可惜韓家老大文不成武不就,被勒令開(kāi)革。

偏又當時(shí)書(shū)院就讀的韓洛被書(shū)院老師口誅筆伐,斥責其無(wú)文心文膽,韓洛這才心灰意冷遞補了父親的差事。

本以為日子過(guò)得順風(fēng)順水,衙役雖登不上臺面卻也能夠養活一家老小,卻未曾想到月前剛剛走馬上任的韓洛被同僚排擠。

初出茅廬的韓清明心比天高,一心想要做出成績(jì),卻不想慘遭歹人算計,卷入了一起兇殺案中,被抓了現形。

縣太爺震怒,韓清明當場(chǎng)下了死牢。

“還是太年輕啊……”

韓洛苦笑一聲,盡管他很不愿意相信,但眼前的所見(jiàn)和記憶中逐漸清晰的輪廓告訴他這一切并非是一場(chǎng)匪夷所思的夢(mèng)境。

牢房外的雨似乎是停了。

巴掌大的小方窗透進(jìn)微弱的亮光來(lái),眼前的光景逐漸清晰起來(lái),韓洛勉強挪動(dòng)了一下身體靠在冰冷的墻壁上打量著(zhù)這個(gè)狹小的牢房。

欄桿,草席,囚服。

不得不承認,這座地牢很符合現代人眼中早已深入人心的認知。

這間牢房不大,除了他之外還關(guān)著(zhù)兩個(gè)死囚。

對面墻角下,一個(gè)把死牢當成了休閑娛樂(lè )的度假村呼嚕震天響的壯漢,以及龜縮在墻角的糞桶旁,模樣可以用尖嘴猴腮來(lái)形容的家伙。

韓洛目光在兩人身上掃過(guò),只能頹然的放棄繼續打量的想法。

混亂的記憶,讓他無(wú)法判斷這是怎樣的一個(gè)朝代。

或者說(shuō)他也無(wú)從判定。

韓洛學(xué)醫出身,后不得不投入商海,屢戰屢勝。

但哪怕腦子里的歷史知識貧乏的過(guò)分,他也清楚得很,華夏五千年的璀璨文明中根本沒(méi)有一個(gè)叫大莽的皇朝更迭。

更沒(méi)有一個(gè)妖魔共存,鬼怪稱(chēng)王的朝代。

這個(gè)世界存在妖魔。

踏踏踏。

一陣腳步聲響起,韓洛調整姿勢重新躺好。

便見(jiàn)到幾個(gè)踩著(zhù)官靴的獄卒點(diǎn)著(zhù)火把走了進(jìn)來(lái),看他們提著(zhù)個(gè)木桶里似乎是來(lái)放吃食。

韓洛一個(gè)激靈就要爬起來(lái),盡管腦子里還有些亂,但從這個(gè)鬼地方出去無(wú)疑是最佳的辦法,他準備喊冤。

只可惜韓洛的聲音還沒(méi)放出來(lái)。

“官差大人,小人冤枉,冤枉啊,小人可是地道的良民,請上差大人能網(wǎng)開(kāi)一面求求縣老爺,求求縣老爺。”

“小人也冤枉啊,上差大人,小人家有良田,請上差務(wù)必幫忙。”

各種各樣的喊冤聲瞬間響了起來(lái),個(gè)個(gè)都是屈打成招的竇娥冤。

方才還安靜的只能聽(tīng)見(jiàn)蟲(chóng)鼠聲的監牢頓時(shí)雜亂起來(lái),卻見(jiàn)領(lǐng)頭的獄卒眉頭一簇,鏘的一聲,腰間的長(cháng)刀就拔了出來(lái)。

“一群狗殺才,喊冤喊到老子頭上了,信不信今晚都沒(méi)飯吃。下了死牢的死囚,哪有天大的冤屈,滾滾滾,都躲遠點(diǎn),誰(shuí)要是給老子添亂,別怪老子一刀結果了他,提前送你們上路。”

獄卒哼了一聲,一刀就劈在了欄桿上。

聲音弱了下去。

獄卒滿(mǎn)意的點(diǎn)點(diǎn)頭,似乎很得意剛才的舉動(dòng),他隨手從木桶中取出飯碗丟在欄桿前,任由這群哭天搶地的囚犯哄搶。

吃食并不好,只是尋常的糙米,清的站不住筷子。

反倒是獄卒丟在自己牢房前頭的飯食要好上一些,雖然也是清湯寡水,但起碼可以看到粥底,尤其是飯碗邊上還蓋著(zhù)一塊雞肉。

有肉……

盡管黑乎乎的不知道是哪個(gè)部位,但也足夠讓人欣喜。

韓洛張了張嘴想說(shuō)點(diǎn)什么,只可惜獄卒并沒(méi)有給他開(kāi)口的機會(huì )扭身就走。搖了搖頭,韓洛挪到欄桿邊,哪怕他半點(diǎn)也看不上這樣粗鄙的吃食,可誠實(shí)的身體卻在發(fā)出警告,叫聲快趕上打雷了。

填飽肚子要緊。

韓洛端起飯碗,身后一個(gè)粗聲粗氣的聲音就響了起來(lái)。“狗差,莫不是要造反不成?昨日某剛教過(guò)你的規矩,莫不是今日就好了傷疤忘了疼?某沒(méi)兩天可活,你要想尋死,某就成全你。”

開(kāi)口的是方才呼嚕震天響的壯漢,他站在韓洛不遠的地方正瞪著(zhù)一雙牛眼望過(guò)來(lái),眼睛綠油油的。

韓洛皺了皺眉,他有點(diǎn)明白自己渾身酸痛是怎么回事了。

他抿了抿嘴,剛想開(kāi)口,卻見(jiàn)站在身后的瘦猴兒一個(gè)健步就躥了出來(lái),他將自己的飯碗遞給壯漢,連聲道。“魯大哥勿怪,勿怪,這小子可不是記吃不記打,這雞肉當然是孝敬您老人家,咱這牢里誰(shuí)人不知道魯大哥的威名?”

“說(shuō)你的,趕緊的,讓你端碗你自己先吃上了,難道還要討上一頓打?”瘦猴挪動(dòng)了幾步,悄悄捅了捅韓洛的胳膊,壓低了聲音。

“韓哥兒和這莽漢一般見(jiàn)識作甚?誰(shuí)人不知道魯大勇這莽漢就只有兩三天好活?為了這丁點(diǎn)小事兒得罪他不值當。這是個(gè)地道的殺才,但他手底下畢竟有兩三條人命,咱們可招惹不起。”

瘦猴兒快速說(shuō)完,連忙拎著(zhù)飯碗上蓋著(zhù)的雞肉遞給了魯大勇,后者便梗著(zhù)脖子哼了一聲。

“狗差,昨日算你好命,某遲早要結果了你。”

魯大勇大口大口的咀嚼著(zhù),整個(gè)牢房里都是他吞咽的聲音。

韓洛沒(méi)多說(shuō),只是低著(zhù)頭抿著(zhù)稀粥。

這點(diǎn)子吃食根本不頂飽,清湯寡水的更提不起半點(diǎn)胃口,但有了東西墊肚子總好過(guò)一些。

他朝著(zhù)先前開(kāi)口的瘦猴招了招手。

后者偷摸的瞧了一眼魯大勇這才挪步過(guò)來(lái),賊眉鼠眼的像是個(gè)賊偷兒。


“韓哥兒有啥吩咐?”

韓洛沒(méi)開(kāi)口只是指了指地上剩了半碗的稀粥,瘦猴怔了一下很快反應過(guò)來(lái),他飛快的朝著(zhù)魯大勇瞧了一眼,見(jiàn)到剛剛吃飽喝足的魯大勇再次呼嚕震天響。他才抱起韓洛的飯碗三下五除二就給舔了個(gè)干凈。

“韓哥兒仗義!”

瘦猴兒咧嘴露出發(fā)黃的大板牙,伸手比了個(gè)大拇指,那鬼鬼祟祟的模樣看的韓洛有點(diǎn)好笑,這就仗義了?

“嘿,韓哥兒,笑話(huà)咱干啥。說(shuō)句不好聽(tīng)的,都進(jìn)了這地兒能讓口吃的出來(lái)不是仗義是啥?何況你昨天差點(diǎn)被魯大勇那殺才給打死,如果不是今天你有了動(dòng)靜,我都想叫官差了。”

“要我說(shuō),別搭理那殺才,他也就兩三天好活,再有兩日就是他秋后問(wèn)斬的日子,讓他囂張個(gè)幾日又能怎樣?我聽(tīng)說(shuō)韓哥兒以前是當差的,咋落到了這地步?”這瘦猴大抵是個(gè)自來(lái)熟的。

韓洛剛開(kāi)了個(gè)話(huà)頭兒,他就跟嘴上沒(méi)了把門(mén)的一般噼里啪啦的說(shuō)個(gè)不停。

不過(guò)……

為什么落到這個(gè)地步?

韓洛搖了搖頭,他也不清楚自己不過(guò)是書(shū)呆子,為何會(huì )含冤進(jìn)了死牢,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他唯一記得的是自己好似去了案發(fā)現場(chǎng),可醒來(lái)的時(shí)候就見(jiàn)到已經(jīng)死去的死者和捕快們手中揮舞的鐵鏈。

至于還有些什么,韓洛有些記不清了。

“大抵是被算計了吧。”

韓洛回憶著(zhù),搖頭道,卻沒(méi)多說(shuō),他更想從這個(gè)瘦猴兒口中得到更多的情報。誰(shuí)知他話(huà)音兒落下,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韓哥兒若不是得罪了人,誰(shuí)人能辦出這種事兒來(lái)?魯大勇那殺才可是手里頭有三條人命,在死牢關(guān)了快一年了,如今不聲不響的挪到樂(lè )山縣的監牢來(lái),鬼才看不出有貓膩。”

“何況,誰(shuí)不知道這魯大勇是幾年前被韓哥你爹給抓進(jìn)來(lái)的?”

“真的?”

韓洛一怔,很詫異竟然還有這層關(guān)系。

怪不得魯大勇處處和他為難,昨日下了狠手要打死他。

當然,魯大勇也得手了,原來(lái)這小子被揍得一命嗚呼去投了胎,才讓他鳩占鵲巢,蹲在死牢里麻爪。

“嘿,韓哥兒,我可不能騙你,誰(shuí)人不知道我樂(lè )山太保陸百通是出了名的百事通。這樂(lè )山縣大大小小的事兒就瞞不了我的眼睛。”

“不過(guò)有一說(shuō)一,韓哥兒,你要想活命就得趕緊想想法子,走走門(mén)路。哪怕改判個(gè)流放充軍也是好事,總比丟了腦袋強?這事兒可拖不了,等到秋籌一過(guò),監查的上差下了朱批,那可就定的死死的,在想活可就沒(méi)門(mén)了。”

陸百通快速說(shuō)道給韓洛出起了主意。

流放是僅次于死刑的刑罰。

在大莽,一般流放的地點(diǎn)只有一個(gè),那就是前線(xiàn),一個(gè)正面和妖魔爭鋒的地方。

相當于是敢死隊。

聞聲,韓洛看了尖嘴猴腮的陸百通一眼。

這小子嘴里頭說(shuō)的好聽(tīng),但所謂的樂(lè )山太保無(wú)非就是樂(lè )山縣偷奸?;拈e漢,恐怕多半還是個(gè)賊偷兒。

至于陸百通口中的秋籌韓洛倒是很清楚。

這是大莽的監查制度。

但凡官員一年兩查,分春籌和秋籌,縣令一年的功績(jì)全憑這監查上差的一張嘴。

陸百通說(shuō)的沒(méi)錯,但凡死囚都得監察的上差親自朱批才能作數,這也是為何大多死囚都是秋后問(wèn)斬的原因。

不過(guò)韓洛并沒(méi)有考慮陸百通的提議,他是遞補的韓東鋒的缺額才成了衙役,但原來(lái)這小子當衙役的時(shí)間太短,更不懂什么人情世故,完全就是個(gè)讀死書(shū)的呆子,爛泥扶不上墻。

否則也不能身為衙役被打進(jìn)了死牢,那些朝夕相處的同僚們卻連一句幫他說(shuō)話(huà)的都沒(méi)有。

至于走關(guān)系,走門(mén)路那就更別提了。

韓家到他這一輩兒就剩韓洛自己和一個(gè)爛泥扶不上墻的大哥,一家人全靠韓洛月例的一兩二錢(qián)銀子過(guò)活,日子過(guò)的苦哈哈的,兜里連一個(gè)大子兒也拿不出。

沒(méi)靠山,沒(méi)銀錢(qián),沒(méi)資源。

這么個(gè)三無(wú)產(chǎn)品連丁點(diǎn)的優(yōu)勢都沒(méi)有,就連場(chǎng)外求助也根本幫不上任何忙,幾乎無(wú)解。

但翻案是必須的。

但首要的是得先出去。

韓洛沒(méi)說(shuō)話(huà),他起了身站在黝黑的欄桿前看了打量了好一會(huì ),這才伸出手指在上頭敲了一敲。

分明是木質(zhì),但這欄桿的材質(zhì)特殊,里邊卻傳出了一陣宛若金石的聲音。

韓洛皺了皺眉,嘴角露出一絲玩味,呆在一旁的陸百通臉色一變,頓時(shí)壓低了聲音。“韓哥兒,別白費了力氣,這可是烏木,能承受千斤力。除非你是武人,否則想從這地兒逃出去那簡(jiǎn)直異想天開(kāi),根本沒(méi)影兒的事兒。”

“你請我一句勸,我也是看你心善才多說(shuō)這一句,趕緊想辦法走走關(guān)系,如果到時(shí)候上差下了朱批,那可真的什么都晚了。”

陸百通朝著(zhù)欄桿努了努嘴,示意韓洛別白費功夫。

大莽地大物博,而烏木那是大莽質(zhì)地最堅硬的木材,用這材料當欄桿,除非是有戰力的武人旁人根本破壞不了,在韓洛之前,有很多死囚嘗試過(guò)。但可惜,這死牢中連口飯都不讓吃飽,哪怕是好勇斗狠的惡徒也得乖乖歇菜。

若是烏木能這么簡(jiǎn)單就破壞,那魯大勇也不會(huì )乖乖的等到兩日后的秋后問(wèn)斬了。

“的確很硬,但其實(shí)并不是破壞不了。”

韓洛聲音忽然高了一些。

他聲音響起,本來(lái)各個(gè)牢房?jì)冗€在響竊竊私語(yǔ)的聲音,忽然變得弱了起來(lái),就連那些剛剛受了刑的囚犯也壓抑住了病痛的聲音。

韓洛嘴角彎起,露出一絲意味深長(cháng)的笑容,繼續道。“你知道我以前是衙役,那就清楚在這之前我是讀書(shū)人,雖然被書(shū)院開(kāi)革,但多少有些見(jiàn)識。不是我跟你顯擺,我聽(tīng)一個(gè)朋友說(shuō)過(guò),烏木質(zhì)地雖硬,但卻并不是不能破壞。”

“哪怕烏木能承受千斤力,但韌性不佳一直是烏木的缺點(diǎn),只要掌握方法,甚至難不倒一個(gè)手無(wú)縛雞之力的讀書(shū)人。”

“我聽(tīng)說(shuō)只要用一塊布,打濕后擰成麻花狀,就可以輕易的將這能承受千斤力的烏木擰斷,當然,你不用這么看著(zhù)我,我沒(méi)有逃跑的意思。不過(guò)這法子你得保密,千萬(wàn)不能叫旁人聽(tīng)了去。”

韓洛說(shuō)完看了陸百通一眼,后者一聽(tīng)整個(gè)人都不好了。

要保密你還說(shuō)那么大聲?

陸百通左右看了一眼,沒(méi)敢繼續說(shuō)下去。

因為他發(fā)現隨著(zhù)韓洛的聲音落下整個(gè)監牢都安靜了下來(lái),就連身后的魯大勇的呼嚕聲都停滯了。

這監牢是死牢,關(guān)押的也都是死囚。

這話(huà)說(shuō)出去還得了?

能活誰(shuí)想死?

陸百通憋了好半天才憋出一個(gè)好字,不過(guò)他賊眉鼠眼的打量著(zhù)身前的烏木,似乎在考慮韓洛方才口中的方法。

似乎有點(diǎn)道理。

天色暗了下來(lái)。

獄卒回收了飯碗,再次巡視了一番牢房才再次安靜下來(lái)。

韓洛接過(guò)飯碗,將碗中的雞骨頭藏在手里便靠在墻邊的草席上假寐起來(lái),整個(gè)牢房安靜的嚇死人。

這安靜一直持續到了后半夜。

剛過(guò)子時(shí),牢房里傳出一陣細細索索的聲音。

緊接著(zhù)……

嘎巴,嘎巴。

木頭斷裂的聲音響起,開(kāi)始還很微弱,隨即整座牢房到處都是烏木欄桿被打濕的囚服勒斷的聲音。

陰暗中,韓洛露出一絲笑意。

死囚,還是很可愛(ài)的嘛。

于是,他手中的動(dòng)作更快了。

而他身后,有一道影子正緩緩的朝他撲了過(guò)來(lái)。


“狗差,要你狗命。”

魯大勇光著(zhù)脊背朝著(zhù)韓洛所在的方向撲了過(guò)來(lái),雖然他是死囚,雙手被重達十斤的鎖鏈鎖住,但這并不妨礙魯大勇的動(dòng)作。

魯大勇很壯,人也很高大。

手底下有三條人命的魯大勇本是樂(lè )山縣無(wú)所事事的閑漢,后來(lái)被大莽征兵,卻半路逃了回來(lái),也因此連殺三人,直到樂(lè )山縣地界才落網(wǎng)。

逃兵是死罪,何況連殺三人。

魯大勇東躲西藏一路上橫行無(wú)忌,不想一年前被剛成了衙役的韓東鋒抓住,被監管的上差下了朱批,秋后問(wèn)斬。

如今韓清明死了,魯大勇覺(jué)得自己大仇無(wú)望,萬(wàn)萬(wàn)沒(méi)想到自己竟然和韓東鋒的兒子關(guān)進(jìn)了一個(gè)死牢。

偏偏對方的法子能讓自己逃過(guò)這一劫。

能活,沒(méi)人想死。

魯大勇也一樣,他用自己的囚服做了一條繩子,依照韓洛的方法如法炮制,果然擰斷了堅硬的烏木。

走出去,天寬地闊。

但在這之前,魯大勇沒(méi)打算放韓洛一馬。

所以這一下,他卯足了勁頭,一下子就撲在了韓洛的位置上,他手中的鎖鏈拉開(kāi),要將韓洛生生絞死。

老子的仇,兒子還,天經(jīng)地義。

只是,魯大勇剛剛撲倒韓洛睡覺(jué)的草席上,卻發(fā)現那里早已空無(wú)一人。

人呢?

魯大勇臉色發(fā)青,他扭頭四望,可是這牢房里太黑了,巴掌大的方塊窗透出的月光讓魯大勇根本看不清牢里的一切。

只是勉強能夠分辨一些影子。

那個(gè)窩在糞桶邊上的影子應該是尖嘴猴腮的賊偷兒。

可那韓清明去了哪里?

魯大勇皺眉,仔細搜索,可下一秒,他就感覺(jué)到后背有些發(fā)涼,魯大勇一驚,猛的轉身,手中的鐵鏈猛然朝著(zhù)身后砸了過(guò)去。

砰。

黑暗中忽然有一腳踹在了魯大勇的腰眼子上。

緊接著(zhù)好似有利器在他的手臂上劃了過(guò)去,劃出一道小小的傷口。

痛。

魯大勇額頭上的青筋一下子就爆了出來(lái),他不蠢,知道自己被算計了,果不其然,身后韓洛正喘著(zhù)粗氣站在那里。

魯大勇瞬間暴怒。

“狗差,你爹的仇,用你的命填。有準備又怎么樣,老子手底下有三條人命,還宰不了你一個(gè)書(shū)呆子?”

他咆哮著(zhù)就要朝著(zhù)韓洛沖過(guò)去。

韓洛保持著(zhù)安全距離緩緩站定,他本就是個(gè)書(shū)生,昨天又挨了一頓好打,簡(jiǎn)單的動(dòng)作就讓韓洛氣喘吁吁。

但他似乎一點(diǎn)都沒(méi)把魯大勇放在眼中,

“魯大勇,我知道你想干掉我,但留給你的時(shí)間好像不多了,死囚已經(jīng)逃出去了不少,如果你不想兩天后被秋后問(wèn)斬,最好還是快走。”

韓洛指了指牢房,不少死囚已經(jīng)逃出生天,正在甬道上發(fā)足狂奔,外頭已經(jīng)傳來(lái)陣陣吵鬧的聲音。

獄卒驚恐暴怒的呵斥,死囚們的奪路狂奔,顯然已經(jīng)驚動(dòng)了整個(gè)樂(lè )山縣府衙。

“狗差,某遲早會(huì )宰了你。”

魯大勇眼瞧著(zhù)外頭動(dòng)靜越來(lái)越大,他咆哮了一句扭頭出了牢房。

韓洛松了一口氣。

他還真怕魯大勇這個(gè)殺才被怒火沖昏了頭腦,選擇和他正面硬剛。

韓洛自認為不是魯大勇的對手,無(wú)論是存在的體格差距,還是身體健康狀況,和魯大勇正面交戰,那基本就是在作死。

對韓洛而言,放任魯大勇逃獄,這是最好的結果。

不過(guò)……

真的跑的掉嗎?

韓洛抿了抿嘴,他隨意的將手中磨成了尖刀的雞骨肉隨手丟出了窗外,鋒利的骨頭上頭沾著(zhù)魯大勇手臂動(dòng)脈上的鮮血。

一個(gè)奪命狂奔的囚犯,肯定無(wú)法理解劃傷了動(dòng)脈后的快速失血會(huì )是怎樣的致命情況。

上輩子韓洛就聽(tīng)說(shuō)過(guò)一個(gè)學(xué)醫的女博士連捅了負心男二十七刀不死,刀刀都避開(kāi)了要害而覺(jué)得理所當然。

學(xué)醫的自然如此,沒(méi)有人比他們更了解人體的構造。

而現在自己劃開(kāi)了魯大勇的動(dòng)脈,雖然只有小小的一個(gè)口子,但在這種緊要關(guān)頭也足以致命。

韓洛敢斷言,如果不及時(shí)止血,魯大勇活不過(guò)一公里。

可止血?

別逗了,惱羞成怒的獄卒們會(huì )給他這個(gè)機會(huì )?

見(jiàn)鬼去吧。

韓洛喘了口氣,足足好一會(huì )才緩過(guò)氣兒來(lái)。

外頭火光沖天,牢房里安靜的嚇死人,分明前一刻還關(guān)押著(zhù)無(wú)數個(gè)死囚,可眨眼跑的無(wú)影無(wú)蹤。

韓洛坐在原地,準備當一次姜太公愿者上鉤,可扭頭卻見(jiàn)到尖嘴猴腮的賊偷兒正蹲在角落,驚懼的看著(zhù)他。

韓洛好奇道,“你不跑?”

陸百通木訥的搖搖頭,見(jiàn)到韓洛也沒(méi)有逃走的意思,他猶豫了半天,才開(kāi)口道。

“我不跑,韓哥兒,我早就找了關(guān)系已經(jīng)把秋后問(wèn)斬改成了流放,他們想死,我才不會(huì )跟著(zhù)他們一起送死,不過(guò),韓哥兒……你怎么不跑???這主意還是……”

喲,這賊偷兒能量挺大啊。

韓洛一怔,隨即擺手直接把陸百通到了嘴邊的話(huà)給趕了回去。

“我不知道,我沒(méi)出過(guò)什么主意,我勸你把沒(méi)說(shuō)的話(huà)爛在肚子里,至于我為什么不跑?因為我在等。”

韓洛笑了一下,朝著(zhù)外頭望了一眼。

“等?等誰(shuí)?”

陸百通眨巴了一下眼睛,百思不得其解。

喊殺聲已經(jīng)逐漸弱了下來(lái),看來(lái)這幫孤注一擲的死囚們并沒(méi)有蹦出什么驚喜。

也是,身為樂(lè )山縣的衙役,哪怕韓洛不算武人,但也清楚寧州府下轄的樂(lè )山縣其實(shí)并不是那么不堪一擊。

作為通往寧州府和京都的中間點(diǎn),陸運水運極為發(fā)達,是交通要道。

武人修身,文人練膽。

一般來(lái)說(shuō),武人修煉,分三境。

平身,安命,齊壽,其上就是陸地神仙之流,樂(lè )山縣把持著(zhù)這么重要的戰略要道,要說(shuō)沒(méi)一兩個(gè)武人供奉壓軸,韓洛可不信。

一群連越個(gè)獄都要自己手把手教才行的莽漢們能逃得掉就鬼了。

韓洛不愿意多說(shuō),陸百通也不敢問(wèn)。

約么一個(gè)時(shí)辰的功夫,監牢甬道里傳來(lái)一陣腳步聲,韓洛睜開(kāi)眼,便見(jiàn)到一個(gè)穿著(zhù)勁裝的武人走了過(guò)來(lái),似乎是在查看死牢的逃獄狀況。

他三十來(lái)歲,神情冷峻,一臉絡(luò )腮胡,看起來(lái)頗為精干。

而他勁裝的下擺粘上了一些鮮血,頗有些煞氣逼人。

韓洛吸了口氣,直接站在欄桿前伸長(cháng)了脖子,然后他卯足了力氣扯著(zhù)嗓子就喊了起來(lái),那眉眼悲痛,叫人聞?wù)邆?,?jiàn)者流淚。

“大人,我……冤吶。”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