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現代都市 > 優(yōu)秀文集掌中物

優(yōu)秀文集掌中物

今橙 著(zhù)

現代都市連載

《掌中物》是網(wǎng)絡(luò )作者“今橙”創(chuàng )作的現代言情,這部小說(shuō)中的關(guān)鍵人物是林書(shū)意周回,詳情概述:18歲,我答應了哥哥的表白。他對我很好,要月亮給月亮,處處照顧我的感受。23歲那年,他為了白月光,卻把我送給別的男人。當我抽身離開(kāi),他卻紅著(zhù)眼眶,求我再看他一眼……...

主角:林書(shū)意周回   更新:2024-07-01 06:56: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林書(shū)意周回的現代都市小說(shuō)《優(yōu)秀文集掌中物》,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今橙”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掌中物》是網(wǎng)絡(luò )作者“今橙”創(chuàng )作的現代言情,這部小說(shuō)中的關(guān)鍵人物是林書(shū)意周回,詳情概述:18歲,我答應了哥哥的表白。他對我很好,要月亮給月亮,處處照顧我的感受。23歲那年,他為了白月光,卻把我送給別的男人。當我抽身離開(kāi),他卻紅著(zhù)眼眶,求我再看他一眼……...

《優(yōu)秀文集掌中物》精彩片段

看清一個(gè)人的真面目,原來(lái)這么簡(jiǎn)單。
我看著(zhù)周回信誓旦旦的笑,我知道,他肯定篤定我會(huì )再次軟弱答應。
我沉默半晌,面無(wú)表情應了下來(lái),這正好也是我摸清周回態(tài)度的契機。
而且,我也明白來(lái)日方長(cháng)這個(gè)詞,現在我還需要周回給我媽拿錢(qián)。
但在離開(kāi)前,我還是“真誠”祝福了他們一句:“祝你們百年好合,早點(diǎn)棄暗投明啊?!?br>看著(zhù)周回沉下的臉,還有白清難堪的臉,覺(jué)得太舒心。
我回到周回的別墅時(shí),周回人不在,我也樂(lè )得其中,跑去廚房,和阿姨打聽(tīng)起了周回的喜好。
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我做了周回喜歡的菜,他回來(lái)后,聽(tīng)到是我做的,明顯有些詫異:“你還會(huì )做飯?”
“還給我做?”他問(wèn)的認真:“沒(méi)下毒吧?!?br>我在做的時(shí)候真有下毒這個(gè)想法,但也只敢想想,表示真誠,我自己先吃了一口,解釋說(shuō):“我爸剛沒(méi)那時(shí)候,我媽經(jīng)常忙,那時(shí)候我自己在家就學(xué)會(huì )了?!?br>“你爸沒(méi)了?”
周回下意識覺(jué)得我說(shuō)的是周回他爸。
“親生父親?!蔽倚÷暤卣f(shuō),將眼底的難過(guò)掩下。
周回敷衍應了一聲,完全沒(méi)察覺(jué)我的失落,或許又是察覺(jué)了,懶的管。
“手藝不錯?!敝芑睾鋈环畔驴曜?,看著(zhù)我問(wèn):“經(jīng)常給周回做?”
“沒(méi)有給他做過(guò)?!蔽艺f(shuō)的實(shí)話(huà),我那時(shí)候想給周回做,但沒(méi)什么機會(huì ),一來(lái)二去就耽誤了。
周回確實(shí)好心情一笑,拿起手機就拍照,發(fā)了朋友圈。
書(shū)意妹妹貼心為我做的,羨慕不?
我一開(kāi)始不知道他發(fā)的什么,直到周回把截圖發(fā)給我,還有一句冰冷的語(yǔ)音。
“周回,你還真是夠作賤自己的?!?br>做頓飯就是作賤了?
我嘲諷一笑,沒(méi)回復,他隨意把我送給別的男人,怎么就不提了。
周回整晚臉上的笑就沒(méi)下去過(guò),脖子上還有和別的女人激情過(guò)后的吻痕,就將我帶去了朋友的場(chǎng)子。
我很抗拒他的吻,覺(jué)得臟,但又不得不忍,還要表現出害羞。
男人都喜歡乖的,周回這種情場(chǎng)浪子也不例外。
“書(shū)意妹妹,喝點(diǎn)兒?”
周?chē)瞬煌:臀移鸷?,我喝了幾杯,就想推脫,但看到周回沉下的臉,還是再次接了過(guò)來(lái)。
見(jiàn)到我將酒全部喝下,周回才覺(jué)得有面子,摟著(zhù)我和朋友打麻將。
他們這個(gè)圈子里的人,聚在一起不是喝酒吃飯,就是打麻將。
我以前和周回來(lái)過(guò)一次,說(shuō)了不太喜歡這種場(chǎng)合,周回就杜絕了這種場(chǎng)合,說(shuō)他也不喜歡。
但他十分鐘后牽著(zhù)白清過(guò)來(lái)了。
看著(zhù)白清熟悉摸牌的樣子,我才明白,原來(lái)是因為白清喜歡,周回才一起過(guò)來(lái)的。
“書(shū)意妹妹,來(lái)親哥哥一口,哥哥給你贏(yíng)錢(qián)?!?br>周回從見(jiàn)到周回到的那一刻,就拉著(zhù)我秀了許多恩愛(ài)。
我聽(tīng)話(huà)親在了周回臉上,周?chē)祟D時(shí)一陣哄笑,說(shuō)周回最寵的就是我。
白清也跟著(zhù)附和:“書(shū)意的確和阿回很般配?!?br>我知道她想借機會(huì )讓我試探周回退婚的事情,可我知道,這不是時(shí)機。
周回根本就沒(méi)把我放在眼里,我哪有機會(huì )得寸進(jìn)尺。
“當然般配,比和你般配?!?br>周回絲毫不給白清面子,還是周回出面維護:“清清,不想玩兒就下來(lái)吧?!?br>白清委屈窩在了他懷里,我只看了一眼,就被周回發(fā)配了任務(wù)。
和一個(gè)美女聊天。
親愛(ài)的,你看人家身材是不是又好了?
我敷衍回了一句,周回也從麻將桌下來(lái)了,抱著(zhù)我就要親。
“別了……”
我沒(méi)忍住出聲:“回去先洗個(gè)澡?!?br>也是我這句話(huà)突然就激怒了周回,他忽然將我推倒在地。
這件事發(fā)生的太突然,我自己都沒(méi)反應過(guò)來(lái),就被周回扯住頭發(fā),狠狠打了一巴掌。
腦子嗡嗡作響,嘴里也是一股腥甜。
我完全是懵的,直到被人拉開(kāi),我幾乎下意識就看向了周回。
他坐在角落里事不關(guān)己。
周回打完我,就帶著(zhù)包廂里的一個(gè)女人走了。
白清假惺惺安慰我:“書(shū)意,忘記和你說(shuō)了,周回他有躁動(dòng)癥,你別惹他?!?br />我所謂的愛(ài)不怎么經(jīng)得起推敲。
好在,周回也沒(méi)有直接戳破我。
把我送回別墅后,他就去國外出差了。
走了半個(gè)月,每天只有我給他打視頻的份兒。
期間林斯年的生日,我并沒(méi)有回去,而且我也觀(guān)察出來(lái),那一天阿姨跟的我很緊。
我的一舉一動(dòng)肯定都傳給了周回。
所以面對林斯年的電話(huà)轟炸,我選擇了無(wú)視。
到最后,凌晨的時(shí)候,林斯年沒(méi)再打電話(huà)過(guò)來(lái),只是給我發(fā)了條消息。
書(shū)意,這是你第一次缺席我的生日,你曾經(jīng)答應過(guò)我,不會(huì )錯過(guò)我的每一個(gè)生日。
我看的想笑:你不也答應過(guò)我,不會(huì )辜負我嗎?
發(fā)完這句,我就把手機關(guān)機了。
入秋的這天晚上,我再次給周回打視頻。
接起視頻的是一個(gè)女人,穿著(zhù)睡袍,脖子上的吻痕明顯。
“你找阿回?”
女人也不等我回答,拿著(zhù)手機就坐在了周回腿上,在周回臉上親了下:“阿回,你情妹妹找你呢?!?br>“哪個(gè)妹妹能有你重要?!?br>周回也穿著(zhù)睡袍,正處理工作,頭也沒(méi)抬,情話(huà)信手拈來(lái)。
“你不接人家可就掛了?!?br>“書(shū)意,走吧?!?br>樓下阿姨的聲音,打斷了我的偷聽(tīng),我也沒(méi)打算瞞著(zhù),連忙應了聲:“馬上來(lái)?!?br>就在我掛視頻的時(shí)候,周回陰森森的聲音傳來(lái):“林書(shū)意,很喜歡聽(tīng)?”
我沒(méi)回他的話(huà),只是輕聲地說(shuō):“周回,我去和阿姨散步了,等你回來(lái)?!?br>這件小插曲我并沒(méi)有放在心上,每天吃完飯就和阿姨在周邊散步,難得的好心情。
我以為周回還要再等半個(gè)月才能回來(lái)。
沒(méi)想到,那通電話(huà)后的第二天晚上,周回就躺在了我身邊。
“好困……”
我被迫承受他密密麻麻的吻,困的眼睛都睜不開(kāi)。
“林書(shū)意,你沒(méi)什么想法?”
我輕輕推他:“先去洗澡?!?br>周回動(dòng)作僵?。骸澳阆游遗K?”
“哪有的事情?!?br>我親了親他冰涼的唇,抱著(zhù)他軟聲說(shuō):“我是心疼你,不冷嗎?”
周回沒(méi)說(shuō)話(huà),忽然將我抱起來(lái),往浴室走。
“我和別的女人,你無(wú)所謂?”
我坐在他腿上,和他一起泡在浴缸里,完全沒(méi)了任何睡意,埋首在他頸間,喃聲道:“有所謂,你就能和她們斷干凈嗎?”
“不能?!敝芑貞暮芨纱啵骸傲謺?shū)意,你沒(méi)重要到我可以為你斷了所有女人的地步?!?br>“嗯?!?br>我沒(méi)多大反應:“我知道?!?br>周回獨自起身后,就去了書(shū)房。
我有些意外,但覺(jué)得他忙,也沒(méi)去打擾。
第二天我醒來(lái)的時(shí)候,周回沉著(zhù)一張臉。
我以為是他工作上的事情不順心,就躲的遠遠的。
“怕我吃了你?”
周回將矛頭指向我,我連忙坐到他旁邊,乖乖吃飯。
“我生日,準備了什么?”
我早就聽(tīng)阿姨說(shuō)了,禮物也早就買(mǎi)好了,所以給他賣(mài)了個(gè)關(guān)子:“禮物是驚喜,說(shuō)出來(lái)還叫禮物嗎?!?br>也許是我的好脾氣,面對他永遠是軟綿綿的笑,讓他陰沉的臉略微有些好轉。
他抬手摸了摸我的頭發(fā),不疾不徐開(kāi)口:“那天晚上,你就當什么都沒(méi)聽(tīng)到?!?br>我一如既往的點(diǎn)點(diǎn)頭,看著(zhù)他欲言又止的模樣,全當沒(méi)看到。
這一段時(shí)間的周回特別忙,我經(jīng)常好幾天看不到他的身影。
期間林斯年給我發(fā)的消息就沒(méi)斷過(guò)。
有警告我的,有好聲好氣和我說(shuō)話(huà)的,但目的只有一個(gè),讓我回到他身邊。
我沒(méi)搭理。
周回生日的這天,更像一群富二代的聚會(huì )。
他難得把時(shí)間空出來(lái)。
“書(shū)意妹妹,你真愛(ài)阿回?”
“我可不信?!?br>幾個(gè)喝醉的男人,輪番刁難我。
而周回也只是笑笑,顯然默認了他們的話(huà)。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