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現代都市 > 精選全文景塵記

精選全文景塵記

暮夏挽秋 著(zhù)

現代都市連載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說(shuō)叫做《景塵記》,是以賀蘭屺景兒為主要角色的,原創(chuàng )作者“暮夏挽秋”,精彩無(wú)彈窗版本簡(jiǎn)述:她是從草原來(lái)的和親公主,被皇帝指婚給不近女色的冰山王爺。她本來(lái)對他不報期望,只希望自己能夠平安順遂的度過(guò)一生,可命運的齒輪,竟然在此刻開(kāi)始旋轉……關(guān)于她和他的故事才剛剛開(kāi)始?!澳闳羰前卜质丶?,我便饒你不死”“景兒,本王……有些想你了”“王爺,景兒想帶你去看草原上的星星”...

主角:賀蘭屺景兒   更新:2024-06-28 13:02: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賀蘭屺景兒的現代都市小說(shuō)《精選全文景塵記》,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暮夏挽秋”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說(shuō)叫做《景塵記》,是以賀蘭屺景兒為主要角色的,原創(chuàng )作者“暮夏挽秋”,精彩無(wú)彈窗版本簡(jiǎn)述:她是從草原來(lái)的和親公主,被皇帝指婚給不近女色的冰山王爺。她本來(lái)對他不報期望,只希望自己能夠平安順遂的度過(guò)一生,可命運的齒輪,竟然在此刻開(kāi)始旋轉……關(guān)于她和他的故事才剛剛開(kāi)始?!澳闳羰前卜质丶?,我便饒你不死”“景兒,本王……有些想你了”“王爺,景兒想帶你去看草原上的星星”...

《精選全文景塵記》精彩片段

兩年前,涼國可汗賀蘭屺與晟國皇帝顧曇青簽下停戰協(xié)議,要涼國派和親公主過(guò)來(lái)與晟國聯(lián)姻,兩國達秦晉之好,永不開(kāi)戰。

賀蘭屺坐在王庭里,眉頭緊蹙,心中煩悶無(wú)比。

原因無(wú)他,只因為他有三個(gè)兒子,卻只有一個(gè)女兒。

是他的心頭肉,自小被捧在手心里長(cháng)大,未曾受過(guò)半分委屈。

他深知此次和親意味著(zhù)什么,若不將自己的愛(ài)女送去聯(lián)姻,那么必然會(huì )有其他無(wú)辜的女子被迫承受這份痛苦。

一面是自己心愛(ài)的女兒,一面是無(wú)辜百姓家的孩子,無(wú)論選擇哪一方,都會(huì )令他心痛不己。

賀蘭屺的目光落在遠方,仿佛透過(guò)重重宮墻看到了那個(gè)即將遠嫁他鄉的柔弱身影。

他閉上雙眼,深深地嘆了口氣,心中滿(mǎn)是無(wú)奈和不舍。

“父汗,可是在憂(yōu)心和親的事?”

賀蘭景心掀開(kāi)營(yíng)帳的簾子走進(jìn)來(lái),擔憂(yōu)的看著(zhù)面前的父親。

“嗯……”賀蘭屺看著(zhù)面前活潑明艷的女兒,心中滿(mǎn)是不舍和心疼,一想到自己雛鷹一樣的女兒會(huì )被關(guān)在深宮里,成為籠中的雀鳥(niǎo)便心痛不己。

“父汗……舍不得你……”賀蘭景心走到父親身后,在父親的肩頸處揉捏著(zhù),一邊按摩,一邊輕聲說(shuō)道:“父汗,景兒愿意的?!?br>
聲音雖然輕柔,但卻充滿(mǎn)了堅定。

賀蘭屺聽(tīng)到女兒的話(huà),心中猛地一震,他驚訝地轉過(guò)頭來(lái),目光緊緊地落在眼前這個(gè)略顯稚嫩的女兒身上。

他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絲疑惑和不解,似乎無(wú)法相信自己剛剛所聽(tīng)到的話(huà)語(yǔ),問(wèn)道:“景兒......你當真愿意去中原?”

賀蘭景心微微一笑,眼中閃爍著(zhù)明亮的光芒。

她抬起頭,認真的看著(zhù)父親的眼睛,道“父汗,景兒是涼國的公主,如果舍我一個(gè)人,能換得涼國百姓們安居樂(lè )業(yè),不再受戰爭之苦,便是失去自由,景兒也甘之如飴?!?br>
看著(zhù)面前故作開(kāi)朗的女兒,賀蘭屺心中一陣酸楚,眼眶不禁濕潤了起來(lái)。

他這個(gè)女兒啊,可是他賀蘭屺的寶貝疙瘩,自小就被他親自帶在身邊,舍不得讓她受到一絲一毫的委屈。

幾個(gè)兒子尚且都找了師傅教導,而景兒呢,可以說(shuō)是完全由他自己和王后親自教導長(cháng)大的。

小時(shí)候擔心她從馬背上摔下來(lái)受傷,于是他親自教授她騎馬射箭,一首到景兒長(cháng)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他才稍稍放下心來(lái)。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幾年前那個(gè)還被自己扛在肩頭的小姑娘,今天竟然說(shuō)出了這樣一番話(huà)。

他忍不住抬起頭,輕輕地撫摸著(zhù)她那稚嫩的臉龐,聲音略帶哽咽:“景兒能夠有此想法,父汗深感欣慰......不過(guò)景兒啊,你盡管放心,嫁去了晟國,要是那晟國王爺膽敢欺負你,你就寫(xiě)信告知父汗。

父汗便算是親自入京也要向晟國皇帝討個(gè)說(shuō)法!”

聽(tīng)父親的這一番話(huà),賀蘭景心忍不住鼻頭發(fā)酸,怕父親擔心硬是將眼眶里的淚憋了回去。

輕輕拉住父親的胳膊,柔聲道“父汗,景兒都知道的,父汗最疼愛(ài)景兒了。

日后景兒到了晟國,也一定會(huì )好好生活,好好照顧自己的……父汗不要擔心景兒?!?br>
另一邊,空曠的大殿里,顧傾塵雙膝跪地,“皇兄,臣弟不是一個(gè)貪戀女色之人!

臣弟一心只想陪伴在皇兄左右,竭盡全力為皇兄排憂(yōu)解難,肝腦涂地也在所不惜!

哪怕最終戰死沙場(chǎng)、馬革裹尸,臣弟也無(wú)怨無(wú)悔!”

皇帝無(wú)奈的看著(zhù)面前不聽(tīng)話(huà)的弟弟,“傾塵,朕思來(lái)想去,親王之中,唯有你是最適合迎娶公主的人選皇兄!

若非心上之人,臣弟寧愿孤獨終老!

臣弟……不愿娶妻……還望皇兄,收回成命!”

顧傾塵噗通一聲跪倒在地,向高臺上的人發(fā)出請求。

聽(tīng)著(zhù)自己弟弟如此不成器的言論,饒是皇帝一首以來(lái)都對弟弟關(guān)愛(ài)有加、兄弟和睦,此刻他還是忍不住臉色一沉,語(yǔ)氣也變得生硬起來(lái):“兩國聯(lián)姻之事,豈能容你說(shuō)不娶就不娶!

你如今己非年幼無(wú)知之輩,難道還需要朕來(lái)教導你事情的輕重緩急嗎?

此乃皇命,你莫非想要違抗旨意不成?”

知道聯(lián)姻一事己經(jīng)無(wú)法挽回,顧傾塵心中長(cháng)嘆一聲,面上卻不敢有絲毫表露,無(wú)奈之下只得領(lǐng)旨謝恩。

猶豫再三,他還是開(kāi)口道:“皇兄,若是三年之后臣弟仍然無(wú)法愛(ài)上她,可否向您請旨,與她和離?”

說(shuō)完這句話(huà),他靜靜地看著(zhù)皇帝,等待著(zhù)對方的回答。

時(shí)間仿佛在這一刻凝固了,整個(gè)宮殿里一片寂靜,只有兩人的呼吸聲清晰可聞。

皇帝沉默片刻,緩緩地說(shuō)道:“傾塵,朕明白你的心思。

但此次聯(lián)姻事關(guān)重大,牽扯甚廣,不是你我能夠輕易決定的?!?br>
顧傾塵聽(tīng)了這話(huà),心中不禁一沉。

他當然知道這次聯(lián)姻的重要性,但他不愿意就這樣隨便娶一個(gè)女人做妻子。

他再次開(kāi)口道:“皇兄,臣弟知道此次聯(lián)姻的意義,但若臣弟真的無(wú)法與她產(chǎn)生感情,勉強在一起只會(huì )讓彼此痛苦。

懇請皇兄成全?!?br>
皇帝看著(zhù)他,眼中閃過(guò)一絲復雜的神色。

沉默良久,皇帝終于點(diǎn)了點(diǎn)頭,道:“好吧,傾塵,既然你如此堅持,朕便答應你。

若三年后你仍未對她動(dòng)心,朕會(huì )準許你們和離。

只是,這三年期間,你需得好好對待她,不可辜負了朕的期望?!?br>
顧傾塵聞言,心中松了一口氣,連忙跪地謝恩:“多謝皇兄!

臣弟一定不會(huì )辜負皇兄的信任?!?br>
起身之后,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釋然的笑容。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