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現代都市 > 優(yōu)質(zhì)全文七零嬌嬌馭夫指南

優(yōu)質(zhì)全文七零嬌嬌馭夫指南

草莓冰冰涼 著(zhù)

現代都市連載

最具潛力佳作《七零嬌嬌馭夫指南》,趕緊閱讀不要錯過(guò)好文!主人公的名字為蘇酥江云飛,也是實(shí)力作者“草莓冰冰涼”精心編寫(xiě)完成的,故事無(wú)刪減版本簡(jiǎn)述:睜眼人在水底,窒息,掙扎,很快就感覺(jué)到一股力量將她托起。再睜眼,就看到一個(gè)男人焦急喊著(zhù)同志……她這是,穿越了?準確地說(shuō)是穿書(shū)了,成了年代文里的炮灰女配,即將要被嫁給廠(chǎng)長(cháng)家的傻兒子。不爽!于是她追上了那個(gè)冰冷糙漢。他:“舉手之勞,不用言謝?!彼骸安恍?!救命之恩……”可她發(fā)現,這人真是油鹽不進(jìn),既然如此,她換個(gè)男人不過(guò)分吧!就在她猶豫是找下鄉知青,還是找其他軍哥哥的時(shí)候,他又將她堵在一角。她:“???”他:“撩完就想跑?”...

主角:蘇酥江云飛   更新:2024-06-28 13:02: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蘇酥江云飛的現代都市小說(shuō)《優(yōu)質(zhì)全文七零嬌嬌馭夫指南》,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草莓冰冰涼”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最具潛力佳作《七零嬌嬌馭夫指南》,趕緊閱讀不要錯過(guò)好文!主人公的名字為蘇酥江云飛,也是實(shí)力作者“草莓冰冰涼”精心編寫(xiě)完成的,故事無(wú)刪減版本簡(jiǎn)述:睜眼人在水底,窒息,掙扎,很快就感覺(jué)到一股力量將她托起。再睜眼,就看到一個(gè)男人焦急喊著(zhù)同志……她這是,穿越了?準確地說(shuō)是穿書(shū)了,成了年代文里的炮灰女配,即將要被嫁給廠(chǎng)長(cháng)家的傻兒子。不爽!于是她追上了那個(gè)冰冷糙漢。他:“舉手之勞,不用言謝?!彼骸安恍?!救命之恩……”可她發(fā)現,這人真是油鹽不進(jìn),既然如此,她換個(gè)男人不過(guò)分吧!就在她猶豫是找下鄉知青,還是找其他軍哥哥的時(shí)候,他又將她堵在一角。她:“???”他:“撩完就想跑?”...

《優(yōu)質(zhì)全文七零嬌嬌馭夫指南》精彩片段


孫大夫給蘇酥扎好輸液針,“抗過(guò)敏的藥會(huì )引起嗜睡,要是覺(jué)得困了不用覺(jué)得奇怪?!?br>
蘇酥嗯了一聲。

江云飛,“困了就靠著(zhù)我睡一會(huì )?!?br>
蘇酥看了他一眼沒(méi)吭聲。

別看江云飛帶她來(lái)了醫務(wù)室,但一碼歸一碼,該生的氣還得生。

江云飛以為她是身上癢,難受,所以不想說(shuō)話(huà),也沒(méi)在意。

剛才那個(gè)見(jiàn)了江云飛進(jìn)來(lái)就老實(shí)了個(gè)小男孩,一邊輸液一邊偷看江云飛。

江云飛注意力都在蘇酥身上,沒(méi)察覺(jué)到。

蘇酥到是看見(jiàn)了,在小男孩又看過(guò)來(lái)的時(shí)候,看了過(guò)去。

男孩被抓個(gè)正著(zhù),不好意思的往別處看去。

“撲哧?!碧K酥忍不住笑了出來(lái)。

江云飛,“……”

這么快就好了?

過(guò)了大概幾分鐘,藥勁大概上來(lái)了,蘇酥眼皮開(kāi)始打架,身子眼看著(zhù)就要往邊上倒。

江云飛見(jiàn)狀連忙伸手過(guò)去,讓蘇酥靠在自己肩膀上。

低頭看見(jiàn)她手背上也長(cháng)了幾個(gè)小紅點(diǎn),輕輕的摸了幾下。

第二天早上八點(diǎn)多,蘇酥被外面的陽(yáng)光照醒,不情愿的坐了起來(lái)。

往邊上一看,怎么回事,她怎么回了招待處,她昨晚明明在醫務(wù)室輸液,怎么回來(lái)的?

蘇酥仔細想了下昨晚的事。

她記得她輸到一半睡著(zhù)了,后來(lái)迷迷糊糊的感覺(jué)到好像有人把她背了起來(lái)。

再之后的事就不記得了。

應該就是江云飛看她睡著(zhù),把她背回了接待處。

哼,別以為這樣她就可以原諒他。

蘇酥從床上下來(lái),準備拿盆去外面打水洗漱。

往裝臉盆的架子上一看,自己昨天換下來(lái)的內衣居然掛在上面。

摸上去濕乎乎的,應該是洗過(guò)還沒(méi)干。

再往窗外一看,昨天換下來(lái)的衣服居然掛在外面的晾衣繩上。

這事是誰(shuí)干的,一目了然。

剛吹完吃午飯的號,通訊室的幾個(gè)女兵結伴去食堂吃飯。

“江團長(cháng)對象是走了嗎?怎么沒(méi)看她來(lái)食堂吃飯???”

“是誒,昨晚我在食堂就看見(jiàn)江團長(cháng)一個(gè)。她才來(lái)一天,這么快就走了嗎?”

“不能吧,昨天那天氣,船肯定不會(huì )開(kāi)?!?br>
“那她怎么不跟江團長(cháng)一起吃啊,難不成他們吵架了?”

“天啊,江團長(cháng)平時(shí)的樣子就很?chē)樔?,吵起架不知得什么樣?!?br>
……

后面跟著(zhù)的張萌聽(tīng)見(jiàn)這些話(huà),心里差點(diǎn)沒(méi)笑開(kāi)花。

昨晚她在食堂門(mén)口碰見(jiàn)江團長(cháng)一個(gè)人,就覺(jué)得不對勁,沒(méi)想到大家都是這么想的。

真好,今天天晴了,船肯定會(huì )開(kāi),希望蘇酥趕緊離開(kāi)這里。

帶著(zhù)這樣的美好愿望,張萌來(lái)到了食堂。

結果剛進(jìn)門(mén),愿望就破碎了。

只見(jiàn)蘇酥跟江云飛正坐在一起吃飯,江云飛還正在給蘇酥夾菜。

飯桌上,蘇酥嫌棄的把菜給夾回去,“我不愛(ài)吃白菜?!?br>
江云飛攔住她,“不行,你過(guò)敏剛好,要補充點(diǎn)維生素?!?br>
蘇酥討價(jià)還價(jià)道,“那只吃這一口?!?br>
“不行?!?br>
今天食堂就炒了白菜這一個(gè)青菜,怎么能不吃。

蘇酥氣鼓鼓的把白菜塞進(jìn)了嘴里。

早知道就不來(lái)找江云飛吃飯了。

早上她看見(jiàn)江云飛把她的臟衣服洗了,屋子收拾了。

還有昨晚帶自己去醫務(wù)室輸液,背自己回來(lái),一感動(dòng)就來(lái)找他了。

吃完午飯江云飛送蘇酥回去,路上,蘇酥看著(zhù)晴朗的天空。

問(wèn)道,“天氣這么好,輪渡是不是開(kāi)了?”

江云飛點(diǎn)點(diǎn)頭。

隨即想到船開(kāi)了,蘇酥可能要走,嘴角抿成了一線(xiàn)。

其實(shí)蘇酥也不想走,剛談戀愛(ài)就兩地分居,誰(shuí)樂(lè )意啊。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