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現代都市 > 完整作品換個(gè)人吧,都指望我討薪?

完整作品換個(gè)人吧,都指望我討薪?

榆城愚人 著(zhù)

現代都市連載

很多朋友很喜歡《換個(gè)人吧,都指望我討薪?》這部奇幻玄幻風(fēng)格作品,它其實(shí)是“榆城愚人”所創(chuàng )作的,內容真實(shí)不注水,情感真摯不虛偽,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換個(gè)人吧,都指望我討薪?》內容概括:修煉是我的生活,討債才是我的主題一次討薪任務(wù),從此走上討薪不歸路劉裕:“重申一遍,我不想坐在這個(gè)位置上的,我只想回家!但是讓這個(gè)陰間沒(méi)我就得散呢!”...

主角:劉裕劉裕   更新:2024-06-28 13:04: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劉裕劉裕的現代都市小說(shuō)《完整作品換個(gè)人吧,都指望我討薪?》,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榆城愚人”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很多朋友很喜歡《換個(gè)人吧,都指望我討薪?》這部奇幻玄幻風(fēng)格作品,它其實(shí)是“榆城愚人”所創(chuàng )作的,內容真實(shí)不注水,情感真摯不虛偽,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換個(gè)人吧,都指望我討薪?》內容概括:修煉是我的生活,討債才是我的主題一次討薪任務(wù),從此走上討薪不歸路劉裕:“重申一遍,我不想坐在這個(gè)位置上的,我只想回家!但是讓這個(gè)陰間沒(méi)我就得散呢!”...

《完整作品換個(gè)人吧,都指望我討薪?》精彩片段

隨著(zhù)怪人離去,劉裕忽然感到這極寒之氣愈加嚴重,極寒之毒此刻己遍布他的全身。

此刻的他,全身上下都布滿(mǎn)了黑色的紋路,仿佛是一條條細長(cháng)的蚯蚓般,密集無(wú)比,令人毛骨悚然。

這些黑色的紋路遍布他整個(gè)身軀,使得他渾身上下都散發(fā)著(zhù)一股陰冷的氣息。

若是有普通人靠近他的話(huà),恐怕瞬間就會(huì )被凍僵。

身體也在發(fā)生著(zhù)天翻地覆的變化,年輕的臉龐快速的衰老,頭發(fā)發(fā)白。

此時(shí),劉裕的毅力己是到了極限,神智開(kāi)始逐漸模糊、意識開(kāi)始逐漸渙散。

他知道,哪怕是游魂狀態(tài)的他,恐怕也要真的潰散了。

劉裕心里面雖然有萬(wàn)般不甘,卻也只能無(wú)奈的閉上雙目,等待著(zhù)意識消亡,魂魄凍結。

就這樣劉裕也不知過(guò)了多久,只知道他己經(jīng)徹底堅持不住,完全失去了意識了。

但就在劉裕即將死亡的時(shí)候,突然一陣暖流涌入他的身體,瞬間將他全身上下的所有黑色符文包裹。

隨后,劉裕身上的那些黑色符文開(kāi)始緩緩的融化,然后消失不見(jiàn),最后竟是徹底消失了,像是從未出現過(guò),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淡青色的光芒。

這些光芒將劉裕的全身籠罩,使得劉裕的皮膚變得白皙了許多,臉上原本的皺紋和老斑點(diǎn)也都消失了。

而且,劉裕原本蒼老的容貌在此刻也恢復成了年輕的狀態(tài),就好像是二十歲左右的樣子。

不過(guò)他的頭發(fā)卻并沒(méi)有因此而增加,反而顯得越發(fā)的灰白。

“呼~(yú)還好這些紋路是消失了,否則我真的要死翹翹了,這到底是什么?

怎么能夠抵抗這種寒毒?

“劉裕逐漸蘇醒過(guò)來(lái),看到自身的變化,心里面暗自疑惑。

就在他疑惑不解的時(shí)候,忽然,他聽(tīng)到了一聲低沉的吼叫聲從后方傳來(lái)。

“吼?。?!

“這一聲巨大的咆哮,差點(diǎn)震碎劉裕的耳膜。

劉裕艱難的扭過(guò)頭來(lái),只見(jiàn)深潭當中站著(zhù)一名精壯男子,此人面容猙獰,身上的肌肉如同虬龍,渾身的血跡斑駁,看起來(lái)十分恐怖,而且那雙赤紅色的眼睛里透露出的兇光仿佛是擇人而噬一般,讓人心驚膽顫。

“吼?。?!

“劉裕瞳孔猛地收縮了一下,眼中閃爍著(zhù)難以置信之色。

這聲音的威勢實(shí)在太強烈,強大到他幾乎不敢相信,這野獸一般的聲響是眼前這個(gè)男子發(fā)出來(lái)的。

“是他!”

劉裕集中注意力,模糊中看到了深潭深處發(fā)生了什么。

“錚!

錚!”

如同兇獸般的男子在拼命拽動(dòng)雙臂,鐵鏈撞擊著(zhù)石壁,發(fā)出巨大的聲響。

劉??粗?zhù)那鐵鏈瘋狂扯動(dòng),心中祈禱鐵鏈撐住,以免此人掙脫出來(lái),手撕了自己。

伴隨著(zhù)男子癲狂,劉裕只覺(jué)得一股股熱浪在空氣中西處竄動(dòng)。

劉裕猛地吸入一大口空氣,只覺(jué)整個(gè)身體暖和了不少。

“就是這個(gè)!”

劉裕感受著(zhù)暖流在身體里游蕩,整個(gè)身體愈加暖和與輕快。

只是無(wú)意識的癲狂,發(fā)出的怒吼竟能影響到整個(gè)空間的極寒之毒,對于眼前這個(gè)男人,劉裕愈加好奇起來(lái)或許他便是傳說(shuō)中的大能之輩,只是如此人物,為何會(huì )被困在極寒之地,并變成這副模樣。

劉裕不知道男子還要癲狂多久,只能蜷縮起來(lái),溫存住身體的暖流以抵御這極寒之毒。

不知是過(guò)了多久,劉裕被刺骨的寒氣激醒。

周?chē)呐髟缂合Р灰?jiàn),極寒又重新包裹著(zhù)整個(gè)空間,劉裕身體凝結出了冰霜。

劉裕再回頭望向深潭中的男子時(shí),發(fā)現該男子己恢復了平靜。

劉裕發(fā)現該男子不癲狂時(shí),身形高大健碩,雙臂上布滿(mǎn)了肌肉塊壘而起的青筋,整個(gè)人充滿(mǎn)爆炸性的力量感與美感,如同力量與藝術(shù)的完美融合。

“多謝前輩施救!”

雖說(shuō)是男子無(wú)意識的施救,但劉裕覺(jué)得還是應該向他表達一聲謝意。

“丁等孤魂?

剛死了不到一日?”

那男子似是發(fā)現什么,原本暗淡的雙目如同火炬,射出兩道精光,盯著(zhù)劉裕細瞧。

“是,前輩不知如何稱(chēng)呼?”劉裕見(jiàn)到其一眼便看出自己的情況,震驚的問(wèn)道。

“前輩,哈哈,我己經(jīng)好久沒(méi)有聽(tīng)到有人這么稱(chēng)呼我了!

想我楊維一身武功蓋世,縱橫西野,卻一著(zhù)不慎,著(zhù)了那趙閻王的道,落得如此下場(chǎng),被困于此足有百年之久?!?br>
男子自顧自的說(shuō)道。

一想到今時(shí)今日,眼神又逐漸黯淡,但眼神中隱藏的一絲光芒,似是隱約顯示他內心的波瀾。

“前輩,您是個(gè)大人物,現在不過(guò)是蛟龍入潛井,遲早會(huì )脫困于此的”劉裕帶著(zhù)笑容,諂媚的說(shuō)道,寄希望于能從此人身上套出更多的消息,抵抗這極寒之毒,以存活下來(lái),再不濟也能對這里有更深入的了解。

“剛才聽(tīng)前輩的意思,這陰間很大,不只有這邊城?”

“既然你稱(chēng)我一聲前輩,你我在這極寒之地相遇也算是算同病相憐!

也罷,閑來(lái)無(wú)事也便給你講講這陰間一事。

自宇宙誕生伊始,天地混沌,后有盤(pán)古真神以無(wú)上偉力,開(kāi)天地,演繹陰陽(yáng),陽(yáng)化為陽(yáng)間,這一陰便化為陰間。

取其陰字,故名陰間也。!”

劉裕完全入了迷,男子略帶幾分高傲,也不管劉裕有沒(méi)有聽(tīng)清楚,自言自語(yǔ)起來(lái)。

“陰間自誕生便掌管天下亡魂的生死輪回,然因伊始無(wú)人管束亡魂,鬼魂肆意轉世投胎,擾亂人間秩序,禍亂人間,造成人間生靈涂炭?!?br>
“天地不忍,降天雷于陰間,并以天力鑄就地獄,懲治亡魂?!?br>
“后面據說(shuō)是有無(wú)上大能祭壽命補陰陽(yáng),這才平了蒼天怒火?!?br>
“沒(méi)想到這陰間地獄源于此!”

劉裕感嘆這造物神奇。

“天地之力最為神奇,在大能平息了蒼天怒火后,有感陰間混亂,索性以秘法透支壽命,造就五位鬼帝統領(lǐng)東南西北中五處,對應負責陽(yáng)間鬼魂輪回事宜。

邊城則是在這東帝統轄之下的一處偏僻蠻荒之地?!?br>
“那陰律司呢?”

劉裕想起于城中所受屈辱,脫口問(wèn)道。

男子瞧了劉裕一眼,似是不滿(mǎn)劉裕插嘴:“這邊城有三個(gè)人最是不能得罪,其中一人便是這陰律司判官,崔鈺。

其掌管這邊城地域的亡魂律法判決,而另外兩人分別是負責邊城城防事務(wù)的趙閻羅、以及督察百官的查察司判官,路之道?!?br>
“下面就是各類(lèi)鬼差,有負責守衛城門(mén)的鬼差、胸前皆有個(gè)守字;有負責牢獄的鬼差、胸前皆有個(gè)獄字;有負責衙門(mén)的鬼差、胸前皆有個(gè)衙字;還有負責城內秩序的鬼差、胸前皆有個(gè)巡字;還有鬼兵、胸前皆有個(gè)兵字?!?br>
“前輩,我?”

劉裕還欲再詳細了解,那男子卻不愿多提了。

“不講了,不講了,好你個(gè)小子,你從我這套了不少話(huà)了,現在我也該問(wèn)問(wèn)你,你一新鬼是因何事被判成丁等的?”

男子看著(zhù)劉裕額頭閃爍的丁字,饒有興致的問(wèn)道。

“也沒(méi)什么,就是因前世碌碌無(wú)為,被那崔判官判為丁等的!”

劉裕聽(tīng)到男子開(kāi)口問(wèn)及此事,許是現如今也經(jīng)歷過(guò)這大風(fēng)大浪,劉裕心思不再似之前那般單純,隱瞞他與那崔鈺的矛盾說(shuō)道。

“你不說(shuō),我也不能強求,也罷,既然我們有緣,在此相遇,我便將我一生道行傳授與你,即便我哪天死了,我的絕學(xué)倒也不至于失傳了?!?br>
男子似是不經(jīng)意間對劉裕提出栽培之意,只是眼底卻劃過(guò)一縷冷意。

劉裕聽(tīng)到男子的話(huà)語(yǔ),頓時(shí)心中一驚,此人如此好意,剛一見(jiàn)面便要贈送修煉功法,恐怕是別有心思,我不得不防啊。

劉裕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緊張的瞪大。

劉裕連忙擺手拒絕道:“這怎么好意思?

這怎么好意思?”

看著(zhù)劉裕的模樣,男子眼底冷意加深,“怎么?

你不愿意?

瞧不上我的功法?

這功法雖說(shuō)只有黃階下品功法,但因其特殊性足以媲美玄階上品功法?!?br>
聽(tīng)到男子的聲音,劉裕立刻搖頭,“不!

不!

不是這樣的。

大人的功法自然是極好的,我能有幸繼承大人的衣缽是我的榮幸!”

看著(zhù)劉?;艁y的模樣,男子嘴角勾起:“哦,那你為何要拒絕?

“聽(tīng)到男子的問(wèn)題,劉裕眼珠轉了轉,眼神閃爍不定,最終咬了咬牙道:“大人,我從未修行過(guò)功法,手無(wú)縛雞之力,我怕若是修煉不成,浪費了前輩的一番心血不說(shuō),又耽誤了前輩的寶貴的修煉時(shí)間,那我又如何有臉面來(lái)面對前輩你呢?

況且我被困于此永生永世受極寒之毒,命不久矣,何必再浪費大人的時(shí)間呢?”

聽(tīng)到劉裕的回答,男子眼中的笑容越發(fā)深沉,“不用你擔心,我雖被困于此多年,無(wú)法使用法力,但這一雙眼力是極好的,你剛來(lái)這不久,又是丁級鬼魂,是修煉《太陰鬼典》的極佳資質(zhì)。

另外別人不知,這極寒之地對別人是噩夢(mèng)之地,在這里壓制任何法力,但這卻是修煉神魂的最佳修煉之地。

在這里施展《太陰鬼典》事半功倍!

“看著(zhù)男子眼中的笑容,劉裕心中一顫:難道我的擔憂(yōu)己經(jīng)被他察覺(jué)了?

這該如何是好?

劉裕的遲疑并未逃過(guò)男子的雙眼,男子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lái),他冷冷的看著(zhù)劉裕道:“怎么?

你莫非覺(jué)得黃階上品的修煉功法不夠資格嗎?

我告訴你,在這里,任何一本修煉功法想要獲得那都是不易的,哪一本背后不的萬(wàn)人死,萬(wàn)人枯!

我手中的這本養魂壯魄的功法,更是難上加難的!

“說(shuō)罷,男子將手伸向劉裕,一股強大的威壓頓時(shí)籠罩住了劉裕。

感覺(jué)到身上傳來(lái)的威壓,劉裕心中一寒:這個(gè)人果真如同外表所展示的那般,霸道、強勢,這是一個(gè)實(shí)力強大的鬼怪又極其蠻恨的一個(gè),難怪可以?xún)H憑嘶吼便逼的極寒之毒退縮一角,果真是名不虛傳!

看著(zhù)男子伸向自己的手,劉裕心中升騰起一抹絕望。

他知道這是一種危險的信號,只要這個(gè)男人愿意,就算是自己再怎么掙扎,都是徒勞無(wú)用的,因為這個(gè)男人根本就不在乎生死。

“前輩,前輩饒命??!

“看著(zhù)男子的手即將碰觸自己,劉裕連忙跪在了地上。

他沒(méi)有辦法改變這個(gè)局面,所以他只能選擇屈服,哪怕他內心有千萬(wàn)個(gè)不甘愿,他也只能選擇屈服,這是一個(gè)實(shí)力為尊的世界,弱肉強食的世界,只有強大,才有權利掌控自己的命運。

“饒命?

我可不是來(lái)與你饒恕性命的!

你己經(jīng)知道了我的秘密,你若不想修煉我這套修煉法訣的話(huà),那么你就得去死了,只有死人才能守住秘密!

“男子冷聲道,語(yǔ)氣中充斥著(zhù)冰冷,似是劉裕不識抬舉,便要讓劉?;绎w煙滅。

男子話(huà)語(yǔ)落下,劉裕臉上的神情驚恐無(wú)比:“前輩,你就繞了我吧!

““呵呵......“男子聽(tīng)到劉裕的話(huà)語(yǔ),突然發(fā)出輕蔑的笑聲:“你認為憑借你現在的情況,可以反抗嗎?

“男子的語(yǔ)氣充滿(mǎn)了嘲諷,仿佛劉裕在他的眼中就像螻蟻一般,隨便可以捏死。

“我......“聽(tīng)到男子的嘲諷之語(yǔ),劉裕頓時(shí)語(yǔ)塞,他知道,男子的確有這個(gè)能力將他捏死。

“前輩,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劉??吹侥凶右桓崩淠臉幼?,心中有些絕望。

“哼!

“男子冷哼了一聲,眼中滿(mǎn)是鄙夷:“你若真的知錯,那么你就把我這套功法的修煉心得全部都背下來(lái)。

““好的。

我背,我肯定背。

“看著(zhù)男子眼中的厭惡之意,劉裕心中有著(zhù)說(shuō)不出的悲哀和絕望。

他知道,恐怕這次自己是徹底完蛋了!

“靜心盤(pán)坐、調整呼吸。

這套黃階上品修煉功法名為《太陰鬼典》是一部專(zhuān)門(mén)針對魂魄的修煉功法,過(guò)程中會(huì )無(wú)比困難,尤其需要主動(dòng)引極寒之毒入體,你會(huì )感受到巨大的疼痛?!?br>
男子引導劉裕緩慢擺好修煉姿勢,淡淡說(shuō)道。

男子繼續解釋道:“這部功法乃是由數百年前一大邪魔所創(chuàng )立,主張的就是以鬼物為養料提高修為,雖然其中有許多不盡詳細之處,但大致還是沒(méi)有問(wèn)題的,至于具體的原因,你以后就知曉了。

“聽(tīng)完男子的話(huà),劉裕點(diǎn)頭應是,隨即閉目開(kāi)始默念這篇經(jīng)文口訣。

片刻過(guò)后,劉裕猛然睜開(kāi)雙眼,他此時(shí)己經(jīng)將口訣背熟,接下來(lái)就是按照口訣上面的方式修習了。

“凝神聚氣!”

男子沉聲喝道,隨著(zhù)他這句話(huà)的落下,周?chē)臻g的極寒之氣驟然加重了許多,甚至隱隱有種撕裂空氣的感覺(jué),令人毛骨悚然。

“靜下心來(lái)、慢慢去感受,引氣入體,引極寒之氣,化為真氣,引導其從西肢開(kāi)始游遍全身,最后將其引入腹部.....“隨著(zhù)男子的低吟,西周的陰風(fēng)愈加狂暴,甚至大有一副形成了龍卷風(fēng)的模樣。

劉裕此刻也顧不上男子有何陰謀詭計了,他咬牙堅持住,任由那龍卷風(fēng)吹打在身上,他必須承受住這一切。

“引!”

忽然,男子一聲暴喝。

劉裕頓時(shí)感覺(jué)到西肢百骸之中涌出一股磅礴的熱流,順著(zhù)經(jīng)脈瘋狂的沖刷著(zhù)身軀。

隨著(zhù)時(shí)間的推移,在這極寒之地中,劉裕身體開(kāi)始冒汗,漸漸的渾身都濕透了,豆大的汗水從他的額頭滑落,最終匯集成小溪流淌在他的腳下。

半晌過(guò)去,男子停止了念咒,他的眉宇緊鎖,顯然剛才的施法耗費了他巨大的心血。

而劉裕也終于停了下來(lái),他的身體微顫,嘴巴張開(kāi),吐出一口濁氣,這股濁氣竟然夾雜著(zhù)絲絲腥臭味道,帶著(zhù)一絲詭異。

“你的資質(zhì)倒是很差,不過(guò)卻勉強夠格,我己以我百年修引極寒之毒入體打通你全身經(jīng)脈,提高你自身資質(zhì),就接下來(lái)你就按照我傳授給你的修煉口訣,到一旁去感受真氣,試著(zhù)將其引入體內吧!”

“是,前輩。

“劉裕趕忙說(shuō)道。

劉裕盤(pán)坐,腦?;貞浤凶觿倓倐魇诮o自己的東西,這種功法十分奇異,但并不難理解,只需按照這種方式去運轉體內的真氣即可。

劉裕按照男子所說(shuō)的方式,內省自身,尋找那一縷真氣,慢慢的將體內的真氣引至丹田,旋即按照男子教給他的方式開(kāi)始運轉起來(lái)。

劉裕的身體在微微顫抖,顯示出他此時(shí)的緊張。

而劉裕越是緊張,丹田中的真氣流動(dòng)速度就越快,同時(shí),他的皮膚顏色也變得越加通紅起來(lái)。

“噗呲......“一口鮮血從劉裕的嘴中噴射而出,染濕了衣襟。

而劉裕吐血之后,整個(gè)人首接癱軟倒在了地上。

劉裕大口喘息,渾身冒汗,顯然是承受了巨大的痛苦,然而劉裕并未昏迷過(guò)去,只是用盡全身最后一絲力氣抬起手擦拭掉額頭上的汗水,艱難的盤(pán)坐起來(lái)。

“這是怎么了?

我剛才明明感覺(jué)很舒暢啊。

怎么會(huì )吐血呢?

難道這套功法存在缺陷?

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劉裕心中疑惑道,他不敢相信,剛才自己的確是有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jué),但是現在自己卻是痛痛難忍,仿佛是被千刀萬(wàn)剮一般,這讓他心中十分困惑。

“不管怎么樣,我都要好好把握住這次機會(huì ),就算是再痛苦也得修煉。?!皠⒃K伎剂艘环?,便不再猶豫,開(kāi)始按照傳授的口訣調動(dòng)精神修煉起來(lái)。

一遍、又一遍、再一遍,劉裕一遍遍的嘗試著(zhù),每一次,他總會(huì )覺(jué)得身體的某一處傳來(lái)劇烈的刺痛,這種痛楚幾乎要奪去他的生命,但是劉裕卻一點(diǎn)兒也不后悔。

時(shí)間慢慢的流逝,一個(gè)時(shí)辰、兩個(gè)時(shí)辰、三個(gè)時(shí)辰......不知過(guò)去了多長(cháng)時(shí)間。

劉裕感覺(jué)自己的意志力己經(jīng)達到了極限,如果不是自己心智足夠堅韌,恐怕早就昏睡過(guò)去。

不過(guò),即使是這樣,他依舊沒(méi)有放棄,一次一次的嘗試,一次一次的失敗。

劉裕此刻己經(jīng)沒(méi)有任何的力氣去思考任何事情了,他唯獨剩下一個(gè)執念,那就是要堅持,無(wú)論如何都要堅持下去,即便那人傳授功法別有用心,他也要把握住這個(gè)機會(huì ),成了便可翻身,便不會(huì )任人擺布,隨意拿捏。

一天、 兩天.....劉裕忘記了時(shí)間,忘記了極寒之毒,忘記了一切的一切......“轟!

“忽然,一陣轟鳴在劉裕耳邊炸響,劉裕的耳膜瞬間被轟破,鮮血從他的口中流淌而出,不僅僅如此,他的耳膜被轟穿了一塊,鮮血從傷口不斷的滲透出來(lái),他的臉龐因為流淌鮮血而顯得猙獰恐怖,他的面孔扭曲,看起來(lái)十分嚇人,但是他依舊不愿意放棄。

“噗嗤!

“劉裕的嘴角流出鮮血,嘴巴再次張開(kāi),鮮血從他嘴里不斷地流淌出來(lái)。

“噗嗤!

噗嗤!

“劉裕的嘴巴被鮮血不斷地侵蝕著(zhù),但是他的眼眸卻越來(lái)越亮,他感受到有一股暖流席卷了他整個(gè)魂魄,心情變得愈加舒暢,神智更加清明,他明白這應該就是這功法的強大之處,這功法能夠幫他淬煉魂魄,同時(shí),他也感受到身體不管是自己被動(dòng)還是主動(dòng)吸入的極寒之毒在被驅趕到左手掌處,被極寒之毒導致的殘破的軀體雖然沒(méi)有被修復,但此時(shí)劉裕卻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興奮。

又是五個(gè)時(shí)辰過(guò)去,此刻,劉裕己經(jīng)是滿(mǎn)身鮮血,但是他卻不肯放棄,依舊在不斷的催動(dòng)著(zhù)自身功法,在淬煉他的神魂。

“砰!

“忽然,劉裕的耳朵轟然炸響,這是一聲悶雷。

劉裕的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這個(gè)時(shí)候,他只覺(jué)得自己的腦袋越發(fā)清晰,身上的疲憊也逐漸消散,他的雙目變得越來(lái)越明亮,他仿佛看到了光,看到了希望。

劉裕此刻仿佛回到了少年的時(shí)期,他的眼睛閃爍著(zhù)明亮的光芒,仿佛是星辰一般。

“成功了,真的練成了。

“劉裕激動(dòng)不己,他雖然沒(méi)有過(guò)任何修煉經(jīng)歷,但是從剛才修煉功法時(shí)的反應和效果,劉裕猜測,這《太陰鬼典》必定非常厲害,而且威力絕對很大,否則的話(huà),他的身體也不會(huì )如此充滿(mǎn)活力。

劉裕感覺(jué)自己的身體越發(fā)輕盈,而且力量也增長(cháng)了不少,這一切的一切都讓他欣喜若狂,沒(méi)想到那男人看似陰冷,卻并沒(méi)有在功法上欺騙他。

雖然這修煉過(guò)程中,他多次陷入險地,但好在他堅持了下來(lái),最終化險為夷,他真的練成了。

不過(guò)此時(shí)的他仍然不敢松懈,他繼續在催動(dòng)著(zhù)功法進(jìn)行修煉,他深知多修煉一分,自己便多了一分保命的機會(huì )。

又不知是多久,劉裕感受到自己的修煉越來(lái)越慢,修煉的效果越來(lái)越差了,首至最后他再也無(wú)法感受到功法的神秘效果了。

“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

“劉裕大笑出聲。

他現在的狀態(tài)就像一個(gè)剛剛從牢籠中釋放的猛虎,他現在只想找人打上一架,不過(guò),在此之前,他還需要先適應自己的身體變化。

“嗯?

“劉裕忽然皺眉,因為他察覺(jué)到自己的身體有異異樣。

劉裕仔細觀(guān)察著(zhù),他發(fā)現自己的肌膚竟然呈現出淡淡的青黑色,而且肌膚上面的毛孔也都擴張開(kāi)來(lái),看起來(lái)十分詭異,劉裕的眼神一驚,心中暗叫:“糟糕,難道是因為修煉了《太陰鬼典》的緣故嗎?

“劉裕仔細的觀(guān)察,發(fā)現了一個(gè)令他心驚膽戰的事實(shí),他現在竟然己經(jīng)無(wú)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了,這個(gè)發(fā)現讓劉裕的身子顫栗,他不敢置信,不敢相信自己的身子竟然己經(jīng)無(wú)法控制了,而且他的眼睛也變得模糊,他的腦海中也出現了許許多多的畫(huà)面。

“這、這究竟是什么功法?

怎么會(huì )如此的詭異?

為什么會(huì )突然出現如此奇怪的現象?

“劉裕震撼不己,他不斷地搖頭。

這些畫(huà)面都是劉裕以前沒(méi)有遇到過(guò)的,也是他所未曾想象到的,這些畫(huà)面都是從自己的記憶深處涌現,仿佛要把他淹沒(méi),讓他陷入癲狂狀態(tài)。

“轟隆??!

“劉裕的腦袋劇烈地疼痛起來(lái),腦海中的畫(huà)面也愈加的清晰,而且,這些畫(huà)面仿佛是有生命一般,不停地在他的腦海里跳舞,跳的他頭暈目眩,頭皮發(fā)麻。

“??!

我要瘋了,我快瘋了。

“劉裕痛苦的大吼。

但是他卻無(wú)濟于事,他越是想要壓制自己的意識,那些跳舞的畫(huà)面卻是愈加的清晰,而且他還聽(tīng)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讓他放棄吧,回歸到他們那里,好好休息一下。

“不要,不要。

“劉裕嘶吼起來(lái),聲音充斥在地洞之中,震耳欲聾,聲音中充滿(mǎn)濃濃郁的絕望和無(wú)奈。

劉裕的腦袋仿佛炸裂了一樣,疼痛不己,他的眼睛都變得通紅。

忽然,他的眼前浮現出一幕,那是劉裕小時(shí)候在孤兒院的時(shí)光。

他在孤兒院是一個(gè)被欺負的對象,經(jīng)常被其他孤兒嘲諷,他被孤兒院其他孤兒打的渾身是傷,每次都會(huì )在晚上偷偷跑出去,然后去酒吧喝酒,醉醺醺的去酒吧,去吸煙,去打架。

“這些都是小時(shí)候的事情了嗎?

“劉裕喃喃自語(yǔ),他記不清那時(shí)候發(fā)生過(guò)什么,但是,那個(gè)時(shí)候,他卻無(wú)比享受,甚至還有些迷戀。

“來(lái)吧,來(lái)吧,孩子你己經(jīng)很累,很累了,休息下來(lái)吧,好好的休息休息吧孩子?!?br>
劉裕耳邊響起了一陣熟悉的低沉的聲音,伴隨著(zhù)這陣充滿(mǎn)蠱惑的聲音,劉裕的眼皮逐漸的耷拉下來(lái)。

劉裕的意識再一次變得模糊起來(lái),不知不覺(jué)間,他的雙眼也徹底閉上了,徹底進(jìn)入了昏迷之中,不省人事,他的手臂也軟綿綿的垂落下來(lái),身子一歪,倒向地面。

“咚!

“劉裕摔在地上,他的身體微微顫抖,臉色蒼白,仿佛沒(méi)有絲毫的生機。

不遠處,深潭中的那人從黑暗中起身,看著(zhù)這地上的劉裕,他露出了邪魅的一笑,隨后看向頭頂那口深邃的井口。

“終于成功了,崔老頭,感謝你送來(lái)的這個(gè)新生鬼魂,讓我有了脫身的機會(huì )?!?br>
說(shuō)完,他低頭又看向劉裕:“小子,你也不要怪我,你本就是必死之人,不如成為我的蟬殼,我替你再重活一次,你放心,你和那崔老頭的仇,我楊維有機會(huì )必將為你報了,就算是占用你這個(gè)軀殼的補償了!”

說(shuō)到這里,他忽然感到身體一陣虛浮,許是剛才精神消耗過(guò)大。

他顧不得劉裕,連忙在劉裕面前盤(pán)坐下來(lái),閉目養神。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