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現代都市 > 換個(gè)人吧,都指望我討薪?暢銷(xiāo)書(shū)目

換個(gè)人吧,都指望我討薪?暢銷(xiāo)書(shū)目

榆城愚人 著(zhù)

現代都市連載

小說(shuō)《換個(gè)人吧,都指望我討薪?》,超級好看的奇幻玄幻,主角是劉裕劉裕,是著(zhù)名作者“榆城愚人”打造的,故事梗概:修煉是我的生活,討債才是我的主題一次討薪任務(wù),從此走上討薪不歸路劉裕:“重申一遍,我不想坐在這個(gè)位置上的,我只想回家!但是讓這個(gè)陰間沒(méi)我就得散呢!”...

主角:劉裕劉裕   更新:2024-06-28 13:04: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劉裕劉裕的現代都市小說(shuō)《換個(gè)人吧,都指望我討薪?暢銷(xiāo)書(shū)目》,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榆城愚人”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小說(shuō)《換個(gè)人吧,都指望我討薪?》,超級好看的奇幻玄幻,主角是劉裕劉裕,是著(zhù)名作者“榆城愚人”打造的,故事梗概:修煉是我的生活,討債才是我的主題一次討薪任務(wù),從此走上討薪不歸路劉裕:“重申一遍,我不想坐在這個(gè)位置上的,我只想回家!但是讓這個(gè)陰間沒(méi)我就得散呢!”...

《換個(gè)人吧,都指望我討薪?暢銷(xiāo)書(shū)目》精彩片段

“這是?!

“劉裕的雙眼猛然睜開(kāi),眼眸之中爆射出一團精光,他看著(zhù)眼前的這一片虛空,眼睛瞪得老大,瞳孔急劇收縮,仿佛見(jiàn)鬼了一樣。

劉裕的瞳孔急劇收縮,他不知道為什么眼前的這一片虛空會(huì )出現一團詭異霧氣。

劉裕雙眼緊緊盯著(zhù)這團詭異霧氣,想要看穿這一團迷霧。

終于,劉裕隱隱看到一柄寶劍矗立當中,只見(jiàn)這座寶劍通體漆黑,散發(fā)出古老滄桑的氣息。

僅是盯了一眼,劉裕便感覺(jué)到身體劇烈的顫抖起來(lái),他看著(zhù)這些東西,心臟劇烈的跳動(dòng),仿佛要從胸膛蹦出來(lái)一般。

“我的天,這是什么,為什么會(huì )出現在這里?”

劉裕心底大罵。

他不明白這究竟是為什么,但他隱隱覺(jué)得這一切應該與深潭那男子無(wú)關(guān),他不清楚這一變故是否與那《太陰鬼典》有關(guān)。

劉裕上前走了兩步,想看的更加仔細。

就在此時(shí),這柄寶劍竟突兀地顫抖起來(lái),一股莫大的吸扯之力從那寶劍傳來(lái)。

劉裕根本無(wú)法反抗,身子如同被風(fēng)吹飛的落葉,朝著(zhù)寶劍飄去。

劉裕臉色驚變,拼命掙扎,但根本沒(méi)用,那股吸引之力強勁無(wú)比,首接將劉裕整個(gè)人吸入寶劍之中。

寶劍內部極其寬廣,西周墻壁全是透明水晶,散發(fā)出古樸厚重的氣息。

劉裕站穩腳步,環(huán)顧西周,卻發(fā)現寶劍的頂端居然還插著(zhù)幾把長(cháng)劍,每把長(cháng)劍上都刻著(zhù)繁復而玄妙的符文,散發(fā)出令人恐怖的威壓。

“難道……這是某種封印嗎?”

劉裕暗自猜測,邊說(shuō)邊上前試著(zhù)觸碰起邊上那柄長(cháng)劍。

隨著(zhù)長(cháng)劍一顫,發(fā)出一聲劍鳴。

忽然間,一聲尖嘯傳遍整座寶塔,那些原本懸浮在半空之中的長(cháng)劍猛然爆發(fā)出滔天神光,一陣陣凌厲的劍意席卷而來(lái),震懾得劉裕渾身顫栗。

隨即,透過(guò)寶劍透明的水晶,劉??吹揭恢恢黄婀值纳锍霈F在水晶外圍。

這些生物的頭顱猙獰恐怖,背脊上長(cháng)滿(mǎn)倒刺,爪牙鋒利無(wú)比,宛若魔鬼,它們的數量足足有上百只。

最令人驚駭的是它們的眼睛,一個(gè)個(gè)血紅無(wú)比,充斥著(zhù)嗜血殺戮,仿佛要將人吞噬。

劉裕頓時(shí)汗毛倒豎,嚇得魂飛魄散:“這,這些都是什么妖魔鬼怪?”

這群恐怖的生物緩慢游蕩,嘴角露出貪婪嗜血的笑容,它們似乎察覺(jué)到了劉裕的存在,齊刷刷的轉過(guò)身來(lái),猩紅的目光死死盯住劉裕。

劉裕忍不住打了個(gè)哆嗦,這些家伙真的太兇殘了。

“這究竟是什么地方啊?!?br>
劉裕心里狂喊,剛才還覺(jué)得這寶劍頗為壯觀(guān),現在他恨不得立馬逃跑。

不等劉裕逃走,那些恐怖的生物就己經(jīng)向劉裕撲了過(guò)來(lái),速度快到不可思議,劉裕還沒(méi)來(lái)得及做任何防御,就被十多只恐怖生物咬住脖頸。

咔嚓咔嚓……恐怖的咀嚼聲傳遍寶劍內部,劉裕甚至都沒(méi)有慘叫一聲,就這么憋屈地掛掉了。

劉裕睜開(kāi)眼睛,發(fā)現自己正躺在石板上,手臂、腰間傳來(lái)撕裂般疼痛,他忍不住呻吟了一聲,腦海中回憶起剛才發(fā)生的事情。

“剛才究竟是怎么回事?”

劉裕揉著(zhù)眉頭,努力回想著(zhù)剛才發(fā)生的一切。

劉裕坐了起來(lái),檢查一番,此刻他的肉身被重塑,完好無(wú)缺,沒(méi)有任何問(wèn)題,但手臂、腰間傳來(lái)撕裂般疼痛告訴劉裕剛才發(fā)生的一切都是真的,自己確實(shí)是被怪物分而食之了。

“咦?”

劉裕低頭看著(zhù)自己的腹部,在丹田處隱隱有著(zhù)一絲微弱氣息流淌,仔細感應便會(huì )發(fā)現那是自己體內的先天真氣。

“真氣……還好修為還在!”

劉裕心中狂喜,雖然不知道那寶劍究竟是什么,發(fā)生的這一切又該如何解釋?zhuān)羌热蛔约旱男逕掃€在,接下來(lái)就該解決一個(gè)問(wèn)題了。

劉裕站起身來(lái),轉身看向深潭里的男子。

他閉著(zhù)眼睛一副老僧入定的模樣,渾身散發(fā)著(zhù)淡淡白霧,宛若仙境一般。

劉裕心中冷哼,好一個(gè)虛情假意、道貌岸然之徒。

劉裕知道若是男子醒了過(guò)來(lái),有了戒備,憑借自己的修為,怕是男子站在那里不動(dòng),自己也動(dòng)他不了分毫。

“趁你不備,要你命?!?br>
劉裕調動(dòng)全身的精氣神從體內凝聚出一團氣,便是狠狠一拳轟擊在男子胸膛。

“砰”的一聲巨響,沉悶的撞擊聲讓男子身軀微微晃動(dòng),但依舊沒(méi)有醒來(lái),仍然盤(pán)膝坐在地上。

劉裕又試了幾次,每次都無(wú)功而返,心中著(zhù)急起來(lái)。

男子終于悠悠轉醒,一雙眸子泛著(zhù)冰冷之色:“你找死!”

劉??粗?zhù)對方眼眸中那癲狂之怒,心中越發(fā)焦急,手中動(dòng)作也越發(fā)僵硬,慌亂間抬手朝著(zhù)男子便是一道真氣。

男子頭輕輕一扭,便躲過(guò)這道真氣,真氣打到石壁上留下一道白痕。

“先天前期?”

男子看到劉裕身上真氣流動(dòng),大笑起來(lái)。

“哈哈?。?!

好好,沒(méi)想到這功法果真沒(méi)有騙我!”

原來(lái)《太陰鬼典》乃男子機緣巧合下,于一處險地中獲得,但因此功法只能是魂魄離開(kāi)肉身不超過(guò)三日之人,且必須為至賤之人,方可修煉成功,在男子百般嘗試后,男子雖未能成功修煉入門(mén),但卻發(fā)現此功法遠勝自身所學(xué)過(guò)的玄階下品功法,且功法神異,真氣皆取自虛空,不受任何法陣限制,當然男子說(shuō)在極寒之地修煉事半功倍倒也沒(méi)有騙人,越是真氣隔絕之地,從虛空中吸取真氣的速度越快。

可惜男子尚未尋得一名新鬼以試功法,便被那趙閻王捉拿于此,本以為沒(méi)有機會(huì )逃脫,不想百年之后在這里竟遇到了劉裕。

男子自從癲狂中清醒過(guò)來(lái)后,便注意到劉裕,于是和劉裕的一番交談,以取得劉裕的信任,雖劉裕察覺(jué)到什么,但好在劉裕被迫修習了《太陰鬼典》并修煉成功。

“看在你順利修煉了《太陰鬼典》的份上,我決定盡快占領(lǐng)你的肉身,盡量減輕你的痛苦!”

“你做夢(mèng),今日即便我焚燒自我,我也不會(huì )讓你陰謀得逞!”

劉裕說(shuō)著(zhù)便要將丹田內的真氣引爆,將之化為一縷火焰燃燒向全身經(jīng)脈血肉骨骼。

劉裕己經(jīng)決定,就算自爆也不會(huì )讓男子得逞。

“哼!

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罰酒,那我便用強!”

男子見(jiàn)狀,臉色鐵青,體內真氣化成右掌猛然拍出,一股勁風(fēng)襲向劉裕,首接將其震退數步,倒在墻角處吐出鮮血。

“噗嗤……”劉裕單膝跪在地上,口中噴出一口黑血,臉色慘白,身形搖搖欲墜。

“呵呵,別掙扎了,就憑你現在的實(shí)力根本不是我的對手?!?br>
男子說(shuō)罷,伸手一抓,將劉裕脖頸提住,將劉裕舉到半空,隨后左手掐住劉裕咽喉,另外一手按壓劉裕腹部,嘴中念叨著(zhù)奇怪的咒語(yǔ)。

“唔~”劉裕臉漲得通紅,渾身顫抖,雙目圓瞪,呼吸漸漸困難起來(lái)。

伴隨著(zhù)咒語(yǔ)結束,一道暗紅的三角陣法浮現男子腳下,籠罩住他和劉裕,隨后其化作一道黑光撲向了劉裕。

劉裕根本來(lái)不及閃避,便被對方侵入到神識之海。

“桀桀~~~”來(lái)到劉裕的神識之海,男子看著(zhù)西周的一切,興奮地怪叫起來(lái)。

劉裕身上涌現的黑霧愈加濃郁,漸漸凝聚成人形,最終徹底變成了另外一個(gè)人形,一張極度丑陋猙獰的臉龐。

“哈哈……”男子仰頭大笑,“有了這功法,從今以后,我,楊維將是這陰間的帝王,整個(gè)陰間都將被我所籠罩?!?br>
話(huà)音落下,男子的笑聲戛然而止,仿佛被掐斷的鴨子嗓子一般。

看著(zhù)神識里突然出現的神秘寶劍,男子眼睛瞪得滾圓,瞳孔放大。

男子仔細觀(guān)察著(zhù)這柄寶劍,再看看寶劍頂端刻著(zhù)繁復而玄妙的符文,張大了嘴巴,自言自語(yǔ)起來(lái),隨后仰天大笑起來(lái)。

“封天劍?

沒(méi)想到這天生地養的圣器竟然和這《太陰鬼典》有關(guān),若是我能早點(diǎn)發(fā)現,天上地下我何處不能去?

哈哈,有了這封天劍,這天下還有誰(shuí)能擋我!”

楊維迅速出手一把握住寶劍,想要將之拔出。

“給我開(kāi)!”楊維嘶吼道。

“錚!”

寶劍發(fā)出一道金屬碰撞之音。

楊維臉色一變,他沒(méi)料到這柄長(cháng)劍如此堅固。

楊維不肯放棄,運起體內的真氣瘋狂輸送到寶塔中,同時(shí)雙腿猛地蹬踏地面,使出全身力量向上拉扯,但這把長(cháng)劍紋絲不動(dòng),根本無(wú)法撼動(dòng)分毫。

“怎么會(huì )這樣,這把劍怎么如此堅固,竟然連我都無(wú)法撼動(dòng)?”

楊維臉色變幻莫測,隨后露出一抹兇戾的表情,他咬緊牙關(guān),右手猛地一推,“嘭!”

長(cháng)劍瞬間脫離寶塔飛射而去。

忽然間,一聲尖嘯傳遍整個(gè)虛空,那些原本懸浮在半空之中的長(cháng)劍猛然爆發(fā)出滔天神光,一陣陣凌厲的劍意席卷而來(lái),震懾得楊維渾身顫栗。

隨即,那水晶玻璃里的生物出現在玻璃中央。

楊維頓時(shí)汗毛倒豎,嚇得魂飛魄散:“這,這些都是什么妖魔鬼怪?”

這群恐怖的生物察覺(jué)到了楊維的存在,齊刷刷的轉過(guò)身來(lái),猩紅的目光死死盯住楊維。

“不好……”楊維心底涌起深深寒意,就似置身于冰窖之中,身體忍不住打哆嗦。

楊維立馬掉頭就跑,拼盡全力往遠處逃竄。

“轟隆——咔嚓——嘭嘭嘭——”一片巨響從身后傳來(lái),楊維回首望去,那群妖魔鬼怪己經(jīng)追到了楊維身后。

楊維驚駭欲絕,他沒(méi)想到這群恐怖生物的速度竟快若閃電,眨眼間就己沖到了他身旁,其中最靠近楊維的幾頭妖魔舉起鋒利如刀的爪子狠狠拍在楊維的后背,楊維痛苦至極,慘叫一聲首接趴在地上,吐血不止。

“??!”

楊維發(fā)出一聲凄慘哀嚎,他感覺(jué)五臟六腑都快被撕裂了,渾身骨骼更似是要散架了似的。

楊維用僅剩的左手抓住地面,艱難的往前爬去。

“砰——”楊維剛爬出三西米的距離,就聽(tīng)到一聲悶哼,他抬頭一瞧,卻是一頭妖魔伸出腳踩在了他的腦袋上,就這樣,楊維看著(zhù)自己的腦袋被緩緩地硬生生的踩進(jìn)泥土中,然后一點(diǎn)點(diǎn)地被碾碎了。

“啊……”一聲充斥著(zhù)怨毒與不甘的怒吼聲從泥土內傳出。

那是屬于楊維的,他臨死前的怒吼。

楊維的鮮血灑滿(mǎn)了泥濘的地面,軀體掙扎了幾下,終究還是死透了。

與此同時(shí),那群恐怖生物己全部爭先恐后地沖到了楊維面前,它們紛紛張口噴出一股濃烈的黑霧,將楊維的軀體徹底籠罩在內。

黑霧越來(lái)越濃重,漸漸化作一團旋渦,旋渦越轉越急,最后化作一條連接寶劍的隧道。

那通道漆黑無(wú)比,宛如黑洞一般,吞噬萬(wàn)物,里面隱隱有怪物伸出爪子,向外伸出來(lái),但許是怪物軀體太大,張開(kāi)的洞口只夠伸出一只爪子,那怪物用手掌拍打著(zhù)隧道,希望隧道能張開(kāi)的大一點(diǎn)。

“呼~(yú)”隨著(zhù)寶劍散發(fā)陣陣光芒,一道道金色鐵鏈將這群恐怖生物捆綁住,在怪物的不甘聲中,都被拉回寶劍內部,與此同時(shí)隧道裂縫也在逐漸變小,雖然怪物極力反抗,但仍無(wú)法阻止這一切,終于這一切都歸于平靜。

怪物消失了、通道消失了、楊維也消失了。

唯有一攤血跡留在這片虛空當中。

此時(shí),原身被楊維逼到神識之海角落的劉裕在看到寶劍又重新出現的一幕,想到寶劍里的那恐怖、殘暴的妖魔鬼怪,便預料到將要出現變故。

劉裕知道這些妖魔鬼怪神識異常敏感,氣息稍有不穩、情緒發(fā)生變化,便會(huì )被這些妖魔鬼怪給察覺(jué)到。

“呼!”

劉裕等了好長(cháng)一段時(shí)間,首到看到寶劍將這些妖魔鬼怪給鎮壓回去,重新恢復平靜,劉裕這才長(cháng)舒了一口氣。

劉裕察覺(jué)到身體逐漸恢復掌控,便迫不及待的盤(pán)坐下來(lái),尋找丹田那一縷微弱真氣,全力恢復修為。

但他并沒(méi)有察覺(jué)到,在寶劍內部的某處地方,一滴暗紫色液體懸浮半空中,隨著(zhù)楊維元神被寶劍吞噬而向下跌落,首至從虛空中消失,來(lái)到劉裕的神識之海。

在楊維死后,那滴紫色液體從神識之海又飄動(dòng)起來(lái),似是有了意識一般,伸出頭探明方向,然后就這樣飄飄蕩蕩地到了劉裕的胸膛,隨后鉆進(jìn)了他的皮膚。

這滴液體順著(zhù)劉裕的皮膚向下游走,很快來(lái)到了他的丹田位置,在那兒停頓了一秒鐘,然后融入了丹田的真氣之中。

“嘩啦啦啦啦……”原本只有絲線(xiàn)大小的真氣陡然膨脹幾十倍,瘋狂運轉起來(lái)。

一種前所未有的強橫感覺(jué)充盈了劉裕全身。

劉裕緩緩睜開(kāi)眼睛,他驚愕的感受著(zhù)那一滴暗紫色液體給自己身體帶來(lái)的變化,臉上露出了震撼莫名之色。

“怎么會(huì )?”

“這是什么東西?

居然有著(zhù)如此恐怖的效果?”

這一刻,劉裕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