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女頻言情 > 腹黑老公太難纏

腹黑老公太難纏

伊絡(luò )作者 著(zhù)

女頻言情連載

蘇念漪懷疑男友出軌,卻沒(méi)有想到對方的出軌對象,竟是她最好的小姐妹。傷心失望之下,她招惹上一個(gè)神秘的陌生男人,那人居然是赫赫有名的秦墨嶼。再見(jiàn)面時(shí),她拼命撇清關(guān)系,某人卻因為一句承諾,執意要彌補她,甚至娶她為妻。秦墨嶼權勢滔天,無(wú)所不能,既然說(shuō)了要報答蘇念漪,就一定要做到,他已經(jīng)準備好寵她一輩子了!

主角:蘇念漪,秦墨嶼   更新:2023-07-14 16:56: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蘇念漪,秦墨嶼的女頻言情小說(shuō)《腹黑老公太難纏》,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伊絡(luò )作者”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蘇念漪懷疑男友出軌,卻沒(méi)有想到對方的出軌對象,竟是她最好的小姐妹。傷心失望之下,她招惹上一個(gè)神秘的陌生男人,那人居然是赫赫有名的秦墨嶼。再見(jiàn)面時(shí),她拼命撇清關(guān)系,某人卻因為一句承諾,執意要彌補她,甚至娶她為妻。秦墨嶼權勢滔天,無(wú)所不能,既然說(shuō)了要報答蘇念漪,就一定要做到,他已經(jīng)準備好寵她一輩子了!

《腹黑老公太難纏》精彩片段

海邊,淡淡的浪潮輕柔且冷冽。

微風(fēng)徐來(lái),昏暗的光線(xiàn)下,兩個(gè)癡纏的身影若隱若現。

蘇念漪緊抿著(zhù)雙唇,身體蜷縮成一團,小小的腦袋拼死扭動(dòng)著(zhù),嘴里不斷咒罵,“壞蛋,你放開(kāi)我。”

蘇念漪驚呼一聲,用盡全力反抗??赡腥藚s好死不死的壓在她的身上,嘴巴蠕動(dòng)著(zhù),發(fā)出混濁磁性的嗓音,“幫我!”

她的臉刷的一下變的蒼白,男人身體上的燥熱怎么看都不正常。一個(gè)被下了藥的男人,想逃離只怕是不容易。

“啊……”

光天化日之下,他怎么敢、怎么敢!

眼淚抑制不住的滴落下來(lái)。覺(jué)察到他的無(wú)助,男人握住她止不住戰栗的小手,將自己脖子上戴著(zhù)的懷表塞進(jìn)她的手中。

“等我,我會(huì )補償你,我一定會(huì )補償你的。”

蘇念漪無(wú)力的咒罵著(zhù),意識漸漸弱了下去。終于,她硬撐著(zhù)最后一口氣,憤怒地往身旁推了一把。

男人一聲悶哼,竟然很好欺負的倒向一邊,再無(wú)動(dòng)靜。

已經(jīng)是后半夜,這場(chǎng)酷刑,持續了將近五個(gè)小時(shí)。蘇念漪吃力的裹著(zhù)被撕碎的連衣裙,銀色的懷表纏在她的手腕上。她不惜的賠償,但是……她默默把懷表捏緊。

只要留下這個(gè),就是最好的證據。

蘇念漪艱難的往家的方向走著(zhù),心中有了謀劃。

等回到家,她就立刻打電話(huà)報警。只要行動(dòng)迅速,二十四小時(shí)之內,一定可以抓到罪犯。

屋外燈火闌珊,老舊的平房中傳來(lái)打罵聲。突然一聲巨響,蘇念漪強忍疼痛地沖了進(jìn)去。

只見(jiàn)頭發(fā)花白的父親倒在地板上,雙眼緊閉,完全失去意識。繼母汪悅癱坐在另一邊,見(jiàn)她進(jìn)來(lái),神色是從未有過(guò)的慌張,“你聽(tīng)到什么沒(méi)有?”

蘇念漪顧不得這女人的反應,她焦急地跪在父親身邊,不斷呼叫著(zhù)父親的名字。

可偏偏換不來(lái)一句回應,她深吸一口氣,渾身顫抖地掏出手機,撥打120.

父親被推進(jìn)急救室,初步判斷是腦溢血,病情沒(méi)有她想象中糟糕,可想要救活父親,仍舊需要一大筆錢(qián)。

“你們誰(shuí)去辦一下住院手續。”冷著(zhù)臉的護士,不帶感情地問(wèn)道。

蘇念漪無(wú)聲地看著(zhù)汪悅,可女人卻一副受驚的表情,“你別看我,我手里可沒(méi)什么錢(qián)。”

她不愿當著(zhù)外人的面與繼母發(fā)生爭吵,可父親的病情迫在眉睫,一點(diǎn)都耽誤不得。她微微朝護士小姐姐點(diǎn)了點(diǎn)頭,“我去辦吧。”

不算后期的療養,光手術(shù)費就達二十萬(wàn),蘇念漪提前預支了自己下一年度的學(xué)費,再借了一圈的親戚朋友,勉強湊到了十萬(wàn)塊錢(qián),可還有一半的費用……

蘇念漪攥緊了手中的銀行卡,她還有一個(gè)人可以求,即使她并不想。


電話(huà)不過(guò)響了三次就被接通,“有事?”一如既往諱莫如深,聽(tīng)不出情緒的男聲。

距離分手差不多也有一個(gè)月,蘇念漪沒(méi)有想與對方敘舊的打算,言簡(jiǎn)意賅的表明這通電話(huà)的來(lái)意。

安若臨不發(fā)一言,既沒(méi)有說(shuō)同意,也沒(méi)有拒絕。

忽然,那頭傳來(lái)一個(gè)熟悉的女聲,與前幾天和她煲電話(huà)粥的一致。

蘇念漪僵著(zhù)的身體差點(diǎn)堅持不住,無(wú)法置信地張口,“小曼?”

閨蜜嚴小曼的聲音傳了過(guò)來(lái),“前幾天才說(shuō)不原諒渣男,現在就忍不住哭求挽回了?”

滿(mǎn)是不屑鄙夷的語(yǔ)氣,與以往的溫柔大相徑庭。

蘇念漪之前就有懷疑過(guò)男朋友出軌,可萬(wàn)萬(wàn)沒(méi)想到那個(gè)人會(huì )是和她認識三年,情同姐妹的嚴小曼。

似是渾然不覺(jué)自己的無(wú)恥,嚴小曼干脆接過(guò)安若臨的手機,對著(zhù)話(huà)筒,態(tài)度無(wú)一不諷刺傲慢,“蘇念漪拜托你動(dòng)動(dòng)腦子好不好,像你這種又窮又土的女生,我怎么會(huì )跟你做朋友。要不是若臨,我看你一眼都嫌惡心??傊?,你們現在已經(jīng)分手了,識相的話(huà)就快滾,別再來(lái)電話(huà)。”

一席話(huà),讓蘇念漪心中不知是悲傷或是氣憤的情緒,在胸腔不斷翻涌。“我沒(méi)有想求復合,他之前讀書(shū)還有生活費都是我爸出的,你讓他連本帶利的還回來(lái),我立馬消失的無(wú)影無(wú)蹤。”

嚴小曼像是聽(tīng)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huà),“我們就是不還錢(qián)怎么樣,有本事你去告我呀,我看你有沒(méi)有錢(qián)去打官司,干脆這樣吧,你現在來(lái)我家,跟我磕三個(gè)響頭,我就把錢(qián)借給你。”

磕頭?

蘇念漪的眼神不由得滯住,呼吸驟然變得急促,見(jiàn)她沒(méi)有回應,嚴小曼笑地更加大聲,“給你一小時(shí)考慮,否則,你那死鬼爸爸就只能等死了。”

通話(huà)被掛斷,再去找人借錢(qián)怕是不可能的??梢ソo人渣磕頭,也真的辦不到。蘇念漪抬頭,無(wú)神的眼眸望向還在ICU觀(guān)察的父親,最后僅剩的一點(diǎn)點(diǎn)自尊心,被無(wú)盡的黑暗壓垮。

“一晚上兩萬(wàn)塊,如果放棄,爸爸應該堅持不到明天。”

她拜托護士照看一會(huì )父親,不帶一絲猶豫地離開(kāi)醫院。

嚴小曼家就在醫院附近,奢靡豪華的三層別墅,即使在整個(gè)省內都屈指可數。傭人們應該是被提前打過(guò)招呼,早早地打開(kāi)了大門(mén)。

可正當蘇念漪準備進(jìn)去,她所謂的“閨蜜”卻盈盈地走了過(guò)來(lái)。

“來(lái)的還挺快。”

安若臨與之一起。一段時(shí)間不見(jiàn),男生清俊斯文的面孔,看上去憔悴不少。這點(diǎn)倒是讓蘇念漪倍感意外。嚴小曼費盡心思搶到手的男人,怎么也不會(huì )委屈他才對!

算了,這不是她該操心的。

蘇念漪無(wú)聲地注視著(zhù)面前的兩個(gè)人。目光直接掠過(guò)安若臨,沒(méi)有多余的廢話(huà),拿出錄音筆,“既然是你提出來(lái)的,那我們先說(shuō)好,三個(gè)頭,三百萬(wàn),反悔的話(huà)我不會(huì )放過(guò)你。”

三百萬(wàn)對嚴家來(lái)說(shuō),只是九牛一毛,嚴小曼當然不會(huì )拒絕,不過(guò)……她仰了仰頭,“可以是可以,但是你得在這下跪。”


嚴氏的別墅,處于鬧市區,即使是工作日門(mén)前也人來(lái)人往。蘇念漪的臉瞬間變得蒼白,嘴唇不安地蠕動(dòng)了一下。

這一細微的動(dòng)作,被嚴小曼盡收眼底,她詭異一笑,“怎么,這就不肯了?那你滾吧。”

嚴小曼作勢要離開(kāi),可踏著(zhù)高跟鞋的腳才剛走一步,一雙長(cháng)臂擋在了她面前。“這么好的機會(huì ),你確定要浪費掉?”

男生開(kāi)口的第一句話(huà),想不到會(huì )是這個(gè)。蘇念漪抬眼望向一旁站立的少年,突然覺(jué)得有些可笑。

他們認識十幾年,到頭來(lái),他卻和另一個(gè)女人一起侮辱她。

“好,我跪。”既然來(lái)到了這里,擺明就是要把自尊心踩在腳下的。

可嚴小曼似乎還是不滿(mǎn)意,“不止要跪,還要喊著(zhù)嚴小姐,請您賞給我錢(qián)吧!”

磕三個(gè)頭算什么,只要一想起這三年,她親眼目睹面前這兩個(gè)人的柔情蜜意。她就恨不得撕碎蘇念漪那張人畜無(wú)害,清秀逼人的臉。

即使現在安若臨屬于她,也絲毫難減心中恨意。

“呵呵。”蘇念漪僵在原地,眉梢突然染上一抹嘲笑。她偏過(guò)頭,裝作疑惑不解的樣子,“你想盡辦法侮辱我,到底是對自己多沒(méi)信心。”

“你什么意思。”僅一句話(huà),嚴小曼嫵媚的身軀微微一晃,差點(diǎn)站不住。只能把全身的重量都壓在安若臨身上,男人配合地擁住她,可依舊沒(méi)為她說(shuō)一句話(huà)。

蘇念漪長(cháng)睫輕顫,強按住心中的痛意,嘴上絲毫不服軟。“畢竟是搶來(lái)的東西,你心里也不踏實(shí)吧。你既然能用錢(qián)侮辱我,想必也會(huì )錢(qián)討好男人。嚴小曼,你說(shuō)你到底多糟糕,要用錢(qián)去捆住一個(gè)我不要的男人。”

論口才,嚴小曼不是她的對手??涩F在到底是嚴氏的地盤(pán),嚴小曼氣急,指揮著(zhù)不遠處的傭人、保鏢。“你們跟我打她,打不死我就弄死你們。”

傭人保鏢向來(lái)知道大小姐的脾氣,不敢反抗,于是就真的要對蘇念漪動(dòng)手。

蘇念漪站在原地,并沒(méi)有退讓的意思。

有種你們打死我,打不死的話(huà),賠償的醫藥費,正好可以用來(lái)給爸爸看病。

她瞇起眼睛,思考著(zhù)是護頭還是臉,可半晌過(guò)去,扎實(shí)的拳頭卻并未砸到她臉上。

身邊忽然傳來(lái)打斗,求饒的聲音。蘇念漪依舊沒(méi)有睜開(kāi)眼,鼻尖處卻聞到一股熟悉的香味。

是男士的古龍水香,而上次她聞到的這個(gè)味道的時(shí)候……

她猛地把眼睜開(kāi),闖入眼簾的是七八個(gè)人高馬大的黑衣男子,地上嚴家的傭人保鏢倒了一地,幾乎每個(gè)人都掛了彩。嚴小曼被強押著(zhù)跪在地上,被嚇得鬼哭狼嚎。而安若臨,此時(shí)此刻卻不見(jiàn)了蹤影。

“這是什么情況?”她喃喃說(shuō)著(zhù),定睛一看才發(fā)現。昨晚那個(gè)與她有過(guò)魚(yú)水之歡的男人,居然再次出現在她面前。

陽(yáng)光下,男人佇立在原地。身材頎長(cháng)英挺,距離不近都能感受到身上散發(fā)出的,危險狠戾的氣質(zhì)。一雙鷹隼漆黑的眼眸,正死死盯著(zhù)她。透明的薄唇緊抿著(zhù),情緒昏暗不明。

“你別打我,懷表還給你!”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