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女頻言情 > 重生九零做首富

重生九零做首富

木然作者 著(zhù)

女頻言情連載

上一世,陸音慕母親慘死,懦弱無(wú)能的她從小寄人籬下,受盡欺負。一場(chǎng)爆炸,她破爛短暫的一生突然結束,可她不甘心,便帶著(zhù)想要暴富的心重生歸來(lái)。意外回到九零年代,這一年她六歲。這是一個(gè)來(lái)得及阻止所有悲劇的時(shí)間點(diǎn),她要改寫(xiě)上一世的發(fā)展。她虐渣渣,踩極品,在貧窮的年代里悶聲發(fā)大財!

主角:陸音慕   更新:2022-07-16 01:38: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陸音慕的女頻言情小說(shuō)《重生九零做首富》,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木然作者”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上一世,陸音慕母親慘死,懦弱無(wú)能的她從小寄人籬下,受盡欺負。一場(chǎng)爆炸,她破爛短暫的一生突然結束,可她不甘心,便帶著(zhù)想要暴富的心重生歸來(lái)。意外回到九零年代,這一年她六歲。這是一個(gè)來(lái)得及阻止所有悲劇的時(shí)間點(diǎn),她要改寫(xiě)上一世的發(fā)展。她虐渣渣,踩極品,在貧窮的年代里悶聲發(fā)大財!

《重生九零做首富》精彩片段

好吵。

藝術(shù)宮殿因為爆炸在快速倒塌,陸音慕耳邊全是噼里啪啦的響聲,身體被重物壓到的觸感還格外明顯。

“欠債還錢(qián)天經(jīng)地義,滾出來(lái)把錢(qián)還了。”

外面突然傳來(lái)的敲門(mén)聲讓陸音慕的腦子逐漸清醒,女人拔高的聲音更是在環(huán)境中顯得刺耳無(wú)比。

“別在屋頭裝死了,要我說(shuō),你出去賣(mài)又怎么樣,長(cháng)著(zhù)這樣一副好皮囊,不去被人騎真可惜了。”

這尖銳的聲音,陸音慕一輩子都不會(huì )忘記,正是將她母親逼上絕路的王嬸子。

王嬸子的話(huà)近在耳邊,陸音慕在渾渾噩噩中,猛然睜開(kāi)眼睛。

入眼便是周?chē)婆f的土墻壁,木門(mén)在王嬸子的敲打下已經(jīng)有些松動(dòng),房頂上破了一個(gè)小洞,讓寒風(fēng)直接灌入。

這是哪?

縮了縮脖子,陸音慕將身上的衣物拉緊一些,隨后往下便看到自己低矮的小身體,還有縮小版的手!

木然的轉過(guò)頭,她不可能置信的轉過(guò)頭,草席上的母親奄奄一息,陸音慕雙眼一紅,那句母親半天也叫不出口。

她至今都難以忘記,二十年前母親慘死在家中草席上的一幕。

而她原本在一場(chǎng)爆炸中就要丟了小命,可看著(zhù)周?chē)囊磺?,她?shí)在難以置信。

她是真的重生了!

并且重生回了九十年代,沒(méi)記錯的話(huà),這一年她才六歲。

眼看著(zhù)草席上的母親已經(jīng)病重到難以說(shuō)話(huà),她的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

上天垂憐讓她得以重生,可是為什么不早一點(diǎn),她也好救活她的母親。

“里面的小賤貨快點(diǎn)開(kāi)門(mén),別躲在里面不出聲,我知道你在家。”

王嬸子就差將木門(mén)一腳踹開(kāi),想到是她自己家的門(mén),她只能繼續在外面破口大罵,“再不給錢(qián),明日我就將你們母女二人趕出去!”

陸音慕穩了穩心神,將自己的眼淚擦了個(gè)干凈,隨后攥緊拳頭出了屋。

“王嬸子不怕將自己家的門(mén)敲爛,還得花錢(qián)找人來(lái)修。”陸音慕面無(wú)表情的開(kāi)口,臟黑的小臉上滿(mǎn)是堅定。

見(jiàn)陸音慕出來(lái),王嬸子終于找到了發(fā)泄口,“大人說(shuō)話(huà),小丫頭湊什么熱鬧,小小年紀不學(xué)好,毛還沒(méi)長(cháng)齊呢!”

王嬸子滿(mǎn)口臟話(huà),聽(tīng)的陸音慕一陣蹙眉。

“我出來(lái)是告訴嬸子,錢(qián)我明日就會(huì )想辦法給你,今天我媽不舒服。”陸音慕語(yǔ)氣冰冷,透露出跟這個(gè)年紀不一樣的老成感。

陳洛的病現在已經(jīng)到了最嚴重的程度,尤其是今天,她更不能離開(kāi)母親半步。

還沒(méi)等王嬸子開(kāi)口,陸音慕再一次開(kāi)口保證,“錢(qián)還不上,王嬸子讓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王嬸子一聽(tīng),臉上樂(lè )開(kāi)了花,要說(shuō)這小賤蹄子的母親陳洛還真是個(gè)美人,這小丫頭洗洗干凈也必然不會(huì )差。

想到這,她美滋滋的離開(kāi)了。

煩人的王嬸子終于走了,陸音慕這才進(jìn)屋,將窗戶(hù)全都關(guān)上,慢慢走近陳洛。

陳洛又咳血了,怕被陸音慕看到,她連忙挪動(dòng)身子去擋住床單上的血漬。

可這些天來(lái),床單已經(jīng)被咳出的血液染的四處通紅了。

陸音慕沉下目光,越來(lái)越恨幼時(shí)的自己的懦弱,甚至錯過(guò)了見(jiàn)母親的最后一面。

她強壓下淚花,笑吟吟的湊過(guò)去,要跟陳洛擠在一張床上。

溫熱的小身子緊緊的抱著(zhù)陳洛的身體,陳洛的體溫很低,就算是蓋著(zhù)棉被也暖和不起來(lái)。

陸音慕把小腦袋埋在陳洛的肩頭上,軟著(zhù)小童聲說(shuō):“媽媽?zhuān)医o你講故事好不好?”

“好。”陳洛氣若游絲的回答。

她的手像小時(shí)候那樣在陸音慕的背上拍打,力氣輕得像一片羽毛。

她知道,媽媽的日子到了。

“在遙遠的國家里,有一個(gè)小公主……”陸音慕甜甜的對陳洛笑著(zhù),一句一句的講著(zhù)。

陳洛的眼皮越來(lái)越重,拍打的手也安靜了下來(lái)。

陸音慕鼻腔發(fā)酸,幾乎要發(fā)不出聲音來(lái),但還是溫柔的講著(zhù)這個(gè)故事。

直到陳洛的手重重垂落,那微弱的呼吸也再也沒(méi)有。

陸音慕的句子突然頓住,她強忍著(zhù)痛得幾乎擰在一起的心臟,在陳洛的臉上親了一小口,說(shuō)了一句她上輩子從沒(méi)機會(huì )對陳洛說(shuō)的話(huà)。

“我愛(ài)您,媽媽。我愛(ài)您,媽媽。我愛(ài)您,媽媽。我愛(ài)您,我愛(ài)您,我愛(ài)您……”

聽(tīng)說(shuō)人死之后,最后喪失的是聽(tīng)覺(jué)。

那媽媽一定聽(tīng)到了吧,她這些遲來(lái)的愛(ài),和愧疚……

陸音慕?jīng)]有松手,緊緊抱著(zhù)那具逐漸冰冷的身體,那是媽媽的懷抱,媽媽的味道。

往后,她再也感受不到了。

我愛(ài)您,媽媽。

還有,媽媽對不起……

第二天清晨,王嬸子一大早就來(lái)敲門(mén)了。

陸音慕從床上爬起來(lái),看著(zhù)媽媽的尸體,深吸了一口氣,裝作無(wú)事發(fā)生的去打開(kāi)了門(mén)。

今天難得王嬸子給了兩碗熱飯,還送了一盆水來(lái),讓陸音慕好好的洗洗身子。

該來(lái)的始終會(huì )來(lái),躲不掉的。

陸音慕謝過(guò)王嬸子之后,自己吃了小半碗飯,把剩下的半碗飯留著(zhù),用那些水先給媽媽擦洗了身子。

然后跪在地上,給媽媽磕了三個(gè)響頭。

那纖瘦又干癟的小身體伏在地上,久久沒(méi)有起身。

她再也沒(méi)有媽媽了。

她用樹(shù)葉子包了剩下的半碗飯,將那一碗供在媽媽的床頭上,出了門(mén)。

現在是下農活的時(shí)間,不論男女大多都在田地里,沒(méi)人看得到她。

去外婆家的路她知道,陳洛帶著(zhù)她走過(guò)一次,只是成年人走十七八個(gè)小時(shí)就能到的路程,她磨破了腳丫,也還沒(méi)到。

路上餓了她就啃點(diǎn)已經(jīng)又冷又硬的白米飯,渴了就找小溪喝點(diǎn)水,好在她這些日子腸胃被王嬸子那些剩飯養的皮實(shí)了,也沒(méi)有鬧肚子。

實(shí)在是困極了,她就裹著(zhù)自己?jiǎn)伪〉囊律?,蜷縮在草堆子里睡過(guò)去了。

田園子里蟲(chóng)蟻都多,自媽媽病重不能下床后,她就再沒(méi)洗過(guò)澡,身上又臟又厚的泥垢成了天然的保護。

“不要臉的小婊子,還敢耍老娘,看老娘抓住她不扒了她的皮!”

“王嬸子,你瞧那邊草垛子上的小東西,是不是你要找的女娃?”


光照過(guò)來(lái),陸音慕被晃了眼睛,耳邊響起王嬸子的罵聲,她立刻睜開(kāi)雙眼警惕的望過(guò)去,正巧一眼對上了王嬸子憤怒的雙眸!

完了!

跑?

可一個(gè)成日里吃不飽飯的女娃子,滿(mǎn)腳掌腳跟的都是水泡,怎么可能跑得過(guò)這些天天下地干活的成年人!

“好你個(gè)小賤蹄子,藏到這兒來(lái)了!”王嬸子加快步伐跑過(guò)來(lái),伸手就要扯陸音慕的耳朵。

王嬸子帶的人可不少,幾乎小半個(gè)村子里的男丁都過(guò)來(lái)了,大家舉著(zhù)手電筒站在不遠處看熱鬧。

其中還有村長(cháng),雖然不知道王嬸子是用了什么借口這么興師動(dòng)眾的叫了村長(cháng)來(lái),但這些人來(lái)的正好!

陸音慕斂下眸中的冷意,先沖進(jìn)了王嬸子的懷里,“哇”的一聲哭了出來(lái)。

“嬸子,我媽媽睡著(zhù)了,不動(dòng)了。我想著(zhù)一定是媽媽沒(méi)吃飯,餓壞身子了……你逼著(zhù)我和我媽去接客給你錢(qián)花,我就想著(zhù)去外婆家里要些錢(qián)給你送來(lái),這樣你就會(huì )給我和媽媽飯吃了??赏饷婧煤?,慕兒好害怕!嗚嗚嗚……”

原本就瘦小的身板在寒風(fēng)下發(fā)著(zhù)抖,稚嫩的哭聲聽(tīng)起來(lái)格外凄慘。

王嬸子做的那些勾當,村子里誰(shuí)都知道,但任是誰(shuí)都不能放在明面上說(shuō)的。

現在主張經(jīng)濟發(fā)展,各個(gè)都以勞動(dòng)為榮,表面上誰(shuí)都一副正派的樣子,以那些皮相生意賺來(lái)的錢(qián)不齒。

所以王嬸子一聽(tīng),立刻慌了,一把扯開(kāi)陸音慕跟她撇開(kāi)關(guān)系道:“你瞎說(shuō)什么?明明是你們母女兩欠了我錢(qián),你媽和你主動(dòng)說(shuō)要用身子抵債的,你再敢胡說(shuō),小心我把你的嘴給你撕爛!”

王嬸子被一個(gè)小孩子把話(huà)逼到這份上,面子上過(guò)不去,抬手就準備真打陸音慕。

但高高抬起的手還沒(méi)落下去,就被村長(cháng)一把攔住了。

“我沒(méi)有胡說(shuō),您還拿了我母親的首飾!您拿沒(méi)拿,上您家找找就知道了!”

王嬸子不知道是村長(cháng),撒了潑的就回頭吐口水:“我呸,哪個(gè)不開(kāi)眼的攔著(zhù)老娘,今天我還非要教訓教訓這個(gè)信口胡說(shuō)的女娃子!”

村長(cháng)被吐了一臉的唾沫星子,臉色頓時(shí)鐵青一片,怒斥道:“王嬸子,你要沒(méi)拿,我會(huì )還你個(gè)清白,咱們回去再說(shuō)!”

“你們說(shuō)的是這個(gè)嗎?”眾人身后響起了一個(gè)清冽冷然的少年聲音。

大家紛紛回頭望過(guò)去。

只見(jiàn)那少年靠在門(mén)邊,帶了點(diǎn)邪氣的樣子,眉目都精致的不像話(huà)。

在這群透著(zhù)淳樸和農田氣息下的眾人映襯下,他仿佛是天上下來(lái)的謫仙,就連指尖把玩金飾的模樣都矜貴極了。

而他修長(cháng)的指尖上拿著(zhù)的,正是陳洛的金飾和翡翠鐲子!

“你怎么會(huì )有這個(gè)?”陸音慕顧不得腳疼,連忙跑過(guò)去伸手想拿。

可那少年長(cháng)臂一抬,微微后退的半步就和她拉開(kāi)了距離。

看他也不像是村子里的人,難道他就是王嬸子買(mǎi)賣(mài)姑娘做皮肉生意的老板?看這年紀,該是老板的兒子!

白生了這樣一幅好皮囊,吃的卻是人血饅頭,實(shí)在惡心!

王嬸子見(jiàn)少年,立刻慌了神。

村長(cháng)倒是熱絡(luò )的走了過(guò)來(lái),一掃臉上的陰霾,笑著(zhù)跟少年打招呼:“小故,你怎么回來(lái)了?”

“老宅里還有些東西,回來(lái)幫爺爺取過(guò)去。”蕭修祈語(yǔ)氣里帶著(zhù)點(diǎn)倨傲,疏遠的把村長(cháng)的熱絡(luò )打了回去。

但村長(cháng)絲毫不惱,還準備再寒暄,就聽(tīng)見(jiàn)陸音慕童稚的小聲音清冽的再將那話(huà)問(wèn)了一遍。

“你怎么會(huì )有這個(gè)?”

“當然是她賣(mài)給我的了。”蕭修祈說(shuō)著(zhù),緩步走進(jìn)去,看著(zhù)臉色蒼白的王嬸子問(wèn):“但沒(méi)想到這居然是敲詐拐騙來(lái)的贓物,既然都要鬧到警察局了,這東西我還是退還給你比較好。從我這里賣(mài)這得到的五百塊錢(qián),還給我吧。”

果然是王嬸子的上家!

還是一個(gè)出了事就推掉全部責任的黑心上家。

所有人一聽(tīng)蕭修祈的話(huà),立刻炸開(kāi)了鍋。

五百塊,可是一筆巨款!

王嬸子騙了人家這么金貴的東西私自賣(mài)了,還這樣苛待她們母女,叫罵聲更是一邊倒了,就連陳芝麻爛谷子的往事也有人拿出來(lái)說(shuō),就為了踩王嬸子一腳,讓大家明白自己和民眾和正義是站在同一條戰線(xiàn)上的。

從前對陸音慕漠不關(guān)心的人紛紛開(kāi)始摸頭安慰她,還主動(dòng)邀請她到自家去吃飯。

任王嬸子怎么哭喊冤枉都無(wú)用,東西自然也回到了陸音慕的手里。大家逼著(zhù)王嬸子給陸音慕母女道歉,陸音慕也不推辭,所有人都湊在那個(gè)小小的破屋子的門(mén)口。

陸音慕深吸了一口氣,推開(kāi)房門(mén)甜甜的叫了一聲:“媽媽?zhuān)一貋?lái)了!”

可話(huà)音都沒(méi)落,眼淚就像珠子似的不斷往下掉。

媽?zhuān)規е?zhù)惡人來(lái)給你磕頭認錯了……

媽?zhuān)职炙徒o你的東西我全部都要回來(lái)了,你是那么珍視這些首飾啊,你睜開(kāi)眼看看,它們都完好的回到我手里了……

所有人在門(mén)口等了半刻,才見(jiàn)那小姑娘慌慌張張的跑了出來(lái),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媽媽睡著(zhù)了不理我,媽媽的身上好冷,媽媽是不是生慕兒的氣了?是不是怪慕兒亂跑,不理慕兒了?村長(cháng)爺爺您幫幫慕兒,讓媽媽理一理慕兒吧!”

大家心中暗叫不好,這陳洛怕是死了!

但誰(shuí)都不肯進(jìn)那件又臟又破的小屋子,傳聞陳洛身上的臟病會(huì )傳染,過(guò)給人可怎么辦?

只有王大壯,二話(huà)不說(shuō)沖進(jìn)去,陳洛的身體已經(jīng)很僵硬了,臉色也蒼白的駭人,他用手探了探陳洛的鼻息,一把捂住了陸音慕的眼睛。

王嬸子逼死了陳洛,在所有人的叫罵和逼迫下給陳洛跪地磕頭。

陸音慕哭著(zhù),在村長(cháng)的操辦下,母親下葬在了村子外面的分堆里。

那天晚上,村長(cháng)找了個(gè)沒(méi)人住的小破屋讓陸音慕住進(jìn)去,家家戶(hù)戶(hù)都捐了點(diǎn)東西,棉被床褥枕頭起碼是齊全了。

她自己打了水洗澡。

“嘖!”

身后突然響起的聲音讓陸音慕警惕的繃起身子,伸手就將旁邊的衣物拉過(guò)來(lái)遮住了身子。

“擋什么,沒(méi)什么好看的。”

來(lái)人緩緩走進(jìn)來(lái)。

明明是進(jìn)別人的院子,卻從容矜貴的仿佛他才是這里的主人。

一身黑衣幾乎要跟夜色融為一體,他緩步走進(jìn)來(lái),隨意的坐在了一塊倒了的巨大樹(shù)根上,下巴維揚看著(zhù)陸音慕。

“你應該很缺錢(qián),要不要將這些東西再賣(mài)給我一次?”


“不用。”

沒(méi)由來(lái)的,陸音慕在他面前連乖巧順從都不想偽裝,冷冷的回絕,并側過(guò)了自己的身子。

盡管她現在只有九歲,身板和小男孩根本沒(méi)有區別,但畢竟她這殼子里套著(zhù)的是個(gè)近三十歲的靈魂??!

蕭修祈瞇了瞇眼睛,眸中興味更濃,到底轉身走了。

他前腳剛踏出院子,后腳陸音慕便聽(tīng)到女人尖銳刺耳的聲音從門(mén)口傳來(lái)。

“小小年紀就知道勾引男人了,真是跟她那婊子媽一個(gè)德行——”

陸音慕面色一冷,攥緊了拳頭,斂住眼中的厭惡,就看到王嬸子帶著(zhù)一群人浩浩蕩蕩地闖進(jìn)來(lái),一見(jiàn)她便眼前一亮,刻薄地指著(zhù)她的鼻子罵起來(lái)。

“大伙兒都看看!這衣服都沒(méi)扣上呢,我呸!”她啐了一口。

“王家嬸子?這是……”陸音慕似是茫然,有些無(wú)措地縮了縮頭,小聲開(kāi)口問(wèn)。

王嬸子半點(diǎn)闖入他人住宅的自覺(jué)都沒(méi)有,昂著(zhù)下巴,理直氣壯:“我剛剛就看到蕭家少爺進(jìn)來(lái),你個(gè)不要臉的小蹄子,毛都沒(méi)長(cháng)齊呢就使起狐媚手段來(lái)了!”

原來(lái)是他。

陸音慕抿了抿唇,眼中晦暗。

真是個(gè)大麻煩。

王嬸子卻沒(méi)理會(huì )她是個(gè)什么心情,見(jiàn)她不反駁,只當是心虛,更覺(jué)得自己有理有據,甚至得寸進(jìn)尺想上前去撕扯陸音慕的衣服:“一副騷樣!勾引人,我讓你勾引!撕了你這張皮——”

“婆娘,少說(shuō)兩句……”眼見(jiàn)著(zhù)她越說(shuō)越過(guò)火,還動(dòng)起手來(lái),王大壯的臉上顯出幾分窘迫,下意識地拉了一把·,“還是個(gè)丫頭……”

“還是個(gè)丫頭就要翻天了!”他不拉還好,一拉便激起了王嬸子的火氣,只見(jiàn)她面上帶上幾分譏諷,指著(zhù)他的鼻子便破口大罵起來(lái),“我看你是被迷了魂了!她是有多大的本事能勾得你這么向著(zhù)她,一股子狐臊味的東西。”

她站在那里,插著(zhù)腰罵得唾沫橫飛,王大壯臉色驟然變得青黑,不說(shuō)話(huà)了。

其余人也站在她身后,冷漠地做著(zhù)看客,竊竊低語(yǔ)著(zhù)什么,滿(mǎn)面鄙夷。

“小小年紀……做出這種事情可是要浸豬籠的。”

“現在到處都在打歪風(fēng)邪氣,我們村里可不能出這種丑事。”

“淹死她!”

不知是哪個(gè)流子先起的頭,頓時(shí)一片嘩然。

“淹死她!”看熱鬧的人頓時(shí)也叫喊起來(lái)。

喧囂聲大起來(lái),他們指指點(diǎn)點(diǎn)著(zhù),言語(yǔ)之間便要定下一條人命。

仿佛那不是一個(gè)活生生的有感情的人,是一只貓兒狗兒,是什么不值錢(qián)的東西。

燈火幽暗,陸音慕矗立在冰涼的夜色之中,沉默著(zhù),只是看他們討論著(zhù)自己的生死,冷漠得仿佛一個(gè)局外之人。

她太清楚這些人的嘴臉了,以至于此時(shí)提不起半點(diǎn)的不忿,只是好笑,好笑又悲哀。

吵嚷聲低下來(lái),陸音慕扯了扯唇角,從懷中掏出金飾,猛地舉起來(lái)。

“誰(shuí)能把我安全送出去,這些金子就歸誰(shuí)!”

少女的聲音清亮,響徹在院中,仿佛一塊巨石落入,霎時(shí)激起千重浪。

只是把人送出去就能拿一塊金子!這可不就是送上門(mén)來(lái)的橫財?

當即便有人站出來(lái):“我來(lái)!”

“丫頭別怕!叔在這里,今天誰(shuí)也別想動(dòng)你一根汗毛。”那人說(shuō)得正氣凜然,仿佛真是一個(gè)路見(jiàn)不平拔刀相助的英雄。

陸音慕卻認出來(lái),這人也是當初欺負她和媽媽那些人中的一個(gè)。

她斂下唇角的譏諷,眼神清澈無(wú)辜,仿佛當真是一個(gè)不諳世事的孩子:“真的嗎?那這些金子——”

可就歸他了?

她這話(huà)一出,便逼得其余人坐不住了。

現成的便宜誰(shuí)不想占?金子是多貴重的東西,哪怕就一小塊也夠一家子吃好些日子了!

“丫頭別聽(tīng)他的,他一個(gè)二流子能安啥好心思?嬸子送你出去。”一個(gè)女人站出來(lái),怒視著(zhù)男人,喊起來(lái)。

“少來(lái)這套,聽(tīng)叔的——”

院中頓時(shí)吵嚷一片,氣氛逐漸緊張起來(lái),眾人爭執著(zhù),仿佛方才還在叫囂著(zhù)淹死她的人不是自己。

“可是……可是這金飾就這么些……”陸音慕勾了勾唇,面上卻無(wú)辜地愣在了原地,仿佛有些傻眼,看看這個(gè),又看看那個(gè)。

嘶。

那個(gè)二流子頓時(shí)急了,朝女人揮了揮拳頭,威脅著(zhù):“你要跟我搶?zhuān)?rdquo;

“少在老娘這裝大尾巴狼,誰(shuí)不知道你是個(gè)什么東西?還想動(dòng)手不成!”女人半點(diǎn)不退讓?zhuān)p手叉腰,眉頭倒豎,對峙起來(lái)半點(diǎn)不落下風(fēng)。

“先把金子拿到了,再一人分一點(diǎn)就是了。”

也有人在中間和稀泥,卻仿佛全然忘記了這金子是陸音慕的,而不是什么可以隨意分配的公有資產(chǎn)。

陸音慕眼中的厭惡與嘲弄一閃而過(guò),也開(kāi)了腔:“可是媽媽只給我留下了這一個(gè)呀,叔叔嬸子們這么多,哪里夠分。”

這話(huà)一出,就是往烈火里添了一把柴。

“媽的,老子倒要看看今天誰(shuí)敢斷我財路。”二流子早就把她的金子當作了囊中之物,連怎么揮霍都想好了,此時(shí)哪里愿意分出去?立即擼起了袖子,往女人臉上就是一拳。

“你敢打我?他爹,你是死人不成!”女人立即哭嚷起來(lái),聲音尖利刺耳。

不知是誰(shuí)起了個(gè)頭,人群便由爭吵改為動(dòng)起手來(lái),打成一團,女人的叫罵和男人拳腳的碰撞交織著(zhù),混亂至極。

多像一群爭食的野狗啊。

陸音慕微微歪著(zhù)頭,斂下嘴角微微翹起的弧度,做出一副緊張著(zhù)急的模樣,無(wú)措地喊著(zhù):“別打了!”

嘴上如此喊著(zhù),卻沒(méi)有半點(diǎn)動(dòng)作的意思。

他們打得越狠,場(chǎng)面才對她越有利。

再說(shuō),方才他們商量著(zhù)怎么弄死她的時(shí)候可不曾有過(guò)半點(diǎn)惻隱,此時(shí)她自然也不會(huì )有同情。

蕭修祈站在院門(mén)口,將自己的身體隱藏在陰影之中,窺見(jiàn)她眼底的涼薄,不由得微微挑眉。

她恨不得這群人死。

他突然意識到。

走出不過(guò)幾步,院中就吵起來(lái),他又不是聾子,自然是聽(tīng)見(jiàn)了的,這才去而復返。

若說(shuō)方才的他還想出來(lái)幫這小丫頭一把,現在的他卻想看看沒(méi)有自己插手,她能做什么了。

陸音慕?jīng)]有發(fā)現暗中窺視的目光,只是冷冷地望著(zhù)院里的混亂,盤(pán)算著(zhù)退路。

只是不等她下一步動(dòng)作,便聽(tīng)得一陣哭天喊地,一個(gè)女人沖了進(jìn)來(lái),口中嚷嚷著(zhù)。

“死了!死了!”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