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女頻言情 > 長(cháng)安有桃不負韶華

長(cháng)安有桃不負韶華

桃圓奈奈醬作者 著(zhù)

女頻言情連載

他是少年將軍,她是南朝最美麗,最受寵的公主。易沖浩浩蕩蕩,班師回朝,他終于建功立業(yè),擁有迎娶韶華的資格了。她始終相信,自己的易哥哥一定會(huì )回來(lái)迎娶自己的。大婚之后,兩個(gè)人過(guò)了一段時(shí)間的平靜日子,夫妻琴瑟和鳴,舉案齊眉。卻不料,韶華懷上易沖的孩子時(shí),他又要出征了!她知道男兒志在四方,自己不該成為他的牽絆,卻還是舍不得放他走。

主角:易沖,韶華   更新:2022-07-16 01:45: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易沖,韶華的女頻言情小說(shuō)《長(cháng)安有桃不負韶華》,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桃圓奈奈醬作者”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他是少年將軍,她是南朝最美麗,最受寵的公主。易沖浩浩蕩蕩,班師回朝,他終于建功立業(yè),擁有迎娶韶華的資格了。她始終相信,自己的易哥哥一定會(huì )回來(lái)迎娶自己的。大婚之后,兩個(gè)人過(guò)了一段時(shí)間的平靜日子,夫妻琴瑟和鳴,舉案齊眉。卻不料,韶華懷上易沖的孩子時(shí),他又要出征了!她知道男兒志在四方,自己不該成為他的牽絆,卻還是舍不得放他走。

《長(cháng)安有桃不負韶華》精彩片段

“阿柳,易將軍這會(huì )兒應是在大殿上了吧?”

我起身走到窗前,朝著(zhù)金鑾殿的方向看去。

陽(yáng)春三月,屋外的雨不知何時(shí)停了,它似乎也很會(huì )挑時(shí)辰,我記得剛入春的時(shí)候,長(cháng)安連著(zhù)下了好幾天的雨,綿綿細絲,云霧迷蒙,還帶著(zhù)一絲微涼。

“易將軍早已入殿了,這會(huì )兒應是在封賞了!”

父皇走的早,皇兄在他十七歲時(shí)便被擁立為帝,時(shí)隔一年,易老將軍過(guò)世,易哥哥接替父職,輔佐新皇。

于是,他便有了五年的戎馬生涯。

“公主,殿外易將軍求見(jiàn)!”

我殿內的侍從前來(lái)向我稟報。

“還真是說(shuō)曹操,曹操就到,公主,阿柳去把易將軍請進(jìn)來(lái)!”

沒(méi)一會(huì )兒功夫,我的易哥哥就站在了我的房門(mén)外。

“公主......”

我聽(tīng)見(jiàn)耳邊傳來(lái)熟悉的聲音。

“阿柳去準備些點(diǎn)心,順便把公主釀的桃花酒挖出來(lái),好給你們敘舊。”

要不說(shuō)這小丫頭有眼力見(jiàn)呢,沖著(zhù)我們意味深長(cháng)地笑了笑,而后顧自退下了。

“易哥哥,你回來(lái)了!”我目不轉睛地盯著(zhù)眼前這個(gè)俊逸郎朗的男子,仿佛下一秒就會(huì )消失不見(jiàn)一般。

他步履堅定地朝我走來(lái),癡癡地對著(zhù)我笑,好像要將我揉進(jìn)他的眼中。

“韶華,我好想你......”

他的聲音如玉石一般,字字敲打我心,沒(méi)人的時(shí)候,他總愛(ài)叫我的閨名,而我,格外喜歡聽(tīng)他這樣喚。

他突然從身后拿出一頂漂亮的花環(huán),說(shuō)要送給我。

“這是今日班師回朝途中,長(cháng)安百姓熱情饋贈。”

我正望著(zhù)這花環(huán)發(fā)呆之際,他忽然一個(gè)打橫將我抱起,我一個(gè)激靈驚呼出聲,耳邊卻聽(tīng)得他說(shuō):“公主在窗邊站了許久了,讓末將帶公主稍作休息!”

我稍稍?huà)暝讼?,但最終拗不過(guò)他,索性躲在他懷里嬌羞似的笑,兩手掛在他頸間。

他將我抱進(jìn)床閨,我倆半坐在床邊,我將那頂漂亮的花環(huán)順手放置床的一邊,然后我靠在他肩頭,而他卻很安分地,只是抱著(zhù)我,看著(zhù)我笑。

“韶華,還記得冬日我走前對你的承諾么?”

我害羞般地低下頭去,點(diǎn)了點(diǎn)頭。

“皇上已經(jīng)答應讓我娶你了!我答應你的事,必然說(shuō)到做到。”

“易哥哥,我一直都相信,我知道,你會(huì )回來(lái)娶我,你一定做得到!”

我堅定地說(shuō)著(zhù),手不自覺(jué)地撫上他的臉頰,他瘦了!

這一去大半年,早些年臉上看著(zhù)還有些肉,現在卻變得棱角分明,顯得鼻翼越發(fā)高挺了,深邃的眼窩滿(mǎn)是倦意與疲態(tài),就連唇色都是發(fā)白的。

真不知道這半年他在邊關(guān)是怎么過(guò)的,想到這,心忽然疼了一下。

“韶華,你可愿嫁與我?”

他真誠得如同大男孩一般,我朝他清脆一笑:“我的心意易哥哥還不知么?我,自然是愿意的。”

他雙眸含笑,將我壓在身下,親了親我的額頭,我的臉瞬間通紅如火。

他一邊玩弄著(zhù)我的發(fā)絲,一邊沙啞著(zhù)嗓音在我耳邊喃喃低語(yǔ)。

忽然,他緊皺眉頭,神色痛苦扭曲。

我忙扶起他:“易哥哥,怎么了?”

只見(jiàn)他一手捂著(zhù)腰腹,一手強撐著(zhù)床頭,一些細密的汗珠從他額頭滴落。

有深紅色的血液從他腰間滲出。

“易哥哥,你到底哪兒不舒服,可別嚇我!易哥哥!易哥哥??!”

我急得差點(diǎn)哭出來(lái)。

“阿柳,快,快宣太醫!快??!”

我喊來(lái)了阿柳,她推開(kāi)門(mén)看見(jiàn)屋內景象,也被嚇得不輕,跌跌撞撞地跑去找太醫。

“小傻瓜,哪用得著(zhù)太醫,你的易哥哥常年征戰,受傷乃家常便飯,不用擔心我,咳咳…”

話(huà)還未說(shuō)完便是一陣猛烈地咳嗽,呼吸也開(kāi)始急促起來(lái),我的心一下揪緊了!

“別說(shuō)話(huà)了,易哥哥,你別說(shuō)話(huà)了,我好害怕……”


當太醫揭開(kāi)他的衣衫,露出腰腹部那近乎手掌一般大小的傷口時(shí),我的眼眶立時(shí)泛紅了,滴滴淚珠不受控制地落下來(lái),濕潤了面頰。

難怪他今日面色不好,嘴唇又泛白,原是如此!

那傷口還在往外汩汩涌血,似乎怎么都止不住,他那身純白色的里衫早已被血液浸染,不堪直視!

太醫說(shuō)他高燒不退,現又血流不止,好在發(fā)現及時(shí),再晚一點(diǎn)屬實(shí)危險。

我讓阿柳去把軍醫找來(lái),詳細詢(xún)問(wèn)了易哥哥的傷情。

原來(lái)他入城前只讓軍醫匆匆處理了傷口,軍醫交代他,封賞結束后要立刻回將軍府換藥,可左等右等就是不見(jiàn)人,軍醫又無(wú)法擅自進(jìn)宮,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

我一下就明白了,趴在他身上哭得更兇了,這個(gè)大傻子,為了見(jiàn)我連命都不要了么??!

接下來(lái)我命人將我殿中隔壁耳房打掃了出來(lái),我實(shí)在不放心他一人回將軍府養傷。

那一夜,我忙前忙后喂他喝藥,喝水,幫他換額頭巾帕退燒,直忙到后半夜,累得趴在床沿邊,睡著(zhù)了。

宮中雞叫打鳴時(shí),天邊一抹微亮將我喚醒,我揉揉惺忪的睡眼,一個(gè)溫暖寵溺的眼神正與我對視。

我欣喜若狂:“易哥哥,你醒了?身體如何?有沒(méi)有難受的地方?我幫你傳太醫!”

我正欲起身,卻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緊緊抓住,我回頭,看見(jiàn)易哥哥輕輕搖了搖頭,語(yǔ)氣有些軟棉:“韶華,別忙活了,過(guò)來(lái)陪陪我吧。”

不知為何,他一叫我,我的心總能一下子平和下來(lái),也許這就是心安的感覺(jué)吧!

我乖乖躺在他身邊,刻意保持一部分距離,怕碰到他的傷口。

“韶華,你不該把我留在你的寢殿,這不合規矩!”

易哥哥即使說(shuō)著(zhù)這話(huà),語(yǔ)氣也是極溫柔的,我知道,他不舍得責怪我。

我嘟囔著(zhù),有些賭氣。

“易哥哥還說(shuō)我呢,受傷了也不告知我,昨日軍醫讓你封完賞要及時(shí)回去,你偏偏待在我這兒,太不顧及自己性命了,若不是發(fā)現早…我…我…”

“韶華是怕自己變成小寡婦么?”

易哥哥看著(zhù)我,意猶未盡地笑,我一語(yǔ)驚塞,臉頰倏然紅了,又急又羞道:“都這個(gè)時(shí)候了,你還笑得出來(lái),易哥哥總這樣拿我打趣。”

“好了韶華,不跟你開(kāi)玩笑了,我今日該回將軍府了,我已在公主寢殿待了一夜,這對你已然造成影響,我們畢竟還未成親,如若一直待在這里…..”

他話(huà)還未說(shuō)完,就被我一根纖纖手指封住了嘴唇。

“我堂堂南朝公主,這點(diǎn)事情還怕外人議論么?況且我們問(wèn)心無(wú)愧,再者,皇兄早已在大殿上同意了我倆的婚約,金口一言,如同圣旨,我便無(wú)需顧及這些虛頭巴腦的禮儀了!”

我抬眸用堅定的目光看向他,又說(shuō)道:“易哥哥的用意我又豈會(huì )不知?但比起那些,你的性命對我來(lái)說(shuō)更重要,不是么?”

他那黑曜石一般的眼睛在看向我時(shí),帶著(zhù)柔柔的光。


后來(lái),易哥哥在我殿中休養了個(gè)把月,到底是習武之人,又常年帶兵打仗,傷情好的很快。

不日,我們的賜婚也一道下來(lái)了!

于是,皇宮上下以及將軍府都在為了我倆的婚事奔波忙碌。

在我出嫁的前一日,皇兄把我召見(jiàn)到他的承德殿中,與我語(yǔ)重心長(cháng)地說(shuō)了一番話(huà)。

“韶華,你明日便要出嫁了,想著(zhù)從前小小的你,一下子長(cháng)成大姑娘了,朕竟有些不舍得了…..”

秉燭夜談下,燭光昏暗,我看不清皇兄此時(shí)的表情。

“皇兄,您一向最寵我,將軍府就在長(cháng)安,只要皇兄想韶華了,韶華帶著(zhù)駙馬多多回來(lái)便是!臣妹只希望皇兄不要總讓駙馬駐守邊關(guān),以免韶華相思之苦??!”

“哈哈!這還沒(méi)嫁過(guò)去呢,就如此向著(zhù)自己的夫君了,得得得,朕這妹妹算是白疼了!”

我憨憨一笑:“皇兄快別拿我打趣了!你們兩個(gè)都是韶華最重要的人,哪有偏心之說(shuō)的。”

皇兄押了一口茶,面色逐漸凝重,他鋒利的眸子看向我,情意深長(cháng)地對我說(shuō):“韶華,你是朕同出一脈的嫡親,母妃走的早,如今父皇也離我們而去,朕只想保護好你,雖知你從小心屬于他,但若婚后他敢欺負慢怠你,朕定不會(huì )輕饒了他!”

我燦燦笑道:“皇兄,易哥哥的為人你我都清楚不過(guò),再說(shuō)他可不敢欺負我,韶華從小嬌生慣養,被皇兄寵壞了,不欺負他就不錯了。”

皇兄凜冽一笑:“韶華,你只管記住,你永遠是這南朝最尊貴的公主,而朕永遠是你的后盾,不管到什么時(shí)候,你永遠是朕的皇妹!”

這時(shí)候的我,一慣沉浸在即將為人妻的喜悅中,尚未深究皇兄話(huà)語(yǔ)里的含義。

大婚足足備了一月,四月,我在長(cháng)安桃花盛開(kāi)的日子里,與我心愛(ài)之人永結秦晉之好!

那一日,我開(kāi)心極了!鳳冠霞帔占滿(mǎn)了床鋪,我靜靜地等著(zhù)我的新郎。

夜漸深,我聽(tīng)見(jiàn)房門(mén)被推開(kāi)了,有一人足下稍顯踉蹌,向我走來(lái),停在了我面前。

“夫人,這廂有禮了!”

我盈盈一笑,內心只覺(jué)他如若放下將軍這重身份,簡(jiǎn)直就是個(gè)孩子。

他用玉如意將我頭上的喜怕挑起,我立時(shí)聞到了他身上厚重的酒味,稍稍用手掩了掩口鼻。

“易哥哥,頭一次見(jiàn)你喝這么多酒,身子好了也不能這樣亂喝的。”

他卻不言語(yǔ),只是坐在我身邊,醉意點(diǎn)星眸,他閃著(zhù)澄亮的雙眸,玩味似的看著(zhù)我,酒氣氤氳,勾起他那似煙波霧靄的笑容,使得房間內滿(mǎn)是曖昧的意味。

我自然明白,花好月圓夜,洞房花燭美良辰,春宵一刻值千金!

他終于收拾起方才的不羈,與我兩兩相望,溫柔地握住我的手放在了他胸前心口處。

“韶華,易哥哥今日高興,賓客熱情,就陪他們多喝了幾杯,夫人千萬(wàn)別怪罪,為夫這不是來(lái)陪你了么…..”

“易哥哥何時(shí)也學(xué)得這般沒(méi)正經(jīng)…..”

我佯裝生氣,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卻被他抓得越緊了。

他從身邊端起一杯酒遞給我,然后自己也拿起一杯,這是合巹酒,成婚的新人只要喝下它,意為合而為一,夫妻二人從此同甘共苦,患難與共!

我倆毫不猶豫地將其一飲而盡。

大抵是喝了酒的緣故,他的臉越發(fā)紅了,而我不消說(shuō),全身只覺(jué)熱得難受。

他終于不再抓著(zhù)我的手了,而是將我頭上那頂繁復的鳳冠拿了下來(lái),我頓時(shí)覺(jué)得輕松異常。

他看向我的眼神也越發(fā)柔和,耳邊傳來(lái)他慵懶渾厚的聲音:“韶華,我終于娶到你了…..”

“你知道么?幼時(shí)我總隨父去往邊塞,跟著(zhù)父親在那里學(xué)著(zhù)如何帶兵打仗,如何上陣殺敵,直到父親走后,我接替父職替新皇守了五年江山。”

他撫著(zhù)我的發(fā)絲,眼神極盡寵愛(ài)。

“自上次受傷之后,越發(fā)得想要留在你身邊了,好在,上天眷顧,能在今日讓你我年歲共枕。”

他說(shuō)這話(huà)時(shí),眼底的渴望與愛(ài)被我捕捉到了。

“韶華愿與夫君琴瑟和鳴,歲歲年年長(cháng)相守。”

我眸光清明,紅顏粉黛,淺笑回應。

夜深露重,帳暖朦朧,衣衫褪卻,只剩一對佳偶鴛鴦交合,他滿(mǎn)是柔情地親吻我的額頭,眼睫,頸項,所有觸手可及的地方。

我在他深邃的眼眸中,看到了一種深情的溫柔,這種溫柔,鎏光漣漪,可融萬(wàn)物。

我想這世上什么都可以作假,唯有愛(ài)不能,纏綿悱惻間,他一遍遍喚著(zhù)我的閨名,而我任由著(zhù)讓自己著(zhù)迷,留戀,陶醉。

最終花開(kāi)并蒂,鸞鳳齊鳴。

我想此生我只愿做那個(gè)只羨鴛鴦不羨仙的人。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