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女頻言情 > 王牌冤家毒舌老公求放過(guò)

王牌冤家毒舌老公求放過(guò)

林婉約作者 著(zhù)

女頻言情連載

左沐妍是時(shí)尚女王,性格強悍霸道,長(cháng)相嬌美可人。一場(chǎng)陰差陽(yáng)錯的緣分,她邂逅了毒舌律師廖希凡,兩個(gè)人不打不相識,緣分就此結下。被迫產(chǎn)生交集的兩個(gè)人,互相試探,彼此不斷深入了解,最終深深?lèi)?ài)上。左沐妍遇見(jiàn)廖希凡,是她一輩子最大的幸運,他又何嘗不是……

主角:左沐妍,廖希凡   更新:2022-07-16 02:15: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左沐妍,廖希凡的女頻言情小說(shuō)《王牌冤家毒舌老公求放過(guò)》,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林婉約作者”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左沐妍是時(shí)尚女王,性格強悍霸道,長(cháng)相嬌美可人。一場(chǎng)陰差陽(yáng)錯的緣分,她邂逅了毒舌律師廖希凡,兩個(gè)人不打不相識,緣分就此結下。被迫產(chǎn)生交集的兩個(gè)人,互相試探,彼此不斷深入了解,最終深深?lèi)?ài)上。左沐妍遇見(jiàn)廖希凡,是她一輩子最大的幸運,他又何嘗不是……

《王牌冤家毒舌老公求放過(guò)》精彩片段

有人說(shuō),相愛(ài)是兩個(gè)人的事,分手卻是一個(gè)人的事。而這世上總有一些人會(huì )為了別人的事而傷害自己,藍百合就是其中一個(gè)。

收到被分手的短信,她做了兩件事,第一件事,她爬上了三十六層樓高的天臺,第二件事,是把電話(huà)打給了二十八層的左沐妍。

左沐妍穿著(zhù)艷紅色的連衣裙,白色小西服,腳底踩著(zhù)十公分的高跟鞋,氣喘吁吁的爬了八層樓之后,站在了藍百合面前。

“你要跳樓……也要說(shuō)臨終遺言吧,我要聽(tīng)……遺囑也……得歇會(huì )吧。”左沐妍手掐腰,扶著(zhù)天臺欄桿,立在左沐妍不遠處氣喘吁吁的念道。

藍百合眼角含淚,帶著(zhù)幾分抽咽朝左沐妍低聲道:“他和我分手了,他要和別人結婚了,他早就有別的女人了。”

左沐妍定了定神,還沒(méi)說(shuō)話(huà),藍百合便轉身朝平臺邊走去。

“喂喂喂,一個(gè)男人不至于吧,你想想你媽?zhuān)胂肽惆?,想想我,想想家里的小貓小狗小花小?hellip;…”左沐妍連連道,試圖朝藍百合走過(guò)去,可是藍百合一聲高喝,左沐妍又不由的定在了原地。

“社長(cháng)……”有人大聲喊著(zhù),沖上了天臺,朝左沐妍小跑了過(guò)去。

“你跑上來(lái)做什么,110、119、120都召喚過(guò)了嗎?”左沐妍厲聲喝道。

“警車(chē)、救護車(chē)都來(lái)了,不過(guò)……”左沐妍的助理凱西話(huà)沒(méi)說(shuō)完,幾個(gè)黑色的身影便大步走上了天臺。

廖希凡帶著(zhù)兩個(gè)人,大步走了過(guò)來(lái),身上穿著(zhù)筆挺的黑色西服,俊秀的五官帶著(zhù)冰冷的表情,定定的站在了左沐妍面前。

“廖總,我給您介紹,這位是……”凱西的話(huà)沒(méi)說(shuō)完,廖希凡便轉身冷冷道:“不必了。”

一個(gè)冷淡的聲音劃過(guò)左沐妍的耳邊,一個(gè)犀利的目光一閃而過(guò),看向了平臺邊的藍百合,雖然左沐妍突然覺(jué)得有種被輕視了的感覺(jué),但面對遠處要跳樓的藍百合,也顧不得這輕蔑的眼神了。

“首先,我鄭重其事的告訴你,你選擇了一個(gè)極其簡(jiǎn)單的解決方式,你所處的位置是MC時(shí)尚大廈,三十六層樓的天臺,我可以向你保證從這跳下去,你的骨頭都會(huì )碎成渣,你不用擔心火葬場(chǎng)的火沒(méi)有把你燒成灰。”廖希凡立在藍百合不遠處,雙手塞在褲兜,左右徘徊著(zhù),淡淡的念道。

“喂,你什么人,哪里來(lái)的,你知不知道你在說(shuō)什么?”左沐妍一個(gè)箭步?jīng)_上去,大力拉了廖希凡的手臂,卻迎上廖希凡怒視的目光。

沒(méi)有聽(tīng)到廖希凡的任何回答,接著(zhù)便又被輕易的忽略。

廖希凡怒目瞪了左沐妍一眼,轉頭朝藍百合接著(zhù)道:“對了,還有一個(gè)好處,忘了告訴你,我以一個(gè)律師的身份向你保證,拋棄你的男人絕對不用對你的死,承擔任何法律責任,就連道德譴責也未必成立,另外他可以擺脫你這個(gè)他手中的廢棄品,甚至連送去廢品場(chǎng)的車(chē)費都省了。”

聽(tīng)到這,左沐妍有些意識到了什么,藍百合也默默轉過(guò)了身,漸漸蹲了下來(lái)。

“如果我是你,這個(gè)時(shí)候,絕對不會(huì )去想什么爸爸,媽媽和某些不相干的人。”廖希凡說(shuō)著(zhù),朝左沐妍斜視了一眼,接著(zhù)道:“想想那個(gè)拋棄的男人就夠了,要么跳下去,要么活下去。”

廖希凡說(shuō)完,便接過(guò)了身后人遞過(guò)來(lái)的墨鏡,帶上墨鏡又朝沐妍這邊看了過(guò)去,冷哼一聲到:“這世上總有一些自以為是,胸大無(wú)腦,不負責任的人,真是百年難得一見(jiàn)。”


廖希凡丟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話(huà),便轉身大步而去,左沐妍睜圓了眼睛看著(zhù)離開(kāi)的廖希凡,一時(shí)間愣住了。

“這是在罵我嗎?”左沐妍瞠目結舌,怒不可揭的念著(zhù),轉眼朝凱西看去的時(shí)候,才發(fā)現凱西已經(jīng)拉下了平臺上的藍百合。

看到藍百合無(wú)恙,左沐妍轉身大步追了出去。

沐妍在追上廖希凡的時(shí)候,廖希凡已經(jīng)到了公司十二樓的接待大廳。三個(gè)人的身影在來(lái)往的工作人員中顯得格外矚目。

沐妍一個(gè)眼神,周邊的保安便齊刷刷的聚了過(guò)來(lái)。

“社長(cháng)。”幾個(gè)人俯首稱(chēng)道。

“給我攔下他們。”沐妍立在樓上的欄桿旁淡淡道,兩個(gè)保安便從滾動(dòng)電梯下了樓,嘴里還朝對講機念著(zhù)什么。

“十二樓103號,104號,攔住電梯口來(lái)人……”保安念著(zhù),沐妍不由的唇角輕揚。

旁邊的凱西朝沐妍湊近了些低聲到:“社長(cháng),這么做不太好吧,他可是……”

沐妍聞聲朝凱西瞪了一眼到:“我知道他是誰(shuí),只是沒(méi)想到他會(huì )這么囂張。”

沐妍低聲念著(zhù),再次朝樓下看去的時(shí)候,廖希凡三個(gè)人已經(jīng)被保安攔住,請到了十二樓接待大廳的休息廳。

沐妍輕嘆一聲,大步下了樓。

雖然隔著(zhù)墨鏡,但沐妍仍然能夠感覺(jué)到墨鏡背后那雙要殺人的目光。

“你當我MC是什么地方,你想來(lái)就來(lái),想走就走。”沐妍雙手環(huán)抱厲聲念道。

面前的廖希凡在沐妍面前站定了片刻之后,卻一言不發(fā),倒是身后的一個(gè)抱著(zhù)文件,身著(zhù)黑色女裝西服的女人朝前走了一步到:“不好意思,左社長(cháng),您在我們約定談合約的時(shí)間去做別的事情,顯然您合作的誠意還是有待商榷的。”

“你錯了,你們在約定的時(shí)間內,沒(méi)有出現,就已經(jīng)違背了我們的約定。”沐妍定定道。

“只是遲到了兩分鐘……”女人的話(huà)說(shuō)了一半,廖希凡另外一邊衣著(zhù)一樣的男人便插嘴道:“如果你們的接待在核實(shí)我們身份的時(shí)候少兩分鐘……”

“既然選擇來(lái)我們MC談合作,就應該遵從我們MC的規定。”沐妍脫口喝到,定定的朝廖希凡看去,在沉默了片刻的廖希凡摘了臉上的墨鏡朝沐妍看了過(guò)去到:“OK,你就是MC時(shí)尚雜志的社長(cháng)嗎?”

“請賜教。”沐妍沒(méi)好氣的說(shuō)著(zhù)。

“不敢當,不過(guò)有幾句話(huà)確實(shí)要說(shuō)一下。”廖希凡說(shuō)著(zhù),將墨鏡遞給了旁邊的人,朝沐妍走近了些,上下打量著(zhù),帶著(zhù)幾分輕視的目光道:“首先,你作為MC的首席執行,隨便離開(kāi)和我們約定的現場(chǎng),丟下一群不明所以的人來(lái)接待我,這是不禮貌的行為,我很介意,其次,你要你的部下阻攔你的貴賓,強行押置到某處,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我會(huì )保留對你公司,及你個(gè)人的起訴權,另外……”

廖希凡念著(zhù),看著(zhù)沐妍眉頭緊皺,壓制怒氣的臉,卻沒(méi)有任何的退讓?zhuān)吹钩渥呓艘徊降剑?ldquo;作為一個(gè)時(shí)尚頂端的人物,你穿這身讓我無(wú)語(yǔ)的衣服來(lái)接待我,是對我的極其的不尊重,一個(gè)極其不尊重我的人,我覺(jué)得沒(méi)有必要讓我在浪費時(shí)間。”

廖希凡說(shuō)著(zhù),朝后退了一步看著(zhù)沐妍到:“我覺(jué)得我的話(huà)已經(jīng)足夠可以讓你反思一整天了,抱歉,在你反思期間,我不能和你交談我們的合作協(xié)議。”

看著(zhù)沐妍定在原地,啞口無(wú)言,廖希凡用一種勝利的姿態(tài),轉身而去,可是沒(méi)想到在轉身幾步之后,卻聽(tīng)到了沐妍的追喊聲。

“等一下。”沐妍喊著(zhù)朝廖希凡走了過(guò)去。


聽(tīng)到沐妍的喊聲,廖希凡等人不由的停了下來(lái),轉頭朝沐妍看了過(guò)去。

沐妍看著(zhù)廖希凡輕做一笑接著(zhù)道:“那個(gè),不好意思,你叫什么來(lái)著(zhù)……”

“廖希凡,LS國際律師……”廖希凡定定言道,只是話(huà)沒(méi)說(shuō)完,沐妍便脫口到:“哦,廖稀飯是吧,我有接到董事會(huì )的指令與你們合作,不過(guò),有句話(huà)說(shuō)的好,聞名不如見(jiàn)面,傳聞中律師界的天才,也不過(guò)如此,我不僅對你的專(zhuān)業(yè)素養和眼光有所質(zhì)疑,我對你人品更加不敢恭維,我相信LS,不過(guò)你就算了,不過(guò)是一碗稀飯而已。”

沐妍說(shuō)著(zhù),朝廖希凡定定的看了過(guò)去,廖希凡還沒(méi)說(shuō)什么,身邊的女人便搶先一步,剛要開(kāi)口說(shuō)什么,廖希凡伸手阻止了她,繼而朝沐妍道:“我不會(huì )在意某人對我的評價(jià)和指責,因為不是所有人都是人。”

廖希凡說(shuō)著(zhù),朝沐妍看了一眼,轉身而去。

看著(zhù)廖希凡轉身離開(kāi),沐妍怒不可揭的便要追上去,但是卻被身后的凱西一把拉住。

“冷靜,冷靜,社長(cháng),社長(cháng)……”凱西低聲的連連念道。

“你聽(tīng)到了,他在罵我……”沐妍氣憤不已的喝到,但是抬眼三個(gè)人已然進(jìn)了電梯,消失的無(wú)影無(wú)蹤。

“師父,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為什么我們……。”廖希凡身后的男人怯聲道。

“閉嘴,做我的徒弟只有遵從我的命令,沒(méi)有為什么,在我這只有好或者不好,沒(méi)有不太好。”廖希凡沒(méi)有回頭,卻厲聲喝到,身后一男一女兩個(gè)徒弟聞聲不由的埋下了頭。

沐妍怒氣十足的回到樓上行政部的時(shí)候,會(huì )議室的人還像無(wú)頭蒼蠅一樣,交頭接耳,一片躁亂,看到走進(jìn)來(lái)的沐妍,會(huì )議廳的人不由的站直了身子,沉默了下來(lái)。

“社長(cháng)。”眾人齊聲道。

“都站在這干什么,等著(zhù)發(fā)工資嗎?”沐妍厲聲喝道,一聲高呼,所有人都沉寂下來(lái),安靜的可怕,在所有人眼中,這是沐妍的常態(tài),但是卻是有效有力的震懾。

在大部分人漸漸散去的時(shí)候,從電梯口卻大步走過(guò)來(lái)兩個(gè)人。

“社長(cháng),警方,和消防那邊要見(jiàn)我們負責人。”有人說(shuō)道,沐妍聞聲頓時(shí)氣上心頭。

“你別急,我去。”副總編在遠處樓上念道,隨即大步下了樓。

看著(zhù)副總編離開(kāi),沐妍朝怒不可揭的坐在了會(huì )議桌邊。

“社長(cháng)?”姚貝貝在眾人離開(kāi)之后,朝沐妍走了過(guò)來(lái),立在了沐妍面前喊道,沐妍不由的抬頭看了過(guò)去。

“姚主編?有事嗎?”沐妍沒(méi)好氣的說(shuō)道,面前的姚貝貝端著(zhù)一封請假信,遞了過(guò)來(lái)道:“社長(cháng),不好意思,我要請……婚假。”

沐妍聞聲不由的一愣,一把拿過(guò)了信封道:“婚假?你這個(gè)時(shí)候跟我請婚假?”

“你要結婚了?和誰(shuí)???”沐妍漫不經(jīng)心的問(wèn)著(zhù),翻開(kāi)了信箋。

“下個(gè)月六號,和星光傳媒的副總譚家永。”姚貝貝淡淡的說(shuō)著(zhù),可沐妍卻頓時(shí)一驚,繼而拍案而起。

“你說(shuō)什么?譚家永?”沐妍喝道。

姚貝貝見(jiàn)狀,抬起了頭,定定的看著(zhù)沐妍面前,勾唇一笑淡然道:“對,譚家永。”

“原來(lái)你就是譚家永外面那個(gè)女人,你就是拆散藍百合和譚家永的人。”沐妍厲聲道。

“社長(cháng),不是我拆散他們的,如果一個(gè)女人不能留住他的男人,只能證明這個(gè)女人不夠有魅力。”姚貝貝異常淡定的輕聲道,繼而朝沐妍微作俯首接著(zhù)道:“社長(cháng),這是我的請柬您一定要來(lái),對了,還有,您的好朋友,情感專(zhuān)欄的主編藍百合。”

姚貝貝說(shuō)著(zhù),輕輕一笑,轉身朝外走去。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