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女頻言情 > 夫人她又在拯救世界了

夫人她又在拯救世界了

半糖月色作者 著(zhù)

女頻言情連載

溫歡年重生了!重生在了親生父親與繼母將她害死的時(shí)刻!當初父親趨炎附勢,成為了溫家上門(mén)贅婿,低調了二十年,終于奪走了溫家的一切!溫歡年奮力逃走,順便救了一位權勢滔天的大佬!自此備受欺凌的落魄千金,手撕繼母,腳踩惡父,順便算算命,畫(huà)畫(huà)符。只不過(guò)為什么走到哪里身后都跟著(zhù)一個(gè)男人?沒(méi)辦法,大佬太粘人!

主角:溫歡年,葉遠琛   更新:2022-07-16 02:25: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溫歡年,葉遠琛的女頻言情小說(shuō)《夫人她又在拯救世界了》,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半糖月色作者”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溫歡年重生了!重生在了親生父親與繼母將她害死的時(shí)刻!當初父親趨炎附勢,成為了溫家上門(mén)贅婿,低調了二十年,終于奪走了溫家的一切!溫歡年奮力逃走,順便救了一位權勢滔天的大佬!自此備受欺凌的落魄千金,手撕繼母,腳踩惡父,順便算算命,畫(huà)畫(huà)符。只不過(guò)為什么走到哪里身后都跟著(zhù)一個(gè)男人?沒(méi)辦法,大佬太粘人!

《夫人她又在拯救世界了》精彩片段

溫歡年醒來(lái)的時(shí)候,后腦勺疼得厲害,像被人砸破了一樣。

腦子里也亂哄哄的,閃過(guò)無(wú)數畫(huà)面。

還沒(méi)等她消化完這些信息睜開(kāi)眼睛,耳邊就響起一道刻薄的女人聲音。

“你女兒已經(jīng)死透了,晚上咱們把她埋了。”張小敏嫌棄的踢了踢地上的溫歡年。

她最討厭溫家人,米建設為了溫家的財產(chǎn)做上門(mén)女婿,而她做了米建設二十多年的地下情人,早就想把溫家人弄死。

如今得償所愿,她幾乎想放鞭炮慶祝。

米建設也很高興,點(diǎn)頭說(shuō):“要是有人問(wèn)起她的行蹤,咱們就說(shuō)她去國外留學(xué)了,到時(shí)候找個(gè)人用她的身份證辦出入境證明,保證萬(wàn)無(wú)一失。”

張小敏嗯一聲,湊過(guò)去抱住他的腰:“咱們終于能揚眉吐氣了!”

米建設攬住她的腰,大笑:“是啊,這二十多年我忍氣吞聲,現在終于能挺直腰板了!”

他一直覺(jué)得自己做上門(mén)女婿被很多人看不起,連兩個(gè)孩子都跟溫家姓,他感覺(jué)特別丟人。這么多年,他無(wú)時(shí)無(wú)刻不在想著(zhù)怎么弄死溫家人,怎么奪取溫家的財產(chǎn)。

現在溫氏公司已經(jīng)是他的囊中之物,他成了溫氏的董事長(cháng),這讓他心情特別舒暢!

地上的溫暖年心底一冷。

呵,這就是她親爹?

白眼狼!

溫外公對他并不薄,很久以前就把公司交給他打理,從來(lái)沒(méi)有看輕他,也很信任他。

更何況當初是他主動(dòng)追求溫母的。

“以后溫家就是我和你的。”米建設含情脈脈地對張小敏說(shuō)。

張小敏嬌滴滴地說(shuō):“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兩人仿佛一刻也等不了,連地上的溫歡年也不管了,拉扯著(zhù)去了隔壁的房間。

衣服散落一地。

而他們離開(kāi)后,地上的溫歡年卻倏的睜開(kāi)了眼睛。

那雙幽黑的眸子里透著(zhù)冷意。

她爬了起來(lái),在屋里找了一圈,隨便把頭裹了裹,悄悄溜出了別墅。

沒(méi)過(guò)多久,張小敏和米建設回來(lái)的時(shí)候就發(fā)現溫歡年不見(jiàn)了。

“怎么回事,人呢!”

米建設也急了:“去查監控!”

監控里顯示溫暖年腦袋上纏著(zhù)紗布,踉蹌著(zhù)從小門(mén)離開(kāi)了別墅。

張小敏眼神陰鷙:“該死的!我明明摸著(zhù)她沒(méi)氣的,怎么會(huì )?!”

之前是她用花瓶砸在溫歡年后腦勺上的,萬(wàn)一讓她去報警那還得了!

米建設也是眼神一狠:“追!不能讓她跑掉!”

……

溫歡年知道如果被發(fā)現,他們一定很快會(huì )追出來(lái)。

所以即便兩眼昏花,她也沒(méi)敢停下,只咬著(zhù)牙往外跑。

可越跑,眼前越花。

她不敢走大道,出了別墅后走的是小路,這會(huì )兒更是半個(gè)人影都看不見(jiàn)。

就在溫歡年快要堅持不下去的時(shí)候,她看見(jiàn)前面停了一輛黑色的越野車(chē)。

不知道是在等人,還是車(chē)子拋錨了。

她腳步一轉,走了過(guò)去。

敲下車(chē)窗,露出一張笑瞇瞇的臉。

“美女,有事嗎?”駕駛座上的顧一玨一看來(lái)的是個(gè)漂亮姑娘,態(tài)度好的不行。

溫歡年緩了緩,一臉嚴肅的開(kāi)口說(shuō)道:“你快死了。”

顧一玨:???

姐妹,明明是你頭纏繃帶狼狽不堪???

溫歡年不管這些,只拉著(zhù)車(chē)門(mén):“送我出去,我救你不死。”

顧一玨整個(gè)都愣住了:“你你你有病吧……?”

這時(shí),副駕駛上的男人抬頭看了過(guò)來(lái),目光落在溫歡年身上。

那目光清冷中帶著(zhù)不耐煩,看的溫歡年一愣。

他卻道:“你說(shuō)誰(shuí)要死?”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