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女頻言情 > 天尊歸來(lái)

天尊歸來(lái)

滇紅普洱作者 著(zhù)

女頻言情連載

陳陽(yáng)七歲之時(shí)遭仇人追殺,當他掉入冰冷的河水中奄奄一息之時(shí),一個(gè)小女孩救了他的命。二十年后,他終于找到了那個(gè)對他有救命之恩的女孩柳欣,為了償還恩情,他不顧師父勸阻,隱匿身份甘愿入贅為婿,可他萬(wàn)萬(wàn)沒(méi)想到自己竟找錯了人報錯了恩。當妻子柳欣給他戴上一頂綠帽子的之時(shí),他才知道當年救下他的那個(gè)女孩叫柳然……

主角:陳陽(yáng),柳然,柳欣   更新:2022-07-16 02:45: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陳陽(yáng),柳然,柳欣的女頻言情小說(shuō)《天尊歸來(lái)》,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滇紅普洱作者”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陳陽(yáng)七歲之時(shí)遭仇人追殺,當他掉入冰冷的河水中奄奄一息之時(shí),一個(gè)小女孩救了他的命。二十年后,他終于找到了那個(gè)對他有救命之恩的女孩柳欣,為了償還恩情,他不顧師父勸阻,隱匿身份甘愿入贅為婿,可他萬(wàn)萬(wàn)沒(méi)想到自己竟找錯了人報錯了恩。當妻子柳欣給他戴上一頂綠帽子的之時(shí),他才知道當年救下他的那個(gè)女孩叫柳然……

《天尊歸來(lái)》精彩片段

“國家全面放開(kāi)三胎,趕緊來(lái)生吧。”

陳陽(yáng)看到這個(gè)消息,一陣苦笑。

自己現在和柳欣結婚一年。

可妻子始終看不起自己是個(gè)送外賣(mài)的。

平日里連碰一下都不讓。

別說(shuō)三胎了,一胎都不知道在哪里!

這時(shí)候。

叮當一聲響動(dòng)。

陳陽(yáng)懷中的小靈通手機,接到了一條短信:天尊,一年約定之期已到,賬戶(hù)激活,還請您重掌天醫殿。

看到這個(gè)消息,陳陽(yáng)摘下美團頭盔,露出一張曬黑帥氣的臉。

他嘴角露出笑意:終于解封了嗎?是時(shí)候和妻子攤牌,帶她去享福了。她現在業(yè)務(wù)上虧了五十萬(wàn),悶悶不樂(lè ),今天給她個(gè)驚喜,讓她開(kāi)心。

陳陽(yáng)騎著(zhù)美團外賣(mài)車(chē)子,直奔銀行,激活賬戶(hù)后,取了五十萬(wàn)現金。

隨手丟在外賣(mài)箱子里,便回了家。

路上,順便買(mǎi)了一束玫瑰。

“今天是和柳欣結婚一周年紀念日。”

“我虧欠她實(shí)在太多,二十年前,是她把我從河里撈起來(lái),是她的鮮血把我從死神手中搶奪回來(lái)。”

“現在結婚一整年,因為和師尊有約定,這一整年不可動(dòng)用醫武道術(shù),不可動(dòng)用天醫殿錢(qián)財勢力,以至于只能送外賣(mài)勉強糊口。”

“今天,一切都結束了!柳欣,我會(huì )讓你做最幸福的女人!”

外賣(mài)摩托車(chē)直奔家中而去。

提著(zhù)五十萬(wàn)現金,站到三零五門(mén)口。

陳陽(yáng)掏出鑰匙,剛準備進(jìn)屋。

屋子里,卻傳來(lái)了男女對話(huà)的聲音。

其中一個(gè),正是自己的妻子柳欣!

陳陽(yáng)聽(tīng)到這聲音,腦子一下子炸開(kāi),胸中怒火,劇烈燃燒,周?chē)目諝饷腿婚g下降了十幾度,殺意在彌漫。

手中的精鋼鑰匙,被他捏的粉碎。

此一年。

陳陽(yáng)在家中百依百順,對柳欣噓寒問(wèn)暖!

柳欣不喜歡他靠近,他就睡在雜貨間。

柳欣喜歡吃酸辣,他就每天單獨給妻子做酸辣菜系。

洗碗拖地,端水打掃馬桶,所有的臟活累活,自己全都承擔。

可沒(méi)想到,竟然是這樣一個(gè)結果!

房間里。

妻子的聲音繼續傳來(lái)。

柳欣:“龍哥你能早點(diǎn)回國就好了!這一年,我一直在忍受陳陽(yáng)那個(gè)廢物。真不知道當初爺爺為什么非要讓我嫁給那廢物東西,懦弱無(wú)能,窮酸下賤,整天在家里只能端洗腳水拖地洗衣服,就指著(zhù)送外賣(mài)賺那點(diǎn)錢(qián),能有什么用!”

陳陽(yáng)聽(tīng)到這話(huà),燃燒的怒火,瞬間澆滅。

心臟,如同是被無(wú)數根鋼針刺穿。

每呼吸一次,皆是疼的身體顫抖。

他愛(ài)柳欣,更受過(guò)妻子天大的恩情!

二十年前的大雪天,七歲的陳陽(yáng)被仇家追殺,掉在河中,快死的時(shí)候,一個(gè)小女孩用孱弱的小手,把他拉上了岸。

那一刻,陳陽(yáng)又餓又冷,他沒(méi)忍住,一口咬破了女孩的胳膊,咕咚咕咚喝了小女孩幾百毫升的鮮血。

小女孩沒(méi)有離開(kāi),反而脫了衣服,用身體幫陳陽(yáng)取暖,一直到第二天太陽(yáng)升起來(lái)。

后來(lái),陳陽(yáng)僥幸活命,遇到了師父,學(xué)習醫武絕技,更是創(chuàng )立天醫殿!

被人稱(chēng)之為醫圣天尊!

直到一年前,陳陽(yáng)終于找到了手臂上帶著(zhù)傷疤的女孩,正是柳欣!

所以,他不顧師父阻止,不顧屬下挽留,執意來(lái)到青州市,和柳欣結婚。

成親之后,陳陽(yáng)極盡所能,對柳欣和丈母娘一家人百依百順。

柳欣和家人,對他動(dòng)輒打罵,經(jīng)常侮辱。

但這一切,陳陽(yáng)都忍了!

陳陽(yáng)想要報答妻子的恩情,他相信自己做的這一切,終究會(huì )感動(dòng)妻子。

可沒(méi)想到,一年的時(shí)間,妻子仍舊對自己極盡厭惡!

現在,更是偷偷給自己戴帽子,還在那里羞辱自己!

疼,心臟真疼!

或許,是該到了放手的時(shí)候了。

既然妻子不想要這種報答,那……自己給她留下十個(gè)億后,便默默消失吧。

陳陽(yáng)擦了擦眼角,正想要爬起來(lái)。

這時(shí)候,電梯門(mén)再一次打開(kāi)。

丈母娘蔡云和岳父柳大強走了過(guò)來(lái)。

蔡云看到陳陽(yáng)提著(zhù)外賣(mài)箱子坐在地上,一臉的厭惡,大聲罵道:“你這廢物呆這里干什么?偷懶是不是!真沒(méi)用,趕緊滾去上班!”

蔡云踢開(kāi)陳陽(yáng),就打算開(kāi)門(mén)。

陳陽(yáng)連忙說(shuō)道:“媽?zhuān)葎e開(kāi)門(mén),柳欣她……”

“滾一邊去!”

蔡云根本不理會(huì ),咔嚓嚓打開(kāi)了房門(mén)。

房門(mén)推開(kāi)。

就看到沙發(fā)上,柳欣和楊龍兩個(gè)人正慌慌張張的穿衣服。

“媽?zhuān)屇銈冊趺椿丶伊??不是說(shuō)今天要和爸去迪士尼玩嗎?”柳欣衣服穿的歪扭七八。

蔡云看到這一幕,嚇了一跳,然后她操起掃帚,指著(zhù)楊龍,憤怒的罵道:“哪里來(lái)的狗東西,我打斷你的腿!”

柳欣立即護在楊龍身前,大聲說(shuō):“媽?zhuān)褪俏腋闾崞疬^(guò)的楊龍,楊家的大少爺,上個(gè)月剛回國。”

“什么?他……他就是楊家大少爺?”

蔡云一聽(tīng),臉上立即堆起笑容。

陳陽(yáng)此時(shí),站了起來(lái),他嘆了口氣,說(shuō)道:“媽?zhuān)銊e生氣了,既然柳欣她終究不愛(ài)我,我……我愿意……”

“啪!”

蔡云轉身,一掃帚打在了陳陽(yáng)的肩膀上,“這里有你說(shuō)話(huà)的份嗎?滾!立即滾出去!別打擾了楊大少爺和我女兒聊天!”

“你……你說(shuō)什么?”陳陽(yáng)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zhù)岳母。

柳欣頭發(fā)凌亂,走了過(guò)來(lái),她揚起手,朝著(zhù)陳陽(yáng)的臉就是一巴掌,“狗東西!是你把我爸媽叫回來(lái)的吧!真沒(méi)想到,你賺錢(qián)不行,打小報告倒是夠惡心!我告訴你,我就是和楊大少爺睡了,那又怎么樣?!”

陳陽(yáng)看著(zhù)眼前狠毒冷漠的妻子,看著(zhù)氣勢洶洶的岳父岳母,看著(zhù)那得意冷笑的楊龍。

心,徹底的冷了!

一年的默默付出,噓寒問(wèn)暖,忍讓包容,竟然換來(lái)了一家人如此的態(tài)度!

陳陽(yáng)咬著(zhù)牙,體內怒火燃燒。

“愣著(zhù)干什么?還不趕緊滾!”柳欣說(shuō)著(zhù),再一次揚起巴掌,朝著(zhù)陳陽(yáng)的臉抽來(lái)!

“啪嗒”!

這一次,陳陽(yáng)一把抓住了柳欣的手腕。

他憤怒,憋屈,仇恨!

他想把眼前妻子的心挖出來(lái),看看到底是什么顏色的!

然而,就在這時(shí)候,陳陽(yáng)的雙眼,又一次落在了妻子的手臂上。

手臂處,一排清晰的牙齒印,結了疤痕,永遠的留在那里!

陳陽(yáng)腦海中,猛的再一次回想起二十年前那個(gè)大雪的夜晚!

是她從河里把自己拉起來(lái),是她的血讓自己回復了生機,是她脫了衣服,在大雪的夜晚?yè)е?zhù)自己,讓自己沒(méi)被凍死!

她……終究還是自己的恩人??!

陳陽(yáng)慢慢的,把妻子推開(kāi)。

最終,所有的情緒,都化成了一聲長(cháng)長(cháng)嘆息。

“哎……”

陳陽(yáng)低下了頭,后退兩步,說(shuō):“我……我們離婚吧。”


陳陽(yáng)的心,已經(jīng)徹底涼了。

此一年,卑微如狗,體貼關(guān)愛(ài),也終究是難以走進(jìn)柳欣的心中。

既然如此,干脆放手,讓她幸福吧。

柳欣聽(tīng)到離婚兩個(gè)字,愣了下,隨即她憤怒的指著(zhù)陳陽(yáng),“你這狗東西!還漲脾氣了!告訴你,如果不是一年前,爺爺用家產(chǎn)相威脅,警告我如果不和你結婚,我們家就無(wú)法分到財產(chǎn),你以為我會(huì )嫁給你???”

“現在,爺爺死了,老娘也早就受夠你這廢物了!”

“離婚,今天就簽離婚協(xié)議,今天晚上你就給我滾出去!”

陳陽(yáng)點(diǎn)點(diǎn)頭,說(shuō):“好,我今晚就走。另外,這是我送給你的。”

陳陽(yáng)把外賣(mài)箱子放到地上。

“哈哈哈哈!哥們,我謝謝你了啊,和欣欣結婚一年,都能忍住不碰她!你莫不是太監吧!”

楊龍走了過(guò)來(lái),一把摟住了柳欣的腰,“多謝你放手,我和柳欣最近會(huì )結婚,到時(shí)候你可一定要來(lái)喝杯喜酒。”

陳陽(yáng)掃了一眼得意洋洋的楊龍,冷哼了一下,“好好待她,否則,我會(huì )殺了你!”

“威脅我?哈哈哈!你這廢物竟然還敢威脅本少爺!”楊龍大笑起來(lái),“知道我是誰(shuí)嗎?你這舔狗,可真是夠癡情的!”

柳欣不耐煩的說(shuō):“趕緊滾出去吧,沒(méi)用的東西,我業(yè)務(wù)上虧錢(qián)五十萬(wàn),整夜整夜的睡不著(zhù),你呢,你一點(diǎn)用都沒(méi)有!可是龍哥,他只需要動(dòng)動(dòng)手指,就可以把五十萬(wàn)窟窿補上,這就是差距!”

楊龍捏了下柳欣的小臉,說(shuō):“放心吧欣欣,五十萬(wàn)對我來(lái)說(shuō)小意思。”

陳陽(yáng)不想再多呆,轉身離開(kāi)。

腳步倉皇而又凄涼。

他,天醫殿主,一代天尊,醫術(shù)無(wú)雙,地位崇高!

他把心和肝,都掏出給了柳欣。

可,換來(lái)的卻是這般厭惡和背叛!

“把你這垃圾帶走!”柳欣朝著(zhù)地上的外賣(mài)箱子踢了過(guò)去!

“嘭”的一下,外賣(mài)箱子翻滾,里面露出了五十沓嶄新的百元大鈔。

“??!這......這是......”柳欣嚇了一跳,慌忙彎腰去撿錢(qián)。

丈母娘蔡云看到這一幕,也是撲棱一下,撲倒在地上,不停的朝著(zhù)那些鈔票摟去。

“哎呀,我的媽呀,怎么會(huì )這么多錢(qián)?”蔡云歡喜的舌頭打顫。

柳欣蹲在地上,摸到那些鈔票,她的心突然微微一顫。

哪怕是養了一條哈巴狗,也終究是有些情感。

和陳陽(yáng)結婚一年,雖沒(méi)愛(ài)過(guò),但朝夕相伴,無(wú)比熟稔。

但很快,這種情感就被掩埋。

她咬著(zhù)牙,心中冷笑,如果不是一年前爺爺非要逼著(zhù)自己嫁給陳陽(yáng)這種廢物,以自己的相貌條件,現在定然是進(jìn)入豪門(mén)享福了!哪里還會(huì )為了五十萬(wàn)發(fā)愁?!

一邊的楊龍看到地上的錢(qián),眉頭皺了下,隨即他冷笑著(zhù)說(shuō);“原來(lái)我的錢(qián),是被陳陽(yáng)這廢物撿去了!他可真是夠不要臉的,竟然把撿來(lái)的錢(qián)當成是禮物送給你。”

“你的錢(qián)?龍哥,這些是你的錢(qián)嗎?”柳欣奇怪的問(wèn)。

楊龍點(diǎn)頭說(shuō):“當然!你之前跟我說(shuō),你虧了五十萬(wàn),所以我就到銀行取了打算交給你,結果路上弄丟了。五十萬(wàn)對我來(lái)說(shuō)只是一件小事,所以剛剛也沒(méi)告訴你。沒(méi)想到是被陳陽(yáng)撿來(lái)了!否則,你以為他一個(gè)送外賣(mài)的,能有五十萬(wàn)嗎!”

“原來(lái)是這樣!”柳欣冷哼了一下,心中對陳陽(yáng)更是厭惡無(wú)比!

隨即她笑著(zhù)抱住了楊龍,“龍哥,你真好。等我和那狗東西領(lǐng)了離婚證,咱們倆就可以正式結婚了。”

楊龍點(diǎn)點(diǎn)頭,隨即他眉頭皺了下,說(shuō):“欣欣,你這胳膊是怎么回事?我記得上大學(xué)的時(shí)候,你胳膊上沒(méi)有這個(gè)牙印,怎么現在多了這么恐怖的一排牙印傷疤?要不要緊?”

柳欣笑嘻嘻的說(shuō):“不要緊,這牙印子是爺爺讓醫生給我劃出來(lái)的,說(shuō)是能增加氣運,讓我后半輩子榮華富貴。爺爺真的是老糊涂了,先是讓醫生故意把我的胳膊劃破,接著(zhù)又非讓我和陳陽(yáng)那廢物結婚!”

楊龍搖搖頭,“你爺爺柳如山肯定是癡呆了,他以前可是號稱(chēng)精明老狐貍的,怎么到了你這里就亂搞呢。這傷疤,不會(huì )消不掉了吧。”

“可以消掉的!”蔡云摟著(zhù)一大捆的錢(qián),得意笑著(zhù)說(shuō):“以前柳然那丫頭,胳膊上就有這么一排牙印,前兩年老爺子帶著(zhù)她去醫院,用激光給消除了,現在胳膊上幾乎看不出來(lái)了。”

旁邊的柳大強,這時(shí)候一下子緊張起來(lái),他趕緊“噓”了一下,著(zhù)急地說(shuō):“你們都閉嘴!老爺子臨死前拉著(zhù)咱們一家人,讓咱們發(fā)過(guò)誓,這些事情永遠都不能提,你們今天都怎么了?一個(gè)個(gè)口無(wú)遮攔的!”

柳欣氣呼呼的說(shuō);“爸!都什么時(shí)候了,你還遵守爺爺的話(huà)?!爺爺他就是老糊涂了!他如果不是逼著(zhù)我嫁給陳陽(yáng),咱們家現在至于過(guò)得這么窘迫嗎?!”

此刻。

陳陽(yáng)站在柳欣的房間外。

整個(gè)人入贅冰窟!

他的手腳不停顫抖。

大腦一片空白!

手里的那張全球唯一的天卡,寸寸開(kāi)裂!

天卡,可透支十個(gè)億,可在任何場(chǎng)所享受至尊待遇。

最重要的是,見(jiàn)天卡,如四大戰神親臨。

天卡本就是大夏國四大戰神聯(lián)手打造,為報答陳陽(yáng)救命之恩!若不是陳陽(yáng)這個(gè)醫圣屢次出手,四大戰神早已經(jīng)在戰場(chǎng)上犧牲了!

原本,陳陽(yáng)是折返回來(lái),打算把這一張天卡,送給柳欣,償還二十年前的恩情。

可......他卻聽(tīng)到了這一幕!

柳如山!你這老狗!你竟然敢......偷梁換柱!

把柳然手臂上的疤痕驅除,又給柳欣的手臂上制作了一個(gè)!

原來(lái)......二十年前自己真正的救命恩人......是柳然!

房間里面,柳欣和蔡云等人還在談?wù)撝?zhù)柳如山死前的叮囑。

柳欣問(wèn)道:“柳然現在做什么呢?應該快要結婚了吧。”

“結婚?哼,誰(shuí)會(huì )娶那個(gè)丑八怪呢!”蔡云大笑了起來(lái),“她大三時(shí)候,臉被同學(xué)燙了個(gè)傷疤,后來(lái)大學(xué)沒(méi)畢業(yè)就被趕出學(xué)校,連畢業(yè)證都沒(méi)有。她家里欠了一屁股的高利貸,聽(tīng)說(shuō)現在被債主逼著(zhù)每天在碼頭搬鋼筋還債呢。”

“???這么慘?咯咯咯,我記得她以前長(cháng)得很漂亮,像個(gè)小公主,沒(méi)想到竟然要在碼頭打工了啊。”柳欣聽(tīng)到堂妹這個(gè)消息,笑的很開(kāi)心。

蔡云擺擺手,“以前是漂亮,就是不聽(tīng)話(huà),脾氣倔,她一家人都被老爺子嫌棄。你爺爺在世的時(shí)候,最討厭的就是這個(gè)孫女了。”

“原本你爺爺想安排柳然嫁給白家,結果柳然死活不同意,還把白家給得罪了。”

“所以,她現在活成這樣,也算是咎由自取。”

“這么熱的天,她一個(gè)女人還要在碼頭上搬鋼筋,估計也活不了太久了。”

“轟!”

門(mén)外墻壁突然傳來(lái)一聲巨響!


陳陽(yáng)聽(tīng)到丈母娘這番話(huà),再也忍不住,一拳打在了墻壁上,朝著(zhù)樓下就奔跑而去!

他要立即找到柳然!

一刻都不能再多等!

房間里。

柳欣等人聽(tīng)到門(mén)口的動(dòng)靜,詫異的跑出來(lái)查看。

“誰(shuí)!哪個(gè)王八蛋!”蔡云立即咒罵了起來(lái),她心疼的看著(zhù)自己家墻壁。

墻壁上碎了一大塊,水泥開(kāi)裂,露出了里面大塊的鋼筋。

鋼筋都已經(jīng)彎曲。

柳欣也是跳著(zhù)腳,氣呼呼的說(shuō):“肯定是誰(shuí)用鐵錘砸的!氣死我了,氣死我了!說(shuō)不定就是陳陽(yáng)那個(gè)廢物!”

楊龍淡淡的笑著(zhù)說(shuō):“這種底層人,性格中都有暴力基因,幸好欣兒你很快就能脫離火坑,徹底和他一刀兩斷了。”

“還好有你,龍哥......”

......

陳陽(yáng)此刻已經(jīng)沖到了樓下,他騎著(zhù)電驢,直奔碼頭而去。

碼頭,烈日下。

一個(gè)巨大的貨輪??堪哆?,貨輪上裝滿(mǎn)了長(cháng)長(cháng)的粗大鋼筋條。

大中午的,其他工人都在涼陰處休息。

唯有一道纖細瘦弱的身影,正彎著(zhù)腰,喘著(zhù)氣,使勁的拖動(dòng)鋼筋往船下走。

這些鋼筋是初加工的毛鋼,表面帶有許多凹凸不平的鋼刺。

即便是帶著(zhù)手套,一個(gè)不慎也會(huì )被扎出血口。

中午陽(yáng)光熾烈,鋼筋表面溫度能達到六七十度。

柳然咬緊了牙,強忍著(zhù)巨燙,一步步拖動(dòng)鋼筋。

“嘭!”

“當啷!”

柳然腳下突然一個(gè)踉蹌,倒在了地上,一百多斤的鋼筋條生生的砸在了她的身上。

鋼筋上的毛刺,直接把她的手臂,肚子,大腿等地方,瞬間劃出了血跡。

柳然疼的頭暈目眩,幾乎暈厥。

突然,一道肥碩的婦人身影快速的沖來(lái)。

婦人名叫張梅,是白浪金融公司的催收員。

張梅走到柳然身前,肥碩如大象般的粗腿,一腳踹在了柳然的胸前。

“嘭”!

柳然如蝦米一樣,弓著(zhù)腰,口中一甜,吐出一口鮮血來(lái)。

“你這個(gè)沒(méi)用的丑八怪!就你這樣子,什么時(shí)候能還上錢(qián)”!

張梅說(shuō)著(zhù),一只手就把柳然提了起來(lái)。

柳然不停的咳嗽著(zhù),胸前被染紅,她細微的聲音道:“張姐,我......我還能干,我能還上,欠了你八萬(wàn)塊,我......我已經(jīng)還了七萬(wàn)多了,剩下的,我這個(gè)月肯能能還完。”

“啪”!

張梅一巴掌抽在了柳然的臉上,“還完?還個(gè)屁!八萬(wàn)那是上個(gè)月的數,這個(gè)月利滾利,連本帶息,還應該還我二十萬(wàn)!”

柳然眼睛里露出絕望,她只借了兩萬(wàn)塊,可現在,竟然......竟然要還二十萬(wàn)了?!

為什么?為什么會(huì )這樣!

張梅直接把柳然摔在地上,叉著(zhù)腰,冷笑著(zhù)說(shuō):“指望你搬鋼筋是肯定還不上了。這樣,你雖然是個(gè)丑八怪,但身材還不錯,皮膚也白。接下來(lái)我會(huì )安排你去夜總會(huì )接客,那個(gè)地方都帶著(zhù)面具,相信以你的身材嗓音,應該能還錢(qián)了。”

說(shuō)著(zhù),張梅招招手。

立即有兩個(gè)打手跑來(lái)。

張梅吩咐說(shuō):“把她收拾下,帶去星燦夜總會(huì ),今晚接客。”

“不......不要,張姐,張姐求求你了,我能行,我還能搬鋼筋!”柳然驚恐哀求著(zhù)。

張梅聽(tīng)到這話(huà),抬起腿,就要再次踹向柳然。

“嘭!”

一腳落下。

然而,被踹飛的不是柳然,而是張梅。

張梅三百多斤的體型,直接飛了起來(lái),重重的落在十米外的鋼筋堆上!

柳然一怔,不可思議的看著(zhù)身邊。

身邊,一個(gè)穿著(zhù)美團外賣(mài)服裝的帥氣男子,正看著(zhù)自己,滿(mǎn)臉是淚。

血紅色的淚!

柳然不明所以,她看著(zhù)陳陽(yáng),感覺(jué)有點(diǎn)眼熟,好像是......自己堂姐的老公?!

柳然認不太清,她早已被驅趕出柳家,和柳家人來(lái)往很少了。

陳陽(yáng),的確哭了。

他一步步,朝著(zhù)柳然走來(lái)。

每走一步,心中得怒火就強盛一分!

是她,那個(gè)善良的女孩,那個(gè)自己尋找了二十年的天使!

即便是沒(méi)看到手臂,只是看著(zhù)她的眼睛,陳陽(yáng)就已經(jīng)確定。

二十年前大雪天,是她的血救活了自己,是她拖光了所有的衣服,在大雪的夜晚,緊緊抱著(zhù)自己,讓自己脫離危險!

她應該是被自己捧在手心的公主!

可現在,竟然被一個(gè)惡婦,欺辱至此!

“噗通”!

陳陽(yáng)突然跪在了柳然面前。

他顫巍巍的伸出手,拿起柳然的胳膊。

胳膊上,還殘留著(zhù)淡淡的疤痕印記,那是激光消除之后留下來(lái)的痕跡。

“啊啊啊......”

陳陽(yáng)仰天大吼!

心中怒火迸發(fā),如雪崩,似火山!

柳如山,你這老狗,騙得我好苦!

白浪金融公司,你們好大的膽子,敢如此欺辱我的恩人!

張梅的兩個(gè)屬下,已經(jīng)把張梅扶了起來(lái)。

此時(shí)的張梅,身上都是血跡。

她已經(jīng)出離的憤怒。

張梅大步朝著(zhù)陳陽(yáng)走來(lái),“送外賣(mài)的傻子,你敢打老娘!你知道老娘是誰(shuí)嗎?告訴你,今天老娘把你大卸八塊,賣(mài)了你的器官,弄死你一家人!”

陳陽(yáng)猛然轉頭,怒視張梅。

張梅看到陳陽(yáng)的眼神,嚇了一跳,身體不由的一顫,幾乎摔倒。

但很快,她就再一次有了底氣!

她哥就是白浪金融公司的老總!

白浪金融公司不僅做高利貸,而且,還和青州市最有名的白狼團有關(guān)系!

更重要的是,不管是白浪金融公司還是白狼團,那都是白家在背后支持的!

白家,乃是整個(gè)姜省鼎鼎有名的大家族!

青州市這小地方,誰(shuí)敢招惹?!

張梅舉起手,朝著(zhù)陳陽(yáng)的臉就扇了過(guò)去,嘴里罵道:“你這混賬東西,老娘現在就打死你......咔擦!”

突然,張梅的手腕,生生的斷掉。

接著(zhù),陳陽(yáng)站起來(lái),一腳把張梅踹倒在地。

下一刻,陳陽(yáng)的腳,踩在了張梅的左腿上。

咔擦擦擦......左腿徹底斷裂。

卡擦擦擦......右腿徹底粉碎。

卡擦擦擦......左胳膊也徹底斷掉。

“啊......”張梅在地上哀嚎著(zhù),慘叫著(zhù)。

陳陽(yáng)怒火沖天,無(wú)盡殺氣洶涌翻滾,“今天,我就要徹底,鏟平你們這些惡棍”!

掏出手機。

陳陽(yáng)撥通了一個(gè)久違的號碼。

“我是陳陽(yáng),所有天殺閣成員,趕往青州市!”

這一刻,九州風(fēng)雷涌!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