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武俠仙俠 > 婚前錯愛(ài)霍少寵妻寵上天

婚前錯愛(ài)霍少寵妻寵上天

青云踱步作者 著(zhù)

武俠仙俠連載

楊梓芯被繼母逼迫嫁給老男人,老男人比她父親的年紀都大,她自然是不愿意的。逃婚的途中,她誤打誤撞,遇見(jiàn)了被人下藥的霍忱鋒,她最終不忍心,舍身相救。兩個(gè)人連彼此的模樣都沒(méi)有看清,楊梓芯還把繼妹的照片遺落在某人的房間。一場(chǎng)錯綜復雜的豪門(mén)愛(ài)情,緩緩拉開(kāi)了序幕!

主角:楊梓芯,霍忱鋒   更新:2022-07-16 06:12: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楊梓芯,霍忱鋒的武俠仙俠小說(shuō)《婚前錯愛(ài)霍少寵妻寵上天》,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青云踱步作者”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楊梓芯被繼母逼迫嫁給老男人,老男人比她父親的年紀都大,她自然是不愿意的。逃婚的途中,她誤打誤撞,遇見(jiàn)了被人下藥的霍忱鋒,她最終不忍心,舍身相救。兩個(gè)人連彼此的模樣都沒(méi)有看清,楊梓芯還把繼妹的照片遺落在某人的房間。一場(chǎng)錯綜復雜的豪門(mén)愛(ài)情,緩緩拉開(kāi)了序幕!

《婚前錯愛(ài)霍少寵妻寵上天》精彩片段

晚上十點(diǎn),黎明國際酒店。

亮如白晝的走廊里,衣衫不整的女人狼狽的逃跑。

“救…救命……”

楊梓芯踩著(zhù)地毯,如踩上棉花,腳步虛浮。胸口又熱又痛,頭暈目眩。

身后保鏢快追上來(lái),她不敢停,咬牙向前跑,祈求遇到人救救她。

“被送到老子床上還暗算老子,等抓回來(lái)看老子怎么收拾你!給我追!”鑲著(zhù)金牙的中年男人捂著(zhù)一只眼睛,眼神陰狠又坊蕩。

身后腳步聲更急促,如催命的魔音。

楊梓芯清澈的雙眸蓄滿(mǎn)淚水,絕望又害怕,拼了命的跑。

隱約猜到了是誰(shuí)把她帶上樓。

“站??!”

保鏢來(lái)了身后,楊梓芯尖叫一聲,扶著(zhù)墻壁跑過(guò)轉角,怔愣的停。

前面沒(méi)路了!

只有一緊閉的房門(mén)。

她通紅的小臉掛滿(mǎn)淚水,掙扎兩秒嘗試推門(mén)。

門(mén)開(kāi)了,楊梓芯迅速跑進(jìn)去,關(guān)上門(mén)反鎖。

“老板,人不見(jiàn)了,應該進(jìn)房間了?!北gS的聲音伴隨敲門(mén)聲響起。

楊梓芯身體微微發(fā)抖,捂著(zhù)嘴巴無(wú)聲抽泣。

“別敲!沒(méi)看見(jiàn)門(mén)牌嗎,里面的人惹不起,還不快走?!?/p>

門(mén)外漸漸沒(méi)了聲音,楊梓芯劫后余生,身體癱軟,額頭抵著(zhù)門(mén),大口喘氣。

忽然,后背貼著(zhù)一具滾燙的身體,男人粗重的喘氣聲響在耳畔。

楊梓芯渾身僵硬,驚叫出聲。想起剛才那群人的話(huà),剛褪去的恐懼感再次如潮水涌來(lái)。

她聲音顫抖,“對…對不起,打擾了,我這就出去?!?/p>

男人一雙漆黑的眸在昏暗光線(xiàn)下,如鷹隼銳利冰冷。

寬大手掌扣著(zhù)她纖細的脖頸,低沉的聲音帶著(zhù)隱忍,“你是誰(shuí)?”

喉嚨傳來(lái)痛楚,楊梓芯痛苦又恐懼,瞪大了雙眼,淚水滾落,“我不是故……”

話(huà)還沒(méi)說(shuō)完,肩頭一沉,男人手臂無(wú)力的垂下去,整個(gè)身體的重量壓在她身上。

楊梓芯腦子快炸了,等了幾秒他都沒(méi)反應,機械的、緩慢的側過(guò)頭,“先生?”

男人沒(méi)有反應。

楊梓芯松了口氣,推開(kāi)他就要跑,雙手觸碰到他滾燙的胸膛,又猶豫了。

燒的溫度這么高,如果放著(zhù)不管容易休克。

她掙扎幾秒,艱難的做了決定。

把男人拖回房間,用盡全力放在床上,小跑去衛生間,先洗了把臉讓自己清醒些,再拿毛巾沖涼水,擰到半干,放在男人額頭。

霍忱鋒意識模糊之際,額頭傳來(lái)冰涼感,喚醒幾分意識。

他偏過(guò)頭,昏暗光線(xiàn)下看不清女人五官,朦朧的側臉柔和、美好。

體內烈火燒遍全身,猛的伸手抓住女人手腕,用力向床上一拉。

楊梓芯被拽的趴在他身上,還沒(méi)來(lái)得及起身,翻天覆地的翻轉,兩人換了位置。

男人微干的在她唇角掠過(guò),氣息滾燙,“是你自己闖進(jìn)我房間?!?/p>

“對不起…我這就走,求求你放過(guò)……”楊梓芯害怕極了,哭著(zhù)哀求,雙手胡亂的推他。

“別哭,”霍忱鋒皺起眉,罕見(jiàn)的對女人心軟,摘下他定制的戒指戴在她手上,“我不會(huì )跑?!?/p>

話(huà)音落,抓著(zhù)她雙手控制著(zhù),俯身親吻。

楊梓芯心如死灰,淚如泉涌。

終于,男人沉沉睡去。

……

霍忱鋒醒來(lái)時(shí),最先看向身側,解了他的藥的女人已經(jīng)跑了。

他緩慢坐起來(lái),開(kāi)了燈,瞥見(jiàn)地毯上的異物,是張一寸照片。

開(kāi)門(mén)聲響起,下屬快步走來(lái),“霍總,我來(lái)晚了?!?/p>

“幫我找到她,帶回霍家?!被舫冷h對女人向來(lái)提不起興趣,剛才只不過(guò)跟那膽小的女人短暫溫存,就懷念她了而已。

更何況,他需要負責。

……

楊梓芯進(jìn)家門(mén)前整理衣裳,深吸口氣,推門(mén)進(jìn)去。

門(mén)還沒(méi)來(lái)得及關(guān),迎面甩來(lái)一巴掌。

楊梓芯本就身體酸痛難受,被打的踉蹌,忍著(zhù)臉架火辣辣的痛,看向李姝華。

“瞪什么瞪,讓你去伺候方家老總,你死哪去了!”李姝華尖酸刻薄,揪著(zhù)她耳朵訓斥。

家里公司遇到難關(guān),方氏集團正好能伸出援手,條件卻是要楊家的女兒。

楊梓芯垂下眼簾,淚水模糊了雙眼,“李姨,我……”

“方總對今天的事很不滿(mǎn),下了狠話(huà),如果你不能嫁進(jìn)方家,就終止跟我們的合作。事是你惹的,你這個(gè)月就去嫁!”

李姝華走進(jìn)客廳,下了最終判決。

楊梓芯不敢置信的瞪大了雙眼,囁嚅道:“可是方家選中的人是媛沫……”

她性格軟弱,默默無(wú)聞。

李姝華的女兒楊媛沫開(kāi)朗大方,擅長(cháng)交際,在上流圈子小有名氣,方家老總一眼就看中了。

誰(shuí)不知道他愛(ài)好美色,又有特殊癖好,娶回家的妻子沒(méi)有一個(gè)活過(guò)半年。

楊媛沫從沙發(fā)站起來(lái),笑著(zhù)走到她身邊,伸手捏著(zhù)她下巴,得意又張揚,“是我又怎么樣,你敢不嫁?”

楊梓芯攥緊了拳,抬眸跟她四目相對,唇瓣微抖,“我…我不嫁?!?/p>

“你敢瞪我!”楊媛沫用了力氣,指甲陷進(jìn)她下巴嬌嫩的肌膚里。

楊梓芯抿唇忍著(zhù)痛,堅定的重復,“我不嫁?!?/p>

李姝華瞇起眼睛,這死丫頭越來(lái)越不好控制了,幸好有軟肋。

“不嫁也行,我跟鄉下醫院說(shuō),你那精神病的媽也不用治了?!?/p>

“不要……”楊梓芯看見(jiàn)父親下樓,快步走去樓梯口跪下,抓著(zhù)他褲腳哀求,“爸,我能不能不嫁方家,我一定會(huì )好好賺錢(qián),都給家里?!?/p>

父親的話(huà)把她徹底拖進(jìn)深淵。

“你那點(diǎn)錢(qián)能干什么,事是你惹的,你不嫁難道讓媛沫嫁嗎。識相的自己嫁過(guò)去,今晚就去給方道歉!”

楊梓芯雙手無(wú)力的松開(kāi),絕望的閉上眼睛,心如刀絞。

“我嫁,但我有一個(gè)要求?!彼従徴酒饋?lái),神色淡漠又落寞,“把我媽接到城里醫院,好好治療?!?/p>

得到父親親口答應,楊梓芯心口鈍痛著(zhù),艱難的邁出家門(mén)。

“司機,送她去方家?!?/p>

方家,燈火通明。

一身材矮胖的中年男人坐在沙發(fā),滿(mǎn)面怒火,氣急敗壞,“到嘴的鴨.子飛了,還差點(diǎn)誤闖霍家那閻王的房間,真晦氣!”

楊氏遭遇危機,方家正是楊家所處行業(yè)的龍頭企業(yè),為求合作,楊家許諾用女兒來(lái)?yè)Q。

兩家約好楊媛沫在酒店開(kāi)好房間等方建城,等他一去直奔主題。

可那女人拼命反抗,踹他一腳就跑了!

方建城越想越憤怒,“告訴楊家,這種態(tài)度別想讓老子幫他們!

管家快步走進(jìn)來(lái),“老爺,楊家又將人送來(lái)了?!?/p>

方建城想起那一腳,氣惱的冷哼,“讓她給我滾,方家是她想攀就攀,想跑就跑的地方......”

余光中,楊梓芯走了進(jìn)來(lái)。

身姿曼妙,一張傾城絕色的臉蛋勾得方建城挪不開(kāi)視線(xiàn)。

清純嬌嫩的臉頰掛著(zhù)淚痕,哭過(guò)的杏仁眼清澈沁潤,眼眶粉紅,粉唇微抿。

楊梓芯察覺(jué)他炙熱的、在她身上打量目光。

她垂下眼簾,忍著(zhù)胃里翻滾的惡心,囁嚅道:“方總,今晚是我失禮了,我向您道歉,希望您不要遷怒楊氏集團?!?/p>

方建城見(jiàn)到她的剎那,心里燃起火苗,陰笑著(zhù)靠近她,“我怎么不知道楊家還有這么清純漂亮的女兒,比楊媛沫強多了?!?/p>

楊媛沫爭強好勝,處處壓楊梓芯一頭,酒會(huì )宴會(huì )等場(chǎng)合通通不讓楊梓芯去,自然名氣更勝。

楊梓芯天真的以為他不生氣了,事情就結束了,莞爾一笑,“方總過(guò)獎了,您答應撥項目款的事......”

一只肥碩的大手摸上她肩膀摩挲,猥瑣又不懷好意,“好說(shuō),以后咱們就是一家人了,自家人哪能不幫自家人?!?/p>

刺啦一聲,方建城手掌下的衣衫撕扯破裂,如凝脂的肌膚暴露在空氣中。

楊梓芯犯惡心,觸電似的躲開(kāi)他的手,鹿眼般沁潤的眸怯懦慌張,“方總,我配不上您,求求您放過(guò)我吧......”

方建城猴急的抓著(zhù)她胳膊拽進(jìn)懷里,猥瑣的聲音暗示威脅,“我的容忍是有限度的,這次可別再讓我失望了?!?/p>

——不能讓方總滿(mǎn)意,你媽也別想治了。

楊梓芯掙扎的動(dòng)作逐漸停下,耳邊回蕩李姝華警告的話(huà),身體僵硬如一具木偶,痛苦而絕望的閉上眼睛,淚水滾落。

被拖進(jìn)深淵之前,她艱難的開(kāi)口,“方總,為了表達我的誠意,我任憑您想做什么。但在那之前,先把項目款轉給楊氏集團?!?/p>

方建城捏起她的下巴,“你在跟我談條件?”

楊梓芯強撐著(zhù)與他對視,強顏歡笑,“您將這筆錢(qián)打過(guò)去,我和楊家斷絕往來(lái),以后就是方家的人了,您要取我,總要有聘禮吧?!?/p>

她不知道自己能在方建城手里活幾天,如果他出爾反爾,李姝華絕對會(huì )斷了她母親的醫藥費,到時(shí)......

“哈哈哈,這話(huà)我愛(ài)聽(tīng)?!边@筆錢(qián)對楊家是拯救集團的巨款,于方建城而言卻是毛毛雨。

他打了個(gè)電話(huà)讓助理?yè)苠X(qián)給楊氏財務(wù),笑容陰險,“這回滿(mǎn)意了吧?!?/p>

楊梓芯心里的重石落下,來(lái)不及松口氣,身體被重重的推倒沙發(fā)上,方建城肥碩的身軀惡狼似的撲上來(lái)。

強烈的抵觸感到來(lái)之前,手臂傳來(lái)尖銳物體刺入的鈍痛,痛得她咬著(zhù)牙悶哼一聲。

想起外界對方建城的傳聞,特殊癖好......死了三個(gè)妻子。

死亡的恐懼將她淹沒(méi),楊梓芯身體微微發(fā)抖,貝齒咬著(zhù)下唇,無(wú)聲抽泣。

方建城拿起茶幾上的水果刀在她潔白嫩滑的肌膚輕輕掠過(guò),話(huà)笑聲猶如地獄里催命的音符。

冰涼的觸感令她身體一陣顫.栗,本能的搖頭抗拒。

方建城笑容變得陰狠,握著(zhù)刀從她手臂劃過(guò)。

楊梓芯絕望的閉上雙眼,想象中的疼痛沒(méi)有傳來(lái),身體一沉,沒(méi)了動(dòng)靜。

幾分鐘后,她忐忑不安的推了方建城一下,他毫無(wú)反應。

楊梓芯猛的將人推開(kāi),身體瑟縮靠著(zhù)沙發(fā)。

方建城死豬似的一動(dòng)不動(dòng),滿(mǎn)臉充血,瞪著(zhù)眼睛,死死盯著(zhù)前方。

強烈又不祥的預感從楊梓芯心里冒了出來(lái),她伸出顫抖的手指,摸上他的脈搏。

脈搏摸不出,頸間動(dòng)脈也停止跳動(dòng)。

楊梓芯驚叫一聲,引來(lái)了管家。

“他,他死了......”

管家慌忙探鼻息,大驚失色,“快送醫院,再把她看住了!”

楊梓芯跌坐在地,暈了過(guò)去,手臂的傷口滲出鮮血。

......

六年后,華城一家私立中醫館。

午休時(shí)間,醫館洗衣房里。

瘦弱的小女人坐著(zhù)凳子,在能裝得下她的大洗衣盆里撈出衣服搓洗。

汗水順著(zhù)她鬢角滑落,掉進(jìn)洗衣盆里。

“媽媽?zhuān)瑸槭裁床挥孟匆聶C呀?!蔽鍤q的小女孩小圓臉帶著(zhù)嬰兒肥,一雙水汪汪的眼睛黑普萄似的,脆生生的聲音奶里奶氣。

她身邊帥氣的小男孩回話(huà),“妹妹,媽媽說(shuō)過(guò)洗衣機洗不干凈的?!?/p>

小女孩托腮,“可是手洗好累累噢?!?/p>

楊梓芯欣慰的笑了,手指點(diǎn)了點(diǎn)小女孩的小鼻尖,“寧寧知道心疼媽媽了?!?/p>

看見(jiàn)一雙可愛(ài)懂事的兒女,再累也不覺(jué)得辛苦。

六年前方建城死在家里,楊梓芯被扣在方家,直到醫院和警方都證明方建城是突然腦梗猝死,她才被方家放了。

楊家早公布她攀了方家的高枝,傳的沸沸揚揚,她回不去了,只能自謀生路。

她努力找工作,只為早日攢夠母親的醫藥費,徹底脫離楊家,卻因為之前方家的事被人看低,只能做兼職。

這些都是李姝華,楊媛沫害的,她卻不得不認栽,同時(shí)干幾份無(wú)門(mén)檻的兼職。

不分晝夜,埋頭苦干。

這一切遭遇都是李姝華母女害的,有朝一日回去,一定要讓她們付出代價(jià)。

就在她被絕望和恨意包圍時(shí),她有了寶寶。

一對小天使,照亮了她灰暗的生活。

氣氛正溫馨,有人哐哐鑿門(mén)。

寧寧、京京忐忑不安的看向房門(mén)。

“不怕,媽媽去開(kāi)門(mén)?!睏铊餍菊酒鹕?,在圍裙上擦了一把手,擰開(kāi)房門(mén)。

“楊梓芯,醫館請你是讓你躲在洗衣房偷懶嗎?這么愛(ài)在這里,干脆當保潔得了?!?/p>

尖銳刺耳的聲音從一個(gè)長(cháng)相刻薄的女人口中傳出,正是楊梓芯醫館的同事,陳徽如。

“上班帶著(zhù)兩個(gè)拖油瓶,你究竟要躲在這里奶孩子還是去治病,病人都被你耽誤了!”


楊梓芯為了母親學(xué)的醫術(shù),卻沒(méi)資質(zhì)又沒(méi)考證,做不了醫生,只好在醫館兼職。

一次遇到了很惡劣的醫鬧,病人被放棄治療,家屬瘋了要毀了醫館,她用針灸搶救回來(lái),間接挽救醫館。

館長(cháng)看中她的醫術(shù),特許她正式工作。

陳徽如當初為進(jìn)醫館費了大力氣,見(jiàn)楊梓芯這么輕松,嫉妒得咬牙切齒。

楊梓芯眼眸如一簇簇冷箭,反唇相譏,“午休時(shí)間哪里來(lái)的被我耽擱的病人?我的孩子拖油瓶,那你是什么,針灸都做不好,廢物一個(gè)?!?/p>

“你......”陳徽如被戳到痛處,勢必要戳回去,“你見(jiàn)誰(shuí)上班帶孩子,還是兩個(gè)野種,社會(huì )上女性風(fēng)評就是被你這種女人害的!”

啪的一聲,一記清脆的巴掌甩她臉上。

“你再說(shuō)一次,我就雙倍打回去?!焙⒆觽儧](méi)有父親,是楊梓芯內心深處的痛。

她因為生產(chǎn)停工幾個(gè)月,花光了積蓄,一對龍鳳胎開(kāi)銷(xiāo)極大,她只好住在城中村。

但那里魚(yú)龍混雜,環(huán)境惡劣,楊梓芯不放心把兩小只放家里,只好帶在身邊。

陳徽如捂著(zhù)被打的火辣辣的臉,不敢置信的瞪向她,“你瘋了,你敢打我!”

楊梓芯冷著(zhù)小臉,鋒芒畢露,“我帶孩子們上班是館長(cháng)允許的,為此我承包了全館洗衣服的工作,你有任何意見(jiàn)去和館長(cháng)反應?!?/p>

從前是她太好捏了,才落得今天的下場(chǎng),以后她是個(gè)硬柿子了。

“我們才不是拖油瓶,我幫媽媽洗衣服啦?!睂帉幋嗌牡?,為證明自己,小手在洗衣盆里涮了兩下。

陳徽如陰狠的瞪她一眼,正要開(kāi)口,對上楊梓芯遍布寒霜的眸,心里莫名發(fā)怵。

“館長(cháng)給你安排了病人,愛(ài)去不去?!?/p>

看她的樣子不像是騙人,楊梓芯怕真耽誤病情,不得不去。

走之前蹲下來(lái)平視兩個(gè)小天使,“不用理會(huì )那個(gè)壞阿姨,在這里乖乖等媽媽回來(lái)?!?/p>

“媽媽去工作吧,我和哥哥會(huì )乖乖的?!卑舶残θ葜斡?,朝楊梓芯揮了揮手。

等門(mén)關(guān)上,小臉垮下來(lái),“哥哥,野種是什么意思,我們是不是拖累媽媽了?!?/p>

京京更成熟些,知道的更多,小肩膀垂著(zhù),“是說(shuō)我們沒(méi)有爸爸,在兇媽媽?!?/p>

安安圓潤的小臉蛋滿(mǎn)是失落,“如果我們可以有爸爸......”

他們從出生起就沒(méi)有爸爸,安安最羨慕別的小朋友在爸爸懷里撒嬌。

每次提起爸爸,又盼望又難過(guò)。

京京不忍妹妹再失落,分散她注意力,“就算沒(méi)有爸爸,有錢(qián)也可以,媽媽就不用辛苦工作了?!?/p>

“哥哥已經(jīng)是小男子漢了,可以賺錢(qián)幫媽媽分憂(yōu)了。你在這里等媽媽?zhuān)疫@就去賺錢(qián)?!?/p>

安安對賺錢(qián)的事還很懵懂,對哥哥盲目崇,卻又擔心,“可是哥哥,媽媽不讓亂跑的呀?!?/p>

就在這時(shí),楊梓芯落下的手機彈出消息,是條推送。

“全民童…選拔大......入選兒童獲得十萬(wàn)人民幣?!?/p>

京京認不全漢字,只知道成功了會(huì )有很多很多錢(qián)。

劃到最下面,地址離的不遠。

京京眼睛一亮,“有辦法了,安安,你等我,我一定能帶著(zhù)錢(qián)回來(lái)?!?/p>

他走到哪里都會(huì )被人夸小帥哥,入選一定沒(méi)問(wèn)題。

“哥哥,我等你回來(lái)!”

京京斗志昂揚的出門(mén)了,但走到大街上,看見(jiàn)一模一樣的街道迷失了方向。

他左顧右盼,身邊路過(guò)一男人,他小跑追上去,“叔叔,我迷路了,你可以告訴我春茲路怎么走嗎?!?/p>

霍忱鋒停下腳步,低頭看向禮貌的小男孩,淡漠的眸掠過(guò)一抹愕然。

到了嘴邊的不知道,在看見(jiàn)他跟自家兒子五分相似的長(cháng)相時(shí)咽了回去。

他環(huán)視四周,皺了眉,冰冷的聲音稍微緩和,“你去春茲路做什么,你家長(cháng)在哪里?”

京京想起不可以和陌生人多說(shuō)話(huà),就沒(méi)有透露媽媽的工作。

但他要問(wèn)路,應該是可以告訴叔叔去做什么。

“我要去參加那個(gè)童什么的選拔,賺生活費?!?/p>

原來(lái)是為了金錢(qián)讓孩子參賽的家庭,但讓五六歲的孩子獨自去參賽,未免太不負責任了。

霍忱鋒眉頭皺的更深,“既然用你賺錢(qián),怎么送你都不肯?!?/p>

“不是,”京京聽(tīng)出他責怪媽媽的意思,急忙解釋?zhuān)皨寢寷](méi)有讓我去,是我看到媽媽好辛苦,要分擔?!?/p>

他眸色堅定,小大人似的。

霍忱鋒失笑,“你還小,好好聽(tīng)話(huà)就足夠了?!?/p>

“我不小了,我都五歲了,是個(gè)小男子漢,可以養家了?!本┚┱f(shuō)的一本正經(jīng),扯了扯他袖子。

“叔叔知不知道路呀,我有點(diǎn)著(zhù)急,怕別人先被選上了?!?/p>

京京使出安安的必殺技,奶聲奶氣。

霍忱鋒看見(jiàn)他懂事得令人心疼的樣子,想起家里的兒子,同樣的年紀,兒子卻只知道索取,不懂得付出。

這么孝順可愛(ài)又帥氣的小朋友,就別讓他失落了。

“你今天很幸運,遇到了我?!被舫冷h半蹲下來(lái)與他平視,“我就是童模大賽的主辦人,我宣布你被選中了?!?/p>

幸福來(lái)的太突然了,京京張著(zhù)嘴巴愣了幾秒,“叔叔,你說(shuō)的是真的嗎,可是已經(jīng)開(kāi)始了,你怎么不在現場(chǎng)呢?!?/p>

他沒(méi)有先激動(dòng)狂喜,而是保留著(zhù)警惕。

不僅可愛(ài)帥氣,聰明又反應快,童模的不二人選。

霍忱鋒被他的邏輯逗笑,“因為我是老板,老板可以開(kāi)小差?!?/p>

他從內襯口袋里拿出一張銀行卡,“這里面是童模的酬勞十萬(wàn)元人民幣,帶回去交給你家長(cháng)?!?/p>

說(shuō)著(zhù)在他身上找口袋,放在褲子的拉鏈口袋里,又拿出一張黑金色的名片,“讓你家長(cháng)來(lái)找我商量拍攝的事?!?/p>

京京捏了捏臉蛋,確定這是真實(shí)發(fā)生的事,狂喜的跳起來(lái),抱著(zhù)霍忱鋒大腿,“叔叔,你真有眼光!”

霍忱鋒忍俊不禁,這小子不謙虛謙虛?

“我送你回去,外面不安全?!?/p>

京京回到醫院門(mén)口就和霍忱鋒道別,一蹦一跳的走進(jìn)去。

還沒(méi)走到洗衣房就和緊張慌亂的楊梓芯撞上。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