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武俠仙俠 > 顧少今天吃藥了嗎

顧少今天吃藥了嗎

自由的風(fēng)作者 著(zhù)

武俠仙俠連載

四年前,蘇落雅與顧辭糾纏不清,帶球逃跑,憤怒的男人找了四年,沒(méi)有找到她的蹤跡,反而收到了一份離婚協(xié)議,看到協(xié)議后,顧辭更加生氣了,發(fā)誓要找到她,狠狠的報復她。然而,當蘇落雅帶著(zhù)孩子現身后,他所有的怒火都煙消云散,一心只想再續前緣,于是,霸道總裁走上了漫漫追妻路。在男人的不懈追求下,蘇落雅終于回心轉意,這一次,她要好好的留在他身邊。

主角:蘇落雅,顧辭   更新:2022-07-16 06:31: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蘇落雅,顧辭的武俠仙俠小說(shuō)《顧少今天吃藥了嗎》,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自由的風(fēng)作者”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四年前,蘇落雅與顧辭糾纏不清,帶球逃跑,憤怒的男人找了四年,沒(méi)有找到她的蹤跡,反而收到了一份離婚協(xié)議,看到協(xié)議后,顧辭更加生氣了,發(fā)誓要找到她,狠狠的報復她。然而,當蘇落雅帶著(zhù)孩子現身后,他所有的怒火都煙消云散,一心只想再續前緣,于是,霸道總裁走上了漫漫追妻路。在男人的不懈追求下,蘇落雅終于回心轉意,這一次,她要好好的留在他身邊。

《顧少今天吃藥了嗎》精彩片段

秋風(fēng)微涼。

蕭索的墓園當中,濃黑色的墓碑前站著(zhù)一個(gè)黑衣黑帽的女人。她姣好的面龐上不帶半點(diǎn)悲戚之色,只是目光冷冷的看著(zhù)照片上的男人。

“周子義,我來(lái)看你了?!鄙ひ舯?,一如當年這個(gè)男人對待自己的那份決絕。

許久,女人放下手中的鮮花,步伐優(yōu)雅,走出了墓園。

盡管只是面對著(zhù)他的墓碑,她也依舊沒(méi)有辦法將女兒失蹤的話(huà)說(shuō)出口。

私家偵探宗向禹等了許久,見(jiàn)蘇落雅過(guò)來(lái)了,連忙諂媚的幫她打開(kāi)車(chē)門(mén)。

“有柔兒的消息了嗎?”明明面上仍舊是一貫的風(fēng)輕云淡,可若細看,那雙美眸里卻滿(mǎn)是焦急。

她難得泄露自己的心思。

“這個(gè)......”宗向禹摸了摸鼻子,神色有些尷尬,“姐,這才過(guò)去一個(gè)小時(shí),哪兒有那么快呀......”

蘇落雅眸色一暗,靜靜看著(zhù)手機里的合照,指腹微動(dòng)。

四年了,如果不是為了給柔兒尋找合適的骨髓,她死都不會(huì )再回到這個(gè)城市。

她回來(lái)得低調,可怎么剛下飛機一個(gè)轉身的功夫,小姑娘就被抱走了。

機場(chǎng)的監控十分模糊,只能看到那男人穿一身深黑色的中山裝,身姿挺拔修長(cháng),臉上沒(méi)有任何的遮掩,似乎一點(diǎn)都不怕自己被攝像頭拍到。

會(huì )是誰(shuí)呢?

人販子?

難道,是......他?

腦海當中閃過(guò)那個(gè)男人陰騖的面龐,她下意識地,竟然打了個(gè)激靈。

猶豫再三,蘇落雅輕輕啟唇,報出了一個(gè)地址。

宗向禹微微一愣,“姐,我知道顧少是這一片兒的天,可你去找他有什么用啊,非親非故的,他憑什么要幫你???”

“非親非故?”蘇落雅漠然重復一遍,倏地,唇邊綻開(kāi)一個(gè)復雜的笑,如果他們沾親帶故呢?

如果他們從小青梅竹馬,一起長(cháng)大,最后還結為夫婦,一夜春宵了呢?

深紅色的車(chē)輛飛速行駛,記憶在倒帶——

三年前的5月20日,那是他們的結婚一周年紀念日。

見(jiàn)小兩口一直沒(méi)能傳來(lái)喜訊,于是,婆婆逼著(zhù)她去勾引她丈夫。

只要是個(gè)正常男人,都應該想要撲倒她,化身為狼吧。

可惜......

顧辭的眼底只有怒火滿(mǎn)天。

大床上,那個(gè)她愛(ài)了十年的男人正被綁在床頭,動(dòng)彈不得。

如墨一般的黑色碎發(fā)散在額頭,清晰俊美的眉目仿若上帝獨創(chuàng )的工藝品,然而緊抿著(zhù)的唇瓣昭示著(zhù)男人此刻的情緒已經(jīng)崩到了極致。

“蘇落雅,放開(kāi)我!”即使被人結結實(shí)實(shí)的五花大綁,也依舊難掩身上散出的矜貴和冷傲,帶著(zhù)讓人退避三舍的冷意。

蘇落雅步步逼近,踮著(zhù)腳尖上了床,輕盈地翻身坐在男人的腰上,蔥白的手指一節一節劃過(guò)他襯衫上的鈕扣,趴在他的耳邊用只有他們兩個(gè)人能聽(tīng)到的聲音說(shuō):“你呀,做夢(mèng)?!?/p>

“你這樣,只會(huì )讓我覺(jué)得更惡心?!?/p>

那靈巧的手指微微一僵,旋即恢復如常,嬌笑著(zhù)問(wèn)他:“關(guān)我屁事?”

結婚一年,他從沒(méi)碰過(guò)她,她有多愛(ài),他就有多厭惡。甚至連一句多余的話(huà)都懶得跟她說(shuō),只因為她那個(gè)柔弱可人的妹妹喜歡嬌滴滴的依偎在他懷里,說(shuō)著(zhù)人家不喜歡。

我去你不要臉的不喜歡!

蘇落雅拿起床邊的小酒,咕咚咕咚給自己灌了幾口,白皙的臉蛋上瞬間暈出兩團小紅云,微醺的眉目說(shuō)不出的可愛(ài)。


她鉆進(jìn)顧辭的懷里,胡亂的從他脖子上吻下來(lái),解開(kāi)他的皮帶,無(wú)視那雙盛怒的眸子,一閉眼一咬牙,連著(zhù)褲外褲一起扒下來(lái)。

小心肝跳得撲通撲通的,蘇落雅看著(zhù)向自己目光掃射的顧辭,心里還是沒(méi)譜,水眸順著(zhù)他的鎖骨望下來(lái)......

她還是第一次這么安靜仔細的打量他的身子,緊實(shí)的身體,沒(méi)有半分多余的完美身材,讓她忍不住伸出微微顫抖的手指在上面劃過(guò)。

似抓像撓,搔得人心里癢癢的。

慫慫的再吞兩口紅酒,頭暈目眩的坐在床邊,小嘴向下一癟竟委屈的哭了起來(lái)。

她醉了。

“你為什么不喜歡我!”小手一抬,對著(zhù)顧辭的屁股就是一巴掌,力道一點(diǎn)也不含糊。

“你還敢瞪我!”手腕再是一轉,又是狠狠一巴掌打在男人屁股上。

吸吸鼻子,她一抹眼淚,開(kāi)始控訴:“我先見(jiàn)到你的,不是嗎?我先喜歡你的,不是嗎?我哪里不如我妹妹,你說(shuō)!”

蘇落雅嘴巴一張,嗚哇嗚哇的一頓亂哭,沒(méi)有紙巾,索性抓著(zhù)他身上的襯衫左擦擦右抹抹。

然后腦袋一歪,睡死過(guò)去了。

顧辭:“......”

索性這一覺(jué)沒(méi)有睡得太死,只一個(gè)小時(shí)就揉著(zhù)發(fā)脹的腦袋坐了起來(lái),思想放空十五秒,爆出一聲“臥槽”回頭看向那個(gè)還被綁著(zhù)的男人。

那雙好看的眸子里的冷意幾乎能將她凝成冰。

“是不是很難受?”她諂媚地笑笑。

“你說(shuō)呢?”男人一字一頓的咬牙反問(wèn),陰森森的語(yǔ)氣讓人不寒而栗。

危險!十分的危險!

可......婆婆交代給她的事情還沒(méi)辦,蘇落雅水一般清澈的眸子微微動(dòng)了動(dòng),一咬牙褪去了身上薄得幾乎透明的衣服。

顧辭:“......”

女人柔軟的身子輕輕貼在他的身上.

顧辭想讓她滾開(kāi),可嘴巴被堵著(zhù),只能發(fā)出“嗚嗚”的聲音。

“乖哦?!碧K落雅拍著(zhù)他的臉龐,小手分明在顫抖

顧辭恨不能活活掐死她!

燈光曖昧,婆婆一早布置好的香薰已經(jīng)彌漫了整間屋子,她生澀的親吻聲和女人身體柔軟的觸感,充斥在鼻尖的是獨屬于她的淡淡的馨香。

白嫩的小手捧住他的臉,水眸里氤氳著(zhù)癡迷和眷戀,深情的吻上他的額頭,眉尾,眼角,鼻尖,笑得苦澀又無(wú)奈。

春色迤邐。

門(mén)外聽(tīng)了整整一個(gè)多小時(shí)的婆婆章茵總算揉了揉自己酸痛的老腰,對著(zhù)旁邊一起等著(zhù)的李姐說(shuō)“咱也算大功告成了,走唄?!?/p>

李姐也錘了錘自己的老腰,扶著(zhù)章茵一起離開(kāi)。

一夜貪歡,一夜縱情,一夜放肆。

顧辭睡醒后第一件事就是要把這個(gè)女人給休了!

可整個(gè)顧家別墅都不見(jiàn)她的身影,還巧巧的收到一份到付的信件,不用腦袋細想都知道是那個(gè)財迷又摳門(mén)的女人寄來(lái)的。

黑著(zhù)臉付了錢(qián),顧辭撕開(kāi)信件,幾乎只是瞬間,就將里面那張紙揉成一團,狠狠砸在了地上!

好,很好!

蘇落雅,你給我等著(zhù)!

章茵探出半個(gè)腦袋,一直到兒子走了才跑過(guò)去撿起紙團,看到上面的話(huà)忍不住笑出聲來(lái)。

文件內容如下:

——“顧辭,生氣吧?惱怒吧?想掐死我吧?想跟我離婚吧?想甩我,你做夢(mèng)!姐姐我嫌棄你,要休了你,從今往后,山水兩相隔,咱倆誰(shuí)也不認識誰(shuí),再見(jiàn)!”

分手信都是到付,有她好兒媳的作風(fēng)!

可是笑完章茵惆悵了,拉著(zhù)旁邊的李姐問(wèn):“我是不是沒(méi)兒媳婦兒了?”

李姐:“......”

太太,您反射弧度這么長(cháng),真的好嗎?


思緒拉回,蘇落雅站在熟悉的別墅門(mén)口,深吸兩口氣,去敲了敲門(mén)。

李姐打開(kāi)門(mén),愣了半晌才找回自己的舌頭道:“少、少夫人,您回來(lái)了!”

“李姐?!碧K落雅優(yōu)雅一笑,算是打了招呼,自然大方的跟著(zhù)李姐的步子走進(jìn)去,才至客廳,便看見(jiàn)了那個(gè)熟悉的身影。

他高大勻稱(chēng)的身軀舒適的窩在沙發(fā)里,面前放著(zhù)幾份文件,拿起一本自然打開(kāi),動(dòng)作隨意又好看,說(shuō)不出的貴氣。

“顧少,好久不見(jiàn),別來(lái)無(wú)恙?!彼旖乔吨?zhù)得體的笑容,雙手提著(zhù)自己的小包,腳下踩著(zhù)七公分的香檳色小高跟,步伐優(yōu)雅從容,饒是一副大家名媛的風(fēng)范。

“嗯?!?/p>

冷冰冰的一個(gè)字,顧辭淡漠的神色未變分毫,疏離又冷漠,硬生生將她的客套給頂了回去。

一點(diǎn)都不意外她的到來(lái),好像他一直在這里就是為了等她。

心里的那個(gè)想法隱隱得到了落實(shí),心里一塊大石頭壓在蘇落雅的心口,讓她喘不過(guò)氣。

四年前,她的確想過(guò)趁那一夜懷上一個(gè)只屬于他們二人的孩子,可偏偏老天爺不幫忙,試紙和驗孕棒買(mǎi)了無(wú)數次,也失望了無(wú)數次。

良久的靜寂。

李姐端著(zhù)茶水來(lái),擺放在桌上,眼角都是笑意:“少夫人,您這幾年都去了哪啊,少爺可是每天都在......”

“李姐,先下去吧?!鳖欈o冷硬的聲音驟然響起。

李姐的話(huà)被堵在了喉嚨里,卻又不好違背,只訕訕的笑了笑,退了下去。

要說(shuō)自己家這個(gè)少爺就是別扭,喜歡直說(shuō)啊,拐彎抹角的不知道要多走多少的彎路!

沉默片刻,蘇落雅開(kāi)口道:“你我都不喜歡拐彎抹角,我就開(kāi)門(mén)見(jiàn)山的直接說(shuō)了,我來(lái)是為了孩子?!?/p>

四年前故作瀟灑,卻心下不舍,小心翼翼親吻他睡顏的倉皇和狼狽好像又襲上心頭,刺得她渾身發(fā)痛,聲音都在發(fā)顫。

顧辭合上手里的文件,微微抬頭,一瞬間,四目相對,眼神交織。

冷意盎然的雙眸中的情緒讓人看不真切,周身散出的壓迫感令蘇落雅不自覺(jué)想要逃開(kāi)。

“好久不見(jiàn),我的合法妻子?!?/p>

一切早就做好的準備都在他低沉的“妻子”二字中瓦解碎開(kāi),心頭微微一顫,不自覺(jué)的握緊了雙手。

微微定了定神,她笑得疏離又冷漠,“顧少這么大費周章的請我來(lái),就是為了敘舊?”

顧辭唇角向上一抬,森然的嗓音讓人心尖一顫,“我對你沒(méi)什么興趣,四年前是這樣,現在亦如是?!?/p>

心啊,好像被人狠狠捏了一把。

窒息的疼。

她眸色微斂,面上仍舊風(fēng)輕云淡,“那最好,畢竟我也不想和你再多扯任何關(guān)系?!?/p>

“我只想知道,這個(gè)孩子的來(lái)歷?!?/p>

真是怕什么來(lái)什么!

“和你有關(guān)系么?”

“我的合法妻子帶回來(lái)的小孩,你說(shuō)和我有關(guān)系么?”

“顧辭,我們已經(jīng)結束了?!?/p>

他似笑非笑:“在法律上,我們依舊是夫妻?!?/p>

蘇落雅一個(gè)白眼飛出去,現在你知道說(shuō)法律了,四年前你可曾有一天盡過(guò)一個(gè)丈夫該盡的責任嗎!

“這么說(shuō),孩子確實(shí)在你這里咯?”一想到蘇柔兒面對陌生環(huán)境的迷茫和恐懼,她就沒(méi)有辦法冷靜下來(lái)。

“是?!?/p>

“把孩子還給我!”

聞言,顧辭從沙發(fā)里站起身,一米八六的身高逐漸逼近,給人以一種無(wú)形的壓迫感。

四年了,他變得更成熟,也更迷人,只是大街小巷貼著(zhù)的海報讓她明白,這個(gè)男人從來(lái)都不屬于她。

“還?”他在她面前停下。

她下意識的想要拉開(kāi)距離,可雙腳像是被貼在了地板上,動(dòng)彈不得,只能抬起頭看著(zhù)他,氣勢不弱的回擊:“是,還給我。就算孩子是你的又如何,我憑我自己本事懷孕,用我自己力氣生產(chǎn)照顧,憑什么給你分享?”

顧辭眸色一涼。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