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武俠仙俠 > 總裁娶了十八線(xiàn)女明星

總裁娶了十八線(xiàn)女明星

皚皚如雪作者 著(zhù)

武俠仙俠連載

顧珺瑤倒追四年,成了整個(gè)娛樂(lè )圈的笑話(huà),薄景川還是沒(méi)有把她放在心上,當真心漸漸被磨滅,一顆心被傷透,她終于醒悟了。當顧珺瑤提出分手時(shí),薄景川以為她在鬧脾氣,畢竟所有人都知道她有多愛(ài)他??呻S著(zhù)時(shí)間的流逝,他發(fā)現女人真的不愛(ài)了,她的眼中已經(jīng)沒(méi)有愛(ài)慕,只剩下怨恨。意識到這一點(diǎn)后,他無(wú)法淡定了……

主角:顧珺瑤,薄景川,蘇曼   更新:2022-07-16 09:01: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顧珺瑤,薄景川,蘇曼的武俠仙俠小說(shuō)《總裁娶了十八線(xiàn)女明星》,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皚皚如雪作者”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顧珺瑤倒追四年,成了整個(gè)娛樂(lè )圈的笑話(huà),薄景川還是沒(méi)有把她放在心上,當真心漸漸被磨滅,一顆心被傷透,她終于醒悟了。當顧珺瑤提出分手時(shí),薄景川以為她在鬧脾氣,畢竟所有人都知道她有多愛(ài)他??呻S著(zhù)時(shí)間的流逝,他發(fā)現女人真的不愛(ài)了,她的眼中已經(jīng)沒(méi)有愛(ài)慕,只剩下怨恨。意識到這一點(diǎn)后,他無(wú)法淡定了……

《總裁娶了十八線(xiàn)女明星》精彩片段

“晚上八點(diǎn),麗景園?!?/p>

戚玥剛下飛機,就收到一條短信。

蘇未湊過(guò)來(lái)瞄了一眼,譏諷道,“消息還真靈通,一下飛機就發(fā)過(guò)來(lái),卡著(zhù)點(diǎn)的吧?!?/p>

說(shuō)完還嫌不夠,又刺激她道,“前兩天還跟那個(gè)流量小花約會(huì )被拍,我都以為他忙得顧不上你了?!?/p>

戚玥沒(méi)說(shuō)話(huà),掛上墨鏡,將帽檐往下壓了壓,行李箱丟給蘇未,“你先回去吧?!?/p>

蘇未翻了個(gè)白眼,似乎對這樣的結果已經(jīng)習以為常,還是叮囑道,“別走VIP通道了,本來(lái)粉絲認不出你,你往那兒一站,認不出的也認出來(lái)了?!?/p>

戚玥……

這話(huà)對一個(gè)演員來(lái)說(shuō),實(shí)在是太扎心了。

一個(gè)走街上都被認不出來(lái)的演員,能不扎心嗎?

路邊打了輛車(chē),報了“麗景園”,司機頻頻朝她看了好幾眼,笑呵呵道,“現在年輕人比我們那會(huì )兒有本事多了,這個(gè)年紀都能在那地方買(mǎi)房子了?!?/p>

戚玥沒(méi)說(shuō)話(huà)。

司機開(kāi)了一會(huì )兒,又道,“姑娘你什么學(xué)校畢業(yè),專(zhuān)業(yè)什么,別誤會(huì )啊,我閨女今年也要考大學(xué),我這不琢磨著(zhù)給她選個(gè)好專(zhuān)業(yè),畢業(yè)找份好工作,你在哪兒高就???”

“保潔公司?!?/p>

“???”司機有點(diǎn)蒙。

戚玥嘆了口氣,“大叔,能開(kāi)快點(diǎn)嗎,遲到了客戶(hù)投訴是要扣錢(qián)的?!?/p>

司機嘴角抽了抽,閉上了嘴。

心里暗罵,一個(gè)保姆打扮成這樣,去那么高檔的別墅,能是什么好東西,社會(huì )真亂!

車(chē)子開(kāi)到麗景園,戚玥付了錢(qián),司機話(huà)都沒(méi)說(shuō)半句,掉頭就走,拐彎濺起的泥水,濺了戚玥一褲腿。

她嘖了一聲,伸手彈了彈,翻出鑰匙開(kāi)門(mén)進(jìn)去了。

麗景園這一片全是高檔別墅,據說(shuō)瀾海市名流圈的大亨都在這里有房產(chǎn),真的假的戚玥不知道,她向來(lái)都是傍晚來(lái),半夜歸,別說(shuō)這附近住著(zhù)什么人,就連這麗景園全貌什么樣,這三年多她也沒(méi)鬧明白。

進(jìn)了別墅,換了鞋,戚玥輕車(chē)熟路地去房間拿了衣服,溜進(jìn)了浴室。

溫熱的水傾灑在頭頂,發(fā)絲被水浸透,如海藻般傾瀉下來(lái),戚玥靠在浴缸里,享受著(zhù)里面的按摩,舒服地哼了哼。

一個(gè)人住,弄這么大個(gè)浴缸,真是奢侈。

頭頂花灑突然停了,戚玥一下就睜開(kāi)了眼,但是什么都還沒(méi)看清,就被從浴缸里撈了出來(lái)。

她一下就掙扎起來(lái),身上泡沫沒(méi)沖干凈,泥鰍一樣滑不溜手,一掙扎,男人手上一滑,差點(diǎn)將她丟進(jìn)浴缸。

“別動(dòng)!”

頭頂響起一道咬牙切齒的聲音,帶著(zhù)威懾,一下讓戚玥老實(shí)下來(lái),乖乖抱著(zhù)他的脖子小聲喊道,“顧先生,人家好怕怕?!?/p>

顧淮嘴角抽了抽,“好好說(shuō)話(huà)!”

戚玥湊過(guò)來(lái)在他喉結上咬了一口,“我要做游戲?!?/p>

顧淮進(jìn)了臥室將她壓在床上,暗聲問(wèn),“什么游戲?”

戚玥翻身?yè)渖先?,咬住他的唇,“捕捉?ài)的小游戲……”

這場(chǎng)由戚玥主動(dòng)挑起,然后被顧淮壓在身下的愛(ài)的游戲,最后以戚玥哭著(zhù)求饒而告終。

手機里傳來(lái)短訊提示聲,顧淮靠在床頭,一手拿過(guò)手機,另一只手搭在戚玥頭上,有一搭沒(méi)一搭的摸著(zhù),他身上帶著(zhù)戚玥的味道,以及,情事過(guò)后的頹靡與性感。

戚玥瞇著(zhù)眼看著(zhù)他。

深邃的眼窩,高挺的鼻子,菱形的唇,下頜角的弧度都完美的無(wú)可挑剔,這三十歲的老男人還真是風(fēng)姿絕代,長(cháng)相比娛樂(lè )圈的小鮮肉還正,一身的腱子肉,摁著(zhù)她的腰都能感受到他的力量。

她歪頭看了一會(huì )兒,突然道,“顧總,我以后不來(lái)了?!?/p>

顧淮動(dòng)作一頓,視線(xiàn)落在了她的臉上,眼里剛剛因為情事聚集的溫情,已經(jīng)全部散去,只剩下凝固的冷意。

“你說(shuō)什么?”

他薄唇微啟,聲音冷得掉渣,戚玥的小心臟不覺(jué)顫了顫。

她作為顧淮的枕邊人已經(jīng)快四年了,這人脾氣她不說(shuō)了解個(gè)十成十,起碼七八成還是有的。

他分明聽(tīng)得一清二楚,問(wèn)她一遍的意思很明顯:給她機會(huì )收回剛剛那句話(huà)。

戚玥向來(lái)識趣,顧先生不高興的事情不去做,顧先生不喜歡的事情,她也討厭,床下是他愛(ài)撒嬌的貓,床上是能蠱惑他的妖,從來(lái)都不忤逆他。

但是現在……

她深吸一口氣,扯出一個(gè)自以為甜美的笑,“我有喜歡的人了……”

顧淮看著(zhù)她,沒(méi)開(kāi)口,視線(xiàn)已經(jīng)徹底結冰,抓著(zhù)手機的手背凸青筋,戚玥很擔心,顧總不會(huì )不會(huì )一怒之下,將手機砸到她的小臉上。

然而她還是鼓足勇氣,將后半句話(huà)說(shuō)完,“我這幾年拍戲也就那德行,混了幾年也沒(méi)幾個(gè)人認識我,您之前說(shuō)的挺對的,我就沒(méi)大紅那條命,過(guò)完年我就二十五了,女演員最好的時(shí)光馬上就要過(guò)去了,我也不打算在這上面浪費什么時(shí)間了,我最近遇見(jiàn)了一個(gè)人,我好喜歡他,我不想再維持我們之間這種關(guān)系了,顧總,我們好聚好散?!?/p>

這怕是這些年,除了床上以外,顧淮完整聽(tīng)她說(shuō)完的最長(cháng)的一段話(huà)了。

她說(shuō)得很快,不知道在心里打了多少腹稿,說(shuō)完臉頰都有些紅了,不知道是因為說(shuō)得太快,還是說(shuō)到了她喜歡的人。

顧淮挑起她的下巴,面無(wú)表情地看著(zhù)眼前這張略帶妖媚的臉,“不想紅?”

戚玥被他捏的生疼,也不敢喊,笑著(zhù)回了句,“沒(méi)那個(gè)命,不想了?!?/p>

“你在跟我鬧脾氣?”

戚玥還是笑,“有人寵著(zhù)那叫鬧脾氣,我還是知道自己什么身份,顧總,我是認真的?!?/p>

下巴上的力道陡然加重,戚玥臉色疼得發(fā)白,顧淮湊近她的臉,突然一笑,譏諷道,“那你喜歡的那個(gè)人,知道你被我玩爛了嗎?”


戚玥嘴角虛偽的笑終于消失殆盡,臉上最后一絲血色也褪得干干凈凈,她伸手去抓他的手腕,手指卻止不住地顫抖,抓了好幾次才抓到,然后用力地推開(kāi)他的手。

“顧總,我和您在一起的時(shí)候,也不是第一次呢,都2019年了,誰(shuí)還在乎那個(gè)?!?/p>

顧淮臉色沉了沉,大手一揮,桌上的臺燈滾落下來(lái),碎了一地,“滾!”

戚玥滾了。

抱著(zhù)衣服,甚至都沒(méi)穿,就滾出了臥室。

外面一陣陣細細索索的聲音,然后是關(guān)門(mén)聲。

桌上手機一遍遍地響,顧淮突然抓起手機狠狠砸在了墻上,一切歸于平靜。

麗景園坐落在半山腰,夜里在山上根本打不到車(chē),路燈暗得不像話(huà),沿途甚至還能聽(tīng)到山里不知名的動(dòng)物發(fā)出的鳴叫,還有隱隱約約如影隨形的腳步聲。

戚玥起了身雞皮疙瘩,她裹緊大衣,想著(zhù)剛剛顧淮的話(huà),鼻子發(fā)酸,眼眶發(fā)澀,她越走越快,最后抱著(zhù)肩膀小跑著(zhù)下了山。

蘇未迷迷瞪瞪要睡著(zhù)的時(shí)候,被一陣敲門(mén)聲驚醒,門(mén)一開(kāi)就愣了,“我去,你怎么這德性就回來(lái)了?”

戚玥手腳凍得冰涼,牙齒都在打顫,話(huà)也顧不上說(shuō),抱著(zhù)桌上的熱水連喝了兩口,才道,“我把姓顧的甩了!”

蘇未……

蘇未看神經(jīng)病一樣看著(zhù)她,還伸手在她額頭上探了探,“沒(méi)發(fā)燒呀,怎么說(shuō)胡話(huà)了?”

戚玥拍開(kāi)她的手,“我是認真的!我已經(jīng)跟他講清楚了?!?/p>

蘇未面無(wú)表情的打了個(gè)哈欠,“早點(diǎn)睡吧,我看你這段時(shí)間忙壞了?!?/p>

戚玥嘴角抽了抽,還想說(shuō)什么,旁邊臥室吱呀一聲開(kāi)了,一顆小腦袋探了出來(lái),揉著(zhù)眼睛,喃喃道,“七月,你回來(lái)了?!?/p>

戚玥立刻閉上嘴,扭頭就見(jiàn)戚睿光著(zhù)小腳丫,只穿著(zhù)一條小褲褲踩在地板上,戚玥抓起沙發(fā)上的毛毯,將他裹住抱起來(lái),“睿睿,你怎么還沒(méi)睡???”

“剛睡著(zhù),八成是你被你剛剛動(dòng)靜吵醒的?!?/p>

蘇未披上外套,“你回來(lái)了,那我就先走了,明天休息一天,后天早上九點(diǎn)我來(lái)接你試鏡?!?/p>

“干媽再見(jiàn)?!?/p>

戚睿趴在戚玥肩膀上,迷迷瞪瞪地沖蘇未道別。

蘇未湊過(guò)去在他額頭上親了一口,“晚安,小王子?!?/p>

蘇未一走,戚玥就抱著(zhù)戚?;亓伺P室,將小人往床上一放,輕輕在他小屁股上拍了拍,“你又裝睡?騙你干媽?zhuān)俊?/p>

剛剛還一臉“困意”的小家伙一下就清醒過(guò)來(lái),嘟著(zhù)嘴,小聲撒嬌,“睿睿想七月?!?/p>

“小壞蛋!”

戚玥脫掉外套,躺在床邊,將床頭燈調暗,低聲問(wèn),“要聽(tīng)故事嗎?”

戚睿搖頭。

“那怎么哄你睡?”

戚睿眼睛眨了眨,突然道,“七月,你是不是跟你男朋友分手了?”

戚玥……

“誰(shuí)告訴你的?”

“你床頭的照片被你撕了,我看見(jiàn)了?!?/p>

“……算是吧?!?/p>

“為什么?是不是因為我這個(gè)拖油瓶?”

戚玥皺起眉,“誰(shuí)教你的這個(gè)詞?”

“電視劇?!?/p>

戚玥黑了臉,“以后少跟蘇未看那些肥皂劇?!?/p>

“哦?!?/p>

戚玥摸了摸戚睿毛茸茸的小腦袋,輕聲道,“睿睿才不是拖油瓶,睿睿是七月的命?!?/p>

戚睿睡著(zhù)了,長(cháng)長(cháng)的眼睫耷拉著(zhù),戚玥枕著(zhù)胳膊盯著(zhù)懷里的小人兒翻來(lái)覆去地看。

五年前車(chē)禍醒來(lái),她就懷著(zhù)戚睿,她在床上昏迷了兩個(gè)月,在醫生決定將這個(gè)四個(gè)月大的胎兒引產(chǎn)的時(shí)候,她醒了,剛醒來(lái)的時(shí)候,她因為創(chuàng )傷后遺癥,一開(kāi)始的三個(gè)多月,她記不得任何人,那時(shí)候,她對這個(gè)世界充滿(mǎn)著(zhù)畏懼,誰(shuí)說(shuō)的話(huà)她都懷疑,唯有肚子里這個(gè)生命是鮮活存在的,所以她不顧所有人的反對,生下了他,后來(lái)記憶慢慢恢復之后,就想起了之前的事,可奇怪的事,她就是想不起來(lái)是誰(shuí)碰了她,想不起來(lái)戚睿的父親是誰(shuí)。

那時(shí)候孩子月份已經(jīng)很大了,只能引產(chǎn),她當時(shí)也答應了,直到第一次胎動(dòng),她突然就心軟了,拼死拼活跟家里抗爭生下了他。

戚睿出生后,她更是一點(diǎn)不后悔自己的額決定,小家伙長(cháng)得白凈,眼睛大而長(cháng),一身奶膘胖乎乎的可愛(ài)的緊,從小就懂事得不像話(huà),聰明又伶俐,早些年她還怕孩子他爹跑回來(lái)跟她爭撫養權,然而這么多年,誰(shuí)也沒(méi)出現過(guò),她漸漸意識到,戚??赡苁亲约阂灰癸L(fēng)流的產(chǎn)物,要么就是自己被渣男始亂終棄,偶爾會(huì )惡毒的想,沒(méi)準戚睿是遺腹子,他那不負責任的爹說(shuō)不定早就精盡人亡了。

她低頭在小家伙臉上親了親,寶貝,以后就剩你跟我了。

戚玥休息這天,帶著(zhù)戚睿去游樂(lè )場(chǎng)瘋玩了一天,帶他偷偷吃了蘇未一直不肯帶他吃的炸雞,一大一小,半夜才偷偷溜回來(lái)。

第二天一早,戚玥還在睡夢(mèng)中,突然被一陣急促的電話(huà)驚醒,她翻身拿手機,一下子從床上咕嚕下來(lái),腦門(mén)裝到床頭柜上,疼得齜牙咧嘴。

“喂?”

“喂個(gè)屁!”

蘇未咬牙,“你特么是不是還沒(méi)起?”

戚玥一個(gè)激靈,“蹭”地一下就坐了起來(lái),“起了呀,今天不是試鏡嗎,我記得呢?!?/p>

“是嗎?”臥室門(mén)被打開(kāi),蘇未拿著(zhù)手機冷笑,“起了?”

戚玥……

躲在蘇未背后的戚睿探出腦袋,同情地看了她一眼。

戚玥……

這個(gè)小叛徒!

“就你這態(tài)度,你要是能火,全世界都能火了?!碧K未恨鐵不成鋼地將袋子里的衣服丟給她,“滾去洗漱換衣!”

戚玥扒拉了一下頭發(fā),認命的滾去洗漱。

蘇未先將戚睿送去了托兒所,回頭載著(zhù)戚玥去了眾娛影城。

眾娛自制偶像劇《玄色清音》正在試鏡女主角,因為是校園劇,參加試鏡的都是新人,一個(gè)個(gè)嫩得能掐出水,戚玥覺(jué)得自己就是混在花骨朵里的老白菜幫子,有點(diǎn)不要臉。

想當年她也是這個(gè)年紀,稀里糊涂就一腳踏進(jìn)這五光十色的名利場(chǎng)。

想著(zhù)便嘆了口氣,蘇未斜她一眼,“怎么了?”

“沒(méi)事,”戚玥扯了扯裙帶,小聲道,“這裙子后背是不是開(kāi)得有點(diǎn)深?”

豈止是有點(diǎn),后背的深V幾乎開(kāi)到了腰部,她整個(gè)蝴蝶骨都裸露在外,性感是性感,試鏡穿著(zhù)這樣,是不是太招搖了?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