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武俠仙俠 > 農家小辣妻美人相公你別跑

農家小辣妻美人相公你別跑

慕梅鳳作者 著(zhù)

武俠仙俠連載

褚臨安在醒來(lái)之后,不由得感嘆自己命運不濟。她曾經(jīng)想過(guò)無(wú)數種死法,只是萬(wàn)萬(wàn)沒(méi)有想到,最后竟然因為吃花生米噎到而身亡。更加離譜的是,她在死后沒(méi)有上天堂也沒(méi)有下地獄,反而魂穿到了一個(gè)孤苦無(wú)依的貧苦農女身上。原主是十里八村有名的丑女,已經(jīng)過(guò)了年紀還沒(méi)有嫁人。大伯母為了彩禮錢(qián),黑心的將原主嫁給了一個(gè)死了老婆的男人。原主不愿意嫁,但是褚臨安愿意,只要能脫離褚家,嫁給鰥夫又何妨?

主角:褚臨安,晏筠   更新:2022-07-16 09:11: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褚臨安,晏筠的武俠仙俠小說(shuō)《農家小辣妻美人相公你別跑》,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慕梅鳳作者”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褚臨安在醒來(lái)之后,不由得感嘆自己命運不濟。她曾經(jīng)想過(guò)無(wú)數種死法,只是萬(wàn)萬(wàn)沒(méi)有想到,最后竟然因為吃花生米噎到而身亡。更加離譜的是,她在死后沒(méi)有上天堂也沒(méi)有下地獄,反而魂穿到了一個(gè)孤苦無(wú)依的貧苦農女身上。原主是十里八村有名的丑女,已經(jīng)過(guò)了年紀還沒(méi)有嫁人。大伯母為了彩禮錢(qián),黑心的將原主嫁給了一個(gè)死了老婆的男人。原主不愿意嫁,但是褚臨安愿意,只要能脫離褚家,嫁給鰥夫又何妨?

《農家小辣妻美人相公你別跑》精彩片段

 疼!

好疼!

真他媽的太疼了!

這是褚臨安第一次感覺(jué)到骨肉分離的痛楚。

這感覺(jué),太他媽的酸爽了!

還未來(lái)得及睜開(kāi)眼,跟搟面杖差不多粗細的木棍就落在了她的身上。

“啪!”

疼的她忍不住的弓起身子,驚聲尖叫了起來(lái),叫到后來(lái)都覺(jué)得聲音劈叉了,聽(tīng)得心都顫悠悠的。

隨之而來(lái)的,是不堪入耳的謾罵:“你這要死不死的賠錢(qián)貨!吃老娘的,穿老娘的,老娘好不容易給你找了個(gè)婆家,送了些聘禮過(guò)來(lái)!你這賠錢(qián)貨就要死要活的,當老娘是死的???!老娘這輩子是造了什么孽!養了你這么個(gè)掃把星!就你長(cháng)成這樣了,有人肯娶你,就已經(jīng)燒高香了,你還敢給老娘跑,你到時(shí)跑一個(gè)看看啊,看看你腿兒快還是老娘的棍子快!你個(gè)半死不活的丑東西,就是個(gè)豬插上兩根蔥都比你好看,都比你值錢(qián),你還敢跑,我看你還敢不敢跑了!”

褚臨安剛想睜開(kāi)眼睛看看是誰(shuí),身上就有一陣痛意襲了過(guò)來(lái),疼的她皺起了眉,嘴里哼哼唧唧的。

“你這個(gè)掃把星!你是怎么想著(zhù)能活下去的,怎么不去死呢!你那么樂(lè )意跑,咋不跟著(zhù)你爹娘去呢!你們一家三口,整整齊齊的做個(gè)鬼,多好!你們三房就徹底的成絕戶(hù)了!逢年過(guò)節的,連給你們燎紙兒的人都沒(méi)有!”

褚安氏這話(huà)罵的就有點(diǎn)過(guò)分了。

再怎么說(shuō),這褚老三跟褚老大也是一母同胞的兄弟,這么說(shuō)讓褚老大的臉,往哪里放???

“安氏,你這話(huà)說(shuō)的,是什么意思?老三都沒(méi)了,就剩下個(gè)孩子了!眼看著(zhù)這個(gè)孩子被你打成了這個(gè)樣子,你對得起人老三么!人老三活著(zhù)的時(shí)候,可沒(méi)少幫你家!結果老三才沒(méi)幾年,孩子就要被你打死了,你這良心上過(guò)得去么!”

初老三活著(zhù)的時(shí)候,這褚老大家里可沒(méi)少撈到什么好處。

那時(shí)候,褚老大家吃的、用的、穿的,都是褚老三供著(zhù)的。

結果呢,這人一沒(méi),這孩子也沒(méi)人管了!

“你不就是想要讓這丫頭把褚老三留下的東西給你么!你直說(shuō)不就得了!”

“我看啊,這褚老大媳婦兒天天嚷嚷著(zhù),說(shuō)自己對孩子多好,我看也就這樣“我看也是,她是巴不得老三家死絕戶(hù)了呢!”

“可不是咋地!在咋說(shuō),那也是個(gè)孩子!”

“我告訴你,要是因為你把這個(gè)孩子打死了或者是打殘了,連累到了桃樹(shù)灣的名聲,那你就給我滾出去!你們家宣哥兒不要名聲,我們家大牛還要名聲呢!

“就是!就是跟攪屎棍子,看不得別人好!”

“呸!”

四外看熱鬧的人,一人一口唾沫,差點(diǎn)沒(méi)把褚家給埋了。

“放你娘的狗屁!你們就是看我家過(guò)的好,羨慕的!眼紅的!有能耐,你們也過(guò)起來(lái)??!你們腦袋里裝的是屎,也希望別人的腦袋里裝的都是么!呸!”褚安氏的眼睛變得通紅,嗓門(mén)大的二里地外都能聽(tīng)見(jiàn),“我打我侄女兒,礙著(zhù)你什么事兒了?!還你們家大牛的名聲,你們家大牛有名聲么!誰(shuí)不知道你家的大牛是個(gè)偷雞摸狗的街溜子!自己啥也不是,還在這找別人的錯,你的腦袋是咋長(cháng)的,跟驢一樣么?你要是看不慣,你就滾唄,我又沒(méi)攔著(zhù)!但是,你你走之前,得給我解釋解釋?zhuān)裁唇形掖蛭抑杜畠簤哪慵液⒆拥拿暳?,今兒你要不給我說(shuō)出來(lái)個(gè)一二三,我就打死你!”

褚安氏抬起手里的棍子,醉著(zhù)她的鼻子,眼底的狠厲讓大牛娘有了想要逃跑的沖動(dòng)。

這個(gè)安氏,怕是真的會(huì )動(dòng)手揍人的。

“我、我才想起來(lái),我家里的雞還沒(méi)喂呢,我回去了!”說(shuō)完,轉身就跑了旁邊的幾個(gè)婦人,看褚安氏這么兇狠的樣子,也尋了個(gè)借口,慌張的走開(kāi)了褚安氏“呸!”的罵了兩聲,看著(zhù)趴在地上的褚臨安,氣兒更是不打一處來(lái)褚家大媳婦兒姓安,是下面小安村的人,家里兄弟五個(gè),安氏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因為家里是個(gè)殺豬的,日子還過(guò)得去。從小到大,安氏都吃的好,體格好,跟個(gè)小地缸似的。

嫁了人之后,安氏最初的日子過(guò)的也不錯。

褚家的老爺子年輕的時(shí)候走南闖北的,攢下了不小的家業(yè)。后來(lái)年紀大了,才想著(zhù)回了生養自己的桃樹(shù)灣,娶了現在的妻子一何氏。何氏年輕的時(shí)候可是十里八村有名的勤快的姑娘,又長(cháng)的漂亮,娘家的兄弟也多,成婚之后又給老褚家生下了四個(gè)兒子兩個(gè)女兒,這腰板子就更硬了。

尤其是在自己的小兒子成了這十里八村的唯一的一個(gè)秀才,老太太的說(shuō)話(huà)的底氣就更足了。

年前的時(shí)候,老爺子生了場(chǎng)大病,家里的銀子敗的七七八八。

安氏覺(jué)得,自己要養著(zhù)三房的那個(gè)掃把星,又養著(zhù)兩個(gè)吃飽飯不干活的,太虧。

三天一吵,五天一鬧的,鬧著(zhù)分了家。

老爺子何老太太帶著(zhù)還沒(méi)出嫁的小閨女兒,跟著(zhù)老大兩口子生活。再加上其他幾房給的每個(gè)月的二百文銀子的孝敬錢(qián),日子也還過(guò)得去。

但是,自從褚臨安的父母沒(méi)了之后,老四又躲在鎮子上不會(huì )來(lái),然后還要從老兩口的腰包里拿銀子,安氏的心里就極為的不高興。真是看哪兒哪兒不順眼,那些日子對著(zhù)褚臨安不是打就是罵的,弄得老大家,說(shuō)話(huà)都不敢大聲。

安氏低頭看著(zhù)自己臃腫的身材,摸著(zhù)手上的老繭,想到前幾日老大說(shuō)的話(huà),她的心中就更加的不舒服。

她生了褚家的長(cháng)子長(cháng)孫,書(shū)讀的又那么好,憑什么要便宜別人!

她褚安氏的東西也想惦記,是不是覺(jué)得她太好欺負了?!

這些日子積攢的所有的怒氣在這一瞬間全部都涌了上來(lái),手上的動(dòng)作也越來(lái)越重。

重的褚林安連哼哼都哼不出聲了。

“褚家大媳婦兒,你這是干啥呢!你在這么打下去,這孩子還能活么!”張大娘趴墻頭上,看著(zhù)躺在地上被打的有進(jìn)氣沒(méi)出氣兒的褚臨安,開(kāi)口勸了兩句。

“這孩子多好啊,你家里的活大部分是不是都是這孩子幫著(zhù)干的?這眼看著(zhù)都十四了,你在這么打,讓這孩子以后怎么見(jiàn)人吶?這孩子大了,也是要臉的。

”“老三兩口子就這么一個(gè)閨女兒,你要是把她給打死了,老三兩口子就真的絕戶(hù)了!你也不怕缺德事兒做多了,老三兩口子晚上來(lái)找你談?wù)勑模?rdquo;

“可不是咋地。這孩子啊也勤快,你就別打孩子了。”

“對啊,孩子還小,你慢慢教就好了。”

“老大媳婦兒,再怎么說(shuō)這孩子也是老三兩口子唯一的孩子,也要議親了,你好好教。”

“我怕他?”褚安氏冷笑一聲,目露兇光,怒聲道:“他來(lái)了正好,我正好要和他算算賬!我養了這個(gè)死丫頭這么多年,吃的、穿的、用的,得花多少的銀子了!今兒我把這丫頭賣(mài)了,不過(guò)是還點(diǎn)利息!你當老娘的銀子大風(fēng)刮來(lái)的,一分錢(qián)都不用賺呢!”


 “這丫頭在我家待著(zhù),給我干點(diǎn)活不應該么?不干活吃啥,喝啥,喝西北風(fēng)么?要是喝西北風(fēng)都能喝飽了,大家都不用干活了,喝風(fēng)就好了!”

屋外吵的熱火朝天的,屋內靜的連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tīng)見(jiàn)。

褚老爺子坐在里屋的炕上,身上披著(zhù)一件外套,靠在墻上。腿上蓋著(zhù)一條薄被,扭過(guò)頭,透過(guò)明凈的窗戶(hù),冷漠地看著(zhù)外面自己被打的起不來(lái)的孫女兒,蒼老的臉上沒(méi)有一絲一毫的變化。

外面的褚家大伯,淡漠地蹲在了房檐下,仿佛這里發(fā)生的一切都和他無(wú)關(guān)。他的手里托著(zhù)的一根長(cháng)長(cháng)的煙桿子,一口接一口的抽著(zhù)煙。

青色的煙緩緩而出,襯的他的那張臉似明似暗,看不清他眼中真正的神色。

“老大媳婦兒,”看老大媳婦兒落了汗,躺在地上的人被打的進(jìn)氣兒多,出氣兒少,站在屋檐下的何氏才像模像樣地發(fā)了話(huà):“這丫頭翻過(guò)年就已經(jīng)是十四了,你莫要在這么打人了,有什么話(huà),好好教就是了。”又轉過(guò)頭對著(zhù)四外看熱鬧的人說(shuō)道:“這丫頭啊,就是不滿(mǎn)意她大伯娘給找的婆家,不想嫁。這不娘倆兒說(shuō)了兩句,就吵上了。沒(méi)什么大事兒,大家伙兒都散了吧,啊,散了吧!”

聽(tīng)到何氏這么說(shuō),大家伙兒才明白是咋回事,七嘴八舌地說(shuō)道:“這孩子是該好好教教了。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怎么說(shuō)不嫁就不嫁呢?”

“就是,這找婆家啊,還是要多聽(tīng)聽(tīng)老人的意思的。”

“你這當奶的,可要多費心才行。”

“這丫頭啊,心氣兒高。一門(mén)心思想要找個(gè)好人家,可咱們都是鄉下人家,哪里能找什么好人家?”何氏面露難色,眼中的嫌棄一閃而過(guò)。

唉!

這桃樹(shù)灣方圓百里,誰(shuí)不知道褚家有個(gè)長(cháng)的十分難看的丑女?連累的整個(gè)村子里的姑娘,婆家都十分的困難。連褚家還沒(méi)出嫁的小女兒,都十七八歲了還沒(méi)嫁出去呢。

半昏迷的褚臨安,勉強的睜開(kāi)了眼睛,看見(jiàn)了模糊的幾道影子,在自己的面前飄來(lái)飄去的。耳邊是嘰嘰喳喳的煩的要命的聲音,腦袋里忽然迸出來(lái)的那些殘破的畫(huà)面,擠的褚臨安頭痛欲裂的。

她就想不明白了,她不就是吃了個(gè)花生米了么,怎么就來(lái)到了這個(gè)鳥(niǎo)不拉屎的地方,還碰上了這些個(gè)恨不得她死的極品親戚?

來(lái)就來(lái)了吧,但是開(kāi)局是個(gè)父母雙亡,啥啥都沒(méi)沒(méi)有的窮村姑,這要怎么玩兒!

在想想那些年作為最出色的面點(diǎn)師,最出色的拳擊手,拼盡全力掙來(lái)的票子何房子都送給了別人,她的心就更疼!

在想想她的這身傷是怎么來(lái)的,她就更加的郁悶不行了。

想她這么一個(gè)厲害的拳擊手,被一個(gè)只有力氣大點(diǎn)的老妖婆給打成這樣子,要是讓別人知道了,她還有臉見(jiàn)人么?

媽了巴子的,等老子好的,老子讓你知道知道,論打架,什么叫老子說(shuō)第二,沒(méi)人敢說(shuō)第一!

褚臨安的內心有一萬(wàn)種弄死褚安氏的方式,卻不低破布一樣的身子,華麗麗的昏了過(guò)去。

安氏看著(zhù)褚臨安跟頭豬一樣的躺在那里,心中的怒火更盛,怒罵道:“死丫頭,還不趕緊起來(lái),給老娘干活去!”

躺在地上的褚臨安一點(diǎn)動(dòng)靜都沒(méi)有,安氏都踹了她好幾腳,她都跟頭死豬似的沒(méi)動(dòng)靜。

“娘,她,她不會(huì ),被我給打死了吧?!”安氏又驚又恐。

何氏的身形晃了晃,面色白了兩分,渾身緊繃地走到了褚臨安的面前。直到有濕熱的氣息撲在了何氏枯痩的手指上,何氏懸著(zhù)的心才落回了肚子里:“沒(méi)事兒,她還活著(zhù)呢!老大,趕緊把人挪去柴房,然后去找大夫給她看看,別真的死了!”

“啥,還要看大夫?!”一聽(tīng)說(shuō)要給褚臨安看大夫,安氏的眼睛瞪的比誰(shuí)都大。

“這個(gè)褚臨安收拾收拾,還能換幾兩銀子的。”何氏看著(zhù)褚安氏眼皮子淺的那樣,氣就更不打一處來(lái)了,“你兒子是讀書(shū)人,最是看中名聲了。你難道想讓你的兒子名聲有污,德行有虧,走出去的時(shí)候被人戳脊梁骨么?”

當初這話(huà),是老頭子教她的,現在她也教給自己的兒媳婦兒。就是不知道自己的這個(gè)兒媳婦,能不能想明白了。其實(shí),何氏的心中還是有點(diǎn)后悔的,當初,她是閉著(zhù)眼睛給自己的兒子選的兒媳婦兒么?怎么光長(cháng)身上的肉,一點(diǎn)腦袋都不長(cháng)呢?

安氏還是不想動(dòng)。

“你啊,能不能別看眼前的那點(diǎn)事兒!”安氏用力的戳著(zhù)她的腦袋,恨不得在他的腦袋上戳褚一個(gè)窟窿來(lái),“這個(gè)褚臨安要出事兒,也不能在咱們家出事兒!換了銀子給你的兒子花,不好么!”

安氏的心里還是有點(diǎn)不情愿,但是聽(tīng)到自己的婆婆說(shuō),拿褚臨安換銀子,安氏的臉色才好看了那么一點(diǎn)。轉身進(jìn)屋拿了銀子,去尋了大夫來(lái)。

何氏趕緊讓褚老大把人抱去了柴房,褚老大粗手粗腳的,力氣又大,弄的褚臨安身上的傷口又開(kāi)始疼了,疼的她在昏迷的時(shí)候都哼哼唧唧的。惹的褚老大的臉色更加難看了,心里不停的埋怨著(zhù)自己娘多事兒。

安氏手腳利落,不過(guò)是片刻,就已經(jīng)引著(zhù)大夫過(guò)來(lái)了:“……許大夫,你麻煩你了。

許大夫是這十里八村唯一的大夫,明明是個(gè)漢子,卻學(xué)的婦人一般,嘴巴大還好事兒。

今兒晌午才聽(tīng)說(shuō)了褚家的閨女兒被打的不成樣兒,下午褚家人就找來(lái)了。許大夫的臉上,就差刻上了我很好奇幾個(gè)字兒了。

“許大夫,你來(lái)給我家侄女兒看病來(lái)著(zhù),你咋啥都打聽(tīng)呢?”安氏滿(mǎn)臉不高興把人帶到了柴房,“你去看看吧!”

自己想知道的沒(méi)能知道,許大夫的心里跟貓撓的一樣,可這安氏一句話(huà)也不說(shuō),讓他十分不高興。給褚臨安看病的時(shí)候,明顯的敷衍了很多,“皮外傷,吃點(diǎn)藥在抹點(diǎn)藥膏就行了。”

安氏的眉一挑,看著(zhù)躺在破床上的褚臨安,心中咒罵了幾聲。

換回來(lái)的銀子一個(gè)子兒也看不見(jiàn),還要搭上那么多的銀子,她的心里能得勁兒才怪!來(lái)給褚臨安看病的許大夫,心里更是不爽。敷衍著(zhù)給她看了病之后,背著(zhù)自己的藥箱子,氣哄哄的離開(kāi)了。

出門(mén)的時(shí)候碰上了回來(lái)的何氏,何氏與他打招呼,許大夫都沒(méi)搭理。

“他咋了?”何氏指著(zhù)剛出門(mén)的許大夫,一臉不解地看著(zhù)安氏。

安氏心情更不好了,“他打聽(tīng)的事兒沒(méi)打聽(tīng)著(zhù),心情能好的了么!”

何氏點(diǎn)頭,她的這個(gè)兒媳婦兒難得的聰明了一回:“他那個(gè)人大嘴巴,說(shuō)不準啥事兒就被他給傳出去了,對咱家名聲不好,”頓了頓,何氏又說(shuō)道:“你辛苦幾天,好好照顧她。等用她換了銀子,宣哥兒下個(gè)月的束脩就不用這么愁了。


 “安氏聽(tīng)到和氏這么說(shuō),眼睛一亮,“娘,你踅摸著(zhù)了?”

“嗯,我看村子西邊的那個(gè)瘸子挺好的。”何氏站在灶房門(mén)口,和安氏商量著(zhù):“我聽(tīng)村里的人說(shuō),瘸子這幾天總往山上跑。你說(shuō)他是不是在山上找到了什么寶貝了?”

“啥寶貝能讓他找到了?”很明顯的,安氏不相信何氏的說(shuō)辭,“他一個(gè)人帶著(zhù)個(gè)孩子,這花錢(qián)的地方可不少呢!就去了幾趟山上能有什么銀子?咱們家臨安還是個(gè)黃花閨女兒,給了他能換幾個(gè)銀子???”

“老大媳婦兒,這你就不知道了吧,”安氏摸出來(lái)一塊肉,咔咔的切了那么幾下,就直接下了鍋。鍋里隱隱傳來(lái)的香氣,讓何氏忍不住的咽了口口水,“前兩年有人在山里挖了一根人參!好家伙,當時(shí)可是買(mǎi)了五十兩呢!那都夠咱們家活多少年了!”

“真的?”安氏聽(tīng)到自己的婆婆這么說(shuō),眼睛都立起來(lái)了,“山里真的有好東西?”

“山里的東西有好的,但是也得有那個(gè)命才行。”鍋里肉的味道直沖她的鼻子,“所以我說(shuō),死瘸子的手里肯定有銀子。”

安氏把手在圍裙上擦了擦,忙走到了何氏的身邊,低聲道:“那娘,你說(shuō)我們要多少的銀子合適?”

“這個(gè)數,”何氏伸出了一個(gè)巴掌,“最低是這些。”

兩天后,六月十七。

第二天早上,天才蒙蒙亮,昏睡了好幾天的褚臨安才有一點(diǎn)那么清醒,褚安氏就在不停地折騰她。

耳邊是安氏罵罵咧咧的辱罵聲:“你個(gè)小蹄子,現在是會(huì )享受了??!老娘天天湯湯水水的伺候著(zhù),現在還要伺候你洗漱穿衣服!要不是看在你給老娘那會(huì )銀子的份上,老娘還能這么伺候你?你也不看看你是什么東西!”

“這身爛肉都能給自己換來(lái)三兩銀子,老娘養了你這么多年,老娘就得了三兩銀子,還真是虧大發(fā)了!”

“你說(shuō)說(shuō)你,什么時(shí)候裝死不好,非得現在裝死?老娘要是不差我兒子,早把你送進(jìn)窖子里去了!一個(gè)清清白白的姑娘能賣(mài)好幾兩銀子,能夠我兒子一個(gè)月的花銷(xiāo)了!要不是看在你能給我帶點(diǎn)銀子的份上,你以為老娘還愿意養著(zhù)你么!

安氏在何氏看不到的地方,狠狠地掐了她兩下,才覺(jué)得自己心里的氣散去了不少。

“老大媳婦兒,好沒(méi)好呢,”何氏站在柴房的門(mén)口,像是看什么臟東西一樣的,避開(kāi)了老遠,“趕緊的!”

“娘,馬上就好了!”安氏把一件很舊的衣裳給褚臨安穿上了,“讓人進(jìn)來(lái)給她抱出去吧!”

“老大,讓人進(jìn)去把人抱出來(lái),別誤了吉時(shí)。”何氏吩咐道。

晏筠把褚臨安從柴房里抱了出來(lái),放在了他臨時(shí)借來(lái)的牛車(chē)上。疏離而又淡漠地說(shuō)道:“大伯,我們先走了。”

褚老大動(dòng)了動(dòng)嘴唇子,干巴巴的啥話(huà)都沒(méi)擠出來(lái)。還是后面跟出來(lái)的何氏,收了兩句話(huà),才笑著(zhù)把人送走了。

晏筠借的是傅家二爺的牛車(chē),牛車(chē)上有個(gè)小鈴鐺。晏筠趕著(zhù)車(chē)在桃樹(shù)灣轉了一圈兒,叮叮當當的鈴聲,擾醒了桃樹(shù)灣的美好的夢(mèng)。

踏著(zhù)初晨的溫熱,迎來(lái)了旭日的高升。

晏筠住的地方,是村子的最西邊,已經(jīng)靠近鳳鳴山的山腳了。

去他家的時(shí)候,剛好要經(jīng)過(guò)村子里的大路。碰上了幾個(gè)下地干活剛回來(lái)的人,客氣的說(shuō)了兩句話(huà)。

到家的時(shí)候,已經(jīng)是已時(shí)了。

晏筠瘸著(zhù)腿,把褚臨安從牛車(chē)上抱了下來(lái),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抱到了草房子里面唯一的一張比較完整的床上。

他的后面跟著(zhù)一個(gè)痩骨嶙峋的小男孩,正趴在床邊,一臉好奇地看著(zhù)躺在床上的褚臨安。

“爹,這就是我的新娘嗎?”晏茴看著(zhù)晏筠懷里的褚臨安,笑的都露出了一口潔白的小牙齒??粗?zhù)床上昏迷不醒的褚臨安,疑惑地說(shuō)道:“可是娘為什么這么喜歡睡覺(jué)呢?大狗子說(shuō),他娘雞不叫的時(shí)候就要起來(lái)干活了,他娘可勤快了。

”“這是我的新娘,這是你的后娘。”晏筠把還算是完整的一條被子蓋在了褚臨安的身上,道:“你娘只是生病了,等她好了,她也會(huì )變得很勤快的。茴哥兒,你以后要和娘好好相處,知道么?”

他娶的這個(gè)女人,就是為了茴哥兒。希望茴哥兒有個(gè)完整的家,其余的,他并沒(méi)有什么特別大的期待。

“爹,我知道的,”晏茴使勁兒點(diǎn)了下頭,“你放心,這是我的新娘,我會(huì )好好地幫她干活的。

“你說(shuō)錯了,這是你的后娘,我的新娘。”

“爹,沒(méi)錯啊,這是我的新娘??!”

“不對,這是我的新娘,你的后娘!”晏筠覺(jué)得自己的頭越來(lái)越疼了。

“可是,爹……”

“你爹他說(shuō)的沒(méi)說(shuō),你說(shuō)的也沒(méi)錯,”一道清麗的嗓音突兀的插入了兩人之中,“我是你爹的新娘子,也是你的新的娘。”

被爭吵聲吵醒的褚臨安,吃力地轉過(guò)頭,看著(zhù)站在床旁邊的一大一小兩個(gè)人,正爭論不休。賭黃蠟黃的臉上,擠出了自認為一個(gè)和善的笑意。解釋的雖然拗口,但好歹是把自己的意思表達清楚了。

褚臨安的目光在一大一小的兩張臉上轉了一圈兒,心中不禁驚訝地嘆了一口氣。

這一大一小長(cháng)的還真好看,就算是放在前世,那也是受人追捧的。

大的那個(gè),長(cháng)的十分俊朗。面冠如玉,郎眉星目。單單是站在那里,眾人的眼中就再也裝不下別的了。狹長(cháng)的桃花眼中,有著(zhù)細碎地光芒。瓊鼻高聳,顏色正好的薄唇微微翹起,露出一抹淺淺的弧度。一身藏藍色的短打,都不知道洗了多少次了,這衣服上都已經(jīng)洗的有點(diǎn)發(fā)白了。

只不過(guò)他那略顯單薄的身子,在鄉下人的眼中,成了弱不禁風(fēng),啥都干不了的漢子。

至于那個(gè)小的,才見(jiàn)一面,褚臨安就喜歡的不得了。

粉粉嫩嫩的團子,一雙忽閃忽閃的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zhù)就招人喜歡。

搜刮了一遍原主的記憶,褚臨安才知道,眼前的一大一小兩個(gè)人,是幾年前來(lái)的桃樹(shù)灣。聽(tīng)說(shuō),兩個(gè)人是來(lái)桃樹(shù)灣投奔親戚的,可奈何親戚早早已經(jīng)過(guò)世。村長(cháng)看在晏筠可憐的份兒上,才給了他這一個(gè)地方。她要是沒(méi)記錯的話(huà),這娃娃應該是三四歲了吧?

褚臨安笑著(zhù)看著(zhù)他,他也一臉好奇地看著(zhù)褚臨安。偶爾和褚臨安的目光對上的時(shí)候,還還不好意思的躲在自己爹的身后。

等褚臨安不去看的時(shí)候,又會(huì )偷偷地探出頭看她。

惹得褚臨安忍不住地笑出了聲。

晏筠看著(zhù)兩人的小動(dòng)作,垂眸而立,看著(zhù)母子倆這般融洽的相處,心里的石頭落了一半兒。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