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武俠仙俠 > 不要啊我不想做武大郎

不要啊我不想做武大郎

九五二七作者 著(zhù)

武俠仙俠連載

武振在醒來(lái)之后發(fā)現自己身處一個(gè)陌生的房間,就連眼前的女子也不熟識。女子口中喚著(zhù)“大郎”,隨后端出了一碗漆黑的湯藥。此情此景武振一點(diǎn)都不陌生,這個(gè)情節但凡有點(diǎn)社會(huì )經(jīng)驗的人都知曉!他隨后打翻了湯藥,并且指責女子謀殺親夫。雖然穿越成為了武大郎,但是武振絕不服輸,不光保住了命,同時(shí)還成就了一番偉業(yè)!

主角:武振,潘金蓮   更新:2022-07-16 10:02: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武振,潘金蓮的武俠仙俠小說(shuō)《不要啊我不想做武大郎》,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九五二七作者”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武振在醒來(lái)之后發(fā)現自己身處一個(gè)陌生的房間,就連眼前的女子也不熟識。女子口中喚著(zhù)“大郎”,隨后端出了一碗漆黑的湯藥。此情此景武振一點(diǎn)都不陌生,這個(gè)情節但凡有點(diǎn)社會(huì )經(jīng)驗的人都知曉!他隨后打翻了湯藥,并且指責女子謀殺親夫。雖然穿越成為了武大郎,但是武振絕不服輸,不光保住了命,同時(shí)還成就了一番偉業(yè)!

《不要啊我不想做武大郎》精彩片段

“大郎,該喝藥了!`”

簡(jiǎn)陋的房間里,武振悠悠醒來(lái)

感受著(zhù)鼻孔里刺鼻的味道,武振閉著(zhù)眼睛,思考著(zhù)究竟是哪來(lái)的這么濃烈的中藥味?

頭部一陣抽疼,讓他發(fā)出了“嘶”的一聲。

睜眼一看,武振頓時(shí)呆了!

陌生的床,陌生的被。

陌生的房間,彌漫著(zhù)中藥味

一個(gè)古裝美女端著(zhù)一碗藥走了進(jìn)來(lái)。

納尼?

武振渾身打了個(gè)激靈!

這臺詞,這場(chǎng)景,怎會(huì )如此熟悉?

眼珠斜瞥向下,武振看到了自己那短而粗的小手臂,和十根小胡蘿卜一樣的手指頭。

我難道穿越成了歷史名人武大郎?

“真的嗎?我不信。”

一個(gè)女人突然浮現在他的腦中。

我特么也不信!

武振整個(gè)人都懵了!

可貌美如花,如同出水芙蓉般的美婦人,卻正滿(mǎn)眼期盼地等著(zhù)他喝藥呢。

武振心中一顫。

熟悉的情節像是電影般在腦中快速略過(guò)。

啪!

武振一巴掌將藥碗打翻。

嘩啦一聲,藥碗摔碎在地上,湯藥四散滿(mǎn)地。

潘金蓮嚇得往后退了一步,驚慌道:“大郎,你這是作甚?”

她的聲音柔美溫婉,只是在這一刻多了些許恐懼和驚慌。

可聽(tīng)在武振的耳朵里,卻如同催命的魔音。

他噌的一聲從床上跳了起來(lái),指著(zhù)潘金蓮喝道:“你個(gè)賤人,想謀害親夫,我弄死你!”

武振沒(méi)什么文化,初中就輟學(xué)了。

十五歲外出打工,嘗盡了人間疾苦。

從社會(huì )底層到人生巔峰,他只信奉一句話(huà):

弱肉強食,適者生存。

穿越的事實(shí)已經(jīng)不得不接受了,但武大郎的悲慘命運,他絕對不能接受。

“大郎,你有傷在身,奴家好心為你熬藥,你何故平白誣賴(lài)與我?”

“這湯藥是今天早上奴家剛抓回來(lái)的,花了五百文,就這么打翻了,真是可惜......”

潘金蓮說(shuō)話(huà)的時(shí)候黛眉緊蹙,眉宇之間有著(zhù)說(shuō)不盡的委屈。

五百文,是他們家三四天的伙食費。

然而武振卻冷冷一笑:“五百文?西門(mén)大官人給你的藥,還需要花錢(qián)嗎?”

潘金蓮聞言一愣:“大郎,你在說(shuō)什么,什么西門(mén)大官人?”

“少特么跟老子裝蒜!”

武振怒吼道。

“你們一對奸夫淫婦想要害死老子,以為老子不知道??!”

“大郎在說(shuō)什么,奴家真的聽(tīng)不懂??!”

潘金蓮眼淚都流出來(lái)了,滿(mǎn)臉委屈。

“你滾,滾出去!”

“大郎.....”

“滾出去!”

潘金蓮無(wú)奈,蹲在地上把碎碗碴兒收拾了一下,有些畏懼地對武振說(shuō)道:

“大郎消消氣,等你氣順了之后,奴家再端湯藥過(guò)來(lái)。”

說(shuō)完,她捧著(zhù)碎碗碴兒退了出去。

眼看著(zhù)潘金蓮走了,武振這才松了口氣。

環(huán)顧四周,武振的表情比吃了黃連還要苦。

“為什么要讓我這樣的人重生???”

武振感到十分的憋屈。

前世的他,有錢(qián)有地位,有爹有媽?zhuān)欣掀庞惺聵I(yè),壓根不符合穿越人士的基本條件。

再說(shuō)水滸傳上那么多好漢哥哥,為什么偏偏要穿越成武大郎???

難道就因為我也姓武嗎?

武松武二郎他不香嗎?

“媽的,我真不想喝藥??!”

武振想著(zhù)。

水滸傳是北宋徽宗年間,用不了多久,金國就會(huì )大舉進(jìn)犯,靖康之恥也即將到來(lái)。

要是自己能穿越成高俅,憑借自己現代人的開(kāi)掛頭腦,妥妥的竊國大盜!

到時(shí)候整肅兵馬,大舉抗金。

改變歷史進(jìn)程!

可是現在,他身高不足一米五,明明三十歲不到的年紀,臉上的皺紋卻快能夾死蚊子了。

別說(shuō)抗金,一會(huì )兒潘金蓮把王婆叫來(lái),倆人合伙把毒藥湯子給自己這么一灌。

得!全劇終!

武振用力晃了晃腦袋,把這些負面情緒趕緊清空。

“不行,我要長(cháng)高,我要逆襲,我不能坐以待斃,不能就這么狗帶!”

他用力拍打著(zhù)自己的臉,好讓自己清醒一些。

好在腦中的記憶逐漸融合之后,武振長(cháng)出了一口氣。

原來(lái)剛才那一幕并非經(jīng)典的潘金蓮灌藥。

他之所以要喝藥,是因為昨天在街上被一伙潑皮無(wú)賴(lài)打了一頓,頭部受了傷。

伸手摸了摸頭,并沒(méi)有感到疼痛。

武振并不奇怪。

穿越之后傷勢痊愈,這是每個(gè)穿越者都會(huì )享受到的基礎福利。

“身高......長(cháng)個(gè)......”

武振嘀咕道,一個(gè)人在房間里團團轉。

“叮!逆襲大宋系統激活成功!”

“即將完成綁定!”

“綁定成功!”

系統!

武振聽(tīng)到腦海中的突兀聲音,頓時(shí)心花怒放。

“逆襲大宋,聽(tīng)起來(lái)就很霸氣的亞子。”

武振笑嘻嘻的。

按照常規劇情,下面應該就是緊張刺激的新手大禮包環(huán)節了。

先開(kāi)出一個(gè)天材地寶,讓自己身高提升到一米八以上。

然后再開(kāi)出一個(gè)超強功法,弄死西門(mén)慶再說(shuō)!

等二弟回來(lái),再找個(gè)地方占山為王,招兵買(mǎi)馬!

有系統爸爸在,別說(shuō)當皇帝,當玉皇大帝也沒(méi)問(wèn)題!

“叮!即將發(fā)放系統任務(wù)!”

“嗯?”

武振一愣。

這是什么騷操作?

“任務(wù)名稱(chēng):暴打西門(mén)慶!”

“任務(wù)時(shí)限:三天!”

“任務(wù)獎勵:壯骨再造丹!”

“PS:任務(wù)失敗,宿主將永遠無(wú)法長(cháng)高!”

武振一陣無(wú)語(yǔ)。

狗系統,你信不信我殺你全家?

對著(zhù)系統一陣國罵,武振無(wú)可奈何地嘆口氣。

轉身開(kāi)門(mén),走出了閣樓。

樓下,潘金蓮正在灶臺前忙活著(zhù)。

看到武振,有些驚訝。

“大郎,你怎么起來(lái)了?”

“嗯,口渴了,找點(diǎn)兒水喝。”

武振含糊地說(shuō)著(zhù)。

“這藥還剩了一碗,大郎喝了吧。”

潘金蓮說(shuō)著(zhù),又遞過(guò)來(lái)一個(gè)粗砂碗。

武振擺擺手:“白水就行,謝謝。”

說(shuō)著(zhù),他下意識地伸手摸煙,結果什么都沒(méi)摸到。

“這邊哪有賣(mài)煙的?”

他問(wèn)潘金蓮。

正準備去水缸取水的潘金蓮聞言就是一愣,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滿(mǎn)眼疑惑地問(wèn)道:“煙......是何物?”

武振扯了扯嘴角,這才反應過(guò)來(lái)。

煙草是在明朝的時(shí)候才傳入中國,北宋年間,五毒之中還沒(méi)有抽這一項。

糾結了一會(huì )兒,他瞧見(jiàn)灶臺上放著(zhù)一碗鹽炒花生。

摸了一把,丟了兩顆到嘴里,又從潘金蓮手里接過(guò)一碗涼水,往門(mén)外走去。

門(mén)外是一條窄窄的巷道。

青磚鋪地,倒也算整齊。

兩邊鱗次櫛比,全是木質(zhì)的房子。

武振嘆了口氣。

自己的穿越人生,這就要開(kāi)始了!

在門(mén)口站了一會(huì ),武振就聽(tīng)到身邊不遠處突然傳來(lái)幾個(gè)人的譏笑聲。

“武大,你怎么出來(lái)了?頭上的傷這么快就好了,看來(lái)你果然是塊賤骨頭??!”

“三寸釘,谷樹(shù)皮,嬌娘夜夜無(wú)人理!”

“武大,你到底行不行啊,不行的話(huà),哥幾個(gè)幫幫你怎么樣?”

武振斜著(zhù)眼睛看了過(guò)去,見(jiàn)到五個(gè)潑皮無(wú)賴(lài)正斜腰拉胯地站在不遠處,滿(mǎn)臉嘲弄表情地看著(zhù)他。

 


聽(tīng)到聲音,潘金蓮急忙從屋子里跑了出來(lái)。

“大郎,快進(jìn)來(lái)!”

武振被嚇了一跳:“怎么了?”

“大郎莫非忘了,這些就是昨天打傷你的那伙潑皮??!”

潘金蓮緊張說(shuō)道。

武振本來(lái)都要被潘金蓮拽進(jìn)屋了,聽(tīng)到這話(huà),腳下一頓又穩穩地站住了。

前世初出茅廬的時(shí)候,混跡在社會(huì )底層,多大的混混武振都見(jiàn)過(guò)了。

穿越到此,他正一肚子邪火。

正好拿這些小牛馬出出氣!

“你先進(jìn)去,我和他們聊聊。”

武振語(yǔ)氣十分淡定,一手把潘金蓮推回房里,另一只手順勢拿起門(mén)邊的一條扁擔,轉身朝著(zhù)街上走去。

“大郎,你......”

潘金蓮雙眼含淚,害怕地說(shuō)道。

武振眉頭一皺:“進(jìn)去!”

潘金蓮忍不住一抖,急忙關(guān)上門(mén)戶(hù),在里面插上了門(mén)栓。

武振提著(zhù)扁擔,轉身朝著(zhù)街上的潑皮們走去。

吃瓜群眾全都驚訝地看著(zhù)武振。

武大是陽(yáng)谷縣的外來(lái)戶(hù),身材短小,性格懦弱,所以經(jīng)常挨欺負。

可今天這是怎么了?

不僅眼神和平時(shí)不太一樣,而且還提著(zhù)扁擔迎了上去。

幾個(gè)潑皮看到這番光景,不怒反笑。

“哎喲!武大你這是長(cháng)本事了!”

“哈哈哈,他要是有這本事,他家娘子也不用夜夜發(fā)愁了!”

“好可憐的娘子,真是一塊好羊肉掉進(jìn)了狗嘴里!”

“看來(lái)昨天給他的教訓還不夠,今天咱們......”

話(huà)還沒(méi)說(shuō)完,武振的扁擔就已經(jīng)拍了下來(lái)。

這一下出其不意,正好砸在了一個(gè)潑皮的小腿上。

啪!

“哎喲!”

潑皮翻身栽倒,抱著(zhù)腿哀嚎不止。

“矬鬼,你敢打人!”

另一個(gè)刺青潑皮指著(zhù)武振吼道。

武振猛然抬頭,眼神平靜之中卻帶著(zhù)殺意,默不作聲地盯著(zhù)刺青潑皮。

不知為何,潑皮的感覺(jué)就像是有一條毒蛇在自己脊背上亂竄。

不由得打了個(gè)寒顫。

武振曾經(jīng)是個(gè)事業(yè)有成的男人。

從社會(huì )底層單槍匹馬的殺出來(lái),靠的就是混不吝的性格。

再加上成功之后慢慢凝聚起來(lái)的上位者氣息,論起威勢,這群混混拍馬難及。

一個(gè)眼神,刺青潑皮便已經(jīng)敗了。

啪?。?!

武振抬手又是一扁擔,狠狠抽在刺青潑皮的臉上。

牙齒都打飛了好幾顆!

噼里啪啦!

啪?。?!

啪啪?。?!

周?chē)某怨先罕娙伎瓷盗恕?/p>

他們猜中了故事的開(kāi)頭,卻沒(méi)有猜到結尾。

武大今天不知道吃了什么猛藥,竟然單槍匹馬把這群潑皮打的滿(mǎn)地找牙。

打得正來(lái)勁,吃瓜群眾之中突然有人叫了一聲。

“這誰(shuí)啊,竟敢用插桿砸本大官人!”

武振心中一動(dòng)。

這臺詞聽(tīng)著(zhù)也很熟悉??!

抬眼看去,只見(jiàn)自家閣樓窗戶(hù)下面正站著(zhù)幾個(gè)文生公子。

其中一個(gè)身穿錦袍的正捂著(zhù)腦袋,滿(mǎn)臉怒容地抬頭看向上面。

而閣樓窗前,潘金蓮正一臉驚慌地在那發(fā)愣。

她不放心武大,可又不敢開(kāi)門(mén)出來(lái),只能跑到閣樓。

結果太過(guò)緊張,不小心插桿掉了下去,剛好砸在了下面文生公子的頭上。

武振雙眼微瞇,看著(zhù)眼前一幕。

蝴蝶振翅可引發(fā)海嘯!

看來(lái)自己的到來(lái),已經(jīng)影響了劇情的走向!

往前走了兩步,武振上下打量著(zhù)西門(mén)慶。

西門(mén)慶面白如玉,穿著(zhù)考究,動(dòng)作氣質(zhì)都透著(zhù)貴氣。

而且兩人站在一起,武振才剛剛到人家胸口的位置。

相形見(jiàn)絀!

剛才打的興起,現在的武振渾身上下都散發(fā)著(zhù)戾氣。

看到西門(mén)慶正抬著(zhù)頭盯著(zhù)樓上的潘金蓮發(fā)呆,臉上滿(mǎn)是向往著(zhù)迷的表情,武振這氣就不打一處來(lái)。

“哎!瞎看什么呢!”

他提著(zhù)扁擔對西門(mén)慶厲聲喝道。

可西門(mén)慶置若罔聞。

全身心都被潘金蓮的美貌吸引了。

連武振掄起扁擔砸他都沒(méi)發(fā)現!

啪?。?!

一聲脆響,西門(mén)慶捂著(zhù)腦袋退出去好幾步。

樓上的潘金蓮傻了!

地上趴著(zhù)的混混們傻了!

所有圍觀(guān)的吃瓜群眾們也都傻了!

武大竟瘋了!

打潑皮就算了,竟然還敢打西門(mén)大官人!

“矬鬼,你敢打西門(mén)大官人,你有幾個(gè)腦袋!”

西門(mén)慶身邊的一個(gè)公子哥指著(zhù)武振罵道。

武振滿(mǎn)是審視地上下打量了一下這人。

“你特么誰(shuí)???”

“瞎了你的狗眼,連我東城小太歲花子虛都不認得!”

武振呵呵一笑:“原來(lái)是你啊。”

花子虛這個(gè)名字武振是知道的。

常規劇情,他老婆李瓶?jì)鹤詈髸?huì )被西門(mén)慶睡了,財產(chǎn)也被西門(mén)慶霸占了。

總而言之,花子虛就是一個(gè)最終被西門(mén)慶玩死的可憐舔狗。

“滾一邊兒去,老子沒(méi)工夫搭理你!”

武振不耐煩地擺擺手,就跟哄蒼蠅一樣。

剛才那一扁擔,系統并沒(méi)有提示任務(wù)完成。

所以他準備再給西門(mén)慶狠狠來(lái)兩下。

花子虛都懵了!

他哪見(jiàn)過(guò)這樣的人?

陽(yáng)谷縣的人誰(shuí)見(jiàn)了西門(mén)大官人不得禮讓三分。

這個(gè)矬鬼怎么敢如此猖狂?

武振提著(zhù)扁擔走向西門(mén)慶。

每走一步,周?chē)吮阕詣?dòng)朝后閃避。

就好像武振身上有瘟神附體一樣。

西門(mén)慶捂著(zhù)腦袋,鮮血嘩嘩往下淌。

他何曾遇到過(guò)這樣的事情。

眼神里除了怨毒,還有這一些驚愕。

武振看著(zhù)他,冷聲問(wèn)道:“我剛才問(wèn)你在瞎看什么,你還沒(méi)回答我呢!”

“蛤?”

西門(mén)慶發(fā)出了疑惑的一聲。

武振目露兇光,抬手就打。

西門(mén)慶已經(jīng)懵了!

連還手都忘了。

花子虛想要上前阻攔,結果被武振的小短腿一腳踹在子孫根上,表情扭曲地退了回去。

“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務(wù)!”

“啊嘞!”

系統提示音響起,武振的動(dòng)作這才停住。

“恭喜宿主,獲得獎勵壯骨再造丹一枚!”

“請問(wèn)是否現在服用?”

武振想了想,還是選擇了否。

大庭廣眾,這么多人看著(zhù),他要是直接表演一手野蠻生長(cháng),估計以后大家都得懷疑他是妖怪了!

回過(guò)神來(lái)一看,武振發(fā)現西門(mén)慶等人早就跑沒(méi)影了。

連那群潑皮都跑了!

周?chē)椭皇O乱蝗簼M(mǎn)臉震驚表情的吃瓜群眾了。

“一群小牛馬!”

武振眼神冰冷地在人群中掃了一圈之后,抱著(zhù)扁擔回家了。

二樓,潘金蓮見(jiàn)到武振回來(lái),急忙上前詢(xún)問(wèn)。

“大郎,你沒(méi)事吧?”

“沒(méi)事。”

武振淡淡地應了一聲。

“你先出去,我不叫你不許進(jìn)來(lái)。”

他冷聲吩咐道。

 


潘金蓮愣了愣,還是順從地退了出去。

武振在里面把門(mén)插上,然后迫不及待地對系統說(shuō)道:“系統爸爸,把丹藥拿出來(lái)!”

“請問(wèn)宿主是否現在服用壯骨再造丹?”

“是!”

武振毫不猶豫地說(shuō)道。

一瞬間,武振全身上下都開(kāi)始咔咔作響。

就好像有人扯著(zhù)他的四肢和腦袋,用力往外拉一樣。

劇烈的疼痛瞬間布滿(mǎn)全身,武振連叫一嗓子的機會(huì )都沒(méi)有。

撲通一聲栽倒在地,兩只眼睛瞪得渾圓,額頭之上冷汗涔涔如同下雨。

足足過(guò)了半柱香的時(shí)間,這種超乎想象的疼痛才漸漸消退。

武振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打透了。

就像是剛洗過(guò)一樣。

他氣喘吁吁地躺在地上,痛并快樂(lè )地苦笑道:“還以為要死了呢!”

從地上爬起來(lái),武振伸手看了看。

兩只手掌比之前大了好幾圈。

找了個(gè)參照物比了比,身高足有一米八幾!

武振激動(dòng)萬(wàn)分,兩只拳頭不停在空中興奮地揮舞。

無(wú)意間,他瞥見(jiàn)了桌上銅鏡之中反射的自己。

動(dòng)作突然僵住了。

鏡子里面,他依舊盯著(zhù)那張皺紋能夠夾死蚊子的丑臉。

而且皮膚黝黑,還冒著(zhù)油光。

唰!

武振的心情一瞬間跌落谷底。

憑這副尊容,應該會(huì )很難開(kāi)疆擴土,建立后宮吧。

“好吧,系統,能不能發(fā)一個(gè)讓我變帥的任務(wù)?”

武振問(wèn)道。

沒(méi)有任何回應。

武振嘆了口氣,開(kāi)門(mén)走出房間。

樓下,潘金蓮正坐在飯桌前發(fā)呆。

聽(tīng)到聲音,急忙抬頭看向武振。

“大郎,你......”

她的聲音戛然而止。

看著(zhù)武振,眼中滿(mǎn)是驚恐。

武振卻是眼前一亮。

“潘金蓮的顏值確實(shí)很能打??!”

武振心中暗自贊嘆。

順著(zhù)樓梯下來(lái),武振盡量讓自己忘記長(cháng)相這回事,淡淡笑意掛在臉上,十分紳士地輕輕牽起了潘金蓮的手。

“娘子,你怎么了?”

看著(zhù)大半截胳膊都露在外面的武振,潘金蓮愣了好一會(huì )兒才說(shuō)道:“你怎么長(cháng)高了?”

武振一笑:“娘子莫怕,剛才我舒筋活血,可能刺激到了腦垂體,所以就長(cháng)高了。”

潘金蓮一臉懵逼:“腦垂體......”

“自從大郎醒來(lái)之后,就像換了個(gè)人似的,有些話(huà),奴家都聽(tīng)不懂。”

潘金蓮怯怯地說(shuō)著(zhù)。

武振笑了笑,卻并沒(méi)有過(guò)多的解釋。

“大郎變高了,衣服都不合體了,奴家這就上樓去給大郎改衣裳。”

說(shuō)完之后,她便轉身要回閣樓。

可武振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突如其來(lái)的情況,讓潘金蓮一下慌了神。

下意識的躲避失敗之后,她趕緊低下了頭,不敢正視武振。

“這么多年苦了你了。”

武振柔聲說(shuō)道。

潘金蓮抿著(zhù)嘴,身體輕微地抖動(dòng)著(zhù)。

成親這么久,她還是第一次聽(tīng)到夫君用這種口吻對自己說(shuō)話(huà)。

“大郎,你......”

她熱淚盈眶,心里有千言萬(wàn)語(yǔ),卻又不知道該從何說(shuō)起。

武振趁熱打鐵,撅起兩片厚厚的嘴唇,朝著(zhù)娘子的櫻桃小口便吻了下去。

“??!”

潘金蓮像是受到了驚嚇一樣,驚呼一聲,掙脫了出去。

好不容易烘托起來(lái)的氣氛一下子全散了。

武振有些喪氣,滿(mǎn)臉失望地看著(zhù)潘金蓮。

“奴......奴家先去,先去做活了.....”

潘金蓮俏臉緋紅,結結巴巴地丟下一句,飛快地跑了。

武振也沒(méi)阻攔,坐到飯桌前,望著(zhù)門(mén)外的街景,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剛才他看到了,潘金蓮偶爾露出的胳膊上滿(mǎn)是大大小小的淤青和傷痕。

如今通過(guò)記憶他明白了,這都是原來(lái)武大郎打的!

武大郎常年憋屈,心里扭曲,經(jīng)常在外面受了委屈,回家就拿老婆撒氣。

沒(méi)事找事的言語(yǔ)辱罵還算輕的,有的時(shí)候還會(huì )對潘金蓮拳腳相加。

武振眉梢抖了幾下

真是個(gè)命苦的女人。

生的如此好看,又賢惠,委身嫁給武大郎這樣的男人,竟然還要遭受家暴。

以現代人的眼光來(lái)看,這樣的生活,一旦有一個(gè)愿意對潘金蓮百般寵愛(ài)的男人出現,哪怕這個(gè)男人明擺著(zhù)就是饞她的身子,潘金蓮也會(huì )迷失自我的。

“emmmm......這么看,導致最終家庭破裂的就是武大郎自己啊......”

武振摸著(zhù)下巴。

嘆了口氣,武振心中暗暗下了個(gè)決心。

這一次,他不會(huì )讓任何人從自己手里把潘金蓮搶走!

不過(guò)眼下的局面不容樂(lè )觀(guān)啊

西門(mén)慶已經(jīng)見(jiàn)過(guò)潘金蓮了,不出意外的話(huà),下一步他就要聯(lián)合王婆開(kāi)始布局了。

自己雖然長(cháng)高了,可依舊沒(méi)有和西門(mén)慶比拼的實(shí)力啊。

照這樣下去,自己戴綠帽子那不也是早晚的事情嗎

看來(lái)還是要從根本上解決這個(gè)問(wèn)題才行啊。

之前能夠暴打西門(mén)慶,里面運氣的成分沾了大半。

如果真的是一對一,自己肯定不是西門(mén)慶的對手啊。

不行,得想辦法讓自己的武力值提高一些。

就算不能絕地反撲,最少也有能力帶著(zhù)娘子跑路??!

“系統,有沒(méi)有辦法提高戰力?”

系統默不作聲。

“好吧,看來(lái)只能指望planB了!”

武振咕噥著(zhù)。

“二弟武松,按照劇情也差不多該出現了!”

“叮!即將發(fā)布系統任務(wù)!”

“任務(wù)名稱(chēng):前往景陽(yáng)岡與武松相認。”

“任務(wù)時(shí)限:三天。”

“任務(wù)獎勵:絕世武功!”

“PS:如宿主沒(méi)能在時(shí)限內完成任務(wù),經(jīng)脈將永久閉合,此生不可習武!”

武振:“......”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