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現代都市 > 嫡女嫁入王府后,白蓮花處處作祟

嫡女嫁入王府后,白蓮花處處作祟

雪笙冬至 著(zhù)

現代都市連載

古代言情小說(shuō)《嫡女嫁入王府后,白蓮花處處作祟》,講述角色姜雪笙謝淵的甜蜜故事,作者“雪笙冬至”傾心編著(zhù)中,無(wú)錯版精彩劇情描述:多教了我一點(diǎn)?!毖掀届o的說(shuō)著(zhù)。辰王有些不自然,嘟囔著(zhù):“哦…那你自己會(huì )醫術(shù)…又有醫圣在,為何身體還未好?上次許太醫說(shuō),你是胎里帶的弱癥?難以受孕…”雪笙自然不好說(shuō)她是假裝的…“本來(lái)是好了的…后來(lái)父親逝世,大悲大痛…又受了寒,才會(huì )舊疾復發(fā)…所謂醫者不自醫…”雪笙含糊的說(shuō)?!澳轻t圣呢?前些年隱退后,再無(wú)人見(jiàn)過(guò)他?能否請他為你醫治?”辰王......

主角:姜雪笙謝淵   更新:2024-06-01 10:18: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姜雪笙謝淵的現代都市小說(shuō)《嫡女嫁入王府后,白蓮花處處作祟》,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雪笙冬至”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古代言情小說(shuō)《嫡女嫁入王府后,白蓮花處處作祟》,講述角色姜雪笙謝淵的甜蜜故事,作者“雪笙冬至”傾心編著(zhù)中,無(wú)錯版精彩劇情描述:多教了我一點(diǎn)?!毖掀届o的說(shuō)著(zhù)。辰王有些不自然,嘟囔著(zhù):“哦…那你自己會(huì )醫術(shù)…又有醫圣在,為何身體還未好?上次許太醫說(shuō),你是胎里帶的弱癥?難以受孕…”雪笙自然不好說(shuō)她是假裝的…“本來(lái)是好了的…后來(lái)父親逝世,大悲大痛…又受了寒,才會(huì )舊疾復發(fā)…所謂醫者不自醫…”雪笙含糊的說(shuō)?!澳轻t圣呢?前些年隱退后,再無(wú)人見(jiàn)過(guò)他?能否請他為你醫治?”辰王......

《嫡女嫁入王府后,白蓮花處處作祟》精彩片段


辰王府 棲梧院

辰王自勤政殿出來(lái)后,又被安貴妃叫到昭華宮一趟。

出宮后,他自上了馬車(chē),就沉默不語(yǔ),未與雪笙說(shuō)一句話(huà),直到二人回到棲梧院,他也一直坐在桌邊,一聲不吭的喝著(zhù)茶。

芷蘿幫著(zhù)雪笙卸下繁重的宮裝,伺候她沐浴更衣。

“小姐,王爺怎么了?”芷蘿小聲的問(wèn)。

近日芷蘿感染風(fēng)寒,雪笙讓她在家休息,因此她還不知宮內發(fā)生的事。

“不知道…或許是公事吧…我自己來(lái)就行,你去休息吧…”

雪笙穿著(zhù)白色寢衣,外披一襲月白色長(cháng)袍,擦著(zhù)頭發(fā)走出來(lái)。

辰王方才還坐在外殿,不知何時(shí)來(lái)到了雪笙的內殿寢房。

雪笙見(jiàn)狀系好外袍,坐于銅鏡前,邊梳理頭發(fā),邊問(wèn)道:“王爺有何事?”

辰王脫下靴子,整個(gè)人往旁邊暖榻上一躺,滿(mǎn)臉寫(xiě)著(zhù)我不開(kāi)心。

“王爺…您的寢殿在隔壁…”

辰王噌的一下坐起身,仰著(zhù)頭大聲吼道:“怎么!本王連自己王妃寢殿的榻上都不能躺!本王又沒(méi)睡你床上!”

“……可以…您請便…”雪笙無(wú)奈說(shuō)著(zhù),畢竟辰王府都是人家的。

“你…你沒(méi)有什么要和我說(shuō)的嗎?”辰王問(wèn)。

雪笙看著(zhù)辰王,說(shuō):“你想知道什么?你說(shuō),我自然可以告訴你…”

“我…我都不知道你會(huì )醫術(shù)…還是和薛谷子前輩學(xué)的…我什么都不知道!”辰王著(zhù)實(shí)郁悶。

“那是因為你從來(lái)沒(méi)有問(wèn)過(guò)我…”

“……”

好像是的…

“那我現在問(wèn)你, 你會(huì )說(shuō)嗎?”辰王只想多了解她一點(diǎn)。

“我自幼身體不好,被送到安城休養。薛老前輩那時(shí)正隱居在那,外祖父和他是故交。

因此我就跟著(zhù)前輩,一邊調養身體,一邊學(xué)習醫術(shù)。

那時(shí)也只是因為山中無(wú)聊,打發(fā)時(shí)間罷了。后來(lái)前輩見(jiàn)我有此天賦,就多教了我一點(diǎn)?!毖掀届o的說(shuō)著(zhù)。

辰王有些不自然,嘟囔著(zhù):“哦…那你自己會(huì )醫術(shù)…又有醫圣在,為何身體還未好?上次許太醫說(shuō),你是胎里帶的弱癥?難以受孕…”

雪笙自然不好說(shuō)她是假裝的…

“本來(lái)是好了的…后來(lái)父親逝世,大悲大痛…又受了寒,才會(huì )舊疾復發(fā)…所謂醫者不自醫…”雪笙含糊的說(shuō)。

“那醫圣呢?前些年隱退后,再無(wú)人見(jiàn)過(guò)他?能否請他為你醫治?”辰王追問(wèn)。

“薛爺爺五年前已經(jīng)仙逝…”

“???…那…”辰王一愣。

“你放心,我的身體無(wú)事,天氣一暖就好了。你應該還有其他事要說(shuō)吧…”雪笙走到暖榻邊坐在辰王對面。

辰王看著(zhù)雪笙,想起父皇的話(huà)還有母后的叮囑……

“父皇讓你給太子治病…”太子低著(zhù)頭悶悶的說(shuō)道。

“是,皇上的旨意…”

“可你是我的王妃…又不是太醫…男女有別,更何況太子長(cháng)的那么好看…”辰王睨了雪笙一眼。

“你在皇上面前,應該已經(jīng)答應了吧?”

“…父皇都下旨了…但是我說(shuō)了,我要與你一起去!你給太子看診的時(shí)候,我一定要在身邊!”辰王大聲說(shuō)道。

“…蕭承瑾,你不愿我為太子治療,不僅是因為男女有別的事,更因為安貴妃和瑞王吧…”雪笙忽然說(shuō)。

辰王一時(shí)語(yǔ)塞。

母妃把他叫到昭華宮,確實(shí)對雪笙方才的行為大為生氣…更是讓他轉告雪笙,醫術(shù)不行不需勉強…

“我能理解…太子病重,其他皇子才有機會(huì )…若是太子痊愈,他占嫡占長(cháng)又賢能,外家地位顯赫,太子之位將穩如泰山。

不僅是安貴妃,恐怕宮中有的是人不想我治好太子…”雪笙對辰王說(shuō)著(zhù)甚是大逆不道的話(huà)。

“你說(shuō)的對,若非三年前太子中毒殘廢,母妃也不會(huì )有此心思。

太子自父皇登基就入主東宮,這些年賢名在外,頗得人心。

人人都說(shuō)父皇寵愛(ài)母妃,疼愛(ài)我和二哥,但是在父皇心中,太子才是他最驕傲的兒子…”辰王也是第一次對雪笙說(shuō)這些話(huà)。

“我不想你為太子醫治,男女有別自然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不想把你卷進(jìn)這爭儲漩渦中來(lái)…”辰王收起懶散,認真說(shuō)道。

“可是…從嫁給你的那一刻起,我和定北侯府不是已經(jīng)卷進(jìn)來(lái)了嗎?”

辰王張口欲言又止…是啊,定北侯府早就被他們扯進(jìn)來(lái)了…

“蕭承瑾,我知道你不是壞人,所以從未想過(guò)與你為敵。我只是想保定北侯府平安,所以有些事,我必須做…”雪笙也是第一次表明自己的態(tài)度

當初接到賜婚圣旨時(shí),她就宮中形勢分析過(guò),有了打算。

皇上將她賜婚給辰王,應該有兩個(gè)打算。

一是若太子再難恢復,甚至薨,那定北侯府可以成為安貴妃母子奪嫡的強力支撐。

二若是太子痊愈,東宮之位再難動(dòng)搖。他日太子登基,安貴妃在宮中樹(shù)敵頗多,與皇后不睦,處境堪憂(yōu)。但是有定北侯府和西北三十萬(wàn)大軍在,新帝和太后不會(huì )對安貴妃母子三人趕盡殺絕。

其實(shí)皇上是真心寵安貴妃和瑞王辰王的,為他們前路和退路都安排好了。

但是定北侯府卻成為了皇上手中的一顆棋子,一枚架在火上烤的棋子。

若瑞王登基,瑞王為人穩重有些才能,但過(guò)于聽(tīng)從母話(huà)。安貴妃又一心想振興安國公府,近年一直想讓府中兄長(cháng)掌軍權。屆時(shí)大哥和定北侯府,恐會(huì )被過(guò)河拆橋…

若太子登基,和安貴妃母子有姻親的定北侯府,則會(huì )成為新帝肉中刺,去之而后快。

更別說(shuō)翊王和景王,他們二人的母族和岳家皆手握兵權,到時(shí)定北侯府恐會(huì )被分食干凈。

這本是一局死棋,雪笙本想在辰王府待個(gè)一兩年,而后死盾脫身,徹底斬斷定北侯府與安貴妃母子的關(guān)系。

而如今太子竟然是謝淵, 且不論曾經(jīng)的交情,他的為人,雪笙信得過(guò)。來(lái)日他登基,定北侯府應會(huì )免于一難。

辰王看著(zhù)雪笙,久久未有言語(yǔ)。她想的很多很遠…

“你放心,不管以后,那個(gè)位置誰(shuí)坐上去,我一定會(huì )保護你和定北侯府的…”辰王鄭重說(shuō)道。

雪笙輕輕一笑,未再說(shuō)什么。世事難料,若有一天,她站在了他母妃和兄長(cháng)的對面,他不知會(huì )如何…

小說(shuō)《嫡女嫁入王府后,白蓮花處處作祟》試讀結束,繼續閱讀請看下面!!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