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武俠仙俠 > 家有惡夫周?chē)鷽](méi)人就變壞

家有惡夫周?chē)鷽](méi)人就變壞

木一三子作者 著(zhù)

武俠仙俠連載

前世,他們是死對頭,斗了一輩子,最終兩人同歸于盡。今生,兩人一同穿越到古代,還變成了夫妻,雖說(shuō)前世的仇恨已經(jīng)清算了,不該延續到今生,可面對華筠的時(shí)候,夏知意還是不舒服,恨不得再殺他一次。當然,華筠不會(huì )給她機會(huì )的,原來(lái)他是個(gè)瞎子,才會(huì )著(zhù)了她的道,現在他恢復了視力,不可能再上當。兩個(gè)人爭斗了這么多年,這竟然是他第一次看到夏知意,沒(méi)想到,還很符合他的審美……

主角:夏知意,華筠   更新:2022-07-16 14:48: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夏知意,華筠的武俠仙俠小說(shuō)《家有惡夫周?chē)鷽](méi)人就變壞》,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木一三子作者”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前世,他們是死對頭,斗了一輩子,最終兩人同歸于盡。今生,兩人一同穿越到古代,還變成了夫妻,雖說(shuō)前世的仇恨已經(jīng)清算了,不該延續到今生,可面對華筠的時(shí)候,夏知意還是不舒服,恨不得再殺他一次。當然,華筠不會(huì )給她機會(huì )的,原來(lái)他是個(gè)瞎子,才會(huì )著(zhù)了她的道,現在他恢復了視力,不可能再上當。兩個(gè)人爭斗了這么多年,這竟然是他第一次看到夏知意,沒(méi)想到,還很符合他的審美……

《家有惡夫周?chē)鷽](méi)人就變壞》精彩片段

 巨大的窒息感朝夏知意涌來(lái),她眼前一陣發(fā)黑。

眼盲的華筠看不見(jiàn)夏知意難受的樣子,但卻能夠感受得到那種別人的生命在他手上流逝給他帶來(lái)的興奮感,他勾唇一笑:“下輩子還是不要做……”

“噗……”匕首沒(méi)入皮肉發(fā)出的聲音打斷了華筠的話(huà)。

華筠低頭,沒(méi)有任何神采的眼睛對準了自己胸口感受到劇烈疼痛的地方。

夏知意艱難的道:“你不知道,壞人死于話(huà)多嗎?”

這一刀,狠狠的扎透了華筠的胸口,夏知意用盡了自己所有的力氣,華筠能感受到自己的生命流逝以及手下之人的生命都在飛速的消失。

…………

漫天繁星的夜空下,兩個(gè)人扛著(zhù)一個(gè)麻袋在密林中輕松的穿梭著(zhù),到了密林深處,將兩個(gè)麻袋粗暴的仍在地上,拿出鐵鏟開(kāi)始挖坑。

二人都是身強力壯的青年,很快就挖好了兩個(gè)粗糙的土坑。

二人將麻袋解開(kāi),兩個(gè)麻袋分別裝著(zhù)一個(gè)少年和一個(gè)少女。星光之下,朦朧中可以瞧見(jiàn)二人的容貌皆是不俗。

其中一個(gè)男子道:“老三,就這樣把這小娘們埋了是不是太可惜了??!”

這種絕色,他們都未曾見(jiàn)過(guò),左右馬上就要送人下黃泉了,不如……

大家都是男人,被喚作老三的,看懂了男子眼中的欲望,他自然也是心癢的,點(diǎn)了點(diǎn)頭道:“那動(dòng)作快一點(diǎn)。”

男子嘿嘿一笑,他盡量。

老三那邊直接拎著(zhù)另一個(gè)還昏迷著(zhù)的男子扔到土坑內,拿起鐵鍬準備先把這男子埋了。

男子則粗魯的將中了迷藥昏迷了過(guò)去的少女身上的麻袋扯下,伸手就要去扒對方的衣裳,然手還沒(méi)有伸到少女的衣裳上,就被一只玉手捏住了一根手指頭,猛的向后一掰。

“啊……”安靜的密林里發(fā)出一聲凄厲的慘叫,驚飛了一群夜行動(dòng)物。

少女睜開(kāi)一雙清凌凌的眼,冰冷的看著(zhù)意圖對她不軌的男子。

男子捂著(zhù)斷掉的手指頭,怒從心來(lái),蒲扇大的巴掌扇向女子,口中罵道:“臭娘們,不識好歹!”

然而他這一巴掌并沒(méi)有如他的愿落到少女身上,少女在他動(dòng)手之時(shí),靈巧的避開(kāi),并順手撿起了地上的一根樹(shù)枝,狠狠的擊打到男子的手上。

老三來(lái)不及詫異這柔柔弱弱的小婦人如何突然變得兇殘,因為他這邊才剛把那昏迷的書(shū)生扔進(jìn)土坑要埋人,土坑里的人突然刷的一下睜開(kāi)了眼睛。

那笑容,是他從未見(jiàn)過(guò)的滲人,明明干干凈凈的一個(gè)人,他仿佛看到對方嘴角掛著(zhù)鮮血,眼中裝著(zhù)厲鬼,要跟他索命一般,無(wú)端讓人骨寒。

讓他有一種想要扔掉鐵鍬落荒而逃之感,然偏生腳仿佛又被釘在了地上,挪動(dòng)不得半分。

坑里的少年,嘴角帶著(zhù)笑意,眼里也帶著(zhù)笑意,慢慢悠悠的從土坑里站起來(lái),從容優(yōu)雅的抖落身上的泥土,輕松的從土坑里離開(kāi),一步一步的朝埋他的男人走近。

薄唇輕啟:“嘖……長(cháng)得真丑。”第一眼就看到這樣的丑東西,可真是讓人……不愉快,不愉快到想要毀滅。

隨著(zhù)他口中丑字的落下,老三被他一個(gè)旋身踢到了土坑里。

老三功夫也不低,但他甚至沒(méi)有看清楚少年是怎么出手的,他捂著(zhù)胸口吐了一口鮮血,心中驚駭不已。

疼痛刺激得他倒是清醒了幾分,從被少年人那雙眼睛的震懾中脫離出來(lái)。

他想不明白為何白日里的文弱書(shū)生怎么突然就變得如此厲害,只知道不能讓這他活這離開(kāi),他眼角的余光看到同伴被女孩用樹(shù)枝穿透身體,摸出懷里的信號彈要通知城里的其他人。

然少年人如何會(huì )給他那個(gè)機會(huì ),他的手剛伸進(jìn)懷里,就被少年人踢飛過(guò)來(lái)的鐵鍬穿透了脖子,死不瞑目。

少女面無(wú)表情的抽出那根樹(shù)枝,隨著(zhù)她樹(shù)枝的抽出,男子的身體也沉悶的倒地。

少年人看著(zhù)少女,勾唇笑著(zhù):“你們這些號稱(chēng)正義的人,也會(huì )私下處置人?”

少女冷聲道:“惡徒,該殺。”不殺了,留著(zhù)浪費空氣嗎?

兩人這一番對話(huà),彼此都清楚了對方的身份。

然,這是上輩子的身份。

而這輩子的身份,他們也在剛剛吸收完畢了。

夏知意跟華筠同歸于盡之后再次睜開(kāi)眼,就感覺(jué)自己被人如同扛沙包一般的扛在背上,然后就接收了這具身體的記憶,這具身體的記憶很少,且短。

原主跟她同名,被人販子拐了,然后被一個(gè)村里的里正媳婦誤打誤撞的救了,里正媳婦見(jiàn)了她喜歡,就建議原主嫁給自己的兒子,原主跟著(zhù)那里正媳婦見(jiàn)了她兒子之后,心中亦是歡喜,也就答應了。

成親之后不久便是府試,新婚的小兩口便一同出門(mén)了,今天剛到府城,誤打誤撞的聽(tīng)到個(gè)鎮南王要造反的驚天大秘密。

驚慌之下發(fā)出了聲響被察覺(jué),鎮南王府的人將他們打暈了,拖到山林里頭來(lái)滅口。

原身的丈夫好巧不巧的跟上輩子的大反派華筠同名,剛剛華筠一出手,夏知意就知道此華筠非彼華筠了。

跟這么個(gè)大反派一起穿了,還穿成了一對新婚夫妻,夏知意心情十分復雜,她現在糾結是立馬再殺華筠一次,還是尋了機會(huì )再殺華筠一次。

她剛剛跟那個(gè)男子打斗的時(shí)候,已經(jīng)耗去了不少力氣。

原主的身體就是普通柔弱女子的身體,跟她上輩子的身體是比不了的,剛剛那一番打斗已經(jīng)是勉強。

與夏知意一樣,華筠這個(gè)時(shí)候也在思考,是要把人殺了,還是留著(zhù)玩玩。上輩子,是他大意了,對方利用了他眼盲。

這輩子,呵……

他能看得見(jiàn)呢……

然,不待二人思考出結果,他們聽(tīng)到了沙沙的聲音,這聲音是人穿過(guò)樹(shù)梢發(fā)出的聲音。

二人看了彼此一眼,默契的決定舊仇先放一邊,眼下先離開(kāi)此地。

二人離開(kāi)后不久,就有一隊人馬到尋到了剛剛他們這里,看到地上和土坑內的兩具尸體,尤其是土坑內的那句尸體,死向尤為可怖。


 來(lái)人都是官府的官差,他們是一路跟蹤兩個(gè)男子過(guò)來(lái)的。

“大人,這麻袋里果真裝的是人,剛剛這邊發(fā)出的聲響想,想必是對方將這二人反殺了,要去追那二人嗎。”他們是聽(tīng)著(zhù)一聲嚎叫過(guò)來(lái)的。

為首的人想到他出門(mén)之前知府大人的吩咐,道:“不必,將這兩具尸體埋了。”

“是。”

官差將二人丟進(jìn)現成的土坑里,很快就埋好了離開(kāi),密林恢復了寂靜。

夏知意和華筠在密林里走了一段路,見(jiàn)沒(méi)人跟上來(lái)也就不再急著(zhù)趕路。

根據原主的記憶,這會(huì )兒已經(jīng)關(guān)城門(mén)了,回城非但進(jìn)不了城或許還會(huì )被鎮南將軍的人堵個(gè)正著(zhù),所以夏知意決定找個(gè)山洞窩一晚上。

滅口的人久不回去,鎮南王知道他們二人沒(méi)死,必然還會(huì )繼續派人來(lái)。

夏知意往哪邊走,華筠也就跟著(zhù)。

他也不靠近,只是時(shí)不時(shí)的將充滿(mǎn)玩味的目光放到夏知意身上,大多時(shí)候都是停留在夏知意身上,像是看著(zhù)什么有趣的物件一般。

每當他的目光掃過(guò)來(lái)的時(shí)候,夏知意就毛毛的。

花了一會(huì )兒時(shí)間,找到了一個(gè)山洞。

夏知意率先進(jìn)到山洞,驚走了一群蝙蝠。

華筠一臉嫌棄,不可置信的看著(zhù)已經(jīng)找了一個(gè)角落靠著(zhù)休息的夏知意:“我們今天晚上要在這里休息?”

夏知意點(diǎn)了點(diǎn)頭,又搖了搖頭:“不是我們,是我。你可以去其它地方休息。”

華筠笑了一聲:“你莫不是忘了,我們現在是夫妻!”

“夫妻又如何?”

“夫妻應當一起睡才是!”

夏知意閉眼假寐,懶得理會(huì )不知道在抽什么風(fēng)的華筠。

大家彼此都心知肚明,知道彼此是殺生仇人,夫妻個(gè)鬼。

華筠萬(wàn)分嫌棄這里,完全無(wú)法理解夏知意是怎么在這樣的地方能夠呆的下去,見(jiàn)夏知意不理他,他撿起身邊一個(gè)小石子朝夏知意扔過(guò)去。

夏知意眼睛都未睜開(kāi),手卻已經(jīng)先一步劫下了那石子。

華筠道:“我們回城。”

夏知意翻了一個(gè)巨大的白眼,閉上眼睛,無(wú)視華筠的存在。

華筠便又拿了一顆石子扔她。

如此反復幾次過(guò)后,夏知意終于受不了了,怒道:“你瘋了嗎,要回去你自己回去。”這會(huì )兒城門(mén)都關(guān)了,說(shuō)不定回去還會(huì )遇到第二波過(guò)來(lái)殺他們的人,所以明天白天回城最好。有消停點(diǎn)的方式,為什么非要那么折騰和冒險。

華筠被噴了也不生氣,反而譏諷起了夏知意:“怎么,慫了,膽子這么小,難怪你們抓了我那么多年才抓到。”

夏知意道:“激將法對我沒(méi)用。”

呵……她是不會(huì )著(zhù)他的道的。

一個(gè)時(shí)辰后,兩道鬼鬼祟祟的人影出現在城門(mén)口附近。

夏知意看著(zhù)守衛尚算森嚴的城門(mén)口,在想怎么避開(kāi)守衛進(jìn)去。

她之所以出現在這里,不是中了激將法,而是被華筠打擾得完全沒(méi)辦法休息,華筠說(shuō)不通她,就化身成精衛,一個(gè)勁兒的朝她扔石子,她氣得直接跟華筠打了一架,但二人沒(méi)有分出勝負。

在山洞左右她也是休息不成了,只能咬牙如了華筠的愿。

夏知意這邊在認真的分析計算著(zhù)怎么避開(kāi)守衛,華筠走到不遠處的小樹(shù)林,用腳踢了個(gè)枯葉堆出來(lái),將火折子往枯葉堆一扔。

這會(huì )兒正是天干物燥之時(shí),火折子一扔進(jìn)枯葉堆立即就燃了起來(lái)。

夏知意嘴角抽抽的看著(zhù)那邊的火光,古有幽王烽火戲諸侯,今有華筠點(diǎn)火戲守衛么?

城門(mén)口的守衛很快就發(fā)現了火光,立即著(zhù)人滅火,樹(shù)林前面就是護城河,守衛們拎著(zhù)水桶哐哐哐的提了水往小樹(shù)林這邊跑,夏知意和華筠就趁著(zhù)這一會(huì )兒的騷亂趁機溜進(jìn)了城門(mén)。

二人雖然現在的身體都是弱雞,但動(dòng)作靈敏,守衛們顧著(zhù)滅火也就沒(méi)有注意到。

因為華筠點(diǎn)火的地方就是守衛們很容易發(fā)現的地方,守衛們及時(shí)發(fā)現火光,很快火就被滅了,城門(mén)口重新恢復秩序,仿佛什么都沒(méi)有發(fā)生過(guò)。

華筠和夏知意這會(huì )兒已經(jīng)離城門(mén)口有一段距離了。

突然聽(tīng)到有節奏的馬蹄聲想起,二人側身躲了起來(lái),不多時(shí)一小隊軍隊的人就打馬從他們跟前經(jīng)過(guò),往城門(mén)口的方向去。

二人一路摸回客棧,沒(méi)有再遇到什么事。

且說(shuō)那一小隊軍隊的人到了城門(mén)口看到城門(mén)口灰頭土臉的守衛,問(wèn)明原因后,領(lǐng)頭的人臉色驀變,他立即將人分做兩股,一股往原路返回,一股朝城外密林疾馳而去。

夏知意和華筠看著(zhù)客棧僅有的一張床均虎視眈眈,華筠斜睨了夏知意一眼先一步動(dòng)腳直接躺到了床上。

他是不可能睡地板的。

聒噪沒(méi)風(fēng)度又龜毛,說(shuō)的就是華筠了。

她突然想到什么,意味深長(cháng)的看著(zhù)華筠笑了一下,沒(méi)有繼續跟他爭,找了個(gè)角落將幾條凳子拼了拼就閉眼睡了。

呆會(huì )兒肯定不安寧,抓緊時(shí)間休息一下吧!

下半夜的時(shí)候,夏知意聽(tīng)到一些極為輕微的響動(dòng),她微微睜開(kāi)眼,她休息的位置是個(gè)死角,卻又能一眼掃視整個(gè)房間。

她看到窗戶(hù)的位置被人用手指捅了一個(gè)小洞,沒(méi)一會(huì )熱那小洞中就飛出一支弩箭朝床上的華筠穩準狠而去。

就在這時(shí),華筠突然抱著(zhù)輩子往里翻了翻,看著(zhù)就好像睡夢(mèng)中無(wú)意識的在翻身一樣。

對方是暗殺,并非明目張膽的殺人,夏知意確定他們不會(huì )在明面上對他們動(dòng)手便闔眸安心睡覺(jué)。

至于華筠會(huì )不會(huì )被人殺死,呵,殺死了最好。

也不用擔心被迷煙迷倒,這招他們之前已經(jīng)用來(lái)對付過(guò)原主他們了,不會(huì )用第二遍。

門(mén)外的黑衣人見(jiàn)一擊不中,微微皺眉,卻并未多想,再次瞄準,眼瞧弩箭要射進(jìn)華筠的后心窩,華筠又一個(gè)“不經(jīng)意”的翻身成功的避開(kāi)了攻擊。

刺客就是再傻也知道華筠是故意的了,只是根據他們查到的消息,這對小夫妻就是小山村出來(lái)的泥腿子,如何能察覺(jué)到他來(lái)了。

之前放迷煙的時(shí)候,也沒(méi)有見(jiàn)他們有這么警覺(jué)??!

華筠躺在床上,久久沒(méi)有等到對方后續的動(dòng)作,心道一個(gè)鎮南王的手下就這么點(diǎn)本事?還是說(shuō)是看不起他隨隨便便派了個(gè)刷馬桶的過(guò)來(lái)?


 華筠沒(méi)有等到對方后續的動(dòng)作,而是等到對方離開(kāi)的動(dòng)靜。

Emmmm這么輕易就放棄了,太沒(méi)有毅力了,這些人應該跟夏知意學(xué)學(xué)??!

對方的確離開(kāi)了,因為收到了消息,他們對目標的判定有誤。那一撥出城去密林的人找到了被埋掉的兩個(gè)人的尸體,查看了二人的死法,知道二人死于高手之手,這樣的刺殺顯然并不能殺掉目標。

華筠閉上眼睛,卻根本睡不著(zhù)。

他以為吧,如果有地獄這種地方,他死了之后應當是要下地獄的。然,卻重生了,還穿到了另外的一個(gè)世界。

所以啊,指望著(zhù)壞人有報應,那真是天真又無(wú)知的想法吶。

夏知意是被餓醒的,一睜開(kāi)眼就對上一雙閃著(zhù)興奮光芒的眼睛,對方眼底有大大的黑眼圈,從對方的黑眼圈程度夏知意可以判定,對方大概是一整晚都沒(méi)有睡。

夏知意的寒毛登時(shí)就全部都炸了,這是個(gè)什么東西,不好好睡覺(jué)又發(fā)什么神經(jīng)??!

華筠見(jiàn)夏知意醒了,意猶未盡的收回目光,他果真還是比較喜歡她安安靜靜躺著(zhù)不動(dòng)的樣子,有點(diǎn)手癢呢!

夏知意敏銳的感覺(jué)到了華筠氣息的變化,這是一種會(huì )讓她警惕和感到危險的氣息,如果華筠最開(kāi)始靠近她的時(shí)候就這樣,她也就不會(huì )睡得著(zhù)了。

她心中防備。

華筠搓了搓手指,按捺了下來(lái)同夏知意道:“出去吃飯。”

夏知意跟著(zhù)原主的記憶取了些碎銀子和銅板,原主夫妻二人到府城來(lái)參加府試,荀家將家中多年的積蓄取了出來(lái),統共三十兩,這三十兩他們二人要在府城呆一個(gè)月,一個(gè)月的飯錢(qián)和路費就已經(jīng)花費了不少,他們已經(jīng)在府城呆了不少時(shí)間,所以這銀子就少的可憐。

走在街上,二人聞見(jiàn)香噴噴的食物,這也想吃,那也想吃。

說(shuō)起來(lái),二人上輩子對食物這種東西實(shí)際上陌生得很,都是聽(tīng)說(shuō)過(guò)。因為在他們那個(gè)時(shí)候,吃的都是營(yíng)養劑和合成的食物。

看到這些“活生生”的食物,夏知意饞得不得了,奈何囊中羞澀??粗?zhù)裝作端方君子,實(shí)則小眼神兒不斷往食物上飛的華筠,夏知意道:“我們統共還剩十兩銀子零二錢(qián),回去的路上要花五兩銀子,所以我們能用的也就只有五兩零二錢(qián)。我們還在在這里呆十天,一天只有半兩銀子,平均到每一頓可以花一百六十七錢(qián)。”

這生活,已經(jīng)很不錯了,之前原主和華筠節約,二人每天只用一百文錢(qián)就夠了。

但便是一百文錢(qián),隨著(zhù)苛捐雜稅的加重,很多人加重便是掏干凈了都沒(méi)有。

足以見(jiàn)得荀家對華筠來(lái)參加府試的重視。

華筠將目光從一旁的全聚德上收了回來(lái),全聚德便是一道素材都不止這點(diǎn)錢(qián)。

夏知意見(jiàn)華筠不執著(zhù)與全聚德,微微松了口氣,她指著(zhù)一個(gè)生意不錯的面攤道:“我們去吃面吧!”

夏知意想著(zhù)華筠那么龜毛,問(wèn)出這個(gè)問(wèn)題的時(shí)候已經(jīng)做好了華筠會(huì )拒絕的心里準備。

華筠沒(méi)有拒絕。

兩個(gè)人就去了面攤,夏知意點(diǎn)了個(gè)肥腸面,華筠點(diǎn)了個(gè)肉絲面。

此時(shí)一輛華蓋馬車(chē)從街邊經(jīng)過(guò),馬車(chē)的主人微微掀開(kāi)了簾子看著(zhù)外面的街景,無(wú)意中瞧見(jiàn)了坐在街邊的小攤子上吃東西的華筠和夏知意。

原本走馬觀(guān)花的目光一頓,停在了二人身上。這樣的地方,竟然有容色氣質(zhì)這般出眾之人,馬車(chē)上的人眼睛不由得一亮。

尤其是那男子,仿佛是合著(zhù)她的喜好來(lái)長(cháng)的,觀(guān)其穿著(zhù),當是寒門(mén)讀書(shū)人。

厲朝不同身份的人的穿著(zhù)有很明顯的區別,平頭老百姓著(zhù)粗布衣裳,達官顯貴著(zhù)綾羅綢緞。寒門(mén)學(xué)子大多都是一身棉布青衫,世家官宦子弟的讀書(shū)人大多都是錦衣玉帶,在攜一折扇。

這會(huì )兒在奉城的寒門(mén)讀書(shū)人,都是來(lái)參加府試的。

馬車(chē)漸漸走遠,馬車(chē)內的人心中卻有了計較。

夏知意和華筠吃了面,兩個(gè)第一次真切的體會(huì )到食物快樂(lè )的人,掃了一圈的街,吃了許多不那么貴的小吃,才挺著(zhù)溜圓的肚子回到客棧。

看著(zhù)可憐兮兮的碎銀子,夏知意一臉沉重的道:“得想法子賺些銀子才行。”美食當前,不能吃,實(shí)在太慘了。

華筠也同款沉重臉點(diǎn)頭。之前不執著(zhù)于全聚德是不知食物香,現在隨便有些路邊的東西都那么美味,全聚德的必然更加好吃。

二人難得的達成了意見(jiàn)一致。

華筠挑釁的看向夏知意:“咱們來(lái)比比,一天的時(shí)間,誰(shuí)賺的錢(qián)多,賺得多的那個(gè)人可以捅賺得少的人一刀。”

夏知意對這種智障的賭博完全沒(méi)興趣。

華筠誘惑道:“捅一刀哦,說(shuō)不定你可以像上輩子那樣,一刀就給我捅死,除了我這個(gè)禍害,你就可以無(wú)憂(yōu)無(wú)慮的活著(zhù)了,想想是不是很美好。”

夏知意充耳不聞,找到華筠放書(shū)的地方,取了一本書(shū)出來(lái)看。

跟華筠比賺錢(qián)?

上輩子華筠不知道賺了多少黑心錢(qián),一個(gè)那樣的病毒工廠(chǎng),有些國家舉一國之力都搞不出來(lái),華筠為了麻痹他們,卻是建了好幾個(gè)。

真正的那一個(gè)是建在沙漠底下的,要耗費的財力、人力、物力比建在尋常地方的需要耗費幾倍以上的錢(qián)。

建立的錢(qián)倒還好,后續養著(zhù)那病毒工廠(chǎng),需要耗費更多的錢(qián)。

夏知意很清楚自己沒(méi)有那個(gè)賺錢(qián)的本事。

華筠見(jiàn)說(shuō)不動(dòng)夏知意,心里頭那種獵物不上鉤的焦躁感冒了出來(lái),順手拿了一個(gè)茶杯就朝她砸過(guò)去。

夏知意一手執書(shū),眉眼不動(dòng),一手探出穩穩的接住那茶杯,放回桌面,依舊不拿正眼看他。

“咚咚咚……”敲門(mén)聲響起。

夏知意坐著(zhù)不動(dòng),華筠換上那種如沐春風(fēng)的笑容去開(kāi)門(mén)。

來(lái)人是華筠他們一起過(guò)來(lái)趕考的學(xué)子張陳,他手中拿著(zhù)一張請帖遞給華筠:“無(wú)介兄,知府大人和鎮南王明日舉辦了宴會(huì ),說(shuō)要為各地來(lái)府城的學(xué)子加油打氣。”

華筠接過(guò)請帖,一派斯文模樣:“有勞安之兄了。”

張陳還有其他人的請帖要送,叮囑了幾句就離開(kāi)了。

華筠關(guān)上門(mén),隨意的將那帖子一扔,同夏知意道:“賺錢(qián)的機會(huì )來(lái)了。”

夏知意這才施舍給他一個(gè)眼神,從桌上拿起請帖一看,笑著(zhù)道:“這是鴻門(mén)宴吧!”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