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其他類(lèi)型 > 愛(ài)意調謝

愛(ài)意調謝

江曜景 著(zhù)

其他類(lèi)型連載

“我的事情辦完了,你回去休息吧?!标悳劐吹轿葑永锏牧鑱y,挑眉,“這怎么弄得?”宋蘊蘊扭頭,掩飾住眼神里的那一絲慌亂,“我不小心碰掉的,既然你來(lái)了,我就先回去?!标悳劐X(jué)得她奇怪,倒也沒(méi)在意,進(jìn)屋收拾地上的東西。然而就在這個(gè)時(shí)候院長(cháng)帶著(zhù)江曜景的助理霍勛出現在門(mén)口。

主角:宋蘊蘊江曜景   更新:2023-09-16 10:03: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宋蘊蘊江曜景的其他類(lèi)型小說(shuō)《愛(ài)意調謝》,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江曜景”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我的事情辦完了,你回去休息吧?!标悳劐吹轿葑永锏牧鑱y,挑眉,“這怎么弄得?”宋蘊蘊扭頭,掩飾住眼神里的那一絲慌亂,“我不小心碰掉的,既然你來(lái)了,我就先回去?!标悳劐X(jué)得她奇怪,倒也沒(méi)在意,進(jìn)屋收拾地上的東西。然而就在這個(gè)時(shí)候院長(cháng)帶著(zhù)江曜景的助理霍勛出現在門(mén)口。

《愛(ài)意調謝》精彩片段


宋蘊蘊結婚了,新郎卻從始至終不曾出現過(guò)。


紅色的被褥,墻上的喜字,醒目的顏色像一個(gè)個(gè)巴掌打在她的臉上。


羞辱!不甘???  


可是又能怎么樣?


從出生,她的人生都是掌控在別人手里的,包括婚姻。


嫁進(jìn)江家,也只是因為她父親的貪婪。


她的爺爺曾經(jīng)是江老爺子的司機,一次意外中,為救江老爺子死了。


家里經(jīng)營(yíng)的小公司,背上了巨額債務(wù),面臨破產(chǎn),精明的父親知道一旦開(kāi)口向江家要錢(qián),這個(gè)人情就用完了,于是他想到一個(gè)損人利己的方法,提出要求讓江老的孫子江曜景娶她。


這樣以江家的財富,完全可以給一大筆的彩禮。


又能和江家做親家。


江家礙于面子,也不好拒絕。


這門(mén)婚事引得江曜景極度不滿(mǎn),所以在只有兩家人的婚宴上,都沒(méi)出現,并且提出要求,不準她在外面以他妻子的身份自居。


整件事情,沒(méi)有人問(wèn)她愿意不愿意。


她睜著(zhù)明亮的眸子,卷翹的睫毛輕輕顫動(dòng),藏著(zhù)幾許倔強。


正當她不知道怎么打發(fā)這新婚第一夜的時(shí)候,接到了同事的短信。


求她幫忙代班。


她打車(chē)到醫院。


紅嫁衣,換成了白大褂。


咣當一聲,值班室的門(mén)忽然被大力的推開(kāi)。


她剛想抬頭,只聽(tīng)見(jiàn)啪嗒一聲,房間里的燈滅了。


宋蘊蘊驚得汗毛豎起。


“什么人……”


她的話(huà)還沒(méi)說(shuō)出口,就被摁倒在了桌子上,嘩啦一聲桌上的東西滾落一地,一把鋒利的刀子抵在了她的脖子上,威脅道,“別說(shuō)話(huà)!”


昏暗的光線(xiàn)下她只能看到男人一張滿(mǎn)是血的臉和一雙凌厲的眸子。


鼻尖彌漫著(zhù)濃烈的血腥味,她知道這個(gè)男人受傷了。


或許是職業(yè)關(guān)系,練就了遇事冷靜的性格。


她輕輕的弓起腿,試圖襲擊男人的軟肋,然而她才一動(dòng)就被男人發(fā)現,用力夾住她不安分的雙腿。


“我明明看到他往這邊來(lái)了?!?/p>


腳步聲直逼門(mén)口。


聽(tīng)他們的動(dòng)靜馬上就會(huì )開(kāi)門(mén)。


情急之下,男人低頭吻住她的嘴唇。


宋蘊蘊反抗,輕易的就推開(kāi)了男人,他并沒(méi)有用手里的利器傷害自己。


她愣了一下。


咔嚓!


這時(shí)門(mén)把手被扭動(dòng)。


宋蘊蘊心一橫,仰頭將吻送了上去,她主動(dòng)摟住男人的脖子。


她的聲音發(fā)顫,卻在強裝鎮定,“我可以救你?!?/p>


男人的喉結上下滾動(dòng)一翻,下一秒就反被動(dòng)為主動(dòng),炙熱的呼吸落她耳邊,低沉而性感,“我一定會(huì )對你負責?!?/p>


不,他誤會(huì )了,她只是想演個(gè)戲。


在房門(mén)被推開(kāi)的那一刻。


她學(xué)著(zhù)電視里面哼了一聲,那一聲隱忍嬌媚婉轉的喘息,讓男人著(zhù)了迷。


更是讓門(mén)口的人,聽(tīng)得心神蕩漾。


“臥槽打野戰的,在醫院里偷情,真他么的刺激?!?/p>


房門(mén)被推開(kāi),閃了一道寬縫,走廊的燈光傾斜一進(jìn)來(lái)一束,照在宋蘊蘊的身上,男人壓住她的身體,擋住門(mén)口人的窺探,昏暗的光線(xiàn)下只看能看到令人血脈噴張交織在一起的身影。


“絕對不會(huì )是江曜景,他傷成那樣,給他天仙他也享受不了?!?/p>


“這娘們叫得真帶勁?!?/p>


“他媽的快走,找人去,不然我們都得死!”


窸窸窣窣地響動(dòng),腳步聲漸遠。


男人知道那群人走了,可是他發(fā)現自己竟控制不住自己了,被這個(gè)陌生的女人激起前所未有的渴望。


或許是氛圍到了,又或是兩人姿勢過(guò)于曖昧,積壓在宋蘊蘊心理從不敢表露的叛逆那么一瞬間爆發(fā)。


被左右的人生,讓她的生活一片黑暗。


她用放縱自己的方式去反抗!


宋蘊蘊也沒(méi)有過(guò)多的抵擋,直接順著(zhù)男人,在疼痛中交出了自己的第一次。


……


事后男人輕吻她臉頰,低沉的嗓音充滿(mǎn)饜足的嘶啞,“我會(huì )來(lái)找你?!闭f(shuō)完快速的離開(kāi)這里。


宋蘊蘊好久沒(méi)起來(lái)身,腰部硌在桌子邊沿,火燒火燎的疼。


這時(shí)被推到桌子邊緣,堪堪沒(méi)掉下去的電話(huà)響了。


她伸手抓起來(lái),那邊傳來(lái)急促的聲音,“陳醫生,急救中心這邊有出車(chē)禍的傷患,傷的十分嚴重需要搶救,你快點(diǎn)過(guò)來(lái)?!?/p>


宋蘊蘊調整聲音,平靜的回答,“好,我很快就到?!?/p>


放下電話(huà),她神情呆滯了好幾秒,剛剛……


凌亂的衣衫,身下的粘膩感,都告訴她,剛剛并不是夢(mèng),真切的發(fā)生了,她在新婚之夜這晚和一個(gè)陌生的男人……


她這輩子,做的最叛逆的一件事情!


不過(guò)現在不是想這個(gè)的時(shí)候,她穿上衣服趕去急救中心。


忙了一夜。


回到值班室,還是一室的狼藉。


她似乎想到昨晚的事情,雙手微微握緊。


“宋醫生謝謝你替我值班?!标悳劐χ?zhù)走過(guò)來(lái)。


宋蘊蘊勉強扯動(dòng)唇角,“不客氣?!?/p>


“我的事情辦完了,你回去休息吧?!标悳劐吹轿葑永锏牧鑱y,挑眉,“這怎么弄得?”


宋蘊蘊扭頭,掩飾住眼神里的那一絲慌亂,“我不小心碰掉的,既然你來(lái)了,我就先回去?!?/p>


陳溫妍覺(jué)得她奇怪,倒也沒(méi)在意,進(jìn)屋收拾地上的東西。


然而就在這個(gè)時(shí)候院長(cháng)帶著(zhù)江曜景的助理霍勛出現在門(mén)口。 



院長(cháng)說(shuō),“她就是昨晚值班的醫生陳溫妍?!?/p>


霍勛走進(jìn)來(lái)查看了一眼陳溫妍的工作牌,說(shuō)道,“跟我走吧?!?/p>


陳溫妍有些懵。


“去哪兒……”


“哎呀快走吧?!痹洪L(cháng)不容她多問(wèn),就拉著(zhù)她,“別讓江總等久了?!?/p>


很快她被帶到院長(cháng)的辦公室。


江曜景陷在沙發(fā)里,修長(cháng)的身軀筆直又挺括,不仔細觀(guān)察根本窺探不到他薄唇上的那抹蒼白。


醫院里的消毒水氣,掩蓋了他身上的那一絲血腥氣。


他身著(zhù)純黑色的西裝,臉上的凌厲之感卷著(zhù)一絲大風(fēng)大浪里磨礪出的強勢氣場(chǎng),只是一個(gè)眼神,就讓人望而生畏!


助理繞到江曜景身后,俯身小聲說(shuō)道,“昨晚的所有監控都被人刻意毀壞,應該是追殺你的人,怕留下證據,故意破壞掉的,這位就是昨晚那位值班的醫生,叫陳溫妍,院長(cháng)也確定了是她值班,我剛剛去看過(guò)排班記錄,昨晚確實(shí)是她的班?!?/p>


江曜景抬眸。


陳溫妍倒吸一口涼氣,這不是天聚集團的老總嗎?


“昨晚幫我的是你?”江曜景看著(zhù)她的眼神多了一絲審視。


陳溫妍立刻低眸,不敢與他對視。


“是,是我?!彼恢雷蛲砭唧w發(fā)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知道,如果能和他攀上關(guān)系,只有好處。


這個(gè)時(shí)候又是恰逢是去第二軍區總醫院實(shí)習的節骨眼上。


說(shuō)是實(shí)習,其實(shí)大家都知道,去了之后就會(huì )留在那里。


那里的資源比這里強的不是一星半點(diǎn)。


如果能得到江曜景的匡助,去第二軍區,絕對是她的囊中之物!


“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給你,包括婚姻?!苯拙氨砬楣训?,想到昨晚的事情冷硬的面孔多了一絲柔和。


“這個(gè)……我……”好事來(lái)的太快,陳溫妍語(yǔ)無(wú)倫次。


“你想清楚了,可以來(lái)找我?!苯拙捌鹕?,命助理將自己的聯(lián)系方式給她。


院長(cháng)親自去送,“江總?!?/p>


“不必送了?!苯拙暗哪樕嫌质菓T有的冷漠,好像想到什么,他的腳步停了一下,“她在醫院,麻煩你多照看一下?!?/p>


“您放心,我會(huì )的?!痹洪L(cháng)陪著(zhù)笑。


確定不會(huì )有人聽(tīng)見(jiàn),助理小聲提醒,“您已經(jīng)結婚了,婚姻……”


怕是不能許諾給陳小姐了。


想到那個(gè)被硬塞給他的女人,江曜景臉上的表情逐漸陰沉,唇角揚起一道冰冷的弧線(xiàn),“找死?!?/p>


助理打了一個(gè)冷顫,也不知道他是在說(shuō),那個(gè)嫁給他的女人,還是促成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


……


宋蘊蘊回到別墅,這里是她新婚丈夫的住處。


“少奶奶?!币贿M(jìn)門(mén)吳媽就迎了上來(lái),“你怎么一夜不在?!?/p>


“臨時(shí)有個(gè)班?!彼吐?。


她的眼睛很紅,神色疲憊。


吳媽看她似乎很倦,便沒(méi)多問(wèn)。


她走上樓,把自己泡在浴缸里,回想昨晚的事情,臉頰竟止不住的發(fā)燙,她將頭埋進(jìn)臂彎內。


心里其實(shí)是有幾分復雜的。


畢竟就這么把自己交出去,還不知道對方是一個(gè)什么樣的男人。


而且,她——已婚。


似乎又對不起她的新婚丈夫——江曜景!


洗完澡,她穿上衣服,然后出門(mén)。


吳媽見(jiàn)她又要出去,走過(guò)來(lái)說(shuō)道,“你還出去啊,不吃早飯嗎?”


宋蘊蘊看了一眼時(shí)間說(shuō),“我上班會(huì )來(lái)不及?!?/p>


吳媽聽(tīng)說(shuō)她是醫生,知道她的工作性質(zhì),而且醫生這個(gè)職業(yè)也是值得人尊敬的,便去拿了牛奶,“熱的,你喝了在走吧?!?/p>


宋蘊蘊看著(zhù)吳媽?zhuān)年P(guān)心讓她有種溫暖的感覺(jué),輕輕的垂下眼眸,輕聲說(shuō),“謝謝?!?/p>


“哎呀,不客氣?!眳菋屝χ?zhù),圓乎乎的臉顯得十分和藹可親。


宋蘊蘊喝完,吳媽將杯子接過(guò)去,她邁步走出去。


她沒(méi)有直接去醫院上班,她這么早出來(lái),是因為她要去一趟去住院部。


她的母親在監護室。


進(jìn)到里面,她查看了母親的狀況,情況還是一樣的糟糕。


心情不由的沉了沉。


她母親患有心力衰竭,而且已經(jīng)到了末期,想要續命只能換心,而換心,需要大筆的手術(shù)費。


她會(huì )答應父親嫁進(jìn)江家,是因為,父親威脅她,如果不答應不會(huì )出錢(qián)。


現在只要等有合適的心臟,她的母親就有救了。


她看著(zhù)母親,聲音低低的發(fā)澀,“媽?zhuān)乙欢〞?huì )治好你的?!?/p>


因為母親是她在這個(gè)世上最親的人了。


嗡嗡——


她口袋里的手機響了。


“蘊蘊,幫我一個(gè)忙?!彪娫?huà)那端傳來(lái)聲音。 



她垂下眼眸走過(guò)來(lái)收拾醫藥箱,不忘作為一名醫生的職責,囑咐說(shuō),“傷口暫且不能沾水,一天消毒一次,衣服盡量寬松一些,不要摩擦到傷口?!?/p>


她將藥放下,“這是口服的,這個(gè)是外用的?!?/p>


江曜景沒(méi)有回頭,很淡的嗯了一聲。


宋蘊蘊也沒(méi)多說(shuō)話(huà)。


提著(zhù)醫藥箱就了走出去。


她打車(chē)回到醫院,已經(jīng)快十一點(diǎn),她去醫院的食堂吃了一點(diǎn)東西,剛回科室,就被院長(cháng)叫去了他的辦公室。


“去第二軍區學(xué)習的事情,我準備讓陳溫妍去?!痹洪L(cháng)神色嚴肅,似乎有些難言之隱。


宋蘊蘊心里一愣,不死心的追問(wèn),“不是說(shuō)讓我去的嗎?”


“你也知道,我們醫院那些高科技的醫療設備,都是天聚集團捐贈的,江曜景囑咐我,讓我關(guān)照陳醫生,我也不好不做?!?/p>


宋蘊蘊聽(tīng)到江曜景這個(gè)名字,不禁有些緊張,雖然她在兩家的承認下,成了江曜景的妻子,但是,兩人沒(méi)正式見(jiàn)過(guò)面。


她只在財經(jīng)雜志和電視上見(jiàn)過(guò)他。


他和陳溫妍?


宋蘊蘊心里咯噔一下,面上卻極冷靜,“是這樣嗎?”


“是的,你的職業(yè)素養和醫術(shù),我們是肯定的?!痹洪L(cháng)安撫,在她們這波年輕的醫師里面,院長(cháng)是最欣賞她的。


宋蘊蘊低眸,“我明白了?!?/p>


她這個(gè)硬塞給他的妻子,根本不值得一提,他也不會(huì )放在心上。


“我下午有手術(shù),就先走了?!彼f(shuō)。


她的心里知道,這件事情,肯定是無(wú)法挽回了。


院長(cháng)嘆息一聲,讓她去忙吧。


下午投入工作,兩臺手術(shù)下來(lái)她已經(jīng)精疲力盡,她洗了手脫掉藍色的手術(shù)服,坐在椅子上休息。


陳溫妍走了進(jìn)來(lái)。


“宋醫生?!彼χ?zhù),“我請你吃飯吧?!?/p>


“我還有事情?!彼褶D拒絕,她和陳溫妍的關(guān)系并不是十分要好,只是簡(jiǎn)單的同事關(guān)系。


她們畢業(yè)同一個(gè)大學(xué)。


還是一屆的。


但是陳溫妍是那種強勢的性格,喜歡出風(fēng)頭,還喜歡和別人攀比。


而她喜歡安靜,喜歡看書(shū),兩人不是一路人。


故而沒(méi)有成為好朋友。


“這樣啊?!标悳劐媛峨y色,“我找你其實(shí)有事和你說(shuō)?!?/p>


宋蘊蘊起身掛衣服,沒(méi)看她,“你說(shuō)吧?!?/p>


不知道為什么,知道她和江曜景有關(guān)系,她更加想遠離陳溫妍了。


“你應該聽(tīng)說(shuō)了吧?真的很對不起,我不知道院長(cháng)會(huì )……”


“沒(méi)事的?!彼翁N蘊打斷她。


陳溫妍垂著(zhù)眼眸,眼珠子轉了轉,“還有,我昨晚沒(méi)在醫院的事情,你能不能幫我保密?因為我要去總醫院實(shí)習,我不想節外生枝?!?/p>


理由有點(diǎn)牽強。


宋蘊蘊知道她這個(gè)人喜歡這一套,說(shuō)道,“我不會(huì )說(shuō)的?!?/p>


本來(lái)幫同事臨時(shí)頂班也是常有的事情。


大家誰(shuí)都有急事的時(shí)候。


醫院外。


天色漸暗,路燈都已經(jīng)亮了起來(lái)。


門(mén)口停著(zhù)一輛黑色的豪華商務(wù)車(chē),沈之謙也在車(chē)內,他有些炫耀的說(shuō),“我學(xué)妹醫術(shù)還可以吧?”


江曜景坐在車(chē)里姿勢慵懶的仰著(zhù),想到給他處理傷口時(shí),那種冷靜和利落,對她的能力還是肯定的。


“陳小姐?!鼻懊婊魟滋嵝?。


江曜景降下車(chē)窗。


陳溫妍走過(guò)來(lái)。捌柒7zW.com


沈之謙看到她,微微挑眉,“陳溫妍?!?/p>


“你認識?”霍勛回頭問(wèn)。


沈之謙點(diǎn)頭,“我學(xué)妹?!?/p>


江曜景抬眸,眼底似乎有光閃過(guò)。


昨晚是她救了自己,今天給他處理傷的還是她?


她——


霍勛也感慨,“這是月老覺(jué)醒了?”


終于想起來(lái)要給他老板牽紅線(xiàn)了?


沈之謙皺眉,“你在說(shuō)什么?”


“江總?!?/p>


這個(gè)時(shí)候陳溫妍走了過(guò)來(lái),打斷了他們的對話(huà)。 


沈之謙來(lái)這里是找來(lái)宋蘊蘊的,搭了江曜景的順風(fēng)車(chē)。


見(jiàn)陳溫妍過(guò)來(lái),他主動(dòng)推開(kāi)車(chē)門(mén)下車(chē),“我先走了?!?/p>


他走之后,陳溫妍進(jìn)入車(chē)內坐在江曜景對面,心下稍稍不安,她已經(jīng)意識到,江曜景可能是認錯人了。


但是她已經(jīng)感受到,和他走的近帶來(lái)的好處。


院長(cháng)一直對宋蘊蘊很欣賞,忽然把去第二軍區總醫院實(shí)習的名額給她,都是因為江曜景。


她決定抓住這個(gè)男人。


這種好事,這種機會(huì ),絕無(wú)僅有,老天爺眷顧,她一定要抓住。


“我想好了?!闭f(shuō)著(zhù)她抬起眼眸。


江曜景似乎沒(méi)想到她會(huì )這么快就做了決定,身體動(dòng)了動(dòng),看似隨意,實(shí)則心里有些好奇,她的答案。


“我什么都不要?!?/p>


能讓他許諾婚姻,那一定是發(fā)生了實(shí)質(zhì)性的關(guān)系。


她若一開(kāi)口就索取婚姻,或者要別的什么好處,顯得她很貪心。


她以退為進(jìn),“只要和你能做個(gè)普通朋友就行?!?/p>


江曜景緊緊的抿唇,情緒令人難懂,語(yǔ)氣壓的十分平靜,“想清楚了?”


陳溫妍點(diǎn)了點(diǎn)頭。


昨晚或許是她一時(shí)沖動(dòng)。


他不強人所難。


“我尊重你的決定?!?/p>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