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其他類(lèi)型 > 蓉月春生小說(shuō)

蓉月春生小說(shuō)

沈浮川 著(zhù)

其他類(lèi)型連載

「他比你大了十三歲?!埂改窃趺戳??!刮也灰詾橐猓骸杆斜臼掳?!」輔國公沈浮川在朝堂上呼風(fēng)喚雨,李瑾體弱,等他繼位十有八九要沈浮川在旁輔佐攝政。若能嫁給他,便是李瑾見(jiàn)了我也得禮讓三分。想想就美得很?!改憧纯次??!?

主角:沈浮川蘇融月   更新:2022-09-11 02:11: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沈浮川蘇融月的其他類(lèi)型小說(shuō)《蓉月春生小說(shuō)》,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沈浮川”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他比你大了十三歲?!埂改窃趺戳??!刮也灰詾橐猓骸杆斜臼掳?!」輔國公沈浮川在朝堂上呼風(fēng)喚雨,李瑾體弱,等他繼位十有八九要沈浮川在旁輔佐攝政。若能嫁給他,便是李瑾見(jiàn)了我也得禮讓三分。想想就美得很?!改憧纯次??!?

《蓉月春生小說(shuō)》精彩片段

「大人怎么稱(chēng)呼?」


「沈?!?/p>


「沈大人,是輔國公府的那個(gè)沈?」


見(jiàn)他點(diǎn)頭,我來(lái)了興致:


「不知輔國公與大人是什么關(guān)系,我聽(tīng)說(shuō)他最近在物色娶妻,大人可知他喜歡什么樣的姑娘?」


沈大人沉吟片刻,又將我從頭到腳打量一遍,半晌問(wèn)我:「你多大歲數?」


「十六?!?/p>


「你知道輔國公多大歲數?」


他一挑眉,眼里帶上幾分頑色。


「二十有九吧,我記得是?!?/p>


我一派爽朗,噎得他哭笑不得。


「他比你大了十三歲?!?/p>


「那怎么了?!刮也灰詾橐猓骸杆斜臼掳?!」


輔國公沈浮川在朝堂上呼風(fēng)喚雨,李瑾體弱,等他繼位十有八九要沈浮川在旁輔佐攝政。


若能嫁給他,便是李瑾見(jiàn)了我也得禮讓三分。


想想就美得很。


「你看看我?!?/p>


我揪著(zhù)沈大人的衣袍讓他停下,理理松掉的發(fā)髻,不小心碰到嘴角的傷,疼得我齜牙咧嘴。


「眼下我雖狼狽,但其實(shí)還能瞧出些美人相的,對不對?方才大人也瞧見(jiàn)我家阿姐了,我比她還好看兩分呢,真的,你覺(jué)得輔國公看得上我么?」


他面上一直掛著(zhù)笑,饒有興趣地聽(tīng)我講完,反問(wèn)我:「你可知道,輔國公有那么大的本事,又為何一直沒(méi)有娶親?」


「這……」


這我倒真沒(méi)想過(guò)。


「他克妻?!?/p>


沈大人敲敲我的前額:「小姑娘家,就別上趕著(zhù)送死了?!?/p>


我替老太君瞧完病,回府時(shí)天色已晚。


剛入家門(mén),就被人押著(zhù)去跪祠堂。


伯父手里拿著(zhù)家法,指著(zhù)我爹的牌位,恨道:「融月,我替你爹養你一場(chǎng),不求你念我的好,可你也太膽大妄為了!你敢與公主動(dòng)手,還跟太子撂狠話(huà),你是要害死我呀!」


我父母早亡,三年前,阿姐帶我來(lái)京城投奔伯父,從此寄住在他家里頭。


我跪得板直,只答:「陛下不會(huì )怪我?!?/p>


他冷哼一聲:「伴君如伴虎,你太高估自己了,你不過(guò)能醫太子的病,世上能人異士之多,你以為陛下非你不可嗎?無(wú)知小兒!」


他舉起家法就要打我,阿姐撲過(guò)來(lái)抱住我,生生替我挨了一下:


「伯父,求你不要怪融月,她還小,不懂事的,您要罰便罰我吧!」


我余光映著(zhù)她的側臉,恍惚間仿佛看見(jiàn)我娘活過(guò)來(lái)似的,鼻子一酸眼淚就掉了下來(lái)。


阿姐對伯父道:「伯父,融月知道錯了,不然把她的方子給您,日后就由您幫她看顧太子,也免得她再惹禍,成嗎?」


我家伯父醫術(shù)不精,是以供職太醫院二十幾年來(lái),仕途上總不得志。


他若拿到我的方子去替太子調理身子,從此升遷之事豈不是易如反掌。


他將家法狠狠扔到地上,又罵我兩句,方才提腳走了。


很快,有人送來(lái)紙筆。


阿姐勸我:「便將方子給他吧,省得他總是看你不順眼,阿姐護不住你,心里有多難過(guò)你根本不知道?!?/p>


她臉上還掛著(zhù)淚珠子,我替她細細擦掉:


「阿姐,伯父如何知道今日之事?」


她目光虛浮,答說(shuō):「我擔心陛下會(huì )怪罪你,除了伯父,再無(wú)人能給我出個(gè)主意呀?!?/p>


說(shuō)罷,便又哭了。


「阿姐知道,你因為太子已與我生出嫌隙,可阿姐難得遇上有情郎,舍出臉求你一回,你就當我這幾年護著(zhù)你,沒(méi)有功勞也有苦勞,把他讓給我,好不好?」


我心里燒得慌。


雖說(shuō)長(cháng)姐如母,但阿姐性子軟,爹娘離世這幾年,哪回遇事不是我沖在前頭……


不過(guò)到底是相依為命,我便看著(zhù)她這張與我娘七分像的臉,也斷不會(huì )因為一個(gè)男人跟她生分。


我漠然道:「阿姐,你不會(huì )忘記,爹娘是如何慘死的吧?」


「那是自然,融月,你怎么這樣看我……」


我打斷她:「我不要有情郎,也不要榮華富貴,我只要……」




我漠然道:「阿姐,你不會(huì )忘記,爹娘是如何慘死的吧?」


「那是自然,融月,你怎么這樣看我……」


我打斷她:「我不要有情郎,也不要榮華富貴,我只要……」


她趕緊捂住我的嘴,點(diǎn)頭道:「知道,知道,你不要說(shuō)了?!?/p>


她將紙筆塞進(jìn)我手里,要我寫(xiě)下方子。


「待阿姐嫁入太子府后,萬(wàn)事好說(shuō),眼下,你要懂得一個(gè)『忍』字!」


我并不想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阿姐身上。


來(lái)京之后,她漸漸變了。


我總覺(jué)得,她擋不住聲色犬馬的誘惑。


我要給自己找條退路。


找個(gè)能與皇權分庭抗禮的靠山。


京城簪纓世家無(wú)數,挑來(lái)挑去,有實(shí)權有地位的卻獨獨輔國公一戶(hù)人家。


老太君自打吃過(guò)我的藥,身子見(jiàn)好,于是每日的平安脈便成了定例。


這些天陰雨連綿,我的右腿留下病根,一到日子就從骨頭縫里滲著(zhù)疼。


看完診,我往府外去,走到半路實(shí)在腿疼得厲害,就隨便找了個(gè)地方歇歇腳。


如今我在府里也算半個(gè)熟臉,領(lǐng)路的丫頭安頓好我,便去忙自己的了。


待她走了,我躲開(kāi)人在府里暗暗游走。


不說(shuō)輔國公,隨便碰見(jiàn)個(gè)沈家子弟,也不枉這份近水樓臺的便利。


我貼著(zhù)小路走,來(lái)到一處偏僻的小花園,大白天的,這地方卻跟人都死光了一樣,靜得可怕。


身后突然有聲響,我轉進(jìn)假山后躲起來(lái),扒著(zhù)洞口往外瞧。


就看見(jiàn)一個(gè)小廝跟在主子身后,不??藓浚骸笭?,是小的錯了,小的一時(shí)糊涂,求您饒了我罷……」


他撲通跪在荷花池旁,掄圓膀子自扇耳光,只看著(zhù)都覺(jué)得臉疼。


貴公子背著(zhù)身,片刻笑問(wèn):「喝了幾斤女兒紅湖涂成這樣?」


他帶著(zhù)慵懶的尾音轉過(guò)身,我才看清,居然是沈大人。


他一身胭脂紅的錦衣,桃花眼微瞇著(zhù),面色戲謔。


他笑著(zhù),但這笑卻比殺人的刀還要冷,哪還有半分初見(jiàn)面時(shí)的親和模樣。


他屈著(zhù)一條腿席地而坐,看著(zhù)眼前人涕泗橫流,只拿它當個(gè)樂(lè )兒。


「爺,小的再也不敢吃里扒外了,楊小姐她應當不知道您……」




「你看看我?!?/p>

我揪著(zhù)沈大人的衣袍讓他停下,理理松掉的發(fā)髻,不小心碰到嘴角的傷,疼得我齜牙咧嘴。

「眼下我雖狼狽,但其實(shí)還能瞧出些美人相的,對不對?方才大人也瞧見(jiàn)我家阿姐了,我比她還好看兩分呢,真的,你覺(jué)得輔國公看得上我么?」

他面上一直掛著(zhù)笑,饒有興趣地聽(tīng)我講完,反問(wèn)我:「你可知道,輔國公有那么大的本事,又為何一直沒(méi)有娶親?」

「這……」

這我倒真沒(méi)想過(guò)。

「他克妻?!?/p>

沈大人敲敲我的前額:「小姑娘家,就別上趕著(zhù)送死了?!?/p>

我替老太君瞧完病,回府時(shí)天色已晚。

剛入家門(mén),就被人押著(zhù)去跪祠堂。

伯父手里拿著(zhù)家法,指著(zhù)我爹的牌位,恨道:「融月,我替你爹養你一場(chǎng),不求你念我的好,可你也太膽大妄為了!你敢與公主動(dòng)手,還跟太子撂狠話(huà),你是要害死我呀!」

我父母早亡,三年前,阿姐帶我來(lái)京城投奔伯父,從此寄住在他家里頭。

我跪得板直,只答:「陛下不會(huì )怪我?!?/p>

他冷哼一聲:「伴君如伴虎,你太高估自己了,你不過(guò)能醫太子的病,世上能人異士之多,你以為陛下非你不可嗎?無(wú)知小兒!」

他舉起家法就要打我,阿姐撲過(guò)來(lái)抱住我,生生替我挨了一下:

「伯父,求你不要怪融月,她還小,不懂事的,您要罰便罰我吧!」

我余光映著(zhù)她的側臉,恍惚間仿佛看見(jiàn)我娘活過(guò)來(lái)似的,鼻子一酸眼淚就掉了下來(lái)。

阿姐對伯父道:「伯父,融月知道錯了,不然把她的方子給您,日后就由您幫她看顧太子,也免得她再惹禍,成嗎?」

我家伯父醫術(shù)不精,是以供職太醫院二十幾年來(lái),仕途上總不得志。

他若拿到我的方子去替太子調理身子,從此升遷之事豈不是易如反掌。

他將家法狠狠扔到地上,又罵我兩句,方才提腳走了。

很快,有人送來(lái)紙筆。

阿姐勸我:「便將方子給他吧,省得他總是看你不順眼,阿姐護不住你,心里有多難過(guò)你根本不知道?!?/p>

她臉上還掛著(zhù)淚珠子,我替她細細擦掉:

「阿姐,伯父如何知道今日之事?」

她目光虛浮,答說(shuō):「我擔心陛下會(huì )怪罪你,除了伯父,再無(wú)人能給我出個(gè)主意呀?!?/p>

說(shuō)罷,便又哭了。

「阿姐知道,你因為太子已與我生出嫌隙,可阿姐難得遇上有情郎,舍出臉求你一回,你就當我這幾年護著(zhù)你,沒(méi)有功勞也有苦勞,把他讓給我,好不好?」

我心里燒得慌。

雖說(shuō)長(cháng)姐如母,但阿姐性子軟,爹娘離世這幾年,哪回遇事不是我沖在前頭……

不過(guò)到底是相依為命,我便看著(zhù)她這張與我娘七分像的臉,也斷不會(huì )因為一個(gè)男人跟她生分。



我漠然道:「阿姐,你不會(huì )忘記,爹娘是如何慘死的吧?」

「那是自然,融月,你怎么這樣看我……」

我打斷她:「我不要有情郎,也不要榮華富貴,我只要……」

她趕緊捂住我的嘴,點(diǎn)頭道:「知道,知道,你不要說(shuō)了?!?/p>

她將紙筆塞進(jìn)我手里,要我寫(xiě)下方子。

「待阿姐嫁入太子府后,萬(wàn)事好說(shuō),眼下,你要懂得一個(gè)『忍』字!」

我并不想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阿姐身上。

來(lái)京之后,她漸漸變了。

我總覺(jué)得,她擋不住聲色犬馬的誘惑。

我要給自己找條退路。

找個(gè)能與皇權分庭抗禮的靠山。

京城簪纓世家無(wú)數,挑來(lái)挑去,有實(shí)權有地位的卻獨獨輔國公一戶(hù)人家。

老太君自打吃過(guò)我的藥,身子見(jiàn)好,于是每日的平安脈便成了定例。

這些天陰雨連綿,我的右腿留下病根,一到日子就從骨頭縫里滲著(zhù)疼。

看完診,我往府外去,走到半路實(shí)在腿疼得厲害,就隨便找了個(gè)地方歇歇腳。

如今我在府里也算半個(gè)熟臉,領(lǐng)路的丫頭安頓好我,便去忙自己的了。

待她走了,我躲開(kāi)人在府里暗暗游走。

不說(shuō)輔國公,隨便碰見(jiàn)個(gè)沈家子弟,也不枉這份近水樓臺的便利。

我貼著(zhù)小路走,來(lái)到一處偏僻的小花園,大白天的,這地方卻跟人都死光了一樣,靜得可怕。

身后突然有聲響,我轉進(jìn)假山后躲起來(lái),扒著(zhù)洞口往外瞧。

就看見(jiàn)一個(gè)小廝跟在主子身后,不??藓浚骸笭?,是小的錯了,小的一時(shí)糊涂,求您饒了我罷……」

他撲通跪在荷花池旁,掄圓膀子自扇耳光,只看著(zhù)都覺(jué)得臉疼。

貴公子背著(zhù)身,片刻笑問(wèn):「喝了幾斤女兒紅湖涂成這樣?」

他帶著(zhù)慵懶的尾音轉過(guò)身,我才看清,居然是沈大人。

他一身胭脂紅的錦衣,桃花眼微瞇著(zhù),面色戲謔。

他笑著(zhù),但這笑卻比殺人的刀還要冷,哪還有半分初見(jiàn)面時(shí)的親和模樣。

他屈著(zhù)一條腿席地而坐,看著(zhù)眼前人涕泗橫流,只拿它當個(gè)樂(lè )兒。

「爺,小的再也不敢吃里扒外了,楊小姐她應當不知道您……」

楊小姐?我記得,她是將軍府的姑娘。

小廝的話(huà)還沒(méi)說(shuō)完,沈大人突然伸手扯住他的后脖領(lǐng),將他的腦袋摁進(jìn)荷花池。

令人窒息的嗆水聲充斥在每一個(gè)角落。

「我看你真是醉得不輕?!?/p>

沈大人斂起笑容,薄唇啟合。

等水里的人快沒(méi)了動(dòng)靜,他才將他扯出來(lái),又問(wèn):「這下可醒了?」

「醒……」

見(jiàn)那人死魚(yú)一樣含糊著(zhù),他輕笑,神色染上瘋狂。



「醒了?晚了?!?/p>

我緊緊捂著(zhù)嘴巴,不敢發(fā)出一點(diǎn)聲響。

直到那人停止掙扎,被撂進(jìn)荷花池,我的心臟依然狂跳不止。

可剛剛廢掉一條人命的沈大人,卻從容地掏出帕子擦擦手上的污糟。

這樣的事,他應當做過(guò)不少次。

他微微垂首,坐在原地不知在想什么。我暗自祈求他趕緊離開(kāi),可他偏偏掀起眼皮,盯了過(guò)來(lái)。

有一瞬間,我確定他與我四目相對。

「是你自己出來(lái),還是要我請你?!?br/>

他果然發(fā)現假山后頭藏了人。

我躊躇片刻,硬著(zhù)頭皮鉆出去。

「啊……是你啊?!?/p>

沈大人語(yǔ)氣平常,仿佛我倆是在街邊遇見(jiàn),互相問(wèn)個(gè)好似的。

他的視線(xiàn)停在我的藥箱上:「有止血的東西么?」

我縮著(zhù)脖子點(diǎn)點(diǎn)頭。

他招手叫我過(guò)去,然后解開(kāi)箭袖,露出手臂上的刀傷。

傷是舊傷,估計是方才溺人的時(shí)候崩開(kāi)了,滲出不少血。

我強作鎮定,奈何手一抖,白色的藥粉撒了他滿(mǎn)身。

我梗著(zhù)腦袋不敢動(dòng)。

他哧哧地笑了片刻,揶揄道:「膽小鬼一個(gè),怎么敢在我府上亂竄?!?/p>

我想這是個(gè)問(wèn)句,老老實(shí)實(shí)作答:「我想跟輔國公偶遇來(lái)著(zhù)?!?/p>

空氣霎時(shí)間陷入一陣死寂。

接著(zhù),就看沈大人抱著(zhù)肚子笑得前俯后仰。

「你若想找個(gè)有權有勢的,你瞧瞧我怎么樣?」

他笑罷,盤(pán)腿支著(zhù)腦袋問(wèn)我。

如此輕松的做派,險些讓我忘記蓮花池底下還躺著(zhù)個(gè)人。

我緊抿著(zhù)嘴不吭聲,他不依不饒地逗弄我,用十分愜意的語(yǔ)調描繪未來(lái)愿景:

「到時(shí)候我殺人,你遞刀,如何?順便,再教我些殺人不見(jiàn)血的法子,回回弄得一身污糟,也怪煩人的?!?/p>

「沈大人說(shuō)笑了,我對殺人不感興趣?!?/p>

我盡量讓自己鎮定,收拾好藥箱,等待離開(kāi)的機會(huì )。

沈大人「哦」了聲,略無(wú)趣地捻捻指尖的血,勾唇道:「凡在高位者,有一個(gè)算一個(gè),手上就沒(méi)有不沾血的,你說(shuō)你想嫁給輔國公,可你一沒(méi)背景,二沒(méi)膽識,恐怕他是瞧不上的?!?/p>

我大著(zhù)膽子反駁他:「難道濫殺無(wú)辜便是所謂的膽識?」



「玉姐姐,不過(guò)一杯酒而已,你也要向她道歉?」華陽(yáng)瞪我。


「阿姐確實(shí)不必向我道歉,傷身的是殿下,阿姐該去向皇上請罪?!?/p>


我漠然開(kāi)口,堵得眾人無(wú)言以對。


李瑾將酒杯丟在桌上,輕笑:「拿根雞毛當令箭,蘇融月,你管太多了,孤的事,還輪不到你做主?!?/p>


行吧。


我將碗重重放在他眼前,催促道:「那殿下便快些喝完,我也好交差?!?/p>


他默聲盯我半晌,低聲嘟囔:「裝模作樣?!?/p>


說(shuō)著(zhù),端起藥碗喝得一滴不剩。


罷了擺手趕我走,仿佛我多待一刻都會(huì )毀掉他的興致。


我翻了個(gè)白眼,正要轉身,李瑾卻臉色突變,攥著(zhù)胸口的衣料倒在案幾上。


我被人押著(zhù)跪在房?jì)?,華陽(yáng)請來(lái)劉太醫為李瑾請脈。


她一口咬定是我的藥有問(wèn)題,哭哭啼啼地撲過(guò)來(lái)打我:


「你好大的膽子,打著(zhù)治病的旗號害我哥哥!蛇蝎心腸,不怪我哥哥瞧不上你!他要是有個(gè)三長(cháng)兩短,我定要你五馬分尸!」


我被她連扇好幾個(gè)巴掌,臉皮子火辣辣的疼。


「夠了,吵死了?!?/p>



跟劉太醫同來(lái)的,是個(gè)一身矜貴的男人。


他大馬金刀地坐在堂內閉目養神,甫一開(kāi)口,輕飄飄的幾個(gè)字便壓得華陽(yáng)不敢再鬧。


劉太醫診過(guò)脈,凝著(zhù)臉,越過(guò)幾個(gè)小輩,朝男人躬身道:「大人,殿下豪飲,傷及心脈,日后飲食要注意了?!?/p>


華陽(yáng)不信,糾纏道:「我哥哥是喝了她給的藥才暈倒的,你確定不是中毒?」


劉太醫搖頭。


男人慢悠悠地睜眼,踱至我身邊,一個(gè)眼神,左右兩邊的婆子就趕緊松開(kāi)我。


我擋住他伸來(lái)的手,只覺(jué)得羞憤難當。


「多謝,不必?!?/p>


費了點(diǎn)勁站起身,我一瘸一拐地走到榻前。


李瑾已經(jīng)醒了,看見(jiàn)我臉上的傷痕,微微一怔。


我瞧瞧他,再看看華陽(yáng),抬手左右開(kāi)弓還她兩個(gè)耳光。


她不敢置信地捂著(zhù)臉,屋內一時(shí)靜寂。


「我是受不得委屈的,畢竟我蛇蝎心腸?!?/p>


「我要告訴父皇……」


「你去告!你便是告到天王老子那兒,這兩巴掌我也得還給你?!?/p>


我厲聲打斷華陽(yáng)。


我便要囂張一回,看看圣上會(huì )不會(huì )因為這兩巴掌砍了我。


砍了我,他們老李家世代遺傳的病根,就別再想好了。


我冷眼看著(zhù)李瑾煞白的唇色,恨得牙癢:


「殿下瞧不上我,我也未必瞧得上殿下,若非皇命不可違,你以為我愿意見(jiàn)你?從今往后,你便是八抬大轎請我我也不會(huì )再來(lái),若還想瞧病,自來(lái)尋我?!?/p>


其實(shí)我是個(gè)好面子的人,便是喜歡誰(shuí),也不會(huì )放下身段。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