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其他類(lèi)型 > 林言歡溫嶺遠姜辰知乎

林言歡溫嶺遠姜辰知乎

溫嶺遠林言歡 著(zhù)

其他類(lèi)型連載

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lái)小說(shuō)《林言歡溫嶺遠姜辰知乎》,小說(shuō)講述了溫嶺遠林言歡兩人之間的戀愛(ài)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文筆精深。值得閱讀,簡(jiǎn)介:溫嶺遠。學(xué)醫的,年紀輕輕就在a市最牛逼的醫院混得風(fēng)生水起。是乳腺方面的專(zhuān)家。上回她胸疼,他就是她的主治醫生。只不過(guò)他給她檢查的那天,戴著(zhù)口罩,整個(gè)人顯得異常冷漠。雙手在她身上某個(gè)部位檢查時(shí),眼神半分波動(dòng)都沒(méi)有。

主角:溫嶺遠林言歡   更新:2022-09-10 14:26: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溫嶺遠林言歡的其他類(lèi)型小說(shuō)《林言歡溫嶺遠姜辰知乎》,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溫嶺遠林言歡”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lái)小說(shuō)《林言歡溫嶺遠姜辰知乎》,小說(shuō)講述了溫嶺遠林言歡兩人之間的戀愛(ài)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文筆精深。值得閱讀,簡(jiǎn)介:溫嶺遠。學(xué)醫的,年紀輕輕就在a市最牛逼的醫院混得風(fēng)生水起。是乳腺方面的專(zhuān)家。上回她胸疼,他就是她的主治醫生。只不過(guò)他給她檢查的那天,戴著(zhù)口罩,整個(gè)人顯得異常冷漠。雙手在她身上某個(gè)部位檢查時(shí),眼神半分波動(dòng)都沒(méi)有。

《林言歡溫嶺遠姜辰知乎》精彩片段

林言歡跟姜澤分手的第一天晚上,就去釣凱子了。

喝醉了以后,摟著(zhù)個(gè)帥哥不肯放。

被摟的男人沒(méi)阻止,反而是有些漫不經(jīng)心的說(shuō):“你挺大膽?!?/p>

林言歡徹底貼在了男人身上,揚起這會(huì )兒水光瀲滟的眼睛,“我們上樓?”

男人這才稍微將她推開(kāi)了一點(diǎn),說(shuō):“我是姜澤表弟?!?/p>

林言歡一頓,認真的抬起頭來(lái)看著(zhù)男人,那張五官分明并且有幾分眼熟的臉,讓她瞬間就反應過(guò)來(lái),這位是她前男友的那位高材生表弟。

溫嶺遠。

學(xué)醫的,年紀輕輕就在a市最牛逼的醫院混得風(fēng)生水起。是乳腺方面的專(zhuān)家。

上回她胸疼,他就是她的主治醫生。

只不過(guò)他給她檢查的那天,戴著(zhù)口罩,整個(gè)人顯得異常冷漠。雙手在她身上某個(gè)部位檢查時(shí),眼神半分波動(dòng)都沒(méi)有。

檢查完,也沒(méi)有跟她多浪費半個(gè)字的口舌,只礙于姜澤的情面,朝她點(diǎn)了點(diǎn)頭。

他像是一尊大佛,無(wú)欲無(wú)求,讓人只可遠觀(guān)。

林言歡本著(zhù)對醫生的敬畏之心,瞬間清醒了,站直身子說(shuō):“哦,你好?!?/p>

溫嶺遠扯扯領(lǐng)帶,說(shuō):“我給姜澤打個(gè)電話(huà),讓他過(guò)來(lái)接你?!?/p>

林言歡如實(shí)道:“分手了?!?/p>

溫嶺遠的眉毛又幾不可查的挑了一下,不知道在想什么,片刻后他才慢條斯理說(shuō):“那我送你回去?!?/p>

林言歡覺(jué)得他這眼神有些意味深長(cháng),但一開(kāi)始也沒(méi)有多想。

直到車(chē)子停在她家樓下,他沒(méi)有立刻開(kāi)車(chē)門(mén),讓她回過(guò)味來(lái)。

但凡想避嫌的男人,送完人早就走了。

不走,就說(shuō)明有點(diǎn)想法。

她余光打量了男人片刻,不得不承認,精英男跟普通富二代還是很有差別的,尤其是氣質(zhì),溫嶺遠實(shí)在是太突出了,簡(jiǎn)直鶴立雞群。

“溫醫生?!绷盅詺g突然開(kāi)口道,“要上我家坐坐么?”

溫嶺遠聞聲側目看了她一眼,扯了扯領(lǐng)帶,沒(méi)說(shuō)話(huà)。

林言歡笑了:“我看出來(lái)了,你想睡我?!?/p>

男人沉默了片刻,然后難得的笑了一聲:“對,我想,你給不給?”

……

在林言歡輸密碼的時(shí)候,溫嶺遠就從她身后抱住了她。

他衣服上帶進(jìn)來(lái)的寒意讓她有一瞬間的后悔,總覺(jué)得跟他沾上關(guān)系并非什么好事,可帥哥有一種魔力,能在一瞬間把人點(diǎn)燃,后悔很快就被她拋之腦后了。

溫嶺遠技術(shù)也很好,兩個(gè)人其實(shí)也還算愉快。

林言歡在結束休息的時(shí)候想,溫嶺遠看著(zhù)斯文禁欲,但是很有可能比浪蕩公子哥姜澤會(huì )玩多了。對著(zhù)一個(gè)陌生女人的身子,居然都能這么游刃有余。

也不知道過(guò)了多久,溫嶺遠起身穿好了衣服。

才幾分鐘,她就已經(jīng)想象不出他熱情的模樣了。

“溫醫生?”

溫嶺遠說(shuō):“醫院有事,走了?!?/p>

從她的角度看去,他背影顯得有些疏離。

林言歡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開(kāi)了口:“我沒(méi)這樣過(guò),今天喝多了?!?/p>

“嗯。他應了聲,“不過(guò)女人還是得愛(ài)惜自己,光靠美貌吸引人不是長(cháng)久之計?!?/p>

林言歡怎么會(huì )不明白他的意思。

她美,溫嶺遠是有感覺(jué),但也僅限于此了,除了睡一覺(jué),不可能再有其他關(guān)系。

他這樣的男人眼界高,身邊圍繞的女人數都數不過(guò)來(lái),不可能隨便折在一個(gè)人身上。

……

溫嶺遠趕去醫院做了一臺小手術(shù)。

換下白大褂的時(shí)候,同事蔣楠鐸湊過(guò)來(lái)說(shuō):“我剛剛在酒吧看見(jiàn)你了?!?/p>

溫嶺遠充耳不聞。

“看見(jiàn)你和你表嫂親熱的抱在一起,恨不得把對方揉進(jìn)身體里?!睖蚀_是林言歡親他的下巴,溫嶺遠讓她抱著(zhù)沒(méi)反抗。

他手上動(dòng)作這才頓了頓,淡淡:“她喝醉了,沒(méi)認出我,才對著(zhù)我撒酒瘋?!?/p>

“你們一起離開(kāi)以后,對著(zhù)那么個(gè)大美女,什么都沒(méi)做么?”蔣楠鐸又一拍腦袋,“也對,除了國外那位,你還能對誰(shuí)生出心思啊,別人不知道,我還不知道你專(zhuān)一……”

溫嶺遠道:“我們睡了?!?/p>

蔣楠鐸愣住了。

“倒貼送上門(mén)的,不用負責,何樂(lè )不為?!睖貛X遠沒(méi)什么語(yǔ)氣說(shuō),“而且,姜澤就是玩玩她,誰(shuí)都清楚?!?/p>

林言歡在他們一票公子哥眼里就是玩具,也就她自己認為,她跟姜澤,是在認真戀愛(ài)。?



第二天林言歡走路的時(shí)候,疼得要命。

她沒(méi)有過(guò)經(jīng)驗,但昨天晚上醉后反應遲鈍,好幾回疼,她都沒(méi)有阻止溫嶺遠。

林言歡覺(jué)得自己沒(méi)辦法忍下去,跟學(xué)校請了假,去了趟醫院。

她也沒(méi)有想過(guò)會(huì )這么巧合,居然會(huì )跟溫嶺遠撞上。

他和幾個(gè)同事跟她進(jìn)了同一趟電梯,對她熟視無(wú)睹。

林言歡站在角落不動(dòng),聽(tīng)他們口中時(shí)不時(shí)吐出的專(zhuān)業(yè)術(shù)語(yǔ),溫嶺遠偶爾應兩句,寡淡的很。

蔣楠鐸是真沒(méi)看見(jiàn)林言歡,問(wèn)溫嶺遠說(shuō):“所以你跟你女朋友怎么回事?”

“分手了?!?/p>

“那么優(yōu)秀的女孩你也舍得分?!笔Y楠鐸咋舌,“你當初為了追她可是費盡心思,因為她在國外,你不喜歡異地?”

林言歡豎起耳朵,可溫嶺遠沒(méi)有再開(kāi)口說(shuō)一個(gè)字。她有些疑惑的抬起頭,結果正好看見(jiàn)他的視線(xiàn)集中在她的身上。

只看了一眼,就沒(méi)什么情緒的移開(kāi)了。

林言歡猶豫了一會(huì )兒,還是開(kāi)口道:“溫醫生?!?/p>

這一聲,把所有人都吸引了過(guò)來(lái),視線(xiàn)在她和溫嶺遠身上逡巡。

溫嶺遠清冷的說(shuō):“來(lái)看???”

“昨天晚上……”林言歡臉蛋有些紅了,“就是有點(diǎn)小傷?!?/p>

溫嶺遠了然,看上去似乎在走正常詢(xún)問(wèn)病人流程:“被什么弄傷的?”

是他的……

林言歡無(wú)言以對,腦子空白,不確定他是不是在故意逗她。

溫嶺遠道:“去我辦公室,小問(wèn)題我趁著(zhù)沒(méi)上班的功夫能給你解決?!?/p>

她點(diǎn)點(diǎn)頭,來(lái)醫院看這種事,多少有些難以啟齒,溫嶺遠自己造的孽,就該讓他自己負責。

只不過(guò)上藥的時(shí)候,不管她到底還是有些不好意思。

有那么一下他上藥手法不對,林言歡疼的叫喚了一聲。

溫嶺遠動(dòng)作頓住,不咸不淡的看了她一眼。

林言歡自己都感覺(jué)到這聲音有點(diǎn)太嗲了。連忙找話(huà)題說(shuō):“溫醫生,這醫藥費怎么結?”

“不用?!彼麄壬碚玖似饋?lái),疏離的說(shuō),“處理完了?!?/p>

“哦?!北緛?lái)走流程看病,得一個(gè)下午,現在一個(gè)下午時(shí)間都省出來(lái)了,她可以回去好好睡個(gè)覺(jué)。

林言歡還沒(méi)有走出門(mén),又想起什么,說(shuō):“溫醫生,我能不能要下你的微信?”

話(huà)音剛落,護士提著(zhù)東西進(jìn)來(lái),“溫嶺遠師,我來(lái)給你送點(diǎn)水果?!?/p>

溫嶺遠一邊跟護士道謝,一邊冷淡的回復她:“我們一來(lái)不是朋友,二來(lái)也不是親戚,醫患關(guān)系而已,沒(méi)有加微信的必要?!?/p>

正走出去的護士聽(tīng)到這回頭看了林言歡一眼,從上到下,最后鄙夷的收回視線(xiàn),才繼續往外走。

林言歡理解,她要他微信也只不過(guò)是為了把藥錢(qián)轉他而已,她也并不想跟他有什么人情牽扯。昨晚的事情,已經(jīng)夠讓人尷尬的了。

他倆之間隔了個(gè)姜澤,發(fā)生這種事情簡(jiǎn)直荒唐。

林言歡清醒以后,后悔得不行。

林言歡走到門(mén)口,就看到了等了她很久的張喻。

“溫嶺遠在這兒上班?!边@是張喻開(kāi)口說(shuō)的第一句話(huà)。

林言歡說(shuō):“這么關(guān)注他?”

“別說(shuō)我了,就問(wèn)有幾個(gè)女人在看到他的時(shí)候不多看兩眼的?”張喻說(shuō),“除了難hold住眼光高,他這個(gè)人就完美了?!?/p>

林言歡表示贊同,在醫院的護士,以及她跟他進(jìn)辦公室時(shí)女人們有意無(wú)意打量過(guò)來(lái)的眼神,他確實(shí)很惹眼,很討女人喜歡,自己昨天也不是因為他那張臉,才纏上他的么。

換個(gè)丑的,哪怕她最糊涂了,按照她這么乖的個(gè)性,也絕對不會(huì )任由昨天的事情發(fā)生的。

“不過(guò),男人這玩意兒都是成長(cháng)過(guò)來(lái)的,你別看他現在多百毒不侵,曾經(jīng)也絕對無(wú)可救藥過(guò)?!睆堄骱V定道。

林言歡想起剛剛在電梯里,溫嶺遠風(fēng)輕云淡的說(shuō)了一句“分手了”,不知道為什么,她總覺(jué)得這平靜背后,是翻騰著(zhù)波濤洶涌的。

“我也這么覺(jué)得?!彼f(shuō)。

張喻卻神神秘秘湊近她,“我覺(jué)得溫嶺遠應該很喜歡你這款?!?/p>

林言歡沒(méi)吭聲。

“有一次,你跟姜澤一起參加聚會(huì ),穿了條很性感很短的裙子,他的視線(xiàn)不動(dòng)聲色的從你腿一直打量到了臉?!睆堄鬓揶淼?,“這么看兄弟的女朋友,是不是很失禮?”

這平平無(wú)奇一句話(huà),卻讓林言歡腦子瞬間炸了。

張喻的話(huà)乍一聽(tīng),是溫嶺遠一開(kāi)始就沒(méi)把她當表嫂??蛇@問(wèn)題歸根結底,是姜澤不重視她,所以身邊的人都沒(méi)有把她當回事。

林言歡心跳很快,突然有種念頭竄出來(lái):分手雖然是她提的,但是她被渣了。

本來(lái)她應該回去休息的,可她忍不住,折回了溫嶺遠的辦公室。

她大概是打擾到他了,他臉上有幾分明顯的不悅,礙于教養,倒是沒(méi)有說(shuō)什么責備的話(huà)。

林言歡說(shuō):“溫醫生,我就問(wèn)你一個(gè)問(wèn)題,姜澤是不是外頭還有人?”?



姜澤外頭的鶯鶯燕燕,那是數不勝數,何止一個(gè)。

但他再怎么說(shuō),也是溫嶺遠表哥。他自然不會(huì )在林言歡面前說(shuō)姜澤的不好。

溫嶺遠只疏離的說(shuō):“他的私生活,我不太了解?!?/p>

林言歡沉默著(zhù)不說(shuō)話(huà),也知道從他這里問(wèn)不出什么,可心里頭一旦有了猜測,就總是記著(zhù)。張喻送她回家以后,就開(kāi)始翻姜澤所有的社交平臺。

結果關(guān)于姜澤本人的蛛絲馬跡沒(méi)翻著(zhù),倒是翻到了溫嶺遠的微博。

只能看見(jiàn)一條微博,五年前的,只有兩個(gè)字。

渣女。

沒(méi)帶標點(diǎn),也不知道指的是誰(shuí)。

可光是平淡無(wú)波的兩個(gè)字,就能讓人感覺(jué)出濃濃的不甘,以及那種,壓抑的痛苦。

溫嶺遠果然,也為女人要死要活過(guò)。

然后,才練就出現在這樣,一個(gè)不過(guò)心的,高端玩家。

林言歡因為渣女兩個(gè)字,發(fā)了會(huì )兒呆。

其實(shí)她跟溫嶺遠,很早就認識了。

五年前,她還在上大學(xué),跟溫嶺遠一個(gè)學(xué)校。學(xué)校六級幫扶小組,就是他帶的她,只不過(guò)他應該不記得她了。畢竟溫嶺遠連她名字都沒(méi)有問(wèn)過(guò)。每次見(jiàn)面就是講題。

講個(gè)十分鐘核心內容,就走人。

倒是林言歡,暗戀過(guò)溫嶺遠一陣,做六級習題的時(shí)候,假裝無(wú)意的說(shuō):“溫同學(xué),我室友挺喜歡你,讓我問(wèn)問(wèn)你喜歡什么樣的?!?/p>

奈何溫嶺遠早就洞悉一切,淡淡的說(shuō):“反正不是你這樣的?!?/p>

從那之后,她就不好意思再讓他補習英語(yǔ)了,申請換了其他人。

后來(lái)聽(tīng)說(shuō),他有一個(gè)喜歡的姑娘,追了那姑娘挺久的,從高中一直到大二,追了幾年。

不知道是不是溫嶺遠最近分手的這個(gè)。

……

只能說(shuō),網(wǎng)絡(luò )上的東西即便再小心,也會(huì )留下蛛絲馬跡。

林言歡最終還是發(fā)現姜澤跟其他女人的曖昧痕跡,是一個(gè)女網(wǎng)紅發(fā)的一組照片,床上那張,哪怕沒(méi)露出姜澤的臉,她也認出了那是姜澤。

姜澤無(wú)縫銜接沒(méi)事,亂來(lái)也沒(méi)有事,可她接受不了自己被綠。

林言歡當天就去找了姜澤。

姜澤看到她時(shí),臉上的表情不是很對:“你怎么來(lái)了?”

林言歡往他身后的屋子里掃了眼,說(shuō):“你家里還有其他女人吧?”

姜澤道:“關(guān)你什么事?”

之前綠她不關(guān)她的事?

林言歡氣得發(fā)抖,她是個(gè)好脾氣,幾乎不發(fā)火,所以姜澤也沒(méi)有想到,她會(huì )抬手給自己一巴掌。

他懵了半晌,罵道:“你有病吧?”

“誰(shuí)叫你劈腿?!?/p>

姜澤道脫口而出道:“拜托,你這不給碰的性子,還想讓我為你守身如玉?我當時(shí)為了得到你花了多少代價(jià)把你爸搞破產(chǎn)……”

話(huà)說(shuō)到一半,他反應過(guò)來(lái),頓住。

林言歡臉色慘白,“你說(shuō)什么?”

可其實(shí)什么都不用說(shuō)了,她早就猜出了個(gè)大概。當時(shí)她跟姜澤在一起,完全是因為他幫助自己破產(chǎn)跳樓的父親治病,她感動(dòng)得不行才跟了他,沒(méi)想到這根本就是他自導自演的一出戲。

姜澤皺了下眉,就笑了,大方的承認道:“當時(shí)不是喜歡你么,就用了點(diǎn)手段。不過(guò),你知道了又能怎么辦,報復我?整個(gè)a市還不是我家最大,誰(shuí)能幫得了你?你整不了我?!?/p>

……

張喻看到林言歡的時(shí)候,她雙手上都是血。

“你這從哪打仗回來(lái)呢?”她調侃了一句。

林言歡這是當時(shí)太生氣了,抓著(zhù)一塊地面的大理石磚就往姜澤身上砸,后來(lái)又撓他,雙手才染上了血。

“我想讓姜澤進(jìn)去?!?/p>

“進(jìn)哪?”

林言歡說(shuō):“監-獄?!?/p>

張喻的表情瞬間嚴肅了起來(lái),有點(diǎn)難以置信:“乖乖,你知道自己在說(shuō)什么嗎?”

林言歡:“我知道,我要讓他進(jìn)去。他在我爸的合同上動(dòng)了手腳,他肯定還做了很多違法的事,這種人渣不應該犯了錯卻相安無(wú)事?!?/p>

“但是你得弄清楚現實(shí)問(wèn)題,姜澤的背景你能撼動(dòng)么?他那群狐朋狗友誰(shuí)不怕他?!睆堄飨肓讼?,說(shuō),“唯一一個(gè)不怕他的溫嶺遠,還是他自己家的?!?/p>

林言歡想起了溫嶺遠那張臉,以及那天晚上被她環(huán)抱住的腰身,抿了下唇:“溫嶺遠不怕他么?”

“你話(huà)說(shuō)反了,反而是姜澤從小就有些怵他這位表弟。溫嶺遠雖然是個(gè)醫生,但他們溫家就他一個(gè)兒子,他很有話(huà)語(yǔ)權?!睆堄黝D一頓,又警惕的說(shuō),“但是你可千萬(wàn)別打他的主意,溫嶺遠會(huì )樂(lè )意幫你一個(gè)外人嗎?”

林言歡這會(huì )兒哪里聽(tīng)得進(jìn)去呢。

她就想報復姜澤,讓他付出代價(jià)。

林言歡實(shí)在舍不得溫嶺遠這條線(xiàn),表弟表弟,又不是真正一家人,越大的家族,親情反而越單薄。而且她跟姜澤在一起這么久,也沒(méi)見(jiàn)他經(jīng)常跟溫嶺遠見(jiàn)面,他倆關(guān)系絕對是沒(méi)有那么好的。

指不定吹吹枕邊風(fēng),能起些作用。

林言歡是鐵了心,要拿下溫嶺遠。

但是要見(jiàn)溫嶺遠,著(zhù)實(shí)沒(méi)那么容易。

他經(jīng)常性出差,再者,就算他在醫院,她也沒(méi)理由找他。哪怕他們見(jiàn)過(guò)沒(méi)幾面,她也差不多猜到,他不喜歡有人耽誤他的工作。

不過(guò),很快她就有見(jiàn)溫嶺遠的機會(huì )了。

她在學(xué)校當老師,有一個(gè)學(xué)生身體有些不適,覺(jué)得胸里有硬塊。

林言歡陪著(zhù)女學(xué)生一起去做檢查,在選擇專(zhuān)家門(mén)診的時(shí)候,特地選了溫嶺遠。

他長(cháng)得太好了,女學(xué)生看見(jiàn)他,也臉紅了幾分。

“去做個(gè)b超,看看是不是增生?!彼_(kāi)口道。

林言歡有些擔心的問(wèn):“應該不會(huì )有什么大問(wèn)題吧?”

“不會(huì )?!睖貛X遠的視線(xiàn)在林言歡身上停留了片刻,然后沒(méi)什么表情的移開(kāi)了。

她今天來(lái)見(jiàn)他,特地穿得有點(diǎn)性感。領(lǐng)口很低。

“溫醫生,那我們先去做檢查了?!绷盅詺g說(shuō)。

等女學(xué)生進(jìn)去準備檢查的時(shí)候,她溜回了溫嶺遠辦公室。

這會(huì )兒差不多是快要午休了,她進(jìn)去的時(shí)候他正好脫下白大褂,溫嶺遠道:“還有什么事?”

林言歡硬著(zhù)頭皮,大膽的走過(guò)去摟住他的腰,一不做二不休的拿小腿蹭他,說(shuō):“溫醫生,我想你了?!?/p>

溫嶺遠挑了挑眉,輕佻的伸手挑起她的下巴,語(yǔ)氣卻是一如既往淡然:“你還挺騷?!?



溫嶺遠長(cháng)得很高,167的林言歡在他面前,足足矮了一個(gè)頭多,他看她不得不垂眸,這一垂眸也就導致他眼神里多了幾分冷冰冰的味道。

林言歡想,他要是不說(shuō)話(huà),那可真真是個(gè)冰美人??墒钦f(shuō)話(huà)又是斯文多情的模樣,這種反差感真的是太有吸引力了。

“溫醫生,我是真的想你?!彼ь^含情脈脈的看著(zhù)他。

溫嶺遠嘴角言言挑起,捏著(zhù)她下巴的手順著(zhù)她的背下滑,攬住她的腰,頗有暗示性的說(shuō):“是想我,還是想睡我?”

男女之間感情升溫的最快方式,就是那檔子事情了。

林言歡往他懷里靠,兩個(gè)人看上去抱得密不可分,她說(shuō):“都想?!?/p>

她是個(gè)南方人,聲音很柔,這會(huì )兒又是帶了目的接近他的,像極了一朵虛偽的小白蓮。

溫嶺遠明白她有所圖,也許是想攀高枝,或者想要錢(qián)。不過(guò)他不介意有人這么熱情的給他送一頓免費“午飯”,他有些心不在焉的問(wèn):“你喜歡哪個(gè)酒店?”

林言歡有些為難的說(shuō):“可是我得陪我的學(xué)生,今天恐怕沒(méi)時(shí)間?!?/p>

溫嶺遠露出點(diǎn)惋惜神色,“那明天你來(lái)醫院找我?!?/p>

“嗯?!绷盅詺g應著(zhù),遲疑了一會(huì )兒,墊腳在他唇上親了一下,“溫醫生,我先走了,明天見(jiàn)?!?/p>

她這是算計好了的,今天有個(gè)學(xué)生,溫嶺遠什么也做不了。她得吊著(zhù)他的胃口,太容易得到的就不珍貴了。到時(shí)候她什么便宜都占不到。

溫嶺遠在她走后,臉色的惋惜神色就消失得無(wú)影無(wú)蹤了。

他去了食堂。

蔣楠鐸神色古怪道:“今天你看見(jiàn)林言歡沒(méi)有?陪她學(xué)生來(lái)醫院,那穿的,走起路來(lái)一扭一扭的,怪帶勁的?!?/p>

溫嶺遠瞥了他一眼。

“你跟她那次,從后面來(lái)應該感覺(jué)很不錯吧?”

“忘了?!彼龡l斯理的端著(zhù)餐盤(pán)往餐桌上走,“下次我記一下,告訴你?!?/p>

蔣楠鐸的腳步就停下來(lái)了:“你們還有下一次?”

溫嶺遠不言不語(yǔ),沒(méi)做解釋。

“你該不會(huì ),對她上癮吧?”蔣楠鐸的眼神有點(diǎn)復雜。

溫嶺遠淡道:“跟她做感覺(jué)一般,但她那張臉,還算能看?!?/p>

“溫嶺遠我勸勸你,你跟她走得越近,跟國外那位就更加沒(méi)可能了,你們多少年了,別賭氣?!?/p>

溫嶺遠的聲音冷了點(diǎn):“她的男人恐怕更多?!?/p>

“你這,該不會(huì )是在報復國外那位吧?”蔣楠鐸道,“她占有欲那么強,估計能被你氣個(gè)半死。今天一大早,她還來(lái)找我聊天了,那能是為了找我么,分明是想打探你的消息?!?/p>

“分手是她提的,你認為她還會(huì )想著(zhù)復合?”溫嶺遠沒(méi)什么語(yǔ)氣道。

蔣楠鐸啞口無(wú)言,但是也不意外,畢竟那位之前可是被溫嶺遠給寵壞了,溫嶺遠是什么人呀,天之驕子一般的人物,還不是都能跪下來(lái)給她換鞋。

只不過(guò),那位之前再怎么鬧,也沒(méi)有提過(guò)分手。

這次,是第一回。

……

林言歡第二天按時(shí)去了醫院。

溫嶺遠在給人看病,她坐在他辦公室外的長(cháng)椅上,正對著(zhù)門(mén),他詢(xún)問(wèn)病人病情的時(shí)候,言言抬眼,余光就看見(jiàn)了她。

她穿著(zhù)黑色連衣短裙,黑色將她整個(gè)人襯的雪白,她端端正正的像是大家閨秀的坐著(zhù),朝他靦腆的笑了一下。

說(shuō)是靦腆,在她那張臉上卻很欲。

過(guò)路來(lái)來(lái)往往的人都會(huì )看她兩眼。

溫嶺遠內心,半點(diǎn)波動(dòng)都沒(méi)有。

說(shuō)實(shí)話(huà)表現得尺度沒(méi)有把握得很好,顯得有些刻意,起碼沒(méi)能吸引到他,還不如那天喝醉酒撩撥人。?



溫嶺遠興致缺缺的收回視線(xiàn)。

林言歡要是知道溫嶺遠內心的想法,估計會(huì )覺(jué)得自己冤枉的緊。

她這一身確實(shí)是為他穿的,可這個(gè)笑容可沒(méi)有半點(diǎn)撩撥的意思,她真的只是禮貌的朝他笑了笑。

林言歡乖乖的在外邊等著(zhù)溫嶺遠下班。

到點(diǎn)了,她才抬腳朝他走去,喊他:“溫醫生?!?/p>

溫嶺遠沒(méi)看她,抬手看了眼腕表,冷淡道:“你先回去吧,我一會(huì )兒有會(huì )?!?/p>

開(kāi)會(huì )倒是不假,只不過(guò),也沒(méi)有那么急。主要還是她讓他掃了興。

“那我們什么時(shí)候才能再見(jiàn)面???”林言歡咬著(zhù)唇說(shuō)。

他挺敷衍:“再看?!?/p>

林言歡察覺(jué)到他的疏離,抿了抿唇,抬眼看著(zhù)他沒(méi)說(shuō)話(huà)。

溫嶺遠卻沒(méi)管她就抬腳往外走,男人的翻臉就是這樣快,她沒(méi)有“利用”價(jià)值的時(shí)候,多看她一眼都懶得。

林言歡心下一咯噔,沒(méi)了溫嶺遠這個(gè)大腿,她這輩子都不可能把姜澤拉下來(lái),慌忙之中,她伸手拉住了他的手,又趁他沒(méi)注意,快速的伸手下去跟他十指相扣,小拇指討好一般的蹭了蹭他大出一截的手。

“溫醫生?!绷盅詺g眼神總是濕漉漉的,顯得無(wú)辜可憐。

溫嶺遠偏頭,極快的風(fēng)輕云淡的瞥了他倆交握的手一眼。

林言歡不知道他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但直覺(jué)他似乎不是很喜歡,而且他今天半句調情的話(huà)都沒(méi)有,她握著(zhù)他的手更緊了。

“溫醫生,你忙你的,不管多晚,今天我都等你?!?/p>

溫嶺遠抽回手,沒(méi)把她的話(huà)放在心上。整個(gè)下午,他又是進(jìn)行了一場(chǎng)手術(shù)。出來(lái)時(shí),整個(gè)人疲憊的抽了支煙。

“溫醫生,一起下樓?”

溫嶺遠點(diǎn)點(diǎn)頭,跟他一起下樓的醫生揉著(zhù)眉心道:“今天做手術(shù)的這位身體狀況太差了,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又是麻煩事一堆。你看他那個(gè)兒子,平時(shí)說(shuō)話(huà)就不講理。咱們醫生就是難,救死扶傷,還有可能面臨醫患矛盾?!?/p>

溫嶺遠把手上的煙頭滅了,丟進(jìn)了煙灰缸,言簡(jiǎn)意賅:“走吧?!?/p>

……

溫嶺遠跟醫生走到醫院門(mén)口的時(shí)候,就看見(jiàn)林言歡正蹲著(zhù),短短的裙子,怎么看,都有走光的風(fēng)險。

因為旁邊有人在,她看見(jiàn)他了,卻沒(méi)有走向他。

溫嶺遠對同事道:“你先走吧?!?/p>

“行?!蓖碌?,“回去好好休息,后面還有幾場(chǎng)大手術(shù)呢?!?/p>

同事?lián)沃?zhù)傘走了,溫嶺遠不緊不慢的往前走,并沒(méi)有停下腳步等她,林言歡自己倒是主動(dòng)抬腳跟了上去。

“溫醫生?!?/p>

溫嶺遠直接道:“不會(huì )勾.引男人?”

林言歡臉色微紅,她確實(shí)不怎么會(huì ),但也沒(méi)想到在他眼里會(huì )有這么差勁。

“一次兩次我可以配合你逗逗趣,但次數一多,挺沒(méi)有意思的?!睖貛X遠心不在焉道,“你對你的樣貌應該相當自信,但我說(shuō)過(guò),光有樣貌,一無(wú)是處。以后,別來(lái)找我了?!?/p>

林言歡被說(shuō)的面紅耳赤。

“溫醫生,我知道了?!彼肓讼?,朝他走過(guò)去,掙扎了一會(huì )兒,還是伸手摸到他那,“大膽一點(diǎn)的女人,比較有吸引力是嗎?”

林言歡帶著(zhù)求知欲看他。

他們的正對面,還有個(gè)監控。還好林言歡做什么,被她的身體擋住了。

溫嶺遠挑了下眉。

很快她就感覺(jué)到,溫嶺遠有變化了。

下一刻,他不動(dòng)聲色的偏開(kāi)了身子。林言歡以為他是拒絕,沒(méi)想到他輕佻的捏了一下她,疲倦的揉了下眉心,道:“去開(kāi)車(chē)?!?/p>

林言歡覺(jué)得,溫嶺遠這個(gè)人就是喜歡刺激。

就比如這會(huì )兒明明在他家樓下,他卻非在車(chē)里。

誰(shuí)也沒(méi)想到,會(huì )有人敲車(chē)窗。

下一刻姜澤的聲音響起:“喲,溫嶺遠,我還以為你從來(lái)不偷吃呢?!?/p>

車(chē)窗沒(méi)關(guān)死,一眼就能看見(jiàn)里面,林言歡的臉色瞬間就白了。?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