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其他類(lèi)型 > 偏執影帝有點(diǎn)兇

偏執影帝有點(diǎn)兇

佚名 著(zhù)

其他類(lèi)型連載

“跑?賤人!現在跑不了了吧?我看你還怎么跑!”猥瑣刺耳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不,不行,不行!難道她還是沒(méi)逃過(guò)嗎?已經(jīng)舉槍自盡了,為什么還是沒(méi)逃過(guò)!

主角:盛問(wèn)音祈肆   更新:2022-09-10 14:55: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盛問(wèn)音祈肆的其他類(lèi)型小說(shuō)《偏執影帝有點(diǎn)兇》,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佚名”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跑?賤人!現在跑不了了吧?我看你還怎么跑!”猥瑣刺耳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不,不行,不行!難道她還是沒(méi)逃過(guò)嗎?已經(jīng)舉槍自盡了,為什么還是沒(méi)逃過(guò)!

《偏執影帝有點(diǎn)兇》精彩片段

“跑?賤人!現在跑不了了吧?我看你還怎么跑!”

猥瑣刺耳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不,不行,不行!

難道她還是沒(méi)逃過(guò)嗎?已經(jīng)舉槍自盡了,為什么還是沒(méi)逃過(guò)!

巨大的痛苦貫穿心臟,下一刻,她猛地睜開(kāi)眼睛!

猩紅的眼睛抬起,正對上面前的肥胖男人。

來(lái)不及多想,盛問(wèn)音摸到手邊一個(gè)厚重的煙灰缸,往肥胖男人頭上一砸!

“靠,你這賤人!都這樣了還學(xué)不乖!你未婚夫已經(jīng)把你賣(mài)給我了,今晚,你哪兒也去不了!”

未婚夫?葉成楓?

等等,不對,她不是已經(jīng)為保清白之身,舉槍自盡死在了那個(gè)擺滿(mǎn)機器,布景和攝像頭的地下直播黑廠(chǎng)了嗎?

這里是……酒店房間?

盛問(wèn)音再次震驚,這人不是買(mǎi)走她的黑市工作人員,是……李導?

腦中的記憶迅速回籠。

這一幕發(fā)生在五年前。

當年她剛入娛樂(lè )圈不久,因為不接受潛規則,得罪了一個(gè)圈內很有勢力的制片人,被爆出了很多虛假黑料,一時(shí)間遭到全網(wǎng)網(wǎng)暴。她心情跌入低谷,葉成楓打電話(huà)安慰她,邀請她去他的電視劇拍攝現場(chǎng)探班他。

結果就在當天晚上,那部電視劇的導演突然闖進(jìn)她的酒店房間,混亂下她的身體越來(lái)越奇怪,就在以為自己要完了時(shí),酒店消防鈴突然大響,李導以為是火災,倉皇逃離。

她因為得罪李導,一時(shí)在娛樂(lè )圈更是過(guò)不下去,網(wǎng)上罵她的聲音越來(lái)越多,有一次出門(mén),她甚至險些被黑粉潑了硫酸。

可那都是過(guò)去的事了,為什么現在李導卻近在眼前?

來(lái)不及思考太多,抓著(zhù)那煙灰缸,盛問(wèn)音使出吃奶的勁兒,一下一下的往那李導的頭上砸!

李導被迫一路后退,嘴里還在罵罵咧咧。

“靠,怎么力氣這么大,葉成楓不是喂你吃藥了!賤人,你知道我是誰(shuí)嗎?!”

盛問(wèn)音眼里余光看到茶幾上的水果刀,她一下過(guò)去,拔出水果刀,一刀,捅進(jìn)那李導的肩膀。

“你是畜生!”

“啊?!奔饫膽K叫聲在房中回蕩。

盛問(wèn)音感覺(jué)自己的身體越來(lái)越虛弱,已經(jīng)快提不起力氣了。

她強行咬破自己的舌尖,眼里有束利光,她用刺痛喚醒神智。

李導痛過(guò)之后,眼里也閃過(guò)戾氣,兇相畢露!

盛問(wèn)音咬緊牙關(guān),手里的水果刀拔出!

“噗嗤?!?/p>

換了一個(gè)位置,捅進(jìn)李導的大腿!

“啊啊啊?。。。。?!”

這個(gè)位置接近對方的命根子。

李導一下滿(mǎn)臉蒼白。

松開(kāi)盛問(wèn)音,他連連退了好幾步,最后劇痛著(zhù)倒在地上。

“你……你……你別過(guò)來(lái)!”李導滿(mǎn)臉驚恐,大腿上,鮮血潺潺的流出來(lái)。

盛問(wèn)音握著(zhù)滴血的刀,身體已經(jīng)到達了極限,她身形一歪,單膝跪在了地上。

李導看她這個(gè)樣子,知道是藥效發(fā)作了,但他現在渾身血窟窿,也干不了別的了,只丟下一句:

“你等著(zhù)!”


盛問(wèn)音眼睛已經(jīng)花了,但她知道,自己不能倒在這里。

如果李導去而復返,她就死定了。

撐起力氣,搖搖晃晃的往外面走去。

走到門(mén)口時(shí),看到隔壁的房間,正好有一個(gè)人出來(lái)。

她看不清那個(gè)人是誰(shuí),只能看到一個(gè)黑色的挺拔重影,她握著(zhù)血刀,一下子,撲倒在對方面前。

男人似乎愣了一下,下意識的接住了她。

盛問(wèn)音揪著(zhù)男人的衣領(lǐng),湊的很近,然后甩了甩頭,努力的看清他的臉……不是葉成楓。

這是盛問(wèn)音最后的意識。

不是葉成楓就好。

她放心將頭抵在對方堅硬的胸膛前,小聲咕噥一聲:“替我……打120……”

說(shuō)完,徹底陷入了昏迷。

“祈肆,你等我一下,我說(shuō)這個(gè)綜藝真的挺有意思的,你反正最近也有空,就當去玩……臥槽?。?!”經(jīng)紀人明朗從房間追出來(lái)時(shí),就看到自家影帝站在走廊,懷里還抱著(zhù)一個(gè)雙目緊閉,衣領(lǐng)敞開(kāi)的女孩。


第2章 又見(jiàn)面了

“什么情況!我就拔個(gè)充電器的功夫,這女孩哪兒冒出來(lái)的?她還有刀,刀上還有血,你受傷了?”明朗嚇得一瞬間破了音!

“不是我的?!贝┲?zhù)黑色大衣的清冷男人蹙了蹙眉,看了眼懷里的女孩,視線(xiàn)一轉,又看向隔壁還敞開(kāi)著(zhù)的房間。

“那里出來(lái)的?!?/p>

明朗跑到隔壁去看,就看到隔壁房間里一個(gè)人都沒(méi)有,但是屋里亂成一團,地上還有血。

再一看女孩的容貌。

明朗突然想了起來(lái):“盛問(wèn)音!”

男人抬起墨眸:“嗯?”

明朗擺擺手:“這種十八線(xiàn)以外的小人物你肯定不認識,是個(gè)新人,好像得罪了人,最近幾個(gè)月,被整的很慘,網(wǎng)上罵聲一片?!?/p>

作為內行人,明朗自然看得出盛問(wèn)音是被整了。

祁肆慢慢的道:“打120?”

“不行!那得驚動(dòng)多少人?!”

明朗說(shuō)著(zhù),拿出自己的手機:“她估計是被人下藥,有人要潛她,影視城附近,還有人敢做這種事,圈子里的人真是越來(lái)越不講究了,先把她放進(jìn)我房間去,我去找醫生來(lái),順便,這層樓的監控我得去找酒店經(jīng)理要一下,你抱著(zhù)她這段,必須刪……喂,你干什么!”

明朗一抬頭,就看到祁肆身子一彎,竟然直接攔腰將女孩抱起,抱進(jìn)了自己房間。

面對經(jīng)紀人暴躁的質(zhì)問(wèn),冷淡的男人,只是隨口道:“你房間在樓下,太遠?!?/p>

“那也不能放你房間!”明朗急得跳腳:“你是什么身份,她是什么身份!”

“那丟她在門(mén)口?”

明朗一瞬間啞火了。

最后只能不情不愿的說(shuō):“那你把房間門(mén)關(guān)好,我下去看看,一天天的,都是什么事兒啊,行程還給耽誤了……”

罵罵咧咧的聲音最終被隔絕在房間之外。

祁肆將女孩放到沙發(fā)上,伸手,想拿走她手里的刀。

“嗯?”



這里是醫院。

她安心的想著(zhù)。

可是安心之后,記憶迅速回籠,她又陷入沉思!

她記得,她明明已經(jīng)死了。

是自殺死的。

她的母親唐萍,為了三千萬(wàn),把她賣(mài)給了地下直播黑網(wǎng)站。聽(tīng)說(shuō)那種網(wǎng)站就是買(mǎi)下有話(huà)題的女藝人,在網(wǎng)上直播她們床秀,根據打賞的金額,還會(huì )用一些道具,一晚上就能賺得盆滿(mǎn)缽滿(mǎn)。

那天甚至是她的生日。

未婚夫葉成楓打電話(huà)給她,告訴她,讓她回家,說(shuō)全家要為她慶生。

那是第一次全家一起為她慶生,她以為,迎接她的,會(huì )是終于愿意接受她的家人,她以為,她終于可以融入他們了。

直到一杯摻了無(wú)色無(wú)味藥物的水喝下去,再醒來(lái),她已經(jīng)身在囚籠,無(wú)論怎么反抗,廝殺,都沒(méi)用了。

她將自己弄得傷痕累累,她每天都在抵抗,她用意志力壓制頻繁被注入的藥性。

直到身體奄奄一息。

直播黑廠(chǎng)的人怕她死了,會(huì )血本無(wú)歸,破例給她看了售賣(mài)過(guò)程的留存。

于是,盛問(wèn)音看到了一個(gè)視頻……

視頻里,她那好妹妹盛晴晴哭著(zhù)說(shuō):“媽?zhuān)悴荒苜u(mài)掉姐姐,她可是我的親姐姐啊,還有成楓哥,姐姐是你的未婚妻……你們怎么能這么對她?”

盛晴晴將眼底的狠戾掩藏,只剩楚楚動(dòng)人的淚水在眼里打轉。

“媽?zhuān)绻值墓菊娴膿尾幌氯チ?,你們需要一個(gè)女兒去換這筆錢(qián),我愿意去,我愿意換回姐姐,我愿意犧牲……”

“住嘴!你和你姐姐怎么一樣!”這是母親唐萍憤怒的呵斥:“這世上的男人都是聞味道的,你姐姐自己是塊臭肉,難免就被買(mǎi)主盯上,你不一樣,成楓,帶晴晴上樓去?!?/p>

葉成楓沒(méi)動(dòng)。

是的,葉成楓不會(huì )這么對她的,葉成楓是愛(ài)她的……

唐萍冷了臉問(wèn)葉成楓:“怎么,你也要為盛問(wèn)音求情?”

葉成楓面色冷沉的說(shuō):“我只是在想,三千萬(wàn),大概不夠……”

盛問(wèn)音那一瞬間,心痛到幾乎扭曲!

“三千萬(wàn),是賣(mài)姐姐的價(jià)錢(qián)嗎?”盛晴晴哭泣著(zhù)問(wèn):“姐姐只能賣(mài)三千萬(wàn)嗎?可是她那么漂亮,雖然我不想姐姐被賣(mài)掉,可我覺(jué)得就憑姐姐的容貌,至少能賣(mài)一個(gè)億……”

腦子里嗡嗡嗡的聲音仿佛還在,太陽(yáng)穴火燒一樣的疼痛。

盛問(wèn)音甚至現在還能回憶起,自己心如死灰的被拖入那個(gè)放滿(mǎn)道具房間的畫(huà)面。

她又一次被注射了藥物。

她的身體已經(jīng)強弩之末。

于是,最后那一刻,她用最后一點(diǎn)力氣,搶走了黑廠(chǎng)流氓后腰的槍。

“砰?!庇H手結束了自己。

自殺的時(shí)候,是那么疼。

她記住了那股疼,她告訴自己,盛問(wèn)音,下輩子,一定要睜開(kāi)眼睛做人!

而下輩子,居然真的到了。

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盛問(wèn)音腦子現在還是亂糟糟的。

她死了,但她又活了,回到了五年前險些被李導奸污的現場(chǎng)。她傷了李導,逃出房間后,遇到了一個(gè)好心人,昏迷前她讓好心人替她打了120。

就是這么一串的事。

換言之,她……重生了?

“重生”兩個(gè)字閃入腦海時(shí),盛問(wèn)音直接瞪大了眼睛!

這種只存在玄幻里的事,真的發(fā)生在她身上了嗎?

她,死而復生了?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