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其他類(lèi)型 > 飯還沒(méi)吃

飯還沒(méi)吃

陳南嘉慕時(shí) 著(zhù)

其他類(lèi)型連載

去醫院做婦科手術(shù),醫生是個(gè)大帥哥。他神情冷淡地問(wèn)診:「有沒(méi)有過(guò)婚后生活?」「你是我男朋友,你不清楚嗎?」被我緊緊盯著(zhù),他絲毫不慌:「陳小姐,我有必要提醒你,我們已經(jīng)分手三個(gè)月了?!?

主角:陳南嘉慕時(shí)   更新:2022-12-08 22:12: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陳南嘉慕時(shí)的其他類(lèi)型小說(shuō)《飯還沒(méi)吃》,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陳南嘉慕時(shí)”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去醫院做婦科手術(shù),醫生是個(gè)大帥哥。他神情冷淡地問(wèn)診:「有沒(méi)有過(guò)婚后生活?」「你是我男朋友,你不清楚嗎?」被我緊緊盯著(zhù),他絲毫不慌:「陳小姐,我有必要提醒你,我們已經(jīng)分手三個(gè)月了?!?

《飯還沒(méi)吃》精彩片段

他在手術(shù)臺上連軸轉了三天,甚至錯過(guò)了我的生日。



我在家等到半夜,一個(gè)人吃掉大半個(gè)蛋糕,反手把自己送進(jìn)夜間急診,掛水到天亮。



天亮后,我捂著(zhù)抽痛的胃回到家,剛在沙發(fā)上坐下,門(mén)就再一次被打開(kāi)了。



慕時(shí)臉色蒼白地走進(jìn)來(lái),身上還有殘留的血腥氣,混合著(zhù)淡淡的消毒水味道。



他滿(mǎn)臉疲倦地靠在單人沙發(fā)上,闔上眼睛,像是完全沒(méi)看到旁邊還有一個(gè)我。



我不敢置信: 「慕時(shí),你現在看到我就當沒(méi)看到是吧 ? ?」



他緩緩睜開(kāi)眼,視線(xiàn)迷蒙: 「對不起,南嘉,我實(shí)在太困了 ?!?/p>



剩下的生日蛋糕還擺在茶幾上,他甚至懶得跟我說(shuō)一句生日快樂(lè )。



等慕時(shí)睡醒,我已經(jīng)把自己的東西都打包好,兩個(gè)行李箱并排放在玄關(guān)。



仰著(zhù)下巴,鄭重其事地宣布: 「我們分手吧 ?!?/p>



睡醒的他緩過(guò)勁來(lái),又恢復了平日里清冷的樣子。



聽(tīng)我宣布完,他什么也沒(méi)說(shuō),只是倚著(zhù)墻,平淡地說(shuō): 「你不會(huì )開(kāi)車(chē),我幫你把東西送回家 ?」



「不用了 ?!?/p>



他竟然絲毫沒(méi)有挽回我的意思,我心里越發(fā)難受, 「我在手機上打了車(chē) ?!?/p>



「那把車(chē)牌號發(fā)給我 ?!鼓綍r(shí)抿著(zhù)唇,下頜線(xiàn)緊繃, 「路上注意安全 ?!?/p>



這是這段戀愛(ài)里,他對我說(shuō)的最后一句話(huà)。



我和慕時(shí)是相親認識的。



畢業(yè)三年,眼看就要邁過(guò) 25 歲大關(guān),我媽忍無(wú)可忍,開(kāi)始幫我安排相親。



一連見(jiàn)了六個(gè)人,都沒(méi)有后續。



慕時(shí)是第七個(gè),介紹人說(shuō)他家境不錯,人帥學(xué)歷高,職業(yè)是醫生,未來(lái)前途無(wú)限,而且今年還不到三十歲。



見(jiàn)面前,我跟閨蜜蘇蘇吐槽: 「條件這么優(yōu)越還能淪落到相親,不是信息造假就是有重大缺陷 ?!?/p>



事實(shí)證明,條件是真的,有缺陷也是真的。



他太忙了。



慕時(shí)是婦產(chǎn)科醫生,畢業(yè)于名牌大學(xué),幾乎所有的時(shí)間都耗在了醫院里。



他的性格又過(guò)于冷淡,不會(huì )討女孩子歡心,所以就這么單到了現在。



就連和我相親也是,一頓飯還沒(méi)吃完,他接了個(gè)電話(huà),就提前買(mǎi)了單,然后禮貌又客氣地告別。



他又高又帥,論顏值的確是我的菜,只是從他整頓飯都平靜無(wú)波的表現來(lái)看,他沒(méi)看上我。



結果第二天,介紹人找到我媽?zhuān)f(shuō)慕時(shí)覺(jué)得我很不錯,可以發(fā)展一下試試看。



我跟他就這么談了半年。



慕時(shí)真的很忙,為數不多的約會(huì )時(shí)間,也會(huì )接電話(huà)處理一些工作,甚至好幾次提前結束約會(huì )。



為了多見(jiàn)面,我搬進(jìn)了他家。



他把工資卡交給我,讓我隨便用,手機可以隨便查,會(huì )在我痛經(jīng)時(shí)提前準備好止痛藥,節日也會(huì )挑很貴的禮物。



我當著(zhù)她的面哭了: 「我不去!他忙起來(lái)可以忘記我的生日,我發(fā)十幾條消息他才回一個(gè)字,我受不了這種委屈 !」



我媽嘆著(zhù)氣,到底沒(méi)強迫我。



回家后,我打開(kāi)微信,看到慕時(shí)發(fā)來(lái)的消息: 「安全到家了嗎 ?」



我硬邦邦地回了個(gè)「嗯」字,像他之前回我一樣。



「對不起,我看到你留給我的那塊蛋糕了。生日快樂(lè ) ?!?/p>



就這一句話(huà),我眼淚又快要掉下來(lái),努力忍著(zhù)打字: 「謝謝 ?!?/p>



「好 ?!?/p>



然后對話(huà)結束。



我沒(méi)拉黑慕時(shí),他也沒(méi)刪除我,我們心照不宣地躺在彼此的好友列表里。



慕時(shí)從來(lái)不發(fā)朋友圈,我一天能發(fā)十條,零零碎碎,事無(wú)巨細。



我對分手后他的生活一無(wú)所知,他估計連我一日三餐吃什么都清清楚楚。




2



確定我和慕時(shí)不可能之后,我媽又給我介紹了她大學(xué)同學(xué)的兒子,叫秦軒。



「小秦就是年紀比你小了點(diǎn),人挺懂事穩重的 ?!?/p>



結果等見(jiàn)了面,我才發(fā)現我媽純粹瞎扯。



秦軒剛大學(xué)畢業(yè),我跟他第一次見(jiàn)面是在電玩城。



圍觀(guān)的小姑娘鼓掌歡呼,他在跳舞機上浪得飛起。



好幼稚的小男孩。



我嫌棄地等在一邊,忽然更想慕時(shí)了。



秦軒帶我抓了一堆娃娃,吃過(guò)晚飯后開(kāi)車(chē)送我回家。



我閑得無(wú)聊,就把那些娃娃一個(gè)個(gè)擺好,然后拍了張照片,發(fā)朋友圈。



那天晚上洗完澡出來(lái),我發(fā)現慕時(shí)竟然給這條點(diǎn)了個(gè)贊。



這是分手后,他第一次給我的朋友圈點(diǎn)贊。



我頓時(shí)來(lái)了精神,點(diǎn)開(kāi)大圖仔細研究了半天,最終在角落里發(fā)現了秦軒搭在方向盤(pán)上的手。



手指修長(cháng),骨節分明,一看就是男人的手。



我振奮地給蘇蘇發(fā)消息: 「我覺(jué)得慕時(shí)對我余情未了 ?!?/p>



她發(fā)來(lái)一串問(wèn)號: 「陳南嘉,你們已經(jīng)分手三個(gè)月了,你清醒一點(diǎn) ?!?/p>



「我很清醒,他心里有我 ?!?/p>



其實(shí)秦軒也是個(gè)好人,但我也很清楚,我這個(gè)人,說(shuō)好聽(tīng)點(diǎn)是嬌氣,說(shuō)難聽(tīng)點(diǎn)就是公主病。



活了這么多年,能受得了我脾氣的,除了我媽和蘇蘇,就只有慕時(shí)。



就連我非要搭個(gè)小桌在他床上吃螺螄粉,結果把碗打翻,他都沒(méi)有生氣,



「你瘋了嗎陳南嘉?之前是誰(shuí)哭著(zhù)打車(chē)搬回家來(lái),說(shuō)他不回你消息不給你過(guò)生日不愛(ài)你,你一輩子都不會(huì )原諒他,我讓你復合你打死也不去,現在你又要干什么 ?」



我咬著(zhù)嘴唇,小聲說(shuō): 「媽?zhuān)疫€喜歡他 ?!?/p>



聲音里帶著(zhù)快要壓不住的一點(diǎn)哭腔。



「……」我媽嘆了口氣, 「算了,隨你吧。小秦那邊,我去跟你秦叔說(shuō)清楚。媽媽還要上班,先掛了 ?!?/p>



掛電話(huà)前,她最后跟我說(shuō)了句: 「南嘉,你已經(jīng)二十六歲了,不能永遠這么任性 ?!?/p>



我難受極了,盯著(zhù)陽(yáng)臺上那棵蝴蝶蘭發(fā)呆。



這是我剛搬進(jìn)來(lái)時(shí)在附近花市買(mǎi)的,可惜我不會(huì )養花,澆了幾天水它就蔫吧了,最后只能可憐巴巴去找慕時(shí)求助。



最后他接管了這盆花,據說(shuō)是問(wèn)了愛(ài)好養花的同事,精心照料了一段時(shí)間,把它救活了,還長(cháng)了好幾片新葉子。



我很開(kāi)心,摟著(zhù)他脖子親了一口。



他就拍了拍我的發(fā)頂,無(wú)奈地說(shuō): 「你少折騰點(diǎn)吧 ?!?/p>



其實(shí)那段時(shí)間他挺忙的,有好幾個(gè)產(chǎn)婦臨近預產(chǎn)期,需要隨時(shí)預備著(zhù)手術(shù),慕時(shí)夜里都睡得很淺,一接到電話(huà)立刻起床回醫院。



即使這么忙,還要抽空照顧我的花。



我媽說(shuō)得對,我不能總這么任性。



我決定為慕時(shí)做點(diǎn)什么。



晚上慕時(shí)在書(shū)房看書(shū),我看完一部電影,然后跑去廚房拿了兩個(gè)下午買(mǎi)的芒果,切成塊給他端過(guò)去。



他嘆了口氣: 「說(shuō)吧,又有什么事求我 ?!?/p>



我嚶嚶撒嬌: 「你怎么可以這么想我,我就是想給你切個(gè)水果嘛 ?!?/p>



他看了一眼盤(pán)子里奇形怪狀的芒果塊,拿小叉子插了一塊放進(jìn)嘴里,停頓了一下: 「這是你買(mǎi)的 ?」



「是啊 ?!?/p>



「挺好吃的,我很喜歡 ?!?/p>



說(shuō)完他就把一整盤(pán)芒果吃完了,一口都沒(méi)給我留,然后起身去洗澡。



我不甘心,拿指尖沾了點(diǎn)盤(pán)子里剩的芒果汁,嘗了嘗,然后被酸到眼皮直跳。



雖然說(shuō)我本身口味比較嗜甜,但這玩意兒也太酸了吧?慕時(shí)這也能忍?



我把盤(pán)子端去廚房,中途路過(guò)餐桌,慕時(shí)放在餐桌上的手機忽然亮起來(lái),是他媽媽發(fā)來(lái)的微信: 「你自己決定吧,我們不插手 ?!?/p>



我的猶豫只持續了兩秒鐘,然后拿起他手機,指紋解鎖。



微信聊天里,慕時(shí)媽媽問(wèn): 「你和南嘉又復合了嗎 ?」



「嗯 ?!?/p>



「她搬回去了 ?」



「是 ?!?/p>



「要不就定下來(lái)吧?別折騰了,南嘉也受了這么多委屈 ?!?/p>



「她還小,我暫時(shí)不想考慮結婚這件事 ?!?/p>



慕時(shí)媽媽最后回了一句: 「你自己決定吧,我們不插手 ?!?/p>



我整個(gè)人僵在那里,眼淚噼里啪啦地砸在手機屏幕上。



這時(shí)候浴室里的水聲停了,我回過(guò)神,把屏幕上的淚水擦干凈,慌亂地退出聊天,設置成未讀,然后把手機放回原位。



慕時(shí)沒(méi)發(fā)現我看了他的手機,我卻整個(gè)人都蒙了,久久回不過(guò)神來(lái)。



半夜,趁慕時(shí)睡著(zhù),我偷偷跑去網(wǎng)上提問(wèn): 「和男朋友鬧脾氣分手后又復合,他跟他媽媽說(shuō)不打算和我結婚,是什么意思 ?」



第二天我醒來(lái),慕時(shí)已經(jīng)不在家了,我拿過(guò)手機,看到被點(diǎn)贊到最高的那條回答是: 「和你玩玩唄 ?!?/p>



坐進(jìn)慕時(shí)車(chē)里,我第一時(shí)間仔細嗅了嗅,沒(méi)有陌生的香水味。



但還是決定先發(fā)制人: 「你為什么要騙我 ?」



慕時(shí)冷冷地說(shuō): 「我什么時(shí)候騙過(guò)你 ?」



他好兇,我眼眶一下就紅了: 「你騙我,你說(shuō)那是你病人,你不會(huì )和她在一起,可是你居然帶她回家 !」



慕時(shí)怔了怔,忽然蹙起眉頭: 「你剛才,在我家樓下 ?」



好啊,他反應這么快,一定是心虛了。



我瞪著(zhù)他,眼淚都快掉下來(lái):



「當然了!我給你打電話(huà)發(fā)消息你都不回,我在樓下等著(zhù)你,結果就看到你帶人回家——你要是移情別戀了,為什么不跟我說(shuō)清楚?難道我會(huì )對你死纏爛打嗎 ?」



「你不會(huì )嗎 ?」



「……」



我一時(shí)語(yǔ)塞,進(jìn)而想到,之前我提的分手,現在又是我主動(dòng)跑回來(lái)找他,看上去的確顯得很死纏爛打。



眼睛一閉,我干脆破罐子破摔,無(wú)理取鬧道:



「既然你明明知道我會(huì )死纏爛打,為什么還要喜歡上別人?你不怕我去你的婚禮砸場(chǎng)子嗎 ?」



「我沒(méi)有喜歡上別人,也沒(méi)有帶別人回家 ?!鼓綍r(shí)的手指輕輕敲著(zhù)方向盤(pán), 「路玉在小區門(mén)口攔了我的車(chē),她衣衫不整,還渾身是傷,所以我讓她在樓下等著(zhù),給她拿了外套和藥膏下來(lái),然后等著(zhù)她爸媽來(lái)接她回去 ?!?/p>



「至于手機……我沒(méi)帶充電器 ?!?/p>



他稍微停頓了一下, 「我以為你會(huì )在家等我 ?!?/p>



我的眼淚止住了,但還是抽抽噎噎地抱怨: 「你又不在家,我怎么等 ?!?/p>



慕時(shí)揉了揉太陽(yáng)穴,眼底有倦色一閃而逝: 「你的指紋,我一直沒(méi)刪,你可以直接開(kāi)鎖進(jìn)去 ?!?/p>



我愣住了。



心里有一處酸酸脹脹的,等那股感覺(jué)洶涌著(zhù)蔓延出來(lái),就成了讓我耳朵發(fā)熱的悸動(dòng)。



我有些無(wú)措地移開(kāi)目光,四下環(huán)視一圈,忽然望見(jiàn)前面放著(zhù)的半盒煙,還有旁邊的打火機。



他怎么突然開(kāi)始抽煙了?



我還在發(fā)愣,耳畔再度響起慕時(shí)的聲音:



「既然你看到了,為什么不來(lái)問(wèn)我?陳南嘉,因為你覺(jué)得我騙了你,所以你就要和別的男人來(lái)酒吧找回場(chǎng)子是嗎 ?」



「那、那是我表弟……」



我沒(méi)說(shuō)完的話(huà),一下被他冰冷又鋒銳的目光堵了回去。



慕時(shí)一寸一寸地湊近我,定定注視著(zhù)我的眼睛,唇邊一絲嘲諷的笑: 「是嗎?陳南嘉,那真的是你表弟嗎 ?」



我喉嚨發(fā)緊,說(shuō)不出話(huà)來(lái)。



「當初介紹人給過(guò)你的資料,強調你家庭關(guān)系簡(jiǎn)單。我跟你在一起半年,連你媽媽都見(jiàn)過(guò)好幾次,你有沒(méi)有表弟,難道我不清楚嗎 ?」



我的心被他受傷的眼睛擊中了,一股尖銳的痛傳遞出來(lái),指尖都在輕輕發(fā)顫: 「那你……為什么……」



坐進(jìn)慕時(shí)車(chē)里,我第一時(shí)間仔細嗅了嗅,沒(méi)有陌生的香水味。



但還是決定先發(fā)制人: 「你為什么要騙我 ?」



慕時(shí)冷冷地說(shuō): 「我什么時(shí)候騙過(guò)你 ?」



他好兇,我眼眶一下就紅了: 「你騙我,你說(shuō)那是你病人,你不會(huì )和她在一起,可是你居然帶她回家 !」



慕時(shí)怔了怔,忽然蹙起眉頭: 「你剛才,在我家樓下 ?」



好啊,他反應這么快,一定是心虛了。



我瞪著(zhù)他,眼淚都快掉下來(lái):



「當然了!我給你打電話(huà)發(fā)消息你都不回,我在樓下等著(zhù)你,結果就看到你帶人回家——你要是移情別戀了,為什么不跟我說(shuō)清楚?難道我會(huì )對你死纏爛打嗎 ?」



「你不會(huì )嗎 ?」



「……」



我一時(shí)語(yǔ)塞,進(jìn)而想到,之前我提的分手,現在又是我主動(dòng)跑回來(lái)找他,看上去的確顯得很死纏爛打。



眼睛一閉,我干脆破罐子破摔,無(wú)理取鬧道:



「既然你明明知道我會(huì )死纏爛打,為什么還要喜歡上別人?你不怕我去你的婚禮砸場(chǎng)子嗎 ?」



「我沒(méi)有喜歡上別人,也沒(méi)有帶別人回家 ?!鼓綍r(shí)的手指輕輕敲著(zhù)方向盤(pán), 「路玉在小區門(mén)口攔了我的車(chē),她衣衫不整,還渾身是傷,所以我讓她在樓下等著(zhù),給她拿了外套和藥膏下來(lái),然后等著(zhù)她爸媽來(lái)接她回去 ?!?/p>



「至于手機……我沒(méi)帶充電器 ?!?/p>



他稍微停頓了一下, 「我以為你會(huì )在家等我 ?!?/p>



我的眼淚止住了,但還是抽抽噎噎地抱怨: 「你又不在家,我怎么等 ?!?/p>



慕時(shí)揉了揉太陽(yáng)穴,眼底有倦色一閃而逝: 「你的指紋,我一直沒(méi)刪,你可以直接開(kāi)鎖進(jìn)去 ?!?/p>



我愣住了。



心里有一處酸酸脹脹的,等那股感覺(jué)洶涌著(zhù)蔓延出來(lái),就成了讓我耳朵發(fā)熱的悸動(dòng)。



我有些無(wú)措地移開(kāi)目光,四下環(huán)視一圈,忽然望見(jiàn)前面放著(zhù)的半盒煙,還有旁邊的打火機。



他怎么突然開(kāi)始抽煙了?



我還在發(fā)愣,耳畔再度響起慕時(shí)的聲音:



「既然你看到了,為什么不來(lái)問(wèn)我?陳南嘉,因為你覺(jué)得我騙了你,所以你就要和別的男人來(lái)酒吧找回場(chǎng)子是嗎 ?」



「那、那是我表弟……」



我沒(méi)說(shuō)完的話(huà),一下被他冰冷又鋒銳的目光堵了回去。



慕時(shí)一寸一寸地湊近我,定定注視著(zhù)我的眼睛,唇邊一絲嘲諷的笑: 「是嗎?陳南嘉,那真的是你表弟嗎 ?」



我喉嚨發(fā)緊,說(shuō)不出話(huà)來(lái)。



「當初介紹人給過(guò)你的資料,強調你家庭關(guān)系簡(jiǎn)單。我跟你在一起半年,連你媽媽都見(jiàn)過(guò)好幾次,你有沒(méi)有表弟,難道我不清楚嗎 ?」



我的心被他受傷的眼睛擊中了,一股尖銳的痛傳遞出來(lái),指尖都在輕輕發(fā)顫: 「那你……為什么……」



「為什么不拆穿你,是嗎 ?」他自嘲地笑了一下, 「因為我在逃避,我還心存幻想,覺(jué)得我裝作不知道你的謊言,你就可以像之前那樣黏著(zhù)我,甚至……」



后面的話(huà)他沒(méi)有說(shuō)下去,閉上眼睛偏過(guò)頭去,長(cháng)長(cháng)的睫毛垂下來(lái),在眼下投出一小片陰影,喉結與下巴繃成一線(xiàn)。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