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其他類(lèi)型 > 聞君有兩意小說(shuō)全文免費閱讀

聞君有兩意小說(shuō)全文免費閱讀

褚曄明 著(zhù)

其他類(lèi)型連載

如今,我疏離的同他頷首示禮,隨后笑道:「昔年,兩家定親時(shí),彼此都交換了重要的信物,今日回府,我會(huì )盡快派人將貴府信物送還給將軍的?!柜視厦虼?,神色微滯,似是有些不太適應。片刻后,他恢復如常,神色淡漠,低沉的嗓音響起:「好,我也會(huì )盡快派人將明府的信物送還回去的?!?

主角:褚曄明昭玥   更新:2022-09-10 18:28: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褚曄明昭玥的其他類(lèi)型小說(shuō)《聞君有兩意小說(shuō)全文免費閱讀》,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褚曄明”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如今,我疏離的同他頷首示禮,隨后笑道:「昔年,兩家定親時(shí),彼此都交換了重要的信物,今日回府,我會(huì )盡快派人將貴府信物送還給將軍的?!柜視厦虼?,神色微滯,似是有些不太適應。片刻后,他恢復如常,神色淡漠,低沉的嗓音響起:「好,我也會(huì )盡快派人將明府的信物送還回去的?!?

《聞君有兩意小說(shuō)全文免費閱讀》精彩片段

我道:「褚世子是個(gè)忠孝兩全之人,民女與他的婚約乃是他母親親定的,臣女知曉,他對臣女并無(wú)半分情意,一紙婚約只會(huì )給他徒添煩擾?!?/p>


「臣女已然想的通透了,既臣女追逐將軍多年,卻仍不得世子垂愛(ài),必然是臣女與世子緣分淺薄,如此臣女決定放棄,方才膽敢求皇上廢除婚約,將軍此后也不必再為臣女所擾,亦不違背將軍的孝道?!?/p>


進(jìn)宮前,這番說(shuō)辭早已經(jīng)在我腦海中過(guò)了無(wú)數遍。


如今總算是一股腦的,全都說(shuō)了出來(lái),心中驟覺(jué)松快了不少。


皇帝看向了候在一旁的褚曄,問(wèn):「褚卿覺(jué)得呢?」


褚曄的動(dòng)作微滯,似不太相信,如今我是真的愿意放棄。


他躬身行禮的動(dòng)作慢了些,回話(huà)時(shí)倒是有條不紊:「臣無(wú)異議,敬聽(tīng)皇上圣裁?!?/p>


我心中早已了然,褚曄對我的確毫無(wú)半分情意。


「既如此,即日起,明三姑娘與護國將軍褚曄的婚約就此作罷,從此,你二人,各自嫁娶,再不相干!」


天子金口玉言,我與褚曄的婚約就此作廢。


出宮時(shí),我與褚曄又在宮門(mén)口遇上。


以往但凡我在外遇到褚曄,我必定像個(gè)花蝴蝶似的盤(pán)旋在他身邊,然后一口一個(gè)「曄哥哥」的叫他。


他一貫淡漠,卻是禮數周到的淡漠。


譬如因著(zhù)我與他有婚約的緣故,每年我的生辰,他都會(huì )送我生辰禮,每年的乞巧節,我邀他游船看花燈,他也從未失約拒絕過(guò)我。


如今,我疏離的同他頷首示禮,隨后笑道:「昔年,兩家定親時(shí),彼此都交換了重要的信物,今日回府,我會(huì )盡快派人將貴府信物送還給將軍的?!?/p>


褚曄抿唇,神色微滯,似是有些不太適應。


片刻后,他恢復如常,神色淡漠,低沉的嗓音響起:「好,我也會(huì )盡快派人將明府的信物送還回去的?!?/p>


「多謝?!?/p>



說(shuō)罷,我扭頭上了馬車(chē)。


馬車(chē)一輛向東,一輛向西,從今往后,我與褚曄再無(wú)半分瓜葛。


不日,長(cháng)寧伯爵府的大姑娘李如瑯下了帖子邀請我去參加興安茶樓的茶花宴。


「小姐,穿這件可以嗎?」


我看著(zhù)桑落手里捧著(zhù)的一件月白色的羅裙,問(wèn):「前幾日母親剛派人送來(lái)的那件月華裙呢?」


桑落愣了片刻,驟然眼前一亮:「奴婢,這就去拿!」


我自小偏愛(ài)鮮亮色的物件,所以打小都喜著(zhù)紅色的衣裳,后來(lái)只因褚曄說(shuō)過(guò),花里胡哨的東西上不了臺面,此后我的柜中便剩下素色的衣裳。


如今,我不僅穿上了朱紅色的月華裙,亦坐在梳妝鏡前,好生打扮了起來(lái)。


桑落為我梳發(fā)時(shí),時(shí)不時(shí)打量著(zhù)梳妝鏡里的美人臉,忍不住驚嘆道:「小姐,奴婢已經(jīng)很久沒(méi)見(jiàn)您這么打扮過(guò)了,太美了!」


鏡中的美人生的一雙清亮靈動(dòng)的眼眸,顧盼流連間,卻又自成一抹嫵媚與動(dòng)人。


當初,因褚曄厭惡那些花里胡哨的東西,我便一直將自己打扮的十分素凈,到底是錯付了一片真心,如今回頭總算是來(lái)得及。


茶花宴上,我來(lái)時(shí),已有不少世家公子貴女提前到了。


我遠遠地聽(tīng)到了一些閑聊的聲音:


「褚世子那般風(fēng)光月霽的君子,豈是明昭玥那等粗鄙無(wú)禮之人配得上的!」


「皇上廢除了褚世子與明昭玥的婚約,真是大快人心呀!」


「你們少說(shuō)幾句,人家好歹也是明相之女,又是嫡出……」


「呵……身份尊貴又如何,不還是入不了褚世子的眼?!?/p>


女子湊在一處,總愛(ài)在背地里編排他人是非。


以往我聽(tīng)到這些言論,從不顧及臉面,上去便是一頓開(kāi)撕。


如今我卻是醒悟的透徹,她們說(shuō)的并無(wú)錯處,我的確是入不了褚曄的眼。



「三妹妹,是你嗎?」


我聞聲回頭看去,長(cháng)寧伯爵府的大姑娘李如瑯神色間含著(zhù)幾分錯愕地看著(zhù)我。


說(shuō)起來(lái),在這京中,論粗鄙的世家貴女,我排第一,論彪悍的世家貴女,李如瑯也排第一。


她做的出格之事比我還多,因她多年愛(ài)慕于自己那個(gè)早已成婚的表兄,愣是不肯議親,將自己拖成了二十出頭的大姑娘。


我同李如瑯也算是臭味相投,她雖比我大了六歲,卻與我是巾帕之交。


「李姐姐?!刮倚Φ?。


李如瑯急忙上來(lái)一把捏住我的臉頰,驚嘆道:


「你早該這么打扮的,瞧瞧你今日這番模樣,等會(huì )兒里面的那些個(gè)自詡貌美的嬌小姐們瞧見(jiàn)了,必定個(gè)個(gè)都要自慚形穢的!」


李如瑯邊與我說(shuō)著(zhù)話(huà),邊熱絡(luò )地拉著(zhù)我的手走了進(jìn)去。


我未進(jìn)去之前,那些奚落我的聲音遠遠地便傳了出來(lái)。


待我進(jìn)去后,整個(gè)大堂內,個(gè)個(gè)都看向了我,尤其是那些閑聊我八卦之事的貴女們,臉上的表情,精彩絕倫。


倒是好些個(gè)世家公子們瞧見(jiàn)了我,面露驚艷之色。


要說(shuō)這些人中,有與我走的近的,也有總愛(ài)與我針?shù)h相對的,譬如定國公府的二姑娘梁玉嬌。


梁玉嬌一貫愛(ài)對我使絆子,只因她也愛(ài)慕褚曄。


此番見(jiàn)我,她的面色果然差了不少,不過(guò)片刻,她卻笑道:


「皇上廢除了明三姑娘與褚世子的婚約,我道是明三姑娘定是心灰意冷,連咱們的茶花宴都不會(huì )來(lái)參與了呢!」


說(shuō)罷,她還刻意把玩起別在腰間的玉佩,目光挑釁地看著(zhù)我。


我心知,梁玉嬌此番何為。


此事還得從半年前說(shuō)起,彼時(shí)褚曄的祖母過(guò)八十大壽,我跟隨我母親去顯平侯府為老太太賀壽。


梁玉嬌也去了,她故意前來(lái)與我搭話(huà),瞧著(zhù)我腰間的玉佩笑道:「聽(tīng)聞你前些日子得了塊玉佩,寶貝的緊,想必就是這塊了?」


她說(shuō)話(huà)時(shí),手伸的也快,一把將我腰間的玉佩抽走,拿在手里觀(guān)摩起來(lái),還冷哼了聲:「也不怎么樣嘛!」


她說(shuō)罷,狀似一個(gè)不慎,玉佩從她的掌心里掉在了地上,摔碎了。


我傻傻地看著(zhù)地面上被摔碎了的玉佩,眼淚驀然涌出,心中又怒又委屈。



梁玉嬌卻還故作愧疚道:「呀,這也太不經(jīng)摔了吧,要不,我賠你個(gè)更好的吧!」


我一貫不會(huì )讓自己吃這份啞巴虧,可那日是在顯平侯府,褚曄祖母的壽辰席面上,這份委屈,我只能悉數咽下。


梁玉嬌說(shuō)罷,已經(jīng)同其她女眷談笑而去。


我蹲下身子,一邊撿玉佩,一邊委屈巴巴地抹眼淚,不想,耳邊卻傳來(lái)了熟悉又低沉的嗓音:


「一塊玉佩而已,你又何必如此?」


我起身,捧著(zhù)玉佩的碎渣渣,淚眼模糊地看著(zhù)褚曄,怔然道:


「這玉佩……是去年你送我的及笄禮……」


褚曄神情未變,言語(yǔ)間一貫涼薄淡漠道:「那也只是塊玉佩罷了?!?/p>


女子及笄,便可嫁人。


玉佩是男女之間定情方才贈送的信物,而他在我及笄時(shí),贈了我一塊玉佩……


原是我自作多情了。


如今,再瞧著(zhù)梁玉嬌故意在我面前把玩她腰間的玉佩,我忍不住笑道:


「梁姐姐是沒(méi)聽(tīng)說(shuō)嗎,廢除婚約一事,是我向皇上求的恩典,我高興還來(lái)不及,為何會(huì )心灰意冷?」


梁玉嬌頓時(shí)愣住,我接著(zhù)道:「也是,昔日聽(tīng)聞梁姐姐對褚世子也是一往情深,如此倒好了,我不要的,給梁姐姐便是了?!?/p>


梁玉嬌的臉色可見(jiàn)的羞惱了下來(lái),而我卻又話(huà)鋒急轉:「卻是不知梁姐姐能否入了褚世子的眼了?!?/p>



奚落了梁玉嬌,我心情大好。


李如瑯笑著(zhù)將我拉去茶樓后院的水榭亭中,同我聊起了別話(huà)。


「你可知寧王昨日回朝了?」


我詫異地看著(zhù)李如瑯,又聽(tīng)她道:「此次叛亂,京中眾皇子皆不能撇清關(guān)系,唯有遠在陳州封地的寧王未參與此次叛亂,皇上此番召寧王回朝,怕是要重用了?!?/p>


說(shuō)起寧王趙洵,我的身子不禁打了個(gè)寒顫。


外人眼中的趙洵,不出色也不落入末流,中規中矩,可我曾親眼見(jiàn)過(guò)他陰鷙偏執的模樣,切切實(shí)實(shí)的瘋子。


我同李如瑯閑聊時(shí),時(shí)不時(shí)有些我認識或不認識的世家公子過(guò)來(lái)說(shuō)上幾句,他們好似全然忘了,我本是京城貴女中的第一粗鄙之人。


眾人聚在一處,作雅詩(shī),彈雅樂(lè ),品茗茶,好不愜意。


卻不想,原本好不熱鬧的茶花宴忽然安靜了下來(lái)。


我搖曳著(zhù)手中的團扇,懶懶地抬眼看去,一身素白色衣袍的身影映入了眼簾。


單看此人,端的是白衣翩翩,不染纖塵,俊美無(wú)雙。


可我再見(jiàn)到他時(shí),再不同以往心中波瀾四起。


卻不想,褚曄神情淡漠地越過(guò)眾人,朝我所在的水榭涼亭走了過(guò)來(lái)。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