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其他類(lèi)型 > 程聲戀愛(ài)記

程聲戀愛(ài)記

程聲 著(zhù)

其他類(lèi)型連載

「程隊,這小姐姐不就是你說(shuō)的,甩了你的那個(gè)渣女前任???」很好,小哥哥果斷拒絕了我。程聲看了我一眼,「嗯,挺渣的?!?離譜,我家小區有人養了蛇。一大早,業(yè)主群里有個(gè)人哭唧唧地說(shuō)自己養的寵物蛇丟了,問(wèn)業(yè)主們有沒(méi)有看見(jiàn)。

主角:程聲姜寧   更新:2022-09-10 19:48: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程聲姜寧的其他類(lèi)型小說(shuō)《程聲戀愛(ài)記》,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程聲”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程隊,這小姐姐不就是你說(shuō)的,甩了你的那個(gè)渣女前任???」很好,小哥哥果斷拒絕了我。程聲看了我一眼,「嗯,挺渣的?!?離譜,我家小區有人養了蛇。一大早,業(yè)主群里有個(gè)人哭唧唧地說(shuō)自己養的寵物蛇丟了,問(wèn)業(yè)主們有沒(méi)有看見(jiàn)。

《程聲戀愛(ài)記》精彩片段

小區鄰居的寵物蛇丟了,跑我家了,我打 119。


沒(méi)找到蛇,我不敢一個(gè)人待在家,挑了個(gè)最帥的消防員小哥哥陪我。


「程隊,這小姐姐不就是你說(shuō)的,甩了你的那個(gè)渣女前任???」


很好,小哥哥果斷拒絕了我。


程聲看了我一眼,「嗯,挺渣的?!?/p>


離譜,我家小區有人養了蛇。


一大早,業(yè)主群里有個(gè)人哭唧唧地說(shuō)自己養的寵物蛇丟了,問(wèn)業(yè)主們有沒(méi)有看見(jiàn)。


業(yè)主群混亂了。


我在 12 樓,對方在 17 樓,應該不會(huì )那么倒霉。


回家后我邊關(guān)窗邊祈禱,仔仔細細檢查了一遍,沒(méi)發(fā)現異樣,才放心睡覺(jué)。


半夜總聽(tīng)見(jiàn)什么聲音,我以為做夢(mèng),沒(méi)管。


第二天醒來(lái),我一翻身,一睜眼,枕頭上趴了條白色拇指粗的蛇,「呲呲呲」地朝我吐舌頭。


真的。


那一刻我實(shí)實(shí)在在感覺(jué)到了靈魂出竅。


我抓起手機連滾帶爬,飛速沖進(jìn)客廳打了 119,又在業(yè)主群里艾特蛇主人。


誰(shuí)知道蛇主人一點(diǎn)公德心都沒(méi)有,上來(lái)一頓輸出,說(shuō)他蛇有個(gè)好歹,和我沒(méi)完。


笑死,我還沒(méi)問(wèn)你要精神損失費呢。


這一舉措引起全小區公憤,大家紛紛艾特物業(yè)處理,蛇主人裝死不回群消息。


消防員小哥哥很快趕到,在屋里仔細找了七八遍,都沒(méi)找到蛇的身影。


「小姐姐,要不等你看見(jiàn)它再聯(lián)系我們?」


「不行,不可以,我害怕,你們走了我咋辦?我不耽擱你們,你們留一個(gè)人陪我找蛇成不?」


我挑了里面最帥的消防員小哥哥。


腰細,腿長(cháng),又奶又乖,完全長(cháng)在了我心尖上。


小哥哥臉一紅,剛要說(shuō)什么,門(mén)口進(jìn)來(lái)一個(gè)高大的身影。


「程隊,你快來(lái)看,這小姐姐你眼熟不眼熟?」


程隊?!


程聲。


勉強算我半個(gè)前任吧。


可這么巧的嗎?


「這小姐姐是不是就你說(shuō)的,甩了你的那個(gè)渣女前任???」


滿(mǎn)屋子小哥哥目光齊唰唰盯著(zhù)我。


我挑的小哥哥后退一步,拒絕的表情很明顯。


很好。


你就是這么在外面造謠我的?


程聲看了我一眼,「嗯,挺渣的?!?/p>


我不要面子的嗎?


我皮笑肉不笑,「程隊,我怎么渣你了?」


「只撩,不負責?!?/p>


特么……還真是我干過(guò)的事。


小哥哥們全溜了,就留程聲在我家。


我想趕人,沒(méi)敢。


我真不能和一條蛇獨處一室,關(guān)鍵它還不知道藏在什么角落。


我連坐沙發(fā)都有陰影,生怕一屁股下去,竄出一個(gè)蛇頭。


好在程聲職業(yè)素養強,挨個(gè)在屋里搜尋起來(lái)。


我跟在他身后揶揄,「當初不是寧死不從我嗎?對外說(shuō)我是你前任?沒(méi)看出來(lái),你還挺悶騷?!?/p>


我追了程聲三年,程聲就拒絕了我三年。


我不甘心啊。


好在臨畢業(yè)時(shí)把人搞到手了。


得不到他心,得到人也不錯。


別說(shuō),我挺滿(mǎn)意。


我覺(jué)著(zhù)程聲不滿(mǎn)意,瞅他開(kāi)我鞋柜的動(dòng)作就能看出。


一副良家婦女被欺負的模樣。


「男朋友?」


眼鞋柜里擺了雙 42 碼的男式皮鞋。


「是啊?!?/p>


其實(shí)不是。


我獨居,安全起見(jiàn),有時(shí)候會(huì )把皮鞋放門(mén)口,假裝家里有男人。


「家里進(jìn)蛇了他不回來(lái)陪你?」


「他出差?!?/p>


程聲果然很討厭我,臉更臭了。


我在群里繼續艾特蛇主人,讓他一塊來(lái)找。


蛇主人不搭理我,物業(yè)倒是回我消息了,說(shuō)人工作忙,讓我找到了告訴他一聲,他下班回來(lái)拿。


我燉了吃信不信?


「主臥你多看看吧,尤其柜子,一個(gè)角落都別放過(guò)?!?/p>


剛剛小哥哥們檢查時(shí)是看了衣柜,可能礙于我是女生,沒(méi)怎么好意思翻。


不仔細檢查我心里膈應。


程聲扭頭,「確定要仔細翻?」


「翻,一個(gè)角落都不能放過(guò)?!?/p>


說(shuō)完我很快就后悔了。


我那一沓整齊的小內褲,放在程聲手里跟豆腐塊似的。





記憶回到三年前某個(gè)蟬鳴燥熱的夏夜,兩人思緒交疊,黑暗中,某人嗓音沙?。骸改艽??」


我臉不受控制地紅了,一把抓過(guò),「你變態(tài)啊?!?/p>


「那確實(shí)是沒(méi)你變態(tài)?!?/p>


我想起某些不可描述的事,噎住了。


一直找到傍晚七點(diǎn),天黑了,還是沒(méi)找到,業(yè)主群也沒(méi)進(jìn)展。


程聲準備走人,「已經(jīng)找了八遍,應該沒(méi)在你家了,你可以放心?!?/p>


不行,不管在誰(shuí)家都要找到,否則我不安心。


我一把抓住他胳膊,觸感出奇地好。


程聲這人大學(xué)時(shí)就很惹眼,張力拉滿(mǎn),自帶磁場(chǎng),我就是往上撲的那頭狼。


八塊腹肌他肯定有。


我手有點(diǎn)不規矩,「今晚不回去行嗎?」


程聲摁住我手,「姜寧,你男朋友知道你邀約別的男人過(guò)夜嗎?」


還是那個(gè)程聲,毒舌。


我咬咬牙,「你不愿意也行,重新給我派一個(gè),白天我挑的那個(gè)就挺好!」


「姜寧,做個(gè)人吧,他才二十歲?!?/p>


我瞬間炸毛,「我怎么就不做人了?你二十歲的時(shí)候就……」


對上程聲情緒莫辨的眼神,我泄氣了,「不愿意就算了?!?/p>


程聲打了個(gè)電話(huà),留我家了。


燈光昏暗,勾勒出他挺拔的線(xiàn)條。


他手里夾了根煙,靠在陽(yáng)臺上。


白日里疏遠端正的勁少了些,窺見(jiàn)幾分年少時(shí)恣睢輕狂的勁。


他變化挺大的。


當初的程聲,輕狂慵懶,永遠不可一世。


我癡迷這樣的他,陷得不能自拔。


也是這樣的夜晚,他靠在學(xué)校欄桿上,風(fēng)吹起他鼓鼓的白襯衫。


縈繞的煙霧辨不清他眼底情緒。


他吊兒郎當地笑,「姜寧,離我遠點(diǎn),我不是好人?!?/p>


那是第一次表白,卻不是最后一次。


可總會(huì )被他拒絕。


理由:不合適。


哪不合適?


他打籃球,我遞水;他泡吧,我翻墻;他去唱 k,我賴(lài)在他摩托車(chē)后座。


他考第一,我就努力學(xué)習。


可他依舊不喜歡我。


我追了他三年,臨畢業(yè),他都不肯和我在一起。


我累了,我放棄了。


后來(lái)從同學(xué)口中得知他當了消防員。


挺意外的。


他家境不錯,大學(xué)學(xué)的又是計算機,本以為會(huì )回歸家族企業(yè)。


思緒收回,我摁了摁泛起酸澀的心口。


「吃點(diǎn)兒?燒烤行嗎?」


「抱歉,我要回隊里會(huì )兒?!?/p>


程聲還算有點(diǎn)良心,到門(mén)口了問(wèn)我:「一個(gè)人能行嗎?」


「不行的話(huà)能和你去?」


開(kāi)玩笑的一句,程聲卻說(shuō)了個(gè)「好」字。


去,當然去。


消防員小哥哥個(gè)個(gè)都有腹肌,不看白不看。


到了門(mén)口,我慫了,找了個(gè)角落一蹲,「我在這兒等你?!?/p>


估摸著(zhù)程聲也覺(jué)得把我帶進(jìn)去不合適。


「別跑遠,有事打電話(huà)?!?/p>


我失策了。


燈光太黑,人離太遠,我毛都沒(méi)看著(zhù)。


手機沒(méi)電,我更無(wú)聊。


一道大車(chē)在門(mén)口停下,下來(lái)倆人,一個(gè)年齡稍大,看著(zhù)像領(lǐng)導,一個(gè)我認識,白天說(shuō)我是渣女前任那個(gè)小哥哥。


「支隊長(cháng),這我們程隊對象?!?/p>


我可謝謝你啊,下一句你是不是要說(shuō)我倆要結婚了?


「嫂子,你和程隊啥時(shí)候結婚?」


我,「……」


「我就說(shuō),抓條蛇用得著(zhù)他一個(gè)中隊長(cháng)親自出動(dòng)?站門(mén)口多冷,姑娘,進(jìn)去一塊吃點(diǎn)宵夜?」


別說(shuō),消防隊燒烤一級棒,小哥哥們身材也是真好,我眼睛都不知道看誰(shuí)了。


領(lǐng)導很會(huì )聊天,問(wèn)程聲會(huì )不會(huì )帶我訓練。


「坐在他摩托車(chē)后座搖花手算不算?」


我當即給他們炫了一個(gè)。


震驚四座。


以至于程聲出現時(shí),領(lǐng)導意味深長(cháng)地對他說(shuō):「下回也帶我試試?!?/p>


我被程聲提溜出去的。


路燈把他的輪廓打得很柔。


時(shí)隔多年,面對他我還是抑制不住地心跳加快。


我攥著(zhù)他的衣角,假裝不小心碰到,戳了戳他腹部,還挺硬。


「要和我一塊住嗎?」


程聲靜靜地看著(zhù)我,眸光幽深,「姜寧,玩夠了嗎?」


程聲和我回家了。


繼續幫我找蛇。


我邊給閨密發(fā)消息邊去衛生間。


「我遇見(jiàn)程聲了,怎么辦?我好像更喜歡他了?!?/p>


「他那種天天訓練的,身材棒,體力好,我支持你?!?/p>


剛要放下手機,瞥見(jiàn)洗手臺下白色彎曲的東西。


我尖叫一聲。


程聲立馬出現。


我毫不猶豫躥上他身子,雙腳死死箍住他腰。


「蛇,在里面!」


程聲臉色一僵,「下去?!?/p>


「我不!」


漸漸地,我覺(jué)出不對味了。


程聲眼底浮上幾分惡劣,「抓到以后你別跑!」



我立馬下來(lái)了。


不是蛇。


是我衣架,我看錯了。


與此同時(shí),業(yè)主群來(lái)了消息。


在 8 樓找到蛇了,8 樓有老人,差點(diǎn)把人給嚇進(jìn)醫院,兩家正在掰扯。


程聲在衛生間,水龍頭開(kāi)著(zhù),出來(lái)時(shí)臉上有水漬。


我才發(fā)現,他變化真挺大。


要說(shuō)以前是狂肆不羈,那么現在有那么點(diǎn)高冷禁欲味了。


我咽了把口水,沒(méi)告訴他蛇的事,我想多和他待會(huì )。


「可能跑去別家了,也有可能在哪個(gè)角落里,你要實(shí)在害怕,先住幾天酒店?!?/p>


「我沒(méi)錢(qián),要不……」


「支付寶到賬,三千元?!?/p>


「去你家借住」幾個(gè)字徹底掐在嘴里了。


「夠你住大半個(gè)月了?!?/p>


算你狠。


我去閨密家住了,家里進(jìn)蛇,也不知道爬過(guò)哪些地方,我打算徹底打掃一遍。


「你說(shuō)程聲到底幾個(gè)意思?」


「還能有什么意思?喜歡你唄,要不干嗎借你錢(qián),他看著(zhù)像那么愛(ài)管閑事的人嗎?」


好有道理。


程聲很受歡迎。


大學(xué)那會(huì )女生變著(zhù)法向他表白,都被他拒絕得很慘。


最后校園里流傳一句名言:「寧愿去追狗,也不要向程聲表白?!?/p>


我是唯一,且特殊,一直在他身邊的女生。


當然,我死皮賴(lài)臉,沒(méi)心沒(méi)肺的事就不提了。


沒(méi)他微信,我只好通過(guò)支付寶給他發(fā)消息。


三個(gè)小時(shí)后,程聲添加了我微信。


「?」


「燒烤很好吃,我買(mǎi)了點(diǎn)水果,明天給你們送過(guò)去?!?/p>


「姜寧,你那是來(lái)送水果的嗎?」


聊不下去了。


我和程聲加了微信,他就沒(méi)主動(dòng)找我聊過(guò)天。


我雖然還喜歡他,可到底被傷過(guò),倒也不會(huì )再像大學(xué)那樣,巴巴地追著(zhù)他跑。


不過(guò)他在的消防隊就在我小區樓下不遠處,我散個(gè)步就到。


我覺(jué)得我自己像個(gè)變態(tài)。


暗戳戳偷看程聲就算了。


還拍了他很多照片。


他剛結束訓練的。


他訓人的。


晶瑩的汗珠順著(zhù)他臉頰一滴滴往下淌,順著(zhù)滾動(dòng)的喉結流進(jìn)衣服里,導致我晚上都沒(méi)睡好覺(jué)。


今天最后看一次,然后休息。


我都快把腦袋從欄桿懟進(jìn)去了,都沒(méi)看見(jiàn)程聲的人。


「找我?」


冷不丁一聲,嚇得我腿軟,我苦哈哈扭頭,秒變臉,「好巧啊,你也出來(lái)散步?!?/p>


程聲冷笑,「手機拿來(lái)?!?/p>


我不!


我喜歡他是事實(shí),可我不想讓他覺(jué)得我多離不開(kāi)他一樣,太卑微了。


「死性不改?!?/p>


他伸手就來(lái)?yè)專(zhuān)壹泵θ缴砗蟆?/p>


他人高馬大,很快把我圈在他懷里,只用一只手,就把我扣得死死的。


你這力氣能不能用在別處?


「要么給我,要么我拿,自己選?!?/p>


他還是搶走了我手機,連解鎖密碼都知道。


等他翻到相冊里的照片都是他,明顯愣了一下。


我也要面子的,雖然不多。


我眼眶瞬間紅了,一把搶過(guò),當著(zhù)他的面把照片全刪了,「你滿(mǎn)意了?」


我忍了忍,沒(méi)刪微信,還了他三千塊錢(qián)。


我也再沒(méi)有找過(guò)他了。


下班寧愿繞道,也不愿意從消防隊門(mén)口路過(guò)。


真的,我還不如去追狗。


我跟著(zhù)閨密夜夜鬼混,去泡吧。


閨密弟弟超給力,把他朋友全喊出來(lái),排排坐,挨個(gè)給我介紹。


「姐姐,他們都單身?!?/p>


弟弟好乖,嘴巴好甜。


我像豬八戒進(jìn)盤(pán)絲洞。


我和他們打排位,嘎嘎上分,最后帶我上了鉆石,樂(lè )得我截圖拍照,發(fā)了個(gè)朋友圈。


「弟弟們厲害哦?!?/p>


發(fā)完圈,我去吧臺掃了個(gè)充電寶回卡座,半路卻被人攔了。


我大學(xué)同班同學(xué),在對角線(xiàn)桌。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