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現代都市 > 神霄劍修:哥這茍王手握七劍成最強暢讀佳作推薦

神霄劍修:哥這茍王手握七劍成最強暢讀佳作推薦

惜若黃 著(zhù)

現代都市連載

《神霄劍修:哥這茍王手握七劍成最強》是作者“惜若黃”的傾心著(zhù)作,林楓蘇慕白是小說(shuō)中的主角,內容概括:說(shuō)出去,畢竟這是我神霄劍宗的機密,我也是看在你是慕白師兄唯一弟子的份上才決定告訴你的?!薄袄鋷熓逭埛判?!林楓一定守口如瓶,絕不會(huì )透露半分?!绷謻|心中一喜,趕緊保證道?!昂δ銕熥鸬?,是羅剎門(mén)!”......

主角:林楓蘇慕白   更新:2024-06-28 13:04: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林楓蘇慕白的現代都市小說(shuō)《神霄劍修:哥這茍王手握七劍成最強暢讀佳作推薦》,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惜若黃”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神霄劍修:哥這茍王手握七劍成最強》是作者“惜若黃”的傾心著(zhù)作,林楓蘇慕白是小說(shuō)中的主角,內容概括:說(shuō)出去,畢竟這是我神霄劍宗的機密,我也是看在你是慕白師兄唯一弟子的份上才決定告訴你的?!薄袄鋷熓逭埛判?!林楓一定守口如瓶,絕不會(huì )透露半分?!绷謻|心中一喜,趕緊保證道?!昂δ銕熥鸬?,是羅剎門(mén)!”......

《神霄劍修:哥這茍王手握七劍成最強暢讀佳作推薦》精彩片段


神霄劍宗偏殿內。

林楓和蘇靈兮瑤離開(kāi)后,羅云天才開(kāi)口說(shuō)道:“大家按照計劃行事吧!”

“是!掌教師兄!”其余五人同時(shí)回答。

“冷師妹!此次對付羅剎門(mén)的行動(dòng),你就暫時(shí)不要參與了,回去好好翻閱一下關(guān)于九幽秘境的資料,你的年齡也正好卡在規則之內,一個(gè)月后秘境開(kāi)啟,你隱藏身份單獨進(jìn)去尋找彼岸花!我會(huì )另外派人吸引外界的注意力,不管如何,一定要得到彼岸花,救回慕白師兄,他為我神霄劍宗付出那么多,我們不能讓功勛之人寒心?!绷_嘯看著(zhù)冷寒霜吩咐道。

“掌教師兄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務(wù)?!崩浜氐?。

“嗯!那大家就散了吧!”羅云天點(diǎn)點(diǎn)頭。

等到其他人都離開(kāi)后,羅云天站在原地沒(méi)有動(dòng)。

他心中還有些許疑惑。

按道理說(shuō)羅剎門(mén)是不敢招惹神霄劍宗的。

可這次不僅重傷大師兄蘇慕白,更是搶走了浩然劍。

區區一個(gè)羅剎門(mén),如何承受得起神霄劍宗的怒火?

難道是有人在背后指使?

會(huì )是誰(shuí)呢?

是無(wú)極魔宗還是七殺宗?

還有,九幽秘境開(kāi)啟在即,慕白師兄偏偏在這個(gè)時(shí)候中了噬魂散的毒,必須要九幽秘境中的彼岸花才能解毒,會(huì )不會(huì )是有人想引神霄劍宗派遣更多的力量進(jìn)入九幽秘境?

目的又是什么?

這些疑問(wèn)都需要羅云天慢慢的去解開(kāi)。

總之不管如何,蘇慕白的仇不能不報,浩然劍也不能丟失。

不論敵人有什么目的,敢招惹神霄劍宗,那就要準備承受神霄劍宗的怒火。

孤存峰。

林楓回來(lái)后便開(kāi)始翻閱典籍。

孤存峰藏書(shū)閣很大,書(shū)籍堆成山。

曾經(jīng)的孤存峰也風(fēng)光過(guò),可惜現在沒(méi)落了。

在林楓不懈的努力下,功夫不負有心人,三天后終于在一本介紹九洲大陸各種珍稀靈藥的古籍中找到了彼岸花。

“彼岸花,生性喜寒,主要生長(cháng)在一些極寒之地,花如龍爪,鮮紅,具鱗根,葉叢生,細長(cháng)尖端,花萼單生,頂生傘形花序,相傳彼岸花乃是冥界之花………”

看完彼岸花的介紹,林楓又得知彼岸花在一個(gè)名為九幽秘境的地方出現過(guò)。

隨即林楓又開(kāi)始尋找關(guān)于九幽秘境的資料。

很快又被他找到了。

“九幽秘境,傳聞這是連接冥界的通道,秘境內陰寒之氣濃郁,沒(méi)有陽(yáng)光照射,生活在里面的動(dòng)植物由于一直吸食陰寒之氣,有少部分會(huì )產(chǎn)生變異,出現許多靈藥異獸,進(jìn)入者要格外小心,否則稍不注意就會(huì )命喪于此,九幽秘境每百年開(kāi)啟一次………”

林楓算了算九幽秘境下一次開(kāi)啟的時(shí)間,心中微喜。

九幽秘境開(kāi)啟在一個(gè)多月后,開(kāi)啟時(shí)間為三個(gè)月,師尊可以挺半年,時(shí)間足夠了。

只要在九幽秘境中找到彼岸花,配合神霄劍宗的鋪助藥材煉制出靈丹,就能替師尊解毒。

不過(guò)隨即林楓又突然愣住了。

九幽秘境百年才開(kāi)啟一次,師尊在卻在此時(shí)中了噬魂散,不得不去九幽秘境尋找彼岸花。

是巧合嗎?

不太可能!

那就是有人在針對神霄劍宗。

看來(lái)不能把希望寄托在神霄劍宗身上。

尋找彼岸花的是還是得靠自己。

找到了解救師尊的方法,林楓轉過(guò)頭來(lái)把重心鎖定在另一件事上。

是誰(shuí)把師尊害成這樣的?

身為弟子,替師尊報仇,是理所應當之事。

不過(guò)要想知道加害師尊的兇手是誰(shuí),恐怕并不容易,畢竟掌門(mén)師叔說(shuō)過(guò),這是神霄劍宗的機密,估計也只有神霄劍宗的少部分高層才了解一些。

想到這里,林楓開(kāi)始犯難了。

別看他是神霄劍宗這一代的大師兄,來(lái)到神霄劍宗也有二十年之久了,可由于很少出孤存峰,導致林楓認識的宗門(mén)高層很有限。

也就和師尊蘇慕白同為神霄七劍的另外六人比較熟悉,其他的幾乎都不怎么認識。

因此,想要知道傷害師尊的兇手,只能從六位師叔身上下手。

到底去找誰(shuí)呢?

掌教師叔肯定不行,他是神霄劍宗的掌門(mén),要告訴自己的話(huà)早就說(shuō)了。

其余五人,林楓思來(lái)想去,最終鎖定在冷寒霜身上。

他知道冷師叔其實(shí)是一個(gè)面冷心熱之人。

林楓很小的時(shí)候由于蘇慕白經(jīng)常不再宗內,會(huì )把林峰托付給冷寒霜。

當然那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自從林楓生活能自理后,就帶著(zhù)師妹蘇兮瑤生活在孤存峰,直到師妹拜入柳紅鸞門(mén)下。

決定了人選,林楓便來(lái)到冷寒霜所掌管的玉女峰。

剛踏入就被兩名女弟子攔住了去路。

玉女峰收的全是女弟子,神霄劍宗其他峰的男弟子想要進(jìn)入,必須得先通報才行。

“這位師兄請留步!不知道師兄來(lái)自哪里?來(lái)玉女峰所謂何事?”兩名女弟子攔住林楓,客氣的詢(xún)問(wèn)道。

她們能看出林楓是真傳弟子,卻不認識。

“我叫林楓,來(lái)自孤存峰,想見(jiàn)冷師叔,還請兩位師妹通報一聲,謝謝!”林楓客氣的回答道。

林楓?

孤存峰?

兩名玉女峰的女弟子想了一下,突然同時(shí)震驚道:“你是林楓大師兄?”

一句大師兄給林楓整不會(huì )了。

自從進(jìn)入神霄劍宗后,他基本上是很少出孤存峰的,目的自然是為了低調,茍活。

前世在地球,就是因為年少輕狂,最后連渣都不剩。

既然重生了,當然不能重蹈覆轍。

地球上的那些頂級大帝國有核彈這種威力巨大的殺手锏,離洲的大勢力也不是省油的燈。

令林楓百思不得其解的是。

自己都這么低調了,怎么還有人認識自己?

他卻是不知道,身為神霄劍宗的大師兄,僅僅這個(gè)名號就不是想低調就能低調的。

如果林楓在神霄劍宗這一代中排在十名開(kāi)外,估計神霄劍宗的門(mén)人弟子都不知道有這一號人物。

不過(guò)林東出名歸出名,卻不是什么好名。

神霄劍宗高層對林楓的印象只能用一個(gè)詞來(lái)形容。

廢物?。?!

門(mén)人弟子則是在廢物后面又加了一個(gè)詞。

神秘?。?!

廢物是大家口口相傳的。

神秘則是因為沒(méi)有見(jiàn)過(guò)。

第一次見(jiàn)到傳說(shuō)中的大師兄,也難怪玉女峰的兩名女弟子會(huì )感到吃驚。

“我是林楓!還請兩位師妹向冷師叔通報一聲?!绷謼髟俅伍_(kāi)口。

“好……好的!林師兄稍等!我這就去通報!”其中一名玉女峰的弟子回道。

隨即便轉身進(jìn)了玉女峰。

另一名留在原地仔細打量著(zhù)林楓。

在離洲,通常來(lái)說(shuō)一個(gè)宗門(mén)的大師兄,都是非常厲害的人物。

畢竟是一個(gè)宗門(mén)的排面。

唯獨神霄劍宗的大師兄是個(gè)廢物。

這也是宗內弟子經(jīng)常討論的一個(gè)話(huà)題。

眼前這個(gè)既神秘又廢物的大師兄,誰(shuí)見(jiàn)了都會(huì )好奇。

留下來(lái)的玉女峰弟子看著(zhù)林楓,心里惋惜道:“林楓大師兄長(cháng)的好帥,可惜就是實(shí)力太弱了,不然的話(huà),不知道要迷倒多少師姐師妹?!?br>
林楓對于別人怎么看他,并不在意。

很快通報的女弟子就回來(lái)了。

“林楓師兄請跟我來(lái)!”

“謝謝兩位師妹!”

“師兄不用客氣!”

林楓跟隨帶路的女弟子進(jìn)入玉女峰,這是他第一次來(lái)到這里。

神霄劍宗有兩處地方是男弟子異常向往的。

第一就是這玉女峰,里面的女弟子個(gè)個(gè)都是水靈靈的。

第二則是柳紅鸞掌管的朝霞峰。

不過(guò)這兩峰之間還是有區別的。

冷寒霜掌管的玉女峰只招收女弟子,柳紅鸞所掌管的朝霞峰卻是男女皆收。

相比較而言,玉女峰更加令人神往。

一路上在眾多女弟子好奇的注視下,林楓終于見(jiàn)到了冷寒霜。

“林楓見(jiàn)過(guò)冷師叔!”林楓恭敬的說(shuō)道。

“林楓師侄不用客氣,來(lái)找我什么事就直說(shuō)吧!”冷寒霜面無(wú)表情的回道。

人如其名。

冷寒霜的性格跟她的名字一樣,總是給人一種冷冰冰的感覺(jué),不管對誰(shuí)都一樣。

如果放到地球,那就是冰山御姐型。

“冷師叔!師侄今日冒昧來(lái)此,是想問(wèn)問(wèn)師叔,到底是誰(shuí)把我師尊傷成這樣的?還請師叔解惑!”林楓拱拱手,說(shuō)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以他的了解,冷寒霜這人不喜歡拐彎抹角,還是直接說(shuō)出來(lái)比較好。

“林楓師侄!上次掌教師兄已經(jīng)說(shuō)了,慕白師兄的事,我們神霄劍宗會(huì )處理,你還是把心思放在修煉上吧!爭取早日繼承慕白師兄的衣缽,免得被其他人惦記,其他的事你就不要過(guò)問(wèn)了?!崩浜卮鸬?。

“師叔誤會(huì )了!我只想知道敵人的身份,并沒(méi)有打算做什么,當然以我現在的實(shí)力也做不了什么,身為師尊唯一的弟子,我應該有資格知道敵人是誰(shuí),這樣才能隨時(shí)鞭策自己不斷努力前行,還請師叔告知?!绷謼饕荒樥\懇的說(shuō)道。

冷寒霜聞言沉默了一會(huì )兒。

想了想還是覺(jué)得林楓說(shuō)的沒(méi)錯。

慕白師兄就這么一個(gè)弟子,還是從小養到大的,兩人既是師徒,又是父子,告訴他也無(wú)妨。

想明白之后,冷寒霜也就不再隱瞞。

“林楓師侄!我可以告訴你,但你不能說(shuō)出去,畢竟這是我神霄劍宗的機密,我也是看在你是慕白師兄唯一弟子的份上才決定告訴你的?!?br>
“冷師叔請放心!林楓一定守口如瓶,絕不會(huì )透露半分?!绷謻|心中一喜,趕緊保證道。

“害你師尊的,是羅剎門(mén)!”


林楓托著(zhù)沉重的身體,一步一步走向冰棺,當看到冰棺里的那一張熟悉的面孔時(shí),一個(gè)趔趄,差點(diǎn)沒(méi)站穩。

真的是師尊?。?!

那個(gè)救下自己,養育自己,還教會(huì )自己一身本領(lǐng)的師尊就這么死了?

自己還沒(méi)有報恩,師尊怎么能死呢?

此時(shí)林楓心中涌現出了悔意,他不該對師尊隱瞞的,至少也要讓師尊為自己驕傲一番,在全宗人面前抬起頭來(lái)。

證明他蘇慕白雖然自己廢了,可收的徒弟并不是廢物。

在地球的時(shí)候,因為林楓的高調和狂妄,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價(jià),導致他重生之后一直都格外的小心翼翼。

秉承著(zhù)低調才是王道的理念,表現出來(lái)的都是平平無(wú)奇和碌碌無(wú)為。

盡量不去吸引別人的目光。

高調帶來(lái)的只有別人妒忌和恨。

何必呢?

然而事實(shí)上,一個(gè)曾經(jīng)二十幾歲就站在地球之巔的科學(xué)家,智商超過(guò)世界偉人愛(ài)因斯坦,研究出超越地球人類(lèi)科技三十年的絕頂天才,怎么可能平庸?

不過(guò)是不想表現出來(lái)罷了。

就連蘇慕白這個(gè)師尊,都不知道,可見(jiàn)林楓隱藏的有多好。

只有經(jīng)歷過(guò)死亡的人,才會(huì )更加珍惜生命。

想到自己沒(méi)能報得了師尊那如泰山一般的恩情,林楓心中就一陣絞痛。

眼淚不自覺(jué)的流了下來(lái)。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大師兄!嗚嗚嗚………”

蘇兮瑤撲到林楓懷里痛哭起來(lái)。

兩人從小一塊兒長(cháng)大,感情自不必多說(shuō)。

在林楓五六歲的時(shí)候,由于蘇慕白經(jīng)常外出,就由他擔任起了照顧蘇兮瑤的責任。

若不是浩然劍不適合女子,蘇沐瑤也不會(huì )拜入朝霞峰。

“師妹別哭!師尊不在了,還有大師兄!以后大師兄不會(huì )讓任何人欺負你的?!北M管林楓心里很難受,但還是出聲安慰道。

就在師兄妹相擁而泣的時(shí)候,一個(gè)聲音突然響起。

“好了,你們倆別哭了,慕白師兄還沒(méi)死呢!”

林楓和蘇兮瑤連忙轉頭看去,說(shuō)話(huà)的是神霄劍宗的掌教羅云天,也是神霄七劍之一的太乙劍之主,蘇慕白的師弟。

“掌教師叔,您剛剛說(shuō)師尊沒(méi)死?是真的嗎?”林楓激動(dòng)了。

“恩!慕白師兄沒(méi)死,不過(guò)他中了一種異常厲害的毒,名為噬魂散,中毒者的靈魂會(huì )陷入沉睡,并且一點(diǎn)一點(diǎn)被吞噬掉,直到徹底死亡,這個(gè)時(shí)間根據中毒者的實(shí)力而定,慕白師兄的實(shí)力最多可以堅持半年左右,想要解開(kāi)此毒,需要以彼岸花為主藥煉制一顆靈丹,其他輔助藥材我們神霄宗都有,唯獨這彼岸花太過(guò)于難得,我神霄劍宗也沒(méi)有?!绷_云天解釋道。

一聽(tīng)蘇慕白沒(méi)死,林楓和蘇兮瑤都興奮不已。

不過(guò)羅云天后面的話(huà),又讓兩人的心沉入谷底。

神霄劍宗可是離洲境內最頂級的宗門(mén)之一。

連神霄劍宗都沒(méi)有的靈藥,足以見(jiàn)得其珍惜程度,想要找到談何容易?

“掌教師叔!彼岸花在哪里可以尋到?”林楓追問(wèn)。

只要有彼岸花的下落,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jià),他都要找來(lái)救回師尊。

這是林楓作為弟子必須去做的。

同一時(shí)間,蘇兮瑤也轉頭把目光看向羅云天,能不能找到彼岸花,將決定父親蘇慕白的死活,她自然也非常重視。

“彼岸花的事你們師兄妹就不要過(guò)問(wèn)了,放心吧!我們會(huì )想辦法的,慕白師兄不僅是神霄劍宗的一員,更是我們幾人的師兄,不管彼岸花有多難得,我們都會(huì )想辦法找到的?!绷_云天說(shuō)道。

“掌教師兄說(shuō)得對!兮瑤,你也別哭了,我們一定會(huì )想辦法救慕白師兄的?!边@次說(shuō)話(huà)的一名身穿紅色長(cháng)裙,身材妖嬈的女子。

她便是蘇兮瑤的師尊柳紅鸞,神霄七劍之一的紅蓮劍之主。

神霄七劍中,只有兩柄劍適合女子使用,紅蓮劍和冰魄劍。

這兩柄劍也只會(huì )尋找女子作為繼承者。

其余五劍都是男子使用的。

比如蘇慕白的浩然劍。

需要有陽(yáng)剛之氣和剛正不阿的信念與精神,才能發(fā)揮出其最大的威力。

女子總歸是優(yōu)柔寡斷了一些。

“謝謝師尊!謝謝各位師伯師叔!”蘇兮瑤感謝道。

“多謝各位師叔!”林楓也跟著(zhù)抱拳感謝。

既然掌教師叔不愿意說(shuō)出彼岸花的下落,他再問(wèn)也是白搭。

畢竟在這些神霄劍宗的高層眼中,自己不過(guò)是一個(gè)資質(zhì)平庸的弟子罷了,根本無(wú)法得到他們的重視。

彼岸花的事還是自己下去想辦法吧!

孤存峰典籍無(wú)數,肯定有關(guān)于這方面的記載。

除了救回師尊的事情外,還有一件事是林楓非常關(guān)心的。

師尊究竟被誰(shuí)所害?

于是林楓繼續問(wèn)道:“掌教師叔,師侄還有一個(gè)疑問(wèn),請師叔解惑?!?br>
“你說(shuō)!”羅云天回道。

“是誰(shuí)把我師尊傷成這樣的?”林楓咬牙切齒的問(wèn)道。

同時(shí)眼中透出一絲不易察覺(jué)的寒光。

“林楓師侄,我知道慕白師兄的的事對你打擊很大,也明白你身為弟子的心情,不過(guò)這次找來(lái)你們師兄妹,并沒(méi)有別的意思,只是覺(jué)得作為慕白師兄最親近的人,你們有資格知道慕白師兄的情況,至于報仇,你還是別操心了,神霄劍宗不會(huì )白白吃這么大的虧,不然什么阿貓阿狗都敢騎在我們頭上?!?br>
羅云天說(shuō)話(huà)的語(yǔ)氣雖然平靜,但誰(shuí)都能聽(tīng)出來(lái)他心中的怒火。

要知道神霄劍宗可是廬洲境內最強大的勢力之一,又是攻擊力爆表的劍修宗門(mén),敢招惹神霄劍宗的勢力還真沒(méi)幾個(gè)。

這次不僅大師兄蘇慕白中毒昏迷,就連神霄七劍中的浩然劍也失蹤了。

對于神霄劍宗來(lái)說(shuō),是損失,更是恥辱。

不管敵人有什么背景和靠山,都必須為此付出代價(jià)。

浩然劍是神霄劍宗的招牌,絕不容有失。

否則神霄七劍豈不是要改名為神霄六劍?

何況七劍合一的威力,要遠遠大于六劍合一。

無(wú)論從哪個(gè)方面看,浩然劍都必須找回來(lái)。

“我明白了!掌教師叔,我可否把師尊帶回孤存峰?”林楓又問(wèn)道。

“還是別了!你們孤存峰現在條件有限,萬(wàn)一慕白師兄出現什么意外,沒(méi)有辦法第一時(shí)間處理,還是留在這里吧!我們也好隨時(shí)觀(guān)察情況?!绷_云天拒絕道。

“那就麻煩掌教師叔了!”林楓再次抱拳鞠躬感謝。

他也覺(jué)得羅云天說(shuō)得對,自己把師尊帶回去萬(wàn)一出現意外,導致師尊情況惡化怎么辦?

留在這里有各位師叔們隨時(shí)查看是最好的選擇。

自己只需想辦法找到彼岸花就行。

“林楓師侄不必如此客氣!慕白師兄的事乃是我神霄劍宗的機密,你們師兄妹就不要外傳了,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煩,現階段你們最重要的任務(wù)是修煉,等慕白師兄醒來(lái)后給他一個(gè)驚喜?!?br>
“是!掌教師叔!”

“是!掌教師伯!”

林楓和蘇兮瑤同時(shí)回答。

“恩!沒(méi)事的話(huà)你們就先回去吧!有我們師兄妹在,慕白師兄一定不會(huì )有事的?!?br>
“多謝掌教師叔!”

“多謝掌教師伯!”

兩人隨即一起離開(kāi)。

出了偏殿,林楓忍不住說(shuō)道:“師妹!有時(shí)間的話(huà),還是多回來(lái)看看吧!孤存峰是師父的心血,也是你的家?!?br>
“恩!我會(huì )的,大師兄!不過(guò)我現在要好好修煉,有了實(shí)力以后才能保護你和爹?!碧K兮瑤一臉認真。

“師妹,其實(shí)你不該背負這么多的?!绷謼鲊@息道。

“大師兄!我娘沒(méi)了,現在爹也受了重傷,而我連知道敵人的資格都沒(méi)有,你說(shuō)我是不是很沒(méi)用?”蘇兮瑤淚眼婆娑的看著(zhù)林楓。

“不是的!師妹,你已經(jīng)很努力了,只不過(guò)你還太小,需要慢慢積累,循序漸進(jìn),離洲哪一位強者不是數百上千年,甚至幾千年累計下來(lái)的?”林楓趕緊安慰。

“可是大師兄,我等不了那么久了,所以必須比別人更加努力才行?!毙⊙绢^一臉倔強。

“你………唉………”

林楓一時(shí)間不知道該說(shuō)什么,只能發(fā)出一聲嘆息。

曾經(jīng)那個(gè)一天到晚跟在自己身后,一口一個(gè)大師兄的小丫頭,如今也長(cháng)大了。

“大師兄,你不用擔心我!我會(huì )照顧好自己的,而且師尊對我也很好,我一定要得到紅蓮劍的認可?!?br>
“師妹,你不要有太大的壓力,一切有大師兄在!”

林楓第一次說(shuō)出這樣的話(huà)。

他很心疼蘇兮瑤。

小丫頭承受了太多這個(gè)年紀不該承受的東西。

母親早亡,現在連父親都到了生死邊緣。

這些都需要她一個(gè)十幾歲的小丫頭去承擔。

盡管蘇兮瑤天賦不錯,可距離報仇還差的太遠。

除非得到神霄七劍之一的紅蓮劍才認可有那么一絲絲希望。

否則一切休談。

“恩!我知道了大師兄,謝謝你!我先回去修煉了?!?br>
“去吧!”

蘇兮瑤御劍離開(kāi)。

林楓意念一動(dòng),背后長(cháng)劍出竅,在身前快速變大,也跟著(zhù)御劍而去。

接下來(lái)他要回孤存峰翻閱典籍,查找彼岸花的資料。

雖然掌教師叔說(shuō)過(guò)這件事交給宗門(mén),可林楓不喜歡把希望寄托在別人身上。

除此之外,還有一件事等著(zhù)林楓去做。

師尊重傷瀕死,這個(gè)仇理應由他這個(gè)弟

馬甲神霄劍修:哥這茍王手握七劍成最強玄幻、重生、架空、佚名玄幻、重生、架空、小說(shuō)《神霄劍修:哥這茍王手握七劍成最強》是最近很多書(shū)迷都在追讀的,小說(shuō)以主人公佚名為主線(xiàn)。惜若黃作者大大更新很給力,這個(gè)大大更新速度還不錯,神霄劍修:哥這茍王手握七劍成最強目前已寫(xiě)1065902字,小說(shuō)最新章節第508章 互換一擊,小說(shuō)狀態(tài)連載中,喜歡玄幻、重生、架空、這本小說(shuō)的寶寶們快來(lái)。

書(shū)友評價(jià)

完了,關(guān)鍵時(shí)刻就沒(méi)了,作者大大有地址沒(méi)有,我家賣(mài)刀的,送一些給你[酷拽][酷拽][酷拽]

為什么每個(gè)寫(xiě)書(shū)的都喜歡卡D呢

這本書(shū),前面幾十張就是個(gè)前綴。有點(diǎn)耐心的人看下去后面還是挺不錯的。算是還可以的書(shū)了

熱門(mén)章節

第259章 寧素妃

第260章 持續發(fā)酵

第261章 天機子

第262章 天機榜現世

第263章 上榜

作品試讀


冷寒霜是這樣,葉清玄也是這樣。

而這種氣質(zhì)恰恰最能勾起男人的征服欲。

或許是習慣了葉清玄的行事作風(fēng),楊帆也不在意,跟著(zhù)跳了下去。

神霄劍宗的隊伍離開(kāi)后沒(méi)多久,七殺宗的人就到了。

看到剛剛熄滅的火堆,以及一地的動(dòng)物骨頭,知道神霄劍宗的人剛剛在這里休息,苗坤生氣的罵道:“媽的!跑的真快?。?!”

他心里明白,必須盡快追上神霄劍宗的隊伍。

好不容易利用出其不意的埋伏和提前布置好的陣法,取得了巨大優(yōu)勢。

一旦等神霄劍宗緩過(guò)來(lái),調整好心態(tài),跟自己正面碰撞,七殺宗可討不到什么好處。

劍修在修道界本就是攻伐第一存在。

一定要趁其病,要其命。

否則結果恐怕難以預料。

“追?。?!”

苗坤大喊一聲。

帶頭向著(zhù)神霄劍宗離開(kāi)的方向追去。

兩個(gè)時(shí)辰后,已是傍晚。

七殺宗跟著(zhù)神霄劍宗一路留下的痕跡,追蹤至一處半山腰。

這里的樹(shù)木更加茂盛。

突然,在最前方的苗坤停下腳步。

“怎么了,師兄?”一名七殺宗的弟子問(wèn)道。

“不對勁兒!有問(wèn)題!”

“有什么問(wèn)題?”

就在兩人說(shuō)話(huà)之際。

一聲輕喝傳來(lái)。

“起陣!給所有死去的神霄劍宗弟子報仇?!?br>
上百道劍光從四面八方的密林中射出。

“有埋伏!迎戰!”苗坤震驚的大喊起來(lái)。

他做夢(mèng)也沒(méi)想到。

神霄劍宗上午才吃了敗仗,損失慘重,晚上就敢埋伏自己。

簡(jiǎn)直是一群瘋子。

劍光落入七殺宗人群。

在沒(méi)有任何防備的情況下,面對神霄劍宗的第一波攻擊,七殺宗死傷達到數十人。

見(jiàn)此情形,苗坤咬牙切齒的罵道:“混蛋?。?!”

接著(zhù)又大聲說(shuō)道:“七殺宗的人聽(tīng)著(zhù),全部給我沖上去,不然只能被當活靶子?!?br>
話(huà)音剛落。

一柄長(cháng)劍直逼他的面門(mén)。

“叮?。?!”

苗坤手起刀落,將劍擊飛。

長(cháng)劍落在葉清玄手中,再次向著(zhù)苗坤一劍揮出。

兩人瞬間戰斗在一起。

七殺宗的其他人開(kāi)始向周?chē)拿芰种袥_去。

兩宗大戰開(kāi)始。

一天中,七殺宗和神霄劍宗發(fā)生了兩次戰斗。

上午神霄劍宗被七殺宗埋伏,傍晚就還了回來(lái)。

不得不說(shuō)神霄劍宗這一手玩兒的溜。

讓七殺宗完全沒(méi)有預料到。

由此可見(jiàn)。

兩個(gè)勢力的領(lǐng)頭人,苗坤和葉清玄都不簡(jiǎn)單。

戰斗持續沒(méi)多久就結束了。

正所謂一步先,步步先。

此戰神霄劍宗可以說(shuō)是一直占據著(zhù)絕對的上風(fēng),把七殺宗壓著(zhù)打,算是報了上午的一箭之仇。

最終苗坤見(jiàn)勢不對,帶領(lǐng)七殺宗逃了。

贏(yíng)了?。?!

葉清玄沒(méi)有帶人去追。

伏擊七殺宗是她臨時(shí)決定的。

沒(méi)想到效果會(huì )這么好。

身為劍修,要有一股勇往直前的信念。

最近隊伍中有少部分人似乎表現的很消極。

如此下去,整支隊伍的氣勢都將受到影響。

葉清玄這才決定埋伏追來(lái)的七殺宗。

這一戰不僅報了仇,還把隊伍的士氣給提了起來(lái),算是一舉兩得。

“師姐!我們贏(yíng)了!”楊帆來(lái)到葉清玄身邊,笑著(zhù)說(shuō)道。

剛剛他表現的不錯,殺了三人,重傷六人。

“贏(yíng)了也不能太放松,大家要隨時(shí)保持警惕,不然又會(huì )重蹈上午的覆轍,這次九幽秘境之行出現了許多意外,沒(méi)有人能幫助我們,想要活著(zhù)走出去,一切都只能靠我們自己?!比~清玄冷聲道。

“師姐放心!我們一定不會(huì )再給七殺宗機會(huì )了,大家說(shuō)是不是?”

小說(shuō)《神霄劍修:哥這茍王手握七劍成最強》試讀結束,繼續閱讀請看下面?。?!



時(shí)間在快速流逝。

轉眼又是半月過(guò)去。

林楓在九幽秘境中尋到了不少天材地寶,卻依然沒(méi)有彼岸花的蹤跡。

最有希望的還是遭遇藥王谷和黑袍人那個(gè)深水潭,可惜冰蚺守護的并不是彼岸花。

雖然時(shí)間才過(guò)去三分之一,距離秘境開(kāi)啟還有兩個(gè)月。

可遲遲找不到彼岸花,還是讓他不免有些心浮氣躁。

傍晚。

林楓累了,也餓了。

在河邊找了一個(gè)稍微寬敞地方生火。

從乾坤袋中的冰蚺尸體上割下一大塊肉烤上。

冰蚺是林楓進(jìn)入九幽秘境后,吃到最好吃的異獸,營(yíng)養價(jià)值也極其豐富。

肉質(zhì)鮮美,放火上一烤就滋滋冒油,加點(diǎn)秘密佐料,別提有多香了。

可惜再好吃的食物也化解不了林楓郁悶的心情。

如果找到彼岸花后還有時(shí)間,他估計會(huì )把九幽秘境內所遇到的異獸全部吃個(gè)遍。

異獸的肉可比普通野獸要好吃的多,當然實(shí)力也強的不是一星半點(diǎn)。

吃飽喝足以后,林楓靠在一棵大樹(shù)下休息。

周?chē)鸁o(wú)數的蟲(chóng)鳴,遠處偶爾傳來(lái)不知名的野獸吼叫并不能影響他。

最近這半個(gè)月,林楓確實(shí)累了,為了尋找彼岸花,幾乎都沒(méi)怎么休息,加上心理上的負擔,再強的身體也有些疲倦。

就在他閉目養神的時(shí)候。

周?chē)拿芰珠_(kāi)始出現輕的微晃動(dòng),不過(guò)聲音被蟲(chóng)鳴所掩蓋,沒(méi)過(guò)多久,一只臉盆大小,長(cháng)著(zhù)一張貌似人臉的蜘蛛被烤肉味吸引,從密林中爬出,盯著(zhù)靠在樹(shù)上的林楓。

這是一只人面魔蛛,全身黝黑,群聚性生物,毒性很強,晝伏夜出,喜歡在黑暗中獵取食物。

站立了一會(huì )兒,發(fā)現林楓沒(méi)有動(dòng),人面魔蛛發(fā)動(dòng)攻擊,下肢用力,向著(zhù)林峰彈射而出。

不過(guò)還沒(méi)靠近,就被一道劍氣斬成兩半,綠色的血液飛濺,這一下可捅了馬蜂窩。

無(wú)數的人面魔蛛從密林中跳出,每一只都有臉盆般大小。

然而它們的命運跟第一只一樣,全部被斬成兩半,尸體堆成小山,綠色的血液匯在一起,流入旁邊的河流中,僅僅片刻就毒死一大片魚(yú)蝦,可見(jiàn)其毒性有多強。

直到密林中再也沒(méi)有人面魔蛛跳出,林楓才緩緩起身,輕輕一躍,跳上樹(shù)杈。

盡管周?chē)黄墙?,可他身上卻是一塵不染。

站在樹(shù)杈上,林楓把目光鎖定在一處密林中,手指輕輕一劃,一道劍氣橫掃而出。

“吱吱?。?!”

密林中發(fā)出一聲慘叫。

一只巨大的人面魔蛛顯現出來(lái),比之前那些至少大上數十倍,堪比一輛小汽車(chē)。

此時(shí)它的腿已被斬斷一肢,傷口處流出大量的綠色血液滴下,瞬間就將地面上的植被融化。

兩只碗口大小,猩紅的眼睛死死盯著(zhù)林楓,獠牙有十多公分那么長(cháng)。

一人一巨蟲(chóng)就這么對峙起來(lái)。

林楓第一次見(jiàn)到這么大的蜘蛛異獸,也是來(lái)了興趣。

大約半分鐘后,人面魔蛛突然發(fā)動(dòng)襲擊,向著(zhù)林楓吐出幾個(gè)蛛絲網(wǎng),然后轉身迅速逃離。

輕易躲過(guò)之后,林楓便慢吞吞的跟在后面,這只人面魔蛛明顯跟前面的不太一樣,已經(jīng)有了一絲絲靈智,他想跟過(guò)去看看對方的巢穴。

十多分鐘后。

人面魔蛛來(lái)到一處地下洞穴前,毫不猶豫的跳了下去。

靠近之后,林楓觀(guān)察了一下,洞穴@口很大,直徑應該有幾百米米,下面很可能就是人面魔蛛的老巢。

他上前踏出一步,踩在空中卻沒(méi)有掉下去,接著(zhù)一步一步走到洞穴正中間,身體開(kāi)始緩緩下降。

在這個(gè)過(guò)程中,林楓沒(méi)有借助任何外力,僅憑自身就可以做到,說(shuō)明他至少已經(jīng)到了修士的第五境——御空境。

御空境即便是在離洲,也算是進(jìn)入強者行列了。

而在神霄劍宗,普通長(cháng)老就是御空境的層次。

也就是說(shuō),僅僅林楓目前表現出來(lái)的修為境界,已經(jīng)跟神霄劍宗的普通長(cháng)老相當了。

下降了一百多米,終于到了洞穴底部,里面漆黑一片,伸手不見(jiàn)五指。

不過(guò)對于林楓這等高級修士來(lái)說(shuō),夜視已經(jīng)是基本技能了,因此能清楚的看見(jiàn)周?chē)娜病?br>
腳下是累累白骨,鋪了一層又一層。

顯然死在人面魔蛛口中的動(dòng)物不在少數。

林楓甚至還在其中發(fā)現了不少人類(lèi)的頭骨。

環(huán)視一圈。

四周巖壁上有著(zhù)密密麻麻的小型洞穴,直徑從幾十公分到幾米不等,甚至還有一個(gè)達到了三四十米。

“吱吱吱……吱吱吱……”

刺耳的摩擦聲響起。

一雙又一雙猩紅的眼睛出現在四周的巖洞口。

普通人處在這樣的環(huán)境,估計早就嚇暈過(guò)去了,林楓反而一臉的平靜,沒(méi)有絲毫慌張。

不是他裝,而是真沒(méi)有把人面魔蛛放在眼里。

只要他想,一招就可以把這些惡心的家伙全部解決。

“吱吱……”

突然出現的聲音比剛才的響亮不少。

順著(zhù)聲音看去,只見(jiàn)最大那個(gè)巖洞中爬出一只超大型的人面魔蛛,足足有一棟三層小樓那么大。

面對周?chē)苊苈槁榈娜嗣婺е?,以及一只超大的魔蛛異獸,林楓始終都表現的一臉淡定。

“吱?。?!”

魔蛛異獸發(fā)出一聲尖叫。

四周的人面魔蛛放佛聽(tīng)到了命令一般,全部跳出洞穴,撲向林楓。

站在中間的林楓意念一動(dòng)。

無(wú)數的劍氣憑空出現,僅用幾秒鐘,就將所有的人面魔蛛屠全部殺殆盡,尸體落到地面,將白骨完全掩蓋。

這就是高階劍修都可怕之處,殺傷力,破壞力都是所有修士之最。

不過(guò)劍修也有弱點(diǎn),那就是防御力低,要是能抗住劍修都攻擊,就有機會(huì )反殺。

或許是感受到了眼前這個(gè)人類(lèi)的強大,魔蛛異獸快速退回洞穴之中。

林楓也隨即跟隨進(jìn)入。

大約走了幾百米,洞穴頂部出現許多猶如蠶蛹般的東西,掛在上面,有大有小,估計是蜘蛛異獸用蛛絲包裹起來(lái)的食物。

繼續又深入百米。

終于到達了寬闊的洞穴最深處。

然而林楓環(huán)顧一周,卻沒(méi)有發(fā)現蜘蛛異獸的身影。

明明是看著(zhù)進(jìn)來(lái)的,怎么會(huì )憑空消失?

那么大一只蜘蛛,說(shuō)不見(jiàn)就不見(jiàn)了?

一路走來(lái)也沒(méi)遇到分叉口??!

林楓郁悶了,覺(jué)得肯定是那里出了問(wèn)題,自己疏忽了。

不過(guò)他也不準備繼續尋找下去。

太浪費時(shí)間。

自己還有正事要做。

跑了就跑了吧!

一只蜘蛛異獸而已。

對別人來(lái)說(shuō),它的內丹和毒囊都有很高的價(jià)值,拿出去可以賣(mài)個(gè)好價(jià)錢(qián),或者換一些修煉資源,但對林楓來(lái)說(shuō),并不值得花費大量時(shí)間。

正準備轉身離開(kāi)之際。

洞穴深處一顆巨大的半圓形石頭,吸引了林楓的注意。

那里似乎有移動(dòng)的痕跡。

他靠近一看。

圓形石頭果然是從旁邊移過(guò)來(lái)的。

林楓猜測是蜘蛛異獸搬過(guò)來(lái)?yè)踝∽约禾幼叩耐ǖ馈?br>
屈指一劃,劍氣從指尖射出,將巨石切成無(wú)數小十塊。

又一個(gè)洞穴出現在他眼前,里面還傳出“嘩嘩嘩”的流水聲。

難道這是連通地下暗河的通道?


“清玄!身體怎么樣?”冷寒霜問(wèn)道。

“好多了,謝謝師尊幫忙,不然可恢復不了真快?!比~清玄回道。

“跟為師還那么客氣,以后小心一點(diǎn),自爆本命飛劍并不可取,次數多了也會(huì )給身體造成不可逆的傷害?!?br>
“知道!我那也是迫不得已?!?br>
兩人沉默了一會(huì )兒。

冷寒霜突然喊道:“清玄!”

“嗯?怎么了?師尊!”一旁的葉清玄轉過(guò)頭來(lái)。

“你以后多跟林楓接觸接觸?!?br>
“???”葉清玄有些懵,不知道師尊為什么會(huì )突然讓自己跟林楓接觸。

以前可從未有過(guò)。

“林楓不僅是大師兄的弟子,也是我從小看著(zhù)長(cháng)大的,現在大師兄重傷未醒,他一個(gè)人在孤存峰很孤獨……也很可憐,你沒(méi)事兒的話(huà),多去孤存峰找他聊聊,幫他開(kāi)導開(kāi)導?!崩浜忉尩?。

她心想。

徒兒??!

為師只能幫你到這里。

能不能把握住機會(huì ),就看你自己了。

“哦!好!師尊,我有時(shí)間會(huì )去的?!比~清玄回道。

冷寒霜微微搖了搖頭。

她一看就知道葉清玄在敷衍自己。

這也是沒(méi)辦法的事。

一個(gè)出了名的廢材大師兄,有什么好接觸的?

可有些事情答應了林楓,又不能說(shuō)出來(lái)。

只能稍微給點(diǎn)暗示。

能不能理解,或者說(shuō)有沒(méi)有那個(gè)福份,就看葉清玄的造化了。

以林楓如今表現出來(lái)的天資,別說(shuō)神霄劍宗了,整個(gè)離洲歷史上恐怕都找不出能和他相提并論之人。

關(guān)鍵不僅天賦高的可怕,城府還那么深,這種人的成就是沒(méi)有上限的。

“師尊,之前也沒(méi)聽(tīng)說(shuō)您要進(jìn)入秘境,怎么突然就進(jìn)來(lái)了?”葉清玄趕緊轉移話(huà)題。

實(shí)在不想談?wù)撽P(guān)于林楓的事。

“我進(jìn)來(lái)尋找一種靈藥?!崩浜卮?。

“找到了嗎?”

“找到了!所以才來(lái)與你們匯合,一起等待秘境打開(kāi)?!?br>
“師尊,您是不知道,這次進(jìn)入九幽秘境比以往危險多了,只差一點(diǎn),您就見(jiàn)不到我了?!?br>
“哦?怎么回事?說(shuō)來(lái)聽(tīng)聽(tīng)!”冷寒霜裝作驚訝的問(wèn)道。

葉清玄講述自己進(jìn)入九幽秘境后遭遇到危險,一開(kāi)始還能應對。

后來(lái)被無(wú)極魔宗和七殺宗以及黑袍人三方勢力圍攻,完全沒(méi)有逃脫的希望,就在她自爆本命飛劍后等死之際。

突然出現了一位戴著(zhù)面具的男子,輕松把無(wú)極魔宗、七殺宗、黑袍人解決。

講到面具人的時(shí)候,葉清玄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覺(jué)的微笑,同時(shí)眼中流露出濃烈的興趣和好奇之色。

一旁的冷寒霜聽(tīng)的很是無(wú)語(yǔ)。

傻丫頭啊傻丫頭!

你說(shuō)的人就在那里烤肉呢!

為師已經(jīng)盡力了在提示你了,可惜你完全不當回事兒。

“對了,師尊,他說(shuō)跟我們神霄劍宗有淵緣,分配靈藥的時(shí)候,我們神霄劍宗得到的也要多一些,您知道是誰(shuí)嗎?”葉清玄帶著(zhù)一絲期待問(wèn)道。

此人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就是你們口中的廢材大師兄,與神霄劍宗可不有淵緣嗎?

冷寒霜心里想到。

但她不能說(shuō)出來(lái)。

既然答應過(guò)林楓,要替他保守秘密,就一定會(huì )做到。

別說(shuō)葉清玄了。

就是掌教師兄羅云天問(wèn)起,冷寒霜也不會(huì )說(shuō)的。

保守秘密也是一種變相保護林楓的方法。

“我都沒(méi)見(jiàn)到,怎么知道是誰(shuí)?”冷寒霜搖了搖頭。

又接著(zhù)說(shuō)道:“不過(guò)聽(tīng)你這么說(shuō),我對這個(gè)人倒是挺有興趣的,很明顯,他的做法說(shuō)明與神霄劍宗的關(guān)系確實(shí)不錯,否則也不會(huì )冒著(zhù)得罪七殺宗和無(wú)極魔宗的危險救下你們?!?br>

《神霄劍修:哥這茍王手握七劍成最強》由惜若黃所撰寫(xiě),這是一個(gè)不一樣的故事,也是一部玄幻、重生、架空、全篇都是看點(diǎn),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佚名所吸引,目前神霄劍修:哥這茍王手握七劍成最強這本書(shū)最新章節第258章 余北辰死,神霄劍修:哥這茍王手握七劍成最強目前已寫(xiě)1107025字,神霄劍修:哥這茍王手握七劍成最強玄幻、重生、架空、佚名玄幻、重生、架空、書(shū)荒必入小說(shuō)推薦!

書(shū)友評價(jià)

好是好,老板,能不能每天多更新幾章?

一直在提到強者弱者之分就是沒(méi)有境界,作者是沒(méi)打算寫(xiě)境界,就只寫(xiě)強者來(lái)定義?最近的更新太水了

預言最多還有50章?tīng)€尾了。更新也不想說(shuō)什么

熱門(mén)章節

第374章 魔神

第375章 陣法逞威

第376章 脫困

第377章 一絲意念

第378章 仙人指路

作品試讀


“吼吼吼~~”

幾聲吼叫震的黑袍人剛剛布置的陣法搖搖欲墜。

“孽畜,你想找死不成?”黑袍人大首領(lǐng)怒道。

“吼~~”

又是一聲更大的嚎叫,以作回應。

“噗………”

十幾名在山谷中與冷寒霜一戰,受傷未愈的黑袍人,紛紛承受不住,吐血昏迷。

黑袍人大首領(lǐng)怒極。

他知道不解決這只巨龜,是逼不出冷寒霜的。

“給我攻擊?。?!”

陣法開(kāi)始凝聚能紅色量球,然后不斷落在巨龜背上。

“轟轟轟?。?!”

一陣劇烈的爆炸過(guò)后。

巨龜幾乎是毫發(fā)未損。

龜殼是它最堅硬的部位。

一般的攻擊連防都破不了,更別說(shuō)傷它了。

“一幫廢物!腦子怎么長(cháng)的?給我攻擊它最薄弱的頭和四肢?!焙谂廴舜笫最I(lǐng)怒罵道。

陣法又開(kāi)始凝聚能力。

這次沒(méi)有落在龜殼上,而是向著(zhù)巨龜的頭部和四肢攻擊。

“轟?。?!”

“吼?。?!”

第一道能量球成功擊中頭部,巨龜吃痛,大吼一聲,將頭和四肢縮進(jìn)龜殼之內。

沒(méi)了目標,能量球要么落空,要么擊中龜殼。

等到攻擊停止。

巨龜才把頭和四肢伸出來(lái)。

一旦攻擊開(kāi)始,它又會(huì )縮回去。

不過(guò)這次有幾顆能量球,從巨龜的頭和四肢伸出的地方攻入,在巨龜的身體里爆炸開(kāi)。

痛的巨龜嚎叫起來(lái)。

為了避免再次被傷到,它將身體旋轉起來(lái),這樣能量球就無(wú)法進(jìn)入巨龜身體內部了。

幾輪攻擊下來(lái),巨龜受到的傷害很有限。

不得不說(shuō),開(kāi)啟靈智的異獸,比起未開(kāi)靈智的野獸,有著(zhù)相當大的區別。

它們不僅實(shí)力更加強大,還會(huì )找到對自己最有利的戰斗方式。

巨龜知道自己的優(yōu)勢是防御力,那就先打消耗戰。

等敵人體力不支的時(shí)候,自己再發(fā)動(dòng)攻擊。

黑袍人大首領(lǐng)眉頭緊皺。

不能再這樣消耗下去了。

必須給巨龜致命一擊。

否則消耗太大的話(huà),對付冷寒霜可能會(huì )出現意外。

沒(méi)有人敢小看神霄七劍的持有者,哪怕是對方已經(jīng)受了不輕的傷。

速戰速決!

想到這里,黑袍人大首領(lǐng)從乾坤袋中拿出一把弓。

此弓通體緋紅,上面刻著(zhù)秘密麻麻的符文,剛出現,一股殺氣就撲面而來(lái)。

殺神弓?。?!

一把配合殺神決,能發(fā)出巨大威力的武器。

左手拿弓,右手拉弦,對準湖中的巨龜。

體內殺神決運轉。

一根由殺氣凝聚而成的箭矢出現在弓上。

殺?。?!

黑袍人大首領(lǐng)心中大喝一聲,同時(shí)右手松開(kāi)。

“咻?。?!”

殺神箭向著(zhù)巨龜射去。

當快要接觸到結界的時(shí)候,結界竟然出現一個(gè)洞,殺神箭正好從洞中穿過(guò)。

進(jìn)入結界內后,殺神箭停止了前進(jìn),懸浮在空中,吸收陣法聚集的能量。

等到殺神箭已經(jīng)變的半透明,上面散發(fā)出一股驚天殺氣的時(shí)候。

巨龜感受到了不妙。

它迅速把身體潛入湖底,不敢再用龜殼硬接。

“咻?。?!”

吸滿(mǎn)能量的殺神箭再次射出。

穿過(guò)湖水,直達湖底,落在巨龜的龜殼之上。

“吼?。?!”

巨龜發(fā)出一聲痛苦的慘叫。

它引以為傲的龜殼被殺神箭破開(kāi)了防御,穿透了身體,將五臟六腑都破壞掉了。

湖泊也在殺神箭的攻擊下,掀起滔天巨浪,浪高達到數十米。

等到風(fēng)浪平息。

一部分湖水已被鮮血染紅。

巨龜的龐大的尸體漂浮在湖面上。

而在巨龜身旁。

還有著(zhù)無(wú)數水中生物的尸體。

僅僅一箭就將以防御力著(zhù)稱(chēng)的巨龜異獸擊殺,可見(jiàn)殺神弓配合殺神決的威力有多大。

小說(shuō)《神霄劍修:哥這茍王手握七劍成最強》試讀結束,繼續閱讀請看下面?。?!



比如釣魚(yú),設置陷阱抓小動(dòng)物,上樹(shù)掏鳥(niǎo)窩,最后用火烤著(zhù)吃。

這讓冷寒霜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jué),對林楓也就不那么上心了。

“你小子不錯!不僅心智成熟,想的事情也很全面,要不是師叔我親眼看著(zhù)你長(cháng)大,都懷疑你是不是哪個(gè)老怪物修煉了返老懷童的功法,行了,咱們也別在這里回憶了,還是先去找你師姐她們吧!”

冷寒霜一臉的欣慰之色。

“好!師叔,我們這就走?!?br>
“小白?。?!”

“昂~~”蛟龍小白立刻飛到林楓身邊,乖巧的匍匐在地。

“師叔!這是我收的寵物,彼岸花就是它給我的?!绷謼鹘榻B道。

“一條已經(jīng)化蛟成功的蛟龍!還不錯,將來(lái)說(shuō)不定有機會(huì )成就真龍之身?!?br>
“師叔!我們走吧!師姐他們應該走不遠?!?br>
林楓率先跳上蛟龍頭頂,冷寒霜緊隨其后。

神霄劍宗和七殺宗兩個(gè)勢力聯(lián)合在一起,人數眾多,根本就沒(méi)離開(kāi),把自己宗門(mén)死去人的尸體埋葬之后,就在原地等著(zhù)九幽秘境開(kāi)啟。

“師叔,我們先下去,我把衣服換回來(lái),還請幫我保守秘密?!?br>
“恩!放心吧!答應你的事,我自然會(huì )做到?!?br>
兩人落到地面。

林楓換回了自己真傳弟子的衣服,恢復神霄劍宗廢材大師兄的身份。

蛟龍縮成一條白蛇,藏進(jìn)他的袖口處。

冷寒霜帶著(zhù)林楓,與神霄劍宗的隊伍匯合在一起。

葉清玄見(jiàn)到師尊到來(lái),自然是震驚不已。

她可不知道師尊也進(jìn)了九幽秘境,這是神霄劍宗的機密。

只是林楓竟然跟師尊在一起,是葉清玄沒(méi)想到的。

應該是師尊主動(dòng)找到他的吧!

有神霄七劍之一的冰魄劍之主在,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安全了。

他們再也不用提心吊膽的害怕黑袍人會(huì )突然偷襲。

林楓則縮在角落,深藏功與名。

沒(méi)人會(huì )在意他這位廢材大師兄。

冷寒霜加入大隊伍后。

神霄劍宗和青云宗的人都開(kāi)始大膽起來(lái)。

組成一個(gè)個(gè)小隊,分散到周?chē)ふ覚C緣和寶物。

畢竟在他們眼中,神霄七劍之一的冷寒霜就是天大的人物。

有她在,完全不用怕什么黑袍人。

安全得到保障,對機緣的渴望又逐漸滋生。

不過(guò)他們也不敢走太遠。

恢復身份后,林楓混在隊伍中,每天都會(huì )弄一些野獸烤著(zhù)吃。

香味散開(kāi)。

很快就有沒(méi)恢復的傷者加入,他也不拒絕,大方的把烤肉分給大家。

不得不說(shuō),林楓的烤肉技術(shù)確實(shí)相當不錯。

吃過(guò)的人都得豎起大拇指。

慢慢加入的人就越來(lái)越多。

林楓就成了一個(gè)專(zhuān)業(yè)烤肉的廚師。

每天要供應上百人的烤肉。

當然想要吃,就得自己去抓野獸,林楓可不包食材。

一棵巨樹(shù)之上。

葉清玄正在療傷。

冷寒霜則在一旁陪同,防止意外發(fā)生。

在與七殺宗和無(wú)極魔宗的戰斗中,葉清玄自爆本命飛劍,連帶著(zhù)身體也受到了反噬,傷的不輕。

好在并非不可逆。

只需先穩住傷勢,回去好好修養一段時(shí)間,再培養一柄本命飛劍即可。

冷寒霜看著(zhù)下方忙的不亦樂(lè )乎的林楓。

跟之前簡(jiǎn)直是判若兩人。

哪里還有一位強者該有樣子。

圍在他四周的兩宗弟子還不知道,給自己烤肉的家伙,是個(gè)什么樣的存在。

等哪一天林楓是實(shí)力曝光,足夠他們吹噓一輩子的。

沒(méi)過(guò)多久,葉清玄醒了過(guò)來(lái),與冷寒霜并排坐在一起。


兩天后。

林楓總算把關(guān)于九幽秘境的一切資料都看完了。

包括九幽秘境一共出現了多少次,進(jìn)去需要注意什么,有多少人因為進(jìn)入九幽秘境而改變命運,其中甚至不乏一些大人物,每一次開(kāi)啟又有多少人永遠留在那里,成為動(dòng)物的食物,植物的養料。

在看到九幽秘境只允許骨齡在一百歲以下的人類(lèi)進(jìn)入之時(shí),林楓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氣。

雖然他很少出孤存峰,也很少了解外面的事,但從師尊蘇慕白那里多多少少知道一些關(guān)于離洲的基本情況。

骨齡不超過(guò)一百歲,即便是天才,也強的有限。

真正的強者,都是活了幾百年,甚至幾千年的老怪物。

這就大大增加了他尋得彼岸花的幾率。

而且彼岸花自身帶有很強的毒素,得到了也無(wú)法立即食用,必須有其他輔藥中和藥性,才能煉制出無(wú)副作用的靈藥。

就算被別人先發(fā)現,自己也可以搶回來(lái)。

管他是誰(shuí)得到,乖乖的交出來(lái)最好,否則別怪自己心狠手辣。

為了救師尊,林楓可不會(huì )心慈手軟。

了解完這些,心情愉悅的他,在孤存峰的密林中抓了一只類(lèi)似地球兔子的動(dòng)物,又到池塘邊釣了幾條魚(yú),在老地方烤了起來(lái)。

不一會(huì )兒就烤的滋滋冒油,撒上一些秘制佐料,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lái)。

來(lái)到陌生的世界,林楓最滿(mǎn)意的就是這些無(wú)處不在的食物。

比地球上的不知道好吃多少倍。

肉質(zhì)鮮美,嫩滑,入口即化。

即使什么佐料都不放,也好吃到不行。

記得第一次吃的時(shí)候,林楓差點(diǎn)沒(méi)把骨頭也一起吞下去。

從此他就愛(ài)上了在山頂大樹(shù)下烤肉。

幾乎每天都要來(lái)烤上一些。

一頓不吃就渾身不舒服。

孤存峰如今就林楓一人,做什么都沒(méi)人管,吃飽了就瞇一會(huì )兒,或者爬到樹(shù)上去看看風(fēng)景,日子別提有多逍遙自在了。

這些年中,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掉,水里游的都被他吃了一個(gè)遍。

烤肉的技術(shù)也越來(lái)越爐火純青。

要是在地球,開(kāi)個(gè)燒烤店絕對爆滿(mǎn)。

就在林楓享美食的時(shí)候,一道身影踩著(zhù)飛劍出現在空中。

她看著(zhù)正胡吃海喝的林楓,冷艷絕色的臉上沒(méi)有任何表情,連眼中都沒(méi)有一絲波動(dòng)。

來(lái)人是冷寒霜的真傳弟子葉清玄。

葉清玄在神霄劍宗所有真傳弟子中排行第六,也就是林楓的六師妹。

兩人在神霄劍宗都很出名,但名聲卻完全不一樣。

一個(gè)是天才弟子,另一個(gè)則是廢物大師兄。

這一代的神霄七劍到目前為止,只有四人收了真傳弟子。

分別是浩然劍蘇慕白,太乙劍羅云天,雷鳴劍張子文,冰魄劍冷寒霜。

其余三人都還沒(méi)有找到合適的傳承者。

“林楓,我師尊讓你過(guò)去一趟,有事找你?!比~清玄冷聲道。

她沒(méi)有稱(chēng)呼葉楓大師兄,而是直呼其名。

在葉清玄看來(lái),林楓除了入門(mén)早一點(diǎn)之外,根本就不配成為神霄劍宗的大師兄。

不止是她。

別的神霄劍宗弟子都是這樣認為的。

對于林楓,葉清玄談不上討厭,但也絕對沒(méi)有什么好感。

畢竟隨著(zhù)時(shí)間的推移,他們注定不是一個(gè)世界的人。

以林楓的天賦,終將泯于眾人,而自己必然會(huì )成為神霄劍宗的核心高層。

“冷師叔找我?好!我吃完就過(guò)去,清玄師妹要不要下來(lái)嘗點(diǎn)?我親手烤的肉,可不是誰(shuí)都能吃到的,今天算你運氣好?!?br>
林楓抬頭看著(zhù)天空御劍凌空的葉清玄,微笑著(zhù)邀請道。

其實(shí)他早就發(fā)現了對方的到來(lái),只是沒(méi)有理會(huì )。

而葉清玄直呼其名的做法,林楓也早就習慣了。

人家乃是天之驕女,看不上自己這個(gè)躺平擺爛的大師兄很正常。

“不用了!你現在就跟我過(guò)去吧!師尊正在等你?!比~清玄面無(wú)表情的回道。

“那好吧!”

林楓將手中的骨頭扔掉,拍了拍手,想都沒(méi)想直接用身上的衣服擦拭起來(lái),顯然以前也經(jīng)常這樣干。

他的這一舉動(dòng),讓空中御劍飛行的葉清玄微微皺眉起來(lái)。

誰(shuí)能想到神霄劍宗的大師兄竟是如此邋遢之人。

把手擦干凈之后,林楓御劍飛到葉清玄身邊。

“清玄師妹,我們走吧!”

葉清玄帶著(zhù)林峰來(lái)到玉女峰前落下,步行登上玉女峰。

神霄劍宗一共十六峰,除了孤存峰沒(méi)人管,可以直接飛上去之外,其他峰都只能步行,這是規矩,否則會(huì )被視為對此峰的不敬。

兩人在眾多玉女峰弟子好奇的目光中穿行,很快見(jiàn)到了等候中的冷寒霜。

“師尊,林楓師兄帶到,沒(méi)事的話(huà),我先出去了?!比~清玄對著(zhù)冷寒霜恭敬的說(shuō)道。

“清玄你暫且留下!”

“是,師尊!”

“林楓見(jiàn)過(guò)冷師叔!”林楓上前一步,雙手抱拳,彎腰鞠躬。

“林師侄不必多禮,今天叫你來(lái),有事征求你的意見(jiàn)?!崩浜f(shuō)道。

“冷師叔請說(shuō)!”

“還有不到半個(gè)月時(shí)間,九幽秘境就要開(kāi)啟,里面不僅有慕白師兄需要的彼岸花,更是有許多可以改變命運的天材地寶,宗門(mén)會(huì )派遣一批人進(jìn)去,你是否愿意跟著(zhù)進(jìn)去闖一闖?當然里面也很危險,稍不注意可能會(huì )永遠留在那里,你要是不愿意的話(huà),我也不勉強?!?br>
冷寒霜說(shuō)完就靜靜的等著(zhù)林楓回答。

她也是經(jīng)過(guò)多方考慮才這樣做的。

蘇慕白這次就算不死,也已經(jīng)徹底廢了。

用不了多久,大家都會(huì )對孤存峰下手。

即使是掌教師兄也保不住。

以林楓現在的天賦,幾乎不可能破局。

唯一的辦法就是進(jìn)入九幽秘境拼一拼,這是最后的機會(huì )。

聽(tīng)到冷寒霜讓自己跟著(zhù)神霄劍宗的人進(jìn)入九幽秘境,林楓一時(shí)間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九幽秘境他是肯定要進(jìn)去的。

但卻不想跟隨神霄劍宗的其他人一起進(jìn)入,太不方便了。

九幽秘境的骨齡限制在一百歲以下,導致各個(gè)勢力的強者幾乎都進(jìn)不去,那他在里面完全是如魚(yú)得水。

“冷師叔,我就不去了吧!”林楓想了想還是拒絕了。

一個(gè)人行動(dòng)自如多好?

何必去給自己找麻煩呢!

神霄劍宗不到百歲的門(mén)人,在林楓看來(lái)都是累贅。

萬(wàn)一遭遇到危險,自己救是不救?

救的話(huà)很可能暴露實(shí)力,不救難道眼睜睜看著(zhù)大家死去?

那是萬(wàn)萬(wàn)辦不到的。

怎么說(shuō)自己也在神霄劍宗的一員。

所以干脆來(lái)個(gè)眼不見(jiàn)心不煩。

站在一旁的葉清玄眼中露出鄙夷之色。

這個(gè)大師兄不僅邋遢,還貪生怕死,簡(jiǎn)直是給神霄劍宗丟臉。

冷寒霜也沒(méi)想到林楓會(huì )拒絕。

在她看來(lái),有這樣的機會(huì ),林楓肯定會(huì )迫不及待的答應才對。

看來(lái)還是自己高看了這個(gè)師侄。

原本想著(zhù)對方就是天賦不好,沒(méi)想到連性格都這么懦弱。

也不知道慕白師兄怎么就收了這么一個(gè)弟子。

“林楓師侄,其實(shí)你不用太擔心,這次清玄也會(huì )進(jìn)去,你跟著(zhù)她就行,有她護著(zhù)你,應該不會(huì )有什么危險的,你要知道,這是你逆襲的唯一機會(huì )了,一旦錯過(guò),想翻身可就難了,我上次跟你說(shuō)的事,你應該還記得吧!”冷寒霜耐心勸解道。

林楓自然知道冷寒霜上次說(shuō)的是什么。

神霄劍宗內打孤存峰和浩然劍注意的人很多。

以前一直有掌教壓著(zhù),現在師尊重傷垂死,還需要宗門(mén)花費大量精力去救治,恐怕很快就會(huì )壓不住。

到時(shí)候自己想留下孤存峰,只能暴露一些實(shí)力。

既然如此!

還是和宗門(mén)的人一起進(jìn)入九幽秘境吧!

進(jìn)去之后找個(gè)機會(huì )單獨溜走,以后稍微暴露點(diǎn)實(shí)力,還可以用這個(gè)借口來(lái)解釋。

而且冷寒霜也是一片好心,自己再拒絕就顯得有些不知好歹了。

想到這里,林楓便同意了。

“那就多謝冷師叔了!”林楓抱拳感謝道。

“不用謝我!你是慕白師兄的弟子,又是我從小看著(zhù)長(cháng)大的,我只希望你能保住孤存峰,不要被別人奪了去?!?br>
“林楓一定不會(huì )讓冷師叔失望的?!?br>
“那就好!清玄,半個(gè)月后進(jìn)入九幽秘境,你就帶著(zhù)林楓吧!”

“是!師尊!”葉清玄恭敬的回答道。

她心里雖然是不想帶葉楓這個(gè)拖油瓶的,可師尊都發(fā)話(huà)了,她也只能接受。

冷寒霜在玉女峰就是一言九鼎的存在。

“還請清玄師妹多多關(guān)照!”

“林楓師兄客氣了!”

在師尊冷寒霜面前,葉清玄可不敢直呼林楓的名字。

雖然大家都是真傳弟子,但大師兄就是大師兄。


九幽秘境深處。

有一個(gè)直徑大約七八米寬的天坑。

開(kāi)口雖然不大,但下面卻是別有洞天,仿佛另一個(gè)小世界。

天坑下不僅生長(cháng)著(zhù)各種珍稀的植物和靈藥,中間還有一口天然泉眼,不斷的冒出大量的泉水。

泉水形成了一個(gè)很大的深水潭。

深水潭中@央聳立著(zhù)一根十多米長(cháng)的石柱。

微光從上方的洞口灑下來(lái),給這個(gè)小世界平添了一份神秘感。

按理說(shuō)這么好的環(huán)境,肯定會(huì )成為動(dòng)物的天堂才對。

然而奇怪的是,天坑內卻連一只小動(dòng)物都沒(méi)有。

這樣的情況只有一個(gè)可能。

天坑是某種強大異獸的地盤(pán)。

哪怕環(huán)境再好,別的動(dòng)物也不敢進(jìn)來(lái)。

此時(shí)潭水微微蕩漾起來(lái)。

一顆頭顱從水潭中緩緩升起。

那是一顆與冰蚺類(lèi)似的蛇頭,區別在于,眼前的是銀白色,并且頭上長(cháng)出了兩只幾厘米長(cháng)的銀角。

頭顱離開(kāi)水面后,身體也慢慢浮出水面,纏繞在石柱之上,緩緩上升,很快就將長(cháng)長(cháng)身體全部纏在石柱上。

仔細看去。

竟是一條已經(jīng)化蛟成功的蛟龍。

蛟龍把身體纏在石柱上,頭顱仰起,似乎在吸收從洞口散落下來(lái)的光芒。

…………

不知道過(guò)去了多久。

林楓感覺(jué)前面有一絲絲微弱的光。

緊接著(zhù)身體就被水流沖出了地下暗道。

天坑下的深水潭中突然冒出一道身影。

正是剛被沖出地下暗道的林楓。

突然出現在一個(gè)陌生的環(huán)境中,林楓開(kāi)始打量著(zhù)周?chē)?br>
等他看到纏繞在石柱上,通體呈銀白色的蛟龍時(shí),也是不自覺(jué)的張大了嘴巴。

好漂亮的長(cháng)蟲(chóng)??!

全身都是銀白色,身上的鱗片還帶反光的。

這玩意兒可比之前遇到的冰蚺漂亮多了。

估計實(shí)力也要強上不少。

應該已經(jīng)不是蛇,而是蛟了吧?

它是在吸收日月精華來(lái)修煉嗎?

林楓猜測到。

偶遇一條受到上天眷顧的蛟龍正在吸收日月精華,他也沒(méi)有打擾。

蛇想化蛟可不是簡(jiǎn)單的進(jìn)化,那是要承受天劫洗禮的。

成功率極低,恐怕連十分之一都不到。

絕大多數都會(huì )在天劫下化為飛灰。

因此想遇到一條蛟龍可不容易。

由于林楓出現的無(wú)聲無(wú)息,蛟龍還沒(méi)有發(fā)現他的存在,依舊在吸收著(zhù)從上方灑下來(lái)的光芒。

它在這里生活了無(wú)數歲月,還沒(méi)有什么生物敢來(lái)打擾,自然就比較松懈。

同時(shí)也是對自身實(shí)力的自信。

別說(shuō)在附近了,就是在整個(gè)九幽秘境中,和蛟龍同一級別的異獸都找不出多少。

那可是霸主級的存在。

幾分鐘后。

林楓感覺(jué)有些無(wú)聊。

來(lái)到深水潭便,踏上地面,散去護在自己體外的劍氣。

再次抬頭看向蛟龍時(shí)。

對方也低頭看到了他。

一人一獸就這樣對視在一起。

蛟龍經(jīng)過(guò)天劫洗禮,靈智可不是蜘蛛異獸,冰蚺這個(gè)等級的生物能比的。

就算還比不上人類(lèi),卻也差不了太多。

它怎么也不會(huì )想到。

自己的家里怎么會(huì )突然出現一個(gè)人類(lèi)。

在蛟龍漫長(cháng)的一生中,也曾遇到過(guò)不少人類(lèi),畢竟九幽秘境百年開(kāi)啟一次,每次都會(huì )進(jìn)來(lái)數萬(wàn)人到十數萬(wàn)人不等,總有一些人來(lái)到天坑附近,發(fā)現天坑的存在。

當然那些人都無(wú)一列外的被蛟龍當作食物吃掉了。

不得不說(shuō),人類(lèi)作為萬(wàn)物之靈,味道還是非常不錯的。

“那個(gè)……蛟兄,不好意思!我是不小心誤闖進(jìn)來(lái)的,不知道這里是你的地盤(pán),你如果不歡迎的話(huà),我現在就走?!绷謼髡泻舻?。

他覺(jué)得蛟龍這種高級異獸,應該能明白自己的意思吧!

越強大的異獸,靈智越高。

當強大到某一個(gè)層次時(shí),甚至不比人類(lèi)低。

林楓倒也不是怕對方。

只是蛇化蛟并不容易。

能成功說(shuō)明是受天地眷顧的。

在沒(méi)有恩怨的情況下,沒(méi)必要無(wú)端制造殺戮。

說(shuō)完林楓剛踏出兩步,突然直接愣在原地。

周?chē)@種環(huán)境,加上強大的蛟龍異獸守護。

不正是自己苦苦尋找,適合彼岸花生長(cháng)的福地嗎?

無(wú)論有沒(méi)有,這都是自己遇到最有希望的地方,可不能就這么走了。

林楓再次抬頭看向蛟龍。

而對方的目光則一直盯著(zhù)他沒(méi)離開(kāi)過(guò)。

或許是緩過(guò)神來(lái)了。

蛟龍感覺(jué)自己的威嚴受到了嚴重的挑釁。

一個(gè)小小是人類(lèi)竟然敢闖進(jìn)自己的家園。

他要干什么?

偷自己的寶貝?

還是想對自己不利?

不管是哪一種都該死。

“昂………”

蛟龍仰天發(fā)出一聲似龍非龍的叫聲。

到底不是真的龍。

還發(fā)不出真正的龍吟。

但也比蛇的叫聲強太多了。

蛇化蛟成功之后,聲帶也隨之發(fā)生了巨大的變化。

發(fā)出叫聲的同時(shí),屬于蛟龍的威勢也散發(fā)出來(lái)。

林楓只感覺(jué)一陣壓迫感撲面而來(lái),幾道龍卷風(fēng)出現,把深水潭里的水向上卷起。

形成龍吸水的壯觀(guān)景象。

見(jiàn)蛟龍如此霸道,林楓也生氣了。

好家伙?。?!

他都先道歉了,一條長(cháng)蟲(chóng)還這么不給自己面子,真當自己沒(méi)脾氣呢?

發(fā)現此地極有可能生長(cháng)著(zhù)彼岸花之后,林楓正找不到借口動(dòng)手呢!

現在好了。

是對方先出手的,不能怪自己。

蛟龍的嚎叫還在繼續,氣勢也在不算攀升。

似乎是在向周?chē)漠惈F們宣誓自己的主權,顯示自己的強大。

林楓從乾坤袋中拿出浩然劍。

浩然劍一入手,整個(gè)人都發(fā)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隱藏的實(shí)力全部爆發(fā)。

終極劍意也被施展出來(lái)。

一直以來(lái)林楓都在盡量表現的平庸,不想引起注意。

孤存峰雖只有他一個(gè)人,可畢竟是神霄劍宗的地盤(pán),動(dòng)靜太大,很容易被人發(fā)現。

何況還有老怪物在神霄劍宗禁地內閉關(guān),但是在這九幽秘境就不一樣了。

根本不用考慮那么多,此地沒(méi)有人知道他的身份,即使被發(fā)現,也不會(huì )有人把他跟神霄劍宗的廢材大師兄聯(lián)系起來(lái)。

完全可以把全部都實(shí)力拿出來(lái),看看自己的極限在哪里。

正好蛟龍又送上門(mén)來(lái)。

既然如此,那就全力一戰吧!

然而就在林楓將隱藏的實(shí)力全部爆發(fā)出來(lái)之際。

天空中忽然烏云密布,電閃雷鳴。

“轟隆隆……轟隆隆……”

放佛連這片天地都被震驚到了。

九幽秘境最深處,有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

大門(mén)上方寫(xiě)著(zhù)三個(gè)大字。

“九幽宮”

九幽宮內。

一道虛影出現。

他仰頭看著(zhù)天空,嘴里喃喃自語(yǔ)道:“多少年了,終于有人能引動(dòng)這方天地了,還好,總算是沒(méi)白等!”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