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其他類(lèi)型 > 江橋風(fēng)聿懷

江橋風(fēng)聿懷

聿懷 著(zhù)

其他類(lèi)型連載

小說(shuō)主人公是的書(shū)名叫《江橋風(fēng)聿懷》,是一部關(guān)于主人公的火熱小說(shuō),憑借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松開(kāi)了彼此的手,二人不動(dòng)聲色同時(shí)喝了口茶,就是彼此都覺(jué)得,感覺(jué)對方的聲音有點(diǎn)耳熟,誰(shuí)也沒(méi)往心里去。江橋自然不會(huì )讓唐靜萱這個(gè)臭蒼蠅跳腳粘著(zhù)宋栩栩不放,在唐靜萱發(fā)飆前隨口道:“唐小姐對江澈這么關(guān)心的話(huà),可以自己去見(jiàn)他的?!?

主角:江橋風(fēng)聿懷   更新:2022-09-11 00:05: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江橋風(fēng)聿懷的其他類(lèi)型小說(shuō)《江橋風(fēng)聿懷》,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聿懷”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小說(shuō)主人公是的書(shū)名叫《江橋風(fēng)聿懷》,是一部關(guān)于主人公的火熱小說(shuō),憑借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松開(kāi)了彼此的手,二人不動(dòng)聲色同時(shí)喝了口茶,就是彼此都覺(jué)得,感覺(jué)對方的聲音有點(diǎn)耳熟,誰(shuí)也沒(méi)往心里去。江橋自然不會(huì )讓唐靜萱這個(gè)臭蒼蠅跳腳粘著(zhù)宋栩栩不放,在唐靜萱發(fā)飆前隨口道:“唐小姐對江澈這么關(guān)心的話(huà),可以自己去見(jiàn)他的?!?

《江橋風(fēng)聿懷》精彩片段

“久仰大名,我是宋栩栩?!?/p>


二人對視一眼,紛紛從對方眼中看到了興味,都從彼此眼里看到了對方對唐靜萱的不喜。


敵人的敵人那就是朋友。


松開(kāi)了彼此的手,二人不動(dòng)聲色同時(shí)喝了口茶,就是彼此都覺(jué)得,感覺(jué)對方的聲音有點(diǎn)耳熟,誰(shuí)也沒(méi)往心里去。


江橋自然不會(huì )讓唐靜萱這個(gè)臭蒼蠅跳腳粘著(zhù)宋栩栩不放,在唐靜萱發(fā)飆前隨口道:“唐小姐對江澈這么關(guān)心的話(huà),可以自己去見(jiàn)他的?!?/p>


這時(shí)候有少部分的人已經(jīng)想起來(lái)江橋為什么這么眼熟了,那天看過(guò)江橋打江澈的人則是裝死。


畢竟風(fēng)聿懷的熱鬧,他們可不敢看。


唐紹蹙眉盯著(zhù)唐靜萱,“你喝多了?!?/p>


唐靜萱委屈轉向風(fēng)聿懷,不繼續剛才的話(huà)題,“寒州哥哥,下個(gè)月我媽生日,你看看哪天有空沒(méi)?!?/p>


江橋拿筷子的手微微一抖,不是因為其他,而是有一只手,已經(jīng)摸上了她的大腿,正往上走,而這只手的主人正一臉正色地看著(zhù)唐靜萱,“再看?!?/p>


風(fēng)聿懷的時(shí)間又哪里是隨時(shí)能空出來(lái)的?沒(méi)一口回絕唐靜萱已經(jīng)很高興了。


江橋卻在下面直接打掉了風(fēng)聿懷往上的手,一不小心打到了他的腕表上,疼得江橋差點(diǎn)哭出來(lái)。


正當她準備把手抽回來(lái)的時(shí)候,風(fēng)聿懷溫熱的大掌已經(jīng)捏住了她的手指,江橋抽不出來(lái),急得臉都紅了,在唐靜萱看來(lái),簡(jiǎn)直就是狐貍精故作嬌羞勾引男人呢。


她身邊的小姐妹也看到了,在她邊上小聲道:“你看她那樣,就這么離不得男人,當著(zhù)你的面也沒(méi)個(gè)收斂?!?/p>


“就是啊,靜萱你不給她點(diǎn)顏色看看,她當你好欺負呢?!?/p>


唐靜萱早就被江橋這樣子沖昏了僅剩的理智,也忘了當日她是怎么將自己抵在樓梯口的,在她眼里,這女人就是在男人面前一個(gè)樣,在女人面前又是另一個(gè)樣子。


典型的雙面派,可男人就是吃她這套。


當日威脅她的時(shí)候,那眼里的囂張跋扈,那兇狠的眼神,現如今裝什么裝!


唐靜萱直接拿起公筷,給風(fēng)聿懷夾了一塊刺身,“寒州哥,這家店用的是波士頓野生金槍?zhuān)貏e鮮美,你試試?!?/p>


桌上的人都看風(fēng)聿懷接不接唐靜萱這一筷子。


江橋趁著(zhù)這個(gè)空檔掐了一下風(fēng)聿懷,然后將自己的手抽了出來(lái),心里暗罵這狗男人桃花運可真不錯啊。


這里享受著(zhù)青梅竹馬千金小姐的殷勤侍奉,這邊還能桌底下公然調戲P友。


江橋吃著(zhù)嘴里的黑鮑,頓時(shí)有點(diǎn)實(shí)難下咽了,怎么她就這么見(jiàn)不得人了!就只配被他暗搓搓調戲?


她正想著(zhù)呢,風(fēng)聿懷碟子一轉,竟然將那所謂的波士頓金槍魚(yú)挪到了她跟前,“剛才看南小姐挺滿(mǎn)意這里的菜色的,來(lái)者是客,多吃點(diǎn)?!?/p>


唐靜萱臉色瞬間蒼白,風(fēng)聿懷不是第一次下她面子,不過(guò)他平時(shí)對誰(shuí)也都冷冷淡淡的,沒(méi)見(jiàn)多大的熱情,也不是只有她一個(gè)人丟人。


但這是第一次當著(zhù)她的面,拿她的殷勤獻給別的女人,還是個(gè)唐靜萱壓根看不上的賤人,這一把火直接燒得唐靜萱面皮都快掉下來(lái)了。


江橋盯著(zhù)面前的金槍魚(yú),嘴唇蠕動(dòng)了一下,當著(zhù)所有人的面,她簡(jiǎn)直如坐針氈,她甚至懷疑風(fēng)聿懷這廝是不是故意的?報復她不回消息。


她這樣子落在唐靜萱眼里那就是得了便宜還賣(mài)乖,不屑地輕哼道:“該不會(huì )是沒(méi)吃過(guò)刺身吧,毒不死的?!?/p>


聞言眾人都有點(diǎn)尷尬,覺(jué)得唐靜萱這張嘴當真是沒(méi)把門(mén)的,好好的場(chǎng)子非要弄垮才滿(mǎn)意,那邊宋栩栩就開(kāi)口了,“這里做刺身的師傅是不是原先尚味的那位井上師傅?”


大家都是來(lái)吃飯的,誰(shuí)能吃出誰(shuí)做的?


侍應生趕緊道:“是的?!?/p>


陸星辭好奇,“有什么講究么?!?/p>



“好聽(tīng)的男人說(shuō)話(huà)都差不多?!?/p>


林又夏跟宋栩栩下車(chē)后,江橋讓司機開(kāi)回小區,人已經(jīng)有點(diǎn)犯困了,加上喝了點(diǎn)酒,進(jìn)入樓道的時(shí)候被人從后面攬住腰,嚇得她猛地尖叫了起來(lái)。


江橋第一反應是江澈這賤人出來(lái)了,她拿出前兩天在某寶上買(mǎi)的防狼神器準備電死這個(gè)王八羔子,手剛開(kāi)始動(dòng),就被男人的大掌扣住,整個(gè)人的胸口貼到了他的身上,熟悉的冷木香氣傳來(lái)。


江橋緊繃的神經(jīng)舒緩,隨即一股惱意涌上心頭,“風(fēng)聿懷你丫是不是有??!”


她這一吼,整個(gè)樓道的感應燈都打開(kāi)了,映入眼簾的當然是風(fēng)聿懷那張興味盎然的臉。


戴上眼鏡看起來(lái)要多矜貴,背地里干這些事就有多惡劣。


“哎呦,嚇死人啦,小姑娘是你啊?!彪娞荽蜷_(kāi),住在樓下的阿姨打了個(gè)招呼,拍了拍胸口,抄著(zhù)H市的本地口音,“我還以為有賊呢,剛打算報警的?!?/p>


她眼睛上下看著(zhù)風(fēng)聿懷,想起來(lái)他是上次跟著(zhù)江橋回家的那個(gè),有些打趣道:“小兩口處對象也要注重場(chǎng)合的呀?!?/p>


江橋掐了一把風(fēng)聿懷,讓他放手,才紅著(zhù)臉對著(zhù)阿姨道:“他剛才嚇我來(lái)著(zhù),不好意思?!?/p>


“沒(méi)關(guān)系沒(méi)關(guān)系的,那你們上去吧,我去接我晚自習的外孫?!?/p>


江橋尷尬地目送她離開(kāi),才盯著(zhù)風(fēng)聿懷冷淡道:“不是走了么?現在沒(méi)急事了?”


風(fēng)聿懷抄手入兜,“生氣了?”


江橋沒(méi)好氣地朝著(zhù)電梯走去,“我在你辦事的時(shí)候躥出來(lái)嚇你一跳我看你氣不氣?!?/p>


男人也就這時(shí)候禁不起嚇,風(fēng)聿懷挑眉跟在后面,溫聲細語(yǔ)道:“要么你等會(huì )試試?!?/p>


“……”江橋防備得看著(zhù)他,“我今天沒(méi)興致?!?/p>


累都累死了,哪有功夫跟他在床上打轉,而且他又愛(ài)磨人,每次沒(méi)個(gè)三四回不罷手,明天還要開(kāi)例會(huì ),要早點(diǎn)早起,跟他一起耽誤事。


風(fēng)聿懷收斂了笑容,“我是來(lái)彌補上周末?!?/p>


“不需要?!苯瓨蜻M(jìn)了電梯,想把風(fēng)聿懷打發(fā)走,他也確實(shí)沒(méi)動(dòng),只是這樣沉靜得盯著(zhù)江橋。


她快速摁了關(guān)閉鍵,想著(zhù)他趕緊走,等電梯門(mén)慢慢合上,將人影快隔絕在外的時(shí)候,她剛想松口氣,男人修長(cháng)的手指已經(jīng)摁在了電梯門(mén)上,順勢推開(kāi)隨后直接走了進(jìn)來(lái),“我看你心情反復無(wú)常的,內分泌有些失調,需要陰陽(yáng)調和了,不然講話(huà)這么陰陽(yáng)怪氣的干什么?”


“……”江橋翻了個(gè)白眼,“傅總,我明早有個(gè)例會(huì )?!?/p>


“我也有個(gè)會(huì ),還是很重要的收購案?!?/p>


了不起!拿收購案壓她的例會(huì )。


“我這廟小容不下您這尊大佛,晚上我想早點(diǎn)睡?!?/p>


風(fēng)聿懷看了眼腕表,“那抓緊辦事,我不介意你這小?!?/p>


“……”哇狗男人為了臍下三寸那一畝三分地,還真的什么話(huà)都說(shuō)得出來(lái)。


風(fēng)聿懷高冷的濾鏡早已破得蕩然無(wú)存。


“干嘛這么看著(zhù)我,還是你有更好的想法?現在就開(kāi)始?”風(fēng)聿懷作勢解扣子。


江橋說(shuō),“我錄音了,回頭交給記者,曝光你的真面目?!?/p>


“兩句調情的話(huà)而已,算不得人設崩壞,我又不是得道高僧,躺在床上還得念一句阿彌陀佛,女施主對我的要求也別太高了?!?/p>


說(shuō)罷,電梯門(mén)打開(kāi),風(fēng)聿懷直接攬過(guò)她,將她騰空抱出了電梯。


江橋被他直接抱著(zhù)出來(lái),急得想咬他,“你這個(gè)人,我真是!”


完全不知道怎么形容這玩意,一會(huì )冷一會(huì )熱的,人前人后兩個(gè)樣,死端著(zhù)的兩面派。


她發(fā)誓,要是早知道風(fēng)聿懷是這死德行,給她錢(qián)都不選他!


風(fēng)聿懷到了門(mén)前,直接打開(kāi)了她的隨身包,翻了一下,蹙眉道:“鑰匙呢?!?/p>


江橋不理他。


風(fēng)聿懷也不急,干脆站在門(mén)口,拎著(zhù)她的包,說(shuō)實(shí)話(huà)女人的包,那簡(jiǎn)直是大海撈針,風(fēng)聿懷拿出了車(chē)鑰匙,再拿出了一個(gè)小包,里面裝了一些補妝產(chǎn)品,速溶咖啡條,便攜漱口水、隨身牙線(xiàn)棒、護手霜、帶鏡子的梳子,無(wú)線(xiàn)耳機和筆記本,連水果糖都有,才在夾層里找到了錢(qián)包跟鑰匙。


風(fēng)聿懷今天也算對女人有了一個(gè)新的認識,合著(zhù)看她們每天大包小包的,里面裝了這么多。


“怎么不把水杯跟雨傘也放進(jìn)去?!憋L(fēng)聿懷一邊開(kāi)門(mén),一邊揶揄。


“雨傘在車(chē)里,今天沒(méi)帶水杯,跟我的包不搭?!?/p>


顯然是已經(jīng)放不進(jìn)去了。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