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其他類(lèi)型 > 夏辛諾陸云丞小說(shuō)免費閱讀

夏辛諾陸云丞小說(shuō)免費閱讀

夏辛諾陸云丞 著(zhù)

其他類(lèi)型連載

夏辛諾心頭一緊,而后悄然側眸看向身邊一身墨色西裝,面容清冷的陸云丞。恰好陸云丞也給她遞來(lái)話(huà)筒,兩人四目相對,他的眸色黑沉,這一瞬夏辛諾仿佛感覺(jué)自己隱藏的心思被陸云丞看穿。

主角:夏辛諾陸云丞   更新:2022-09-11 02:57: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夏辛諾陸云丞的其他類(lèi)型小說(shuō)《夏辛諾陸云丞小說(shuō)免費閱讀》,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夏辛諾陸云丞”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夏辛諾心頭一緊,而后悄然側眸看向身邊一身墨色西裝,面容清冷的陸云丞。恰好陸云丞也給她遞來(lái)話(huà)筒,兩人四目相對,他的眸色黑沉,這一瞬夏辛諾仿佛感覺(jué)自己隱藏的心思被陸云丞看穿。

《夏辛諾陸云丞小說(shuō)免費閱讀》精彩片段

夏辛諾是活了兩輩子的人。

活到十九歲的時(shí)候她才覺(jué)醒,自己這輩子是穿進(jìn)了上一世看的小說(shuō)里。

而她那位沒(méi)有血緣關(guān)系的小叔陸云丞,就是小說(shuō)里的男主。

正想著(zhù),一陣推門(mén)聲打斷了夏辛諾的思緒。

她抬頭一看,走進(jìn)來(lái)的人正是陸云丞,男人劍眉星目,英俊挺拔,微冷的丹鳳眼晚過(guò)來(lái),讓人挪不開(kāi)眼。

“發(fā)布會(huì )一個(gè)小時(shí)后開(kāi)始,你準備好了沒(méi)有?”

陸云丞淡淡的一句話(huà),將夏辛諾愣神中拉回來(lái)。

她微微一笑:“小叔,你都還沒(méi)有恭喜 新書(shū)大賣(mài)呢?!?/p>

在這個(gè)世界,她是個(gè)小說(shuō)家,也是個(gè)演員,這次的發(fā)布會(huì )是她新書(shū)《星辰榮光》被改拍成電

視劇。

而陸云丞就是劇本拍攝的導演,同時(shí)也是滿(mǎn)貫影帝,殷氏娛樂(lè )總裁。

也是……她喜歡了十年的人。

陸云丞把手里的文件遞給夏辛諾,如她所愿說(shuō)了句:“恭喜?!?/p>

還不等夏辛諾接話(huà),又聽(tīng)他說(shuō):“這次拍攝,劇組請了其他人做編導,你看看劇情修改的地方?!?/p>

夏辛諾臉上的笑容淡下,沒(méi)有哪個(gè)作者會(huì )愿意別人改編自己的書(shū)。

更何況,《星辰榮光》這本書(shū)承載著(zhù)她所有的愛(ài)戀,她將無(wú)法對陸云丞宣之于口的情愫都寫(xiě)進(jìn)了書(shū)里。

書(shū)里面的一字一句,都是她的青春。

可是陸云丞卻沒(méi)有給夏辛諾拒絕的機會(huì ),直接把文件放在桌上:“沒(méi)有問(wèn)題就簽字?!?/p>

說(shuō)完,他就匆匆離開(kāi)。

這兩年轉行做導演后,陸云丞越來(lái)越忙了,只要不是同在一個(gè)劇組拍戲,她就會(huì )一兩個(gè)月見(jiàn)不到他。

夏辛諾望著(zhù)陸云丞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門(mén)口,夏辛諾才一頁(yè)一頁(yè)翻開(kāi)合同。

合同內指明劇情刪改的地方有很多,但夏辛諾想著(zhù),反正陸云丞每一部戲的女主都會(huì )用自己,自己參演這本書(shū),也能夠彌補劇情刪改的遺憾了。

一個(gè)小時(shí)后。

夏辛諾簽好字,從休息室中走了出來(lái),《星辰榮光》電視劇宣傳會(huì )正式開(kāi)始,如同從前那樣,夏辛諾和陸云丞并肩站在臺上,為記者們答疑。

兩人配合默契,有條不紊,提問(wèn)很快到了尾聲。

“夏小姐,網(wǎng)上傳言,這本書(shū)是你以自己和陸影帝為模板刻畫(huà)的男女主,請問(wèn)確實(shí)如此嗎?”

夏辛諾心頭一緊,而后悄然側眸看向身邊一身墨色西裝,面容清冷的陸云丞。

恰好陸云丞也給她遞來(lái)話(huà)筒,兩人四目相對,他的眸色黑沉,這一瞬夏辛諾仿佛感覺(jué)自己

隱藏的心思被陸云丞看穿。

她匆忙接過(guò)話(huà)筒,囫圇回答:“一千個(gè)人看書(shū)就有一千個(gè)哈姆雷特,謝謝大家喜歡 書(shū),同時(shí)也謝謝大家關(guān)注《星辰榮光》搬上屏幕?!?/p>

話(huà)落,記者又扭頭沖陸云丞頭提問(wèn)。

“陸影帝轉行做導演兩年,每一部戲的女主都是夏小姐,這本書(shū)也是夏小姐自己寫(xiě)的,所以《星辰榮光》這部劇的女主依然是夏小姐嗎?”

夏辛諾轉頭微笑看著(zhù)陸云丞,也等著(zhù)他回答。

然而,陸云丞拿起話(huà)筒,卻回答

“不,女主角是秦子蕓?!?/p>

夏辛諾一瞬如墜冰窖。

她穿書(shū)重生到這個(gè)世界,如果說(shuō)陸云丞是這里的男主,那秦子蕓,就是書(shū)中原本的天命女主。



夏辛諾一九歲那年覺(jué)醒記憶的時(shí)候,就去查了秦子蕓。

只是秦子蕓跟陸云丞雖然是出同門(mén),但是并沒(méi)有什么交集,而且當年秦子蕓拿了影后的桂冠之后為愛(ài)隱退,都結了婚生了孩子。

所以,夏辛諾以為小說(shuō)是小說(shuō),自己生活的這個(gè)世界是真實(shí)的。

也以為,秦子蕓和陸云丞不會(huì )再有關(guān)系。

從十九歲到現在,整整四年,她為了追隨陸云丞的腳步,也進(jìn)了娛樂(lè )圈。

她一直堅信,日久天長(cháng)之后,陸云丞會(huì )慢慢接受自己。

卻沒(méi)想到,現實(shí)給了她狠狠的一擊。

一直到發(fā)布會(huì )結束,休息間。

夏辛諾望著(zhù)坐在沙發(fā)上解著(zhù)袖扣的男

人,猶豫了片刻終還是出聲問(wèn):“小叔,請秦子蕓做女主角……是什么時(shí)候決定的?”

陸云丞眼都未抬:“一周前?!?/p>

剎那間,夏辛諾喉間一澀,有些干痛。

這一周她給他打了無(wú)數個(gè)電話(huà),可陸云丞從未跟她提起過(guò)半個(gè)字。

是他們疏離了,還是他認為這些事自己根本無(wú)權知曉?

好不容易才壓下心底澀意,夏辛諾抿了抿唇:“那為什么不要我--”

話(huà)沒(méi)說(shuō)完,卻被陸云丞皺眉打斷:“《星辰榮光》這部劇,你不合適?!?/p>

夏辛諾狠狠一怔。

她從來(lái)不知道,原來(lái)陸云丞輕描淡寫(xiě)的一句話(huà),卻這么傷人。

連記者們都知道,《星辰榮光》是她用自己為模板寫(xiě)的書(shū),可是他竟然說(shuō)她不適合出演?

自己把對他的滿(mǎn)腔的愛(ài)戀寫(xiě)進(jìn)書(shū)里,他卻要別的女人來(lái)演?

片刻,見(jiàn)夏辛諾久久不回聲,陸云丞抬眸看她。

瞧出她情緒不對,他剛要開(kāi)口,休息室的門(mén)卻被敲響。

一身優(yōu)雅藍色長(cháng)裙的秦子蕓推門(mén)而

入,笑容溫婉:“師兄,還沒(méi)收拾好嗎?”

視線(xiàn)一轉,她看見(jiàn)站在一邊的夏辛

諾,挑了下眉:“諾諾也在呀,我和師兄約好去看拍攝場(chǎng)地,一起嗎?"

夏辛諾剛要回答,卻聽(tīng)陸云丞先一步

回答:“她不參與這次拍攝,沒(méi)必要去?!?/p>

夏辛諾心頭一刺,不由攥緊背在身后的手。

秦子蕓笑了笑:“那可惜了,師兄我們走吧?!?/p>

“嗯?!标懺曝┑偷蛻寺?,拿起外套向外走去。

臨出門(mén)前,他回頭看向夏辛諾:“你早點(diǎn)回家休息?!?/p>

話(huà)落,便抬步離去。

夏辛諾站在原地,看著(zhù)兩人離去的背影,心臟像是被泡在冷水里,怎么都暖不回來(lái)。

她沒(méi)有馬上回家,而是戴上口罩,獨自去了一家從前和陸云丞經(jīng)常光顧的咖啡廳。

她坐在同樣的座位,點(diǎn)了一杯卡布奇諾給自己,一杯拿鐵放在對面。

喝著(zhù)同樣的咖啡,只是少了陸云丞,好像什么都不對。

夏辛諾望著(zhù)窗外,她的情緒還不到落淚,憋在心口不上不下實(shí)在難受。

等到卡布奇諾涼透了,夏辛諾最終還是點(diǎn)開(kāi)手機,搜索'秦子共’的詞條。

率先跳出來(lái)的,就是'秦子蕓離婚復出’的消息。

夏辛諾心頭驟然升騰惶恐,接著(zhù)手機上就自動(dòng)彈出一條熱搜--“影帝陸云丞與昔日影后秦子蕓單獨幽會(huì ),疑似戀情爆光!"



夏辛諾手指一顫,點(diǎn)進(jìn)去就看到照片上陸云丞和秦子蕓靠得極近,就像是在接吻一般!

她慌亂地按滅屏幕,呼吸卻逐漸紊亂。

眼前那兩人的身影揮之不去,像是一把刀狠狠扎在心上。

這時(shí)候,咖啡廳傳來(lái)熟悉的歌聲。

“我以為我們的默契和配合,是我們在一起的證明,卻忽略了,你從來(lái)沒(méi)有說(shuō)過(guò)我愛(ài)你,我只恨幸福來(lái)過(guò)+…”

夏辛諾再也待不下去,跌跌撞撞來(lái)到大街上。

入夜,街上的霓虹燈熱鬧亮著(zhù)。

夏辛諾不知不覺(jué),走到了游樂(lè )園門(mén)口。

夜風(fēng)清徐。

大概是周末,游樂(lè )園的人很多。

夏辛諾站在門(mén)口,仰頭望著(zhù)匝道上飛

速劃過(guò)的過(guò)山車(chē),思緒卻一點(diǎn)點(diǎn)飄遠。

她這輩子有兩個(gè)心愿,一個(gè)是能坐一次過(guò)山車(chē),另一個(gè),是希望和陸云丞一輩子在一起。

醫生曾斷言,她的身體特殊,坐過(guò)山車(chē)就等于自殺。

她忽然忍不住懷疑,那愛(ài)上陸云丞,算不算慢性自殺?

夜色一點(diǎn)點(diǎn)濃郁,游樂(lè )園的人也漸漸離開(kāi)。

晚上十一點(diǎn),游樂(lè )園的人都走光了,天邊不知道什么時(shí)候飄起了雪花。

有一片雪花掉落在夏辛諾的眼睫毛

上,透過(guò)雪花看去,路燈透著(zhù)一種五彩斑斕的美。

天地寂靜,只剩下她一個(gè)人。

她有一瞬間恍惚,人死后,真的可以穿書(shū)重生嗎?這個(gè)世界真的是真實(shí)的嗎?

這個(gè)時(shí)候,身后忽然傳來(lái)清冷的一句:“夏辛諾,你還要在這待多久?"

聞聲,夏辛諾回頭望去。

卻見(jiàn),陸云丞穿著(zhù)高定的西服,撐著(zhù)一把黑色的大傘向她走來(lái),像極了動(dòng)漫里會(huì )守護主人一輩子的執事。

“小叔……”

夏辛諾望著(zhù)男人清冷的眉眼,內心的悸動(dòng)怎么都壓不住。

陸云丞撐傘走近,眉心微蹙。

四一分鐘前,自己接到夏辛諾經(jīng)紀人的電話(huà),說(shuō)她看起來(lái)心情不太好,不知道

一個(gè)人跑到哪里去了。

他一猜便知道她是來(lái)了這里。

陸云丞聲音涼淡:“手機為什么關(guān)機,不知道大家會(huì )擔心你嗎?"

他話(huà)里斥責味道濃厚,夏辛諾卻不在

意,反而答非所問(wèn):“小叔,你從前說(shuō)會(huì )一直陪著(zhù)我,這話(huà)現在還作數嗎?"

陸云丞頓了頓:“當然,我永遠是你的小叔?!?/p>

這個(gè)回答,夏辛諾并不滿(mǎn)意。

但還不等她問(wèn)出下一句,陸云丞就轉身朝來(lái)路走:“很晚了,我送你回家。"

覷見(jiàn)他的臉色并不好,夏辛諾只好跟上。

車(chē)上,她余光一直注意陸云丞的臉

色,但一直沒(méi)有機會(huì )再次搭話(huà),直到他把她送到家門(mén)口。

夏辛諾下車(chē)后,才鼓起勇氣說(shuō):“小

叔,既然很晚了,你干脆就在我這兒休息一晚吧?”

情竇初開(kāi),陸云丞便是她心里的人。

她守了他這么多年,不想再繼續做哪巴了。

就算秦子蕓是這個(gè)世界的天命女主,但是她還是想為自己爭取一次。

她已經(jīng)想好了,帶陸云丞上樓后,她會(huì )喝點(diǎn)酒,然后就借著(zhù)醉意表白……這樣,就算他拒絕了,也不會(huì )尷尬。

然而,這一次歷來(lái)對她有求必應的陸云丞,卻連車(chē)都沒(méi)有下。

只見(jiàn)扔下一句:“不用,我還要回酒店和子蕓討論劇本?!?/p>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