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其他類(lèi)型 > 婚禮差個(gè)新郎

婚禮差個(gè)新郎

紀淮 著(zhù)

其他類(lèi)型連載

“許喬,知道爺去了的后果是什么嗎?爺以后就要和你每天做四件事了?!痹S喬聽(tīng)懂了他話(huà)里的意思,耳根染上薄薄的桃紅,嗓音嬌軟:“我給你半個(gè)小時(shí)?!奔o淮揚眉輕笑,自信滿(mǎn)滿(mǎn)地說(shuō):“等著(zhù)?!睊鞌嚯娫?huà)時(shí),許喬的婚紗也被溫云整理好了。溫云眼眶微微泛紅,她抱著(zhù)許喬說(shuō):“喬喬,紀淮……人挺好的?!薄拔抑??!彼x紀淮,并不是因為無(wú)人可選。前世臨死前,意識渙散時(shí),她看見(jiàn)不顧一切朝她跑來(lái)的人,是他……

主角:許喬紀淮   更新:2022-09-11 03:50: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許喬紀淮的其他類(lèi)型小說(shuō)《婚禮差個(gè)新郎》,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紀淮”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許喬,知道爺去了的后果是什么嗎?爺以后就要和你每天做四件事了?!痹S喬聽(tīng)懂了他話(huà)里的意思,耳根染上薄薄的桃紅,嗓音嬌軟:“我給你半個(gè)小時(shí)?!奔o淮揚眉輕笑,自信滿(mǎn)滿(mǎn)地說(shuō):“等著(zhù)?!睊鞌嚯娫?huà)時(shí),許喬的婚紗也被溫云整理好了。溫云眼眶微微泛紅,她抱著(zhù)許喬說(shuō):“喬喬,紀淮……人挺好的?!薄拔抑??!彼x紀淮,并不是因為無(wú)人可選。前世臨死前,意識渙散時(shí),她看見(jiàn)不顧一切朝她跑來(lái)的人,是他……

《婚禮差個(gè)新郎》精彩片段

“喬喬,婚禮要開(kāi)始了,顧琛呢?”

溫云踩著(zhù)恨天高進(jìn)來(lái),精致的眉眼顯露著(zhù)不滿(mǎn)。

許喬穿著(zhù)婚紗站在落地窗前,眼神平靜。 

“他逃婚了?!?/p>

說(shuō)話(huà)時(shí),許喬絲毫不見(jiàn)一絲憤怒。

許喬也沒(méi)想到,一場(chǎng)車(chē)禍,竟然讓她重生回到結婚當天。

前世,婚禮前夜,顧琛曾經(jīng)的曖昧對象出了車(chē)禍。

顧琛沒(méi)和她提前通氣,毫不猶豫地趕去國外,甚至將許悠然出車(chē)禍的消息瞞得死死的。

然后,顧琛沒(méi)能如約趕回來(lái)參加婚禮。

一夕之間,許家成為晉城最大的笑柄。

她獨自在酒店坐到了天黑,等來(lái)的只是顧琛不耐煩的一句“我很忙”。

從酒店出來(lái),她遇到了搶劫犯,逃命中出了車(chē)禍。

再一睜眼,她回到了酒店。

挺可笑的。

但凡早一天,或者早幾個(gè)小時(shí),這場(chǎng)婚禮也能取消了。

可時(shí)間卡得這么好。

面對溫云的焦急,許喬淡定解釋?zhuān)骸霸S悠然出車(chē)禍了?!?/p>

溫云美眸一愣,轉身罵罵咧咧地給顧琛打電話(huà)。

電話(huà)一直處于無(wú)人接聽(tīng)的狀態(tài)。

溫云氣得咬牙,爆粗口:“艸,許悠然出車(chē)禍,身邊人都死了嗎?非要顧琛過(guò)去!他又不是醫生,有個(gè)毛用?”

許是覺(jué)得自己的話(huà)太重了,溫云別扭地扭頭,嘟囔道:“這場(chǎng)婚禮,是顧家求來(lái)的?,F在又這么丟下你,他把你當什么?”

“算了阿云,”許喬略顯無(wú)奈地扯了扯嘴角,“我又不是非他不可?!?/p>

溫云猶豫地說(shuō):“可是,賓客都到齊了,這時(shí)候宣布取消婚禮,不合適?!?/p>

許家會(huì )成為笑話(huà),連帶著(zhù)也會(huì )讓老爺子成為笑柄!

許喬思索幾秒,給顧琛發(fā)了一條“分手”消息,隨后將和他有關(guān)的人,全部拉黑刪除。

這場(chǎng)婚禮,本就是顧家一手促成。

如果不是顧奶奶病得突然,險些一只腳踏進(jìn)閻王殿里,她也不會(huì )答應顧琛的求婚。

本是她為了兩家面子而答應,最后卻讓許家和她成為笑柄。

憑什么?

初中時(shí),顧家從A城搬到晉城,兩家長(cháng)輩世交。

許喬和顧琛又在一個(gè)學(xué)校,她當顧琛是溫潤有禮的哥哥,關(guān)系要比一般人好一點(diǎn)。

后來(lái)兩人自然在一起,她還挺高興的。

在死之前,她一直以為,顧琛是因為愛(ài)她,才會(huì )極盡浪漫地準備這場(chǎng)婚禮。

重生一次,她才明白,人不能活在自己的想象之中。

既然顧琛沒(méi)來(lái),又不能取消婚禮,那就換個(gè)新郎吧!

許喬勾了勾紅唇,輕聲說(shuō):“換人?!?/p>

“換誰(shuí)?”溫云一臉茫然,“顧家都把消息放出去了,就沖顧老夫人那張臉,誰(shuí)敢和顧琛搶?zhuān)俊?/p>

許喬目光平靜,腦海里閃過(guò)一幅畫(huà)面,隨后翻出通訊錄,給紀淮打電話(huà)。

溫云看見(jiàn)通訊上的名字,顫抖地握住她的手,低聲問(wèn):“喬喬,你想清楚了嗎?紀淮他……”

她反握住溫云的手,溫聲說(shuō):“我和顧琛已經(jīng)結束了?!?/p>

這是她用命換來(lái)的醒悟。

電話(huà)那頭響起紀淮吊兒郎當的嗓音,卻帶著(zhù)莫名的磁性:“許喬?真是難得,怎么想起給爺打電話(huà)了?”

他那邊像是刻意安靜下來(lái)似的。

許喬微笑:“紀淮,聽(tīng)說(shuō)你還是單身?!?/p>

紀淮輕嗤一聲:“許喬,你今兒結婚,我禮物都給你送去了。你不會(huì )是覺(jué)得爺的禮物少了,故意打電話(huà)來(lái)諷刺爺的吧?”

許喬盯著(zhù)鏡子里的自己,美艷得不可方物。

她輕聲說(shuō):“紀淮,你缺個(gè)新娘,我缺個(gè)新郎?!?/p>

“新郎不是顧琛嗎?你缺個(gè)鬼的新郎!”

“紀淮,你想結婚嗎?”

“爺還沒(méi)浪夠,結……”

話(huà)還沒(méi)說(shuō)完,那邊傳來(lái)“咚”地一聲,紀淮擰眉問(wèn):“許喬,你認真的?”

許喬嚴謹地點(diǎn)頭,又意識到他看不見(jiàn),補充道:“比真金還真?!?/p>

紀淮一言不發(fā)地攥緊雙拳,舌尖抵住后槽牙,顯得有些緊張。

他散漫地笑著(zhù)問(wèn):“許喬,知道爺去了的后果是什么嗎?爺以后就要和你每天做四件事了?!?/p>

許喬聽(tīng)懂了他話(huà)里的意思,耳根染上薄薄的桃紅,嗓音嬌軟:“我給你半個(gè)小時(shí)?!?/p>

紀淮揚眉輕笑,自信滿(mǎn)滿(mǎn)地說(shuō):“等著(zhù)?!?/p>

掛斷電話(huà)時(shí),許喬的婚紗也被溫云整理好了。

溫云眼眶微微泛紅,她抱著(zhù)許喬說(shuō):“喬喬,紀淮……人挺好的?!?/p>

“我知道?!?/p>

她選紀淮,并不是因為無(wú)人可選。

前世臨死前,意識渙散時(shí),她看見(jiàn)不顧一切朝她跑來(lái)的人,是他……



她是許家最聰明的孩子,本該過(guò)著(zhù)幸福美滿(mǎn)的生活。

但十五歲那年,家里忽然多了一對衣衫襤褸的母女。

那是許喬第一次見(jiàn)到許悠然,柔柔弱弱的,但那雙眼睛里并不干凈。

許喬記得,因為這對突然闖入的母女,一向溫柔的媽媽第一次對爸爸發(fā)了大脾氣。

盡管媽媽哭得傷心,但最后,這對母女還是留了下來(lái)。

十八歲那年,媽媽去世。

許喬搬出去住,甚至大學(xué)時(shí)也很少回家,只是時(shí)不時(shí)和爺爺通個(gè)電話(huà)。

說(shuō)起和紀淮的淵源,兩人就像電視劇里歡喜冤家似的。

她和紀淮從初中便是同學(xué),兩人一直是同桌,幾乎沒(méi)一天不掐架的。

吵著(zhù)吵著(zhù),關(guān)系比一般同學(xué)要親近一點(diǎn)。

她一直以為自己能和紀淮一直吵下去。

但高三那年,紀家出事了,紀淮不肯見(jiàn)她,她也漸漸和紀淮失去了聯(lián)系。

大學(xué)時(shí),顧琛和許悠然傳出曖昧消息。

許喬沒(méi)搭理,安心學(xué)習,準備接手公司。

再然后許喬聽(tīng)從爺爺的建議出國進(jìn)修,卻在那遇到了顧琛。

想著(zhù)爺爺的叮囑,許喬接受了顧琛的表白。

以前,許喬一直以為,顧琛是愛(ài)她的。不然他怎么舍得丟下國內一切,甚至為了她去求了最著(zhù)名的導師接受她?

直到,顧琛為了許悠然消失在婚禮現場(chǎng)時(shí),她身穿白色婚紗倒在血泊中時(shí)才明白。他對自己,根本沒(méi)有愛(ài)。

她已經(jīng)因為顧琛死過(guò)一次,對他那點(diǎn)僅存的好感也隨著(zhù)那次死亡而徹底消亡。

司儀在外面敲門(mén),打斷了許喬的回憶。

“許小姐,新郎好了嗎?婚禮要開(kāi)始了?!?/p>

許喬微笑著(zhù)回答司儀:“馬上?!?/p>

她堅信,紀淮不是言而無(wú)信的人。

十五分鐘后,紀淮出現在門(mén)口。

詭異的是,他不僅穿好了衣服,就連頭發(fā)都做好了。

很難讓人不懷疑他早就準備好了。

烏黑茂密的頭發(fā)下,漆黑的眸子像染了一層水霧。鼻梁高挺,薄唇卻漾著(zhù)令人炫目的笑容。

他站在離她兩步遠的地方,微微喘氣。

許喬上下打量著(zhù)他,發(fā)現他全身都是高定,唯獨腕間卻戴著(zhù)一支普通的手表。

她記得,這是高三那年,她送的禮物。

彼時(shí)年少不懂送表是什么意思,后來(lái)想找他要回來(lái),可她卻再也沒(méi)見(jiàn)過(guò)他。

他竟然一直都戴著(zhù)?

見(jiàn)許喬眼中浮現驚艷,他滿(mǎn)意挑眉,慵懶地問(wèn):“許喬,顧琛跑了就想著(zhù)給爺打電話(huà),你是不是早就垂涎爺的美色,等著(zhù)這一天?”

許喬:“……”

“紀淮,我長(cháng)得也不差?!痹S喬自信地說(shuō)。

她勾了勾唇:“今天你來(lái)了,就該感謝我,治好了你的恐女癥?!?/p>

紀淮要被她氣笑了。

什么恐女癥,都是她傳出來(lái)的好嘛?

紀淮這人看著(zhù)吊兒郎當的,但那一雙桃花眼很勾人。

就憑他這張妖孽似的臉,上學(xué)的時(shí)候不知道多少女生喜歡他。

可他呢,對誰(shuí)都是冷冷淡淡的,唯獨喜歡捉弄許喬。

某次,在他戲耍許喬之后,許喬不甘示弱地到處宣揚他有恐女癥。以至于到現在,他連個(gè)正經(jīng)戀愛(ài)都沒(méi)談過(guò)。

哦不,是連女生的手都沒(méi)牽過(guò)。

“你知道你這句話(huà)趕走了我多少桃花嗎?”紀淮用惋惜的語(yǔ)氣問(wèn)。

許喬揚眉:“我現在賠你一個(gè)老婆,你連戀愛(ài)都省了?!?/p>

紀淮輕笑:“聽(tīng)起來(lái)不錯,只是……”

他的視線(xiàn)在她胸前掃了掃,摩挲著(zhù)下巴說(shuō):“還好,不算小,爺未來(lái)的幸福生活有保障了?!?/p>

許喬:“……”

司儀在催促,紀淮伸手,許喬自然地搭了上去。就像高中時(shí)學(xué)校舉辦宴會(huì ),他們是對方的舞伴般默契。

他溫熱的手指牢牢地握住她的指尖,讓許喬不安的心漸漸放松下來(lái)。

“紀淮,還記得高中晚會(huì ),你第一次牽著(zhù)我的手跳舞嗎?”為了緩解尷尬,許喬主動(dòng)聊起話(huà)題。

紀淮痞笑:“當然記得,你羞得臉跟猴屁股似的?!?/p>

許喬:好了夠了,不要拆臺!

“紀淮,我很感謝你今天能來(lái)?!?/p>

“你有沒(méi)有想過(guò),爺要是不來(lái)呢?”紀淮看著(zhù)她問(wèn)。

許喬停下腳步,忽然燦爛一笑:“那我就隨便找個(gè)男人?!?/p>

紀淮不悅擰眉:“許喬,你就這么隨便?”

許喬想起前世他奮不顧身的身影,她微微一笑,堅定地說(shuō):“我不是隨便,我是堅信你會(huì )來(lái)?!?/p>

紀淮被她這句話(huà)也取悅了,他問(wèn):“你臨時(shí)換新郎,你爸會(huì )同意嗎?”

許喬得意揚眉:“一旦我結了婚,我會(huì )拿到爺爺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你和我結婚,你也會(huì )拿到百分之十的股份。你的就是我的,所以,我將是許家最有話(huà)語(yǔ)權的?!?/p>

“婚后我們先試著(zhù)相處一段時(shí)間,要是你不喜歡我,那我們和平離婚?!?/p>

紀淮看著(zhù)她自信的眉眼,恍惚間又看到年少時(shí)那個(gè)從不服輸的少女。

許喬,從來(lái)都不是乖乖女。

她的心,比壓孫悟空的石頭還硬。

得虧是顧琛逃婚了。

也不枉他算計這么一番。

顧琛,是真他娘的給力!

說(shuō)來(lái),他回去得給顧琛上炷香表示感謝一下。




輪到新人出場(chǎng),靠近舞臺的是顧家和許家,只不過(guò)兩家是分開(kāi)坐著(zhù)的。

看見(jiàn)新郎陡然換了一個(gè)人,兩家長(cháng)輩臉色大變,尤其是顧奶奶。

顧暖也懵了,立馬給顧琛打電話(huà)。

但電話(huà)一直顯示在通話(huà)中,永遠都打不進(jìn)去。

顧暖只好打給顧琛的助理。

得知顧琛沒(méi)出現在婚禮現場(chǎng)是因為許悠然,顧暖臉色慘白,氣得嘴唇都在發(fā)抖。

許悠然!

這個(gè)女人還真是陰魂不散!

“暖暖,聯(lián)系上你哥了嗎?”

眼見(jiàn)新人要交換戒指了,顧奶奶沉聲問(wèn)。

顧暖:“……”

得知事情經(jīng)過(guò),顧奶奶愣在當場(chǎng)。

她頗為遺憾地看著(zhù)許喬。

自從許喬奶奶去世后,她可是一直拿許喬當自己親孫女對待,原以為兩家能親上加親,誰(shuí)想到……

“奶奶,現在怎么辦?喬喬姐要嫁給別人了,當不成我嫂子了?!?/p>

顧奶奶頹然嘆氣:“不管怎么樣,今兒是喬喬結婚,我們必須要觀(guān)完婚禮才能走!不能讓你喬喬姐丟人!”

臺上,新人交換戒指。

紀淮捏住許喬的手指,戒指在他手中熠熠生輝。

他唇角含笑:“許喬,我沒(méi)有雙親,也沒(méi)有煩人的親戚。和我結婚,你能省了不少麻煩。但我還是想最后問(wèn)你一遍,你想清楚了嗎?婚姻不是兒戲?!?/p>

“我吊兒郎當,脾氣臭,喜歡欺負你…?!?/p>

許喬望著(zhù)正經(jīng)的紀淮,笑容真誠:“紀淮,我從不做讓自己后悔的事情?!?/p>

“你游戲人間,我處處要強?!?/p>

“配你,正好!”

前世你不顧一切朝我飛奔而來(lái),這一世,換我主動(dòng)走向你。

雖然對于婚禮上臨時(shí)換了個(gè)新郎,大家都覺(jué)得不可思議,但畢竟個(gè)頂個(gè)都是人精,不會(huì )沒(méi)眼力見(jiàn)地傳出去,依舊笑著(zhù)為新人鼓掌祝福。

婚禮結束后,紀淮主動(dòng)帶許喬去了新房,也就是紀淮家。

他沒(méi)告訴許喬,昨晚,他就讓人把房子收拾好了。

別問(wèn),問(wèn)就是他算準了顧琛回不來(lái)。

下車(chē)時(shí),原本冷清的房子變成了新房該有的樣子,到處可見(jiàn)喜字。

許喬揚眉看他,眼中帶著(zhù)疑惑:“什么時(shí)候準備的?”

還是,早就準備好了?

紀淮嘖了一聲,嘴角微揚,笑容明媚:“第一次結婚,總不能過(guò)于寒酸?!?/p>

許喬有些意外。

她以為紀淮只是來(lái)走個(gè)過(guò)場(chǎng)而已,沒(méi)想到他這么認真。

比自己還要認真?

這么一想,許喬有些汗顏。她除了給他戴了戒指,好像什么都沒(méi)做。

許喬換完衣服出來(lái),酒店里的人將她的行李全部送了過(guò)來(lái)。

原本她和顧琛打算先在酒店住一晚,第二天開(kāi)始蜜月旅行,誰(shuí)知……

許喬拍了拍自己的箱子問(wèn)他:“今晚我睡哪?”

紀淮喝牛奶的動(dòng)作頓住,他笑得燦爛:“紀太太不介意的話(huà),一起睡也行啊?!?/p>

許喬微微蹙眉。

兩個(gè)從初中見(jiàn)面就掐架的人,現在居然成了夫妻……這感覺(jué),還挺奇怪的。

看出許喬眼底的顧慮,紀淮指了指自己房間隔壁,說(shuō):“你的房間在那,不知道你的喜好,你隨意?!?/p>

騙鬼,她的喜好,他倒背如流。

紀淮小聲補充了一句:“也別費心思裝修了,反正以后也得回我房間?!?/p>

我房間,可都是按照你的喜好布置的。

他說(shuō)話(huà)的聲音太小,許喬沒(méi)聽(tīng)清,問(wèn):“你說(shuō)什么?”

“什么時(shí)候去領(lǐng)結婚證?”紀淮說(shuō)得面不改色,慢條斯理地放下杯子。

許喬想了想說(shuō):“明天一早?”

紀琛嘖了一聲,一雙漆黑的眸子盯著(zhù)她:“許喬,我就說(shuō)你早看上爺了,就等著(zhù)這一天吧!”

回答他的是許喬的一個(gè)白眼。

紀淮輕笑問(wèn):“不出所料的話(huà),顧琛明天該回來(lái)了,要去度蜜月嗎,紀太太?”

他想在顧琛回國前,他把許喬帶走,讓顧琛哭去吧!

許喬微笑:“蜜月暫時(shí)不行,等我忙完手頭上的項目行嗎?”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