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其他類(lèi)型 > 紅落清流

紅落清流

子規 著(zhù)

其他類(lèi)型連載

「她這么費心,還不是想吸引少爺的注意,可惜啊,大少爺一心一意讀書(shū),看都不看她一眼?!惯M(jìn)博雅院一年了,我都沒(méi)見(jiàn)過(guò)少爺,只因博雅院的規矩,院里的粗使活計須在主人不在時(shí)打掃完畢,不能打擾少爺讀書(shū)。因此,我天天寅時(shí)就起,卯時(shí)前就灑掃完畢。再趕在少爺學(xué)堂下學(xué)前,將花園的花花草草侍弄一番。

主角:子規   更新:2023-01-31 15:39: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子規的其他類(lèi)型小說(shuō)《紅落清流》,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子規”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她這么費心,還不是想吸引少爺的注意,可惜啊,大少爺一心一意讀書(shū),看都不看她一眼?!惯M(jìn)博雅院一年了,我都沒(méi)見(jiàn)過(guò)少爺,只因博雅院的規矩,院里的粗使活計須在主人不在時(shí)打掃完畢,不能打擾少爺讀書(shū)。因此,我天天寅時(shí)就起,卯時(shí)前就灑掃完畢。再趕在少爺學(xué)堂下學(xué)前,將花園的花花草草侍弄一番。

《紅落清流》精彩片段

我穿越成了一個(gè)丫鬟,不卑不亢,被少爺暗戀,就在夫人要把我抬成通房時(shí),我拒絕了。

我被人牙子賣(mài)給了陸家,祖上也曾出過(guò)探花郎,官至丞相。只是近年來(lái),家中子弟無(wú)甚出息,只得偏居禹州。

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陸家雖日趨沒(méi)落,不復當年輝煌,但在禹州,仍是數一數二的大戶(hù)人家。

陸家文人清流,書(shū)香世家,對仆從的要求自然也高。通常都是買(mǎi)七八歲的丫頭進(jìn)來(lái),交由管事麼麼調教兩年,教習刺繡女紅和家中規矩,還會(huì )請有些學(xué)問(wèn)的管家來(lái)教認幾個(gè)字,不至于是個(gè)白丁,以免辱沒(méi)陸家聲名。

待調教兩年之后,再看資質(zhì)來(lái)進(jìn)行分配。

資質(zhì)好的,模樣俊的,就有機會(huì )成為少爺小姐的貼身丫鬟,再不濟,也能混個(gè)二三等丫鬟,能進(jìn)主子屋子,有機會(huì )在主人跟前露臉。若是資質(zhì)差的,就只能做個(gè)灑掃丫頭,做些粗使活計。

和我一同入府的有 6 個(gè)女孩兒,都是七八歲的年紀,卻已然知道前程為何物。

為了能入主人的眼,女孩兒們都在女紅刺繡,識文斷字上下足了功夫。

只有我,每日跟著(zhù)管事麼麼學(xué)規矩,灑掃庭院,澆灌花草,卻把女紅刺繡,識字這些內容學(xué)了個(gè)一塌糊涂。

管事的麼麼姓王,是府里的老人了,自小被賣(mài)進(jìn)陸家,后來(lái)被現在的老太太,當初的大夫人配給了府里的管事,生下的兒子如今是老爺身邊的長(cháng)隨,很受重用。王麼麼一輩子待在陸家,任勞任怨,頗受夫人信任。

我時(shí)常跟在王麼麼身邊,也頗得王麼麼喜歡??擅慨斂吹轿业拇汤C,王麼麼就忍不住嘆氣,「挺好一丫頭,怎么手這么笨呢?好好的一只公雞,被你繡成了只歪嘴病雞?!?/p>

「麼麼,其實(shí),我繡的是大雁?!?/p>

麼麼,「…………」

對于識字,我就更不行了,管家教的十個(gè)字我能寫(xiě)對一半就不錯了,要么缺筆少劃,要么歪歪扭扭,實(shí)在不成體統。不過(guò)好歹也算是識得幾個(gè)字了。

還好我生來(lái)勤快,灑掃粗活等從來(lái)積極,侍弄花草也頗得王麼麼真傳。

是以?xún)赡旰?,別的女孩兒都順利的分到了主子跟前做二等三等丫頭,只有我,在王麼麼的力薦之下,成為了博雅院的粗使丫頭。

博雅院是陸家大少爺陸言的住所。陸家這一輩里,就屬陸大少最為出息,年紀輕輕已是秀才,所寫(xiě)文章更是個(gè)中翹楚。

他被寄予了極大的期望,背負著(zhù)讓陸家重新崛起的希望。是以,為了能讓他安心讀書(shū),博雅院內只有兩個(gè)二等丫鬟,紅杏和碧桃,負責大少爺屋內的灑掃事物。

其余諸如研磨更衣整理書(shū)桌等貼身事物均由大少爺身邊的小廝張生和奶媽張媽媽負責。

麼麼領(lǐng)著(zhù)我進(jìn)博雅院時(shí),去拜見(jiàn)了大少爺,請大少爺賜名。

彼時(shí)大少爺正在桌前讀書(shū),恰好讀到楊花落盡子規啼這句詩(shī),打量了我兩眼,見(jiàn)我膚色暗淡,身材瘦削,活像只小麻雀,便給我取名叫子規。

好好個(gè)人,卻有個(gè)鳥(niǎo)名字,我心內郁悶。卻也只能恭敬的謝恩,低著(zhù)頭退下。

從頭到尾,我都沒(méi)有抬頭看過(guò)少爺一眼,因為,這不合規矩。

我住在博雅院后院的下人屋里,和我同住一起的,還有一個(gè)李麼麼,和兩個(gè)和我一樣的粗使丫頭,一個(gè)叫綠梅,一個(gè)叫紅梅。

紅杏和碧桃是不和我們住一處的,她們通常住在離少爺較近的地方,方便值夜。

李麼麼也是府里的老人,只是年輕守寡,后來(lái)就一直沒(méi)有再嫁,反正待在府里吃喝不愁,待老了之后,府里自會(huì )有薄棺一副,紙錢(qián)一打替她送終。

李麼麼待我們極好,大概是她自己沒(méi)孩子,因此將我們幾個(gè)都當做自己的孩子來(lái)教導。

主人賞賜的新鮮糕點(diǎn)她總會(huì )給我們留著(zhù),衣服破了她總會(huì )第一時(shí)間替我們縫上,我們小丫頭出不了門(mén),她每次出門(mén)都會(huì )給我們帶一些時(shí)新玩意兒,或是時(shí)新的頭花,或是洪順齋的點(diǎn)心。但若是我們犯了錯,李麼麼也會(huì )狠狠地打我們的手心責罰我們。

李麼麼常說(shuō),

「咱們做下人的,一定要守好自己的本分,做好自己的分內事,別學(xué)那些個(gè)狐媚子,成天不干正事,只想著(zhù)怎么勾引哥兒,做著(zhù)姨太太的春秋大夢(mèng)。也不怕太太知道了撕了她的皮。我呸,不要臉的下賤坯子!

「我可告訴你們仨,千萬(wàn)記住自己的身份,別想那些有的沒(méi)的,否則不等太太出手,我先劃了你們的臉,再打斷你們的腿!」

我知道她說(shuō)的是誰(shuí),春梅和紅梅閑聊時(shí)我曾聽(tīng)到過(guò),

春梅說(shuō),「誒,你看見(jiàn)了嗎?那個(gè)碧桃今天頭上戴了一只粉桃花?!?/p>

紅梅道,「看到了,粉桃花配綠衣裳,虧她想得出來(lái)?!?/p>

「她這么費心,還不是想吸引少爺的注意,可惜啊,大少爺一心一意讀書(shū),看都不看她一眼?!?/p>

進(jìn)博雅院一年了,我都沒(méi)見(jiàn)過(guò)少爺,只因博雅院的規矩,院里的粗使活計須在主人不在時(shí)打掃完畢,不能打擾少爺讀書(shū)。

因此,我天天寅時(shí)就起,卯時(shí)前就灑掃完畢。

再趕在少爺學(xué)堂下學(xué)前,將花園的花花草草侍弄一番。

其余時(shí)間,我都同李麼麼,春梅紅梅在后院漿洗縫補,實(shí)在沒(méi)有機會(huì )見(jiàn)到少爺。

偶爾,王麼麼會(huì )過(guò)來(lái)看我,她和李麼麼也是舊識,她們兩個(gè)在一起說(shuō)話(huà)吃酒,我就在旁邊打瞌睡。



我掐了掐麼麼的人中,第一次不管不顧的跑出博雅院,陸府可真大啊,我跑了好久,穿過(guò)一扇圓門(mén),走過(guò)一條小橋,跑了三條小徑,才遠遠的,看見(jiàn)了花園里的王麼麼。

我跑過(guò)去撲通跪在王麼麼面前,喘著(zhù)粗氣哭著(zhù)對王麼麼說(shuō),

「王麼麼,求求你救救李麼麼,她剛剛吐血暈倒了,求你,求你幫忙請個(gè)大夫來(lái)給她瞧瞧!」

我哭的聲嘶力竭,完全沒(méi)意識到身邊還有旁人。

王麼麼重重的敲了我的腦袋,說(shuō),

「沒(méi)規矩的丫頭,夫人面前你不先向夫人行禮,你跪我做什么?」

我這才看見(jiàn)王麼麼身邊有一位面容姣好的婦人,身著(zhù)一件紫色暗花綢緞做的立領(lǐng)上襖,外罩一件月白真絲織錦緞褙子,下著(zhù)一條湖藍色織金百褶裙,頭上戴著(zhù)一套高雅端莊又貴重的金鑲翡翠纏絲葫蘆頭面,保養得宜的臉上露出溫和端莊的笑意,仔細一看,卻發(fā)現她眉眼處隱隱的威嚴。原來(lái),這就是陸家的主母。

我急忙向夫人磕頭賠罪,

「對不起夫人,奴婢一時(shí)情急,失了規矩,還請夫人責罰!」

王麼麼連忙幫我求饒道,

「夫人,是老奴沒(méi)有調教好這丫頭,念在她是初犯,且也是一番好意,請夫人饒了她吧,我回去定好好管教責罰她?!?/p>

陸夫人沒(méi)有回王麼麼,只是看著(zhù)我,問(wèn)道,

「你是哪個(gè)院子里的?」

我恭恭敬敬的回到,

「回夫人,奴婢是博雅院的丫頭!」

「博雅院的?既是博雅院的,為何不求我身邊的大少爺,反而一來(lái)就求我身邊的王麼麼?」

我看著(zhù)夫人身邊站著(zhù)的兩個(gè)年輕少年,身量相近,長(cháng)得也頗為相似,想必他們一個(gè)是大少爺,一個(gè)是二老爺的嫡長(cháng)子,只比大少爺小兩月的二少爺。

二位少爺似是剛下學(xué)堂,都穿著(zhù)學(xué)堂的藍白色長(cháng)衫,書(shū)童提著(zhù)沉甸甸的書(shū)袋在旁邊侯著(zhù)。乍一看,好似雙生。

只不過(guò)一個(gè)少年的眼眸沉靜,臉上沒(méi)什么表情,垂手而立,另一個(gè)少年則神色頗為跳脫,一雙好看的眼睛輕彎,唇角微揚,兩個(gè)酒窩若隱若現。

???我能說(shuō)我根本沒(méi)見(jiàn)過(guò)少爺嗎?我哪兒知道他倆誰(shuí)是誰(shuí)???

夫人見(jiàn)我一時(shí)語(yǔ)塞,眼睛滴溜溜轉了兩圈看了看她身邊的兩個(gè)少年,滿(mǎn)眼的疑惑懵懂,愣怔在原地微微有些失神,支支吾吾的答不上來(lái)。突然笑到,

「你不會(huì )連你主子都不認識吧?」

我只得硬著(zhù)頭皮答道,

「回夫人,奴婢是博雅院的粗使丫頭,負責灑掃庭院的,李麼麼教導我們,不能在少爺跟前灑掃,以免打擾少爺讀書(shū),故而奴婢無(wú)緣得見(jiàn)少爺!」

「那你就不會(huì )偷偷見(jiàn)嗎?」

「回夫人,李麼麼說(shuō),這不合規矩。奴婢不敢!」

「你在博雅院待多久了?」

「回夫人,兩年半了?!?/p>

「兩年了,哈哈,好!」說(shuō)著(zhù),夫人捂嘴輕笑兩聲,轉頭對王麼麼說(shuō),

「你帶著(zhù)這丫頭去找個(gè)大夫,再去賬房支二錢(qián)銀子給李麼麼,說(shuō)她辛苦了,讓她好生養??!」

我急匆匆跟著(zhù)王麼麼出門(mén)去請大夫。忽略了身后傳來(lái)的少年的戲謔聲。

這是我第一次出門(mén),第一次接觸到這個(gè)世界除了陸府以外的地方。

出陸府右轉大概三百米遠的街道,兩旁商鋪林立,攤販沿街叫賣(mài),一片生機盎然的景象。

我突然有些失神,我多久沒(méi)看過(guò)這么熱鬧的景象了。

我差點(diǎn)忘了,我是穿越來(lái)的。是從那個(gè)到處高樓大廈,交通便利暢通,科技網(wǎng)絡(luò )便捷無(wú)比的世界穿越過(guò)來(lái)的;是從那個(gè)隨處可見(jiàn)露著(zhù)纖細雙腿的美女,隨處可見(jiàn)穿著(zhù)短袖 T 恤的帥哥,號召著(zhù)人人平等,沒(méi)有等級沒(méi)有奴仆的社會(huì )穿越過(guò)來(lái)的。

我差點(diǎn)忘了,我本來(lái)不是丫鬟,而是現代世界的大學(xué)生。



我每天除了干完自己的活,還要給李麼麼煎藥,陪李麼麼說(shuō)話(huà),李麼麼總會(huì )坐在門(mén)口的椅子上看著(zhù)我和我說(shuō)話(huà),笑意盈盈的看著(zhù)我。

我覺(jué)得這樣的日子就很好,每天有事情做,不愁吃穿,有愛(ài)自己的人在身邊,心內溫暖,歲月靜好,莫不如是。

李麼麼身子不好不能再給我們做衣裳了,眼看冬天快來(lái)了,我嫌府里的冬衣不夠暖和,就用主子過(guò)年賞下來(lái)的上好布料細細剪裁,給李麼麼做了一件厚實(shí)的繡著(zhù)喜鵲的紅色夾襖。

李麼麼摸著(zhù)夾襖不敢相信是我做的,

「真是你做的?」

「對啊?!?/p>

「這喜鵲也是你繡的?」

我點(diǎn)點(diǎn)頭,

「你有這手藝當初怎么被分到這里做粗使丫頭來(lái)了?」

我吐了吐舌頭,挽上她的胳膊,將頭埋在她懷里蹭蹭,撒嬌的說(shuō),

「這不是咱們有緣嘛,非要讓我遇到這么好的麼麼。你說(shuō)是不是?」

麼麼笑著(zhù)打了我兩下,

「你這丫頭??!」

然后緊緊的將我摟在懷里。

正月剛過(guò),院里的紅梅花還沒(méi)結花苞,我正在院里給李麼麼煎藥。少爺的奶媽張媽媽突然進(jìn)到院里,對我和李麼麼說(shuō),夫人將我提升成少爺身邊的二等丫鬟。

我驚訝不已,怎么會(huì ),我這么個(gè)小透明怎么會(huì )入了夫人的法眼?再說(shuō)了,院里的兩個(gè)二等丫頭已經(jīng)滿(mǎn)了,紅杏和碧桃做的好好的,為啥突然就提我……

等等,紅杏和碧桃,難道?

我抬頭看向張媽媽?zhuān)瑥垕寢寣ξ尹c(diǎn)點(diǎn)頭,然后說(shuō)道,

「碧桃那丫頭偷偷給哥兒塞荷包,上面繡著(zhù)一對鴛鴦,恰好被夫人逮個(gè)正著(zhù),夫人命人打了她二十板子然后找人牙子把她發(fā)賣(mài)了?!?/p>

我瞠目結舌,頭一次感受到這個(gè)世界的命如草芥,被陸家賣(mài)出去的丫鬟,下場(chǎng)絕不會(huì )好。

「只是,為什么突然提拔我,春梅紅梅姐姐比我來(lái)博雅院還早呢?!?/p>

「你還記不記得你上次為了給李麼麼請大夫遇見(jiàn)夫人的事?」

我點(diǎn)點(diǎn)頭,當然記得,嚇死我了都!

張媽媽繼續道,

「上次夫人見(jiàn)你入博雅院兩年了竟然不知少爺是誰(shuí),覺(jué)得實(shí)在有趣便私下問(wèn)了王麼麼,知你平日里做事妥帖,又謹守本分,從不逾距。是以這次碧桃出事,夫人親自點(diǎn)了你的名,讓你頂替碧桃的位置?!?/p>

這下我明白了,合著(zhù)是我蠢得入了夫人的眼,這樣的我放在少爺身邊讓人省心。

我賴(lài)在李麼麼身邊說(shuō)我不想去。

李麼麼敲了敲我的頭說(shuō),

「夫人的命令都下來(lái)了,不想去也得去。你是個(gè)好孩子,我本沒(méi)什么可操心的,可我還是要提醒你一句,謹守本分,不可生出非分之想,謹記謹記!」

我點(diǎn)點(diǎn)頭道,

「我記住了,麼麼你放心,我不會(huì )的?!?/p>

當了二等丫鬟,我便不再和李麼麼住一起了,我搬到了以前碧桃的屋子,和紅杏住一起。不大一間房。卻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除了床,梳妝臺,桌子凳子也一應俱全。

紅杏是個(gè)好脾氣的女孩子,過(guò)完年就 16 歲了,長(cháng)我兩歲,為人做事十分周到體貼,十分會(huì )照顧人。之前她也常和張媽媽一起帶點(diǎn)心來(lái)給我們吃,所以我們還算熟絡(luò )。

紅杏是家里遭了災才賣(mài)進(jìn)陸府的,家中還有父母兄弟,這些年來(lái)靠著(zhù)紅杏的月錢(qián)接濟,做了一些小買(mǎi)賣(mài),家中境況逐漸好轉,想要將紅杏贖出去??杉t杏卻說(shuō)想在陸府再多待兩年,陸府月錢(qián)豐厚,等她到了待嫁之時(shí)再出去也不遲。

起初,我什么都不懂,紅杏就一點(diǎn)一點(diǎn)教我,例如少爺最?lèi)?ài)喝幾分燙的茶,屋里的點(diǎn)心果子一定不能隔夜,插花不必非得是什么花,但是一定得有新鮮花草在屋里。屋里的桌椅板凳什么的也是每日都要擦拭的,不過(guò)這些活都得在少爺去學(xué)堂的時(shí)候做,平日少爺在屋里的時(shí)候我們盡量少去打擾他。至于更衣磨墨鋪床等貼身事務(wù),自有張媽媽和少爺身旁的小廝張生打點(diǎn)。這些事,除非張媽媽或少爺親自開(kāi)口,咱們萬(wàn)不可擅自插手。還有少爺的……



我穿越成了一個(gè)丫鬟,不卑不亢,被少爺暗戀,就在夫人要把我抬成通房時(shí),我拒絕了。

我被人牙子賣(mài)給了陸家,祖上也曾出過(guò)探花郎,官至丞相。只是近年來(lái),家中子弟無(wú)甚出息,只得偏居禹州。

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陸家雖日趨沒(méi)落,不復當年輝煌,但在禹州,仍是數一數二的大戶(hù)人家。

陸家文人清流,書(shū)香世家,對仆從的要求自然也高。通常都是買(mǎi)七八歲的丫頭進(jìn)來(lái),交由管事麼麼調教兩年,教習刺繡女紅和家中規矩,還會(huì )請有些學(xué)問(wèn)的管家來(lái)教認幾個(gè)字,不至于是個(gè)白丁,以免辱沒(méi)陸家聲名。

待調教兩年之后,再看資質(zhì)來(lái)進(jìn)行分配。

資質(zhì)好的,模樣俊的,就有機會(huì )成為少爺小姐的貼身丫鬟,再不濟,也能混個(gè)二三等丫鬟,能進(jìn)主子屋子,有機會(huì )在主人跟前露臉。若是資質(zhì)差的,就只能做個(gè)灑掃丫頭,做些粗使活計。

和我一同入府的有 6 個(gè)女孩兒,都是七八歲的年紀,卻已然知道前程為何物。

為了能入主人的眼,女孩兒們都在女紅刺繡,識文斷字上下足了功夫。

只有我,每日跟著(zhù)管事麼麼學(xué)規矩,灑掃庭院,澆灌花草,卻把女紅刺繡,識字這些內容學(xué)了個(gè)一塌糊涂。

管事的麼麼姓王,是府里的老人了,自小被賣(mài)進(jìn)陸家,后來(lái)被現在的老太太,當初的大夫人配給了府里的管事,生下的兒子如今是老爺身邊的長(cháng)隨,很受重用。王麼麼一輩子待在陸家,任勞任怨,頗受夫人信任。

我時(shí)常跟在王麼麼身邊,也頗得王麼麼喜歡??擅慨斂吹轿业拇汤C,王麼麼就忍不住嘆氣,「挺好一丫頭,怎么手這么笨呢?好好的一只公雞,被你繡成了只歪嘴病雞?!?/p>

「麼麼,其實(shí),我繡的是大雁?!?/p>

麼麼,「…………」

對于識字,我就更不行了,管家教的十個(gè)字我能寫(xiě)對一半就不錯了,要么缺筆少劃,要么歪歪扭扭,實(shí)在不成體統。不過(guò)好歹也算是識得幾個(gè)字了。

還好我生來(lái)勤快,灑掃粗活等從來(lái)積極,侍弄花草也頗得王麼麼真傳。

是以?xún)赡旰?,別的女孩兒都順利的分到了主子跟前做二等三等丫頭,只有我,在王麼麼的力薦之下,成為了博雅院的粗使丫頭。

博雅院是陸家大少爺陸言的住所。陸家這一輩里,就屬陸大少最為出息,年紀輕輕已是秀才,所寫(xiě)文章更是個(gè)中翹楚。

他被寄予了極大的期望,背負著(zhù)讓陸家重新崛起的希望。是以,為了能讓他安心讀書(shū),博雅院內只有兩個(gè)二等丫鬟,紅杏和碧桃,負責大少爺屋內的灑掃事物。

其余諸如研磨更衣整理書(shū)桌等貼身事物均由大少爺身邊的小廝張生和奶媽張媽媽負責。

麼麼領(lǐng)著(zhù)我進(jìn)博雅院時(shí),去拜見(jiàn)了大少爺,請大少爺賜名。

彼時(shí)大少爺正在桌前讀書(shū),恰好讀到楊花落盡子規啼這句詩(shī),打量了我兩眼,見(jiàn)我膚色暗淡,身材瘦削,活像只小麻雀,便給我取名叫子規。

好好個(gè)人,卻有個(gè)鳥(niǎo)名字,我心內郁悶。卻也只能恭敬的謝恩,低著(zhù)頭退下。

從頭到尾,我都沒(méi)有抬頭看過(guò)少爺一眼,因為,這不合規矩。

我住在博雅院后院的下人屋里,和我同住一起的,還有一個(gè)李麼麼,和兩個(gè)和我一樣的粗使丫頭,一個(gè)叫綠梅,一個(gè)叫紅梅。

紅杏和碧桃是不和我們住一處的,她們通常住在離少爺較近的地方,方便值夜。

李麼麼也是府里的老人,只是年輕守寡,后來(lái)就一直沒(méi)有再嫁,反正待在府里吃喝不愁,待老了之后,府里自會(huì )有薄棺一副,紙錢(qián)一打替她送終。

李麼麼待我們極好,大概是她自己沒(méi)孩子,因此將我們幾個(gè)都當做自己的孩子來(lái)教導。

主人賞賜的新鮮糕點(diǎn)她總會(huì )給我們留著(zhù),衣服破了她總會(huì )第一時(shí)間替我們縫上,我們小丫頭出不了門(mén),她每次出門(mén)都會(huì )給我們帶一些時(shí)新玩意兒,或是時(shí)新的頭花,或是洪順齋的點(diǎn)心。但若是我們犯了錯,李麼麼也會(huì )狠狠地打我們的手心責罰我們。

李麼麼常說(shuō),

「咱們做下人的,一定要守好自己的本分,做好自己的分內事,別學(xué)那些個(gè)狐媚子,成天不干正事,只想著(zhù)怎么勾引哥兒,做著(zhù)姨太太的春秋大夢(mèng)。也不怕太太知道了撕了她的皮。我呸,不要臉的下賤坯子!

「我可告訴你們仨,千萬(wàn)記住自己的身份,別想那些有的沒(méi)的,否則不等太太出手,我先劃了你們的臉,再打斷你們的腿!」

我知道她說(shuō)的是誰(shuí),春梅和紅梅閑聊時(shí)我曾聽(tīng)到過(guò),

春梅說(shuō),「誒,你看見(jiàn)了嗎?那個(gè)碧桃今天頭上戴了一只粉桃花?!?/p>

紅梅道,「看到了,粉桃花配綠衣裳,虧她想得出來(lái)?!?/p>

「她這么費心,還不是想吸引少爺的注意,可惜啊,大少爺一心一意讀書(shū),看都不看她一眼?!?/p>

進(jìn)博雅院一年了,我都沒(méi)見(jiàn)過(guò)少爺,只因博雅院的規矩,院里的粗使活計須在主人不在時(shí)打掃完畢,不能打擾少爺讀書(shū)。



「你帶著(zhù)這丫頭去找個(gè)大夫,再去賬房支二錢(qián)銀子給李麼麼,說(shuō)她辛苦了,讓她好生養??!」

我急匆匆跟著(zhù)王麼麼出門(mén)去請大夫。忽略了身后傳來(lái)的少年的戲謔聲。

這是我第一次出門(mén),第一次接觸到這個(gè)世界除了陸府以外的地方。

出陸府右轉大概三百米遠的街道,兩旁商鋪林立,攤販沿街叫賣(mài),一片生機盎然的景象。

我突然有些失神,我多久沒(méi)看過(guò)這么熱鬧的景象了。

我差點(diǎn)忘了,我是穿越來(lái)的。是從那個(gè)到處高樓大廈,交通便利暢通,科技網(wǎng)絡(luò )便捷無(wú)比的世界穿越過(guò)來(lái)的;是從那個(gè)隨處可見(jiàn)露著(zhù)纖細雙腿的美女,隨處可見(jiàn)穿著(zhù)短袖 T 恤的帥哥,號召著(zhù)人人平等,沒(méi)有等級沒(méi)有奴仆的社會(huì )穿越過(guò)來(lái)的。

我差點(diǎn)忘了,我本來(lái)不是丫鬟,而是現代世界的大學(xué)生。

穿越這種極低概率的事件發(fā)生在我身上時(shí),我沒(méi)有欣喜,沒(méi)有充滿(mǎn)挑戰的躍躍欲試,我只想好好的在這個(gè)世界活下去。

我要怎么活下去?不是頭鐵的去和這個(gè)世界這個(gè)社會(huì )對抗,而是認清現實(shí),認清自己的身份和處境,謹守本分,讓自己完全融入這個(gè)世界。只有這樣,我才能好好的活下去。

我和王麼麼請回了大夫,李麼麼的病得到了控制,只是再不能操勞過(guò)度了。

我每天除了干完自己的活,還要給李麼麼煎藥,陪李麼麼說(shuō)話(huà),李麼麼總會(huì )坐在門(mén)口的椅子上看著(zhù)我和我說(shuō)話(huà),笑意盈盈的看著(zhù)我。

我覺(jué)得這樣的日子就很好,每天有事情做,不愁吃穿,有愛(ài)自己的人在身邊,心內溫暖,歲月靜好,莫不如是。

李麼麼身子不好不能再給我們做衣裳了,眼看冬天快來(lái)了,我嫌府里的冬衣不夠暖和,就用主子過(guò)年賞下來(lái)的上好布料細細剪裁,給李麼麼做了一件厚實(shí)的繡著(zhù)喜鵲的紅色夾襖。

李麼麼摸著(zhù)夾襖不敢相信是我做的,

「真是你做的?」

「對啊?!?/p>

「這喜鵲也是你繡的?」

我點(diǎn)點(diǎn)頭,

「你有這手藝當初怎么被分到這里做粗使丫頭來(lái)了?」

我吐了吐舌頭,挽上她的胳膊,將頭埋在她懷里蹭蹭,撒嬌的說(shuō),

「這不是咱們有緣嘛,非要讓我遇到這么好的麼麼。你說(shuō)是不是?」

麼麼笑著(zhù)打了我兩下,

「你這丫頭??!」

然后緊緊的將我摟在懷里。

正月剛過(guò),院里的紅梅花還沒(méi)結花苞,我正在院里給李麼麼煎藥。少爺的奶媽張媽媽突然進(jìn)到院里,對我和李麼麼說(shuō),夫人將我提升成少爺身邊的二等丫鬟。

我驚訝不已,怎么會(huì ),我這么個(gè)小透明怎么會(huì )入了夫人的法眼?再說(shuō)了,院里的兩個(gè)二等丫頭已經(jīng)滿(mǎn)了,紅杏和碧桃做的好好的,為啥突然就提我……

等等,紅杏和碧桃,難道?

我抬頭看向張媽媽?zhuān)瑥垕寢寣ξ尹c(diǎn)點(diǎn)頭,然后說(shuō)道,

「碧桃那丫頭偷偷給哥兒塞荷包,上面繡著(zhù)一對鴛鴦,恰好被夫人逮個(gè)正著(zhù),夫人命人打了她二十板子然后找人牙子把她發(fā)賣(mài)了?!?/p>

我瞠目結舌,頭一次感受到這個(gè)世界的命如草芥,被陸家賣(mài)出去的丫鬟,下場(chǎng)絕不會(huì )好。

「只是,為什么突然提拔我,春梅紅梅姐姐比我來(lái)博雅院還早呢?!?/p>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