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其他類(lèi)型 > 浩浩的人生

浩浩的人生

浩浩 著(zhù)

其他類(lèi)型連載

雪崩之下,沒(méi)有一片雪花是無(wú)辜的。那次正月后,我開(kāi)始忙著(zhù)高考,也很少見(jiàn)到這位小表弟了,只是偶爾地見(jiàn)到,總感覺(jué)他身上的靈氣越來(lái)越少,越來(lái)越像外面的野孩子一樣。

主角:浩浩   更新:2022-09-11 07:25: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浩浩的其他類(lèi)型小說(shuō)《浩浩的人生》,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浩浩”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雪崩之下,沒(méi)有一片雪花是無(wú)辜的。那次正月后,我開(kāi)始忙著(zhù)高考,也很少見(jiàn)到這位小表弟了,只是偶爾地見(jiàn)到,總感覺(jué)他身上的靈氣越來(lái)越少,越來(lái)越像外面的野孩子一樣。

《浩浩的人生》精彩片段

雪崩之下,沒(méi)有一片雪花是無(wú)辜的。

那次正月后,我開(kāi)始忙著(zhù)高考,也很少見(jiàn)到這位小表弟了,只是偶爾地見(jiàn)到,總感覺(jué)他身上的靈氣越來(lái)越少,越來(lái)越像外面的野孩子一樣。

那年,我考上了大學(xué),復旦。

我爸開(kāi)心得不行,弄了謝師宴,請老師和親戚朋友吃飯,明顯就是驕傲了,想炫耀一波。

我再次見(jiàn)到了表弟,穿著(zhù)滿(mǎn)是污漬的 T 恤,涼鞋的帶子壞了一條,導致他走路有點(diǎn)怪怪的。

我上前關(guān)心了一下,他怯怯地說(shuō),是不小心玩壞的。

「那爸爸媽媽不給你買(mǎi)嗎?」我關(guān)心著(zhù),看到他現在的樣子,我莫名覺(jué)得心疼。

畢竟舅舅家的條件真的不賴(lài),是村里有名的水產(chǎn)大戶(hù),就連我即將要上的大學(xué)費用都是舅舅主動(dòng)給我媽的。

是的,舅舅對我真的很好,但也不能揭過(guò)他后來(lái)對妻子的那些包庇。

只是在當時(shí)疑惑之下,表弟卻是沒(méi)有回答,只是怯怯地說(shuō):「姐姐讀大學(xué)去了,以后還能回來(lái)嗎?」

那瞬間,望著(zhù)他的怯弱和渴望的眼神,我的心一下子很痛。

我從口袋里拿出幾十塊錢(qián),那是我當時(shí)身上所有的積蓄,我塞了二十塊錢(qián)給他,在他的耳邊偷偷地說(shuō):「來(lái),拿著(zhù),不要告訴其他人啊,姐姐以后會(huì )常?;貋?lái)看你的?!?/p>

那次謝師宴,我還記得,我的恩師來(lái)了,我父母很開(kāi)心,很驕傲,以及親戚朋友的祝福和羨慕。

還有……

表弟突然號啕大哭,就在我說(shuō)「以后只能寒暑假回來(lái)」的時(shí)候,浩浩突然哭了起來(lái),他在所有人驚訝的目光中跑了過(guò)來(lái)。

他一把抱住我,大哭著(zhù)喊道:「姐姐,你能不能不要走啊,我不要你走,能不能不要去讀書(shū)???」

那一天,他哭得撕心裂肺,我當時(shí)以為是小孩子對我的不舍得。

現在想起,他其實(shí)是把我當成了他溺水時(shí)看見(jiàn)的一根稻草。

他拼命想抓住,可那根稻草,卻想漂流遠方。



再一次回來(lái),已經(jīng)是暑假,那年浩浩 7 歲。

回來(lái)當天,我就去了舅舅家,表弟那天的哭聲,讓我讀書(shū)這段時(shí)間總是耿耿于懷,可我一問(wèn)浩浩在哪里以后,舅舅當即就變了臉:「別跟我提這個(gè)畜生!我沒(méi)有生過(guò)這個(gè)兒子!」

我當時(shí)就愣了,連忙問(wèn)發(fā)生了什么。

舅舅生氣地告訴我,舅媽?xiě)言幸院?,浩浩總是在水里倒一些不干不凈的東西,最后演變到了在水里直接倒上了敵敵畏,那味道一聞就聞出來(lái)了。

「我就不知道這兒子是怎么生出來(lái)的,心怎么這么狠毒,小時(shí)候就學(xué)會(huì )了殺人,以后還得了,是不是要把我們全家都毒死?!?/p>

沒(méi)有想到,舅舅當時(shí)的氣話(huà)一語(yǔ)成讖。

只是這個(gè)仇恨的果子,是他親手釀成的。

不過(guò)對于當時(shí)的我來(lái)說(shuō),我只是驚訝,驚訝一個(gè)七歲的孩子,怎么會(huì )做出這樣的事情,而舅舅接下來(lái)的話(huà),讓我把這份驚訝變成了疑惑。

「關(guān)鍵這小畜生還死活不承認!說(shuō)沒(méi)有干!他沒(méi)有干,難道是我干的?是他媽干的?」舅舅氣憤地說(shuō)著(zhù),斥責著(zhù)自己為什么會(huì )生下這么一個(gè)惡毒的兒子。

可在我心中,我卻產(chǎn)生了濃濃的疑惑。

「會(huì )不會(huì )是其他人?」

這話(huà),我剛提出,舅舅還沒(méi)有說(shuō)話(huà),舅媽已經(jīng)看向了我:「穗,平時(shí)家里就兩個(gè)半人,你覺(jué)得還有誰(shuí)?」

兩個(gè)半?我剛疑惑,舅舅就告訴了我,這位新舅媽?xiě)言辛恕?/p>

「他是不是覺(jué)得,以后家里多一個(gè)孩子了,我們就不要他了?」舅媽摸著(zhù)肚子,微笑地說(shuō)著(zhù),正是這話(huà),讓我沉默了。

后來(lái),我才明白過(guò)來(lái),她是在不留痕跡地明示我。

當時(shí)這明示,讓我對這事又相信了一些,而我也看了撫摸著(zhù)肚子的舅媽?zhuān)呐滤俨幌矚g這個(gè)繼子,她也應當做不出這么居心險惡的事情。

從小到大,家里就告訴我,要以最大的善意去看待這個(gè)世界,別以惡意去揣測他人。

離開(kāi)前,舅舅還是告訴了我,浩浩發(fā)生這事以后,就被他親媽接走了,并且說(shuō),他已經(jīng)不準備要這個(gè)兒子了。

「穗穗,有空你也勸勸你弟,父子之間沒(méi)有什么過(guò)不去的,也告訴他,媽媽理解他,不會(huì )因為家里多一個(gè)弟弟和妹妹,就不要他的?!咕藡尠盐宜偷搅碎T(mén)口,柔聲告訴我,也是這話(huà),打消了我的疑惑。

第二天,媽媽敲響了我的房門(mén)。

她厭惡地告訴我,浩浩來(lái)找我了。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