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其他類(lèi)型 > 凌天神醫

凌天神醫

龍貓哥哥 著(zhù)

其他類(lèi)型連載

爺爺你看!少年點(diǎn)指道,此刻有人開(kāi)著(zhù)叉車(chē)推進(jìn)來(lái)。不止王老驚訝,在場(chǎng)眾人無(wú)不震驚,心想這哪個(gè)奇葩送這么大禮?不是一般大......

主角:凌天操文婧   更新:2022-09-11 10:31: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凌天操文婧的其他類(lèi)型小說(shuō)《凌天神醫》,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龍貓哥哥”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爺爺你看!少年點(diǎn)指道,此刻有人開(kāi)著(zhù)叉車(chē)推進(jìn)來(lái)。不止王老驚訝,在場(chǎng)眾人無(wú)不震驚,心想這哪個(gè)奇葩送這么大禮?不是一般大......

《凌天神醫》精彩片段

秦小娥,要么你告訴我們股權轉讓書(shū)在哪,要么我們擬定合同你來(lái)簽字。

你休想得到我們凌家僅剩的股權,哪怕我死你們也別想得到!

你、你他么我看你找死!

男子聽(tīng)這話(huà)氣不打一處來(lái),直接跳進(jìn)豬圈,一把抓住她頭發(fā)往豬食槽里按去。

他放聲大笑道:秦小娥多吃點(diǎn),這不是你最喜歡的嘛,哈哈...

有種你們就殺了我,否則我兒回來(lái),他一定不會(huì )放過(guò)你們所有人...

秦小娥很有骨氣,縱使已經(jīng)餓的皮包骨頭,面黃肌瘦,也不愿與豬共食。

你兒子還在監獄里呢,搞不好已經(jīng)死了,你還指望他?癡心妄想...

不會(huì ),我兒從小學(xué)過(guò)武功,他不會(huì )那么容易死,絕對不會(huì )...

一旁又走來(lái)十幾人,一人大笑道:是嗎?聽(tīng)說(shuō)已經(jīng)死了,你還有什么指望?

嘭嘭嘭...

一瞬間爆響連連,十幾人全部橫飛出去,撞擊豬圈上。

凌天發(fā)絲飛揚,霸氣無(wú)邊,渾身帶著(zhù)可怕殺伐之氣,將所有人打倒在地。

此刻他看著(zhù)躺在豬圈內的母親,渾身占滿(mǎn)豬糞,披頭散發(fā),早已面目全非...

他又一次繃不住了,嘶吼一聲:媽、哇...

他失聲大喊道,渾身顫抖,淚水順著(zhù)他臉頰啪啪往下掉。

秦小娥努力抬起腦袋,透過(guò)散亂頭發(fā)看著(zhù)眼前男子。她激動(dòng)無(wú)比,淚水便如潮水般傾斜而下,張了張嘴巴,便哽咽到說(shuō)不出話(huà)來(lái)。

這個(gè)人是他好久不見(jiàn)的兒子,是他日夜期盼的兒子...今天終于見(jiàn)到了。

她清楚記得兒子還有半年才出獄,為何提前了?

難道...做夢(mèng)?

凌天看著(zhù)母親滿(mǎn)臉淚水,渾身劇烈顫抖,攥緊的雙拳指甲都要陷入肉里。

凌母激動(dòng)無(wú)比,緩緩抬起手臂,聲音沙啞道:小、小天...

一男子突然跳出來(lái),點(diǎn)指凌天喝道:你是何人?敢闖入養殖場(chǎng)我看你找死...

啊、你們該死...

還沒(méi)等對方有任何舉動(dòng),凌天咆哮一聲,一把按住男子頭顱向前沖去。

嘭!

男子腦袋撞擊墻壁上,當場(chǎng)裂開(kāi),鮮血中夾雜著(zhù)腦漿迸濺而出。

他只發(fā)出一聲慘叫,便沒(méi)了聲音。

其他人見(jiàn)此不由連連倒退數步,滿(mǎn)臉恐懼之色。

該死、該死、你們都該死...

凌天歇斯底里吶喊著(zhù),一雙眸子血紅,宛若一尊大魔頭降世,大開(kāi)殺戒。

一時(shí)間這個(gè)地方鮮血漂櫓,斷肢殘臂散落一地,血水順著(zhù)下水道流淌...

這些人滿(mǎn)臉恐懼、面孔扭曲,全部倒在血泊之中,沒(méi)有一個(gè)活口...

他凌天出征,寸草不生,沒(méi)有投降,只有投胎!

操文婧走來(lái)嚇得尖叫,差點(diǎn)沒(méi)昏厥過(guò)去。

凌母看著(zhù)自己兒子,渾身顫抖,努力擠出幾個(gè)字道:小天,我的兒...

一句話(huà)沒(méi)說(shuō)完便突然昏厥過(guò)去,手臂砸在地上。

媽、媽...

凌天瞬間沖過(guò)去,一把抱住自己媽媽?zhuān)缓鸬溃簨?、媽、我是小?..

中午時(shí)分!

凌母至今未醒,不過(guò)操文婧已經(jīng)給她清洗干凈。

凌天也給自己母親治了病,她身體不止虛弱那么簡(jiǎn)單,被折磨到精神有些失常。

不過(guò)他醫術(shù)高明,這些都不是什么大問(wèn)題,只是時(shí)間問(wèn)題。

他一個(gè)人蹲在陽(yáng)臺上哭,地上都濕了一片。

操文婧慌慌張張跑過(guò)來(lái),大喊道:小師弟、小師弟伯母醒了。

什么?媽?zhuān)瑡?..

他聽(tīng)見(jiàn)母親醒了,趕緊擦去眼淚,跑了過(guò)去。

凌母宛如受到驚嚇,滿(mǎn)臉恐懼,但口中依舊喊著(zhù)自己兒子名字。

小天,小天...

媽、媽是我,我是小天!

當凌母看著(zhù)自己兒子,一把抱住,哇的大哭道:小天,我的兒,哇...

一瞬間淚水決堤,所有委屈、所有心酸在這一刻全部爆發(fā)而出。

她知道這一切都是值得的,所有努力與付出都沒(méi)有白費。

凌天看著(zhù)母親哭的跟個(gè)淚人似的,心如刀絞,緊緊抱著(zhù)自己母親不愿撒手。

小師姐見(jiàn)狀,也是淚水啪啪往下掉。

媽、小天對不起你,孩兒不孝,讓你承受這么大委屈與折磨...

凌天聲音沙啞道,淚水浸濕了母親后背,自責無(wú)比。

我的兒啊,你沒(méi)事就好。這一切都是王家干的,他們不是人...

我知道,我知道媽...我一定要讓他們千百萬(wàn)倍償還...

他嘶吼一聲,房間里物品都為止顫抖,好像感受到可怕的力量沖擊...

突然凌母情緒有些失控,再度哭泣道:你爸、你爸他...

對了我爸呢,我爸去哪了?

你爸、你爸被他們殺了,扔進(jìn)海里尸骨無(wú)存...

啊...王家!我要你們血債血償,殺父之仇不共戴天!

轟隆??!

一時(shí)間房子都顫抖起來(lái),宛如發(fā)生地震似的。

凌天爆發(fā)力恐怖無(wú)比,這還是沒(méi)有全部爆發(fā)出的效果,否則誰(shuí)也承受不了。

畢竟他可是修煉過(guò)(混沌鯤鵬決)之人,非比尋常,可以說(shuō)近似超脫了。

操文婧見(jiàn)他情緒失控,趕緊勸說(shuō)道:小師弟,小師弟聽(tīng)話(huà),伯母剛回來(lái),需要靜養。你老是情緒這么不穩定會(huì )嚇著(zhù)她,伯母本來(lái)就被他們給嚇著(zhù)了。

此話(huà)一出,凌天慢慢穩定情緒,擠出一絲笑容道:媽你好好休息,不會(huì )有事。

凌母精神有些失常,眸光渙散,看著(zhù)兒子相安無(wú)事才安心躺下去。

凌天走出來(lái),滿(mǎn)臉殺機,向小弟饕餮吩咐道:

幫我查一下王家最近有什么動(dòng)向。

好,我這就讓人去查!

饕餮是他在惡魔島收的小弟之一,心狠手辣不說(shuō),辦事也靠譜。

而后凌天眸子望向窗外,思緒紛飛,五年前畫(huà)面浮現眼前...

那晚他喝醉被人下了藥,不得已才和酒店一名女服務(wù)員發(fā)生了關(guān)系,保住性命。

當時(shí)只留下一條海洋之心項鏈便匆匆離去,如今回想起來(lái)心里自責無(wú)比,他很想找到那個(gè)女子履行當年諾言,對其負責....

同時(shí)自己還與師父老不死的孫女訂過(guò)娃娃親,他不知怎么辦。

他從手機中翻出兩張照片給操文婧看。

一張女子照片,另外一張則是他當年留下的海洋之心項鏈照片。

照片上的女子出塵脫俗,樣貌出眾。

這還是以前照片,像素不是太好,真人應該是一位絕世大美人兒。

另一張照片則是海洋之心,全球限量版,價(jià)值連城,藍色的心型鉆石無(wú)比閃耀。

女子名叫夏婉柔,是師父的孫女......師父之前給我倆定了娃娃親,我要找到她。

項鏈我不知誰(shuí)在戴,師姐,你用你們刑警系統幫我找找吧。

凌天詢(xún)說(shuō)道。

操文婧大驚:你怎么會(huì )有老不死孫女的照片?你在惡魔島監獄見(jiàn)到了老不死?!

他為了躲仇家,當年突然離開(kāi)后就直接去了惡魔島。凌天又把和師父老不死在監獄的事情一一說(shuō)給她聽(tīng),最后又問(wèn)道:師姐,能找得到嗎?

操文婧拍著(zhù)胸脯:放心!

凌天松了一口氣,目光望向床上傷痕累累的母親,神色轉冷:

現在,是時(shí)候讓王家長(cháng)個(gè)記性了!

......

王家喜事臨門(mén),張燈吉彩,門(mén)庭若市。

聽(tīng)說(shuō)王家老爺子七十大壽,這一天整個(gè)廣深市幾乎有頭有臉人物全部到齊,單說(shuō)外面豪車(chē)起碼有上千輛,占據了整個(gè)深市大半...

再說(shuō)王家這幾年瓜分不少凌家產(chǎn)業(yè),如日中天,產(chǎn)業(yè)也是包羅萬(wàn)象。

即便那些與他沒(méi)關(guān)系之人,也來(lái)送禮,為以后鋪路。

所有人都得要巴結他們,各種送禮討好,不然很難在這個(gè)地方混下去。

王家老爺子四方臉,滿(mǎn)頭白發(fā),一身華服,身軀佝僂拄著(zhù)拐杖,走起路來(lái)有些緩慢,看著(zhù)這么多人也是樂(lè )得合不攏嘴。

王老、我們魏家祝賀王老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我們齊家祝賀王老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

古家祝賀王老,財源廣進(jìn),多子多孫!

好好好...各位招待不周還請見(jiàn)諒,里面請、里面請!

王老笑起來(lái)臉上褶子更濃,步履蹣跚,開(kāi)始招待貴賓。

王家長(cháng)孫王鵬看見(jiàn)一大一小兩人走來(lái),滿(mǎn)臉怨氣,似乎不太高興。

王鵬滿(mǎn)臉高興,老遠迎來(lái)道:婉柔你能來(lái)我太開(kāi)心了。

美女身穿碎花裙子,身軀高挑,落落大方。

她身邊跟隨一個(gè)三四歲小女孩,一條粉色裙子,頭發(fā)烏黑閃亮,大眼睛如寶石般瑰麗無(wú)比,睫毛纖長(cháng),小臉圓嘟嘟粉粉嫩嫩的,宛若瓷娃娃非常討人喜歡。

小姑娘把玩著(zhù)脖子上一條海洋之心,不時(shí)波動(dòng)項鏈里面心形藍色鉆石。

夏婉柔拉長(cháng)著(zhù)臉,不耐煩道:你爺爺大壽喊我來(lái)干嘛,我又不是你家人。

哎呀過(guò)來(lái)玩玩嘛,你看多熱鬧啊,是吧小果果。

王鵬剛要伸手過(guò)來(lái),被果果推開(kāi)道:走開(kāi),我媽媽不喜歡你!

他顯得尷尬無(wú)比,同時(shí)眼角有陰鷙之色,并未表現出來(lái)。

......

此刻一位少年大步走來(lái),滿(mǎn)臉高興道:爺爺!有個(gè)人給你送了一份大禮!

王老皺起眉頭,微微道:什么大禮,能有多大?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