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其他類(lèi)型 > 支教老師認罪了

支教老師認罪了

陳宇 著(zhù)

其他類(lèi)型連載

曾經(jīng)的陳宇明明這么好,他明明可以變成一個(gè)偉大的人,后來(lái)怎么會(huì )變成這樣?是他真的變壞了,還是里面還有隱情?這一刻,記者好像想到了什么,急忙抬起頭看著(zhù)視頻之中陳宇的回憶。

主角:陳宇趙青   更新:2023-02-10 15:27: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陳宇趙青的其他類(lèi)型小說(shuō)《支教老師認罪了》,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陳宇”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曾經(jīng)的陳宇明明這么好,他明明可以變成一個(gè)偉大的人,后來(lái)怎么會(huì )變成這樣?是他真的變壞了,還是里面還有隱情?這一刻,記者好像想到了什么,急忙抬起頭看著(zhù)視頻之中陳宇的回憶。

《支教老師認罪了》精彩片段

“我請求,解開(kāi)陳宇的手銬和枷鎖。我認為,雖然后來(lái)陳宇做了很多錯事,但是他曾經(jīng)也是個(gè)好人,不應該被枷鎖和手銬束縛,就當是為了曾經(jīng)的陳宇!”

法官遲疑了一下,臉上有些為難。

確實(shí),他也被曾經(jīng)的陳宇感動(dòng),但

是,法不容情!

陳宇看出了法官的無(wú)奈,他溫和的對那記者笑了笑。

“不用了,我已經(jīng)認罪伏法了,還是讓我帶著(zhù)吧?!?/p>

那記者遲疑了一下,嘆息一聲退了下去。

此時(shí),他心中和無(wú)數人一樣的想法。

曾經(jīng)的陳宇明明這么好,他明明可以變成一個(gè)偉大的人,后來(lái)怎么會(huì )變成這樣?

是他真的變壞了,還是里面還有隱情?

這一刻,記者好像想到了什么,急忙抬起頭看著(zhù)視頻之中陳宇的回憶。

這一刻他的態(tài)度比之前更加認真嚴肅了百倍。

而周?chē)挠^(guān)眾們,也和他的動(dòng)作一般

無(wú)二。

因為很多人都發(fā)現,事情或許不是他們之前想象的那么簡(jiǎn)單。

或許,里面還有很多隱情。

法律不會(huì )放過(guò)一個(gè)有罪之人,但是也不會(huì )懲罰任何一個(gè)無(wú)罪之人!

他們想要看清楚,陳宇究竟是好,還是壞!

而陳宇的記憶,還在不斷播放。

陳宇背著(zhù)趙青,來(lái)到了村口,身后跟著(zhù)不少人。

大家此時(shí)都知道了陳宇家發(fā)生的事情,此時(shí)紛紛擔憂(yōu)的出言勸阻、

“宇娃子,要不算了吧?!?/p>

“四天時(shí)間根本走不出去啊,別救了。

“讓你張叔送送你吧……“

陳宇背著(zhù)趙青臉色泛紅,頭上還出了一層細汗。

他的身體還是太虛弱了,短短時(shí)間就有點(diǎn)喘氣。

但是面對村里人的勸阻,陳宇還是勉強咧嘴笑了笑。、

“李嬸兒,張叔放心吧,我一個(gè)人可以的?!?/p>



“等我治好了妹妹就會(huì )來(lái)看你們。"

說(shuō)著(zhù),陳宇背著(zhù)趙青搖搖晃晃得走離去。

村口,老村長(cháng)見(jiàn)狀發(fā)出一聲長(cháng)嘆。

世代生活在村里,他們實(shí)在是太清楚這山路究竟有多難走。

即便是走村道,一個(gè)成年人也很難四年走到城市里,更何況是個(gè)十歲大小的孩子。

但是陳宇的性格大家更清楚,妹妹就是他的命,就算不要自己這條命他也一定會(huì )救妹妹。

“孩子,希望上天保佑你?!?/p>

一眾村民看著(zhù)陳宇的背影心中默默祈禱。

時(shí)間一晃便過(guò)去了,很快便到了傍

晚。

“呼呼呼……”

陳宇拖著(zhù)沉重的雙.腿,艱難的走在山路上。

山路崎嶇難走,很多上下坡,再加上的背上這么沉重一個(gè)負擔陳宇的體力早就已經(jīng)被消耗干凈,只覺(jué)得雙.腿像是灌了鉛一樣沉重無(wú)比。

“休息一下吧,就休息三分鐘?!?/p>

陳宇背著(zhù)趙青緩緩坐下,將趙青靠在樹(shù)上。

此時(shí),趙青的臉色的又有些發(fā)青,陳宇見(jiàn)狀急忙從包里小心翼翼拿出一片老山參喂到趙青嘴里讓她含.住。

一直到看到趙青臉上重新恢復血色、他才終于放心下來(lái)。

出發(fā)之前李大夫給他說(shuō)過(guò),每過(guò)半天時(shí)間一定要給趙青喂一片老山參才能吊住      

她的命。

陳宇記住了。

在此時(shí)陳宇的心里,又多了一個(gè)必須要守護的人。

李大夫救了他妹妹,還給他了治療的錢(qián),這些恩情他都深深記在心里。

喝了口水,將李大夫送給他的肉塊隨便嚼了兩口,三分鐘一到陳宇顧不得休息繼續上路。

時(shí)間一點(diǎn)一點(diǎn)過(guò)去,天已經(jīng)全黑了。

森林里一片昏暗,到處都是蟲(chóng)子的鳴叫聲,依稀還能聽(tīng)到野獸的嘶嚎,只有點(diǎn)點(diǎn)的星光為陳宇照亮。

但是,陳宇一刻都不敢停下。

四天的時(shí)間已經(jīng)很緊迫了,他必須全速趕路,一刻都不能停。

停了,妹妹就沒(méi)命了。

從黑夜到白天,又從白天到黑夜陳宇不知道走了多久。

一直走的他神志都有些模糊了,他的腳步也沒(méi)有一刻停下。

看到這畫(huà)面,不只是法院之中的觀(guān)眾們,全國各地的觀(guān)眾都心都被揪了起來(lái),



陳宇的話(huà)面前,竟然還有個(gè)一兩歲的小孩子!


原告席上,趙青一怔。


就看見(jiàn)畫(huà)面之中,滿(mǎn)身傷痕的陳宇小心翼翼的將孩子從地上抱起來(lái),抱在懷里的哄著(zhù)。


“小青,小青別怕哥哥在呢?!?/p>


“小青別怕,哥哥在你身邊呢?!?/p>


嬰兒趙青依舊嚎哭不止,陳宇的似乎有些急了,撓了撓頭,干脆將帶血的小拇指小心翼翼的伸進(jìn)趙青的嘴里。


這時(shí),嬰兒在停止了哭嚎,美滋滋的撮著(zhù)手指一雙大眼睛轉個(gè)不停。


而這時(shí),法院之中一片嘩然。


“這嬰兒是趙教授?”


“小時(shí)候的陳宇是為了保護趙教授受傷的?”


“撿來(lái)的……原來(lái)趙教授不是陳宇的親妹妹……陳宇小時(shí)候居然還知道保護妹妹。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趙青的身上。


陳宇面色平靜,而趙青面色微變。


雖然已經(jīng)有所猜測,但是看著(zhù)幼年的陳宇保護自己,還是讓她有所觸動(dòng)。


不過(guò),這是她嬰兒時(shí)期的記憶,現在已經(jīng)模糊不清根本記不得多少了。


“原來(lái)陳宇小時(shí)候也不壞啊,他后來(lái)怎么會(huì )變成這樣???”


“知人知面不知心,小時(shí)候是個(gè)好人長(cháng)大了變壞的例子多了去了?!?/p>


“你們沒(méi)看陳宇的父親是個(gè)什么樣的人,陳宇后來(lái)變成這樣我一點(diǎn)都不意外?!?/p>


“好在趙教授福大命大,我看就算小時(shí)候沒(méi)有陳宇的保護也肯定會(huì )沒(méi)事的?!?/p>


“沒(méi)錯,趙教授是大富大貴的人,怎么可能會(huì )有事?!?/p>


聽(tīng)著(zhù)四周眾人的安慰,趙青的臉色的倒是好轉了幾分,只不過(guò)她一直盯著(zhù)陳宇的面孔,


見(jiàn)陳宇始終面色平淡,她才終于轉過(guò)了頭重新看向屏幕。


陳宇能夠將她丟在醫院等死,她不相信陳宇真的能一直是個(gè)好人。


屏幕之中,陳宇的記憶還在回放。


在陳宇的記憶之中,這段時(shí)間仿佛是灰色的。


每一天他四五點(diǎn)就要起來(lái),上山撿拾柴火,燒水,做飯。



中午,他還要上山放牛。


而每次到這個(gè)時(shí)候,他都會(huì )將趙青背在背上,他害怕的將趙青留在家里會(huì )被打死。


每次路過(guò)的村里小學(xué)的時(shí)候,陳宇都會(huì )滿(mǎn)臉羨慕的看著(zhù)上學(xué)的同齡孩子。


可是,他沒(méi)有上學(xué)的機會(huì )。


而每天晚上回家的,喝醉了的陳父,都會(huì )對陳宇拳打腳踢,


從始至終,陳宇都沒(méi)有哼過(guò)一聲,默默的承受著(zhù),


法院之中,即便是所有人對陳宇已經(jīng)是痛恨不已,但是看到這一幅幅回憶的畫(huà)面,大家也都沉默了。


記憶一直在播放,一直到這一天,


傍晚,陳宇正在哄嬰兒趙青玩耍,忽然聽(tīng)到了門(mén)外的動(dòng)靜。


“老陳,你們家那孩子是撿來(lái)的,連有沒(méi)有病都不知道你竟然要五萬(wàn)塊,你是不是想錢(qián)想瘋了?”


“……”


聽(tīng)到這句話(huà),陳宇的忽然面色一變,偷偷的湊到窗口透過(guò)縫隙看著(zhù)外面。


他爹和一個(gè)胖乎乎的老太婆的站在院子里。


他爹低著(zhù)頭,滿(mǎn)臉焦急:“沒(méi)問(wèn)題肯定沒(méi)問(wèn)題的,這小野種我們都養了一年了從來(lái)都沒(méi)出過(guò)問(wèn)題?!?/p>


“要不我再少一點(diǎn)兒,四萬(wàn)五王嬸兒,四萬(wàn)五不能再低了?!?/p>


王嬸兒冷哼一聲:“女孩兒不值錢(qián),最多三萬(wàn)?!?/p>


“你要不賣(mài)我現在就走了?!币贿呎f(shuō)著(zhù),她作勢就要離開(kāi)。


“唉等等,三萬(wàn)就三萬(wàn),我賣(mài)了?!?/p>


看到這畫(huà)面陳宇面色大變了,急忙抱著(zhù)嬰兒趙青匆匆從后門(mén)離開(kāi)。


那王嬸兒是村里出了名的人販子,陳宇就見(jiàn)過(guò)不少小伙伴在她手里變得手腳殘缺,然后被送去城里乞討,怎么能讓趙青被送到她手里。


“小兔崽子,給我站??!”


后面,陳父憤怒的追了上來(lái),


不過(guò),他常年酗酒腿腳不好,陳宇又是從小在山里放牛手腳靈活的很,他又是專(zhuān)門(mén)找那些無(wú)人的深山老林里跑,很快就將陳父甩的看不見(jiàn)人影。


不知道跑了多久,一直到天色都暗了下來(lái)陳宇才停下。


他茫然的打量著(zhù)周?chē)纳搅?,他迷路了?/p>


大山山高林密,不但遮住了太陽(yáng),耳邊還不斷傳來(lái)野獸的咆哮聲。


懷里的趙青嚇得不斷哭嚎了,陳宇也只能將她抱在懷里,小心翼翼的在山里穿梭。


法院之中,所有人為之沉默。


他們很難想象,一個(gè)孩子迷失在密林之中是什么感覺(jué)。


“陳宇那時(shí)候應該很害怕吧,這種地方就算是一個(gè)成年人都不敢待多久?!?/p>


“原來(lái)陳宇是為了保護趙博士所以才跑出去的,他小時(shí)候對趙博士可真好啊?!?/p>


但是他的話(huà),很快就遭到了反駁。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你們別忘了陳宇可是親手將趙博士扔在醫院里等死?!?/p>


“沒(méi)錯,我聽(tīng)說(shuō)陳宇后來(lái)還經(jīng)常虐得趙博士,她那時(shí)候還是個(gè)孩子啊,你們看著(zhù)吧,陳宇的獠牙馬上就要露出來(lái)了!”


“陳宇甚至盜用趙博士的研究成果!”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yǔ)的說(shuō)起來(lái)。



趙青本來(lái)面色鐵青的看著(zhù)自己被人當做商品一般交易,此時(shí)看著(zhù)畫(huà)面之中陳宇帶著(zhù)自己穿梭在山林里小心翼翼的保護,面色緩和了些許。


原來(lái),他小時(shí)候也曾經(jīng)這么小心的保護我。


后來(lái)究竟發(fā)生了什么,你為什么會(huì )變成個(gè)惡魔。


回憶起陳宇后來(lái)對自己做的那些事情,趙青的面色又冷了起來(lái)。


她冷冷的看著(zhù)陳宇。


“陳宇,既然你后面拋棄了我,小時(shí)候為什么要救我?”


陳宇平靜的看著(zhù)他笑了笑。


“救了也便是救了,還說(shuō)這么多干什么?!?/p>


說(shuō)罷,他回過(guò)頭看著(zhù)視屏,看著(zhù)年少時(shí)期的自己臉上露出一抹笑意。


后面雖然吃了很多苦,但是他從來(lái)不后悔自己的選擇。


回憶之中。


陳宇帶著(zhù)還是嬰兒的趙青,在這密林之中找了一處撿漏的樹(shù)洞就這么住了下來(lái)。


雖然周?chē)教幎际俏kU,但是陳宇的臉上卻看不到多少恐懼和驚慌。


看到陳宇從小就這么勇敢,居然比許多成年人還有勇氣,法院之中不少人此時(shí)心里不由得一動(dòng)。


大家紛紛看向陳宇,心里感慨:“雖然陳宇是個(gè)不折不扣的混蛋,但是不得不佩服他的心性?!?/p>


若是一般人,即便是成年人也估計早就嚇死了。


“哇哇哇……”


年幼的陳宇帶著(zhù)趙青在山洞之中剛剛落腳,趙青忽然又哭了起來(lái)。


哭聲不斷在山洞里回蕩,很快又朝著(zhù)四周傳播出去,在密林里格外明顯。


陳宇不顧的休息,連忙將趙青抱在懷里的安慰,在山洞里來(lái)回走動(dòng),


一直走了許久,趙青還是沒(méi)有停止哭泣,嗓子都哭啞了,’


陳宇看了看天色滿(mǎn)臉擔憂(yōu)。


“糟了,出來(lái)的太急,忘了帶吃的了?!?/p>


“小青,小青乖,哥哥去幫你找吃的?!?/p>


陳宇咬咬牙,將趙青放在地上又找了些干草堆在身上,然后匆匆離開(kāi)山洞。


片刻之后,陳宇回來(lái),懷里還抱著(zhù)一堆果子。


看到趙青此時(shí)正安靜的躺在干草上吃手指,陳宇才終于松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一抹笑意。


但是這笑意卻一閃而逝。


“小青乖,該吃飯了?!?/p>


陳宇將果子放在地上,本來(lái)想找東西打成果醬喂給趙青,但是這山洞里臟兮兮的,就算是石頭上也全都是泥土,他可不放心趙青吃了這種東西會(huì )不會(huì )生病。


沉思了一下,陳宇將衣服脫下來(lái),把果子包在衣服里,用拳頭狠狠的砸下去。


一直砸了好幾分鐘,拳頭都流血了他才停下,而此時(shí),衣服里的果子才終于碎裂成渣子。


“呼……”


陳宇輕呼一口氣,顧不得受傷的手,連忙將果醬小心翼翼的喂給趙青,這才開(kāi)始吃地上剩余的殘渣。


看到這一幕,法院之中有不少人心生感慨。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