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女頻言情 > 離婚那天

離婚那天

鹿桃千歲作者 著(zhù)

女頻言情連載

離婚那天,沈奕夏意外早產(chǎn),冰天雪地生產(chǎn),差點(diǎn)一尸兩命。也正是那個(gè)時(shí)候她回復了記憶,回想起自己的真正身份,從此沈老太爺家多了個(gè)掌上明珠……沈奕夏被認祖歸宗,等待她的不是家人團圓,而是數不盡的陽(yáng)謀陰謀。

主角:沈奕夏,秦胤梟   更新:2023-02-25 12:04: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沈奕夏,秦胤梟的女頻言情小說(shuō)《離婚那天》,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鹿桃千歲作者”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離婚那天,沈奕夏意外早產(chǎn),冰天雪地生產(chǎn),差點(diǎn)一尸兩命。也正是那個(gè)時(shí)候她回復了記憶,回想起自己的真正身份,從此沈老太爺家多了個(gè)掌上明珠……沈奕夏被認祖歸宗,等待她的不是家人團圓,而是數不盡的陽(yáng)謀陰謀。

《離婚那天》精彩片段

秦宅的院子里,擺滿(mǎn)了挽聯(lián)和花圈。

老太太的喪禮剛剛結束。

秦家三爺秦妄言的書(shū)房房門(mén),被推開(kāi),挺著(zhù)八個(gè)月大肚的女人,端著(zhù)托盤(pán)走了進(jìn)來(lái)。

女人的臉上布滿(mǎn)紫紅色的疤痕,陰森恐怖。

“妄言,我把湯放這邊了,你要早點(diǎn)喝。”她的聲音沙啞難聽(tīng)。

男人靠在椅背上,向她招了招手,“小傻子,過(guò)來(lái)。”

她乖乖聽(tīng)話(huà)的走了過(guò)去,男人拉她入懷。

秦妄言身上,清冽如雪的氣息籠罩她全身。

“把這個(gè)簽了。”

“這是什么?”

秦妄言扯了扯矜薄的唇角,將價(jià)值不菲的鋼筆塞進(jìn)女人手里。

“在這里,寫(xiě)你的名字,我教過(guò)你,你的名字怎么寫(xiě)。”

他的聲音深沉優(yōu)雅,清冷的氣息噴吐在女人耳邊。

他懷中的小傻子,是去年被秦老夫人撿回來(lái)的,中毒毀容,失去記憶,連聲音都被毒啞了,心智如孩童一般。

可秦老太太信奉的大師說(shuō),這傻子與秦妄言八字相合,娶她為妻,能為秦妄言沖喜。

秦妄言當時(shí)病入膏肓,昏迷在床近三個(gè)月,老太太當機立斷拍板決定,為兩人舉行婚禮。

婚禮那一夜,秦妄言還真醒了。

他垂下極長(cháng)漆黑的睫羽,漫不經(jīng)心的視線(xiàn),落在懷中的人,高隆的腹部上。

婦產(chǎn)科醫生說(shuō),里頭是雙胎,還有一個(gè)多月,就到預產(chǎn)期了。

坐在他腿上的小傻子,正低著(zhù)頭,一筆一劃的寫(xiě)下自己的名字。

“秦念晚。”

這是秦妄言給她取的名字,但平時(shí),這男人總會(huì )用惡劣的語(yǔ)氣叫她“小傻子”。

“妄言,我寫(xiě)好了。”

秦念晚把鋼筆放下。

失去記憶后,她就不識字了,唯一會(huì )寫(xiě)的名字,還是秦妄言教她的。

男人收起秦念晚簽下的離婚協(xié)議書(shū)。

他打了內線(xiàn)電話(huà),讓管家進(jìn)來(lái)。

“秦朝,送她走。”

秦念晚茫然的睜大雙瞳。

男人的大手,在她的發(fā)頂上輕輕揉了揉,像哄小狗一樣。

“你不是一直想去看雪嗎,我讓秦朝送你去香山溫泉酒店,在那邊,能邊看雪,邊泡溫泉。”他的聲音溫暖至極。

“妄言陪我。”那雙濕漉漉的眼睛,在哀求著(zhù)他。

男人茶色的眼眸里,浮出沒(méi)有溫度的笑意,“我把事情忙完了就過(guò)去,你在酒店等我。”

秦念晚出去了,抬頭就見(jiàn)秦家四小姐秦雯雯,迎面走來(lái)。

“知道言哥為什么要送你走嗎?”秦雯雯在她面前,一直是高高在上的姿態(tài)。

“妄言要陪我一起去看雪。”

秦雯雯冷笑了一聲,“晚晴姐回國了,老太太仙逝,沒(méi)人能再阻止言哥娶晚晴姐!”

說(shuō)到這,秦雯雯看秦念晚肚子的眼神,像把刀子,要把她的肚子剜下一塊肉來(lái)。

“玷污我們秦家血統的孩子,就不配生下來(lái)!”

“四小姐,別說(shuō)了。”身為管家的秦朝出聲,他對秦念晚說(shuō):

“我帶你去房間收拾行李。”

秦家上下沒(méi)人叫她夫人,老太太病逝后,她就被送到保姆房去住。

 

半個(gè)小時(shí)后,秦妄言站在落地窗前,冷眼望著(zhù)被管家送上車(chē)的女人。

黑色的邁巴赫沿著(zhù)盤(pán)山公路前行,坐在車(chē)廂里的女人,暈車(chē)的厲害。

突然間,整輛車(chē)沖出護欄,往下墜落!

秦念晚下意識的蜷縮起身體,護住自己的肚子。

“砰!”一聲巨響,整輛車(chē)翻倒在半山腰上,

秦念晚幾乎昏死過(guò)去。

她睜開(kāi)眼睛,涓細的血液,沿著(zhù)她的額頭,流淌而下,混合著(zhù)汗水,落進(jìn)她的眼睛里。

瞬間,無(wú)數畫(huà)面如走馬燈一般,出現在她的腦海里。

她什么都記起來(lái)了!

她是越城豪門(mén)沈家的掌上明珠——沈音音!

若不是被賤人暗算,她也不會(huì )失去所有的記憶。

她記起來(lái),剛才秦妄言讓她簽字的那張紙是什么。

離婚協(xié)議書(shū)!

秦老太太尸骨未寒,他就哄著(zhù)她簽離婚協(xié)議書(shū)。

秦雯雯說(shuō),夏晚晴回國了,沒(méi)人可以再阻止秦妄言娶夏晚晴了。

秦妄言給她取名“秦念晚”,念晚,是想念夏晚晴的意思嗎?

自始至終,她不過(guò)就是個(gè)臨時(shí)替代品。

他愛(ài)的那個(gè)女人回來(lái)了,她就該讓位了,連同她的孩子,一起從這個(gè)世界上消失!

雪花一片片覆蓋在她身上,羊水沿著(zhù)大腿,泊泊涌出......沈音音看到不遠處,落著(zhù)一部布滿(mǎn)裂縫的手機。

她伸出扎滿(mǎn)玻璃碎片,血淋漓的手,拿過(guò)那部手機,按下自己爛熟于心的號碼。

數秒后,越城金貿大廈,總裁辦公室內,沈天明接起電話(huà)。

“喂。”

“爸爸,救我......”


五年后,越城:

酒吧內,燈光晦暗,年輕男女坐在一起,推杯換盞。

“讓我們來(lái)恭喜小秦少,和沈家千金即將結為夫婦!秦少,你可真有魄力??!沈家千金有個(gè)來(lái)路不明的兒子,這事人盡皆知的事,你不僅不退婚,還堅持要娶她!”

被幾位豪門(mén)公子敬酒的男人,是秦家大房的少爺秦子軒,他將杯中的威士忌一飲而盡,神色囂張的說(shuō)道:

“婚約的事,本來(lái)就是兩家長(cháng)輩定下的。我雖然要娶沈音音,但我絕不會(huì )碰她!跟她待在一個(gè)地方,我都嫌臟!”

提到沈音音,秦子軒一臉要吐的表情。

周?chē)娜硕荚诟`笑。

“沈大小姐當時(shí)失蹤的時(shí)候,我們就猜到了她就算保住了性命,也保不住清白!五年前她被沈家找回來(lái),身邊就多了個(gè)孩子。

無(wú)論沈老爺怎么苦苦相勸,她都不肯說(shuō)出孩子生父是誰(shuí)!”

“那野種的父親,肯定是個(gè)上不了臺面的!我聽(tīng)說(shuō),沈大小姐是被山里野漢給玷污了!”

“沈大小姐不肯說(shuō)出野種的來(lái)歷,是因為她根本說(shuō)不出來(lái)吧!

她八成是被好幾個(gè)男人給......”

秦子軒冷笑一聲,沈音音這種破爛貨,沈家上下還把她當成寶,沈天明還要求女婿必須入贅沈家。

京城秦家現在,由秦三爺秦妄言掌權,秦子軒這個(gè)大房少爺沒(méi)有實(shí)權,他就只能忍著(zhù)惡心,應下了兩家婚事。

“等我把沈音音娶到手,我就把她送給你們玩......”

突然,他腦袋一痛!

嘩啦一聲,酒瓶在秦子軒腦袋上炸裂開(kāi)來(lái),紅酒如瀑布般,從他臉上流淌而下!

秦子軒捂住自己的腦袋,猛地轉過(guò)頭,大吼:“他娘的!誰(shuí)干的?!”

他身后沒(méi)人,秦子軒懵了一下。

忽然一道清脆的童聲響起:“小爺,我干的!”

秦子軒單腿跪在沙發(fā)上,視線(xiàn)越過(guò)靠背,才看到靠背后面,站著(zhù)個(gè)小豆丁。

見(jiàn)到小豆丁那張臉,秦子軒立即打了個(gè)寒顫。

這不是他們秦家的小太子嗎?!

小太子怎么來(lái)越城了?

“哎呀,太子爺,你打我做什么???!”

秦子軒哪還有剛才的囂張氣焰,見(jiàn)到這小孩,他雙腿已經(jīng)軟了,只想給對方跪下。

沈意寒明顯愣了一下,這家伙對他的態(tài)度變化,怎么這么大?

但他不管了,在這酒吧里說(shuō)他媽咪壞話(huà)的人,他一個(gè)都不會(huì )放過(guò)!

沈意寒不知道從哪,搞來(lái)的一根長(cháng)棍子,就往秦子軒身上敲去!

除了揍秦子軒,他手中的棍子還打在其他人的臉上!

他個(gè)子矮,這些成年人站起來(lái)后,沈意寒就往關(guān)鍵部位捅去。

秦子軒癱坐在地上,頭破血流,讓他動(dòng)彈不得。

奇怪了,小太子平時(shí)三步一咳,五步就倒,怎么今天有這么大能耐,還揍了這么多人?

沈意寒的棍子,又敲到秦子軒身上來(lái),秦子軒雙手抱著(zhù)腦袋,哀嚎的聲音跟殺豬一般。

突然,沈意寒手中的棍子,被一只皙白的大手扣住。

那只手骨節分明如玉雕一般,手腕上是一串黑曜石佛頭手鏈,寒氣逼人。

沈意寒抬頭,見(jiàn)到俊美非凡的男人,他的容顏清絕,茶色的瞳眸里不帶絲毫溫度,這個(gè)人和他長(cháng)得居然有幾分相似。

沈意寒明明不認識這個(gè)男人,可就像老鼠遇上貓似的,他的小身板,不自覺(jué)的顫抖起來(lái)。

“你誰(shuí)???!滾開(kāi)!”沈意寒囂張霸氣,低吼出童稚的聲音。

秦妄言劍眉輕挑,嗓子低沉冷冽:“我是你老子!”

他的兒子從酒店里偷偷溜走,有人說(shuō)在這附近見(jiàn)到秦般若,秦妄言便帶人過(guò)來(lái)了。

沒(méi)想到,這小子居然進(jìn)了酒吧,還打了人!

跪倒在一旁的秦子軒,滿(mǎn)臉是血,視線(xiàn)里一片鮮紅。

當他看清來(lái)的人是誰(shuí)后,秦子軒哭嚎的聲音放大了。

他的救星來(lái)了??!

“三叔!三叔救我!”

秦子軒撲上去,想抱救星的大腿,卻被秦妄言無(wú)情的一腳踹開(kāi)。

沈意寒烏溜溜的眼眸,打量著(zhù)眼前的男人。

除了媽咪,他還從未怕過(guò)誰(shuí),可這個(gè)男人身上,散發(fā)出來(lái)的寒氣,卻把他給鎮住了。

沈意寒還沒(méi)來(lái)得及反應,棍子就被對方拉扯過(guò)去,連帶著(zhù)他也跟著(zhù)失去平衡,向前摔去。

秦妄言冰涼的手指,扣住小孩的后頸,跟抓貓似的,捏著(zhù)小孩的衣領(lǐng),就把人給提了起來(lái)。

“你放開(kāi)我!放我下去!”

不管沈意寒怎么叫喊,秦妄言拎著(zhù)他,就往停車(chē)場(chǎng)的方向大步走去。

 

艷色酒吧的路口處,黑色的重型機車(chē)停在了馬路邊。

沈音音從車(chē)上下來(lái),摘下頭盔,墨色長(cháng)發(fā)如瀑布般流瀉而下,她那張臉,明媚譎艷。

沈音音是來(lái)找兒子的,沈天明打電話(huà)給她,說(shuō)沈意寒去艷色酒吧尋仇了。

沈音音這才知道,沈天明背著(zhù)她,偷偷把秦、沈兩家聯(lián)姻的事給定下了。

沈意寒這個(gè)混世小魔王,不同意這樁婚事,查到秦子軒的下落,勢要把人揍進(jìn)醫院里去!

沈天明只能喊沈音音去把那小崽子,給逮回來(lái)。

沈音音正要往酒吧大門(mén)走去,卻瞥見(jiàn)小巷子里有人影晃動(dòng)......

酒吧邊上狹窄的巷子里頭,七八個(gè)社會(huì )混混,正把一個(gè)小男孩圍堵在中間。

小男孩長(cháng)得和沈意寒一模一樣,兩人都剃了寸頭,身上的衣服是同一高端品牌的。

這個(gè)小孩在酒吧附近,探頭探腦的時(shí)候,幾個(gè)小混混就盯上他。

秦般若眉頭微蹙,這些人身上好臭哦,熏的他要不能呼吸了。

他忍不住咳了兩聲,小臉蒼白如紙,連嘴唇都沒(méi)有血色。

“我身上沒(méi)帶錢(qián),要不,你們把我綁架了,打電話(huà)向我爹地要錢(qián)?”秦般若童稚的聲音響起。

其中一個(gè)小混混就道:“叫你媽咪一個(gè)人出來(lái),給我們送錢(qián)!”

“我沒(méi)媽咪。”

秦般若話(huà)音剛落,水泥地面上響起高跟鞋噠噠噠的聲音。

沈音音走了進(jìn)來(lái),解開(kāi)袖扣,把袖子往上折疊露出雪白的皓腕。

“崽崽,站媽咪后面去,小心血濺到你身上了。”


小巷子里傳來(lái)哀嚎和痛呼聲,沒(méi)一會(huì ),叫喊聲停歇了,沈音音單手抱著(zhù)秦般若,從巷子里大步走出來(lái)。

她跨上重型機車(chē),把秦般若放在自己面前,用安全帶將秦般若,和自己綁在一起,并給小孩套上定制頭盔。

秦般若像只怯生生的小狗狗,雙手搭在機車(chē)油箱外殼上,纖細短小的手指頭,無(wú)處安放。

他從來(lái)都沒(méi)坐過(guò),這么酷的大機車(chē)??!

身下的機車(chē),發(fā)出野獸般的低吼聲。

引擎在瞬間加速到120邁,沈音音帶著(zhù)自家小崽子,往沈家宅院的方向,疾馳而去!

 

等到秦般若從機車(chē)上下地,他像只企鵝踩在棉花上,搖搖晃晃的走出S型路線(xiàn)。

下一秒,秦般若又被沈音音單手抱起。

他下意識的用自己的小手臂,勾住對方的脖頸。

抬起頭,沈音音那張明媚清絕的容顏,在秦般若的視線(xiàn)里放大。

他呼吸一窒。

因為從小沒(méi)有母親,秦般若對那些試圖靠近他的女人,都很排斥。

可現在,他都被這個(gè)漂亮美艷,又酷又A的大姐姐帶回家了。秦般若不僅不排斥她,反而想要更多的親近。

沈音音的另一只手拿著(zhù)手機,頭發(fā)一甩,接起了沈天明的視頻電話(huà)。

“崽崽,你外公想跟你說(shuō)兩句。”

沈音音把手機放在秦般若面前,手機屏幕里出現了一個(gè),俊美非凡的成熟男人。

秦般若心臟砰砰跳,這下完蛋了!他肯定要被這個(gè)外公給識破了!

“寒崽,你沒(méi)受傷吧?”沈天明恨不得從屏幕里鉆出來(lái),抱住自家乖孫兒。

“??!我,我沒(méi)受傷......”

秦般若糯糯出聲,像只膽怯可愛(ài)的小白兔。

他在心里嘀咕著(zhù),漂亮姐姐的孩子,究竟和他長(cháng)得有多像?怎么他們一個(gè)個(gè),都沒(méi)發(fā)現自己認錯了?

沈天明就問(wèn)他:“崽崽呀,揍秦子軒,揍的爽嗎?”

秦般若的小腦袋上,緩緩打出一個(gè)問(wèn)號來(lái)。

秦子軒?那不是他堂哥嗎?

他還沒(méi)回答,又聽(tīng)沈天明說(shuō):“寒崽崽,下回你還想揍秦子軒,跟外公說(shuō)一聲,外公叫人把秦子軒綁起來(lái),給你抽著(zhù)玩。”

沈音音在邊上插了一句話(huà):“爸,你來(lái)跟我解釋解釋?zhuān)覀兒颓丶业穆?lián)姻,是怎么回事?”

“???音音你在說(shuō)什么?喂!喂!怎么沒(méi)信號了,信號不好!”

沈天明在電話(huà)里頭,一邊大聲嚷嚷著(zhù),他抬手就把視頻通話(huà)給掛斷了。

沈音音咬緊后槽牙,低嘶一聲。

這些年來(lái),沈家上下都在幫沈音音招婿,可沈天明怎么就看上秦家了?!

秦家大房少爺秦子軒。

沈音音記起五年前,秦子軒的嘴臉就覺(jué)得惡心!

她必須盡快,把秦沈兩家的婚事退了。

沈音音抱著(zhù)秦般若,走進(jìn)電梯。

燈光下,她注意到小孩的臉色蒼白如紙,懷中的小崽子就像個(gè)雪人似的,會(huì )隨時(shí)融化掉的。

沈音音輕輕捏了捏,秦般若軟嫩的小臉。

“寒崽,你的臉色怎么這么白?”

瞬間,秦般若心虛了。

漂亮姐姐的孩子,身體一定很健康吧,而他卻......“媽咪,我......”

他試探的喚出這兩個(gè)字,秦般若感受到胸腔里,涌上陣陣熱流。

真想一直待在這個(gè)漂亮姐姐身邊,一遍一遍的喊她“媽咪”。

“崽崽,等下你先去洗澡,媽咪給你熬一碗姜湯喝。喝完姜湯,你要把周末的作業(yè)給寫(xiě)完了,媽咪待會(huì )要出去一趟。”

秦般若乖順安靜的,對沈音音點(diǎn)了點(diǎn)頭。等沈音音離開(kāi)后,他就能偷偷溜出去了。

 

沈音音把自家崽崽安頓好,她又駕駛著(zhù)重型機車(chē)出門(mén)了。

她查到秦子軒下榻的地方,是帝豪酒店。

沈音音步入酒店大堂,直接向前臺亮出自己的身份。

“幫我通知,住在這里的秦家大少爺秦子軒,說(shuō)沈家的沈音音來(lái)找他。”

前臺接待睜圓了眼睛,望著(zhù)面前,容顏絕艷的女人。

沈音音臉上未施粉黛,膚白如雪,烏眸紅唇,明艷俏麗。

前臺接待慌忙定下心神,給秦子軒住的行政套房,打了電話(huà)。

“很抱歉,沈小姐,秦少爺說(shuō)他身體不舒服,改日再和沈小姐見(jiàn)面。”

沈音音垂下濃密的睫羽,慵懶的桃花眼微微瞇起。

“身體不舒服?那我正好上去,給他治治!”

她就問(wèn)前臺,“秦子軒在哪個(gè)房間。”

“沈小姐,客人的信息......”

沈音音勾起唇角,提醒前臺接待,“帝豪酒店,我有12%的股份呢。”

 

與此同時(shí),帝豪酒店的行政套房?jì)取?/p>

“我沒(méi)病,我不要喝藥,拿開(kāi)!”

身為管家的秦朝,在給自家小祖宗喂藥,沈意寒極力反抗。

“小祖宗,你別鬧了,好好喝藥,你的病才會(huì )好。你偷溜出去這一趟,已經(jīng)耽誤喝藥的時(shí)間了,快趁熱喝了吧。”

秦朝舀了一勺藥汁,遞到沈意寒嘴邊。

沈意寒直接推開(kāi)秦朝的手,那碗藥就從秦朝手中滑落下去!

“砰!”一聲,玻璃碗在地上摔碎了,褐色的藥汁濺了一地。

秦朝嚇了一跳,面色如土,“小祖宗,你怎么能把藥弄撒了,這藥可是用妄爺的心頭血......”

秦朝話(huà)還沒(méi)說(shuō)完,秦妄言往這邊看了過(guò)來(lái),他沉聲命令秦朝道:

“再去熬一碗藥。”

秦朝無(wú)奈道,“可是再熬一碗藥,就需要藥引......”

秦妄言二話(huà)不說(shuō),他從口袋里拿出一支藥管,從里面取出一枚紅色的藥丸,放進(jìn)自己嘴里。

秦朝眉頭緊鎖,對沈意寒哀聲說(shuō)道:“祖宗??!你剛出生的時(shí)候,我們都以為你被凍死了。是妄爺不死心,抱著(zhù)全身青紫的你一天一夜,你才有了心跳。

妄爺每次服用火蝎子,加熱自己的血液,給你做藥引,妄爺這是在燃燒自己的生命,給你續命??!”

秦朝望著(zhù)撒滿(mǎn)一地的藥汁,實(shí)在心疼。

秦妄言默默無(wú)言,他解開(kāi)襯衫扣子,露出精壯健勁的胸膛。

沈意寒就看到,秦妄言拿出一把雪亮的小刀,往自己的胸膛上割去。

暗紅色的血液,流淌而下,秦朝連忙拿著(zhù)碗接了血后,將止血棉花,摁在秦妄言的胸口處。

“妄爺,當初醫生交代,火蝎子一天只能服用一顆,您現在服用了兩顆......”秦朝一臉擔憂(yōu)的望著(zhù)秦妄言。

取血之后,秦妄言體內的血液依舊在沸騰。

“我去子軒的房間待一會(huì )。”他服用了兩?;鹦?,整個(gè)人就像被架在火上在烤,連呼吸都變得不順暢起來(lái),在這樣下去,他可能會(huì )失去理智,無(wú)法控制住自己。

秦妄言從沙發(fā)上起身,幽深暗沉的目光,落在沈意寒臉上。

沈意寒怯怯的往后退了一步,嘟著(zhù)嘴委屈巴巴的說(shuō):“我不是故意把碗打翻的......”

“喝了藥后,回房間抄二十遍心經(jīng)。”秦妄言向自家兒子下達命令后,就往外走去。

 

沈音音拿了房卡,直接將行政套房的門(mén)刷開(kāi)了。

“秦子軒......”

房間內一片漆黑,突然,她的手腕被人扣住。

滾燙的呼吸,噴灑在沈音音臉上。

五年來(lái)都不曾忘記的熟悉氣息,令她全身顫栗??!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