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女頻言情 > 我沒(méi)有愛(ài)過(guò)你

我沒(méi)有愛(ài)過(guò)你

小牧魚(yú)作者 著(zhù)

女頻言情連載

顏詩(shī)現在都還記得男人說(shuō)“我沒(méi)有愛(ài)過(guò)你”時(shí)的決絕神情,可如今糾纏自己,聲稱(chēng)不復婚他就要一輩子糾纏下去的男人,也是沈辭。離婚后,沈辭啪啪打臉,將從前對顏詩(shī)說(shuō)過(guò)的話(huà),做過(guò)的保證統統推翻,白月光也不要了,就死死的追在前妻后面,甚至還把孩子拉入他自己的陣營(yíng)中。

主角:顏詩(shī),沈辭   更新:2022-08-22 11:50: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顏詩(shī),沈辭的女頻言情小說(shuō)《我沒(méi)有愛(ài)過(guò)你》,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小牧魚(yú)作者”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顏詩(shī)現在都還記得男人說(shuō)“我沒(méi)有愛(ài)過(guò)你”時(shí)的決絕神情,可如今糾纏自己,聲稱(chēng)不復婚他就要一輩子糾纏下去的男人,也是沈辭。離婚后,沈辭啪啪打臉,將從前對顏詩(shī)說(shuō)過(guò)的話(huà),做過(guò)的保證統統推翻,白月光也不要了,就死死的追在前妻后面,甚至還把孩子拉入他自己的陣營(yíng)中。

《我沒(méi)有愛(ài)過(guò)你》精彩片段

“簽字吧。”

離婚協(xié)議書(shū)被扔到顏詩(shī)面前,冷漠絕情的嗓音低沉如初。

顏詩(shī)緊攥著(zhù)衣袖的手哆嗦著(zhù),艱難開(kāi)口:“為什么?”

她不懂,更不明白。

結婚五年,她以為沈辭的心遲早會(huì )被焐熱。

可明顯她錯了,從一開(kāi)始沈辭的心就沒(méi)有在她這里過(guò)。

“你應該明白的。”沈辭聲線(xiàn)暗?。?ldquo;我虧欠芊芊太多了,她不能失去我。”

顏詩(shī)嗓音發(fā)澀,“那我呢?”

“這張支票你隨便填。”沈辭的語(yǔ)氣冷淡極了,他目光落在女人纖瘦的身段上,向上撞入她的視線(xiàn)內時(shí),眉頭蹙起。

顏詩(shī)很漂亮。

否則他當初也不會(huì )同意和她結婚。

她的眉眼溫柔的好似春水,鼻尖上的紅痣更是平添了抹風(fēng)情,整個(gè)人像是江南水鄉的女子般恬靜美好。

沈辭看中的就是這點(diǎn),他需要個(gè)不多話(huà)的女人結婚。

可這一切都在沈芊芊回來(lái)后改變了。

他始終無(wú)法放棄她,哪怕沈家人竭力反對,但他早已不是五年前任人拿捏的沈辭了。

“你應該清楚我沒(méi)有愛(ài)過(guò)你。”沈辭字字都像是淬毒的刀直扎在她的心尖上,“顏詩(shī),算是我欠你的,你可以提任何要求。”

“任何要求?”顏詩(shī)垂下的眸子里早已沒(méi)了光亮,她眼眶濕潤發(fā)紅,不甘心的試探道:“可不可以晚點(diǎn)再離?至少讓我陪奶奶過(guò)完生日?”

她只差一點(diǎn)點(diǎn),就差那么點(diǎn)可以當眾分享她籌劃已久的驚喜。

“奶奶那里我會(huì )去解釋。”沈辭不耐的嗓音里帶著(zhù)冷意,“顏詩(shī),我希望我們可以體面點(diǎn)結束,我已經(jīng)答應了她下周去領(lǐng)證。”

顏詩(shī)瞳孔猛烈的一縮,全身更是如同被活活撕裂開(kāi)般的發(fā)痛。

她嘶啞著(zhù)發(fā)問(wèn):“你很愛(ài)她?”

沈辭疲乏閉眼,“你明白我為什么娶你。”

臥室內,寂靜無(wú)聲。

過(guò)了好會(huì )兒,顏詩(shī)突然笑了。

是啊,她怎么可能不明白。

如果不是因為奶奶堅持要他娶她,她一個(gè)醫院的小護工怎么有機會(huì )嫁給他?

房門(mén)突然被敲響,“先生!小姐那邊的傭人打電話(huà)過(guò)來(lái),說(shuō)小姐暈過(guò)去了!”

沈辭一向冷峻的臉色有了變化,“讓人送她去醫院,我馬上就過(guò)去!”

見(jiàn)對方要離開(kāi),顏詩(shī)終于鼓足了勇氣,“沈辭,我有東西要給你看。”

可沈辭對她的話(huà)卻是置若罔聞,疾步匆匆的離開(kāi)了臥房。

她臉色慘白,手上卻不自覺(jué)地抓緊了醫院報告。

直到別墅外的車(chē)鳴聲響起,顏詩(shī)知道她徹底輸了。

沈辭有多愛(ài)沈芊芊她不清楚,但沈辭不愛(ài)她,這件事顏詩(shī)一直清楚。

床上的離婚協(xié)議書(shū)已經(jīng)簽下了沈辭的名字,唯獨剩下另外半邊空蕩蕩的等人填補。

泛白的指尖撫過(guò)熟悉的字跡,顏詩(shī)顫著(zhù)手簽下自己的名字。

她撫摸著(zhù)微微隆起的小腹,語(yǔ)氣輕柔,“乖,媽媽一個(gè)人也可以照顧你長(cháng)大的。”

電話(huà)震動(dòng)。

顏詩(shī)看著(zhù)來(lái)電數字,眸中的淚水逐漸被她隱忍回去,取而代之的是刻骨的冷漠。

“小姐,恁總算肯聽(tīng)我的電話(huà)了,老太爺的身子真的快不行了!整個(gè)顏家都在等著(zhù)您回來(lái)主持大局,您就算再記恨當年的事,也該想想老太爺的不容易??!”

電話(huà)另一頭的談苦口婆心的哀求著(zhù),“現在只有您持有最高股份,如果您再不幫忙的話(huà),顏家……顏家可真要破產(chǎn)了!”

顏詩(shī)壓下眸中翻涌的厭惡,語(yǔ)氣平淡的道:“告訴顏家所有人,我會(huì )回去。”

“是!小姐!”

顏詩(shī)注視著(zhù)手里的一紙報告,沉默了許久后,將它揉成團扔進(jìn)了垃圾桶里。

“給我準備九十九只花圈,分別寫(xiě)上白頭偕老,斷子絕孫,送到半島別墅3A,沈先生簽收。"

人都要離開(kāi)了,她總該送一份大禮給這對新人。

是夜,半島別墅。

沈辭把沈芊芊在客房安頓好后,剛下樓就瞥見(jiàn)了別墅門(mén)口處擺放著(zhù)的花圈。

助理正滿(mǎn)頭大汗的指揮著(zhù)傭人趕緊搬走!

這要是被沈總看見(jiàn),肺還不得被氣炸了?

“誰(shuí)送來(lái)的?”沈辭的怒聲陰沉沉的,他掃過(guò)花圈上的附字,眼神更是瞬間冷如寒芒!

“不……不知道……”助理擦著(zhù)汗,“之前還沒(méi)有,剛剛就突然擺到了這。”

不知道?

沈辭周身的壓迫感近乎要讓人窒息,整個(gè)人都處在瀕臨爆發(fā)的危險邊緣!

助理駭的膽戰心驚,連忙道:“先生,夫人已經(jīng)走了,離婚協(xié)議書(shū)也已經(jīng)簽過(guò)了。”

他趕忙遞過(guò)去讓沈辭查看。

見(jiàn)對方接過(guò),助理才松了口氣,趕忙讓人把花圈撤走!

離婚協(xié)議書(shū)上,顏詩(shī)的字體娟秀如人。

但夾在里層的支票卻沒(méi)被取走,連被抽出的痕跡都沒(méi)有。

沈辭目光微沉,“夫人帶什么東西走了嗎?”

“夫人……好像什么都沒(méi)帶走。”

助理話(huà)音才落,只見(jiàn)男人扔下離婚協(xié)議書(shū),轉身邁步上了二樓。

主臥里,從裝修色調到布置都是他習慣的一切。

就連衣櫥里整齊排列的襯衫西服都是屬于他的,只有單單兩三件裙子和珠寶名牌包,是結婚時(shí)他讓助理添置的。

可這一切都擺在衣櫥里,嶄新如初。

這刻沈辭才意識到,顏詩(shī)似乎從未和他索要過(guò)什么。

助理輕敲門(mén),“先生,傭人說(shuō)夫人臨走前,只帶走了你送她的那只貓。”

聽(tīng)著(zhù)助理的匯報,沈辭眉頭緊鎖,目光掃過(guò)床邊時(shí),卻被垃圾桶里的紙團吸引。

助理見(jiàn)狀,立刻撿起,展開(kāi)送至面前。

“先生,您看……”

話(huà)才出口,紙張就被猛然奪過(guò)!

沈辭烏黑的瞳孔里滿(mǎn)是陰沉,“顏詩(shī)呢?”

助理愕然,“夫人……夫人她……”

“我問(wèn)你她人呢!”

“夫人她已經(jīng)走了啊……”助理咽了口唾沫。

沈辭下令,“立刻馬上讓所有人出去找!把人給我帶回來(lái)!”

助理愕然。

可卻不敢違抗沈辭的話(huà),匆匆退出臥房。

紙張因為沈辭的過(guò)分用力而驟然變形!

這女人什么時(shí)候懷孕的?

他居然根本不知道?

想到顏詩(shī)素日里畏縮少言的模樣,沈辭眸中的怒火沉沉。

他還當這女人是只綿羊,沒(méi)想到暗地里也在謀算著(zhù)他。

“大哥,你怎么了?”

沈辭眉頭微展,他轉身看到沈芊芊光腳立在門(mén)口,蒼白瘦弱的小臉正怯生生的望著(zhù)他。

他沉沉的嗓音溫柔輕緩,“你身體不舒服,怎么就這么跑出來(lái)了?”

“客房的床我不太習慣,我想和你睡。”沈芊芊咬緊唇,“我們小時(shí)候都是一起睡的。”

她的目光在臥房?jì)容p輕掃過(guò),將得意深藏在眸底。

這一切到最后還不是她的?

沈辭的心里從來(lái)只有她,那個(gè)女人又拿什么跟她爭?

可出人意料的是,沈辭拒絕了她。

“芊芊你還生著(zhù)病,別胡鬧了。”他疲乏的揉了揉額角,“早點(diǎn)回去休息,我今晚有事情要處理。”

沈芊芊微微怔住。

這是沈辭第一次拒絕她?

她雖不甘心,可為了保持在沈辭面前乖巧的形象,只能任由傭人扶她回去休息。

偌大的臥房?jì)?,沈辭的指腹擦過(guò)報告上顏詩(shī)的名字,眉峰生銳。

他忽然發(fā)現,這五年來(lái),他對于顏詩(shī)除了名字外,似乎再無(wú)其他了解。

 


別墅大門(mén)外。

顏家人穿著(zhù)整齊的立在門(mén)口,等候著(zhù)新任家主到來(lái)。

就在半年前,顏氏集團推出的新品被爆出抄襲丑聞,導致股票大跌,被傅家趁虛而入大肆收購股票,導致顏氏集團瀕臨易主的下場(chǎng)。

顏老太爺因此病倒住院,顏家人手忙腳亂的去收購股票,卻遠遠壓不過(guò)傅家手中的股份,這才會(huì )突然想到被逐出家門(mén)的顏詩(shī)。

“爺爺真是病糊涂了!居然要求著(zhù)顏詩(shī)回來(lái)當家主,當初她這個(gè)掃把星差點(diǎn)沒(méi)把咱們顏家給禍害死!”

“別說(shuō)了,爸和姑姑不都在這等著(zhù)嗎?誰(shuí)知道大伯大媽居然早把股份都轉給她了,晦氣死了!”

“不就回個(gè)家嗎?還讓我們都出來(lái)等她,真把自己當什么玩意兒了。”

顏依和顏深不斷的小聲抱怨著(zhù),身后的顏家長(cháng)輩雖說(shuō)沒(méi)開(kāi)口,但都臉色發(fā)沉。

顏非玉也忍不住了,“二哥,咱們好歹也是這丫頭的長(cháng)輩吧?讓我們等這么長(cháng)時(shí)間,她到底懂不懂什么叫規矩?”

“姑姑說(shuō)得對,憑什么要我們等她???”顏依連忙附和,就連顏深都跟著(zhù)點(diǎn)頭。

顏非弘鐵青著(zhù)臉,“那不然怎么樣?讓傅家收購掉我們家公司?”

“爸,可她是掃把星??!她當初克死自己爸媽?zhuān)€害得我們全家上下又吐又拉,小柔還差點(diǎn)沒(méi)命了呢!”

被點(diǎn)到名的徐柔臉色微差,卻只是緊抿著(zhù)唇不語(yǔ)。

顯然顏家人對于顏詩(shī)的成見(jiàn)極深,可又礙于她持有最大股份不得不拉下臉在這等著(zhù)。

“哧——!”

出租車(chē)穩穩的停在別墅門(mén)口處,顏依嫌棄的笑出聲。

可當顏詩(shī)從車(chē)上下來(lái)時(shí),她的笑聲卻瞬間僵住。

時(shí)隔五年,顏詩(shī)的容貌更勝從前,氣質(zhì)更是如同脫胎換骨般變得從容雅致。

她留著(zhù)齊腰長(cháng)發(fā),玲瓏有致的身材被襯衫長(cháng)褲包裹著(zhù),透著(zhù)股干練成熟,精致漂亮的五官美的令人無(wú)法移開(kāi)視線(xiàn)。

“謝謝師傅,不用找了。”顏詩(shī)抽出張五十元的紙幣,神色淡淡。

早已等候許久的王管家立刻吩咐傭人上前拎包,他看著(zhù)這張熟悉的面孔,內心也是無(wú)比復雜。

“大小姐,您回來(lái)了。”

顏詩(shī)看了眼老態(tài)龍鐘的王管家,輕點(diǎn)了下頭。

王管家在顏家算得上是老臣,足足伺候了有三代人之久,就連她父親生前都要給他幾分面子。

顏依冷嘲著(zhù)翻了個(gè)白眼,“回來(lái)就回來(lái),還搞這么大的架子,怕是都忘了當初怎么被趕出去的了。”

這聲音不大不小,剛好被顏詩(shī)聽(tīng)入耳中。

見(jiàn)狀,顏深連忙拽了下她這位二堂姐,又親親熱熱的迎了上去。

“大姐姐,你終于回來(lái)了。”

只可惜手還沒(méi)碰到,就被顏詩(shī)退后避開(kāi)。

顏詩(shī)語(yǔ)氣平淡的開(kāi)口,“我天生就是掃把星,命賤克人,三妹還是別碰我比較好,免得出什么事又得怪在我身上。”

她復又抬眸望向顏依,“這幾年不見(jiàn),二妹說(shuō)人壞話(huà)的本事見(jiàn)長(cháng),也難怪,才被人退了婚,心里頭的怨氣是會(huì )大一點(diǎn)。”

被人踩中痛處,顏依氣的失聲尖叫,“你胡說(shuō)八道什么呢!我撕爛你的嘴!”

顏詩(shī)不慌不忙的從傭人懷里接過(guò)貓,動(dòng)作輕柔的撫摸著(zhù),連個(gè)眼神都沒(méi)施舍給對方,“王叔,爺爺請我回來(lái)的時(shí)候可沒(méi)說(shuō)過(guò)還得看人臉色的。”

她突然笑了下,“哦對,垃圾怎么能算人呢?”

顏家人紛紛臉色驟變!

顏依更是氣瘋了,沖上來(lái)就要動(dòng)手!

可不料還沒(méi)到近前,王管家就開(kāi)口警告:“二小姐可別亂來(lái),大小姐是老太爺欽定的新家主,如果你敢以下犯上的話(huà),按照家規是要被罰跪和關(guān)禁閉的。”

顏依怒不可遏,“她有什么資格當家主?憑什么!”

這一吼幾乎是所有顏家人的心聲。

顏詩(shī)撫摸著(zhù)懷中的貓,慵懶的輕笑著(zhù),“憑什么?我就來(lái)告訴你憑什么。”

“就憑我手里持有顏氏百分之四十一的股份!就憑爺爺開(kāi)口要我接任家主!就憑是你們這幫人求我回來(lái)接手這個(gè)破爛攤子的!”

她字字鏗鏘,臉上的笑意也逐漸收起,轉而滿(mǎn)是冷傲之色!

“沒(méi)錢(qián)就得認命,除非你也有這個(gè)本事。”顏詩(shī)抱著(zhù)貓從她身邊走過(guò)。

王管家和傭人們立刻在其后跟上,架勢十足。

經(jīng)過(guò)顏家人身旁時(shí),顏詩(shī)突然停住步,“對了,以后整個(gè)顏家我說(shuō)了算,如果你們覺(jué)得有什么問(wèn)題,隨時(shí)可以開(kāi)口。”

她挑著(zhù)眉看向一張張熟悉到令她作嘔的面孔,語(yǔ)氣嬌俏,“當然,你們說(shuō)了我也不會(huì )聽(tīng)。”

顏非玉沒(méi)忍住,“死丫頭,你——!”

可身旁的顏非弘猛然拽住她,讓她不得不把話(huà)咽了回去。

“姑姑想說(shuō)什么?該不會(huì )是想教訓我吧?”顏詩(shī)笑吟吟的道:“我記得姑姑不是已經(jīng)嫁人了嗎?嫁出去的姑娘潑出去的水,跑回娘家干什么?打秋風(fēng)?”

她目光不無(wú)審視的掃過(guò)在場(chǎng)所有人,每句話(huà)都在精準打擊對方!

顏家這幫人是什么嘴臉,她早在五年前就領(lǐng)教過(guò)。

只因為她父母持有公司最高股份,這幫人就在車(chē)禍事件后絞盡腦汁把她趕出顏家,口口聲聲罵她是“掃把星”。

爺爺為了保護她,又為了維護所謂的家族親情,不得已把她“逐出”顏家。

為了生活,顏詩(shī)不得已才在醫院做了護工,因此才有幸被沈老太太看中,成了沈辭的妻子。

可這五年對于她來(lái)說(shuō),卻像是黃粱一夢(mèng)般的荒謬。

再說(shuō)顏非玉。

從前她就瞧不上這個(gè)登不上臺面的侄女,更別說(shuō)現如今她如今翻身壓在了自己頭上。

她氣的雙目漲紅,“小賤種你當心我撕爛你的嘴!我可是你姑姑!是你的長(cháng)輩!”

顏詩(shī)勾唇冷笑,“我只不過(guò)隨口說(shuō)了句玩笑話(huà),姑姑這么生氣干什么?難道被我說(shuō)中了?帶著(zhù)表妹回來(lái)打秋風(fēng)也不丟人,我們顏家還不缺你們這兩口飯。”

她聲音稍稍頓了下,眉眼帶笑的看向徐柔,“你說(shuō)對不對???表妹。”

就這一句問(wèn)候,讓徐柔咬緊了牙關(guān),面上卻是膽怯的模樣。

顏非玉恨的巴掌都要抬起來(lái)了,卻被顏非弘強壓??!

五年前他們幾乎是用盡了手段,才把這丫頭趕出顏家,可誰(shuí)能想到最后能救顏家的居然也是這丫頭!

 


顏詩(shī)把所有人的神色盡收眼底,唇角的冷笑不免暢快了幾分,“王叔,我們什么時(shí)候去醫院?”

王管家回答:“大小姐,我已經(jīng)給老太爺身邊的護工打過(guò)電話(huà),下周五三點(diǎn)是探望時(shí)間。”

“你幫我安排下,我需要休息。”顏詩(shī)抱著(zhù)懷中漂亮的白貓,重新走入別墅內。

一別五年,別墅內的裝潢和布置已經(jīng)有了大量的變化。

王管家吩咐傭人們把行禮送到二樓最好的臥房?jì)?,也是歷代家主才能住的主臥。

沒(méi)想到顏詩(shī)突然開(kāi)口:“王叔,不用了,幫我把行禮送到我爸媽的房間里去,我的房間就改成寵物房,一切照舊。”

聞言,傭人們都是停住步,望向王管家。

王管家回話(huà)道:“大小姐,自從大老爺和大夫人去世后,您又離開(kāi)了顏家,這兩間臥室已經(jīng)被姑小姐和表小姐住下了。”

顏詩(shī)皺眉,“姑姑沒(méi)自己的房間?”

“姑小姐說(shuō)她的房間太悶不透氣,表小姐也不習慣住客房,這五年多一直都是住在這兩間房的。”

瞬時(shí)間,顏詩(shī)的怒火有些壓制不住。

她臉色逐漸發(fā)冷,輕柔的將懷中的貓交給手下傭人,面無(wú)表情的走上二樓。

等到顏家人走進(jìn)別墅客廳內時(shí),顏非玉望著(zhù)滿(mǎn)地狼藉的衣服包包時(shí),瞬間破了音!

“誰(shuí)讓你們動(dòng)我東西的?你們知不知道這都是限量品!”

傭人們戰戰兢兢的不敢答話(huà)。

二樓卻傳來(lái)了顏詩(shī)冷森的嗓音。

“姑姑激動(dòng)什么?我只是物歸原主,在幫你把東西搬出去而已。”

正說(shuō)著(zhù),顏詩(shī)站在二樓護欄邊,隨手扔下大把的珠寶飾品,就連內衣都被她當眾丟在了大廳沙發(fā)上。

轉而,她又把目光落在了徐柔身上,“你是自己收拾,還是我親自幫你收拾?”

輕飄飄的一句話(huà),沒(méi)有任何的語(yǔ)氣情緒,卻帶著(zhù)絕對的壓迫力!

徐柔抬臉看著(zhù)二樓上的女人,對上那妖冶精致的面容,目光中充斥著(zhù)的滿(mǎn)是難以置信。

她不敢相信這個(gè)畏畏縮縮的大表姐,現在居然像是脫胎換骨了般!

“大表姐,我自己會(huì )收拾的。”徐柔勉強扯出抹笑。

可就是這抹笑讓顏詩(shī)眸中的冷意更甚,她可忘不了。

就在五年前,徐柔憑借這副柔柔弱弱的嬌媚模樣,搶走了她青梅竹馬的未婚夫,更是讓她外公一家認了她當干孫女。

一夜間,徐柔取代了她所有的位置。

而她則是被以?huà)甙研堑拿?,掃地出門(mén)。

“徐柔,我很好奇。”顏詩(shī)冷清的眉眼之中,夾雜著(zhù)幾分玩味的譏諷,“如果你在失去徐家大小姐的位置后,又失去了顏家表小姐的身份,高家還會(huì )要你嗎?”

徐柔眸露驚色。

顏非玉氣不打一處來(lái),連忙護住女兒!

“小賤人,你要發(fā)什么瘋?別忘了我也姓顏,我是你親姑姑,你爸的親妹妹,你有什么資格讓我們走!”

顏詩(shī)趴在扶欄上,姣好性感的身材被裙子勾勒出來(lái)。

她笑了,“姑姑,我可沒(méi)說(shuō)要趕你們走,哪有主人家趕客人走的。”

“只是這房子你們占了五年,也該還回來(lái)了,從今天起就住客房去吧,可別說(shuō)我這個(gè)新家主連個(gè)住處都不給你們。”

言罷后,她對著(zhù)一眾傭人抬抬手道:“繼續,把東西都搬出來(lái),再把屋子里由內到外消個(gè)毒,我身子骨弱可別染上什么不干凈的傳染病。”

傭人們連忙應聲。

顏非玉肺都要氣炸了,幾步?jīng)_上二樓擋住,“憑什么!我在這住的時(shí)間可比你這個(gè)小丫頭長(cháng)多了!這是我家!”

“不好意思,姑姑。”顏詩(shī)笑的云淡風(fēng)輕,“這里姓顏,我是顏家的新家主,所以一切都得聽(tīng)我的。”

“那我要是不聽(tīng)呢!”

眼見(jiàn)情況不對,顏非弘趕忙阻止這場(chǎng)紛爭。

他忙打圓場(chǎng),“都是一家人吵什么呢?有話(huà)好好說(shuō)。”

要知道現在顏家,可就還只剩下這個(gè)妹妹跟他一條心了!

顏依和顏深也趕忙跟上,顏依還不忘跟聲,“誰(shuí)跟她是一家人???我可怕被禍害死!”

這話(huà)出來(lái)后,顏詩(shī)的目光驟然變得冷意森森。

果然,顏家這幫人都是各懷鬼胎。

哪怕需要她來(lái)救命,卻都還沒(méi)個(gè)求人的態(tài)度。

“既然二妹都這么說(shuō)了,那麻煩王叔幫我轉告爺爺。”顏詩(shī)道:“不是我不想救顏家,是顏家根本不稀罕我救。”

她勾唇笑的優(yōu)雅矜貴,卻連個(gè)眼神都懶得施舍給顏家這幫人,轉身下了二樓。

這時(shí),顏非弘才慌了起來(lái)。

他們之所以火急火燎的求顏詩(shī)回來(lái),為的不就是她手里的股份嗎!

“小詩(shī)!小詩(shī)!是依依不懂事,二叔讓她跟你道歉!”顏非弘滿(mǎn)臉堆笑的追上去,還不忘狠瞪了眼顏依。

但顏詩(shī)步子很快,根本沒(méi)給顏非弘留她的機會(huì )。

行至別墅門(mén)口時(shí),顏詩(shī)突然停住步,轉過(guò)身,“對了……”

顏依譏諷,“我還以為多能裝呢,沒(méi)人留她就演不下去了。”

“二姐,你少說(shuō)兩句。”

相對于顏依來(lái)說(shuō),顏深就鬼靈精的多。

她總覺(jué)得這個(gè)大堂姐有什么地方不一樣了,可卻又說(shuō)不上來(lái)。

只見(jiàn)顏詩(shī)笑瞇瞇的道:“你們記著(zhù)破產(chǎn)之后,從別墅搬出去可小心點(diǎn),別弄壞了這套房子,我有的是錢(qián)能買(mǎi)下來(lái)它,記得第一時(shí)間打給我。”

她優(yōu)雅抬手,“拜拜。”

就在顏詩(shī)踏出別墅不到三秒,顏依尖聲叫罵的動(dòng)靜就傳了出來(lái),夾雜著(zhù)顏非玉痛批她的話(huà)!

整個(gè)顏家僅僅不到半晚時(shí)間,就被鬧的雞飛狗跳!

……

沈氏集團,總裁辦公室內。

沈辭指腹在報告單的邊角上摩擦著(zhù),目光卻是冷如冰窖。

一排西裝革履的保鏢們并排而立,卻連大氣都不敢出聲。

助理顫聲道:“先生,我們已經(jīng)盡力去查了,但沒(méi)有任何關(guān)于夫人的消息。”

沈辭一身西裝,面色沉郁。

辦公室內沒(méi)開(kāi)燈,陰影投撒在他的身上,更讓其周身的氣勢冷沉的迫人。

他的眼角染上了抹猩紅,冷冷的道:“你們是干什么吃的?連個(gè)女人都找不到!”

沈辭不相信。

就顏詩(shī)這樣的女人,還能有什么手段憑空消失。

“是我們辦事不利!”助理直冒冷汗,“可先生……夫人……夫人她出了別墅后,就再也沒(méi)人見(jiàn)過(guò)她了,我們已經(jīng)動(dòng)用了全城的力量去搜查,沒(méi)有任何關(guān)于夫人的行蹤和消息,有可能是有人出手幫夫人隱瞞了。”

“你的意思是……她身邊還有別人?”沈辭俊逸的面容上立時(shí)平添了幾分陰鷙,“查!三天內我要得到結果!”

“是!”助理連忙應聲,又將剛剛收到的文件遞了上去,“另外,先生,我們的人傳來(lái)消息,傅氏想要收購顏氏的計劃落空了。”

"落空?"沈辭冷沉銳利的掃過(guò)文件,語(yǔ)氣里的譏誚極重,“顏氏已經(jīng)垮臺了還沒(méi)辦法拿下,傅家看來(lái)也不過(guò)如此。”

“先生,據說(shuō)是顏家的大小姐回來(lái)了。”助理回答道:“這位顏大小姐掌控著(zhù)顏氏百分之四十左右的股份,而且手里還有顏家大房之前的遺產(chǎn),現在顏家的生死都系在這位大小姐手上。”

“不過(guò)我們的人傳來(lái)消息,這位大小姐好像和顏家的人不合。”

“而且,這位顏家大小姐……和夫人同名同姓。”

原本閉眸休憩的沈辭,突然睜眸!

那一刻他的目光冷的幾乎可以殺人!

“查!”

“是!”

沈辭神色冷戾。

顏詩(shī)?

顏家大小姐?

他倒要看看,自己養了五年多的綿羊到底是不是頭披著(zhù)羊皮的餓狼。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