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女頻言情 > 蘭有秀兮菊有芳

蘭有秀兮菊有芳

風(fēng)鬧作者 著(zhù)

女頻言情連載

花陌嵐替兄從軍,女扮男裝,去那滿(mǎn)是男人的兵營(yíng)中,這場(chǎng)仗一打便是五年的時(shí)間。五年來(lái),花陌嵐已經(jīng)完全適應自己的男兒身,而且和手下相處的十分融洽,到家對于有潔癖其愛(ài)干凈的將軍統帥并沒(méi)有多么排斥,也沒(méi)有覺(jué)得將軍不夠平易近人,只因在戰場(chǎng)上他們已經(jīng)見(jiàn)識到將軍的能力,和對他們手下人的愛(ài)護,他們是真心信服這個(gè)統軍將領(lǐng)的。

主角:花陌嵐,秦玄卓   更新:2022-08-22 11:51: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花陌嵐,秦玄卓的女頻言情小說(shuō)《蘭有秀兮菊有芳》,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風(fēng)鬧作者”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花陌嵐替兄從軍,女扮男裝,去那滿(mǎn)是男人的兵營(yíng)中,這場(chǎng)仗一打便是五年的時(shí)間。五年來(lái),花陌嵐已經(jīng)完全適應自己的男兒身,而且和手下相處的十分融洽,到家對于有潔癖其愛(ài)干凈的將軍統帥并沒(méi)有多么排斥,也沒(méi)有覺(jué)得將軍不夠平易近人,只因在戰場(chǎng)上他們已經(jīng)見(jiàn)識到將軍的能力,和對他們手下人的愛(ài)護,他們是真心信服這個(gè)統軍將領(lǐng)的。

《蘭有秀兮菊有芳》精彩片段

秦緒七年。

夜色漸晚,駐扎在邊塞的軍營(yíng)此刻也是燈火通明。

花陌嵐站在山丘上,看著(zhù)浩瀚星辰入了神,今晚過(guò)后就可收兵回城了。

花陌嵐正出神的時(shí)候,身后傳來(lái)一道聲音。

“花將軍,你還不去接駕!”

尖銳的聲音,讓花陌嵐擰了擰眉,她轉頭一看,便看見(jiàn)皇帝身邊的貼身太監蘇福全。

花陌嵐心頭一緊,詢(xún)問(wèn)道:“蘇公公,皇上不在金鑾殿怎么來(lái)我這邊營(yíng)了?”

“圣上傳你覲見(jiàn),你速去便是!”蘇福全對著(zhù)這昔日皇上最喜歡的將軍,還算是客氣。

聽(tīng)到皇上的傳令,花陌嵐也不敢輕視,連忙跟著(zhù)蘇福全前往軍營(yíng)。

眼看著(zhù)軍營(yíng)越來(lái)越近,她走的更是提心吊膽。

五年了。

沒(méi)想到從軍已經(jīng)過(guò)去五年時(shí)光了。

五年前她家慘遭陷害,差點(diǎn)被滿(mǎn)門(mén)抄斬,哥哥為了戴罪立功請命抵御無(wú)人敢去的外敵。

誰(shuí)曾想,哥哥出征前日意外中毒。

為了保住花家所有人,她不得不女扮男裝替兄出征。

而今,哥哥毒素也快清完,她也快恢復女兒身了。

想到這,她臉色緩和一些。

營(yíng)帳門(mén)口。

蘇福全通報了一聲,便領(lǐng)她進(jìn)去。

營(yíng)中只點(diǎn)了一盞燈,桌后坐著(zhù)一個(gè)穿著(zhù)黃色龍袍,手持奏折的男人。

花陌嵐微微躬身,不敢抬頭多看:“罪臣不知圣上親臨,還請圣上降罪。”

花陌嵐話(huà)音剛落,猛地一把奏折直接朝著(zhù)她摔了過(guò)來(lái),全都砸在她腳邊。

她心頭一顫,頭埋得更低了。

“你確實(shí)有罪!還罪得不輕!”冰冷的聲音響了起來(lái),如同寒冰一般,刺人心骨。

花陌嵐錯愕抬頭,

莫不成,圣上發(fā)現她女裝的事了?

“罪臣……不知圣上何意,還請……圣上明示。”花陌嵐說(shuō)道。

“你自己好好看看,這些都是舉報你這功名顯赫的大將軍,私結外夷,通敵叛國,你說(shuō),朕該不該來(lái)找你!”

秦玄卓眸子冰冷無(wú)比,聲音更是冷到極致。

花陌嵐臉色大變,跪在地上,卑躬道:“罪臣家訓一直都是,忠心效國,罪臣更是不敢怠慢。罪臣對圣上忠心耿耿又怎么會(huì )叛國通敵呢!”

營(yíng)帳內一片死寂。

以前在花家,她不過(guò)是一個(gè)待字閨中的千金小姐。除了哥哥爹爹,連男仆都不曾多言。

若不是被人陷害,哥哥意外中毒,她也斷不會(huì )冒著(zhù)欺君之罪率兵出征。

都說(shuō)伴君如伴虎,更何況是這向來(lái)以冷血著(zhù)稱(chēng)的秦玄卓。

據聞,當今圣上曾經(jīng)率一千精兵擊退三萬(wàn)強敵,而被抓的敵俘基本下場(chǎng)都格外的慘。

他就是如此冷漠嗜血的主。

也讓她畏懼了五年。

她怕他發(fā)現自己的女兒身,發(fā)現自己的欺君之罪。

若是讓他知道,那花家上下必然會(huì )被滿(mǎn)門(mén)抄斬!

“圣上,罪臣,真的不敢有異心,還請圣上明鑒!罪臣如若有異心,必遭五雷轟頂!”

花陌嵐身形微顫,額上已經(jīng)冒出冷汗。

出乎她意料的是,秦玄卓并沒(méi)有繼續問(wèn)罪,而是淡淡道,“料你也不敢,起來(lái)吧。”

低沉的嗓音響了起來(lái),讓人一時(shí)間聽(tīng)不出情緒來(lái)。

花陌嵐抿了抿唇,才抬起頭,入目便落入一雙深不見(jiàn)底的眸子里。

“記住你的話(huà),千萬(wàn)不要欺騙朕,否則,朕不但不會(huì )饒過(guò)你花家上下,更會(huì )讓你生不如死。”秦玄卓冷聲說(shuō)道。

花陌嵐心猛地被揪緊。

她雖沒(méi)有叛國通敵,可她女扮男裝還是欺君之罪啊。

但此時(shí)此刻,她也只能硬著(zhù)頭皮說(shuō)道:“謝圣上。”

花陌嵐大氣不敢出一個(gè),頭更是快要低的磕到地上。

殊不知,桌后那人目光一直將她緊緊鎖住。

在秦玄卓眼中,眼前的臣子,是所有將領(lǐng)中他最欣賞,也是最喜歡的。

論膽識,朝中無(wú)人敢對抗的蠻夷強敵,她二話(huà)不說(shuō)領(lǐng)軍前往。

論才學(xué),滿(mǎn)腹經(jīng)綸,更是令人稱(chēng)嘆。

也正是因此,他時(shí)常夜里把她叫來(lái),時(shí)而探討軍情,時(shí)而吟詩(shī)作對。

卻沒(méi)想到,宮中竟然流傳出了他好龍陽(yáng)是斷袖的傳聞。

傳聞一出,他便龍顏大怒,宮中傳流言者皆數重罰,有人險些喪命,這才中斷了傳聞。

可沒(méi)多久,他發(fā)現倒是自己不對勁了。

相比較其他粗狂將領(lǐng),文質(zhì)彬彬的花陌嵐倒顯得有些異類(lèi),那日夜深,他看著(zhù)昏昏欲睡的花陌嵐,有了其他心思。

差點(diǎn)對她做出一些違背常理的事來(lái)。

雖然一切都控制住了,可他對自己也不悅到了極點(diǎn)。

畢竟,她再怎么像女人,也始終是個(gè)男人。

而他是一國之君,怎能做出這種荒唐事來(lái)。

這叫天下如如何看待他。

自此,再未單獨面見(jiàn)過(guò)她。

也正是因為這一通通上奏她叛國奏折,他才從皇宮趕到邊營(yíng)見(jiàn)她。

“堂堂將軍,勾腰駝背成何體統。挺直腰身看著(zhù)朕。”瞧著(zhù)她始終低垂著(zhù)頭不敢和自己直視,秦玄卓眉頭皺了皺。

其他臣子也畏懼他,卻遠不及眼前這人這般恐懼。

花陌嵐額上冷汗直冒,她今日沒(méi)穿鎧甲,著(zhù)著(zhù)便裝,雖然裹了胸。

可是站在秦玄卓面前,她始終不敢抬首挺胸。

怕他發(fā)現自己沒(méi)有喉結,怕他發(fā)現她的異常。

“圣上神威,罪臣本就是戴罪之身,怎敢奢求多看幾眼。只敢默默將圣上威嚴時(shí)刻放在心中謹記。”

花陌嵐始終弓著(zhù)身子,低著(zhù)頭,不敢直視。

他是當朝天子,也是曾經(jīng)教導她軍法的人,謹小慎微過(guò)頭難免讓人起疑。

可是,她對他的害怕,發(fā)自肺腑。

聽(tīng)著(zhù)她逢迎的話(huà),秦玄卓冰冷的眼底,有了一抹淺淡的笑意。


秦玄卓看了一眼低著(zhù)頭的人,不經(jīng)意的問(wèn)道:“朕聽(tīng)聞你行軍打仗時(shí)被人刺傷了腹部?”

“謝圣上關(guān)心,末將無(wú)妨。”

“是嗎,過(guò)來(lái),讓朕看看。”秦玄卓冷著(zhù)眸說(shuō)道。

??!

讓他看,豈不是看到自己裹了胸,這怎么行!

“怎么,你敢違抗朕的口諭不成?”見(jiàn)她不動(dòng),秦玄卓眉心緊皺。

花陌嵐腳步艱難的走到他面前,如此近的距離,男人俊逸又布滿(mǎn)圣威的容顏盡在眼前。

可她卻心慌意亂極了。

“衣服解了。”

“皇上……”

花陌嵐緊皺的握緊了拳頭,本就白皙的小臉此刻也變得更是煞白無(wú)色。

秦玄卓微微頷首盯著(zhù)她,常年征戰皮膚竟然還是如此白皙晶瑩,單薄的唇縱然沒(méi)有血色,還未怎么打扮已是驚艷。

他后宮佳麗三千竟無(wú)一人能比得過(guò)她,可偏偏她是男人。

她,是男人!

“是傷的多嚴重,怎么如此病態(tài)?”秦玄卓緊皺的眉遲遲未紓解開(kāi),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胸口往下一寸。

花陌嵐嚇得立馬跪在地上,雙手抱拳說(shuō)道:“末將乃一軍之將領(lǐng),一點(diǎn)小傷若是哀叫連天只怕擾亂軍心。多謝圣上關(guān)心,末將真的沒(méi)事。”

她的話(huà)充滿(mǎn)了疏離和客套。

擾亂軍心是假,不想讓他越界才是真吧。

自古以來(lái),君臣有別,秦玄卓自是明白,可對他恭敬有加疏離萬(wàn)分的是她,多少還是讓他心生不悅。

秦玄卓回到案桌前坐下,淡淡問(wèn)道:“朕聽(tīng)聞你和左丞相千金早已指腹為婚?這次回朝是為了完婚,可有此事。”

“???”

完婚?她怎么不知道。

花陌嵐一臉茫然還未說(shuō)什么,“啪”地一聲。

秦玄卓手中的杯子重重落在案板上,他冷著(zhù)眸,聲音也格外的冰冷,“邊塞還在動(dòng)亂,江山未定,國家大業(yè)你不顧,你倒是先顧起兒女私情來(lái)了!花陌嵐,你好大的膽子!”

左丞相千金左清清是哥哥的成親對象,結果因為哥哥中毒,這事也耽誤了,再加上她常年在外出征,她還以為這件事就這么算了。

也不知道怎么就傳到了皇上耳中。

“回圣上,雖是指腹為婚,但末將從未見(jiàn)過(guò)左千金。且,末將常年在外,一門(mén)心思都在為圣上效忠,只想為國捐軀,不曾也不敢有其他想法。末將生是秦國人,死是秦國魂!”花陌嵐急忙說(shuō)道。

秦國是他的。

秦玄卓微微勾唇,聽(tīng)到她的話(huà),這才舒展了下眉頭。

“說(shuō)的好!花將軍有如此愛(ài)國之心,朕大感欣慰,來(lái)人,上酒!”

隨行太監將酒倒上,秦玄卓舉起一杯說(shuō)道:

“朕這次前來(lái),一是看望將軍傷勢,二是給將軍慶功。待回朝那日,朕另有重賞。”

看著(zhù)眼前滿(mǎn)滿(mǎn)當當的一碗酒,花陌嵐本想拒絕,但是奈何皇上正在興頭上,一旁的小太監也滿(mǎn)臉堆笑的給她端著(zhù),花陌嵐硬著(zhù)頭皮飲了一口。

沒(méi)想到這酒卻格外的好喝,有淡淡的水果清香,不辛辣很是爽口。

沒(méi)忍住,她喝完了。

“這是西域進(jìn)貢的葡萄酒,圣上特別帶來(lái)給將軍慶祝的。”太監在她旁邊笑瞇瞇的說(shuō)道。

西域進(jìn)貢難怪如此好喝。

就是頭有點(diǎn)暈,幾碗下肚,花陌嵐腳步都有些飄了。

她拱手想向秦玄卓告辭,結果才抱拳整個(gè)人都歪了,他眼疾手快一把將她摟入懷中……


看著(zhù)懷中的人,秦玄卓皺了皺眉,“花將軍酒量如此差?這就醉了?”

低沉的嗓音在耳邊響起。

花陌嵐甩了甩頭,努力的想要看清說(shuō)話(huà)的是誰(shuí),她伸出手,朝著(zhù)他唇摸了上去。

冰涼涼的小手落在他唇上,卻如同點(diǎn)火一般,灼傷著(zhù)他,讓他體內的血液都翻滾起來(lái)。

秦玄卓沉眸看著(zhù)懷中的人兒,唇若朱紅,膚色白皙,因為醉酒而產(chǎn)生的兩側緋紅,更是迷人勾魂。

而她的手一直在他唇上摩擦著(zhù),半響囔囔笑道:“你怎么生的這么好看。這張臉真是禍國殃民,難怪讓那么多人心動(dòng)。”

秦玄卓本因為她的胡言亂語(yǔ)有些薄怒,卻被她后一句話(huà)逗笑。

“這么多人里,也包括花將軍嗎?”他詢(xún)問(wèn)道。

“嗯……”

花陌嵐才應了一聲,結果唇就被封住了。

動(dòng)情又溫柔,纏綿又悱惻。

他吻的情深,深到讓她快要不能呼吸了。

花陌嵐一陣亂動(dòng),不小心咬到自己,疼痛讓她清醒了幾分。

可這清醒后面對的人,卻是嚇得她魂飛魄散了。

眼前這人,,眉眼如星,俊逸神威,渾身上下充滿(mǎn)冷傲之氣。這不是當今圣上,秦玄卓還能是誰(shuí)!

“圣……圣上!”

花陌嵐嚇得背心都出了一陣冷汗,聲音更是帶著(zhù)顫音。

下意識就要推開(kāi)秦玄卓逃走。

見(jiàn)她清醒,剛剛的溫存仿佛都是虛假。

秦玄卓帶著(zhù)三分惱意,將她抵在墻上,居高臨下眼神冰涼問(wèn)道,“為何獨獨對朕如此冷漠疏離?”

“圣上,你是君,我是臣,君臣有別……且……”花陌嵐頭皮發(fā)麻,果然喝酒誤事啊。

“君臣有別?好一句,君臣有別。”秦玄卓冷笑一聲,然后俯身在她唇上狠狠啄了一口,“現在還有別嗎?”

花陌嵐斷然沒(méi)想到,他竟然會(huì )在此刻再次親吻她。

秦玄卓的舉動(dòng)讓花陌嵐當頭一懵,若不是因為自己身上戎裝未卸,她都快懷疑自己是不是身份暴露了。

只是現在,她根本無(wú)法無(wú)視秦玄卓那布滿(mǎn)深意的眼神了。

“圣上若是需要人伺候,末將這就令人去尋幾個(gè)女子來(lái)。”花陌嵐說(shuō)道。

秦玄卓眼中的不滿(mǎn)愈發(fā)濃郁了。

誘惑他的是她,現在想將他推開(kāi)的還是她。

她當他堂堂帝王是什么!

秦玄卓大手摩拂過(guò)她垂在耳邊的秀發(fā),低頭在她耳邊說(shuō)道:“朕,只要你。”

溫暖之氣吹著(zhù)她的脖頸,花陌嵐只覺(jué)得渾身一陣酥麻。

她硬著(zhù)頭皮對視上那雙布滿(mǎn)欲望的目光一字一句說(shuō)道:“圣上,末將是個(gè)男人。”

男人。

男人!

他怎么會(huì )不知道,他這將君是個(gè)男人!

若她是女人,那便是欺君之罪。料她也沒(méi)這膽子!

他低頭在她脖頸處細細一吻,花陌嵐猝不及防輕喚一聲,又嚇得趕緊制住。

那輕語(yǔ)聲卻撥亂了他整個(gè)心弦,霎時(shí),連他都抑制不住了。

“這世上除了男人和女人可以,男人同男人,也可。”

秦玄卓在她耳邊輕語(yǔ)著(zhù)。

然而這一句話(huà),卻讓花陌嵐炸裂了。

她一直以為房中事只能男女,現在竟然告訴她,男人同男人也行?

這如何使得!

因為,她并不是男人??!

若是再繼續下去,她女兒身份必定會(huì )曝光。

欺君之罪,滿(mǎn)門(mén)抄斬,株連九族。

花陌嵐嚇得渾身冷汗直冒。

“在想什么?”正想著(zhù)出神的時(shí)候,頭頂傳來(lái)沙啞的聲音,而他也在解著(zhù)她的戎裝……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