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女頻言情 > 懷春向我鳴

懷春向我鳴

相思意作者 著(zhù)

女頻言情連載

為了成全哥哥的心愿,為了整個(gè)蘇家的安危,蘇歡顏女扮男裝,冒著(zhù)欺君的罪名,替兄長(cháng)入朝為官!終于等到可以回歸女兒身的這一天……哥哥的身體已然大好,今天當值結束她便可以和哥哥各歸各位了;下朝之后,蘇歡顏卻單獨被霄明靖留了下來(lái)!

主角:蘇歡顏,霄明靖   更新:2023-01-31 15:02: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蘇歡顏,霄明靖的女頻言情小說(shuō)《懷春向我鳴》,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相思意作者”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為了成全哥哥的心愿,為了整個(gè)蘇家的安危,蘇歡顏女扮男裝,冒著(zhù)欺君的罪名,替兄長(cháng)入朝為官!終于等到可以回歸女兒身的這一天……哥哥的身體已然大好,今天當值結束她便可以和哥哥各歸各位了;下朝之后,蘇歡顏卻單獨被霄明靖留了下來(lái)!

《懷春向我鳴》精彩片段

大離王朝的圣元五年八月十五。

這天,是個(gè)極好的天氣,天空湛藍,陽(yáng)光和煦,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

因為是中秋,宮里特地給各位大臣放了假,準許今日不用當值,可以回家團聚。

剛退了朝,蘇歡顏正準備隨著(zhù)眾人一同出宮回府,還未抵達宮門(mén)口,就被小太監喚住了。

“蘇大人請留步。”

蘇歡顏抬眸瞧過(guò)去,認出是太監總管李茂全的徒弟,于是忙停下腳步,負手立在門(mén)口。

等人走近了,她含笑問(wèn)道:“公公有何事?”

“皇上剛剛傳下口諭,宣大人御書(shū)房覲見(jiàn)。”小太監對著(zhù)這個(gè)昔日皇帝最寵愛(ài)的臣子,端的是客氣無(wú)比,說(shuō)話(huà)語(yǔ)氣含笑,帶著(zhù)十二分的小心翼翼。

聽(tīng)到是皇帝宣召,蘇歡顏不敢怠慢,忙道:“勞煩公公了,我們這便去吧。”

說(shuō)著(zhù),便隨著(zhù)小太監的腳步,往內宮行去。

一路上,走過(guò)熟悉的宮道,她的心中微緊,但是面上依舊泰然自若,讓人瞧不出分毫。

三年了……

一轉眼,她代替哥哥參與科舉,高中狀元,而后入朝為官,已經(jīng)近三年了。

從初時(shí)的忐忑,每一步的謹小慎微,但現在在宮中大方行走,天知道她經(jīng)歷了多少次的危險。

好在,哥哥的病已經(jīng)快好了,再過(guò)不久,他就可以替她回朝了。

到那時(shí),她就可以恢復本來(lái)的面目了。

是嫁人也好,是外出散心也罷,終究是不用再混跡于朝堂,每日擔驚受怕了。

想到這里,她緊張的心情又放松了起來(lái),步子也輕快了些。

小太監將她帶到御書(shū)房,便站在門(mén)口,請她獨自進(jìn)去。

蘇歡顏理了理朝服,確認衣著(zhù)發(fā)髻皆整齊后,這才推開(kāi)門(mén)躬身進(jìn)入。

殿內的光線(xiàn)明亮,點(diǎn)著(zhù)熟悉的龍涎香,風(fēng)吹來(lái)的時(shí)候,帶動(dòng)滿(mǎn)室馨香。

“臣蘇若程參見(jiàn)皇上,吾皇萬(wàn)歲萬(wàn)歲萬(wàn)萬(wàn)歲。”

她跪下,低著(zhù)頭行禮。

“起來(lái)吧。”正前方的書(shū)岸后,傳來(lái)皇帝霄明靖淡漠的聲音,倨傲、清冷又凌然,一如他平日的為人。

以前在閨中時(shí),蘇歡顏見(jiàn)過(guò)的男子皆是家人、家丁。

她的父親蘇章,是翰林院大學(xué)士,平日端肅嚴謹,而她的哥哥蘇若程,常年體弱多病,是溫柔的男子。

但當今皇帝則不同,他時(shí)而溫和懷慈,時(shí)而殺伐果斷,時(shí)而不發(fā)一語(yǔ),讓人看不透所思所想。

盡管已經(jīng)為官三年了,蘇歡顏每次見(jiàn)他,都還是本能地畏懼。

畏懼他至高無(wú)上的權利,畏懼他那雙漠然的雙眸,更畏懼他能透過(guò)層層官服,看透她女兒身的面目。

一旦被發(fā)現,不僅是她,就連她的父親、兄長(cháng),全家數十口,都將全無(wú)存活的可能。

畢竟,欺君之罪,當誅九族。

“謝皇上。”

蘇歡顏起身后,聽(tīng)到對面傳來(lái)沙沙的聲音,知道他是在批閱奏折。

也不敢問(wèn)他宣她來(lái)是所為何事,便只好一直站著(zhù),垂眸盯著(zhù)自己的腳尖。

她的腳很小,至少不似男子的腳,如今她身上這雙官靴,是她的娘親蘇夫人親自給她縫制的,外表看著(zhù)大,但是里面塞了棉絮,穿起來(lái)十分舒適,完全不影響她走路。

想到娘親,蘇歡顏忽而覺(jué)得有些腹餓了,早晨上朝早,又議了不少的時(shí)間,她清晨起來(lái)時(shí)吃不下東西,到現在一粒米也未進(jìn)。

本來(lái)是準備下朝便去京城的明芳齋喝一碗酒釀,再買(mǎi)一籠蝦餃帶回府的,沒(méi)想到卻又被招來(lái)了。

她就這么神游著(zhù),卻未發(fā)現書(shū)案后的皇帝已經(jīng)不知何止停了筆,正在淡淡地盯著(zhù)她。

在霄明靖眼中,眼前的臣子可以算是他最得意的門(mén)生了。

滿(mǎn)腹經(jīng)綸、才氣卓然,不論是史書(shū),還是策論,都有自己獨到的見(jiàn)解。

比之朝里的那些老臣,蘇歡顏很多的觀(guān)點(diǎn)都更對他的胃口。

也因此在三年前蘇歡顏高中狀元之后,霄明靖批閱奏折、起早各類(lèi)誥敕時(shí),便很喜歡招她隨侍在側。

但是過(guò)了一陣之后,朝中逐漸流言四起,都說(shuō)為何當今的圣上一直無(wú)子嗣,原來(lái)是喜好男色,不然為何每日都跟一個(gè)小小的七品編修整日同處一室。

初時(shí),霄明靖聽(tīng)到傳言后一陣大怒,立馬便頒布旨意,誰(shuí)再妄傳不實(shí)流言,立降三級,同時(shí)罰俸一年。

如此一來(lái),果真十分管用,見(jiàn)天子動(dòng)怒,流言一夜間戛然而止。

但又一段時(shí)日之后,霄明靖自己便先感覺(jué)不妥起來(lái)。

因為每每蘇歡顏在他面前說(shuō)話(huà)、整理奏折之時(shí),他總是忍不住盯著(zhù)她看。

有一次忙到深夜,蘇歡顏支撐不住伏在案前睡著(zhù)了,他還親上了她的唇。

雙唇相觸的那一瞬間,霄明靖腦中轟然巨響。

他想起了大離王朝輝煌的數百年歷史,想起了他過(guò)世的父皇對自己的殷殷教導。

他怎么可以……

他怎么能夠……

對一個(gè)男子動(dòng)心呢!

他這樣置大離江山于何地?置天下百姓于何地?

自此之后,霄明靖再也未曾招過(guò)蘇歡顏單獨議事,任由其在翰林院供職。

如此一來(lái),他雖悵然若失,但是蘇歡顏卻是松了一口氣。

每日對著(zhù)翰林院上萬(wàn)冊古髻,比對著(zhù)君心莫測的帝王要輕松多了。

兩人各有心事,等到蘇歡顏感覺(jué)到霄明靖投遞過(guò)來(lái)的視線(xiàn)時(shí),已經(jīng)是半刻鐘之后了。

“皇上,”她慌忙躬身道:“微臣死罪。”

“哦?”霄明靖不動(dòng)聲色地看著(zhù)她,淡淡道:“蘇卿何罪之有?”

蘇卿……

蘇歡顏每次聽(tīng)到他這樣喚她,便是一陣心驚肉跳。

如果是蘇大人、蘇若程也就罷了,她會(huì )謹記自己現在扮演的是哥哥。

可是蘇卿的話(huà),因與她名字前兩個(gè)字同音,便讓她總是會(huì )忘卻了自己身處何地,自己現在代表的是誰(shuí)。

“微臣方才一時(shí)出神了,在皇上面前,此乃大不敬之罪。”她低著(zhù)頭道。

從當初大半年的隨侍君側,到后來(lái)每日早朝站在隊伍最末,蘇歡顏也自認有幾分了解他的性情了。

當今天子是明君,錯了便是錯了,坦然承認即可。

只要不是大事,通常都會(huì )被寬待。

而若是想試圖欺瞞,那換來(lái)的將是更大的后果。

果然,她說(shuō)完這句話(huà),霄明靖便笑了。

“蘇卿必是在憂(yōu)心國事吧?朕又怎會(huì )怪卿?”

蘇歡顏聽(tīng)聞此言,背上冷汗涔涔,若當真是心憂(yōu)國事也就罷了,但偏偏她不是。

但是此時(shí)此景,她也只能順著(zhù)話(huà)應了,“微臣謝皇上體恤。”


霄明靖也不知自己是為何發(fā)了失心瘋要召她來(lái)的。

明明當年是他自己決定暗斷情絲,將這份注定不容于世的感情掩埋在心底的。

也許,是今天早朝時(shí)看見(jiàn)她掩袖咳嗽了兩聲。

也許,是因為他對著(zhù)后宮妃嬪都失去了性致。

他忽然很想知道,自己一直以來(lái)對她到底是存了什么樣的心思。

想到這里,他漠聲道:“上前一步。”

“是。”蘇歡顏忙往前邁了一步。

霄明靖卻猶嫌不夠,繼續道:“到我身畔來(lái)。”

身畔……

蘇歡顏嚇得一股寒氣從腳心冒至頭頂。

但是到底不敢反抗,便順從地繞過(guò)桌案,走至他的身側。

霄明靖坐著(zhù),但是蘇歡顏可不敢坐。

可是就這么站在他身旁,看著(zhù)他明黃的龍袍和白玉的束發(fā)玉冠,她又覺(jué)得好像有些逾越了。

左思右想,都想不到好的辦法,便只好跪了下去。

這樣,總算是和坐著(zhù)的君王身子平齊了。

兩年多了,這還是她第一次離他如此之近。

近得霄明靖都能看得清她臉上細細的絨毛。

“把頭抬起來(lái)。”

“是,皇上。”

蘇歡顏微微抬頭,但是依舊垂著(zhù)眸,不敢與他目光對視。

對于霄明靖來(lái)說(shuō),僅這樣便已經(jīng)足夠了。

他看著(zhù)她,斜飛的眉,靈動(dòng)的鳳眼,鼻子筆挺,唇很薄。

這樣一張臉,生得那般讓人驚艷。

單單是素顏,就讓人移不開(kāi)眼。

倘若是上了妝,又該是何等模樣?!

但偏偏,卻是男人,是男人!

不由自主地捏住她小巧的下頜,霄明靖皺眉道:“怎地瘦成這樣了?”

他的指腹溫暖干躁,但是蘇歡顏卻感覺(jué)渾身如墜冰冷深淵之中。

她垂眸恭敬地道:“回皇上,不過(guò)是前陣子病了,過(guò)段時(shí)日就好了。”

其實(shí)哪里是病了,是她因為日日小心,總是難以安寢,所以才比兩年前瘦了。

她的話(huà)恭謹又小心,霄明靖何嘗聽(tīng)不出來(lái)?

為君者,自來(lái)便是與孤寡相伴的。

不能有朋友,不能有完全信任之人。

他自懂事時(shí)起便知曉,也早已習慣。

但不知為何,當蘇歡顏守著(zhù)臣子的本分小心回復時(shí),他的心中又涌起淡淡的不悅。

松開(kāi)手,他問(wèn)道:“家里可有侍奉的侍妾?”

蘇歡顏不知他怎會(huì )忽然問(wèn)到這個(gè),聞言微微有些詫異,但還是回道:“回皇上,微臣在家中一應俱是由娘親和丫環(huán)照料。”

當初本來(lái)是準備給她哥哥蘇若程娶親的,但是他因為生了重病,生怕耽誤了對方,便堅持不肯。

蘇學(xué)士和蘇夫人見(jiàn)他如此堅決,便也只得作罷了。

霄明靖聞得此言,心情又好了一些。

他淡淡道:“你去稍坐一陣,等下陪朕一道用午膳吧。”

蘇歡顏聽(tīng)了這句話(huà),心中暗暗叫苦。

陪皇上吃飯,哪能吃好?

何況,她此刻就餓得不行了。

雖如此,她還是恭敬地應了,起身走到書(shū)案下方的一張椅子上坐了,盼著(zhù)時(shí)間快些過(guò)。

說(shuō)是坐,也不能如在家中那般隨意。

蘇歡顏一直繃著(zhù)背,挺得筆直,好似幼年第一次上學(xué)時(shí)一般。

大離朝的官家小姐們,都是會(huì )讀些書(shū)、認些字的,畢竟以后嫁了人,身為一家主母,還是需要管賬的。

但是相比其它人,蘇歡顏書(shū)讀得卻略多了些。

她雖學(xué)了《女則》、《女誡》,但是也喜歡史書(shū)、話(huà)本和一些雜書(shū)。

她爹爹蘇章是翰林大學(xué)士,見(jiàn)識不凡,見(jiàn)到女兒喜歡讀書(shū),很是高興,便請了名師來(lái)家中,給蘇歡顏一對一講學(xué)。

也因此,在三年前皇帝登基后開(kāi)科考之時(shí),她才得以替代突然病重的哥哥報名。

這之后,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她竟然一路暢通無(wú)阻地過(guò)了鄉試、會(huì )試和殿試,被皇上欽點(diǎn)為狀元。

她就這么一直挺腰端正坐著(zhù),直到殿中傳來(lái)一聲聲的“咕嚕”聲方才忽然驚醒。

正奇怪是什么聲音,卻見(jiàn)案后的皇帝一直盯著(zhù)她,眼神似笑非笑。

她這才幡然醒悟,原來(lái),是她肚子在叫。

一瞬間,她臉漲得通紅,感覺(jué)自己的臉都在今日丟盡了。

“來(lái)人,擺膳。”霄明靖輕笑道。

*

直到各色精致的菜肴上桌,蘇歡顏臉上的紅霞都還沒(méi)褪去。

好在霄明靖是個(gè)善解人意的君主,他只字不提她剛剛丟人的事,只是夾箸慢條斯理地用膳。

眼見(jiàn)得蘇歡顏一小口一小口吃得極慢,霄明靖忽地將桌上的幾道菜每樣各夾了一大箸至她碗里。

“朕命蘇卿將這些都吃完。”

“皇上……”蘇歡顏看著(zhù)自己碗中堆成小山高般的菜肴,略微有些無(wú)奈。

她是餓了。

可是,這些也太多了吧!

“怎么,”霄明靖瞧著(zhù)她微微不情愿的神色,冷然道:“蘇卿可是嫌棄朕了?”

畢竟他剛才用的是自己的筷子,而非公筷。

蘇歡顏被他嚇得一抖,慌忙起身跪下,低頭道:“微臣不敢。”

霄明靖瞧著(zhù)她這樣子就是一陣生氣,卻又說(shuō)不清自己到底在氣什么。

眼見(jiàn)她低著(zhù)頭,挽在梁冠里的發(fā)絲雅青濃密,襯得那一段脖頸愈發(fā)雪白如玉,他一下子就氣息又有些不穩了。

罷了罷了……

跟她置什么氣!

“起來(lái)用膳。”他冷聲道。

“是。”

蘇歡顏忙從地上起身,再次在位子上坐好。

這次,她什么也不說(shuō)了,認真地吃起來(lái)。

吃了小半個(gè)時(shí)辰,她實(shí)在是吃不下了,而且,眼看著(zhù)桌上居然有一盅酒釀小圓子,她忍不住有些饞。

霄明靖本就一直凝神看著(zhù)她,自是將她的眼神一下不落地瞧在眼底。

于是示意一旁的太監總管李茂全給她盛了一碗。

“吃不下就別吃了,把這個(gè)喝了吧。”

“謝皇上。”蘇歡顏忙小心地跟他笑著(zhù)道謝。

看著(zhù)她如玉的面容和那耀眼的一笑,霄明靖忍不住微微錯開(kāi)眼,將眸光投向別處。

皇宮中的御廚,果然不是外頭能比的。

蘇歡顏覺(jué)得這是自己此生吃過(guò)的最好的酒釀了。

米酒醇香,湯圓軟糯,雖是簡(jiǎn)單的食材,但是也不知道加了什么,居然比明芳齋的要香一百倍。

她就這么一口一個(gè),不知不覺(jué)間,竟把一整碗都喝光了。

一時(shí)飯畢,漱了口,看著(zhù)宮女們撤席,蘇歡顏忙起身讓出地方。

這一站起,她陡然間一陣天旋地轉,還沒(méi)反應過(guò)來(lái)時(shí),已經(jīng)倒在了一個(gè)溫暖的懷抱。

“皇上。”

看清抱住自己的人,蘇歡顏嚇了一大跳,瞬間清醒了一些。


霄明靖低眸看懷中的人,緋色的官服下,顯得她的腰肢纖細,盈盈不足一握,胸口微鼓,但相比女子還是略顯平坦了些。

最動(dòng)人的是她的臉,本就瑩白的膚色,因為吃了酒釀的緣故,略微有些紅,如同傍晚日落時(shí)的煙霞,氤氳紅潤,令人想捏一捏。

看著(zhù)蘇歡顏驚惶的眼神,他將她放開(kāi),皺眉道:“蘇卿這是醉了?”

“回皇上,微臣只是略有些頭暈,待回府休息一下就不妨事了。”

本以為自己說(shuō)了這話(huà),皇帝該讓她回府了,畢竟她等了這許久,看起來(lái)皇帝也沒(méi)什么要緊事找她。

哪知她話(huà)落,霄明靖卻吩咐一旁的李茂全道:“帶蘇卿去內殿榻上躺兩個(gè)時(shí)辰吧。”

別提李茂全的震驚,就是蘇歡顏自己,都嚇得雙腿發(fā)軟。

她曾在此侍奉過(guò),知道內殿只有一張床,那是皇帝的龍榻。

別說(shuō)是她一個(gè)小小六品翰林院侍讀了,便是后宮的妃嬪們,亦是沒(méi)有在此侍寢的先例的。

這下,蘇歡顏是徹底酒醒了。

她慌忙跪下,行了標準的大禮,低頭道:“謝皇上洪恩,微臣卑賤之身,不敢有污皇上圣榻。”

她這樣子讓霄明靖看得又是一陣動(dòng)怒。

也是怪了,平常他明明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偏偏在她面前,總是輕易便能生起氣來(lái)。

他霍地將案上的一堆奏折掃向地上,看著(zhù)跪在那里的人,冷然道:“蘇卿敢抗旨?”

這個(gè)罪名是更大了。

蘇歡顏不由得苦笑。

果然,伴君如伴虎,古人誠不欺我。

她正想著(zhù)怎么讓他消氣,一旁的李茂全已經(jīng)笑道:“皇上,奴才看蘇大人是方才酒釀喝多了,這會(huì )兒怕是有些醉了,所以才高興胡涂了。蘇大人,快謝皇上隆恩,隨奴才去吧。”

說(shuō)著(zhù),又眼神示意蘇歡顏,讓她切莫再惹皇帝生氣了。

被李茂全這么一打圓場(chǎng),蘇歡顏忙順著(zhù)桿子爬下來(lái),她又磕了個(gè)頭,比方才更加恭謹地道:“微臣謝主隆恩,臣先告退了。”

話(huà)落,只聽(tīng)霄明靖冷冷地“哼”了一聲,卻未說(shuō)別的話(huà),心知此事便是過(guò)了。

蘇歡顏松了一口氣,慌忙與李德全一起將地上散亂的奏折都收起來(lái)理好放至案上,這才弓著(zhù)身子退了出去。

一時(shí)到了里間,蘇歡顏忙笑著(zhù)跟李茂全道:“李公公,剛才真是多謝您了。”

能在宮里混到這個(gè)位置,李茂全自然是個(gè)人精。

別人不知皇帝對蘇歡顏的心思,他這個(gè)總管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正因為看得清楚,知道蘇歡顏在皇帝心中的分量,所以他剛才才敢插話(huà),緩和下二人間緊張的氣氛。

此刻聽(tīng)見(jiàn)蘇歡顏道謝,知道自己的出手對方是領(lǐng)了情的,瞬間心中也舒坦,忙笑道:“蘇大人跟奴才客氣什么,咱們都是為皇上辦事的,皇上開(kāi)心,就是咱們做奴才的福份。”

“李公公說(shuō)得是。”蘇歡顏附和道。

她自然知道做臣子的除了要忠君愛(ài)國、踏實(shí)勤干,還要學(xué)會(huì )哄皇上開(kāi)心,這樣,才能節節高升,更進(jìn)一步。

當今皇上雖是明君,可是順著(zhù)他,總是比逆著(zhù)他要安全的。

但蘇歡顏苦就苦在她根本不是男人,平日里擔驚受怕也就罷了,至于攀登高位,她實(shí)在是不敢。

反正哥哥才高八斗,等他病好了,讓他回來(lái)再一展宏圖也就是了。

龍榻上的床褥都是早就整理整齊的,李茂全便命一旁的小太監們:“快給蘇大人寬衣。”

“是。”

馬上便有兩個(gè)小太監上前來(lái),抬手準備解蘇歡顏的衣物。

她見(jiàn)狀忙客氣地笑道:“李公公,我自己來(lái)吧,在家中習慣了自己寬衣。”

她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此刻緊張得手心都冒汗了。

李茂全也看出了她的緊張,卻以為她是因懾于皇帝威嚴的緣故,當下體貼地道:“那蘇大人請自便吧,這兩個(gè)奴才我讓他們在外間候著(zhù),大人若是有事只管喚一聲。”

“好,多謝李公公。”

等到李茂全帶著(zhù)人退了出去,蘇歡顏這才松了一口氣。

她四周掃視了一圈兒,然后視線(xiàn)停留在眼前的龍榻上。

這張龍床很大,床寬約摸有一丈,是她寢房?jì)鹊慕鼉杀丁?/p>

材質(zhì)是上品的紫檀木,等閑人家不得使用的貴重之木。

床上的錦被看上去應當是浮光錦,瞧著(zhù)光滑無(wú)比,又隱有暗紋浮動(dòng)。

這樣的一張床,睡上去想必是極為舒適的。

可是看在蘇歡顏?lái)?,卻猶如長(cháng)滿(mǎn)荊棘的陷阱一般。

掙扎了半響,她最終還是只脫去了鞋襪,解了梁冠,合衣躺了上去。

雙眸清亮地睜著(zhù),她看著(zhù)頭頂明黃色的帳頂,暗暗地在期待著(zhù)兩個(gè)時(shí)辰能快些過(guò)去。

她還要回家跟爹爹、娘親還有哥哥一起過(guò)中秋節呢。

瞧著(zhù)瞧著(zhù),她就感覺(jué)眼皮逐漸沉重起來(lái)。

不,不能睡……

她拼命說(shuō)服著(zhù)自己。

可是到底還是敵不過(guò),昨夜本就沒(méi)休息好,中午的那碗酒釀?dòng)旨恿诵└呒兌鹊陌拙?,她喝的時(shí)候不覺(jué)得,現在只感覺(jué)渾身燥熱得厲害。

秋日的午后,日頭還是很毒。

霄明靖將案前緊急的公文奏折批閱完畢,忽地就想到了被他趕去了休息的人。

心里想著(zhù),腳下便動(dòng)了。

他起身,朝內殿走去。

到了殿門(mén)口,一眼便看到兩個(gè)小太監站在那里,本來(lái)已經(jīng)有些睡意,看到他瞬間清醒了過(guò)來(lái)。

“皇……”兩人忙要行禮,卻被霄明靖及時(shí)制止了。

他朝兩人做了個(gè)“噓”的動(dòng)作,而后問(wèn)道:“蘇大人呢?”

“回皇上,蘇大人正在安睡,奴才一刻鐘前剛進(jìn)去看過(guò)。”

霄明靖點(diǎn)點(diǎn)頭,“朕進(jìn)去看看。”

又命李茂全道:“你帶人在外頭守著(zhù),沒(méi)朕的吩咐,誰(shuí)都不許進(jìn)去。”

“奴才遵旨。”

進(jìn)了門(mén),繞過(guò)巨大的屏風(fēng),才走至了榻前。

霄明靖站在床側,看著(zhù)正在熟睡的人。

解了梁冠,蘇歡顏一頭青絲便盡數散落于枕間,她的頭發(fā)又厚又密,瞧著(zhù)竟比女人的發(fā)質(zhì)還要好。

許是有些熱,被子被她掀開(kāi)了一角,露出了緋色的官服。

霄明靖微微皺眉,穿得這樣多,也不嫌熱么?

他忍不住坐在床邊,一顆顆給她解頸側的紐扣。

替蘇歡顏脫掉了外衣,擱于一側龍門(mén)架上。

霄明靖復又手撐著(zhù)下頜,仔仔細細地看她。

似是涼快了些,睡著(zhù)的人微微露出一抹笑意,瞧得他也跟著(zhù)笑了起來(lái)。

看了一會(huì )兒,他覺(jué)得好像是被她傳染了,竟然也開(kāi)始覺(jué)得困倦,于是便脫去了龍袍,也翻身上床。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