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女頻言情 > 小花系統

小花系統

秦原作者 著(zhù)

女頻言情連載

蘇煙快樂(lè )的翱翔在各個(gè)位面中,檢查秩序……突然有一天,她發(fā)現自己的神格掉了。系統對她說(shuō),若要找回神格,就要實(shí)現宿主的心愿;從此蘇煙踏上了攻克男主之路。不過(guò)本是想找回神格的蘇煙,居然被一個(gè)又一個(gè)位面男主纏上,從一開(kāi)始的不適應,到后來(lái)的應付自如,管他的,只要能讓自己找回神格,她蘇煙樂(lè )意配這些人演戲。

主角:蘇煙,姜燃   更新:2022-08-22 11:51: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蘇煙,姜燃的女頻言情小說(shuō)《小花系統》,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秦原作者”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蘇煙快樂(lè )的翱翔在各個(gè)位面中,檢查秩序……突然有一天,她發(fā)現自己的神格掉了。系統對她說(shuō),若要找回神格,就要實(shí)現宿主的心愿;從此蘇煙踏上了攻克男主之路。不過(guò)本是想找回神格的蘇煙,居然被一個(gè)又一個(gè)位面男主纏上,從一開(kāi)始的不適應,到后來(lái)的應付自如,管他的,只要能讓自己找回神格,她蘇煙樂(lè )意配這些人演戲。

《小花系統》精彩片段

天氣晴朗,萬(wàn)里無(wú)云。

便利店內

一個(gè)穿著(zhù)高中校服的女生,背著(zhù)淺黃色的書(shū)包,身材瘦小。

坐在窗戶(hù)跟前,咬著(zhù)吸管看著(zhù)眼前人來(lái)人往的各色路人。

杏仁一般的眸子水汪汪的,精致粉嫩的小臉有點(diǎn)嬰兒肥,很認真的樣子。

因為咬著(zhù)吸管的緣故,所以說(shuō)話(huà)有些含混

“小花,我就這么被送到位面世界來(lái)了?”

話(huà)音一落。

蘇煙的耳邊響起聲音,

“宿主,放寬心,找到你丟失的所有主神碎片,你就可以回去了。”

那聲音很輕,很小,只夠她自己聽(tīng)到。

“恩”

女孩不輕不重應了一聲。

小花是她的系統,幫助她熟悉各個(gè)世界,并且找到主神碎片。

她咬著(zhù)吸管,好一會(huì )兒之后

聲音很輕

“我現在要干什么?”

“宿主,根據您之前了解到的現在這具附身體的信息,這個(gè)時(shí)間,應該要去帝都高中上學(xué)。”

蘇煙點(diǎn)點(diǎn)頭,非常配合

“好”

應下來(lái)。

然后老老實(shí)實(shí)的拿著(zhù)書(shū)包,還有旁邊放置的白色鴨舌帽,往便利店外走去。

現在已經(jīng)是八點(diǎn)四十,九點(diǎn)鐘之前到校。

這個(gè)時(shí)間點(diǎn)要是按照正常的路去學(xué)校的話(huà)肯定要遲到的。

通過(guò)小花系統的指點(diǎn),蘇煙決定抄近道。

這樣會(huì )快一些。

她走的不算快。

每走一會(huì )兒,便掏出一塊草莓牛奶軟糖放到嘴巴里輕輕的咬著(zhù)。

走了約莫著(zhù)十幾分鐘的路。

腳步頓住。

小花系統疑惑出聲

“宿主,怎么了?”

就看著(zhù)蘇煙,面色有些蒼白。

額頭上有些細細密密的汗,唇角也泛著(zhù)白色。

一臉的虛弱。

她聲音很小,很輕

“小花,我的身體為什么會(huì )這么虛弱?”

小花系統猶豫了一會(huì )兒,道

“宿主,您現在體力值為3.”

蘇煙眨眨眸子,沒(méi)說(shuō)話(huà)。

體力值為3,這是什么概念呢?

正常人的體力值是

體力值比正常人低了七倍。

她現在,好弱啊。

低眸間有一瞬的情緒閃過(guò)。

只是,來(lái)不及讓她細想。

旁邊忽然傳出‘砰’的一聲。

一個(gè)重物,狠狠的落到了墻壁上。

就算是隔著(zhù)數十米的蘇煙,都感受到了自己后背靠著(zhù)的墻壁的振動(dòng)。

跟著(zhù),

前方傳來(lái)狼狽色厲內荏的聲音

“姜燃!我告訴你,除非我死,不然我不會(huì )放過(guò)你??!”

話(huà)音一落,那人被一只修長(cháng)有力的手一把拽起。

直至那個(gè)人連話(huà)都說(shuō)不出來(lái),只剩下嗚咽聲。

就聽(tīng)著(zhù)那個(gè)手的主人,出聲,口氣懶散卻帶著(zhù)一股莫名的戾氣

“如果我是你,會(huì )先想想怎么才能讓自己不跟一條狗一樣狼狽。”

剛剛還叫囂的人到底還是怕的,像是在挽回自己最后的面子,強硬的撐著(zhù)。

面頰抖動(dòng),顯得有些閃躲。

太陽(yáng)光灑下來(lái),只能看到那個(gè)人身材修長(cháng),穿著(zhù)帝都高中的校服。

因為臉頰被陽(yáng)光照射,刺的看不清他的臉。

在那個(gè)叫姜燃的男子身后,走來(lái)了幾個(gè)同樣穿著(zhù)帝都高中校服的男生。

“姜哥,你再踩,這可真的要出人命了。”

“算了,這小子也得到教訓了。”

有兩個(gè)人半開(kāi)玩笑半拉著(zhù)勸道。

 


大約是這兩人的拉勸起了作用。

那只白球鞋成功的從那個(gè)人的腦袋上拿了下來(lái)。

蘇煙依靠在墻邊,用手絹擦掉頭上的汗。

咬了一下唇角,有點(diǎn)糾結。

小花系統出聲

“宿主,是不是覺(jué)得太血腥了?要不你吃顆糖閉著(zhù)眼睛再休息一會(huì )兒?”

蘇煙很小聲的跟自己的系統交流

“快要遲到了。”

聲音軟軟,正說(shuō)著(zhù)話(huà)。

前方,那個(gè)被打的毫無(wú)還手之力的男生突然暴起。

從口袋里掏出彈簧刀向著(zhù)那個(gè)叫姜燃的捅去。

估計是被受挫了自尊心,拼了命也得為自己找回面子。

“去死吧!”

啪的一聲,那彈簧刀被擋掉。

咣當一下,那個(gè)男生再一次被踹到了墻上。

這一腳,力氣很大,直接把那個(gè)男生踹暈了。

而那彈簧刀,也因為被甩了出去,直直的朝著(zhù)蘇煙站定的位置飛來(lái)。

她看著(zhù)那刀子朝著(zhù)自己飛來(lái),自然是想要躲的。

但是現在這個(gè)身體太弱。

以至于,剛剛挪動(dòng)了一下腳步,刀子劃著(zhù)她的胳膊飛了過(guò)去。

白皙的皮膚上出現一道口子。

沒(méi)一會(huì )兒,鮮血順著(zhù)胳膊流了出來(lái)。

細膩的肌膚,鮮紅的血色,格外的顯眼。

她低著(zhù)頭,看著(zhù)自己受傷的胳膊,好一會(huì )兒才有反應。

只見(jiàn)蘇煙從口袋里掏出一塊白色的手絹,慢慢擦拭傷口流淌下來(lái)的血跡。

幾縷發(fā)絲落下肩頭,遮擋住了臉頰。

等她看著(zhù)傷口已經(jīng)不流血了。

將沾染了血跡的手絹收起,從口袋里把最后一塊草莓牛奶糖拿出來(lái)。

正打算要打開(kāi)包裝吃掉。

一雙白色的球鞋映入了她的視線(xiàn)里。

順著(zhù)鞋子往上看,黑色的褲子,白色的襯衣。

黑色的領(lǐng)帶,扣子松開(kāi)了兩個(gè)。

修長(cháng)勻稱(chēng)的身體被修飾的剛剛好。

棱角分明的臉龐,有些削瘦。

眉宇下的眼眸帶著(zhù)一股野性跟若隱若現的戾氣。

剛剛就看到這兒站了一個(gè)女孩。

老老實(shí)實(shí)的在旁邊站著(zhù),還算識趣。

只是沒(méi)想到自己踢得那一腳,讓彈簧刀飛向那個(gè)女孩那邊,劃破了胳膊。

那女孩自顧的掏出手帕擦拭傷口,安安靜靜的樣子,叫他眉頭一動(dòng)。

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腳步走了過(guò)去。

仔細看著(zhù)她,皮膚很白,頭發(fā)很柔軟,無(wú)害而脆弱。

視線(xiàn)落在蘇煙受傷的胳膊上。

大概是因為蘇煙拿糖的動(dòng)作,牽動(dòng)到了傷口。

以至于剛剛止住的血,又再次流了出來(lái)。

姜燃的臉上閃過(guò)一抹不知名的情緒,

“嘖,可真嬌氣”

哪怕他眼中的戾氣已經(jīng)散去了些,可看上去還是會(huì )覺(jué)得冷冷的很不好惹的樣子。

說(shuō)著(zhù)的時(shí)候,扯掉了脖頸間系著(zhù)的黑色領(lǐng)帶,順手扯過(guò)蘇煙受傷的胳膊。

看著(zhù)上面流淌下來(lái)的血,伸手拿著(zhù)領(lǐng)帶直接將血擦掉。

順道在那道口子上用領(lǐng)帶纏繞了幾圈,系住。

他力氣很大,尤其是蘇煙現在這身體有點(diǎn)沒(méi)用,虛弱的比常人還不如。

疼痛感也比常人敏感些。

她咬咬唇角,水盈盈的眸子看了這個(gè)滿(mǎn)身戾氣的男生幾眼。

 


眉頭皺了一下,卻什么話(huà)都沒(méi)說(shuō)。

她低頭繼續想要把那塊草莓牛奶糖扒開(kāi)。

結果,一只手伸過(guò)來(lái),直接把那塊牛奶糖奪走。

眼睜睜的看著(zhù)他撕開(kāi)包裝袋,將牛奶糖吃了下去。

她張張嘴,眸子水潤

“那是我的糖。”

聲音很輕,像是羽毛一樣勾的人心里癢癢的。

姜燃斜看了她一眼。

雙手抄在口袋里,將其上下打量。

口氣懶散收斂了那抹戾氣,

“終于說(shuō)話(huà)了,還以為是個(gè)啞巴。”

一股混合著(zhù)牛奶的味道從嘴巴里彌漫。

他,討厭吃糖。

剛剛就是瞧著(zhù)這個(gè)女孩,什么話(huà)都不說(shuō),低著(zhù)頭只顧著(zhù)扒糖。

也不知道自己是存了什么心思,直接奪過(guò)來(lái)吃了。

他知道,自己這樣很像個(gè)無(wú)禮的小流氓。

但還是做了。

為什么?

沒(méi)什么原因。

只是想罷了。

兩人對視,再無(wú)其他的話(huà)。

之后,姜燃的同伴站在拐角處呼喊

“姜哥,走了。”

那人雙手抄在口袋里,臨走之時(shí)還對糖的味道進(jìn)行了評價(jià)

“難吃。”

說(shuō)完,轉身,便大刺刺的離開(kāi)了。

蘇煙站在原地,看了看她胳膊上纏繞的黑色領(lǐng)帶,與白皙細膩的肌膚形成鮮明的對比。

抬步往前走。

她真的快要遲到了。

路過(guò)拐角的時(shí)候,才發(fā)現躺在地上的,并非是只有剛剛那一個(gè)人。

還有七八個(gè)同樣穿著(zhù)帝都高中校服的男生,滿(mǎn)臉痛苦的倒在地上。

所以···剛剛并不是那個(gè)叫姜燃的欺負別人,而是被這伙人欺負,跟著(zhù)反殺了?

她腳步?jīng)]有逗留,往前走,一只手揉著(zhù)眉心,緩解因為思考問(wèn)題帶來(lái)的疼痛。

終于趕來(lái)帝都高中,她進(jìn)去的時(shí)候,上課鈴已經(jīng)打響。

小花系統小聲提示

“宿主,是高二三班。二樓走到盡頭的那個(gè)班級就是。”

蘇煙順著(zhù)小花的提示往班里走。

看到高二三班的門(mén)牌的時(shí)候,她眨眨眸子,推開(kāi)門(mén)往里走去。

所有的學(xué)生,齊齊的坐在那兒,看著(zhù)蘇煙推門(mén)而入,直接無(wú)視臺上的老師,往自己座位上走。

老師一下子氣的漲紅了臉,

“蘇煙!”

被喊的女孩腳步頓住。

聲音很輕很軟

“老師”

跟著(zhù),就聽(tīng)那老師臉色鐵青的

“進(jìn)門(mén)不知道要喊報告?!遲到了還這么囂張,有沒(méi)有把我這個(gè)老師放在眼里?!出去!”

蘇煙聽(tīng)罷,點(diǎn)點(diǎn)頭。

“好”

然后往外走去。

那老師看著(zhù)蘇煙完全目無(wú)尊長(cháng)不知悔改的態(tài)度,更來(lái)氣,

“這一節課給我在門(mén)外老老實(shí)實(shí)的站著(zhù)!”

于是乎,剛剛來(lái)到這個(gè)世界沒(méi)多久的蘇煙,就愣是被罰站到了班級門(mén)口,供來(lái)來(lái)往往的學(xué)生老師觀(guān)看。

小花小聲的道

“宿主,剛剛為什么要直接闖進(jìn)去?”

身為一個(gè)體貼的系統,對于自己宿主的這一系列行為它有些不理解。

自己的宿主那么乖,那么聽(tīng)話(huà),它得要多了解了解才能不讓宿主吃虧啊。

蘇煙疑惑

“為什么不?”

“呃····”

身為一個(gè)系統,它被宿主的這一問(wèn)給驚到了。

然后思考了很久之后,小花開(kāi)口

“根據二十一世紀的規矩,上學(xué)期間如果遲到,進(jìn)班級門(mén)要喊報告的”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