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女頻言情 > 這么對我你后悔嗎

這么對我你后悔嗎

棉畫(huà)作者 著(zhù)

女頻言情連載

三年的時(shí)間,她都沒(méi)能走進(jìn)男人的心,作為妻子,她恪盡職守,聽(tīng)話(huà)懂事,可卻過(guò)著(zhù)連情婦都不如的日子。曾經(jīng)慕雅以為這種生活會(huì )持續一輩子,直到另一個(gè)女人出現,她才知道原來(lái)霍祁寒也是會(huì )疼人寵人的,只是那人不是她。

主角:慕雅,霍祁寒   更新:2022-08-22 11:51: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慕雅,霍祁寒的女頻言情小說(shuō)《這么對我你后悔嗎》,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棉畫(huà)作者”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三年的時(shí)間,她都沒(méi)能走進(jìn)男人的心,作為妻子,她恪盡職守,聽(tīng)話(huà)懂事,可卻過(guò)著(zhù)連情婦都不如的日子。曾經(jīng)慕雅以為這種生活會(huì )持續一輩子,直到另一個(gè)女人出現,她才知道原來(lái)霍祁寒也是會(huì )疼人寵人的,只是那人不是她。

《這么對我你后悔嗎》精彩片段

黑夜,大雨滂沱。

急促的剎車(chē)聲尖銳刺耳,犀利閃電劃破長(cháng)空,照亮了轎車(chē)外老爺子慘白的臉:“囡囡小心!”

轎車(chē)‘砰’的一聲,撞在山巖壁上掉落山崖。

慕雅猛地驚醒。

她臉色蒼白,瞳孔放大,夢(mèng)境中的恐慌在腦海中久久不散......

怎么又是這個(gè)夢(mèng)?

正疑惑著(zhù),門(mén)鎖響動(dòng)聲忽然打斷了她的思緒。

是她那一夜未歸的丈夫,霍祁寒回來(lái)了。

慕雅昨晚在沙發(fā)上等他等了一夜,下地時(shí)膝蓋一軟差點(diǎn)摔倒,好不容易扶住沙發(fā)把手,卻見(jiàn)男人帶著(zhù)一身辛辣酒氣,直接繞過(guò)了她,坐到了遠一些的椅子上。

他甚至看都沒(méi)看她一眼,單手撐起額頭,開(kāi)始閉目養神。

祁寒外表極其出色,哪怕坐著(zhù),也能看出他寬窄窄臀,堪比國際名模般的頂級身材,加上他海神般過(guò)分俊美的混血臉龐,以及臨城首富的雄赫身份背景,一度讓臨城所有女人趨之若就。

可誰(shuí)也沒(méi)想到,這個(gè)完美的如同海神波塞冬一樣的男人,其實(shí)早就結婚了,而身為他妻子的自己,卻跟他保持著(zhù)堪比情婦一般見(jiàn)不得人的關(guān)系。

想到此,慕雅眸色暗淡下去。

隱婚三年,原來(lái)她還是不習慣這種冷暴力,可看到他眉宇間略顯的疲憊,她只好壓下滿(mǎn)腹委屈。

“時(shí)候不早了,我去給你放水,你洗完澡趁早休息吧。”

她剛說(shuō)完剛要轉身,就看到男人緩緩睜開(kāi)了眼,那雙冷漠如斯的黑眸,哪有半分醉意:“站住,我有話(huà)要跟你說(shuō)。”

慕雅停下腳步,回頭對上男人那雙沒(méi)有絲毫溫度可言的黑眸,心中忽然有股不好的預感。

“林沫兒后天要搬過(guò)來(lái),你收拾一下東西去外面住。”果然,霍祈寒涼薄的話(huà)語(yǔ)傳了過(guò)來(lái),帶著(zhù)不容拒絕的命令意味。

林沫兒這個(gè)名字,慕雅并不陌生。

前幾天林沫兒在一場(chǎng)慈善晚會(huì )上,高調宣布霍祁寒是她男朋友的消息,這條熱搜至今還掛在各大網(wǎng)絡(luò )媒體上面。

慕雅壓下酸澀,淡淡的開(kāi)口,“我明白了,你是讓我給你喜歡的女人騰地方對么?”

霍祁寒見(jiàn)她眼底隱隱透露出抗拒,當即眸色一沉:“你要認清自己的身份,別真把你自己當成霍太太了!”

慕雅突然很想笑,連結婚證都領(lǐng)了,她難道不是霍太太么。

當年她為了給父親治肝癌,走投無(wú)路之時(shí),是霍祁寒莫名其妙出現,用讓她跟他結婚為條件,給予她所需要的錢(qián)。

她不知道緣由,但這個(gè)救助父親的機會(huì )她沒(méi)辦法拒絕。

可在領(lǐng)證后她才明白,這個(gè)男人的心是冷的。

即便如此,慕雅還想努力爭取一下,“那么......你讓我一個(gè)無(wú)親無(wú)故的孕婦去哪里呢。”

“去醫院打掉。”霍祈寒冷漠的落下幾個(gè)字。

他的態(tài)度沒(méi)有絲毫緩和的余地,慕雅一時(shí)竟忘了他的可怕,反射性護住肚子,搖頭:“我不要!”


一向乖巧聽(tīng)話(huà)的小兔子居然不聽(tīng)話(huà)了?

霍祁寒岑冷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俯身過(guò)來(lái)逼近她,目光猶如潛伏在黑夜中的狼:“慕雅,就憑你也配生我的種?區區一百萬(wàn)就能買(mǎi)下的廉價(jià)女人,你認為我會(huì )喜歡嗎?”

慕雅身子僵住。

原來(lái)霍祁寒從一開(kāi)始就沒(méi)把她放在眼里,既然這么看不起她,為什么還要娶她?

難以言狀的委屈和痛苦席就這么席卷了她,像是蟲(chóng)子在撕咬她的神經(jīng),連疼痛都無(wú)比尖銳。

霍祈寒似乎懶得去看她蒼白的臉,說(shuō)完就走了,顯然并不在乎她感受。

而慕雅失魂落魄的僵在那里,沉默了許久。

半晌,她才沉默寡言的走進(jìn)廚房,然后心不在焉的開(kāi)始做午飯。

這時(shí),一只手搭上了她的肩頭,耳旁傳來(lái)一個(gè)俏皮的嗓音:“嫂子,你怎么啦?有什么心事嗎。”

慕雅回過(guò)神,眼前笑顏如花的少女,正是霍祁寒同父異母的妹妹,霍湘。

她剛來(lái)霍家時(shí)曾連傭人都看不起,只有霍湘一口一個(gè)嫂子甜甜的喊著(zhù),直接溫暖了她整顆心房。

哪怕霍祁寒對她冷暴力,她也能在霍湘這邊得到不少安慰。

慕雅收拾好情緒,笑著(zhù)搖頭:“沒(méi)什么,你剛從學(xué)?;貋?lái),餓了吧?別著(zhù)急,午飯快做好了。”

這幾年來(lái),都是她照顧霍祁寒跟霍湘的生活起居,兩人關(guān)系好,霍湘親昵的挽住她手臂撒嬌,“嫂子,我想吃你做的蓮子羹,昨晚做夢(mèng)都快饞哭了呢。”

“行,那我這就去池塘采摘一些新鮮蓮子。”

慕雅向來(lái)不會(huì )拒絕這個(gè)可愛(ài)粘人的小姑子。

她往??倳?huì )來(lái)池塘喂喂魚(yú),或者采摘一些蓮花拿回去插花。

但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是個(gè)大晴天,可池塘邊上的石子路卻全被水打濕了,泛著(zhù)油汪汪的寒光。

慕雅每一步都已經(jīng)很小心了,可就在采好蓮蓬往回走時(shí),霍湘跑得太快突然撞了她一下,慕雅腳下一滑,整個(gè)人就這么掉進(jìn)了水里。

“嫂子!”

伴隨著(zhù)霍湘驚恐的尖叫聲,冰冷的水也瘋狂擠進(jìn)鼻腔。

慕雅拼命掙扎拍打著(zhù)水花,身上衣服被水浸濕越發(fā)厚重,巨大的沉力拖著(zhù)她往下墜,她痛苦的嗚咽,奢望有人能拉她一把,可岸上霍湘似乎被嚇壞了,只是一個(gè)勁的哭。

慕雅逐漸被窒息和恐懼淹沒(méi)......

再次醒來(lái),已經(jīng)是第二天。

“嗚嗚嗚......嫂子,都要怪我!都怪我!要不是我魯莽,嫂子你也不會(huì )流產(chǎn)。”霍湘緊緊抱住慕雅嚎啕大哭。

慕雅愣了好一會(huì ),才啞著(zhù)嗓子問(wèn):“你剛剛說(shuō)......說(shuō)什,么?”

流產(chǎn)?

她怎么會(huì )流產(chǎn)?

伸手下意識覆上肚子,那里隱約傳來(lái)的疼痛讓慕雅臉色倏地變慘白。

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就這么沒(méi)了,強烈的酸澀刺痛了她的眼眶,兩行淚滾落下來(lái)。


“哭什么。”

當低沉的嗓音出現的時(shí)候,慕雅才發(fā)現一直站在窗口的霍祁寒。

此刻他俊美的面容冷漠如斯,跟她的痛苦形成強烈對比。

霍祁寒好似意識不到自己有多過(guò)分一樣,仍舊吐出刀子一般的話(huà)語(yǔ):“就算你不肯打胎又怎么樣?這個(gè)孩子注定留不下。”

慕雅茫然了,一個(gè)人心怎么可以冷硬到這種地步,更何況沒(méi)了的也是他的孩子啊。

見(jiàn)他這么無(wú)動(dòng)于衷,她突然對這個(gè)冷心冷肺的男人產(chǎn)生了一絲恨意。

“霍祁寒......”她滿(mǎn)眼血絲,攥緊了拳頭:“你到底有沒(méi)有心!”

對于她的控訴,霍祁寒覺(jué)得很可笑,眉間冷意更甚,“是你害死了你的孩子,又怨得了誰(shuí)。”

這話(huà)對于慕雅來(lái)說(shuō),猶如致命一擊。

慕雅臉色肉眼可見(jiàn)的灰敗下去,她癱軟在那里,脊背佝僂。

明明是二十多歲最好的年華,卻如同一朵喪失活力的干枯梔子花,瘦弱的肩頭甚至連一根頭發(fā)絲都承受不住。

這一幕看在霍祁寒眼中,令他莫名煩躁。

他眉頭皺了皺:“我只給你最后一天時(shí)間,林沫兒搬進(jìn)來(lái)之前,你必須離開(kāi),否則......我會(huì )讓你比現在還要痛苦。”

慕雅像是重新認識這個(gè)人一般,深深凝視他,“你喜歡林沫兒是么。”

對方?jīng)]有回答她,而在她的眼里等于默認了,良久,慕雅露出一個(gè)比哭還要難看的笑:“霍祁寒,我討厭你!”

這話(huà)用了她全身力氣,卻也擲地有聲。

最重要的是,她已經(jīng)對這個(gè)男人失望透頂了......

霍祁寒的目光微不可見(jiàn)的閃爍了下,很快又恢復成了以往冷漠:“隨你怎么想。”

慕雅看向他的目光不再有溫度,好似蘊含著(zhù)深深的怨憎跟恨意。

她有什么資格恨他?霍祁寒心中惱怒,冷笑一聲抬腳就離開(kāi),霍湘連忙跟了上去。

兄妹倆來(lái)到二樓的書(shū)房,霍祁寒剛一坐下,就往嘴里塞了一支煙叼著(zhù),拉開(kāi)抽屜拿打火機,頭也不抬的問(wèn)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商場(chǎng)上精明如狼的霍祁寒,從一開(kāi)始就看出事情的不對勁。

霍湘那張甜美可憐的臉上出現一抹與年齡不符的陰沉:“那個(gè)野種沒(méi)了,不是皆大歡喜嗎?”

霍祁寒蹙著(zhù)眉,嘴角微微下沉:“胡鬧!”

霍湘見(jiàn)自家大哥生氣,錯愕的睜大杏眼:“大哥,你不會(huì )真的喜歡上那個(gè)女人了吧?你可別忘了當年爸爸是怎么死的!”

霍祁寒按打火機的動(dòng)作微微停住,叼著(zhù)煙,抬起冷厲的眸子,“胡說(shuō)!我怎么可能會(huì )對仇人有感情!”

霍湘抿著(zhù)唇,不服氣道:“可這都三年了也沒(méi)見(jiàn)你把她怎么樣啊,你甚至還讓我們的仇人懷上了你的孩子!”

他慢慢轉頭看向窗外,神色莫名:“她能懷孕,只能說(shuō)是意外,況且,孩子已經(jīng)沒(méi)有了,對我們的計劃也不會(huì )有什么影響。”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