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女頻言情 > 惡毒后娘轉了性

惡毒后娘轉了性

上官靈果作者 著(zhù)

女頻言情連載

穿越到古代成了惡毒后娘,前有神秘丈夫虎視眈眈,后有四個(gè)拖油瓶攔住叫媽?zhuān)忠?jiàn)秋知道自己想走也走不了;神秘相公高大威猛還帥氣,四個(gè)娃娃軟萌可愛(ài)還聰明懂事,這樣難得的家人,林見(jiàn)秋覺(jué)得自己不能不知足。秦彥青發(fā)現自從那次遇險之后,這女人好似變了個(gè)人一樣,從內而外散發(fā)著(zhù)無(wú)法言喻的魅力。

主角:林見(jiàn)秋,秦彥青   更新:2022-08-22 11:51: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林見(jiàn)秋,秦彥青的女頻言情小說(shuō)《惡毒后娘轉了性》,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上官靈果作者”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穿越到古代成了惡毒后娘,前有神秘丈夫虎視眈眈,后有四個(gè)拖油瓶攔住叫媽?zhuān)忠?jiàn)秋知道自己想走也走不了;神秘相公高大威猛還帥氣,四個(gè)娃娃軟萌可愛(ài)還聰明懂事,這樣難得的家人,林見(jiàn)秋覺(jué)得自己不能不知足。秦彥青發(fā)現自從那次遇險之后,這女人好似變了個(gè)人一樣,從內而外散發(fā)著(zhù)無(wú)法言喻的魅力。

《惡毒后娘轉了性》精彩片段

“哎呦,咱們村的大禍害總算是不行了!”

“她就是活該,老天爺都看不下去要把她收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這才成親沒(méi)多久就敢惦記王員外!”

“可不是,我聽(tīng)說(shuō)要不是她手腕上的那串佛珠,差點(diǎn)就被打死了!”

“我們青山村的名聲都被這個(gè)不要臉的毀了……”

外面不斷有女人七嘴八舌吐槽的聲音飄進(jìn)來(lái)。

躺在破土炕上的林見(jiàn)秋動(dòng)了動(dòng)眼珠子,默默地看著(zhù)頭頂上的蜘蛛網(wǎng)。

她醒來(lái)已經(jīng)有一會(huì )了,整理完腦子里那些不屬于她的記憶。

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外面還繼續罵人的幾個(gè)人,罵的正是她現在這副身子。

“小哥,后娘都已經(jīng)躺了好幾天了,她還會(huì )醒嗎?”

突然一道軟糯糯的小奶音傳來(lái)。

秦禾寧抱著(zhù)小小的肩膀縮在小哥哥懷里,嘴唇凍得烏青發(fā)紫。

“死了才好!”

秦遇時(shí)小聲地嘟囔,看著(zhù)妹妹凍得渾身發(fā)抖,小胳膊又伸了伸,努力把妹妹拉在懷里。

爹出去賣(mài)熊瞎子已經(jīng)好幾天了,大哥二哥昨天被那個(gè)惡毒女人逼著(zhù)去后山找吃的,一直到現在也沒(méi)回來(lái)。

也不知道他們都怎么樣了。

林見(jiàn)秋動(dòng)了動(dòng)酸疼的身子,努力往窗戶(hù)跟前爬。

如果她沒(méi)聽(tīng)錯的話(huà),外面剛才說(shuō)話(huà)的兩個(gè)豆芽菜是原主相公的孩子。

前世,她好不容易混到白富美,還沒(méi)來(lái)得及牽手小帥哥,來(lái)一場(chǎng)轟轟烈烈的戀愛(ài),這輩子就當后娘了。

林見(jiàn)秋那個(gè)心啊……

“你們兩個(gè)在外面站著(zhù)干什么,進(jìn)屋來(lái)!”林見(jiàn)秋整理好心情,努力學(xué)著(zhù)原主的聲音叫著(zhù)。

秦遇時(shí)拉著(zhù)妹妹的手,不讓妹妹動(dòng)彈:“你又想干什么?”

小家伙瞧著(zhù)三四歲的樣子,從臉到身子一點(diǎn)肉沒(méi)有,頭發(fā)也稀稀疏疏的,身上的衣服補丁落著(zhù)補丁。

腳上的鞋已經(jīng)破的露出腳指頭。

被男孩護著(zhù)的小女孩就像是個(gè)要飯的,臉上臟兮兮的頭,頭發(fā)就跟枯草似的,唯有一雙眼睛亮晶晶的。

林見(jiàn)秋看著(zhù)那仰著(zhù)頭忽閃著(zhù)大眼睛看她的小姑娘,一下子就想到曾經(jīng)的自己,莫名的就心酸了。

她盡量讓自己聲音聽(tīng)起來(lái)不那么嚇人:“外面冷,你們兩個(gè)進(jìn)屋來(lái)!”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又想把我從炕上推下來(lái),我才不進(jìn)去!”

秦遇時(shí)一張嘴就露出漏風(fēng)的門(mén)牙。

林見(jiàn)秋看著(zhù)他兇狠的模樣,想起來(lái)原主曾經(jīng)就是看兩個(gè)孩子在炕上玩不順眼,一腳把男孩子從炕上踢下來(lái)。

男孩子的牙磕在地上的木頭板凳上,門(mén)牙就沒(méi)有了。

林見(jiàn)秋以為秦彥青見(jiàn)她虐待孩子肯定會(huì )把她給休了,誰(shuí)知道愣是沒(méi)點(diǎn)反應,只是說(shuō)讓孩子們離她遠一點(diǎn)。

從那以后幾個(gè)孩子基本上沒(méi)來(lái)過(guò)原主這屋。

林見(jiàn)秋默默罵了幾句,又想到秦彥青另外兩個(gè)孩子幾天前被原主使喚到后山抓野味去了,一直到現在都沒(méi)回來(lái)。

林見(jiàn)秋一想到那兩個(gè)孩子也不過(guò)一個(gè)六歲一個(gè)五歲,就嚇得躺不住了。

一個(gè)鯉魚(yú)打挺……

看到自己的肉胳膊肉腿,林見(jiàn)秋欲哭無(wú)淚。

去他娘的老天爺,她是掘了它家祖墳了還是詛咒了它祖宗八代。

把她弄到這么一個(gè)破地方當后娘也就算了,竟然還讓她當肥婆。

她現在這幅身子少說(shuō)也有兩百來(lái)斤,都趕上她大舅家娶媳婦殺的豬了。

胖也就算了,身上的衣服都臟的看不出來(lái)原來(lái)的顏色,身上還有一股說(shuō)不出來(lái)的味道。

林見(jiàn)秋心情復雜的抬起頭,就看到窗戶(hù)外的兩個(gè)小蘿卜往后退了好幾步,小身體因為害怕止不住的的顫抖。

雖然眼下已經(jīng)是三月底四月初,但春寒料峭,兩個(gè)小家伙又穿的那么少,根本就不抗凍。

林見(jiàn)秋拖著(zhù)一身肥肉從炕上下來(lái),站在門(mén)口學(xué)著(zhù)原主以前對幾個(gè)孩子說(shuō)話(huà)的聲音喊道:“你們兩個(gè)在家里看門(mén),我去后山找你們大哥二哥!”

兩個(gè)豆芽菜聽(tīng)到后娘的聲音,小身體就抖了一下。

小姑娘手里的石子都掉在地上。

充滿(mǎn)恐懼的大眼睛看著(zhù)林見(jiàn)秋:“后娘,大哥二哥一定會(huì )找到吃的回來(lái)的,你不要把大哥二哥丟到山里面喂狼好不好?”

阿寧說(shuō)著(zhù)眼淚就掉下來(lái)。

委屈的模樣讓林見(jiàn)秋恨不得立刻抱在懷里哄一哄。

但她不能。

她惡毒后娘的人設還不能倒。

林見(jiàn)秋裝作沒(méi)看見(jiàn)板著(zhù)臉:“你大哥二哥已經(jīng)去山里好幾天了,誰(shuí)知道是不是在后山偷吃!”

“你們兩個(gè)去炕上躺著(zhù),一會(huì )誰(shuí)來(lái)了要是問(wèn)起來(lái)就說(shuō)不知道我去哪了!”

林見(jiàn)秋拖著(zhù)肥胖的身體幾乎是一步一挪的往后山去,從家里出來(lái)走了還不到五十米,她就氣喘吁吁。

她記得以前家里養的老母豬,胖的有兩三百斤,那走走路也不帶喘的。

要是把它惹急了,它還能跑起來(lái)。

這身體倒好,走了幾步路就累成了這樣,更別說(shuō)跑了。

 


林見(jiàn)秋咬牙堅持走到山腳下,找了個(gè)陰涼的地方就一屁股坐下去。

這會(huì )大概是前世下午四點(diǎn)多。

日頭還很高。

她在山腳下坐了一會(huì )繼續往上走,她太胖走幾步就累,累的她好幾次都不想上山去找那兩個(gè)孩子。

可是不找又不行。

雖然說(shuō)這古代的孩子懂事但到底是兩個(gè)六七歲的孩子,萬(wàn)一要是遇到什么事,指不定會(huì )怎么樣。

林見(jiàn)秋弄了根木棍當拐杖,一直走到半山腰都沒(méi)有發(fā)現那兩個(gè)孩子半點(diǎn)影子。

心里有種不好的預感。

剛才從山腳下上來(lái)這一路,她已經(jīng)看到好些個(gè)野獸腳印,還有獵戶(hù)下的陷阱。

有些地方還有血跡。

“大娃二娃,你們能聽(tīng)到我聲音嗎?”林見(jiàn)秋站在一處地勢稍微有點(diǎn)高的地方,雙手做成喇叭狀,扯著(zhù)嗓子大喊。

回應她的只有山谷的風(fēng)聲。

林見(jiàn)秋等了半天沒(méi)有聽(tīng)到回應,又喊了幾聲,還是沒(méi)有人回應。

距離林見(jiàn)秋不遠處的一個(gè)陷阱里。

一個(gè)衣服被刮的不成樣子的男孩,皺著(zhù)眉頭:“大哥,我好像聽(tīng)到了后娘的聲音!”

“不可能,那女人巴不得我們死了,怎么可能會(huì )上山來(lái)找我們!”

說(shuō)話(huà)的男孩蓬頭垢面,右腿上還夾著(zhù)一個(gè)獸夾。

褲子上的血已經(jīng)干透了,小腿處烏黑發(fā)青。

男孩臉上嘴唇是一點(diǎn)血色也沒(méi)有,但還是努力不讓自己睡過(guò)去。

秦昭然看著(zhù)大哥隨時(shí)要睡過(guò)去,小心臟早就捏起來(lái)。

小身板往大哥身上靠了靠。

“大哥,你千萬(wàn)不能睡著(zhù),一定會(huì )有人來(lái)救咱們的!”

秦昭然黑亮的眼睛里凝聚著(zhù)害怕和恐懼。

他們已經(jīng)在這里困了一天一.夜了,喉嚨都喊破了也沒(méi)有人來(lái)救他們。

要是再沒(méi)有人來(lái)救他們,大哥就會(huì )死掉。

秦昭然想到大哥會(huì )死掉,就忍不住哭了起來(lái)。

秦逸之本來(lái)都要快睡過(guò)去了,聽(tīng)到啜泣聲,艱難的張開(kāi)眼睛:“別哭,大哥不會(huì )有事的,大哥就是太累了,睡一會(huì )就好!”

“大哥,你不能睡,你要是睡過(guò)去了就再也醒不來(lái)了!”

“大娃二娃,你們在哪!”

林見(jiàn)秋的聲音再次傳來(lái)。

秦昭然一臉驚喜,站起來(lái)就扯著(zhù)嗓子喊:“我們在這!”

他怕后娘聽(tīng)不見(jiàn),一直扯著(zhù)嗓子喊。

直到林見(jiàn)秋那熟悉的大臉盤(pán)子出現在視野里。

林見(jiàn)秋喘著(zhù)粗氣看著(zhù)陷阱里連個(gè)孩子:“你們兩個(gè)怎么樣,有沒(méi)有受傷?”

“大哥被獸夾夾住了腿,這會(huì )已經(jīng)睡過(guò)去了,我沒(méi)事!”

這個(gè)時(shí)候秦昭然已經(jīng)忘了后娘是怎么打罵他們的,只想趕快出去。

林見(jiàn)秋看向那個(gè)閉著(zhù)眼睛的孩子,瞳孔猛地一縮。

小家伙臉白的一點(diǎn)血色也沒(méi)有,再看腿上的褲子都被血染紅,就連地上都有血跡。

林見(jiàn)秋心里咯噔一下,真是怕什么來(lái)什么。

顧不得交代,連忙轉身去找能把兩個(gè)孩子拉上來(lái)的東西。

她轉了一圈也沒(méi)找到順手的東西,就找了一根比她胳膊稍微細一點(diǎn),大概有兩米多長(cháng)的樹(shù)枝。

秦昭然看到后娘走了,心就沉到了谷底。

他就知道后娘巴不得他們全死了,怎么可能會(huì )來(lái)救他們。

眼淚落得更厲害了。

“二娃,看看能不能把你大哥叫醒!”后娘的聲音再次響起。

秦昭然抬頭就看到后娘把一根很長(cháng)的木棍放下來(lái)。

他高興的胡亂擦掉眼淚。

“大哥,快醒醒,后娘來(lái)救我們了!”

秦昭然叫了好幾聲大哥都沒(méi)反應,就慌了。

“后娘,大哥睡著(zhù)了!”

“不行,不能讓你大哥睡著(zhù)!”

林見(jiàn)秋蹙著(zhù)眉頭:“你打你大哥幾巴掌,用力一點(diǎn)!”

秦昭然咬咬牙,抬手狠狠地打了大哥兩巴掌。

秦逸之半張開(kāi)眼睛,眼里迸射出冷意:“大弟,我睡一會(huì )!”

“大娃,不能睡,你要是敢睡著(zhù),我就趁著(zhù)你睡著(zhù)把弟弟妹妹都扔著(zhù)后山喂野獸!”

林見(jiàn)秋怒罵的聲音傳來(lái)。

原本只是張開(kāi)一半眼睛的秦逸之瞬間抬起頭,一雙冷眸瞪上林見(jiàn)秋。

殺人一般的眼神讓林見(jiàn)秋打了個(gè)寒戰。

這小子妥妥的是反派的頭號種子選手啊。

她搖搖頭壓下心中的恐懼:“二娃,把你大哥扶起來(lái),讓你大哥抓著(zhù)棍子,我先把你大哥拉上來(lái)!”

秦昭然看向落在他跟前的木棍,下意識的看向大哥。

后娘經(jīng)常這樣捉弄他們,不知道今天是不是又來(lái)捉弄他們了。

秦逸之看著(zhù)跟前的棍子,吸了口氣咬牙:“大弟,你先上去!”

“不行!”

林見(jiàn)秋吼著(zhù):“老大你先上來(lái),萬(wàn)一你掉下去二娃還能接住你,二娃快扶著(zhù)你哥抓住木棍!”

“我把你哥拉上來(lái)再把你拉上來(lái)!”

“哥,能相信她嗎?”秦昭然問(wèn)道。

秦逸之默然了一會(huì ),就把手伸了出去。

秦昭然趕緊抱著(zhù)秦逸之。

林見(jiàn)秋看秦逸之抱住木棍,深吸了口氣。

“大娃,你抓好了!”

話(huà)落,她就咬牙一點(diǎn)點(diǎn)的往上提棍子。

一個(gè)六歲的孩子說(shuō)重也不重。

但對林見(jiàn)秋來(lái)說(shuō)那就是一團幾十來(lái)斤的肉。

她拉著(zhù)感覺(jué)自己隨時(shí)都要掉進(jìn)去。

林見(jiàn)秋感覺(jué)自己力氣快用光的那一刻,終于把木棍提上來(lái)。

她也一屁.股坐在地上。

坐下去的瞬間,林見(jiàn)秋感覺(jué)自己好像壓到了什么東西。

林見(jiàn)秋顧不得查看屁股底下壓了什么東西,喘了兩口氣就趕緊去查看躺在一邊沒(méi)動(dòng)靜的孩子。

說(shuō)實(shí)話(huà),她平生還是頭一回遇到這種事。

雖然那孩子剛才還在說(shuō)話(huà),可這會(huì )就面色慘白的躺在那,還一動(dòng)不動(dòng)。

林見(jiàn)秋瘆得慌。

“哎,你醒醒!”

她叫了兩聲。

那孩子沒(méi)動(dòng)靜。

林見(jiàn)秋咽著(zhù)口水蹲下去,食指感受了一下孩子的氣息。

她才松了口氣。

“大哥,你怎么樣?”

秦昭然見(jiàn)后娘半天沒(méi)有動(dòng)靜,就緩了。

他怕后娘把大哥拉上去就不管他了。

林見(jiàn)秋把棍子重新放下去:“你大哥沒(méi)事就是暈過(guò)去了,我拉你上來(lái)!”

秦昭然學(xué)著(zhù)大哥剛才的樣子抱住棍子。

剛抱好就被拉上來(lái)。

林見(jiàn)秋累得慌,她一點(diǎn)都不想走路。

可那小子臉上已經(jīng)沒(méi)有血色了。

要是再不趕緊帶回去看大夫,怕是要沒(méi)命了。

秦逸之小小的身軀試圖把大哥背起來(lái)。

可他比大哥還小還瘦根本就背不動(dòng)。

秦逸之著(zhù)急的眼里在眼眶里打轉。

不行。

他不能讓大哥死了。

秦逸之咬牙決定求那個(gè)女人。

哪怕那個(gè)女人今天讓自己死在這后山里,也不能讓大哥死在這里。

 


“你……”

“你什么你,還不趕緊來(lái)幫我把你大哥扶起來(lái)!”

林見(jiàn)秋搶在秦昭然開(kāi)口前開(kāi)口,兇巴巴的吼了一嗓子。

直接把秦昭然要說(shuō)的話(huà)嚇了回去。

她現在這具身體太胖。

她只能半蹲下來(lái),雙手扶著(zhù)膝蓋,然后讓秦昭然把秦逸之扶起來(lái)。

兩人這么配合,林見(jiàn)秋倒是輕松的把秦逸之背起來(lái)。

林見(jiàn)秋一手拖著(zhù)秦逸之的大腿:“二娃,把那根棍子給我,你從背后拖著(zhù)你大哥點(diǎn),別讓你大哥掉下來(lái)!”

秦昭然哦了一聲,把林見(jiàn)秋要的木棍給她,從后面拖著(zhù)大哥的屁.股。

林見(jiàn)秋深吸一口氣剛打算要走,忽然想起來(lái)先前自己坐下去的時(shí)候,好像屁.股底下壓著(zhù)什么東西。

她扭頭就去看剛才坐過(guò)的地方,看到自己竟然一屁.股壓死一只肥胖的兔子。

整個(gè)人都驚呆了。

感情胖還有這好處啊。

“二娃把那只兔子拎上!”

秦昭然還想著(zhù)這女人是不是背不動(dòng)大哥,半天都不走。

聽(tīng)到她的話(huà)本能的去找兔子,看見(jiàn)這女人剛才坐的地方有個(gè)大坑,坑里還有只胖兔子。

嘴角就狠狠的抽了抽。

雖然這兔子是被這女人一屁.股壓死,有味道的兔子。

但秦昭然還是把兔子提上了。

林見(jiàn)秋見(jiàn)這小屁孩拿兔子的時(shí)候竟然還嫌棄,就翻了個(gè)白眼。

這會(huì )嫌棄吃的就覺(jué)得香了。

上山的時(shí)候林見(jiàn)秋覺(jué)得快要累死了,這會(huì )還背著(zhù)一個(gè)四五十斤的孩子。

用了比來(lái)的時(shí)候兩倍多的時(shí)間才回到家里。

林見(jiàn)秋把秦逸之放在炕上,自己就在一邊躺尸了。

她敢保證這個(gè)家在遠一點(diǎn),她剛穿越來(lái)又會(huì )累死。

“二哥,大哥哥怎么了?”秦遇時(shí)看到后娘竟然把大哥背回來(lái),臉色都白了。

看到大哥閉著(zhù)眼一句話(huà)不說(shuō),就像是村里人死了時(shí)候的樣子,急的眼淚珠子就在眼眶里打轉。

秦昭然好不到哪里去,他已經(jīng)兩天沒(méi)吃過(guò)東西了,早就沒(méi)力氣了。

但這個(gè)時(shí)候他還不能歇著(zhù),大哥還有事。

秦昭然打算去請村里的赤腳郎中。

他剛走到門(mén)口就被林見(jiàn)秋叫?。?ldquo;二娃,你去我娘家把我娘叫來(lái),讓我娘把牛車(chē)帶上,在拿些銅板!”

“你大哥的腿村里的赤腳郎中看不了,要是再不趕緊去鎮上看,你大哥的腿怕是要保不住了!”

秦昭然聽(tīng)到大哥的腿要保不住了,心里對林家的恐懼就被壓下去,拔腿就往林家跑。

彼時(shí),林家。

林老太吃了午飯就在炕上躺著(zhù)了,腦子里盤(pán)算著(zhù)媒婆說(shuō)的話(huà)。

她的寶貝疙瘩雖然嫁過(guò)人,但是嫁過(guò)去那病秧子就沒(méi)動(dòng)過(guò)她閨女。

她的寶貝疙瘩應該還是能說(shuō)到好人家的,只要她給的陪嫁高一點(diǎn)。

林老太想著(zhù)想著(zhù)瞌睡就是上來(lái)了,正在打盹呢就聽(tīng)大兒子在外面叫著(zhù)。

“一天天的吵吵啥!”林老太后了一嗓子,不耐煩的坐起來(lái)。

林家老大林大貴從外面進(jìn)來(lái):“娘,秦家那二小子說(shuō)小妹讓您拿上錢(qián),把咱家牛車(chē)趕上過(guò)去一趟!”

“啥?”林老太蹭的就從炕上下來(lái),鞋都沒(méi)穿好就往外面跑:“老天爺的,肯定是那幾個(gè)狼崽子又欺負我的寶貝疙瘩!”

“你還跟個(gè)木頭樁子一樣站著(zhù)干啥,還不趕緊把牛車(chē)趕上跟我走!”

林大貴哎了一聲就趕緊去趕牛車(chē)。

林老太跑到門(mén)口看到秦昭然。

抬手就給了秦昭然一巴掌:“黑心肝的東西,要不是我閨女給你們當后娘,你們早就是沒(méi)娘的娃了,還敢變著(zhù)法的欺負我閨女!”

“我閨女要是是有個(gè)三長(cháng)兩短,看我怎么收拾你們!”

林老太罵罵咧咧往秦家的破茅草屋跑。

秦昭然捂著(zhù)被打的臉頰也往家里跑。

他挨打不重要,只要大哥的腿能保住就好。

林老太還沒(méi)到秦家門(mén)口就喊著(zhù):“秋啊,娘的寶貝疙瘩,你咋了?這些喪良心的玩意,你給他們當后娘,他們還天天欺負你們!”

林見(jiàn)秋剛坐起來(lái)打算檢查一下秦逸之腿上的傷勢,就聽(tīng)到老太太的哭聲。

嘴角狠狠地抽抽著(zhù)。

原主這娘這大嗓門(mén),不是蓋的。

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死了呢。

“娘,你別喊了,我沒(méi)事!”林見(jiàn)秋朝窗戶(hù)外也喊了一嗓子。

話(huà)音剛落,林老太就進(jìn)了屋。

跑到林見(jiàn)秋跟前,抓著(zhù)林見(jiàn)秋看了半天確定沒(méi)事。

抬手就在林見(jiàn)秋后腦勺上拍了一巴掌。

“你個(gè)虎玩意,沒(méi)事你讓那小子跑去叫我干啥,又是讓我拿錢(qián)又是讓把家里牛車(chē)趕來(lái),老娘還以為你要死了呢!”

林見(jiàn)秋:“……”

這他娘的是娘嗎?

這老太太剛才一巴掌,她覺(jué)得自己后腦勺差點(diǎn)就要爆漿了。

林見(jiàn)秋扶著(zhù)太陽(yáng)穴:“娘,我沒(méi)事,大娃被山上的獸夾給夾住了腿,你看看這腿骨都出來(lái)了!”

“咱村里的赤腳郎中肯定看不了,肯定要去縣城看,再不看這孩子腿就廢了!”

林老太看見(jiàn)秦逸之露出來(lái)的白森森的腿骨,嚇了一跳。

轉念,她就罵道:“死了正好,這小子就是個(gè)黑心肝的玩意,你嫁過(guò)來(lái)這小子就天天給你找麻煩!”

“老天爺都要讓他死,你救他干啥!”

林老太說(shuō)著(zhù)一屁.股在炕沿邊坐下:“你要是害怕,娘就陪你守著(zhù),等這黑心肝的玩意死了,就讓你大哥弄個(gè)席子一卷,扔到后山喂狼就是了!”

“你們敢!”一道森冷的聲音從門(mén)口傳來(lái)。

林見(jiàn)秋嚇了一跳,本能的朝門(mén)口看去。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