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女頻言情 > 行走陰陽(yáng)撞邪

行走陰陽(yáng)撞邪

阿七作者 著(zhù)

女頻言情連載

姚十三的母親,是世間罕見(jiàn)的九世陰女;九世陰女本是一生孤苦無(wú)依,孤煞命格,身邊的至親之人都會(huì )被克死……而姚十三之所以能活下來(lái),全是她娘用生命換來(lái)的……后來(lái)他才知道,自己出生的那天夜晚,黑烏鴉盤(pán)旋在屋頂上叫魂,鄉間夜路上的野貓哭喪。

主角:姚十三,王道玄   更新:2022-07-15 21:22: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姚十三,王道玄的女頻言情小說(shuō)《行走陰陽(yáng)撞邪》,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阿七作者”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姚十三的母親,是世間罕見(jiàn)的九世陰女;九世陰女本是一生孤苦無(wú)依,孤煞命格,身邊的至親之人都會(huì )被克死……而姚十三之所以能活下來(lái),全是她娘用生命換來(lái)的……后來(lái)他才知道,自己出生的那天夜晚,黑烏鴉盤(pán)旋在屋頂上叫魂,鄉間夜路上的野貓哭喪。

《行走陰陽(yáng)撞邪》精彩片段

我娘是個(gè)苦命的女人,聽(tīng)村里人說(shuō),從她被嫁到小河村開(kāi)始,直到死那天,也沒(méi)過(guò)上一天好日子。

在我的記憶里,我娘長(cháng)的很難看,半邊臉全是黑色的胎記。不光不識字,還是個(gè)啞巴。

也正是因為這個(gè)原因,讓我爺爺撿了個(gè)大便宜,只花了兩百塊錢(qián)彩禮就把我娘給帶了回來(lái),給他兒子做媳婦兒。

可誰(shuí)成想啊,我娘天生八字硬,竟是罕見(jiàn)的九世陰女孤煞命。算命的說(shuō),這種命格的女人百年難見(jiàn),克夫克子克雙親,一克一個(gè)準,誰(shuí)娶了誰(shuí)就倒大霉,注定是悲慘一生。

而我能活下來(lái),卻是我娘用命換來(lái)的......

我叫姚十三,親爹不詳,打小就生活在與世隔絕的偏僻小河村。這是一個(gè)落后的小山村。

整個(gè)村子,只有十八戶(hù)人家,大半姓姚。因為窮,思想封建老舊,村里出了不少的老光棍。

老話(huà)說(shuō)得好,越窮的地方越亂,這話(huà)還真不假。為了傳宗接代,村里有好幾戶(hù)人家,都是兩兄弟一個(gè)媳婦兒。

用他們的話(huà)說(shuō),都是一家人,生下來(lái)的娃,也都是他們家的種,不會(huì )斷了香火。

我家自然也不列外,窮的叮當響。我爺爺和奶奶干了一輩子農活,靠著(zhù)一畝三分地勉強度日。別說(shuō)有余糧,要是遇到天干地旱年生,還得去別人家借糧食過(guò)日子。

因為窮,實(shí)在是沒(méi)姑娘愿意嫁進(jìn)來(lái)。為了給老姚家傳宗接代,爺爺權衡再三,打算托人找個(gè)女人回來(lái)傳宗接代。

可這需要一大筆錢(qián),錢(qián)從哪兒來(lái)?那就是上山挖草藥。

小河村挨著(zhù)湘西十萬(wàn)大山,有著(zhù)天然的資源優(yōu)勢,深山腹地生長(cháng)著(zhù)不少名貴的中草藥??闪肿由盍寺凡缓米?,同樣也很危險,遍地都是毒蟲(chóng)蛇蟻。

我爹是做夢(mèng)都想娶媳婦兒,用他的話(huà)來(lái)說(shuō),這點(diǎn)危險算個(gè)錘子,就算死他也不想打光棍。

還別說(shuō),他這張烏鴉嘴還真是好的不靈壞的靈,一說(shuō)壞的一個(gè)準。

為了娶上媳婦兒,我爹和我爺爺起早貪黑進(jìn)山挖草藥。父子同心,花了差不多三個(gè)月的時(shí)間,總算湊夠了老婆本。

隨后托人打聽(tīng),成功聯(lián)系上了干這行的中間商。本以為會(huì )花一大筆錢(qián),誰(shuí)成想兩百塊錢(qián)就把事情搞定了,等于是白送。

只是這新媳婦生的面目丑陋,瘦骨嶙峋,不光是個(gè)啞巴,半邊臉還全是黑色的胎記。

可我爹壓根兒不在乎,說(shuō)咱家啥條件?能娶著(zhù)媳婦兒已經(jīng)是祖墳冒青煙,還想娶個(gè)仙女不成?

村里光棍多,我爺爺怕出意外,讓我爹悄悄咪咪把新媳婦兒帶回家。打算先找先生看日子,然后再通知村里人來(lái)吃喜酒,好好熱鬧一番。

我爹能娶著(zhù)媳婦兒,而且還撿了個(gè)大便宜,一家人別提多高興,有時(shí)候做夢(mèng)都會(huì )笑醒。

可兩天過(guò)后,我爺爺和奶奶卻表現的很反常,不知何由,奶奶終日以淚洗面,一夜之間頭發(fā)盡數花白。

爺爺更是沉默著(zhù)一言不發(fā),煙不離手。到最后誰(shuí)也沒(méi)通知,打算在家悄悄把婚事給辦了。

等到入夜后,爺爺在屋檐下掛了一對白燈籠,貼上紅喜聯(lián),最后又在門(mén)口點(diǎn)了三炷香,然后關(guān)緊門(mén)窗,沒(méi)有驚動(dòng)任何人。

沒(méi)過(guò)多久,屋外不知何時(shí)來(lái)了一個(gè)中年道士。這中年道士穿著(zhù)一身破舊打著(zhù)補丁的道袍,蓄著(zhù)長(cháng)發(fā),滿(mǎn)臉胡渣,看著(zhù)頗為邋遢。

“紅喜聯(lián)、白燈籠、送魂香,這主人家到底要作甚?”

中年道士看著(zhù)門(mén)口掛著(zhù)的白燈籠喃喃自語(yǔ),沉思小半晌,最終還是決定敲門(mén)一探究竟,“主人家,貧道路過(guò)貴寶地,見(jiàn)門(mén)口貼著(zhù)紅喜聯(lián),可否進(jìn)門(mén)討杯喜酒喝?”

我爺爺沒(méi)想到大晚上會(huì )有人敲門(mén),擔心屋外道士驚擾了村民,于是舀了一大碗米酒,想把這道士打發(fā)走。

可這道士喝了米酒后,竟賴(lài)著(zhù)不走,用手推著(zhù)門(mén),趁我爺爺不注意溜進(jìn)了屋。

我爺爺想阻止已經(jīng)來(lái)不及,這道士一進(jìn)屋,整個(gè)人當場(chǎng)愣在原地。只見(jiàn)堂屋香案下方,竟然擺著(zhù)一口紅色的薄皮棺材。

棺材里躺著(zhù)一個(gè)奄奄一息的年輕男子,膚色蒼白的嚇人,只見(jiàn)氣進(jìn)不見(jiàn)氣出,仿佛只剩一口氣吊著(zhù)。

這年輕男子胸前放著(zhù)一朵紙扎大紅花,穿著(zhù)一身惹眼的大紅壽衣,穿著(zhù)倒是很喜慶。

而在棺材一旁,還跪著(zhù)一個(gè)被綁著(zhù)手腳的丑女子,穿著(zhù)一身大紅新衣裳,打扮的像新娘子一樣。

我奶奶此時(shí)正摁著(zhù)她的頭,好像要強行讓她和那奄奄一息的年輕人拜天地。

丑女子不會(huì )說(shuō)話(huà),也無(wú)法反抗,眼淚刷刷流個(gè)不停。那看向道士的眼神,既無(wú)助又絕望。

這道士見(jiàn)多識廣,哪里瞧不出這其中門(mén)道?幾步走到棺材跟前,一把抓住年輕男子的手,替他把脈問(wèn)診。隨即眉頭一皺,無(wú)奈搖頭,“毒已攻心,神仙難救,可以準備后事了!”

道士自言自語(yǔ)說(shuō)話(huà)之際,視線(xiàn)卻是落在丑女子的半邊黑臉上,好似看出了什么。當下掐指一算,忽然臉色大變,一臉驚愕。

“唉。”這道士嘆了口氣,說(shuō):“主人家,人之將死,你這又是何必呢?這女子命格特殊,是罕見(jiàn)的九世陰女孤煞命,你們家承受不起。到時(shí)候,只怕會(huì )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場(chǎng)。”

我爺爺聽(tīng)道士說(shuō)的邪乎,斷定這人有些本事,連忙把事情原委一五一十說(shuō)了出來(lái)。

原來(lái)我爹把我娘領(lǐng)回家后,剛找先生定了日子,誰(shuí)知回去的路上被雞冠蛇咬了一口。那雞冠蛇劇毒無(wú)比,一旦被咬,就算大羅神仙來(lái)了也沒(méi)用。

我爺爺是老封建思想,年輕時(shí)跟著(zhù)先生跑過(guò)一些堂口,懂得一些民俗忌諱。

他認為未娶喪命,孤墳下葬,死后鬼魂會(huì )作怪,鬧的家宅不安。甚至還會(huì )影響姚家風(fēng)水,導致家族后代沒(méi)落。

所以便找土郎中配了偏方,讓我爹能堅持活到拜堂入洞房,于是便有了道士方才看到的詭異一幕。

這道士聽(tīng)完緣由,心想這丑女子雖然是九世陰女孤煞命??伤薜氖菍⑺乐?,想必人死后命格也會(huì )發(fā)生改變。

再者,這丑女子命格不好,誰(shuí)娶了都會(huì )倒大霉。留在姚家,雖說(shuō)會(huì )成為寡婦,但最起碼不會(huì )害人害己。

考慮到這一點(diǎn),道士也不再多言。臨走時(shí),道士再三叮囑我爺爺,說(shuō)千萬(wàn)不能讓丑女子再嫁人,更不能生子。

丑女子乃是罕見(jiàn)九世陰女命格,前世不知作了何惡,要歷經(jīng)九世悲慘輪回,嘗遍人世疾苦。若是生下小孩,必定是煞星降世,討債鬼上門(mén)。

還讓我爺爺和奶奶好好對待丑女子,說(shuō)她命苦不容易,也算給姚家行善積德。

我爺爺向道士保證,說(shuō)他會(huì )把丑女子一直留在姚家,也會(huì )把她當成自家兒女來(lái)照顧。

中年道士說(shuō)他喚作王道玄,要是以后有變故,便可去苗王山苗王觀(guān)尋他。

王道玄走后,次日我爺爺便告訴村里人,說(shuō)我爹娶上媳婦兒了。宴請村里人去吃喜酒,期間還故意讓我娘出來(lái)和大家見(jiàn)面。

村里人的眼睛都落在我娘身上,哪里還想得起新郎官?

等婚事結束后,我爹喉嚨那口氣也咽了下去。

白事接喜事,這是沖煞。我爺爺很忌諱,沒(méi)有給我爹辦喪事,找了兩個(gè)親戚幫忙,連夜把我爹給埋在了后山。

如此一來(lái),我娘便成了寡婦。

話(huà)說(shuō)這小河村的特色,除了窮之外,光棍也多。我娘成了寡婦,村里的光棍坐不住了,總是想方設法來(lái)我家門(mén)口轉悠。

他們的需求是出奇的一致,只要是個(gè)女的、活的就行。

我爺爺是過(guò)來(lái)人,哪里不知道他們的饑渴想法?可平時(shí)要干農活,又不敢放我娘出門(mén),怕她跑了。

有一次村里一個(gè)五十來(lái)歲的老光棍,趁著(zhù)我爺爺奶奶出去干活,悄悄溜進(jìn)了屋。要不是我奶奶回來(lái)得及時(shí),差點(diǎn)就出事了。

而我奶奶一直不待見(jiàn)我娘,說(shuō)我娘克死她兒子,把氣通通撒在她身上,平日里不是打就是罵,還用一根鐵鏈子把她拴在屋里。

我奶奶不愿意面對我娘,說(shuō)看著(zhù)就生氣,索性就讓我爺爺留在家里守著(zhù)我娘,她出去干活。

如此一來(lái),村里那些老光棍倒也不敢上門(mén)騷擾。

我爺爺和我奶奶不同,他對我娘很好,可以說(shuō)照顧的無(wú)微不至。整日守著(zhù)我娘,幾乎不下地干活。

可誰(shuí)也沒(méi)想到,兩個(gè)月后,神奇的事情發(fā)生了,我娘竟然懷孕了......


我娘懷孕的事情,很快就在小河村傳開(kāi)了。好心的親戚還親自上門(mén)來(lái)道喜,說(shuō)這是老天爺眷顧。雖然我爹走了,可好歹也給我們姚家留了后,繼承了香火。

然而我爺爺和奶奶卻是半點(diǎn)也高興不起來(lái),表面笑呵呵,實(shí)則啞巴吃黃連,有苦難言。

二老心里很清楚,我爹娘只有夫妻之名,并無(wú)夫妻之實(shí)。想來(lái)怎么著(zhù)也不可能懷孕,平日里一直都是我爺爺負責照顧我娘,外人根本沒(méi)辦法接近。

可這娃到底是誰(shuí)的種?

我奶奶當面問(wèn)我娘,我娘是個(gè)啞巴不會(huì )說(shuō)話(huà),更不會(huì )寫(xiě)字,啥也問(wèn)不出來(lái)。我奶奶氣的不行,對她是又打又罵。

我娘也不反抗,流著(zhù)眼淚,死命保護著(zhù)微微隆起的肚子,任由我奶奶打罵。

那中年道士王道玄說(shuō)過(guò),千萬(wàn)不能讓我娘生子,否則必定是天降煞星,討債鬼上門(mén)。

這種摸不著(zhù)看不見(jiàn)的邪乎事兒,就怕好的不靈壞的靈。我爺爺奶奶心里很糾結,到底要不要留下這孩子?

為了此事兒,二人沒(méi)少爭吵。最后還是我奶奶拿定了主意,想著(zhù)他們膝下無(wú)人,倒不如讓這孩子生下來(lái),以后給他們養老送終。

用我奶奶的話(huà)說(shuō),去外面買(mǎi)個(gè)孩子回來(lái)要花錢(qián),這現成的還不用花錢(qián)。

可從那以后,我奶奶的性格發(fā)生了變化。莫名其妙生我爺爺的氣,和他說(shuō)話(huà)也是陰陽(yáng)怪氣。

還讓我爺爺出去干活,她自己留下來(lái)守著(zhù)我娘。對我娘的態(tài)度更加惡劣,有時(shí)候甚至不給我娘飯吃,讓她餓著(zhù)肚子。

那段時(shí)間我娘過(guò)的很苦,長(cháng)期營(yíng)養不良,又懷著(zhù)孩子,瘦的只剩下皮包骨。

我爺爺看在眼里,心里很不是滋味,可他沒(méi)辦法。只有等我奶奶睡著(zhù)了,悄悄給她送些吃的。

只是我爺爺不知道,這一切都被我奶奶看在了眼里。

隨著(zhù)時(shí)間一天天流逝,我娘的肚子也越來(lái)越大。終于在農歷七月十三的晚上,我娘出現了分娩的跡象。

說(shuō)來(lái)也邪門(mén),我爺爺剛把穩婆接到家,不知從哪兒飛來(lái)幾只黑烏鴉,就停在房頂上,一直“嘎嘎”叫個(gè)不停,叫的人心煩意亂。

不管我爺爺怎么攆,就是攆不走那些討人厭的黑烏鴉。

我爺爺年輕時(shí)跟著(zhù)先生跑過(guò)堂口,知道一些忌諱。都說(shuō)這黑烏鴉是不祥之物,沒(méi)有任何征兆便成群結隊出現,這預示著(zhù)附近會(huì )有人過(guò)世。

而一想到那中年道士王道玄的叮囑,我爺爺心里更加不安。一個(gè)人坐在堂屋,煩悶的抽著(zhù)煙,口中更是自言自語(yǔ),“烏鴉叫,閻王到,還有兩天便是七月半鬼節,這娃怕不會(huì )真的是討債鬼吧?”

“??!”

我爺爺心里正不安,誰(shuí)知我娘的房間里忽然傳來(lái)一聲驚叫。我爺爺嚇了一跳,趕緊跑去看,推門(mén)而入,一眼便看到那穩婆暈倒在地上。

我奶奶在一旁更是嚇的六神無(wú)主,看到我爺爺后,連話(huà)也說(shuō)不清楚了,手臂哆嗦的指著(zhù)床的方向,“老姚,這娃好......好嚇人,生下來(lái)就不哭,一......一直在陰森森的笑......”

我奶奶說(shuō)話(huà)時(shí),我爺爺早就已經(jīng)看到了床上的小孩。是個(gè)男嬰,正看著(zhù)他咯咯笑個(gè)不停。

我爺爺被這一幕給嚇的不輕,可他畢竟是一家之主,連忙笑著(zhù)安撫我奶奶,“三妹,莫怕,有我在。我以前聽(tīng)先生說(shuō)過(guò),說(shuō)這孩子生下來(lái)就笑,那是菩薩送子,這可是我們姚家的福報。以后長(cháng)大了,肯定是人中龍鳳......”

“咚!咚!咚!”

而我爺爺的話(huà)還未說(shuō)話(huà),屋外忽然傳來(lái)了一陣很有節奏的敲門(mén)聲。兩重一輕,持續不斷。

“這大晚上的,是誰(shuí)???”我奶奶試探性的喊了一句,心想是不是親戚來(lái)了?

沒(méi)等我爺爺說(shuō)話(huà),我奶奶就去堂屋開(kāi)門(mén)。這門(mén)一開(kāi),一股陰風(fēng)撲面而來(lái),吹的人睜不開(kāi)眼睛。

模糊中,只見(jiàn)一個(gè)穿著(zhù)黑衣壽衣的年輕男子站在門(mén)外,臉色蒼白的嚇人。

而幾秒鐘過(guò)后,我奶奶便嚇的一屁股癱坐在地上,語(yǔ)無(wú)倫次的叫喊著(zhù),“兒子,老姚,是建國回來(lái)了......你快來(lái)......”

我爺爺聞言大驚,連忙跑到堂屋,一眼就看到門(mén)外站著(zhù)的人,正是他那已經(jīng)死了快一年的親兒子。

我爺爺害怕的不行,后知后覺(jué)才想起,剛才那詭異的敲門(mén)聲,原來(lái)是半夜鬼敲門(mén)。

再一想更是細思極恐,自己的兒子死了快一年,早已入土為安??善谶@個(gè)節骨眼上回來(lái),難不成他知道孩子不是自己的?被人帶了綠帽子,心生憤怒,回來(lái)索命報復。

然而害怕歸害怕,我爺爺理智還是清醒的,得先想辦法把這上門(mén)鬼送走才行,于是壯著(zhù)膽子呵斥道:“姚建國,你都已經(jīng)死了,你還回來(lái)干什么?臭小子,你快滾,莫要嚇著(zhù)你娘。”

“爹......娘......快跑,他們來(lái)?yè)屓肆?.....”姚建國說(shuō)話(huà)的語(yǔ)調很?chē)樔?,陰森森的,還帶著(zhù)回音。

我爺爺嚇的出了一聲冷汗,咬牙道:“誰(shuí)來(lái)?yè)屓??你莫要胡說(shuō)八道。建國,你是不是在下面沒(méi)錢(qián)花了?你要是缺啥,你就托夢(mèng)告訴我,我燒給你。”

“爹......娘......快跑,他們來(lái)?yè)屓肆?.....”可姚建國一直在陰森森的重復這句話(huà),雙眼空洞無(wú)神,面無(wú)表情,一張蒼白的死人臉,嘴巴一張一合,越看越是嚇人。

“混賬小子,你非要嚇死你爹娘嗎?你再不走,老子可要打你了!”我爺爺拿起一旁的掃把,假裝要揍姚建國??伤ε?,根本不敢上前去,只能做做樣子。

而就在這時(shí),屋外忽然傳來(lái)一陣尖銳的貓叫聲。

我爺爺往門(mén)外一看,只見(jiàn)一只只野貓躥進(jìn)了院子,數量多的驚人。它們眼睛發(fā)著(zhù)幽幽的綠光,正虎視眈眈盯著(zhù)我娘的房間,那叫聲急切的像是嬰兒的哭聲,聽(tīng)的人渾身直起雞皮疙瘩。

緊接著(zhù),屋外再次刮起了陰風(fēng),夾雜著(zhù)白霧和枯葉,一個(gè)勁兒吹進(jìn)了院子。與此同時(shí),那房頂上的烏鴉好像是受到了驚嚇一般,叫聲愈發(fā)急切,好似小鬼在叫魂。

再一看那白霧,不知何時(shí)出現了一道道模糊的人影。他們耷拉著(zhù)腦袋,披頭散發(fā),墊著(zhù)腳尖漂浮而來(lái)。

我爺爺見(jiàn)狀,當下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竟然失聲笑了起來(lái),“哈哈......三妹,我們錯了,我們不該不聽(tīng)王道玄的話(huà)。害人害己吶!”

奶奶被我爺爺的話(huà)嚇著(zhù)了,連忙問(wèn)他:“老姚,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莫要嚇我。”

我爺爺苦笑著(zhù)直搖頭,垂頭喪氣的說(shuō)道:“野貓哭喪,烏鴉叫魂,百鬼圍宅。王道玄說(shuō)的沒(méi)錯,這娃娃是天降煞星,討債鬼上門(mén)。此子體質(zhì)招陰,引來(lái)百鬼?yè)屓?,百鬼想借尸還魂,這娃娃留不得,否則我們都得死!”

爺爺說(shuō)完,忽然轉身看向了我娘的房間。只見(jiàn)他咬著(zhù)牙,瞇著(zhù)眼睛,一臉陰狠,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我娘好像猜到了我爺爺的想法,拖著(zhù)極度虛弱的身體,翻身下床,抱著(zhù)襁褓中的我,撲通一聲跪在我爺爺面前,嘴唇張合,不知道說(shuō)了什么?

我爺爺廢了好大的勁兒,才總算讀懂了我娘的口型,原來(lái)我娘說(shuō)的是,“娃兒無(wú)過(guò),保他一命。”

沒(méi)等我爺爺反應過(guò)來(lái),我娘已經(jīng)踉蹌著(zhù)跑了出去。剛跑出大門(mén),很快就被白霧包圍,百鬼蜂擁而上,我娘瞬間消失的無(wú)影無(wú)蹤。

我爺爺看著(zhù)眼前這一幕,早已是淚流滿(mǎn)面,泣不成聲。

再一看屋外,陰風(fēng)和白霧消失了,野貓和烏鴉也不見(jiàn)了,一切恢復如初,唯獨天上掛著(zhù)一輪詭異的毛月亮。

我那會(huì )兒剛生下來(lái),啥也不知道。后來(lái)爺爺告訴我,說(shuō)我當時(shí)一直在笑,一聲沒(méi)哭過(guò),好似那沒(méi)心沒(méi)肺的討債鬼。

而我爺爺奶奶都以為我娘再也不會(huì )出現了,可沒(méi)想到的是,在七月半鬼節那天晚上,我娘竟然自己回來(lái)了......


我娘被百鬼帶走以后,我爺爺連續尋了兩日,幾乎把小河村附近都轉了一遍,還是活不見(jiàn)人,死不見(jiàn)尸。

村里人問(wèn)起我娘的下落,我爺爺又不敢告訴他們真相,怕引起恐慌。只得扯了一個(gè)謊,說(shuō)我娘精神出了問(wèn)題,生完孩子發(fā)瘋跑了。

可就在七月半鬼節的后半夜,我娘回來(lái)了!

當時(shí)我爺爺正在照顧我,說(shuō)來(lái)也奇怪,我從生下來(lái)開(kāi)始,就一直沒(méi)哭過(guò)??傻搅撕蟀胍?,我忽然開(kāi)始哇哇大哭,怎么哄也沒(méi)用。

我爺爺以為是我餓了,就去廚房給我熱米湯。然而剛走到廚房,爺爺便聽(tīng)到門(mén)外有動(dòng)靜傳來(lái)。

那時(shí)候家里窮,爺爺壓根兒沒(méi)想過(guò)會(huì )有小偷來(lái)光顧,心想會(huì )不會(huì )又是百鬼來(lái)?yè)屓肆耍?/p>

說(shuō)不怕,那肯定是假的??梢幌氲轿业陌参?,爺爺還是壯著(zhù)膽子,抄起菜刀走到了門(mén)背后,悄悄透過(guò)門(mén)縫往外一看。

這一看,我爺爺傻眼了!

只見(jiàn)門(mén)口擺著(zhù)一口黑色的薄皮棺材,旁邊卻是連個(gè)鬼影也沒(méi)有。棺材沒(méi)有盒蓋,借著(zhù)那皎潔的月光,我爺爺一眼就看到棺材里躺著(zhù)一具女尸。

女尸手上握著(zhù)一塊木制的靈牌,上面還寫(xiě)著(zhù)一個(gè)血紅的名字......朱紅梅!

女尸整張臉泡腫的很?chē)乐?,看?zhù)十分嚇人。雖然五官有些變形,可那半張臉上的黑色胎記,除了我娘還能是誰(shuí)?

我爺爺怕被村里人看見(jiàn),來(lái)不及多想,也顧不上害怕,連忙叫醒我奶奶,把棺材抬進(jìn)了屋。

我娘被人送上門(mén),我爺爺奶奶一下子睡意全無(wú),心里很是疑惑。到底是誰(shuí)把我娘送回來(lái)了?還送了一口棺材。

最重要的一點(diǎn),這人還知道我娘的名字??晌覡敔斚雭?lái)想去,還是想不到這人會(huì )是誰(shuí)。

我奶奶又害怕又生氣,忍不住罵咧了一句,“這賤女人,走了還回來(lái)干啥?非要鬧得我們家雞犬不寧才甘心嗎?”

我奶奶這話(huà),徹底惹毛了我爺爺,“劉三妹,你給老子住嘴。她生前你沒(méi)少折磨她,人都死了,你就積點(diǎn)口德吧!她已經(jīng)夠苦了......”

“老姚,你為了一個(gè)賤女人兇我?你這沒(méi)良心的臭男人,我跟著(zhù)你吃了半輩子的苦,從來(lái)沒(méi)一句怨言。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和這賤女人有......”

“啪。”

我奶奶后面的話(huà)還沒(méi)說(shuō)出口,我爺爺便一巴掌扇在她臉上,直接把我奶奶給打蒙了。

我奶奶一只手捂著(zhù)臉,眼淚好似那斷線(xiàn)的珠子。氣急之下,說(shuō)她再也不管我爺爺和賤女人的事情,然后跑回了房間,砰的一聲重重關(guān)上了門(mén)。

我爺爺心里苦,可他找不到人說(shuō)話(huà),更不敢說(shuō)出來(lái),只得壓在心里,不停的唉聲嘆氣。

冷靜下來(lái)后,我爺爺回想起了一件怪事,好像自打我娘進(jìn)屋后,我就不哭了。

而對于我娘回來(lái)的事情,我爺爺再次選擇了隱瞞,說(shuō)他在河邊發(fā)現了我娘的尸體,想必是不小心掉進(jìn)河里淹死了。

村里的人也沒(méi)懷疑,還幫著(zhù)我爺爺一起把我娘葬在了后山,就挨著(zhù)我爹姚建國的墳。

我娘下葬后,爺爺奶奶便把重心轉移到了我身上。因為我出生那晚是農歷十三,爺爺便給我取了姚十三這個(gè)名字。

那時(shí)候條件不好,買(mǎi)不起奶粉,只能買(mǎi)最便宜的米粉羹。家里雖然窮,可爺爺奶奶對我很好,把最好的都留給了我。

而關(guān)于我娘和我爹的記憶,我完全是一片空白。爺爺告訴我,說(shuō)他們出意外走了??赡軟](méi)有見(jiàn)過(guò)他們,所以沒(méi)有什么感情,也不知道傷心和想念。

小孩子忘性快,隨著(zhù)時(shí)間一長(cháng),我爹娘這個(gè)角色,徹底被我淡忘。

直到我九歲那年,我娘這個(gè)角色才重新進(jìn)入了我的生活......

我記得那是入秋的八月份,村里人剛收完苞米。小伙伴大龍就帶我去苞米地抓蟋蟀,我倆一頭扎進(jìn)苞米地,還沒(méi)找到蟋蟀,忽然聽(tīng)到前面傳來(lái)了我們當時(shí)聽(tīng)不懂的男女對話(huà)。

............

我和大龍聽(tīng)著(zhù)那粗重喘息的對話(huà),并沒(méi)有其他的感覺(jué),只知道好奇。

大龍小聲在我耳邊說(shuō):“十三,我們去看看他們在干啥?你跟著(zhù)我,小聲點(diǎn),別被他們發(fā)現了。”

“嗯。”我心里好奇,跟在大龍身后,鬼鬼祟祟朝著(zhù)那聲音傳出來(lái)的方向移動(dòng)。

很快,我們就看到了說(shuō)話(huà)的那兩個(gè)人。一男一女,兩個(gè)人都沒(méi)穿衣服。

我和大龍看到這一幕后,瞬間臉紅耳赤,害羞的不敢看。

大龍小聲告訴我,小孩子不能看。要是偷看的話(huà),眼睛會(huì )生紅瘡。

“嗯。”我連忙捂著(zhù)眼睛,生怕眼睛會(huì )生紅瘡。

可大龍不知又想到了啥,小聲對我說(shuō):“十三,不對,那女的是村長(cháng)的媳婦兒,可那男的是村長(cháng)的親兄弟孫老二。我爹說(shuō)小孩子要誠實(shí),不能撒謊,要不咱們去把這事兒告訴村長(cháng)?說(shuō)不定村長(cháng)還會(huì )給我們糖吃。”

“好,那我們現在就去!”

“大龍,十三,你們別去,我給你們糖吃。”

“壞了,被發(fā)現了!”等我和大龍反應過(guò)來(lái)時(shí),已經(jīng)晚了。

孫老二和他嫂子早就發(fā)現了我們,孫老二笑瞇瞇的看著(zhù)我,手里還拿著(zhù)一塊錢(qián),說(shuō):“大龍,十三,你們要是不把今天的事情說(shuō)出去,這錢(qián)就歸你們了。”

對于我和大龍而言,當時(shí)的一塊錢(qián)是巨資,平日里我們見(jiàn)過(guò)最多的錢(qián),就是一毛兩毛。

大龍眼珠子一轉,當下就答應了,轉眼就忘記了他爹告訴他的誠實(shí)原則。

可就在孫老二把錢(qián)遞給大龍時(shí),村長(cháng)的媳婦兒突然撲了上來(lái),直接把我給撲到在地,一只手死死捂著(zhù)我的嘴巴,不讓我發(fā)出聲來(lái)。

大龍同樣如此,他也被孫老二按在地上,捂著(zhù)嘴不讓他說(shuō)話(huà)。不管我們怎么掙扎,還是沒(méi)用。

“孫老二,這事兒不能傳出去。你哥他這人好面子,要是知道我倆的事情,肯定不會(huì )放過(guò)我們。”

“嫂子,你別急。我肯定不能讓我哥知道,就按照我剛才的辦法來(lái)。反正河里每年都會(huì )淹死人,自然也不會(huì )有人懷疑我們。”

我一聽(tīng)孫老二這話(huà),頓時(shí)給嚇哭了,他們這是要殺人滅口。

慌亂之下,我一口咬在村長(cháng)媳婦兒的手上,還沒(méi)爬起來(lái)。那孫老二一拳打在我腦袋上,當下雙眼一黑暈了過(guò)去。

沒(méi)過(guò)多久,我就給嗆醒了。我一睜開(kāi)眼發(fā)現自己在水里,正不停往下沉。此時(shí)天已經(jīng)黑了,水里黑的看不清楚。

我拼命掙扎,好像是抓到了大龍。我二人都不會(huì )游泳,拼命掙扎,沉的越快。

連著(zhù)嗆了幾口水后,我大腦出現了昏厥的跡象。就在我快失去意識時(shí),水下有人把我頂出了水面。

我大口呼吸,順帶往水下一看。漆黑的水面下方,只看到一團頭發(fā)如水草散開(kāi)。而下一秒,一張丑陋的臉慢慢在水里揚了起來(lái)。

這張臉一半蒼白的嚇人,一半全是黑色的胎記,正詭異的看著(zhù)我笑。

“??!有鬼!”

我當時(shí)只記得被嚇的尖叫了一聲,然后便沒(méi)了意識。等我醒過(guò)來(lái)時(shí),發(fā)現自己躺在床上,我爺爺和奶奶就在一旁守著(zhù)我,一臉擔心和心疼。

我爺爺見(jiàn)我醒了,連忙問(wèn)我怎么回事?怎么大晚上跑去河里洗澡?

我把孫老二和他嫂子的事情告訴了爺爺,爺爺聽(tīng)后氣的暴跳,抄起菜刀就出門(mén)去找孫老二算賬。

而出門(mén)前后不到一刻鐘,我爺爺又火急火燎的跑回來(lái)了,“三妹,出大事了!孫老二,還有村長(cháng)媳婦兒......死了!”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