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shuō)盡在A(yíng)1閱讀網(wǎng)!手機版

半夏小說(shuō)吧 > 女頻言情 > 前夫原來(lái)深?lèi)?ài)我

前夫原來(lái)深?lèi)?ài)我

仙女不講李作者 著(zhù)

女頻言情連載

二十五歲那一年,周悅還是眾星捧月的千金小姐,呼風(fēng)喚雨無(wú)所不能。程競之這個(gè)沒(méi)有家世背景支撐的普通心外科醫生,竟搖身一變成了自己的未婚夫。結婚當天,周悅便將擬好的離婚協(xié)議給他,再三聲明他們只是合約夫妻,未成想程競之拿到后竟把協(xié)議給撕了!

主角:周悅,程競之   更新:2022-07-15 21:28:00

繼續看書(shū)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男女主角分別是周悅,程競之的女頻言情小說(shuō)《前夫原來(lái)深?lèi)?ài)我》,由網(wǎng)絡(luò )作家“仙女不講李作者”所著(zhù),講述一系列精彩紛呈的故事,本站純凈無(wú)彈窗,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shuō)詳情介紹:二十五歲那一年,周悅還是眾星捧月的千金小姐,呼風(fēng)喚雨無(wú)所不能。程競之這個(gè)沒(méi)有家世背景支撐的普通心外科醫生,竟搖身一變成了自己的未婚夫。結婚當天,周悅便將擬好的離婚協(xié)議給他,再三聲明他們只是合約夫妻,未成想程競之拿到后竟把協(xié)議給撕了!

《前夫原來(lái)深?lèi)?ài)我》精彩片段

夜涼如水。

酒店里VIP套房,充滿(mǎn)了喜氣。

如果不是氣氛有些劍拔弩張的話(huà),一定是另一番良辰美景。

而此時(shí),新娘周悅早已換下了婚紗,而她的臉上也沒(méi)有絲毫初為人,妻的喜悅,手里拿著(zhù)一份協(xié)議,遞到了坐在落地窗前的男人面前。

“上面的條款你看一下,都是對你有利的。”

說(shuō)到這里,她一瞬不瞬的注視著(zhù)男人,見(jiàn)他棱角分明的臉上并無(wú)喜怒,才放下心接著(zhù)道,“我無(wú)法接受余生與一個(gè)自己并不愛(ài)的人在一起,更何況我們在一起本就是一場(chǎng)誤會(huì ),所以在經(jīng)過(guò)反復思考以后,不如我們先把離婚協(xié)議簽了,以后就做名義上的夫妻,如何?”

她的話(huà)說(shuō)完,男人終于有了一絲反應。

他幽深的目光輕飄飄掃了一眼她手中的離婚協(xié)議,卻并沒(méi)有打算伸手接。

見(jiàn)狀,周悅捉摸不準他的想法,只好繼續循循善誘著(zhù),“當然,我也不會(huì )虧了你。房子車(chē)子,我也可以給你,包括你想要的升職,我都可以幫你。只要,你答應配合我把字簽了。”

話(huà)音剛落,男人稍稍一挑眉。

末了,總算開(kāi)口,可卻帶著(zhù)若有若無(wú)的嘲諷,“想不到商圈龍頭周氏集團涉及范圍竟然這么廣泛?就連現在的醫院也成為了你們的爪牙?想要什么便可以給什么?”

無(wú)疑,他的話(huà),犀利又直接。

周悅的臉沒(méi)來(lái)由的一紅。

大眼睛眨巴了好幾下,才好半天說(shuō)了句,“當然,我也沒(méi)說(shuō)一定可以。但是我能給的一定盡量滿(mǎn)足,比如房和車(chē)子什么的,只要你想要。”

聞言,男人再次發(fā)出一聲極其不屑的嗤笑。

傳在周悅的耳朵里,聽(tīng)起來(lái)卻刺耳極了。

下一秒,程競之再次開(kāi)口,聲音十分冷淡,“既然周小姐從頭至尾沒(méi)有這個(gè)誠意,何必答應結婚?這樣做,不覺(jué)得你這是在自欺欺人?”

“你也很清楚的不是么?我爺爺雖然很喜歡你,可從不強迫我做什么,而如果不是我當初進(jìn)錯了房門(mén),被他看到我和你共處一室,那么這一切都不會(huì )再發(fā)生。”

“即便如此,可我憑什么要配合你呢?”程競之反問(wèn)一句。

周悅噎了下。

接著(zhù),程競之垂眸掃了眼手中的協(xié)議,情緒不明的臉上勾了一絲笑容,然后就將協(xié)議撕了個(gè)粉碎。

周悅的臉色霎時(shí)一白。

然后瞪大眼睛滿(mǎn)是不可置信的看著(zhù)他,“你這是在做什么?”

只見(jiàn)男人緩緩站起身來(lái),表情難得的帶著(zhù)一絲認真,“周悅,婚姻既然開(kāi)始,就不是輕易可以結束的。你在利用我圓謊的時(shí)候,就應該想到,不是每個(gè)人都會(huì )按照你的想法來(lái)生活。尤其是我。”

說(shuō)完之后,他就越過(guò)她要走。

見(jiàn)狀,周悅急忙上前一步攔著(zhù)他,語(yǔ)氣里仍然帶著(zhù)不可思議,臉色也因為著(zhù)急而變得更加通紅,“我真就不明白,你為什么要不答應呢?和我結婚有什么好處,值得你選擇一個(gè)不愛(ài)的人結婚?”

面對她的質(zhì)問(wèn),程競之只是目光淡淡。

末了,他說(shuō),“你不也說(shuō)了,你周家房子車(chē)子應有盡有,我娶了你,周家的東西不都是我的了?”


周悅一怔,可她又不甘心這么算了,于是再一次據理力爭,“程競之!我其實(shí)并沒(méi)有要炫耀我家多有錢(qián)的意思,而我只是覺(jué)得,我們既然沒(méi)有感情基礎,那么待在一起就不合適。”

聞言,程競之卻并沒(méi)有否認,只是語(yǔ)氣幽幽的說(shuō),“那誰(shuí)合適?你的那個(gè)竹馬?可我分明記得,他明知道你不想和我結婚,也沒(méi)有打算和你在一起,就那樣的人,才叫合適?”

“我不許你這么說(shuō)他!”周悅登時(shí)惱羞成怒了,“他根本就不知道我對他的心思,而我們之間也一直清清白白,才沒(méi)有你想的那樣。”

“哦?那看來(lái)是我誤會(huì )了。只不過(guò),我也只是隨便一提而已,值得你這么認真的跟我辯解?”

說(shuō)到這里,程競之壓根沒(méi)有理會(huì )她的怒意,語(yǔ)氣也越發(fā)冷淡的說(shuō),“周悅,你不覺(jué)得自己應該對我態(tài)度要和善一些,因為若不是我,豪門(mén)小姐深夜爬了家庭醫生的床,這就是一大丑聞。你的爺爺,不被你氣死,也要氣病。懂么?”

說(shuō)完這句話(huà),他面無(wú)表情的越過(guò)她去了浴室。

而等他洗完澡出來(lái)的時(shí)候,周悅已經(jīng)不見(jiàn)了蹤影。

地上的文件也清理的干干凈凈,扔在茶幾上的包也帶走了。

顯然,她在用行動(dòng)表示抗拒。

此情此景,程競之勾唇無(wú)聲笑了笑,隨后拿著(zhù)手機撥通了周森林的電話(huà)。

而在他打完電話(huà)的半個(gè)小時(shí)之后。

門(mén)被一股力推開(kāi)了。

然后露出周悅氣急敗壞的臉。

她插著(zhù)腰怒瞪著(zhù)程競之,好半天才說(shuō)了一句,“都什么年代了,還動(dòng)不動(dòng)打小報告?”

程競之聽(tīng)了,緩緩放下手中的雜志,淡淡的掃了她一眼,隨即若無(wú)其事的說(shuō),“爺爺擔心你認床,問(wèn)我你在酒店睡得習不習慣,我便如實(shí)的告訴他,你應該很不適應,所以提前回去了。”

周悅聽(tīng)了,原本不悅的臉色又是一陣難看。

但到底沒(méi)有膽子再負氣離開(kāi),末了,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罵了句,卑鄙。

就丟下包,掀開(kāi)被子躺了下來(lái)。

然后直接是背對著(zhù)他,一副氣的不輕的樣子。

程競之從始至終看在眼中,也不生氣,伸手將燈關(guān)了,也跟著(zhù)躺了下來(lái)。

而就在他躺下來(lái)的那一刻,周悅忽然轉過(guò)身來(lái),一邊就開(kāi)始脫身上的衣服。

程競之見(jiàn)狀,微微瞇起眼睛,卻是靜靜地看著(zhù)她動(dòng)作不說(shuō)話(huà)。

很快,周悅的衣服脫得就剩一件衣服,而她卻突然停了手,然后目光充滿(mǎn)挑釁的看著(zhù)他,“不是要做夫妻么?這個(gè)樣子,豈不是浪費了這個(gè)新婚夜?”

原本以為,接下來(lái)會(huì )受到程競之的一番奚落。

結果,卻沒(méi)有。

他在沉默幾秒之后,直接翻身過(guò)來(lái),然后整個(gè)人壓在了她的身上。


周悅被突如其來(lái)的舉動(dòng),嚇得瞪大了眼睛。

眼看著(zhù)下一秒,程競之的吻就朝自己印了下來(lái),她反應迅速的把頭偏到了一旁。

那個(gè)吻果真沒(méi)有下來(lái)。

只是空氣卻變得靜謐,甚至是漫長(cháng)。

就在周悅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shí)候,身上忽然一輕。

只見(jiàn)程競之直接背對她睡了。

周悅,“......”

就在她出神之際,程競之淡淡的說(shuō)了一句,“睡吧。我對心里裝著(zhù)別人的女人沒(méi)有興趣。”

不知道過(guò)了多久,周悅才慢慢緩過(guò)神來(lái)。

但更多的是難堪。

她當然知道程競之介意的是誰(shuí),而她也不打算否認,誰(shuí)又能保證自己目的單純呢?比如他,到底是為什么愿意這么配合自己?

明明是一個(gè)待人很冷淡的人,尤其是他們總共見(jiàn)面不到五次,所以,她才不會(huì )單純的相信他是為了自己。

而隨著(zhù)時(shí)間一點(diǎn)點(diǎn)過(guò)去,明明很困了,可她怎么也睡不著(zhù)。

恍惚間,她記起她和程競之第一次見(jiàn)面的情形。

就在三個(gè)月前,她的爺爺,周氏集團掌舵人周森林突發(fā)心臟病,被送入醫院緊急治療,當時(shí)最好的權威心外科醫生教授全都為他診治,卻始終沒(méi)有商量出一個(gè)好的方案。最重要的是,周老爺子年事已高,根本經(jīng)不起等待。

眼看著(zhù)大家全無(wú)辦法的時(shí)候,仁心醫院心外科忽然傳來(lái)一份手術(shù)方案,上面清晰地記錄著(zhù)周老爺子的手術(shù)方案,可風(fēng)險系數很高,等于在死亡線(xiàn)搶人。

這么冒險的一個(gè)計劃,遭到了所有專(zhuān)家教授反對。

可就在這時(shí),這位制定方案的心外科醫生自告奮勇的站了出來(lái),表示愿意拿上自己的職業(yè)生涯,賭上這一次。

話(huà)一出口,諾大的會(huì )議室里,所有的專(zhuān)家教授都不可置信的看著(zhù)這個(gè)年輕人。

與此同時(shí),周悅也目光審視的看著(zhù)眼前這位面容俊朗的男醫生,她和所有人一樣,都抱著(zhù)懷疑的態(tài)度。

但是顧及到爺爺還在生死一線(xiàn),她不能猶豫太久,于是她一瞬不瞬的看著(zhù)他,“如果我將爺爺的手術(shù)交給你,你有多大的把握?”

這句話(huà)一出來(lái),立即震驚四座。

有人初生牛犢不怕虎愿意承擔風(fēng)險,更有人愿意給他這個(gè)機會(huì )。

多么瘋狂的舉動(dòng)!

然而,那個(gè)備受矚目的男醫生一臉榮辱不驚,只是淡淡的看著(zhù)她說(shuō),“交給我,他有三成活下來(lái)的機會(huì ),如果不做手術(shù),一成都沒(méi)有。”

周悅眉心一蹙。

但她只遲疑了一秒,就毅然拍板做了決定,“可以。”

話(huà)一出口,所有人都開(kāi)始議論紛紛。

周悅恍若未聞,她仍然注視著(zhù)面前的這位男醫生,語(yǔ)氣變得鄭重許多,“我爺爺,就交給你了。”

聞言,男醫生沖她頷首了一下,“我會(huì )盡力。”

直到會(huì )議結束,周悅才知道,她拍板決定的這位主刀醫生叫程競之。

是仁心心外科最新崛起的優(yōu)秀醫生。

巧合的是,她和他還是同一所大學(xué)的校友。

只不過(guò)她是學(xué)的金融管理。

那一次初見(jiàn),周悅做夢(mèng)也沒(méi)有想到他們之后的淵源竟然會(huì )這么長(cháng)。

到現在,竟然還成了同床共枕的夫妻。

要是換做三個(gè)月前,想想都是不可置信。

想到這里,她再次深深嘆息了一聲。

翌日是回門(mén)。

由于周悅睡得晚,所以醒來(lái)的時(shí)候已經(jīng)是十點(diǎn)鐘。

而程競之早已不見(jiàn)了人影。

因為周悅的父親是獨子,所以周森林的膝下就只有周悅這么一個(gè)孫女。他對程競之唯一的要求就是,婚后要住在周家。

這等同于是入贅的形式了。

原本以為程競之不會(huì )答應,可他偏偏同意了。

這也是周悅對他捉摸不透的一個(gè)原因。

在疾病研究會(huì )上,他不卑不亢的與她對話(huà),哪怕事后手術(shù)成功,也沒(méi)有表現出一絲驕傲,這樣的人,要多么的榮辱不驚才能如此鎮定。

可就在這樣,他愿意入贅。

他的驕傲呢?實(shí)在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她出神間,門(mén)開(kāi)了。


網(wǎng)友評論

發(fā)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jīng)過(guò)審核才能顯示